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青春校园

【淫乱东行】(第二十章:月蓉有斐)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淫乱东行】(第二十章:月蓉有斐)
作者:jyt1717
2020/04/17
是否首发:否
字数:9,813 字

             第二十章:月蓉有斐

  「吱扭」一声,诸葛星推开了自己房门。

  昨夜的连番鏖战过后,此刻他的心情是格外明媚。而屋内的南宫璇还在酣睡
之中,她的脸上洋溢着得到满足之后的甜蜜笑容,昨晚的大战之后,她已经无力
在穿好内衫,所以此刻她的大半条丰腴美腿正暴露在被褥之外,柔软浑圆的美乳
也只是由被子遮住了一小半,随着她的呼吸不断起伏,时刻有敞开的风险。

  「哈——欠。。。哦?义弟早起。。。昨晚你可真是大展了一番雄风呢。。。」

  隔壁屋的刘汝松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朝着诸葛星摆摆手说道。

  「嘿嘿,哎,声音太大了么?」

  「何止啊,简直是震耳欲馈,起码折腾到。。。四更了吧?哎呦,义弟精力
果然旺盛,瞧你满面春光的样子,看来这峨眉派的内功当真是有超然过人之处啊。。
。」

  「啊哈哈,只不过。。。」

  「咕咚」「咕咚」

  韩铁梅的身子从他的屋中滚出,撞在走廊的扶梯上,险些就此摔下楼去。

  房门里传来了一阵怒吼:

  「你这厮还知道回来?!」

  「师妹,你听我。。。」

  「咣当」一声,韩铁梅碰了满鼻子灰,只好尴尬地扭过脸来,讪讪地同二人
打了个招呼。

  「两位、早。。。」

  一想到诸葛星床上的那位如花美眷,韩铁梅心中又是一阵兴奋,又是一阵愧
疚。

  但这美人的好处,大头都在刘汝松那,自己只是跟着取个方便,也算不上如
何对不住诸葛星,于是韩铁梅便又挺了挺腰杆。

  「哈、哈哈,哈哈哈。。。」

  刘汝松捧腹大笑起来,诸葛星也被他感染,跟着偷偷笑了几声。

  「哎哎哎,你、你是什么人,我们这里,不,不收你这样儿的,你还是快,
快去医馆吧。。。」

  楼下传来了小二惊恐的声音,三人陡生警觉,一齐往楼下赶去。

  客栈大堂门口正站着一位身高六尺的黑面男子,他的左手被人削去了一大半,
只留下了半截裹着渗血脏布的断臂,而他的右手正以自己的钢刀为杖,勉强支撑
着摇摇欲坠的身躯,面对店小二的责难,他只是沉着脸颤声说道:

  「我的伤口已经结痂止血,死不了的,劳烦给我的马匹喂些草料,我愿意出
两倍的价钱。。。」

  「莫兄!」

  诸葛星急急高声说道。

  「嗯?。。。诸葛兄!」

  那人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神情,向前迈出了一大步,不料竟险些摔倒在地,诸
葛星连忙上前扶住了那人,关切地问道:

  「莫兄少言,快快随我回房躺下。」

  但是一想到自己房间里的南宫璇,诸葛星一阵尴尬地望向刘汝松,刘汝松心
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同时和诸葛星一道搀住了他的身子,回到了自己屋中,将此
人安置在了床上。

  「。。。这位是『川中飞龙』莫声言,乃是蜀中一等一的高手,武艺更是远
胜于我,怎么。。。」

  莫声言原本早已神乏力竭,全凭一口咬在牙关的真气硬撑,此刻得以舒缓,
整个人便彻底瘫倒下来,听到诸葛星所言,想要说些什么,可他苍白的嘴唇只是
微微蠕动了一下,没能张开便倒吸了一大口冷气,面容急颤起来。

  「莫兄不要强来,先歇一歇吧!」

  刘汝松查看过莫声言的伤口,又把脉沉吟一番,眯着双眼说道:

  「伤势已无大碍,只是劳乏太过,恐需精心修养数月,方可恢复,至于莫大
侠的手臂。。。唉。」

  他睁开了双眼说道:

  「莫大侠胸口这一刀和他右臂的这刀虽然伤口深浅不一,但敌人所使的是同
一种刀法。」

  「什么刀法?」

  「倭刀术!」

  韩铁梅沉声说道,他和刘汝松都是刀法名家,自然认得这精短的伤口。

  「不错,就是传自东瀛的倭刀术。」

  刘汝松继续说道:

  「可是除了这两处重伤,莫大侠身上还有不少棍痕刀伤,看来像是。。。」

  楼下一阵叫嚷声传来,打断了三人的对话。

  一大队官府的官兵闯进了客栈,领队的那人一巴掌便将上来问话的店小二扇
倒在了地上,接着大声喊道:

  「官府缉凶!闲杂人等快快闪开,莫要挡了公家的差事!」

  他一挥手,其身后站着的几名身着公服的持刀卫兵便分成了两队,一左一右
地挨个搜查起了每间屋子。

  「查明一断臂贼寇逃到了此地,此人骑乘的马匹就在屋外,现在已经被砍断
了四蹄,他跑不了多远!有线索者速速报上!若查属实,赏银十两!」

  「哦?这人是不是身高六尺,黑面长须?」

  诸葛星冷笑着从二楼走廊翻身荡下,他本就对这些不去清剿贼寇,反而对百
姓作威作福的当地官兵深有不满,于是便高声搭上了话。

  「不错不错!你可有贼人的线索?」

  「那人此刻就躺在那间房里。」

  「好、好、好!」

  这官兵面露喜色,绝口不提方才赏赐的事,抬腿便要走上楼梯。

  「且慢。」

  诸葛星长剑一横,挡住了这官兵的去路。

  「怎么?!要造反么?」

  那官兵蛮横地问道,同时伸手便往诸葛星脸上掴去。

  「啪!」

  诸葛星身形未动,手掌亦是朝着官兵的脸颊挥了过去,他出手迅疾如电,刀
光火石间,竟后发先至地打在了那官兵的脸上,一阵金星乱晃之后,这名官兵将
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反了,反了!你和那贼人是一伙儿的?!」

  瘫坐在地上一手捂着自己左脸吱哇乱叫,一手指着诸葛星的将领气急败坏地
大声吼道,他面前横眉冷笑的诸葛星却淡淡地说道:

  「怎么,大人才看出来么?」

  「弟兄们,给、给我上!」

  「砰!」

  「啊——」

  一众兵丁应声抽刀涌上,为首的那名人冲的最快,也被诸葛星一脚踹得最高。

  「滚!」

  诸葛星怒喝一声,伸手揪住了冲过来的另外一名官兵胸口,而后长臂一挥,
便将其丢出了门外,紧接着便是一阵寒光闪耀。

  峨眉剑法灵动轻便,施展开来更有如清风掠过,令敌人捉摸不到半点影子,
只见诸葛星刷刷两剑,他面前四名官兵的长刀即被从中削作了两段,诸葛星的身
子向前又是一蹿,他便来到了那四人面前。

  「嘭、嘭、嘭、嘭!」

  「啊!」「嗯!」「噗!」「哎呦!」

  诸葛星将剑横背身后,左臂在四人胸前一晃,分别拍出了四掌,可由于动作
迅疾,所以旁人看来那四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飞了出去。

  「呦,如此乐事,义弟怎么不叫上大哥?」

  刘汝松说着就已经跃到了一名官兵背后,他笑着伸手往那官兵的脖后一抓,
便轻易地将那人抬了起来。

  「哎,哎,什么人?啊——」

  离地半尺的官兵乱抖乱晃着手脚惊慌叫道,可刘汝松也没有和他多啰嗦,大
手一挥照旧将其丢出了门外。

  「还有帮手?上!上!」

  最早倒在地上那名官兵将领捂住自己发肿的左脸大声喝道,可是就在此时,
一团黑影却笼罩在了他的头顶。

  「嗡——」

  韩铁梅的长刀从天而降,霎时间便把刀架在了这人的脖颈上。

  「都住、住手!」

  那将领大声惊叫一声,韩铁梅这才将贴在他脖子上的刀锋微微挪开了些许。

  虽然官兵们已经停下了动作,诸葛星却并没有收手,他回身便是重重的一拳,
径直打在了从背后袭击他的官兵脸上,这位无名小卒的身子只是颤抖了几下,便
摇摇晃晃地倒在了地上。

  「大侠,大侠,有事,好,好商量。。。」

  被挟持的将领已经变了脸色,看见了这几人施展开来的高明功夫,尤其是遭
人挟持之后,他的脾气也就收起了一大半。

  「老实回话,你们是哪里的官兵,为什么要追捕莫大侠?」

  韩铁梅一转刀柄,刀尖儿轻轻向上一挑,锋锐的利刃便轻而易举地把这名瘫
倒在地的官兵挟持了起来。

  「啊!大侠,我、我们是江浙府巡防五营的游卒。。。也、也是奉命行事,
我只知道这人三天之前,从江浙衙门中逃了出来,其他的一概不知啊。。。」

  凌雪莲和南宫璇听到外面的这番动静之后,便已站在了各自的屋外,但是她
们并不知道楼下究竟发生了什么,所以只是彼此对视了一眼,而后便继续旁观着
楼下发生的这一切。

  诸葛星双目一眯,冷静说道:

  「叫他们都出去。」

  「是、是!你们听见了么?还不快滚?!」

  一众兵丁彼此张望了一番,便听从了这将领的命令,稀稀散散地从大门退了
出去,韩铁梅一手抓住了那官兵的衣襟,厉声骂道:

  「瞧你这般地横行霸道,看来是蛮横惯了,早就听闻过你们这些兵痞的累累
罪行,今天我便要让你知道知道。。。」

  突然间,一道气韵悠长的呼声从屋外传来:

  「光天化日之下,是什么宵小如此大胆,竟敢在此逞凶作恶?」

  诸葛星,刘汝松,韩铁梅三人连同被韩铁梅挟持的将领一齐向门口望去,原
来是一名青衫男子,此刻他已然背手站在了客栈的门口。

  韩铁梅早些时候被凌雪莲一脚踹出了屋门,本就窝了一肚子的火气,听到这
人用「宵小」二字形容自己,登时发作说道:

  「不相干的,莫要惹事!」

  「哼,我偏偏倒要插上一手,那又怎样?」

  「你可知道。。。」

  韩铁梅刚要解释,但抬头便看到了一条板凳朝着自己面门砸了过来。

  「嗤——」

  他不得不脱手放开了那名将领,抽刀将这条板凳从中劈开,同时怒喝一声:

  「哪里来的野小子,竟然如此不识好歹!」

  「嘿嘿。。。」

  那男子浓眉一挑,两臂翼展,箭步如飞地朝着韩铁梅冲了过来。

  韩铁梅见他步法精妙,便知道这人是个高手,当下不敢大意,从容地横刀身
前,严密地护住了周身。

  那将领见机翻身向屋外滚去,趁着韩铁梅和那青衫男子交手之际逃出了客栈。

  「休想走!」

  诸葛星闪身扑向了那将领,却不料一阵劲风从他脑后刮来,令他不得不转身
相接。

  「咚!」

  诸葛星和那青衫男子相对一掌,一股凝滞的浊息压得诸葛星胸口胀痛,他不
由得轻咳一声,大踏步地向后退去。

  与此同时,韩铁梅已经擎起长刀,这便冲着青衫男子的小臂急速斩了过去,
想要借此逼他避让,这人追击诸葛星的动作也令自己陷入了他们二人的包夹之中,
可他脸上却不见丝毫慌乱,只是迎着韩铁梅的长刀,将自己的手腕朝着他的刀口
送去。

  「锵啷!」

  韩铁梅持刀的手臂受到反震,进而一阵颤抖,让他不得不倒吸了一口凉气。

  青衫男子却只是冷笑了一声,一抖衣袖,露出了他手腕上套着的一副黑铁护
腕。

  「嗡——」

  诸葛星知道他绝不会轻易地放自己离去,所以只好抽出长剑,伸指一弹,轻
喝了一声:

  「得罪!」

  悠长剑鸣声中,诸葛星对着那人的背后递上了一招「苍松迎客」,颤动的剑
锋便斜斜朝着这人的脊梁划去。

  「好剑法!」

  青衫男子喝了一声彩,伸臂荡开了韩铁梅刺向他胸口的长刀,手掌一翻,横
向往诸葛星的剑尖儿拍去。

  诸葛星自然识得他这招功力精湛的「一拍两散」,于是反手急拧剑柄,将剑
刃一挑,径直点在了那人的掌心。

  这男子虎躯一抖,欢喜之情溢于言表,身形险险避开了利剑,紧接着便对准
了诸葛星的胸口呼啸砸出了一记重拳,诸葛星脚步一滑,亦毫发无损。

  「嗯!好轻功!」

  青衫男子毫不掩饰地赞扬诸葛星的迅捷身法,也让韩铁梅又噎住了一口气,
于是他当头横劈直下一式「三岩问顶」,想要好好让这人瞧瞧自己的能耐。

  这男子倒是识货,知道韩铁梅这一刀凌厉猛烈,霸道异常,于是他连忙高高
举起双手架在头顶。

  「当啷!」一阵轰鸣过后,韩铁梅在他的黑铁护腕上刻下了一道不浅的刀痕,
男子轻笑一声,似乎是在说:「不过如此!」,这令韩铁梅的怒气霎时涌上了头
顶,竟一时不察,被这人一抬双臂,踉跄顶退了半步。

  那男子还未来得及对着门户大开的韩铁梅胸口补上一掌,便又被身后的诸葛
星剑风紧紧裹住。

  而韩铁梅和诸葛星自持身份,不愿合力夹击此人,于是三人便形成了如此一
个僵持的局面。

  一侧的刘汝松既没有去追捕捉拿逃走的那名将领,也并未着急加入战局,只
是默默地伫立在一旁,静观着事态的发展。

  楼上凌雪莲和南宫璇瞧了一会,也看清了当下的局势——这男子武艺高强是
不假,但是也不比诸葛星和韩铁梅高明太多,他这般以一敌二虽然看似咄咄逼人,
占尽上风,但是体力消耗甚巨,绝难持久,估计再过不到百招,便会败下阵来。

  一阵刀光火石之后,这男子的呼吸毫无意外地沉浊起来,喘息之声也渐渐泛
起,看来似乎是要撑不住了。

  就在这时,刘汝松闻到了一股醉人的女子香气,这股香气不是来自温婉的南
宫璇,也不是火辣的凌雪莲,是一股刘汝松从未遇到过全新的香气。

  他抬眼向外望去,原来不知何时起,一名身姿曼妙,体态妖娆的美妇已经抱
胸伫立在了门外,看来是和自己一样,也在默默注视着三人的战局。

  这女子大约三十上下的年纪,眉目之间有着一股洞察世事之后方能特有的成
熟美艳气质,丰润的朱唇似笑非笑,轻巧的葱鼻挺拔俊秀,瀑布一般的乌黑长发
披散过肩,轻易地便让刘汝松将全部的注意力移转到了她的身上。

  刘汝松暗暗心惊,轻声嘀咕道:

  「哪里来得如此尤物?」

  这女子头上插着一柄樱红的玉簪,身着一件贴身合体的紫衫,腰间系着一条
碧玉长带,此刻正迎风飘摇在半空之中,虽然有她抱在胸前的玉臂遮挡,但是刘
汝松还是可以大概估测出来,她的双乳虽然没有南宫璇饱满,但也绝对不会逊色
于凌雪莲,绝对是身怀凶器的那一类。

  还未等刘汝松多看几眼这女子纤细的腰肢和翘挺的玉臀,这女子的身影便化
作了一阵紫风,卷入了三人之中。

  原来韩铁梅趁着青衫男子转身不及的空隙,长刀已经刮入了他的腋下,虽然
韩铁梅并不想取他性命,但是这一刀免不了要重伤于他,可是还未等他的刀锋触
及这男子的青衫,两根洁白如雪的手指便稳稳地夹住了他的刀身。

  韩铁梅一怔,转头望去,一名紫衫女子就笑意盈盈地站在一旁,见到自己就
此停下,也便松开了夹紧他长刀的双指。

  诸葛星也收剑回鞘,瞥了一眼这女子,同样也呆了一下。

  虽然诸葛星只看到了这女子的背影,但是她这副有着玲珑曲线的高挑身材,
还有这团饱满丰腴的翘臀,已经烙在了诸葛星的脑海之中。

  「嗯。。。『星璇双剑』和『岁寒小友』,果然是少年英才,名不虚传。」

  这女子展露的身法确实远超他们二人,又轻而易举地看穿了两人的武功底细,
师承名号,于是韩铁梅抱拳问道:

  「承蒙谬赞,恕韩某眼拙,敢问阁下是。。。」

  「在下方月蓉,江湖人称『回风散手』便是。」

  这女子双臂清爽地一展,韩铁梅便看到了她胸前那抹幽邃深远的乳沟,还有
挺拔俊秀的胸脯,除此之外,方月蓉倒是尽显了一派宗师的风范。

  诸葛星和韩铁梅恍然大悟,回风散手方月蓉乃是北派武林中少有的女性高手,
虽然她的武艺恐怕是不比他们二人的师父,但相较自身,当然是远超许多。

  「久仰大名!那这位是。。。」

  青衫男子脸上微露异色,但随即便说道:

  「在下赵斐,说来惭愧,还能在江湖中成名,方才我见两位身手不凡,一时
技痒难耐,多有得罪了。」

  赵斐躬身抱拳行了半礼,韩铁梅虽心有不忿,但也只好无奈答了一声:

  「无妨。」

  方月蓉一把搂住了赵斐的左臂,笑道:

  「我们夫妇云游至此,不敢打搅了两位的正事,那遁逃之人已经被我点中了
穴道,就倒在门口。」

  夫妇,夫妇。。。

  韩铁梅咂舌忍住了笑意,怪不得赵斐方才面有难色,原来他们竟然是这种关
系。

  诸葛星倒是满不在意这些,同方赵夫妇客气几句之后,便走出门外,一把拎
起了抖筛一般打颤的那名兵丁头目,轻蔑地说道:

  「如何,我等的身手可还入得了大人的法眼?」

  「大、大大侠说,说笑了,都是自己人,自己人,没、没必要伤了和气。。。」

  韩铁梅皱着眉头说道:

  「和他废这些口水作甚?给他脖子这么划上一刀,什么麻烦都没有了。」

  「别,别!饶命,饶命啊。。。」

  滴答,滴答,诸葛星往下一看,原来这人的裤裆已经湿了。

  「噗,大人真是好胆色啊。」

  诸葛星笑着说道,他指了指楼上,继续问道:

  「我等乡野村民,可有阻碍大人办差么?」

  「哎?。。。没,没有。。。」

  「那大人脸上的浮肿是怎么回事?」

  「呃。。。是,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了,不关大侠的事。。。」

  他的手下早就四散奔逃远了,当下他独身一人,怎么敢得罪这位轻易就能捏
住自己小命的「歹人」。

  「那就好,至于大人追捕的逃犯嘛。。。我方才看得真切,那人倚仗武功负
隅顽抗,被众位大人乱刀分尸了,是也不是?」

  「啊。。。对对对,是的,是的!」

  那人明白了诸葛星的意思,回去被上司责骂总好过横尸当场,于是便扬起头
来中气十足地说道:

  「贼人已经被我等砍得无法辨认尸身,所以便随地掩埋了下,大侠,满意了
吗?」

  「嗯,不错不错,大人心思灵便,看来日后定能步步高升啊。」

  「是,是!多谢大侠提点,多谢大侠提点。。。」

  那人不住点头示意,诸葛星笑着对方月蓉说道:

  「还望方前辈。。。」

  「呵呵,好说。」

  方月蓉伸手迅疾地在他胸前几处要穴一按,那人便惊叫了一声,四肢乱甩起
来。

  「走吧,祝大人一路顺风!」

  韩铁梅笑着将这人一脚踢出了门外,那人亦是不敢多留,这就赶忙连滚带爬
地轱辘轱辘跑远了。

  刘汝松这才走上前来,笑道:

  「在下『三岩刀』刘汝松,久仰两位大名。。。」

  方月蓉早就察觉这人盯着自己邪睨了许久,于是轻轻退后半步说道:

  「嗯,刘少侠果然眼光独到呢。。。」

  刘汝松却只是厚着脸皮摸头傻笑,不去搭话。

  赵斐轻叹一声,果然如往常一样,江湖同道们一见到方月蓉,便马上忽视了
自己的存在,虽然他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失落,但他喉头的急颤还是让刘汝松看得
清清楚楚。

  一番寒暄之后,赵方夫妇便在诸葛星的隔屋住下了。

  诸葛刘韩三人则是在刘汝松的房间中继续商议着之前的话题,而南宫璇和凌
雪莲见他们三人脸色凝重,便也敢不打扰,只是安静地待在各自屋中等待。

  「。。。看来只有等莫兄清醒过来再说了,嗯,有劳大哥照看莫兄一晚。」

  眼见窗外天色低沉下来,诸葛星如此说道,而刘汝松摆了摆手,说道:

  「你我兄弟,说什么这些。」

  韩铁梅却不以为然地撅了撅嘴,朋友妻,不可戏,但是兄弟就不一样了,师
哥这人倒真是拎清楚。

  「嗯?怎么样,那人是谁,你们今天都在干些什么?」

  凌雪莲见到韩铁梅回来,便急匆匆地连珠发问,韩铁梅也只好一五一十地交
待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而隔壁屋里,南宫璇却只是安静地躺在床上,目不转睛地盯着诸葛星看来看
去。

  「。。。怎么,我的脸上是有花么?」

  正在脱着自己衣物的诸葛星挑眉问道。

  「嗯。。。相公的相貌这么俊朗,璇儿自然是想要多看几眼,不行么。。。」

  南宫璇扭了扭被轻薄被褥遮掩着的娇躯,微嗔说道,可还未等她说完,脱得
全身赤条的诸葛星便跳上了床铺,扯下了南宫璇盖着的被褥,朗声笑道:

  「我看娘子不只是想要看这个吧?嗯,你看你的衣物都已经脱好了,啊,娘
子。。。」

  「噫!相公你别。。。嗯、呀!。。。嗯。。。把、把灯吹了好不好。。。」

  南宫璇满面羞红地躲闪着诸葛星的手摸掌抚,但是自己反抗的意愿着实太过
微弱,诸葛星没怎么费劲儿,便已经骑跨在了她的肚皮上,此刻已经将她的双手
压在了耳朵两侧,所以南宫璇也就只好怯生生地央求诸葛星吹灭灯火。

  可诸葛星哪肯乖乖照做,只见他自在地摇了摇脑袋,俯身对着娇柔万千的爱
妻说道:

  「那怎么行?我就是喜欢看娘子欲拒还迎,想要却不敢要,想喊却不敢喊的
可爱模样。。。」

  说着诸葛星便一头扎在了南宫璇胸前,张开嘴巴一口咬住了南宫璇的大半颗
左乳。

  「嘻。。。啊哈哈,好痒,嗯、呀!相公。。。好坏,嗯,嗯。。。嗯~~!!!

  南宫璇又是欢喜又是生气,诸葛星对待自己的态度是越来越放肆了,要是在
以前,他是绝对不会这么火急火燎地把自己压在身下的,最少是要柔声关切一番,
才会上手乱摸的。

  可是现在,诸葛星的那根滚烫的肉棒就贴着自己的小腹,她甚至能感受到诸
葛星肉棒茎身上抽搐的筋条跳动,扑面而来的男子雄风压得南宫璇芳心乱颤,小
穴竟然就此不争气的淌出了汩汩蜜汁,两条玉筷般的修长美腿亦是慌乱无措地厮
磨拧转,乱踩乱蹬,但是转眼间,南宫璇便被乳尖上传回的酥麻刺激地语不成句,
只是一味地咿呀呻吟起来。

  「嘶溜嘶溜,嗯,又软又甜,娘子的这副奶子真是一对好酥糖呢。。。」

  诸葛星叼着南宫璇的左乳一阵吮吸之后,又歪头咬住了南宫璇的右乳。

  「啊、嗯!唔呼。。。净、净瞎说些什么,啊~~别、别。。。嗯咿——」

  南宫璇慌乱的挣扎让诸葛星更为兴奋,在他方才努力地舔舐之下,南宫璇的
两粒樱红乳头已经高高挺立起来,甚至更是硬得让南宫璇都感到有些发疼,而诸
葛星的舌头不停地绕着南宫璇挺立起来的右乳头来回挑逗,一道道从乳头上传回
的激荡电流令南宫璇的娇喘愈发地放肆起来。

  「啊哈,哈,相公,别再。。。有,有东西要。。。要。。。」

  被刘汝松喂过催情迷药的南宫璇乳房本就处在一种不住颤动的泌乳境地,此
时又遭到诸葛星连续不断的刺激,南宫璇便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热浪正在慢慢地
从她的沉甸乳肉中散发出来,一股股的缓缓在往乳头汇聚。

  诸葛星并没有理会南宫璇的呼喊,反倒舔舐地更为卖力,于是很快他便发现
了,南宫璇的胸口起伏的频率陡然提升了不少,正当他要抬头离开南宫璇的双峰,
张口询问之时,一股略带浑浊腥气的甘甜液体在他的口中蔓延开来。

  「嘶溜,嘶溜,咕噜——啊,娘子,真甜啊。。。」

  诸葛星快活地将口中的奶水一饮而尽,接着抬手一擦嘴巴,笑着说道。

  「嗯。。。不要,不要说了,羞死人了。。。啊!」

  南宫璇见诸葛星放开了自己,便连忙用手捂住了脸颊,却不料诸葛星伸手便
用食指和拇指捏住她的两粒乳头,然后就是一阵急促地搓扭,噗呲,噗呲,南宫
璇敏感的乳房登时高高滋出了两道淡白色的细长水柱,足足喷起了半尺余高,飞
溅的乳汁星星点点地洒在了南宫璇的两弯手臂和战栗的双乳上。

  「哦,真是可惜,待为夫好好帮娘子清理一番。。。」

  「不、别,嗬、嗬。。。嗯——!」

  诸葛星不顾南宫璇的反对,一口将他的嘴唇贴在了南宫璇的左乳面上亲吻起
来,又湿又热的嘴唇烫得周身已经敏感起来的南宫璇娇躯一阵痉挛弓起,原本捂
着脸颊的双手也自然地越过了她的头顶,死死地抓住了枕后的被单无助地拉扯起
来。

  「哈,哈。。。赫,哈哈。。。嗯。。。哦!怎、怎么也不说、说一声,就
插进来了,嗯、啊!」

  「嘿,嘿,娘子不喜欢么?那你的、小穴怎么,湿成这个样子了?」

  诸葛星翻身坐起,将自己已经雀跃许久的肉棒直直捅进了南宫璇的蜜穴里面,
只听得噗呲一声,在南宫璇翻涌的蜜汁润滑之下,诸葛星的肉棒轻易地便挤入了
南宫璇的穴口,接着便畅通无阻地在她的小穴中进进出出,大力地反复抽插起来。

  「啊,啊!嗯。。。嗯。。。」

  樱唇紧抿,美目紧闭的南宫璇摇动着脑袋想要否认,可是诸葛星却又更进一
步地把住了她的膝盖,呼啦一下便将她的两条美腿高高举了起来,顺势搭在了自
己的肩上。

  「等、等一下,这么一来,会,会。。。」

  南宫璇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因为这个羞人的姿势是她最受不得的那种,单单
只是被人摆成这般模样,她的小腹就已经开始颤抖了,再被轻轻戳上几下,南宫
璇的理智就会彻底地混乱起来。

  「啊——咿咿,咿咿!!!!」

  诸葛星如同泰山压顶一般地向前躺了下来,将南宫璇的两条美腿压在了她的
双峰上不说,诸葛星的粗黑肉棒也就此猛烈地顶到了她小穴的最深处,啪嗒啪嗒
地撞击着南宫璇的子宫颈口,登时便将南宫璇戳得魂飞魄散,意识全无。

  而诸葛星知道,自己和妻子都是习武之人,尤其是南宫璇,身体的各处筋条
早就拉伸好了,绝对不会受到什么伤害,此刻南宫璇贴在诸葛星胸前的两条美腿
自然是绷得又直又硬,但她小腿肚上的赘肉却令诸葛星颇为受用,于是诸葛星双
手扶在南宫璇娇躯两侧,晃动了一下身子试探之后,便将腰肢奋力一挺,将肉棒
完全没入了南宫璇噗呲噗呲冒着淫水的蜜穴里面。

  「啊、啊。。。咕嗯——啊~~~嗬、嗬嗬!嗯啊!!!」

  听着隔壁房间传来的声响,解下衣裳,静静地躺在床上的方月蓉春情亦是一
阵萌动,羞红飞快地涌上了双颊,而她的玉手也早已搭在了赵斐的肩头,于是她
轻声说道:

  「斐儿,夜深了。。。咱们。。。」

  「嗯。」

  赵斐伸手自然地将方月蓉的手掌拂下,然后自顾自地合上了双眼。

  方月蓉美丽丰满的嘴唇扭曲了一下,随即发出了一声轻微至极的叹息,而后
便跟着躺在了赵斐的背后,轻声说道:

  「。。。歇息吧。」

  嘀嗒,方月蓉的枕巾上晕开了一层淡淡的水渍,赵斐控制着自己的肌肉,总
算是装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他们二人原本是师徒,后来却做了夫妻。

  可对于一心出人头地,想要在武林中扬名立万的赵斐来说,方月蓉逐渐变成
了一种难以忍受的存在,她的身体是那么的火热,技艺是那么的娴熟,武功又是
那么的高强,一开始赵斐还能勉力支撑,但不知何时起,他对方月蓉便没了男性
应有的反应。

  方月蓉又何尝不知道赵斐的远大抱负,一开始她只是当赵斐是个热情求进的
徒儿,可师徒教授之中,免不了一番肢体接触,还要不时沟通心得,最终,他们
还有了夫妻之实。

  她记得赵斐一开始是多么的冲动,热情,但是如今,两人之间却只剩下了一
阵冰凉、冷寂。

  白天,他们是人人艳羡的恩爱侠侣,夜晚,他们却成了同床异梦的陌路人。

  一夜无话。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xiaoyuan/79898/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