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青春校园

【都市偷香贼】 第126章 圆月与圣心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字数:6491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
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许娇提前打过招呼,说有个按摩的活儿,可能会来的稍微晚一些,让大家吃
的话可以不要等她。

  可没想到,叶春樱回来得竟然比她还晚。许婷都忍不住去打电话催问,她才
拿着响起来的手机开门进屋,一边道歉一边匆忙换鞋。

  大过节的,热热闹闹一顿饭,许婷和易霖铃轮流笑谈带动气氛,虽然发现叶
春樱的情绪隐隐有些不对,韩玉梁还是暂时没问。等到吃饱喝足,都张罗收拾起
来,他才点了点叶春樱的肩头,柔声道:“春樱,来,我有话跟你说。”

  许婷立刻抢过她端起来的一摞空碗,笑着说:“你们说正事儿吧,我姐说好
了洗碗的,我给她送去。”

  叶春樱跟进里间卧室,好奇地问:“什么事啊?”

  “这正是我要问你的。”他很自然地拉起她的手,把她按在椅子上坐下,靠
住衣柜,注视着她道,“你有心事。”

  叶春樱一怔,明亮的眸子流露出一丝喜悦的羞涩,微笑着说:“我……就这
么容易被看穿吗?”

  “反正我看出来了。”他柔声道,“是不能告诉我的秘密么?”

  “不是。”叶春樱摇了摇头,视线低垂下去,落在裙摆半遮的膝盖上,“我
只是……不想今天说。今天是中秋节,团圆的好日子,我……我不再是孤单单一
个人了,有你,有婷婷,就像是有了家人一样。我很开心,我想……让这开心多
持续一下。”

  “所以,要说的事情会让你很不开心?”韩玉梁皱起眉,蹲下,抓住她放在
膝盖上的双手,“那你先告诉我,迟些说,会让你受伤害么?”

  她摇了摇头,“不会。”

  “那么,明天咱们再谈。”韩玉梁没再追问,“今天,就开开心心一起过中
秋吧。”

  正好,许婷在外面兴致勃勃地嚷嚷,“姐,下午别揽活儿了,我拿了奖金,
我请客,咱们大家一起出去唱歌吧?”

  易霖铃拉长声音哎了一句,“附近有桌游店吗?我晚上直播老是唱,白天要
省嗓子诶。”

  “省什么嘛,嗓子就要多练,练出包浆唱歌才圆润好听。”许婷马上反对,
“而且桌游店不适合我姐啊,她脑子转得慢,玩桌游你给她解释明白规则咱们就
该回来吃月饼啦。”

  她略略一顿,马上又说:“要不路上买两套人数要求少的,不唱歌的人就玩
桌游,怎么样?”

  “行,”易霖铃从善如流同意,“最近《大求生》出第三代了,我正好想买。”

  韩玉梁在屋里冲着叶春樱向外摆了摆头,“走吧,一起去开心开心,不管什
么事,过后告诉我,我来为你解决。”

  叶春樱走到他身前,抬手为他整了整领子,踮起脚尖在他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嗯,我不会瞒着你的。”

  让韩玉梁有点意外的是,叶春樱没有说的事情竟然还和易霖铃有关,过去的
路上,她就请易霖铃退掉了第二天的票,延长假期多留几天。

  “我可不想跟婷婷一样退学来你们这儿打工哎,”易霖铃靠在许婷肩头,这
俩颇谈得来,已经一副好闺蜜的模样,“什么事儿?需要耽搁很久吗?”

  叶春樱抿了抿唇,望着前排韩玉梁宽阔的双肩,轻声说:“过完节我会告诉
你的。我希望……不会耽搁太久。”

  到了地方,先骑电动车过来的许娇已经开好了豪华包间,用挎包偷渡了几瓶
饮料,坚持不让妹妹乱点东西瞎花钱,奢华与勤俭齐头并进。

  拐去买桌游费了点时间,等第一首歌开唱,已经是两点多钟。

  然后,他们一口气玩到了快八点,才顶着明亮的满月,嘻嘻哈哈往事务所散
步回去。

  几个姑娘唱歌都挺好听,易霖铃是半专业选手唱歌能算是饭碗,而许娇据说
年轻时候参加过偶像培训能称得上业余高手,许婷是同学朋友中有名的麦霸,只
有叶春樱唱歌的技巧显得比较青涩,但是,她嗓音唱起歌来是当真好听,和反串
的许婷对唱情歌,唱得韩玉梁桌游骰子都扔到了地上。

  许婷选的当然是比较干净的场子,四个美女围着一个猛男的组合,也不会有
谁不识相还来推荐公主,除了韩玉梁不怎么唱让许婷嚷嚷了几句之外,大家玩得
都很尽兴。

  可惜的是,大家好不容易散步回到小区里,正准备一起抬头看会儿月亮的时
候,大片乌云被风吹了过来,挡住了一直目送他们归来的嫦娥。

  “没关系,”许婷一叉腰,笑呵呵地说,“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
灯,等过年可以玩雪了。”

  韩玉梁拍拍她的头,“你倒是乐天派。”

  她回眸一笑,“那要不你发功把云吹跑?”

  易霖铃笑道:“那你可得小心他发功发不对,把自己发不见了。”

  许婷眉梢一挑,凑过去就问是什么意思。

  易霖铃自知失言,急忙转开话题搪塞过去。

  在楼下告别,许婷坐上姐姐的车子,一起回家。委托暂时结束,她总不好还
赖在这儿住着,再说上赶着不是好买卖,她也不愿意显得死缠烂打。

  正常相处,她就不信自己会一败涂地连一半都分不到。

  叮嘱她俩路上注意安全,送到院门外后,剩下三人慢悠悠走进事务所所在的
大厦。

  易霖铃快步过去按下电梯,转身看着叶春樱,轻声道:“春樱,中秋节这算
是过完了吧?”

  他们带着月饼去的KTV,照理说,中秋节的流程已经走完了。

  叶春樱望着电梯提示板上变换的数字,表情显得有些犹豫,“楼上还有点月
饼呢,不……吃完吗?”

  “那我要爆碳了,变成圆脸胖子不上镜的哦。”易霖铃直接揽住了她的肩膀,
柔声道,“说吧,我知道你怕影响过节的心情,但这么憋着,只有你自己难受,
能好到哪儿去?”

  电梯落下,打开,里面没人,他们三个走进去,叶春樱叹了口气,说:“铃
铃,看资料,你也是圣心扶助院出来的,我要说的事,可能会让你也比较难过。”

  易霖铃皱眉用指头蹭了蹭鼻尖,小声道:“啊,大概吧,看是什么事儿了。”

  韩玉梁知道,易霖铃跟圣心扶助院其实没有多少感情,她实际上是相当于将
一个病故女孩儿的位置取而代之,才顺利混进和扶助院有关的学校,以转学生身
份开始了在这个时代的生活。

  不过这些事,沈幽都查不出来,叶春樱自然不可能知道。

  “是和……这次的连环奸杀案有关的事。”

  易霖铃眼前一亮,抢在打算开口的韩玉梁前面道:“那个凶手背后的人渣们
有线索了?”

  “乱七八糟的线索很多,沈幽正在追查其中一部分,金义听说也在联系他的
曹族同胞在北城区那边深挖……不过那些和咱们没有多大关系,有具体目标之前
不会过来委托的。”叶春樱看着打开的电梯门,第一个走了出去,背对着他们说,
“沈幽告诉我的,是之前我也留意到了的一件事。”

  等电梯门关闭,机器运转的声音渐渐远去,在昏暗的楼道里,她的声音终于
克制不住的微微颤抖起来,“连环奸杀案的受害者中,有超过三分之一……和圣
心慈善总会的下属机构有直接关联。如果再算上有间接关联的,比例能提升到超
过一半。”

  易霖铃的脸色,顿时变了。

  圣心慈善总会,是一个覆盖了整个东亚邦的巨型慈善机构,从灾后重建期开
始,就一直发挥着中流砥柱等级的作用,东亚邦内在战乱和大劫难中失去亲人的
孤寡平民,几乎全部由该组织的各个分支机构负责处理。

  重建期初步结束时,圣心慈善总会从世联直属逐渐转型,资金来源从财政调
拨,迅速变为以接受各方捐助为主。

  新时代的富翁们,很乐意对灾后最重要的资源——人民来表达自己的善心。

  因此圣心慈善总会的会长,更近似于一个名誉称号,而非实权官职,下属各
机构的运作,也相对十分独立。

  现任会长名叫浦文玉,是东亚邦最有名望的几个女人之一,而且,是其中唯
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女郎。

  这当然不可能是白手起家的神话,一切的来源,是因为她有一个好爸爸。

  她父亲打造好的商业帝国,在决定早早退休享受生活的时候,就一股脑丢给
了她。

  杰耀传媒集团、沁心医疗集团、华夏星体育集团、红彤彤光学产业集团……
等多家集团公司名义上的所有者,都已经是她。

  这位会长上任后,光是直接捐资的量,就足够让圣心飞速发展扩张。

  当太多金钱涌入,即使是最纯洁的慈善机构,也难以避免接收到怀疑的目光。

  更何况,几十名死者的背后,那足以令人非常在意的共同点,恰恰落在了他
们的身上。

  “你知道这猜测……意味着什么吗?”坐在沙发上沉默了好一阵子,易霖铃
才有些艰涩地开口道。

  叶春樱点了点头,小声说:“我愿意……相信这只是下面部分机构的问题。
但真相到底如何,就必须展开调查才能知道。”

  韩玉梁沉声道:“你准备查?”

  叶春樱没有出声,双手交叉紧握,盯着茶几上的水杯。灯光照下,从玻璃折
射到她比玻璃还要清澈的眸子中,像是在眼中闪烁着两颗启明星。

  韩玉梁与她之间的默契,已经足够靠这样的细微动作来传达心意。他笑了笑,
道:“你不用担心那么多,我这人从来都是为求红颜一笑,甘愿两肋插刀,你想
查,我就陪你查到底,对手是什么人,我也不会怕。”

  他瞄一眼易霖铃,道:“至于小铃儿,她跟圣心其实没那么密切的关系,这
事儿如果你担心危险性大,就让她回去忙她该忙的正事儿吧。”

  易霖铃瞪他一眼,道:“呸,别废话,唱歌跳舞写东西那是赚钱的活儿,跟
行侠仗义比起来,也能叫事儿?圣心慈善总会要真的黑成这样,你们敢不带我,
我就自己去查。”

  韩玉梁笑道:“那你学校的事儿怎么办?”

  易霖铃眼珠一转,一拍膝盖,喜道:“好办,我就是圣心的扶助生啊,咱们
把调查的目的地先定到我学校不就得了。韩贼你在门口随便租个地方住,我带春
樱一起住宿舍。我在学校里很有威望的,学生会长都是我粉丝,查什么绝对方便。”

  是啊,萝莉一米五,扣篮不含糊,到哪儿都肯定是风云人物……

  叶春樱犹豫一下,摇头说:“之后可以去,但我第一个目的地,不能是学校。
我要去华京。”

  易霖铃眉心顿时一蹙,看向韩玉梁,“带他去华京?我没猜错的话……他的
身份应该也不禁查吧?”

  “还好,之前汪督察帮忙,大部分漏洞都补上了,虽然详细资料大多数是一
片空白,但各个系统中,都不会查无此人。而且没有犯罪纪录,金义那边帮忙补
了一份南城区警署的证明,我想进入华京应该不成问题。”叶春樱看来早已经深
思熟虑过,很认真地说,“我们没准备进入华京中心区,没有意外的话,活动范
围应该在三环以外。”

  韩玉梁心中一动,问道:“你是要去你以前呆过的扶助院?”

  没想到叶春樱又摇了摇头,“不是,我是要去找秦院长。”

  她以前和韩玉梁闲聊的时候提起过这个人,但今晚还是她第一次详细介绍。

  秦院长的名字叫做秦安莘,大劫难时期曾担任叶春樱父亲的战斗辅助员,与
叶春樱四个母亲中的两个都保持着良好关系——其中一个就是她的亲生母亲童苏
苏。

  叶春樱出生于大劫难发生的那一年,不知是成长迟缓,还是大脑主动回避了
不愿意想起的回忆,她从记事起,就已经没有太多关于父母的印象,她的幼年、
童年、少年,全都围绕在秦安莘身边。

  某种意义上讲,秦安莘才是她心目中真正的母亲。

  而秦院长,也确实像对待自己女儿一样照顾着叶春樱。只不过,这种特殊待
遇让叶春樱一直交不到什么好朋友。

  叶春樱作为特培生,五岁进入初等教育体系,十二岁开始职业培训阶段,在
她十五岁正式开始学医,离开扶助院那年,秦院长以身体不适为由,提前退休。

  她选择来南城区接下那个没有大夫肯来的诊所时,秦院长还曾经劝过她,不
要太冲动。

  但当时似乎有微妙的力量在背后施加了影响,叶春樱最后还是没有其他更好
的选择,只能来到这里。

  那之后,听说秦院长的身体一直都不太好,叶春樱这边又忙得不可开交,生
活得战战兢兢谨慎小心,渐渐就少了联系,只是偶尔短信报告一下自己的状况。

  如今事件涉及到了圣心,叶春樱理所当然会第一时间想要去见秦安莘。

  听她说完,易霖铃的关心果不其然跑偏了重点,第一时间就疑惑地问:“你
爹有四个老婆?”

  “嗯,两个华夏人,两个东瀛人。”大概是并没有什么具体记忆的缘故,叶
春樱背资料一样地说,“生下我的妈妈是童苏苏,另一个华夏妈妈叫连晓樱,两
个东瀛妈妈叫二之宫春华和浅仓美雪。”

  “你爸爸呢?”问都问了,韩玉梁索性也追了一句。

  “他叫骆希悠,希望的希,悠闲的悠,听说是他自己起的。除了这个名字之
外,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叶春樱向后靠去,望向天花板的眼神显得有些迷茫,
“我从沈幽那里学到情报信息之类的知识后,尝试检索过……可什么也没找到,
连传言都没有。和大劫难相关的影视作品那么多,我都不知道,到底哪一部里的
角色,原型是我爸爸妈妈。”

  韩玉梁果断转开话题,问道:“你去找秦安莘做什么?她不是五年前就退休
了么?世界发展瞬息万变,五年这么久,她应该不知道圣心最近发生的事吧?”

  “可奸杀案最早的被害者可以追溯到两年多以前。如果圣心真的和露杜斯有
合作,我不相信仅仅是从两年前这一件事情开始。L- club的都市传说大重
建时期就已经出现了,我觉得,圣心内部如果有问题,绝对不是近两年这么简单。”
叶春樱非常坚定地说,“我相信秦院长一定知道什么,不管多少,我也相信她不
会瞒着我。”

  韩玉梁淡淡道:“春樱,你还是不要抱那么高的期望比较好。如果秦安莘真
的非常疼爱你,那么考虑到你的安全,她就算知道什么,多半也不会告诉你。”

  “所以,韩大哥,我才要带你去。”叶春樱轻翘唇角,脸上浮现出一种微妙
的神采,就像是被催婚许久的老姑娘,决心把找到的如意郎君带回老家光宗耀祖
似的,“我会向她证明,有你在,我知道那些事情,也不会不安全。”

  韩玉梁微笑道:“好吧,所长大人,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叶春樱思索片刻,说:“这两天我在沈幽哪儿做好情报准备,周末华京那边
交通多半比较拥堵,咱们下周一过去。可以吗?”

  “可以,你买票就好。小铃儿呢?她怎么安排?回学校直接上课就好?”

  易霖铃对圣心的事情显然比学业更有兴趣,“我还是延长假期跟你们一起去
华京吧,那地方我老早就想去转转了,反正你们迟早也要去我学校那儿查,我到
时候再返校销假。”

  “还是别了,现在一切都还未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去你们学校那边。”
叶春樱想了想,轻声说,“害你缺勤太多就不好了。这样,你先返校,上课之余
自己查一下,有什么线索的话,通知我们,我们再赶过去和你会合。怎么样?”

  易霖铃眼珠转了转,微微一笑,点头道:“好,那我就不当灯泡,碍你们两
个的事儿了。我买明天的票回去。”

  “先别急,明天你跟我一起去沈幽那儿,她说有些资料想让你看看。我估计
……和你学校的圣心委培体系有关。我顺便把许婷也带去,沈幽那边能给她安排
一个课程,学习一些外勤助手该掌握的技能。”

  两个女的兴头颇大,叽叽喳喳聊了起来,韩玉梁懒得掺和,靠在那儿陷入了
沉思。

  听叶春樱言语间的意思,和圣心有关的这件事她并不愿意让许婷插手,那个
课程说是借口也好培训提升也罢,反正是把人绊在了新扈脱不开身。

  这意味着,他和叶春樱将单独相处很长一段时间,来携手调查圣心背后的黑
幕。

  如果说初到诊所的时候还能算操之过急,如今三个多月过去,怎么也该水到
渠成了吧?

  这可是天赐良机啊。

  即便感情在吸引力中已经占据了绝大比重,这也不意味着,性欲方向的渴望
就会因此减低。

  韩玉梁托着下巴,以思考的姿势瞄向了叶春樱的脚。

  平平无奇的塑料拖鞋,包裹着那双羊脂美玉般的撩人尤物。应该是隐隐注意
到了什么,不怎么爱购买保养品的她上个月购入了一大瓶比脸上用的还贵的足部
去角质精华,脚趾甲的可爱油彩,也悄悄换到了第三种。

  真是美好的信号。

  从杉杉的事情上,韩玉梁发现,肯满足不太寻常的性癖这一点,其实比为悦
己者容更能体现感情。

  不过他之后得想法子让叶春樱知道,他并不是对脚这个部位有特殊的癖好。

  他时不时会盯着她那双白嫩赤足看,纯粹是因为生得美。

  女人身上的任何部位,只要好看他都喜欢。

  一不小心想到杉杉,就跟有了感应能力一样,她的短信还真就发了过来。

  “玉梁,明天有时间吗?”

  真直率,短信背后仿佛都能想象出那个温婉少妇面色绯红下体正在微微发痒
的勾人模样。

  “有,我下周一才开始新工作。”

  “那有空来我家一趟吗?半天就好。”

  半天时间可不短了,韩玉梁笑着想,就她那敏感的肉体,半天足够死去活来
好几次。

  “行,我起来就过去。”

  不料杉杉的回复却好像有什么别的计划似的,“别那么早了,我有点事需要
准备。要不你午饭后过来?”

  “没问题,那就午饭后。”他摇了摇头,这女人连顿饭也不说请他吃,不知
道犁地很费力气的么,“你老公这次还在衣柜看直播么?”

  间隔了一会儿,短信回复过来。

  “我正要跟你商量这事呢。这次,他想在旁边看。作为代价,我可以让你用
后面。”

  短信上看不到表情听不见语气,真是他娘的太遗憾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xiaoyuan/81161/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