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青春校园

【合欢】第十四章 媚情欲火 (女主夏婉月肉戏)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古鱼
首发:第一会所
日期:2020/5/18
字数:10299

还请兄弟们多多回复,多点红心,谢谢。

合欢修为境界:
【练气士】引气,通脉,开元,壮元,通玄,金丹,元神,地仙,真仙
【武者】锻身,练血,后天,先天,武圣
注:武圣等同于通玄,从此不是凡身,得寿三百载。
金丹四百载,元神五百载,地仙三千载,真仙寿元无穷
另注:云天大陆灵气充足,修炼者不缺修炼外物,故境界提升很快。
  
合欢人物谱
夏婉月,合欢宗代宗主,云天二神女之一,前大夏皇朝“月华公主”,美色无双,风华绝世,曾一剑斩断忘忧山,绝杀地仙强者“不老神仙” 。国破家亡后,被挚友暗算,修为尽失,被宿世恋人李守信所救,后沦落“合欢宗”。修炼淫功后,肉体变得极其敏感,且饱受情欲折磨,最终沉沦肉欲,不能自拔。
修炼功法:“媚情决”,“千阳化阴功,“阴阳采战功”
境界:“通玄”圆满
年龄:四十三岁

元青霜,夏婉月之女,她兰心蕙质,明媚动人,美色不在其母至下。在昆仑芳华宴,获评十三女仙之首,号曰:“秀绝昆仑,天地无双。”
修炼功法:“青阳神火决”
境界:“壮元”
年龄: 十八岁
  
李守信,青阳派掌门,西洲三杰之一,夏婉月的宿世恋人。在救夏婉月之后,与她情定三生。其人性情迂腐,不知变通,且死忠于师门。
修炼功法:“青阳神火决”
境界:“元神”
年龄: 四十岁
  
周名扬,西洲三杰之一,昆仑大师兄,天命王者。因为英姿绝世,且俊美风流,被众人称之为“周郎”。他精通兵法,擅长战略,隐有一代枭雄之姿。
修炼功法:“通天剑经”上册
境界:“元神”
年龄: 三十五
  
合欢老魔,合欢宗太上长老,其人丑恶淫邪,粗鄙下流。他凭借淫邪手段,征服夏婉月身心,令美人沉沦欲海。
修炼功法:“阴阳极乐功”残本
境界:“地仙”初期
年龄:“一百零八岁”
  
欢喜佛,欢喜教教主,其人肥胖丑陋,且淫邪变态,以折辱美女为乐。他平生志愿,乃是令欢喜教称霸中土。
修炼功法:“大欢喜大极乐定光禅功”
境界:“地仙”圆满
年龄:二百四十八
  
元若冰,云天二神女之一,大元朝长公主,峨眉派大师姐,又称“毒心蝎妇”。她生性凉薄,曾先后杀死三任丈夫 及其亲子,废掉夏婉月一身修为。
修炼功法:“冰心决”(峨眉),“三元平章”(元氏)
境界:“元神”
年龄:“四十四”
  
慕容燕,欢喜教西华菩萨,西蛮长公主,西蛮大军统帅。其天赋异禀,力大无穷,但性欲极强,无男不欢,建有后宫,收男宠三百。
修炼功法:“锻元斩龙功”(力道功法)
境界:“地仙”中期
年龄:一百七十八
  
江春水,欢喜教六大仙妃之一,曾经芳华宴十三女仙第九,号“春水仙子”,东极海大派“四季剑宗”女弟子,被欢喜佛调教后,沉沦肉欲,甘愿受其摆布。
修炼功法:“四季剑歌”,“颠龙倒凤功”
境界:“元神”圆满
年龄:六十八
  
沐飞雪,欢喜教一百零一才人之“妙欲才人”,原青阳派女弟子,“清风庄”庄主夫人,被欢喜佛征服后,对其死心塌地。
修炼功法:颠龙倒凤功
境界:“通脉”
年龄:五十七
  
白露,欢喜教三十二嫔妾之“媚狐嫔妾”,原沐飞雪儿媳,清风庄少夫人。因欲想修仙,故主动勾搭欢喜佛。
修炼功法:“采阳补阴决”
境界:“引气”
年龄:三十四
  
彭湃,合欢老魔弟子,相貌英俊,器宇不凡。因功力被爱妻血脉所制,有走火入魔之危,故只得积攒怒火,以期冲破玄关。
修炼功法:“阴阳极乐功”残本
境界:“壮元”
年龄:三十
  
秋水,合欢八艳之一,因丈夫被她血脉所制,故经常与别的男人交欢,让丈夫积攒怒火,冲破玄关。
修炼功法:“云雨合欢功”
境界:“通玄”
年龄:三十一
  
碧霞,合欢八艳之一,妒忌夏婉月,因此成仇。
修炼功法:“阴莲采露”
境界:“通玄”
年龄:“三十”
  
无尘,合欢八艳之一,原水月庵尼姑,生性淫荡。
修炼功法:“缠玉决”
境界:“金丹”
年龄:“五十八”
  
芜花,合欢八艳之一。
丽情,合欢八艳之一。
紫玉,合欢八艳之一。
  
媚如,合欢八艳之一,原是官家小姐。误练淫功“素女心经”,变成淫娃荡妇,不得已之下投靠合欢宗。她生性善良,且知识渊博,与夏婉月成为闺中密友。
修炼功法:“素女心经”,“阴阳采战功”
境界:“金丹”
年龄:“五十二”
  
彩鸾,合欢八艳之一。受元若雄之命,保护夏婉月,加入合欢。
修炼功法:“一元道决”,“阴莲采露”
境界:“金丹”
年龄:“四十三”
  
元若雄,大元朝三王爷,云州第一杰,原夏婉月丈夫。因元氏灭夏,导致夫妻反目。因家族与爱人之间的仇恨,令他爱恨纠结,终生不得志。
修炼功法:“三元平章”
境界:“元神”圆满
年龄:四十三
  
夏飞龙,合欢弟子,西洲三杰之一,“欲色道兵”将领,夏婉月义子。他心中深爱着自己义母,却不敢表达出来。
修炼功法:“大力圣魔功”(合欢三大无上功法之一)(力道功法)
境界:“金丹”
年龄:“十八”
  
合欢“五淫兽”,龙,虎,豹,熊,犬,合欢五尊者,乃西蛮男子与妖兽所生。他们天赋异禀,力大无穷,但生性凶恶,且贪花好色,其在极度愤怒或兴奋之时,能化身半兽人。
修炼功法:“大力圣魔功”
境界:“金丹”,变身后实力不下于“元神”
年龄:“六十到七十之间”
  
冯国忠,玉城城主,天夏六军之左武军统领,北胡拓拔氏子弟。其人深谙明哲保身之道,且善于经营,但好色无端,无情无义。
修炼功法:血战十八刀
境界:武圣(通玄境)
年龄:五十八
  
冯小宝,冯国忠之子,其不学无术,喜好人妻,是十足的花花公子。他与父亲妻妾私通,更想占有夏婉月。
年龄:十六
  
惜月,画壁宫大宫主,生性冷酷,心狠手辣。
修炼功法:“万魂练妖术”
境界:“地仙”圆满
年龄:五百三十一
  
柔云,画壁宫二宫主,原临波仙子。在加入画壁宫前,被欢喜佛调教后,身心俱服,甚至听其命令杀害丈夫满门。
修炼功法:“修身练鬼决”,“玉莲采精大法”,“媚情决”
境界:“地仙”后期
年龄:一百零九
  
章平,原昆仑长老,云天第一剑仙。因与掌门师兄道念不合,反出昆仑,转修无情道。
修炼功法:通天剑经
境界:“地仙”圆满
年龄:二百四十七
  
元昊,大元朝护法王,参与灭杀夏氏满门。
修炼功法:“三元平章”
境界:“地仙”圆满
年龄:一百九十岁
  
元杰,大元朝百战王,封号“云天军神”
修炼功法:“三平元章”
境界:“地仙”中期
年龄:一百零八
  
雷霸,北胡大法师。
修炼功法:“万狱雷霆决”
境界:“地仙”圆满
年龄:二百七十八
  
无良道人,称号“神算子”,每年撞缘三次,算无遗漏。
修炼功法:“神算经”
境界:“地仙”圆满
年龄:九百八十三
  
乐善,昆仑弟子

  
  老魔见夏婉月放下了匕首,心中松了一口气。他深知强迫不得,只能缓缓进
取,逐渐让美人放下心防。

  「媚如,带我徒儿去修炼室,修炼所需外物从宗门领取。」

  「是,老祖。」

  一身着白色罗裙的女子站了出来,她梳着「风尘髻」,秀发如墨,画眉细长,
且美目柔和,整个玉容看上去显得温婉柔善。在谈吐之时,她显得温婉大度,有
一种大家闺秀的气质。

  同样,她穿衣也非常暴露,那白色罗裙完全透明,能清晰看见内里乾坤。她
酥胸雄伟硕大,透过白衣,能清晰地看见大小形状,估计一手难握。整个硕胸只
用一根极窄的白色布条裹住乳头,将硕乳从中分开。

  再往下看,她的腰肢极细,到了身下,弧度豁然变大,只见那肥臀宛如满月
般又大又圆。那白色罗裙下摆极短,将将遮住半个肥臀,而下半边则完全露了出
来。她的胯下,也同样用一根白色布条挡住私密处。前面稍微宽一些,堪可遮住
骚穴,后面则只是一条绳子卡在股沟里。

  夏婉月行了一礼,随媚如来到一山丛之中。媚如打了一道法决,立即在山丛
中出现许多建筑,她领着夏婉月来到最中间的行宫。

  媚如秋波一转,含笑道:「妹妹真是好福气,此处行宫名叫」八卦宫「,乃
白云山灵气最足之处,平常老祖就在此修炼,妹妹可去最中间的修炼室。」

  两人来到修炼室,夏婉月觉得此处果然灵气充足,她仔细观察了一番,此处
有八道墙,而且每个墙上有一块窗口大小的水晶玉镜。他透过玉镜看去,竟能清
楚地看见隔壁修炼室的情况。

  媚如见她疑惑,便说道:「妹妹放心,此处可看到外间,而外间却看不到此
处。因此,老祖经常在此观察外间弟子的修炼进度。」

  夏婉如微微颔首,「多谢姐姐解惑。只是我修为尽失,不知能否继续修行?」

  「如果妹妹修炼别家法决,自然无效,除非……」

  夏婉月美目一喜,连忙问道:「还请姐姐解惑?」

  「老祖说过,你身上多处经脉被冰寒真气冻结,气海被废,能保住一命就不
错了,想要继续修炼却是难之又难。除非修炼本宗的无上功法」媚情决「。」

  「这」媚情决「有何蹊跷?」

  媚如长叹一声,道:「这」媚情决「传自上古女神」九天玄女「,修炼后不
但有」养颜塑身「之妙,更能让人」脱胎换骨「,无论多重的伤势都可治愈,而
且修炼此功后,在同境界下难寻对手。可是,也有弊端,妹妹自去看,是否修炼?
妹妹自己权衡。」

  「多谢姐姐告知。」

  媚如看着她如仙般的丽容,心中有些不忍,她摇头苦笑道:「在你看完」媚
情决「之后,可以告知姐姐。」

  媚如安排好一切后,走出行宫,却不想被一猛汉从身后搂在怀里,被他上下
其手,抚弄一番。

  媚如吓了一跳,睁开美目看去,原来是乌延熊。她娇嗔道:「熊爷,你坏死
了,吓奴家一跳。」

  乌延熊左手握住她的硕乳,右手伸到她的胯下,去摸骚穴,同时鼻子用力嗅
着美人发丝中传来的清香。

  「妈的,早在大殿上,老子就想肏你了,操……快陪爷去干一炮。」

  媚如娇哼一声,嗲道:「我看熊爷想肏夏仙子吧?还痴缠奴家作甚?」

  「嘿嘿,你这小骚娘们,倒也知道爷的心思。可现在,不是肏不到吗?」

  媚如拍开他的色手,怒道:「臭狗熊,你安的什么鬼心思,敢情拿我当代替
品咯?」

  乌延熊凶脸一横,骂道:「妈的,臭骚屄,你说你身上哪个洞,老子没捅过?
还矫情个屁。」

  「哼!没功夫和你废话,我还要回去复命。」媚如说完后,扭着身子就走了。

  乌延熊凶目射出色光,狠狠地盯住远去的美人,吞了一口唾沫,道:「骚婊
子,你等着瞧,过些天有你好受的。」

—————————————————————————————-

  这几天一切无事,夏婉月静下心来,仔细参悟「媚情决」,她想尽快修炼,
好能报得国仇家恨。等她参悟完毕后,脸色立即苍白起来。

  「媚情决」确实是大道功法,不但威力奇大,而且能让人脱胎换骨,彻底治
愈伤势,另外还有养颜塑身之妙。但此功法同样诡谲莫名,修炼者必须为女子,
还必须身具媚骨,才可修炼。待女子修炼后,必须壮大情欲真气,才可冲破关隘,
并且此功艰涩莫名,修炼进度极缓,还必须服用功法中提及的「媚情丹」,才可
提升进度。

  更令人难以启齿的是,无论「情欲真气」还是「媚情丹」,都会激发欲火,
唯有与男子交合,才能稍缓。如果欲火激发到一定程度,得不到缓解,其修炼之
人必走火入魔而亡。

  最后书中提到,修炼者入门后,会逐渐锻骨塑身,增美容颜,但身体会愈发
敏感,性欲也会愈发强盛。古今往来,修炼此功者,无一不是人尽可夫的淫娃荡
妇,就连开创此功的「九天玄女」,也不能幸免,书中传言她有三千男宠。

  夏婉月心中乍然失落,她叹息一声合上书本。如此邪功,她决然不会修炼,
可心中又不舍,没有修为,还怎能复仇?她眼前忽然浮现出那永远停留在噩梦中
修罗地狱般的场景。

  那一夜,何等惨烈?帝都血流成河,到处传来呼喊声和惨叫声。最疼爱她的
姑姑「云萍公主」,被「元若虎」当着众多士兵的面,活生生地虐杀,至今她耳
畔还传来姑姑那凄惨至极的哭喊求饶声。对她异常宠爱的父皇,被「元昊」砍掉
脑袋提在手上,那张惊恐变形的脸,仿佛在质问「为什么」?「仁爱慈和的太子
哥哥和可爱的小侄子,被」元若冰「一剑捅了对穿,他们致死也不愿相信,自己
至亲爱人会对他们下手。还有雪姨,为了救她逃生,不惜拼命拖住三名地仙强者,
结果被打得形神俱灭。还有忠于帝室的大臣和军队,以及无辜的百姓们,那一夜,
死尸堆成山,帝都彻底变成人间地狱。曾经挚友」元若冰「在杀死哥哥与侄儿后,
带领一帮高手追杀她上千里,最后一掌不但废掉她功力,还把她打落悬崖。

  当年父皇将元氏引为股肱,恩赐不绝,想不到竟得到如此报答?真是可恨!
元氏,只要我夏婉月不死,必诛你满门。

  ……

  已经过了半月,夏婉月睡在床上辗转反侧,她在睡梦中痛苦地喊着:「父皇
……姑姑……哥哥……雪姨……啊……不要……」。话音未落,她突然惊醒过来,
此刻浑身已香汗淋漓,连衣服也湿透了。她坐起来,大声喘息着,整张脸煞白惊
恐。

  在逃出帝都八年中,她每晚都会被噩梦折磨得醒过来。在梦中,亲人们满面
凄苦怨恨的表情,似在责备她,为什么不去报仇?

  夏婉月长叹一声,目光转到书桌上的「媚情决」,她轻轻翻动书页,心中犹
豫不决。可是,想到帝都那夜的惨景,她眼睛一闭,心中已下定了决心。只要能
复仇,哪怕舍去此身,又有何妨?况且还有机会,只要自身意志坚定,撑到伤势
痊愈后,再转修别的功夫,或许不会有什么问题?

  等到第二天媚如到来,夏婉月直接对她说,要修炼「媚情决」。

  媚如惊讶地看着她,道:「妹妹,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将来可不要后悔?」

  「我不会后悔。」

  媚如苦笑道:「妹妹的心思,我大概知道一点。你也许自信,能在治愈好伤
势之前停手。可是,哪有如此简单?」

  「多些姐姐好意,我相信自己。」

  媚如劝告道:「姐姐是过来人,知道淫功的厉害。我就是误练淫功」素女心
经「,才变成这副模样的。当年姐姐出身于官宦人家,家教甚是严厉,可是修炼
淫功后,饱受情欲折磨,根本就坚持不住。最后不顾家法伦理,到处寻找男子交
合,直到被父亲发现,赶出家门。随着淫功日深,性欲更加强盛,你看我,天天
穿成这副骚浪模样,还不是为了勾引男人?说实话,妹子,你长得一副天仙模样,
姐姐不忍心你堕落风尘。」

  夏婉月叹息道:「唉~姐姐好意,妹妹心领了,可我不得不如此。」

  媚如摇头道:「既然你心意已决,姐姐就不多言了。上次老祖赠你的三枚丹
药,就是媚情丹。你气海以破,根本修不了真气,只有服用媚情丹,才可生出情
欲真气。」

  夏婉月颔首道:「妹妹记下了。」

  ……

  月色下,夏婉月粉脸酡红,春情似火,她难耐地解掉罗裳,只留下单薄内衣。
在服用「媚情丹」后,小腹中生出强烈欲火,令她全身变得敏感起来,乳房肿胀,
骚穴空虚,甚至连血液也热得沸腾起来。在她心中,竟渴望被男人粗鲁地侵犯,
期盼有一双粗蛮有力的大手抓住乳房,用力搓揉,同时更期盼有一根火烫的肉棒
狠狠插进空虚难耐的骚穴里,然后大力地抽插,来止住里面的瘙痒。

  合欢老魔坐在大殿中,手指对着一个玉镜掐弄法决,片刻之间,那美人被欲
火煎熬的媚态,出现在眼前。他和合欢五淫兽睁大色眼,死死地盯住美人那春情
毕露的勾人媚样。

  此刻,夏婉月已浑身香汗淋漓,汗湿秀发粘在一起,贴着春色俏脸,挂在酥
胸上,那身单薄内衣也已湿透,黏在玲珑剔透的肉体上。透过湿衣看去,那堪可
一握的乳房,半露在偷窥之人眼前,甚至连下体也被瞧得清清楚楚。胯下阴毛稀
疏,阴唇粉红,骚穴不断流着淫水……

  五淫兽之一的乌延虎,猛吞一下口水,叫道:「操,实在受不了,老子现在
就想肏她。」

  合欢老魔丑眼一瞪,骂道:「你他妈的,急个鸡巴毛。现在还不是时候,等
老子把她调教成人尽可夫的骚货,到时随便你们肏. 」

  五人连忙恭维道:「老祖手段,俺们自然相信。」

  夏婉月欲火焚身,但她意志坚定,强忍着不适,心中念起「媚情决」,开始
修炼起来。

  合欢老魔点点头,心中惊讶夏婉月的意志。「媚情丹」可是仙家淫药,哪怕
贞洁烈女吃过后,瞬间也会变成只知道交欢的淫兽。可是,夏婉月不但能保持清
醒,并且还能修炼,可见她意志远超常人。不过老魔一点也不担心,这「媚情决」
配上「媚情丹」,岂是意志坚定所能抵挡?不多日,这天仙美人就知道厉害了。

  夏婉月这一修炼就过去十天,突然感觉骚穴甚是瘙痒,便停了下来,她手指
不由自主的插进骚穴里,快速抽动。

  「啊啊啊……嗯嗯嗯……哦………」她媚眼如丝,春情难耐,樱桃小嘴一张
一合,浪叫呻吟起来。

  过了一炷香,她才停止抽插,见骚穴已经湿透了,手指上也沾满了淫水。她
害羞地遮住脸,这是怎么了,自己怎变得如此淫荡?可是下身空虚瘙痒,却是真
实存在,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她运起「媚情决」,才发现已经到了「引气」境界,那丝情欲真气,已经被
引出来,汇到丹田里。随后便是壮大真气,冲破关隘,顺便治疗伤势。她脱掉衣
服,来到浴池中,浴池四周有几面玉镜,把她玉体清晰无比的照映出来。

  她朝玉镜看去,自己还是那副飘然若仙的绝色仙姿,只是皮肤比以前更加娇
嫩,连乳房也大了不少,臀部更加丰挺圆润。心想,这媚情决果然能让人脱胎换
骨,塑体美颜,自己身材更好了,连皮肤也更娇嫩。只是这情欲真气真是折磨人,
只要稍微有点绮念臆想,欲火就燃了起来,弄得自己乳房肿胀,小穴空虚。

  殿中老魔和五淫兽,眼珠子一动不动地盯着美人沐浴的场景,差点连鼻血多
喷出来。

  「这骚货,奶子比以前大了……」

  「不止奶子,连骚屁股也大了不少……」

  「是啊,皮肤也更娇嫩了……就连眼神也不同了。」

  「有点闷骚的感觉……」

  「真恨不得,立即冲进去,肏死她……」

  众人品评论足,粗话连篇,大声过着嘴瘾,没有老魔发话,他们不敢妄自行
动。

  老魔细细品观美人玉体,淫笑道:「再过几日,我们轮流上阵,给这骚货看
看我们的厉害。」

  ……

  夏婉月尝试在不服用「媚情丹」的情况下修炼,果然进度极慢。这「媚情决」
比一般功法更难修炼,但修炼出来的真气却更加纯厚。夏婉月不想耽搁功法,将
剩下的两粒丹药也服下了,不多日就修到通脉境界,情欲真气也更加雄厚。她感
觉自己与以前完全不同了,不但容颜更美,就连身材也变得犹如魔鬼一般,但身
体却更加敏感了,哪怕被衣服轻轻摩擦,也能产生快感。当情欲真气在做周天循
环之时,那欲火就会猛烈燃烧,骚穴不仅空虚瘙痒,而且还会流出水来,乳房更
会硬得像石头般。她不知道自慰过多少次,但手指根本满足不了那强盛的欲望,
只会变得越来越饥渴。在自慰同时,她会想到丑陋淫邪的老魔,还有粗鲁不堪的
乌延兄弟,甚至幻想着这些男人一起淫玩她。而每次自慰时,她幻想着这些男人
淫玩她的时候,才会稍解饥渴。她知道自己变了,或许以前那高贵若仙,冰清玉
洁的夏婉月,再也回不去了。

  等媚如过来,她问,还有没有「媚情丹」?功法进度委实太慢,不说以此功
力报不了仇,就连伤势也恢复不了。

  媚如告诉她,丹药俱在功善堂,需一千「功劳点」或者一千「灵玉」才可换
取。说完,她取出三枚「媚情丹」,说道:「姐姐帮你换取了三粒,再多也没办
法。」

  夏婉月感激道:「谢谢姐姐。」

  媚如又想了想,才道:「妹妹如果想提升功力,与男子交合也是一种方法。」

  ……

  有了媚情丹后,她修炼速度又快了,情欲真气也强大了几分。可是她的性欲
也变得愈发强盛,自慰次数也越来越多。

  当某一夜,她被隔壁女子的浪叫声惊醒,透过镜子看去,只见一个虎背熊腰
的男子压在一名艳丽尼姑的身上,正剧烈地起伏着。

  夏婉月认识这二人,男子是五淫兽之一的乌延龙,女子是无尘,正是当日在
殿上调戏她的淫尼姑。无尘被乌延龙肏得大声浪叫,什么羞耻的话都讲出来了。
「亲哥哥,亲汉子,好爹爹……」叫个不停,甚至连「大鸡巴,骚屄……」这样
的粗话,也说得出口。

  只见无尘那久历性事,被肏得发黑的骚穴让乌延龙那犹如兽根的大肉棒给撑
得紧紧地,随着抽动,那骚水不断从那紧绷的穴口流出。

  乌延龙兴奋的大喊大叫,「操死你这个婊子,操烂你的骚屄……」

  夏婉月睁大美目,盯住两人的交合处,心中竟生出一丝渴望,她并起二指,
也插进自己的小穴。

  「啊~」她浪叫一声,声音竟又嗲又媚。

  乌延龙抽插片刻,又让无尘像母狗般趴跪着,以后入式肏弄,同时用手狠狠
拍打她的肥臀。

  夏婉月见无尘被肏得欲仙欲死的神情,心中暗自羡慕,恨不得以身代替。她
抽插动作越来越快,骚水延着大腿不断流下,瞬间就在脚下淌出一片水潭。

  乌延龙大吼一声,拔出肉棒,只见无尘的骚穴被操出一个孔洞,竟久久闭合
不了。

  夏婉月暗道,她的肉棒好大,如果插进我那里面,不知道有多舒服?

  乌延龙对着玉镜走了两步,然后挺着肉棒站在夏婉月面前,不停地撸着肉棒。

  「难道他能看到我?不过他的肉棒看上去,好硬,好长,好粗啊……如果插
进我的小穴……会……」夏婉月迷茫地盯住那根肉棒,心中竟生出无限渴望。

  乌延龙淫笑起来,狠狠地剐了一眼她的骚穴,然后转身把肉棒塞进无尘的嘴
中,捅了两下就射出来。

  无尘抓住肉棒,又吸又舔,等他射出来后,竟疯狂地吞咽浓精,恍如吃着美
味那般。

  夏婉月惊讶万分,诧异道:「天哪!她竟然吃男人的精液,这有多肮脏?」

  ……

  在接下来的日子,几乎每晚都有一群男女在她隔壁交合,有一男对几女,或
一女对几男,甚至还有一群男女乱交。这交欢的方式,她闻所未闻,吹箫,乳交,
肛交,三洞齐入,舔肛,鞭打,捆绑,滴蜡,喝尿……简直毁人三观。这些人在
她面前交欢,就像火上浇油,那欲火彻底压制不住了。每日不知自慰多少次,可
依然欲求不满,那瘙痒空虚,令她精神崩溃,就连生理也紊乱起来。她对着镜子,
看着完全变样的身体,心中惊恐万分。

  美目中尽是情欲,俏脸上荡漾着饥渴,肿胀乳房犹如高耸的山峰,比以前何
止大了一圈?就连双手也不能尽握。顺着高耸的山峰下去,是无尽的平原,那小
腹结实平坦,蜂腰纤细,没有一丝赘肉。

  这些不算,但肚脐下面的变化,才是令她惊恐的主因。「原本稀疏的毛发,
竟然变得茂盛浓厚,胯下几乎长满了阴毛,当然阴唇上也不另外,就连股沟上也
有。她当然知道这是生理紊乱的后果。

  再看臀部,不仅变得又圆又翘,而且大了一圈,犹如满月般。那双长腿依然
挺拔结实,但肌肤却更滑嫩了几分,宛如象牙般雪嫩。

  此刻看上去哪还有以前那仙姿玉立的模样,倒像一名熟透了的艳妇。

  今晚,她又守候到镜前,不多时,就走进了一个男人,定睛看去,原来是令
她憎恶无比的合欢老魔。老魔仿佛知道她在镜前,竟开始当面脱起衣服。首先映
入眼帘的是,他肥丑的毛胸,随着裤子解开,一根九寸长短的肉棒,挺到她面前。
这根肉棒又粗又长,黑得发亮,龟头犹如龙首,硕大而凶恶。肉棒四周长满了杂
乱的黑毛,两颗犹如鹅蛋般大小的卵袋,挂在肉棒下面,甚是恶心。再下面,则
是粗黑的毛腿,看上去力量感十足。

  老魔淫笑着撸着肉棒,肥丑老脸似乎在嘲笑她。夏婉月吐出香舌,在下唇舔
了一口,美目死死地盯住那根黑色肉棒,她似乎感觉到,肉棒上面散发出浓烈的
雄性气息,口中不由得娇呼道:「我要……」

  话音未落,她赶紧捂住嘴巴,心中不觉羞恼起来,暗自责备,自己不知道廉
耻。

  老魔得意一笑,坐到大床上,他双腿大开,肉棒高高翘起,接着他又击了三
下掌,随即一名身穿白色轻纱的女子走了进来。

  她来到老魔面前,趴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缓缓地抬起脸。

  「啊~是媚如姐姐……」夏婉月惊呼道,她看向媚如,只见她全身只穿了一
件白色透明轻纱。

  老魔单手一招,媚如宛如母狗般,撅着屁股,手脚并用,膝行爬到老魔面前。
不待吩咐,她就捧起老魔的臭脚,放到自己的胸口,用柔软的乳房摩擦,同时她
低下臻首,含住脚趾,缓缓舔砥起来。她含住脚趾又吸又咬,还不时地用香舌清
理脚丫。

  「媚如姐姐……怎么能这样?好恶心……好变态……」夏婉月心在颤抖。

  媚如自然不知道她的想法,她清理好老魔的臭脚后,又伸出香舌沿着长满黑
毛的大腿向上移动,一直到胯下为止。

  接着,她双手握住老魔的大肉棒,轻轻搓揉,同时抬起媚眼,仔细地观察老
魔表情变化,以便随时调整手上力度,让他更舒爽。她先开始双手搓揉,随之又
改为单手轻撸,而另一只手则揉着卵蛋,又滑过会阴,轻抚菊门。

  老魔爽得哇哇直叫,连脸上青筋也跳了起来。媚如骚浪一笑,捋了一下脸侧
头发,讨好地瞟了他一眼,紧接着一口含住龟头,用香舌卷舔起来。

  「媚如姐姐好骚啊……我千万不能变成她那样?太羞耻了。」

  老魔被媚如含舔了一阵,就站了起来,他如凶神恶煞般,一脚跨在床上,威
风凛凛地低视着媚如,然后朝屁股指了指。

  媚如浪笑一声,腻声道:「爷好坏,又要奴家舔你臭臭的屁眼。」

  「什么?媚如姐姐竟然会舔他肛门,太恶心了……可是媚如姐姐没有不情愿
啊?」夏婉月忍住恶心,不由得想起前几日,紫玉和芜花也伺候过男人后庭,只
是这些人她不熟悉,远远不如媚如给她的震撼强烈。

  这时,媚如已完全埋在老魔的胯下,她的鼻子紧紧贴住老魔的股沟,香舌不
断扫弄菊穴。

  老魔握紧双拳,大声嚎叫道:「哦……爽……老子就喜欢你这样舔屁眼的骚
货,啊……」

  媚如抬起脸,摩擦着他的肉棒,媚声道:「爷又哄骗奴家,谁不知道你最喜
欢婉月妹妹?」

  老魔抚摸着她的脸蛋,淫笑道:「嘿嘿……你错了。爷只喜欢骚浪妇人,越
骚浪爷越喜欢,那娘们还差多了,不对爷的胃口。」

  媚如轻捶他的大腿,不依道:「爷坏死了,竟说奴家是骚货,奴家恨死爷了。」

  老魔双目一瞪,骂道:「操你妈的臭婊子,骚逼多被肏烂了,还装清纯,真
是个贱货。」

  「那还不是被爷肏烂的,爷的鸡巴又粗又大,每次都把奴家的小骚屄肏得又
红又肿,几天下不了床。奴家真是恨死爷了。」

  老魔意味深长地看着媚如,贱声道:「你能怪谁?每次又不愿和别人一起服
侍老子?不如你找个脾性相合的姐妹帮你分担一下。」

  媚如白了他一眼,讽刺道:「你这死老头,安的什么鬼心思?奴家一清二楚。
是不是想让婉月妹子和奴家一起伺候你?可是……」

  「可是什么?让她服侍老子,是她的福分。爷的这根独角黑龙,可不是什么
人都有机会享受的?」

  媚如爱煞般地亲了一口龟头,咯咯浪笑道:「爷不是说,只喜欢骚浪贱货吗?
婉月妹子可不是这种女人。」

  老魔拍拍脑袋,叹息道:「唉~可惜了,随她去吧。反正宗门像你这般的骚
货多的是,爷也不寂寞。」说完,他还朝夏婉月站立的镜子上看了看。

  夏婉月羞恼万分,心中骂道:「老色鬼真是无耻,说得好像自己求他宠幸那
般。」她不想这些还好,可一想到求老魔宠幸,欲火又突然从小腹燃烧起来,那
空虚至极,瘙痒难耐的感觉,又涌上心头。她眼神迷惘地看着老魔,口中竟微微
吐出,「操我」两个字。

  这时老魔和媚如同时看了过去,夏婉月心中一惊,原来被他们听见了。

  老魔大声淫笑起来,「哈哈哈……乖徒儿竟求老夫操她,真是有意思。」

  媚如白了一眼老魔,媚笑道:「死老头,你终于称心如愿了。」

  还没等夏婉月反应过来,那镜子就消失了,在她面前露出一扇门来。老魔顿
时被眼前美色所迷,他猛吞着口水,咬了下舌头,令自己清醒一点。美人的变化
太大了,不再是之前那副清纯高冷的模样。她俏脸上尽是被情欲折磨,而得不到
满足的幽怨神色,那明媚杏目似能喷出火来。乳峰更是雄伟挺拔,简直双手难握,
却不见丝毫下垂,而乳头还是粉红鲜嫩的模样,顺着雄伟山峰向下望去,是平坦
结实的小腹,那腰肢纤细柔软,像杨柳一般。

  当看到腹下风景,差点让老魔眼珠子掉下来。那身茂密黑亮的幽林,覆满了
整个胯部,老魔自然知道,阴毛越茂密的女人性欲越强盛。这不美人两根手指头
还插在粉红的骚穴里。

  媚如也惊讶万分,在多日不见后,夏婉月简直像换了一个人。如果说她以前
是仙子,让人爱慕崇敬,那现在简直就像个魔女,让人兴奋冲动。她的身材犹如
魔鬼般,该大的大,该圆的圆,那尺寸好像被量好了般,精确到一丝一厘。再看
皮肤,那嫩白模样,简直能掐出水来。

  媚如双目闪动,心中竟生出一丝嫉妒之情。现在的夏婉月简直是女人中女人,
无论美貌,气质和身段,都是万里挑一,加在一起必然艳绝天下。

  如此绝色佳人,竟让同为女人的她也有了想要亲密的冲动,更何况身为色中
饿鬼的老魔。

  老魔抬手示意了一下媚如,自己走到夏婉月身后,一把搂住她,大嘴贴到她
的耳廓,用舌头轻轻舔了一下。他的手也没闲着,左手一把握住硕乳,右手抓住
臀瓣,同时用力搓揉。

  「啊~」夏婉月惊叫一声,「不要…不要…拿开你的手」。

  老魔用力搓揉乳房,同时用手指捏着乳头,他在美人耳畔淫声说道:「小骚
货,奶子硬成这样,还不让摸,口是心非嘛?难道你的意思是,不要拿开?」

  夏婉月觉得,乳房被他摸得爽极了,就连肿胀也消了几分,但她并不愿意接
受老魔的淫玩。

  「不要……放开我……啊……嗯……你答应过……不能强迫我……」

  老魔坚硬粗长的肉棒已经插到她两腿之间,不断摩擦着她的骚穴,老魔舔着
她的耳朵,淫笑道:「嘿嘿…小骚货,我可没强迫你,是你主动要求我操你的。
再说,你的骚屄多湿成这样,还说不要?」

  「啊……你放开我……不要这样,嗯啊……求求你,不要啊……」夏婉月一
边呻吟,一边求饶,那肉棒只是摩擦,却不进入,令她更是空虚瘙痒,小穴中浪
水已滥成灾。

  小腹中欲火猛地升腾起来,焚烧着她的意识,那敏感的肉体,在老魔怀中疯
狂扭动,甚至她还挺起胸,主动让老魔淫玩乳峰。

  夏婉月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住了,情欲真气从丹田中涌出,在经脉里乱串,如
果得不到抑制,必然会走火入魔。她感觉自己快疯了,那极致空虚的失落感,仿
佛印入到心灵里,让她渴求肉棒插入,不管是谁的肉棒,就算是令她厌恶的老魔,
也毫无关系。

  还没等她请求,媚如就跪到地上抓住老魔的肉棒,朝她的骚穴塞了进去。媚
如并没有完全塞入,只把龟头卡进了她的穴口,接着她吐出香舌,去舔砥阴蒂。

  「啊~」夏婉月浪叫一声,她知道已经挡不住两人的攻势,心中快速盘算起
来。

  老魔不慌不忙地用龟头摩擦穴口,左手抓紧硕乳,而媚如舔弄几下后,竟用
牙齿咬住阴蒂。

  「啊~不要……啊……」夏婉月悲鸣出声,她乘着疼痛,恢复一丝清明,连
忙向老魔提出条件,「老东西,我答应你的要求,但你要助我复仇,否则鱼死网
破。」

  媚如听到此言,暗自称赞,「真不愧是皇家之人,永远利益为上。」

  老魔贱笑道:「嘿嘿……我在信上提出,不但助你修炼,还要帮你复仇,自
然不会食言。可是老夫提出过什么要求?已全然忘了。」

  夏婉月哪不知道他的心思,她羞红着脸,低声说道:「操……我。」当她说
出这两个字,泪水委屈地流了下来,她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孩子,更对不起发誓等
候她的李守信。

  「老夫没听清楚,重说一遍。」老魔故意羞辱她,同时把龟头向里面挤了挤。

  夏婉月娇吟一声,羞恼道:「死老头,我只说一次,你别得寸进尺。」

  老魔一听大怒,多这副骚样了,还装矜持,看老子不肏死你。他把夏婉月推
到床边,命令道:「骚货,收腰提臀,把屁股撅起来。」

  夏婉月转头,恨恨地白了他一眼,便趴到床沿上,把肥臀翘起来。

  「啪啪」,老魔抬手扇了两下,夏婉月痛呼一声,正想回头责骂老魔。

  老魔不等她反应过来,双手抓住臀瓣,肉棒用力捅了进去。

  「嗷~」夏婉月长嚎一声,发出恍如母兽发情般的叫声,那至极空虚瞬间被
填满。紧接着,无尽的快乐和幸福感涌上心头,那旷日持久的情欲折磨终于得到
释放,令她流下激动的眼泪。

  「哦……啊……嗯嗯嗯……」,随着老魔抽动,她低声呻吟着。

  老魔的肉棒只进去一半,就遇到阻力,美人的小穴又湿又紧,完全不像生过
孩子的女人。里面的湿滑嫩肉紧紧缠在棒身上,如同被千百张小口热吻,舒爽极
了。

  正在观看「回光图」的元若雄,气得浑身颤抖,就连紧握双拳时,指甲刺进
手掌里鲜血横流,也毫无察觉。他的心仿佛堕入炼狱中,失落而又痛苦,此刻他
忽然觉得自己与夏婉月越离越远。

  老魔缓进缓出,不急于深入,每抽插十来下,就拍一次肥臀,同时淫声问道:
「骚货,老子肏得你爽不爽?」

  「啊啊啊……嗯嗯嗯……哦……嗯嗯嗯……」夏婉月摇头呻吟,她依靠脑子
里最后一丝清明,拒绝回答这羞耻的问题。

  见美人不做回应,老魔「嘿嘿」淫笑起来,他突然改为「九浅一深」的抽插
方式。而同时,媚如埋到两人的胯下,伸出香舌开始舔弄两人交合处,甚至有时
还会舔砥夏婉月的阴蒂。

  两处夹击,令夏婉月失魂落魄,她大脑已完全停止思考,再也无法保持清明
. 老魔从缓进缓出,到龟头只在穴口摩擦,然后等到良久才来一次重击。如此折
磨,早已令她欲求不满,此刻那空虚瘙痒的感觉更甚。

  「骚屄,老子操得你爽不爽?」

  等到老魔再次提问,她双眼一闭,眼泪如「断线风筝般」落了下来,几乎毫
不犹豫地回答道:「啊……爽……爽死奴家了……哦……再快点……啊……用力
……用力………」

  她竟然连「奴家」两个字也喊了出来,不觉令老魔豪气大增,觉得征服仙子
之日,已经不远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xiaoyuan/82234/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