艺术系的系花

在万众文体中心后场的更衣室里,周敏已在开始进行着紧张的化妆起来了,她今天将是第十个出场。只见周敏脱得个精光,然后开始往她那性感的身体上换上比赛用装。一旁的冰冰也在帮着周敏化妆……冰冰扫了一眼化妆室其他的几个选手,用一种不屑一顾的语气道:「敏姐啊,我看其他的那些来比赛的简直就像些乡里妹子啊!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要打扮没打扮的,土死啦!」「哼哼!」周敏一听,冷冷地一笑道:「就是!我看也是!」「其实根本就不要比了啦!敏姐在预赛时的短信投票远远地超过了其他的那些土包子,说明敏姐的粉丝是最多的啊!」周敏一听,脸微微一红,但还是冷冷地笑了声:「哼哼!」「敏姐马上就要当大明星了,嘻嘻!……

放下教鞭执什麽鞭

轻红向我投怀送抱,我也老实不客气地摸捏着她的双乳。轻红说道“刚才青梅妹吩咐我替她爲叔叔洗澡,我也想洗的干干净净的,再让叔叔受用哩”
我点头称好,轻红便把我脱得精赤溜光,她脱我衣服的同时,我的双手一直没有离开她那一对鲜嫩饱满的乳房,尽管那两粒奶头不知经过多少男人搓摸。却依然是那麽红艳诱人。我不禁赞道“好漂亮的一对奶子呀”
轻红也说道“叔叔,一会儿洗过了,我全身的浪肉都任你玩呀”

哥你的真硬

那是我上大一的时候。暑假放家回来。由于家在南方农村。回来正值农忙时节。我家劳力多,但邻居八叔叔(算是远亲了)家劳力少。且叔叔身体不好。干不了什么活只能呆在家里或偶尔作点家务。于是我就得经常替婶婶帮忙干农活了。这也导致事情的发生。其实我也愿意帮婶婶干活。一则我觉得她苦没人帮忙。二则她作的菜很好吃。每次帮忙后总有顿美餐。还有就是我特别喜欢她的美。最后我还可以用她亲手准备的温水洗一次舒服的澡真叫人爽!其实她才二十六岁而我刚上大学一年级才二十。但论辈份得叫她婶。

我读高中的时候

我读高中的时候
在的学生都不得了,有过性经验的不再少数。我读高中的时候也有过一个女朋友,那是我们的班花,不是吹牛,那是她自己找上门来的,当然偶也算是男生中的佼佼者,不过,都说读书的时候女生比男生早熟那是没错,她蓄谋不断接近我的时候,我还开始不太明白,到后来太明显了,我才知道。

学长想上我姐 竟拿他女友交换

一个晴朗的下午,两个跷课的学生在校舍屋顶上聊天打屁。「阿光,或许你可以来干我的女友……」听到小振学长这么说,我还以为是
一个低级的玩笑。不过看他一脸严肃,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头壳坏去。

两个好学姊

上了大学才知道,原来有所谓「个人家族」这个玩意。其实说穿了也没什么,就是一种学长姐学弟妹制,同一家族的人,由于平时有定期聚会,通常感情都会比较好。

女同学来家里–乳交

晚上11点多,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我正在想说奇怪那么晚了怎么还有人打电话给我?~看了看来电号码~原来是我们班的”淑萍”喔!(其实我跟他不算太熟)

音乐老师

这个假期高中同班同学相约聚会,回到校园,看着往昔熟悉的人熟悉的校园,一阵唏嘘。与朋友一道慢慢逛游着曾经熟悉无比的校园,路过音乐室,心中想起往事,一阵偷笑。有些事情永远是你的秘密。谁也无法知道……

挽救女儿

我的阳具不断的在女儿小薇的小穴里抽插着,频频用热吻回应着身下如痴如醉的女儿,妻子林欣在一旁为我加油,眼光中露出既无奈又欣慰的表情,我们都知道这是拯救女儿小薇唯一的办法,而这一切还要从头说起…

嚣张的我惨被学妹们教训辱奸

人生的第一次往往都在最意想不到的时机出现。时间是大三那年学期末最后一堂课,我在大一新生班选必修课。唉,没办法,平常不用功,自己刚进来的第一年就差点被二一,现在只好厚脸皮的跟学妹同组。结果还厚脸皮的跟学妹吵架…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