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青春校园

【潜轨者】(第三十二章:箱&姨&娘 三)(附前文链接)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字数:11040

作者:活色人

2020年/3月/2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本站首发(是)

前文链接:

   【潜轨者】(1——16精修版)     thread-10396961-1-1.html
   【潜轨者】(第十七章:搬家淫事)  thread-10400254-1-1.html
   【潜轨者】(第十八章:黄芸)      thread-10402711-1-1.html
   【潜轨者】(第十九章:淫靡的夜)  thread-10406046-1-1.html
   【潜轨者】(第二十章:女人的心)  thread-10408336-1-1.html
   【潜轨者】(第二十一章:取精器)  thread-10412132-1-1.html
   【潜轨者】(第二十二章:欲罢不能)thread-10417389-1-1.html

  那天经过版主大大提醒才知道作者区加精要红心回复加起来两百,上一篇就
没达到标准,唉!

  我今天把前文做一个链接,说实话不大会操作,也不知道对不对,所以就做
了些比较早的。希望大家给点支持,让我能更有信心创作,你们的点赞和回复就
是我最大的动力!

正文: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对于新开发小区附近,由于居民太少,等到了下工时间,
装修工人一走,小区就显得更加寂静。

  杨志奇好不容易找了家小饭馆,打包了几个菜,顺便买了些熟食和啤酒,这
才拎着大包小包准备回仓库。

  刚走出小店门口,就听手机响起,他只能把提着的东西先放在地上,这才腾
出一只手,看了眼来电,接了起来:

  「你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干嘛,不是叫你去码头等我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正当杨志奇有点不耐烦的时候,传出悠悠的女声:

  「干爹,我决定不走了。」

  杨志奇明显愣了一下,冷声道:

  「你疯了吗?你不走等着坐牢吗?就你对李立公司做的那些事,判你个十年
八年都有可能。」

  电话那头似乎在组织语言,一会之后道:

  「干爹,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通电话了,这几年我帮你做了很多的事,该报
的恩情,我也差不多报了,我想,我真的有点爱上李立了。」

  杨志奇脸色瞬间有点扭曲,恨声道:

  「周璐,你是不是觉得翅膀硬了是吧,老子要弄死你,比捏死蚂蚁还容易,
没有我的资助,你能飞出山窝变凤凰?」

  电话那头声音似乎有些哽咽道:

  「干爹,我没有背叛你,也没有出卖你的意思,我都按你的意思做了,现在
李立公司也正在被审计,我只是不想再奔波了,不管李立原谅不原谅我,我想为
我自己活一回。

  哪怕最终结果是坐牢我也愿意,你放心,我不会牵连到你的,再说,你也没
把柄在我这。」

  杨志奇哼了一声道:

  「你他妈别自作多情,人家李立只是和你玩玩,人家有家有室,你真以为可
以和他双宿双栖啊!」

  电话那头女声好像不想再多言,道:

  「我不管了,哪怕只能给他做小三,那也是我自己选的,对不起了干爹,祝
你一帆风顺。」

  杨志奇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还想再拨打过去,最后还是有点懊恼的把手机
塞回口袋,嘴里诅咒道:

  「妈的,贱货!」

  这个女人她也只是用的比较顺手而已,现在已经抓到付萧媚,他也不想横生
枝节,提起袋子向仓库走去。

  周璐挂了杨志奇的电话,陷入了发呆当中。

  她是个非常聪明的女孩子,前些年国家扶贫政策时,她刚好是杨志奇一对一
资助的对象。

 从她大学毕业第一次到杨志奇公司就从杨志奇那眼神中知道这个男人想要她

  什么。

  只是她不像赵琳那傻女人,只会靠出卖身体取悦男人,她更多的是表现出自
己的能力价值。

  这次对付李立,其实她没有对杨志奇说实话,她并没把李立往死里整。

  只是把账目做了处理,只要她把隐藏起来那部分和李立说清楚,那么李立公
司最多罚一些钱,不会有大的麻烦。

  她和李立相处的这半年来,确实感受到李立对她的关心和爱护,她想为自己
争取一个机会,也趁机摆脱杨志奇。

  周璐虽然和李立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对他非常了解,只要她软语相求,再
加上没出什么大事,李立并不是个硬心肠的人。

  周璐呆呆的想着李立,嘴角不觉流露出一丝憧憬。

  李立当然不是个硬心肠的人,哪怕他现在被一堆事情弄的焦头烂额,他也没
有责怪周璐的意思。

  他始终不相信那个犹如小鸟依人般的小女孩会害他,虽然周璐也二十好几了,
但是对于四十岁的李立来说可不就是个小女孩。

  李立在她身上满足了作为一个男人所有的虚荣心,年轻,漂亮,在床上更是
婉转承欢,平时对他千依百顺。

  这些都是他在妻子身上无法感受到的,哪怕妻子论外表比之周璐还要美艳几
分,可毕竟相处了二十几年。

  李立揉了揉太阳穴,满脸写满了疲惫,下巴上胡子拉碴,原本充满中年人魅
力的脸庞爬满了沧桑。

  想起妻子刚才打电话急迫的心里,让他隐隐有些不安,所有的事情都在几天
时间爆发出来,让他应接不暇。

  李立揉了一会头,感觉头疼稍微缓解后,这才拿起电话,打算找几个关系好
点的熟人,帮忙寻找季彤和付萧媚,关尔煌。

  安静的仓库门口,两个壮汉正无聊的抽烟打屁。

  天色渐黑,四周寂静,仓库里还好一直都亮着一盏白炽灯,这才让箱子里的
几人通过气孔有了光线来源。

  季彤望着紧挨着她的付萧媚,从那水汪汪的眼珠子中透露出的渴望,她很清
楚付萧媚那表情里意味着什么。

  季彤也曾经经历过,不,她现在也感同身受,只是后面的是自己亲生儿子,
这让她一开始就非常的克制。

  但付萧媚不同,她一直以为身下的东西大香肠,是自己的好姐姐在逗弄她。

  她连出轨的心里压力都没有,再加上她本不是个意志坚强的人,所以在情欲
被极度挑逗起来时,她根本无法克制。

  在她想来,最多事后被季彤取笑就是了,何况她也是被强迫的,躲都没地方
躲。

  付萧媚心里不断地给自己找借口,只是苦于关尔煌在场,无法出口说些隐私
的话题。

  季彤看着付萧媚的表情,身下那超级敏感的阴珠被儿子已经磨得越来越硬,
如果再不想办法,恐怕高潮立马就会到来。

  季彤也不好开口让儿子停止下来,无奈下乘着关尔煌肉棒后拉的瞬间,一只
手迅速后探,一把抓住关尔煌肉棒根部,让他再无法抽插。

  手里的肉棒粗壮的吓人,一只手根本无法满握,上面更是充满了黏腻的淫汁,
也不知道是付萧媚的还是自己的。

  季彤不敢想那淫汁很大可能是自己流出的,脸颊发烫,全身火热,头都不敢
回望关尔煌一眼,附在付萧媚耳边道:

  「小媚,糟糕了,咱儿子好像起生理反应了,怎么办?」

  付萧媚正被欲望刺激的满脑子大香肠,忽然发现季彤屁股一缩,那大香肠只
留着个粗壮的头部在蜜道里,不动了!

  她一时没听清季彤说了什么,还好由于头扭过来,她终于也可以趴在季彤耳
边说话了。

  干涩着嗓子,弱弱道:

  「彤姐你说什么,别停……别停………痒。」

  季彤被付萧媚的声音,勾的好不容易克制住的欲望又有点冒头,身下阴蒂哪
怕只是挨着关尔煌的肉棒,也感觉麻翅翅的。

  她半真半假惶恐道:

  「小媚,咱儿子起生理反应了,都顶到我了,怎么办?」

  付萧媚终于听清了季彤说话,由于从小关尔煌就和她更亲近些,季彤和她说
起关尔煌的时候,就经常用咱儿子。

  只是她带的是女儿,也不知道对男孩子这方面该如何处理,加上身下又正进
行着羞人的事情,这让她非常怪异,附在季彤耳边犹豫道:

  「关关不小了,应该知道这些事的,你衣服穿的不多,有生理反应也正常的。」

  季彤咬着付萧媚耳朵道:

  「你瞎说,我是她亲妈,他怎么会对我有反应,要也是对你,从小就喜欢腻
着你,你刚才又叫那么骚。」

  付萧媚被季彤说的无地自容,只觉得身下又更痒了起来,嘴里无力反驳道:

  「怎么会,怎么会,我也像她妈一样,再说他顶的是你。」

  季彤也不再争论,反而有点失落叹气道:

  「唉,你知道咱儿子从小得病,就没什么朋友,现在我们三人又落到这个境
地。

  等下那帮匪徒回来,我们是死是活还难说。

  我们两倒没关系,可怜我那孩子正是大好年华,如果……」

  付萧媚被季彤这么一说,连身下难受都顾不上,又有点想哭,哽咽道:

  「彤姐,都是我不好,等那杨志回来我再求求他,哪怕他要我身子,我也认
了,只要他放了你们。」

  付萧媚这声音说的有些大,关尔煌都听见了,虽然他通过异能,对一切都了
如指掌,但既然听见了,那肯定也要秀一波存在感,忙正声道:

  「媚姨,你说什么呢,我一定保护你和我妈安全回家,绝不允许那混蛋侮辱
你,如果他敢对你……对你……那个,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和他同归于尽。」

  关尔煌既然已经定下了计策,就已经不是很害怕,再说哪怕硬碰硬他都有百
分之八十的胜算。

  只是怕两女被当成人质,这才想更稳妥些,没想到无意中还吃到了付萧媚,
这果然是好人有好报。

  现在他这般作态当然是为了能光明正大的肏上付萧媚了。

  付萧媚听了又感动又心疼,她不知道关尔煌身手了得,只当他一心为了自己,
连害羞都有点忘记了,很想楼抱下关尔煌,只是够不着而已。

  季彤这时也附言道:

  「小媚,你真傻,今天那杨志摆明了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你以为妥协了就
有用了。」

  接着又稍微转头对关尔煌道:

  「你老实点,大人讲话小孩子别插嘴,别偷听我和你媚姨说话。」

  季彤说着有点气恼的捏了关尔煌那肉棒根部一下。

  她说这话有两重意思,一呢她手老背在身后有些难受,准备放开,让关尔煌
暂时别乱动。

  二呢是叫关尔煌别胡乱插嘴,听她指令的意思。

  关尔煌也不知道懂没懂,嘀咕道:

  「你们两叽叽咕咕说悄悄话谁听得见,刚才是媚姨说那么大声,我是男的,
当然要保护你们。」

  季彤有点酸溜溜道:

  「你心里只有你媚姨,亲妈都不顾了。」

  「不是的……」

  关尔煌正要解释,季彤打断道:

  「好了,知道你长大了,别废话,老实点,我和你媚姨商量点事。」

  说着又捏了下关尔煌的肉棒,再次提醒他别乱动,季彤是真怕关尔煌再动下
去,她会克制不住自己。

  说完她放开关尔煌肉棒,也不管自己手掌黏腻腻的,绕到付萧媚身前,一把
就抓住她那嫩白的乳房。

  付萧媚正百般滋味涌上心头,生理上欲望的煎熬又没有一刻消退,季彤这一
把抓住她的乳房,她连躲避的心思都提不起来。

  季彤继续趴在付萧媚耳边道:

  「小媚,姐姐刚和你才说了一半呢,你说关关这么年轻,也许就要跟着我们
陪葬了,你就不心疼。」

  付萧媚有点着急,正要表明态度,季彤不让她说话,接着道:

  「你先别急,我也知道你也疼关关,姐姐和你商量个事怎么样?」

  季彤停了下,组织了下语言,声音越发小了,耳语道: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我其实刚才也没想到,只是孩子忽然起了生理反应,
我才想,这孩子长这么大,连女人都没见识过,这也太亏了。

  所以姐姐想求求你,你就让关关弄一回那事,怎么样?」

  季彤声音虽小,可付萧媚正聚精会神的听,却也听得清清楚楚,她不可置信
的瞪大了水汪汪的大眼珠子抬头望着季彤,那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如果不是怕
关尔煌听见,她早惊叫出声了。

  付萧媚摇了一阵头,平复了下心情,才附在季彤耳边道:

  「彤姐,你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想法,关关我一直把他当儿子一样,何况他
将来肯定还要娶丫丫的。」

  季彤落寞的叹了口气道:

  「谈什么将来啊,晚上我们三能不能逃出虎口都不知道。」

  接着又道:

  「你刚才还想委身那恶棍救我们两呢,只是这条路行不通而已,与其便宜别
人,还不如安慰下我儿子呢,让他也没白来这世上一回。」

  付萧媚只是意志力薄弱,但不代表她淫荡随便,特别她从小受的教育还是那
种偏古式的教育模式。

  哪怕觉得季彤说的很有道理,可想到要和自己看着长大的男孩子做那事,那
巨大的羞耻背德感就包围着她,让她拼命摇着头。

  可不知为何,一听到和关尔煌做那事,原本有些缓解了的花心,剧烈的瘙痒
起来,荡起阵阵酥酸,她心里暗羞:

  「怎么一说起关关,我身体反应这么剧烈,啊……好痒……痒死了……彤姐
……说话就……说话………怎么停下来了……啊……要不就让关关弄一会吧…

  …也许……也许……啊……不行……羞死了!」

  季彤不知道付萧媚被关尔煌故意挑逗的快要疯狂,还在苦口婆心道:

  「小媚,我如果不是关关亲妈,我就自己来了,你毕竟和他没直接血缘关系,
就当被这大香肠插两下就是了。」

  付萧媚急得鼻尖汗珠都出来了,附在季彤耳边,娇喘道:

  「彤姐…先不说这个,我……我……那地方……好痒……你先帮……帮我
……一下。」

  季彤有点意外,她没想到付萧媚这个时候还会发骚,不过这也正是好时机,
她装傻道:

  「哪里痒呀!我和你说正事呢,你先忍忍。」

  付萧媚哪里忍得住,她如果不是实在受不了,也不会不顾羞耻的哀求季彤了。

  「就是……就是……大香肠那里……好痒……姐姐……插两下……深一点
……里面好痒。」

  付萧媚顾不上羞耻,附在季彤耳边小声呻吟道。

  季彤这才装作反应过来,道:

  「啊……你是说你下面痒了了?」

  付萧媚无地自容,声音像蚊子一般,哀声在季彤耳边道:

  「姐姐,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今天……特别痒……忍不住了!先帮帮我
…受不了了…啊…」

  季彤惊喜道:

  「那刚好,让咱儿子伺候你好不好。」

  付萧媚哪怕被折磨到这个关头,还只是摇头,对季彤已经是祈求了:

  「姐姐,这个真不行,我求求你了,先用那大香肠………求你了……痒…

  …里面太痒了!」

  季彤又叹了口气,无奈道:

  「那好吧,我找下那根大香肠,刚才咱儿子起生理反应,我一紧张,把他那
东西用腿夹住,香肠好像掉了!」

  付萧媚鼻翼扇动,脸颊绯红,急忙道:

  「姐姐,没掉,没掉,还夹着呢!」

  季彤惊讶道:

  「什么,还夹着,小媚,我摸摸看!」

  季彤真的把手从付萧媚胸前放开,沿着两人紧挨着的腹背部,摸索而下。

  等模到关键部位,这才惊慌失措趴道付萧媚耳边道:

  「小媚,糟了,你刚才乱顶弄错了。」

  付萧媚还不知道事情真相,有点呆萌道:

  「什么弄错了!」

  季彤像是有点不知如何开口般,吞吞吐吐道:

  「刚才咱儿子反应的时候,我不是紧张嘛,就把他那东西夹在腿中间,倒是
那大香肠反而掉了。

  你屁股不是胡乱顶来顶去的,没想到,他那根东西被你顶进去了,看来这真
是天意啊!」

  付萧媚楞了一下,就伸手拍了下季彤肩膀,小声笑道:

  「姐姐,你别懵我,你一直在我身后我又不是不知道,哪有男人那东西那么
长的。」

  季彤静静的看着付萧媚道:

  「小媚,没骗你,是真的。」

  等付萧媚再三确认季彤话的意思后,巨大的惶恐马上包围了她,接着就是剧
烈挣扎起来,本来向后撅的臀部就想向前躲开。

  可她哪里是早有准备的季彤对手,季彤在说这话的时候,两手就把她的胯部
抱得紧紧的,任她这会怎么挣扎,就是挣脱不了。

  关尔煌那肉菇头又巨大,付萧媚小穴口更是死紧死紧的,正常情况下想要脱
离都有点困难,更不要说季彤还死死抱着。

  付萧媚根本没去考虑季彤说的话合理不合理,也没想起自己从头到尾都没脱
离过那根东西,以为真的只是自己不小心插进去了。

  她体力本就没那么好,剧烈的挣扎只坚持了一会,就就已经没了力气,反而
由于胯部被季彤环抱着,挣扎中那巨大的肉菇头在里面左右摇摆,刮出阵阵快感。

  付萧媚身上香汗津津,身体绵软无力,反抗不能,蜜穴里更是又酸又痒又爽。

  她委屈无比的回望了季彤一眼,羞愤道:

  「你们母子合起伙来欺负我,呜呜呜……」

  她这句话以正常声音说出来,说完就呜呜哭了起来。

  关尔煌却装作不明所以道:

  「媚姨,你怎么哭了,我没欺负你呀,你怎么啦!」

  说着就一手支起半边身子,下半身装作贴近,屁股却狠狠地挺了进去。

  「别动!」

  「啊……别进来!」

  季彤和付萧媚几乎同时出声,关尔煌被装着被吓了一跳,马上屁股后退。

  「别动!」

  「啊……别!」

  季彤刚才虽然一直在劝慰付萧媚,可身下欲望根本没有消退,实际过去的时
间也并不长,这下敏感的阴蒂被研磨而过,那毫无消退的欲火立马燃烧了起来。

  而付萧媚屁股被紧紧压着,被这么一插,感觉比刚才任何一次都深,插进去
的那根东西又粗又壮,让她差点呻吟出来,只是理智告诉她这不适合。

  等关尔煌拔出的时候,付萧媚都不知道是叫他别拔出去还是别插了。

  关尔煌无辜道:

  「你们怎么啦?」

  季彤这个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刚才和关尔煌都是无声交流,也不知道
他是真不懂,还是为了配合她装傻。

  她假装气冲冲道:

  「你个死孩子,你不知道怎么回事?」

  关尔煌有点急了,装作抱住季彤,屁股又是狠狠一顶,道:

  「妈,你和媚姨到底说什么?」

  「额……」

  关尔煌这下又狠又急,插的付萧媚像喉咙卡住一样发出一声低吟,倒是季彤
有了准备,强忍住了下身的酸麻。

  季彤被儿子环抱着,赤裸裸的肥臀贴着儿子胯部,心跳不由自主的乱跳起来。

  她颤声道:

  「儿子,你过了青春期就几乎没怎么和妈相处,你老实跟我说,有没有和女
生做过那个事情。」

  关尔煌有点不好意思道:

  「妈,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了,我真的没有!」

  季彤强忍住自己羞意,问道:

  「那妈问你,妈这样夹着你舒服吗?」

  关尔煌这才想起自己还硬着根棒子似的,很不好意思道:

  「妈,是不是把你弄疼了,对不起啊,都怪我,我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就
是控制不住。」

  关尔煌说归说,却没半点拔出去的样子,只是装傻充愣。

  季彤犹豫道:

  「那你……那你舒服吗,有没有要射精的感觉。」

  关尔煌抱着季彤,把脸贴在季彤背上,吸着自己母亲体香,羞涩道:

  「妈,你怎么问这个问题,多不好意思。」

  季彤见关尔煌好像是真的羞涩,终于找回点做母亲的自信道: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是你妈,快说!」

  关尔煌支支吾吾道:

  「还好啦,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前端好像特别舒服!」

  季彤忽然心里有点泛酸,道:

  「你还好意思说,你把你媚姨……」

  「不准说……不准说!」

  付萧媚反过身子打断季彤,对关尔煌道:

  「关关,你别听你妈的,你先向后退好吗?」

  关尔煌这时候透过季彤的肩膀可以看见付萧媚了,关心道:

  「媚姨,你怎么了,怎么满头的汗啊!」

  季彤见付萧媚阻止,哪能让她得逞,她也顾不上自己能不能承受了得住了。

  一把拉紧付萧媚,背着身子对关尔煌道:

  「你别说了,今天你媚姨心疼你,你就动好了!」

  付萧媚死命的摇头,呜呜道:

  「彤姐,不行啊,不行啊……」

  她也不知道想说什么,这么一会,下面又痒了起来,很想关尔煌像刚才那样
狠狠来几十下,几百下,内心又无比恐惧这样背德的想法。

  关尔煌愣愣的支着半边强健的身躯道:

  「你们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季彤也不知道怎么跟关尔煌解释,烦躁道:

  「你前后动一动就是,妈妈今天教教你怎么做男人!」

  「妈,我知道的,这个不用教,网上都有的。」

  关尔煌继续推辞。

  季彤有点心疼道:

  「傻孩子,网上和实际的怎么会一样,当妈最后一次为你做点事吧!」

  关尔煌见母亲都这样说了,赶紧道:

  「妈,你别伤心,我们一定会没事的,我听你的就是了!」

  关尔煌知道自己不能再装傻了,答应后,便不再吭声。

  他还是这样半支着身体,屁股一缩,接着就是猛的向前撞去。

  就看见季彤那半边丰满的臀肉被他撞得一阵摇晃,透过肩膀的视线,看见那
雄伟的胸部更是一抖一抖。

  而再前面更是有个雪白的后背,和那如刀削般的肩膀,这也是他保持支着身
体的原因。

  付萧媚感觉巨大的快感从小穴传来,虽然还是没挠到花心瘙痒的地方,可那
摩擦产生的酥麻快感,似乎可以缓解花心的瘙痒,不自觉的,呻吟声就从她嘴里
冒了出来。

  只是被从小看到大的男孩这样插,让她实在无法面对,只是把头摇个不停,
不断嘴里喊:

  「不要……不要………啊……彤姐……啊……不要!」

  她头虽然在摇,那臀部却紧紧挨着季彤,再没一丝挣扎,甚至还有些配合的
向后撞去。

  关尔煌这一插就没停下来,虽然没那么快速,可几十下也就一转眼的功夫。

  不说付萧媚那臀部已经随着节奏一下下啪啪的拍打在季彤的小腹。

  季彤也已经是承受不住了,她本就敏感,原以为关尔煌小处男一个,应该很
快的。

  没想到几十下摩擦,让她自己阴蒂越来越硬,哪怕她再坚强,可生理上的快
感,是不受自主神经控制的。

  她感觉自己再撑下去马上就要爬上巅峰了,她心里暗急:

  「怎么办,怎么办,好爽……啊………这孩子怎么还不射……啊……我快不
行了……太舒服了……

  啊………我不能高潮………高潮反应太大……太丢脸了……可是好舒服…

  …啊……不行!」

  季彤就在自己即将爬上巅峰的瞬间,咬了下舌尖,让疼痛稍微让自己清醒一
些。

  接着臀部往上一缩,上面那条紧绷着的大长腿大大张开,像八爪鱼一样勾上
前面付萧媚的腰腹部。

  下面那条腿也从付萧媚的身体下面挤了进去,接着两手用力把付萧媚的臀部
拖到她自己两腿中间。

  然后季彤自己双腿就缠绕在付萧媚的腰部,等于就是强制把付萧媚那屁股从
她双腿间钻了过来。

  关尔煌没有用异能影响季彤,但他心里知道妈妈快高潮了。

  只是没想到季彤在这个关头还能控制自己,强忍住即将要来到的高潮。

  只是这样一来,她腿心虽然逃离了关尔煌的摩擦,两腿却大大张开,整个肥
厚的阴穴全部暴露在空气中。

  而由于两腿间夹着付萧媚的大圆臀,她想合都合不起来,两个同样肥硕的臀
部就这样并列在关尔煌身前。

  一个赤裸裸的,肥大而又结实,虽然是侧卧,不能见到整个臀部,可从露出
那一半就可以看出有多么的性感。

  而往下一点就是稍微小一号的屁股,屁股上还穿着短裤,可开档部位大张,
大片雪白滑嫩的屁股肉更是诱人犯罪。

  形容起来虽长,却只是发生在一瞬间的事,关尔煌甚至都没有停下腰部的挺
动。

  而这个时候中间再没有阻隔,关尔煌那长长的肉棒披荆斩棘,破开层层肉芽,
顶着穴口的束缚,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从未开发过的原始地带,终于顶在一颗圆溜
溜的东西上。

  而他的小腹也「啪」的一声幢在付萧媚的臀肉上。

  「啊啊啊………不要……关关……疼……啊啊啊……」

 付萧媚那控制不住的淫叫声和下体那肉芽造反样的缠绕同时传入关尔煌的感

  官。

  但这个时候关尔煌却顾不得自己多爽,一面用异能挠着付萧媚的花心,让她
瘙痒起来,一面惊慌道:

  「妈,妈,你不是用腿夹着吗?我怎么……怎么和媚姨那个了?这怎么办,
怎么办!」

  关尔煌很想挤出几滴眼泪来,但是哪怕演戏,那也太羞耻了,何况她们也看
不见。

  季彤这个时候脱离了下体的快感来源,虽然中断的高潮让她无比难受,可终
于可以正常说话,只是自己屁股大张,屄洞全露,让她还是有点不习惯。

  还好是在黑暗的箱子中,关线没那么充足,这也让她感觉稍稍心安,她没好
气道:

  「你才知道啊,早就插进去了,不然你以为你媚姨哭啥!

  不过这也不怪你们两个,都是妈妈的错,你们两也是阴错阳差。」

  季彤为了能让付萧媚减少点压力,把责任全归到自己身上了。

  付萧媚感觉自己像是要被劈成两半一样,痛其实倒没那么严重,那巨大的充
实感和产生的快感却是前所未有的。

  但是她不能说呀,花心深处终于被巨大的肉菇头给抵住了,但瘙痒反而更加
剧烈了,她恨不得摇晃臀部狠狠研磨几下。

  可残存的理智告诉她,后面是她未来女婿,自己看着长大的男孩子,这让她
只能不断挣扎摇头,嘴里如小猫叫春般呻吟道:

  「不要……彤姐……不行……啊……关关……我是你……媚姨啊……啊…

  …不行了!」

  她这一挣扎反倒歪打正着,那屁股被季彤夹在腿间扭来扭去,看似挣扎,实
际那肉菇头把她宫颈压的严严实实的,她稍微动一下都能产生摩擦感。

  这样一来反倒很好的挠到了痒处,同样的,快感也在逐步的增加。

  关尔煌惊慌道:

  「媚姨,你别哭,你别哭,我马上拔出来!」

  他虽然说马上拔出来,但是速度却是非常缓慢,那近三十公分的巨棒,一寸
寸的后退,异常缓慢。

  付萧媚正沿着本能追求着快感,关尔煌这一拔,她竟然屁股向后耸了过来,
只是她被季彤夹住腰部,幅度实在不大。

  付萧媚自己根本没感觉到那本能般的动作,那肉棒拔出,那倒钩般的肉棱刮
的蜜道肉芽一阵翻滚,爽得她直打颤,可花心那剧烈的瘙痒又爬上了心头。

  她内心狂呼:

  「不要出去…不要出去…插进来……好痒……啊!」

  表现出来的却是把个娇好的臻首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双手更是交叉着护在那
白嫩的双乳前,手掌紧紧捂住嘴巴!

  她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淫叫出声。

  这个时候当然要季彤出面了,她虽然不知道付萧媚内心挣扎,可都已经到这
样了,哪能半途而废。

  季彤用脸紧紧贴着付萧媚火热烫的脸颊,头也不回对关尔煌道:

  「傻孩子,你媚姨没怪你,你赶紧动起来,都已经这样了,今天就便宜你了,
快点!」

  关尔煌这个时候已经把肉棒把到了洞口,那巨大的肉菇头被付萧媚那皮环一
样的口子紧紧卡住,他听了季彤的话,并没马上就插,而是带着哭腔道:

  「妈,我害怕!媚姨以后会打死我的。」

  季彤心里好气,自己这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老实,她心里暗道:

  「你媚姨现在这样子,你不动她才会怪你呢。」

  刚才付萧媚屁股后耸的动作她自己没感觉到,季彤夹着她的腰可是清清楚楚。

  她本不是个耐心很好的人,气恼道:

  「叫你动你就快动,哪来那么多废话。」

  关尔煌还是不为所动,一边用异能不停挠着付萧媚的花心,一边委屈道:

  「妈,你说了不算,媚姨,你说话呀,你会怪我吗?」

  季彤心里真拿这儿子没办法,这种状态下插就是了,你问出来,付萧媚怎么
可能答应。

  她正想再说什么,没想到付萧媚那边传出一声蚊子般带着哭泣的声音道:

  「插吧!」

  季彤没想道付萧媚竟然会出口答应,更气人的是关尔煌竟又开口道:

  「媚姨,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付萧媚这个时候已经被体内的空虚和瘙痒折磨得不能自己,既然已经开口了,
干脆自暴自弃般哭喊道:

  「插吧!插吧!媚姨不怪你!媚姨不怪你!」

  这句话似乎用完了她所有的勇气,她两个手掌捂住自己整个汗津津的脸庞,
屁股更是死命撅起来,等着背后的狂风暴雨来临。

  关尔煌这下终于满意,他就是要好好利用这次的机会彻底征服付萧媚,以后
才有可能再次一亲芳泽,不然的话最多也就这一次。

  这时候得到付萧媚首肯,他也不急着快速抽插,装作生手一样,毫无经验的
一会浅浅插一下,退出来,一会又尽跟到底。

  虽然看似毫无章法,却深得九浅一深,三浅两深的精髓。

  而他注意力则都放在了欣赏身前并列的两张肥臀上,特别季彤的,两片屁股
大张着夹着付萧媚,让整个大屁股都暴露了出来。

  虽然由于角度,关尔煌看不见母亲的神秘地带,可但看着两片结实而充满弹
性的臀肉,已经让他垂涎欲滴!

  只是一想到面前这个无比肥大的臀部是自己亲生母亲的,就让你不敢做任何
念想。

  只是关尔煌那腰部挺动的动作从原来的不瘟不火,变得长进长出,速度也加
快了起来。

  「啊……额……啊……嗯……」

  付萧媚舒服得全身毛孔倒竖,身下又充实又酸胀,蜜洞里肉芽从未被这样全
方位的摩擦过。

  她不敢淫叫出声,只是低声的呻吟着,连她自己都奇怪今天怎么高潮还没来
临,好像性欲的开关全部被打开了一样,还想要多一些。

  付萧媚感觉自己快感正在不断地积累,花心每被撞击一下,就会让她身体不
由一颤。

  她渴望关尔煌的每一次进入,希望那大龟头能狠狠地研磨自己的宫颈。

  关尔煌也感觉这样的姿势实在不好用力,他又不好主动提出变换体位,眼神
飘过季彤被付萧媚臀部压住的一条大腿,心里一动道:

  「妈,你腿不痛吗?」

  季彤经儿子一提醒,真的感觉被压在下面的大腿有些沉重发麻。

  她又怕自己一放开,付萧媚和儿子两就做不成了,本想坚持坚持,可没说起
来的时候还好,说起来之后好像更加麻了。

  她也没多想,对身后关尔煌道:

  「儿子,你抱住妈妈的腰,我们换个姿势。」

  说完她就手脚一起用力,把侧卧的付萧媚掰趴下,自己则和关尔煌一起,一
个两腿大张骑在付萧媚纤细的腰部,上身紧贴着后背。

  一个则翻身骑在付萧媚大腿上,也亏的关尔煌肉棒够长,付萧媚口子还紧锁,
这个过程,大肉棒竟然没有脱离小穴。

  这样一下子就变成季彤压着付萧媚的后背,而两个丰满的肉臀一上一下,交
叠在一起。

  关尔煌看着这惊人的美景都有点发愣,呆呆的连抽插都忘记了。

  「啊!彤姐,你干嘛!」

  这时候付萧媚好像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以更加羞耻的姿势被关尔煌插着。

  季彤还没意识到自己整个私处都暴露在自己儿子面前,低头在付萧媚耳边轻
声道:

  「没事,姐姐腿被压痛了,这样姿势更好,也许能让咱儿子早点结束。」

  她声音越说越低,到后面都变成了耳语。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xiaoyuan/81005/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