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青春校园

【母上攻略】2.6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竹影随行
2020.3.6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第一会所
10185

  2.6

  回到家里,妈妈将包放在茶几上,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什么也不说,什
么也不管了。老爸赶紧张罗起来,对安诺说:「北北住校,平时也不在家,你就
先住北北那屋吧。」

  我将安诺背到了北北的房间里,安诺环视一圈,怯生生的问了句:「我住北
北的房间,她会不会不高兴呀?」

  我帮着收拾了一下房间,随口说道:「反正她平时也不在家,你管她高兴不
高兴呀。」

  老爸说:「你就别操心这么些了,把这儿当自己家,安心住着就行了。」

  妈妈站在门口,冷不丁的说了句:「是呀,你本来就是你爸的亲生女儿嘛,
这儿就是你的家。」

  老爸回头瞧了一眼,妈妈瞪着他,似笑非笑的说:「你看我干嘛,我说的不
对呀?」

  老爸咂咂嘴,叹了口气,没敢搭腔。

  将安诺安顿好后,我们一起离开了房间,老爸小声对妈妈说:「这孩子怎么
说也是……小小年纪,怪可怜的,你对她……能不能温柔一点。」

  妈妈哼的一声,笑道:「我对她哪儿不温柔了,我这不是还琢磨着,下午去
买点排骨,给她补一补呢。」

  老爸长叹一口气,摇了摇头。妈妈嗤笑道:「你叹什么气呀?你都把你小女
儿接回来了,阖家团圆,你多幸福美满呀。」

  「行行行,我不跟你说,我说不过你。」老爸连连摆手,逃到了一边。

  妈妈扭头看着我,冷声问道:「你还在这儿干什么呀?还不去上学!」

  「哦~ !忘了,还要上学呢。这就走,这就走。」我赶紧拿起书包往外走。

  我一路上就琢磨着整件事的经过,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原以为安诺这么做是
为了接近我,想要我来照顾她,没想到费了这么大劲,是想要住进家里来呀。

  不过仔细想想,这丫头也是够可以的,为了达到目的,竟然对自己下这么狠
的手,当真是恐怖如斯。

  晚上放学回到家里,进门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肉香味,进厨房一看,妈妈果然
炖了排骨汤,我忍不住笑了笑。

  妈妈瞪了我一眼:「笑什么笑?」

  我赶紧解释:「我不是笑您。我就是觉着,您表面上看着冷冰冰、硬邦邦的,
心还是软的。」

  妈妈斜乜着我:「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我这是在夸您呢。在您坚硬如铁的外壳下,有一颗柔软而善良的内心。」

  「少跟我这儿耍贫嘴。我还没问你呢,你到底怎么跟她搅和在一起的?」

  「不是都跟您说了嘛,我在公交车上被她陷害,您还把我当成摸人大腿的变
态了。后来又碰了几次面,一来二去也算是认识了。不过我当时真的不知道她是
我同父异母的亲妹妹啊。」

  沉默半晌后,妈妈低声说了句:「你爸这人,真可恶。」

  我赶忙附和:「对,就我爸最可恶了,所有的事儿都怪他。」

  「你也是!」妈妈瞪了我一眼,气道:「我现在看见你就烦。要不是你快高
考了,真恨不得把你赶出家门。」

  我不知道妈妈是不是又想起那件烦心事儿了,反正此地不宜久留,夸了两句
真香之后便溜之大吉了。

  我来到北北的房间里,安诺正坐在床上,低头玩着手机,见我进来,抬头瞧
了一眼,随口说了句:「哥哥回来啦~ !欢迎回家。」

  我不由得笑道:「你倒是适应的挺快的,这么快就把这儿当自己的家了啊。」

  「这本来就是我爸爸的家。」

  我在她的身旁坐了下来,说道:「你先别玩了,跟你说点正事儿。」

  安诺犹豫了一下,将手机放到床上,扭头看着我,微笑着说:「哥哥有什么
事,你说吧。」

  我挠了挠头,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对她说:「我妈这人吧,看起来冷冰冰
的,不近人情,其实心挺软的。主要是,谁遇见这种事儿,心里都不好受,我就
是说啊……我妈要是给你脸色看了,你也别在意,她也不知针对你,她就是气我
爸。」

  「我明白。」安诺乖巧的点了点头。

  「另外呢,就是这个……我承认,你比我聪明。我佩服你,佩服的五体投地。」
说着,我双手合十,对着她拜了拜。

  安诺眨巴着眼睛,一脸茫然的问道:「什么意思呀?」

  「哎呀,你就别谦虚了。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我殷切的笑
着说:「我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下,你看啊,你已经如愿以偿的搬到家里来了,名
义上是让你在这儿养伤的,实际上也不可能再把你赶走了。」

  「为什么呀?」安诺歪着小脑袋,问了句。

  「这还用问呀?你妈和你原来的那个爸爸都没啦,你那个奶奶和大伯,也不
是亲的,而且对你又不好。现在跟你有血缘关系的亲人,都在这个家里了。你年
龄还这么小,我妈就算再不喜欢你,也不能把你赶出去吧。」

  她看着我,一言不发,像是在等我继续往下说。

  「所以啊,你既然已经搬到家里来了,也算是家里的一员了,你能不能…
…能不能稍微珍惜一下眼前的幸福?」

  安诺歪着头,一脸茫然地看着我。

  「我知道你听得懂,我就想拜托你啊,能不能把你的心眼收一下,别用在自
己家人身上,尤其是我妈。」

  我看着她,她看着我,沉默良久,她点了点头,说:「我明白啦。」

  「你真明白了?」

  「嗯,你让我别招惹你妈,是吧?」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我妈最近受到的打击太多了,你千万别去惹她。」

  「我哪儿敢呀。」安诺低头着头,扭扭捏捏的说:「我本来就是一外人,哪
儿敢惹女主人呀。」

  「嗯……」我欣慰的点了点头,随即猛地想起,叮嘱道:「还有,你千万别
让家里人知道咱们俩的事儿啊。」

  「啊?什么事儿啊?」

  「你明知故问。」

  「哦……」安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是你干我的事儿啊。」

  「嘘~ !小声点。」我打了个噤声,然后压低了声音,对她说:「千万别跟
其他人说,要让家里人知道,我就完蛋了。」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完蛋的。」安诺笑嘻嘻的看着我,然后两手合在一起,
比了个心形,说了句:「喜欢你哦。」

  我左手扶额,无奈的叹了口气。

  等老爸下班回来,终于可以开饭了,我扶着安诺坐到了座位上。妈妈从厨房
里出来,见我和老爸一个个跟个大爷似的坐在那儿,气不打一处来,解开围裙,
用力摔到了茶几上。

  我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嘟囔着:「端饭,端饭。」低着头蹿进了厨房
里。

  将炖好的排骨汤端了上来,一人舀了一碗。老爸笑着说:「诺诺,这是阿姨
特意给你熬的。你尝尝,阿姨的手艺特别好。」

  安诺抿了一口,笑着说:「真好喝。阿姨,谢谢您。」

  妈妈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没有吭声。

  老爸笑着说:「好喝就多喝点。」

  我见妈妈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便劝道:「妈,您也喝点啊。」

  妈妈瞥了我一眼,不冷不热的说了句:「没胃口。」

  「您大病初愈,也需要补补身子呀。」

  「吃你的饭吧,哪儿那么多话。」

  本来想献殷勤,结果马屁拍到了马腿上。我自讨了个没趣,闭嘴喝汤。

  老爸见安诺只顾喝汤,便柔声劝道:「别光喝汤呀,吃点排骨。」一边说着,
一边把自己碗里的排骨夹到她的碗里。

  安诺吃了一口排骨,好像瞬间石化了一样,僵在那里,半晌后,一声抽泣,
眼泪吧嗒吧的掉了下来。

  我和爸妈都愣了,疑惑的望着她。

  老爸关切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腿疼了?」

  安诺眼圈红红的,咬着下唇,抽泣着说道:「我想我妈了。以前她也经常啊
炖排骨给我吃。」

  爸妈对视了一眼,相顾无言。

  安诺抬起头来,带着眼泪,强颜欢笑道:「阿姨,您炖的比我妈炖的好吃。」

  妈妈盯着她瞧了片刻,拿起汤勺,面无表情的往她碗里舀了几块排骨。

  我在一旁斜眼旁观,心中佩服不已,要是我能有她这本事,从小到大得少挨
多少顿打呀。

  眼看大家都快吃完了,妈妈还是坐在那里,皱着眉头,一脸愁容,面前的排
骨汤一口也没动。我有些疑惑,关切的问道:「妈,您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呀?」

  妈妈扭头看着我,我被她盯的有些发毛了。片刻后,妈妈端起碗来,刚要喝
汤,突然脸色一变,放下碗筷飞快的跑到卫生间,一阵呕吐。

  我和老爸对望一眼,沉寂片刻,老爸放下碗筷,走到了卫生间,我随后跟了
过去。

  只见妈妈趴在洗手台旁,脸色有些难看,老爸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柔声问
道:「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吐了?是不是又闹胃病了?」

  妈妈有气无力的说:「可能是吧,最近总不舒服。」

  「那要不要陪你去医院看看。」

  「不用。你们别管我,赶紧吃饭去吧。」

  「你真没事儿啊?」

  「真没事儿。」

  老爸出了卫生间,我又凑了过去,想要替妈妈拍拍背,妈妈扭头瞪了我一眼,
冷冷的说了声:「滚。」吓得我浑身一哆嗦,麻溜的滚了出去。

  妈妈现在真是喜怒无常,刚刚还能谈笑风生,扭脸就变成了冷若冰霜。看来
我们母子俩的隔阂,一时半会儿也是解不开了。

  妈妈从卫生间出来之后,没有再回饭桌,直接将自己关进了卧室里。餐桌上
一阵沉寂,老爸干咳两声,打破了尴尬,说道:「赶紧吃。小东,吃完了饭,赶
紧回屋学习去。」

  安诺望着爸妈的卧室房门,像是陷入倒了沉思。我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问
道:「你发什么呆呢?」

  安诺这才缓过神来,笑了笑:「没有,我在担心阿姨的健康。」

  是啊,我也担心妈妈的身体健康,吃完饭后,回到卧室里,怎么也安不下心
来。老爸饭后接了个电话出门去了,我琢磨来琢磨去,还是壮着胆子推开了爸妈
的卧室房门。

  妈妈背对着房门,侧身躺在床上。我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探头看了一眼,
发现妈妈睁着眼睛,并未睡去,只是目光有些呆滞,瞧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我轻声问道:「妈,您怎么了?」

  「出去。」妈妈冷冷地回了句。

  「妈,您晚饭一口也没吃,您想吃点什么……」

  话还没说完,妈妈又是冷冰冰的说了:「我让你出去。」

  我不敢再多嘴,出了房间。站在门外思索片刻,迈步走到厨房里,开火做水,
打算给妈妈熬一些小米粥。

  我以前是没有下过厨房的,自从上个月妈妈离家出走后,跟着老爸学了一些
厨艺,自我感觉还是可以的。

  当我端着熬好的小米粥回到卧室时,妈妈从床上坐了起来,手抵着额头,头
发凌乱,一脸的憔悴。她见我进来,双手端着碗粥,有些意外。

  小米粥刚出锅,有些烫,但我不敢松手,也不敢走得太快,生怕撒了出来。
小心翼翼的放在妈妈面前的床头柜上,然后用力吹着烫的通红的手指。

  妈妈看了一眼面前的小米粥,又抬头向我望来,问了句:「你熬的?」

  我结结巴巴的解释:「我听老爸说,您胃不好时,经常喝粥。我……我跟我
爸学的,第一次动手熬,也……也不知道怎么样。我特意给您放了些红枣。」

  沉寂片刻,妈妈拿起勺子,吹了吹气,慢慢的抿了一小口。

  我盯着妈妈精致的面庞,紧张兮兮的问道:「感觉……味道怎么样?」

  「第一次熬?」妈妈反问道。

  「也不算是第一次吧,跟着老爸熬过。但是我自己操作,这还是第一次。怎
么样啊?还行吧?」

  「还行。」妈妈点了点头,随即嗤笑道:「将来要是考不上大学,还能出去
卖早餐。」

  我挠了挠头,苦笑道:「您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损我呢。」

  「随便你怎么想吧。」妈妈一勺一勺的喝起了米粥。片刻后,她用余光瞄了
我一眼,问道:「你还在这儿干什么呀?还有什么事儿吗?」

  我憨笑道:「没事儿啊,就是……看您吃饭。」

  妈妈哼的一声:「吃饭有什么好看的。」

  「您身体不好,我这不是关心您嘛。」

  「你关心我,我身体就好了?」

  「那也说不准,有人关心您,您心情一好,说不定身体就好了。」

  妈妈白了我一眼:「我还关心你学习呢,你学习成绩好了吗?」

  「嗯……您要是再多关心一点,说不定就好了。」

  妈妈眉头一皱,不耐烦的说:「行啦!怎么这么烦呀。你在这儿嘚不嘚嘚不
嘚的,我更没胃口了。」

  「那行吧,您慢点吃,锅里还有。我回屋看书去啦。」

  「赶紧走吧。真烦。」

  离开房间后,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犹豫了一下,转进了北北的卧室。

  安诺正坐在书桌前看书,见我进来,笑着喊了声:「哥。」

  我假装闲来无事的样子,在房间里左看看右瞅瞅,安诺忍不住问道:「有什
么事儿吗?」

  我随口说道:「没有,我就是来看看你。」

  「哦~ !」安诺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被她瞧的浑身不自在,问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啊?」

  「哥,你是不是想要那个了?」她笑嘻嘻的举起右手,做了个上下撸动的姿
势。

  我对她这种态度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也没理她,在她身后的床边坐了下来,
说道:「嗯……诺诺啊,你看咱俩的关系怎么样啊?」

  「挺好的啊。」

  我试探着问道:「那你是不是应该……把那段视频删了啊?」

  「什么视频?」安诺眨着眼睛,一脸茫然的表情。

  我很确定她是在装蒜,但依旧心平气和的说:「就是那天在你家里,咱们那
什么的那段视频。」

  安诺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哦,你说的是,你强奸我的那段视频啊。」

  我本能的向后看了一眼,然后压低了声音说:「怎么还说这种话呀,你也住
进家里来了,我也当你是我的妹妹了,咱们应该坦诚面对彼此了吧。」

  安诺低着头,表情扭捏的说:「你当时干人家的时候,怎么没把人家当成你
的妹妹呀。」

  「我当时不知道你是我的妹妹,如果我知道你是我妹,打死我也不干。」

  「可人家假装北北,你兴奋地跟什么似的。嗯……那你的意思就是,你想干
北北,不像干诺诺。」

  「我谁都不想干!」我已经快被她给气晕了,干脆威胁道:「你赶紧把视频
给我交出来,不然我对你……对你不客气了。」

  「你想怎样?」

  「我……」想了半天,还真没办法把她怎样,最后一咬牙:「我不理你了。」

  「哎呀,我好怕呀~ !哥哥千万不要不理我。」安诺装出一副十分害怕的样
子,但实在太夸张了,一看就是装的,而且是故意装的,这就更气人了。

  一时半会儿也拿她没有办法,我只能赌气的离开了房间,临出门前,还听见
她在身后嘲讽似的笑道:「哥哥,常来玩儿呀。」

  第二天我早早的就醒了,意外的发现,安诺比我起得还早,而且还在厨房里
忙碌着。看着锅里热腾腾的八宝粥,我将信将疑的问道:「这是你做的?」

  「是啊,没想到吧。」

  倒也没啥想不到的,生活环境所致,小丫头要比一般人独立的多。

  「你又不不用上学,起那么早干什么,还拄着拐来做早餐,你是想表现给谁
看呀?」

  「当然是表现给你妈看呀。」安诺笑着对我说:「我是在讨好你妈,看不出
来呀。」

  「嗯,看得出来。」我又锅里瞧了一眼,手艺比我强多了,我顶多就会熬过
小米粥、糯米粥什么的,八宝粥这种复杂的东西,我可熬不出来。

  安诺突然噗嗤一笑,我纳闷的问道:「你笑什么?」

  安诺忍者笑说:「你看我像不像刚过门的小媳妇,在努力的讨好婆婆。」

  我翻了个白眼,苦笑道:「你哪儿像小媳妇,你简直就是我二妈。」

  妈妈身体还是不舒服,没有出来吃饭,老爸倒是对安诺的手艺称赞不已。私
下里我揶揄她:「得,马屁没有拍成,白起那么早了。」

  安诺满不在乎的说:「明天我还起,只要持之以恒,马屁总能拍到的。」

  前几天英语小考,成绩下来了,考的不错,放学回家想要给妈妈展示一下,
结果到家之后,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妈妈。

  安诺在房间里玩手机,我问她,她说不知道。就在我想着要不要给妈妈打个
电话时,妈妈回来了,而且她的脸色不太好,面如寒霜,周身撒发着凉意。

  我一见这情形,感觉还是不惹为妙,转身就要回屋。妈妈将手里的包包用力
摔到茶几上,低吼一声:「你给我过来。」

  我颤巍巍的走了过去,不等老妈开口,抢先报功:「妈,这次英语考得不错,
都是您教的……」

  话刚说到一半,妈妈抬起手来,对着我的左脸狠狠地抽了一巴掌,声音清脆,
脸上火辣辣的疼。

  我呆愣愣的看着妈妈,不敢说话也不敢逃,对于她的无名邪火感觉有些茫然。

  妈妈脸色铁青,胸口剧烈起伏,用力的喷着鼻息,雪白的脖颈上青筋绷起,
显然是在紧咬着牙关,愤怒到了极点,抬手又是一巴掌。

  「妈……」我捂着脸,委屈巴巴的看着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妈妈似乎还不解气,竟然从卧室里找出一条老爸的皮带,对着我就是一顿很
抽。这玩意儿可比巴掌厉害多了,抽在身上那是震天的响,隔着衣服都是火辣辣
的疼,每挨一下,就跟掉了一层皮似的。

  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发这么大火,但我了解妈妈的脾气,这时候千万不能硬
扛,也不能躲,一定要求饶,喊的越凄惨效果越好,只要妈妈心软了,那就没事
儿了。

  这可是我为子十八年总结出来的经验,不过今天这套经验好像失灵了,不管
我怎么求饶,妈妈始终不为所动,越抽越狠。这时候老爸又不在家,也没人拦着,
我只能蹲下身子,双手抱头,硬扛下来。

  妈妈足足抽了我五六分钟,这才停下手来,将手里的皮带往我用力一丢,转
身回屋去了。

  我感觉自己已经是遍体鳞伤、血肉模糊了,坐在地上呻吟不止,缓了将近十
分钟,这才站起来,一瘸一拐的往爸妈卧室里走,无意中发现,北北卧室房门开
了一条缝,安诺正扒头往外看呢。

  我没好气的说:「我被打成这样,你也不出来拦着点。」

  安诺笑着说:「我又没那么笨,引火烧身。」说完,把门关上了。

  我哭笑不得的叹了口气,推门走了进去。

  妈妈坐在梳妆台前,手抵额头,双目紧闭,脸上怒容未消,且带着一丝忧愁。
我凑了过去,小声问了句:「妈,您的气儿消了吗?」

  「滚。」妈妈冷冰冰的回了句。

  「妈,您打也打了。我有什么错,我改还不行嘛?」我紧皱眉头,可怜巴巴
的说着。

  「我让你滚!」

  换做平时,我早就开溜了,但今天的状况明显有所不同,隐隐的感到,应该
是和那天晚上的事情有关。

  我慢慢的跪在了妈妈的腿边,低声说道:「妈,我真不知道我哪儿又惹您生
气了。您告诉我,我改,我一定改!」一边说着,一边去抓妈妈放在腿上的手,
哪知刚一碰到,妈妈就像触电一般,猛地抽了回来。

  半晌过后,妈妈缓缓睁开了眼睛,双目无神的盯着我,叹息道:「你改…
…你改的了吗?」

  我用力点头:「我能我能,我一定能改。」

  妈妈重新将眼闭上,唉声叹气了许久,说了句:「你说我生你干什么呀?」

  「您生我……能逗您开心呀。还有,还能当出气筒使。您不是说以前跟老爸
吵架了,打我一顿出出气就好了。您打您打,您要不高兴了,您随便打。」我抓
住妈妈的手,使劲的往我脸上抽。

  妈妈用力挣脱开来,长叹一口气:「说什么都晚了。算了,你回屋学习去吧。」

  「您现在这个样子,我哪儿还有心思学习呀。我就在这儿跪着,您要还有气
儿,您可以打我,您要气儿不顺,您可以骂我。」

  妈妈又是一声叹息,将头转到了一旁。

  房间里陷入倒了沉寂之中,我在心里琢磨着妈妈生气的理由,想着最近老老
实实的,没烦什么事儿啊,她这邪火来的有点莫名其妙啊,从小到大,从来没有
打我这么狠过。

  沉默片刻,我小声问了句:「妈,您胃好点了没?」

  妈妈没有回应。

  「妈,我要不给您熬点粥去?」

  还是没有回应。

  「妈,您说句话,您让我干什么都行。」我一边说着,一边再次伸手去抓妈
妈的手,却被妈妈用力一挥,不小心打到了脸上的淤痕处。

  「嘶~ !」

  那是刚刚妈妈皮带抽过淤痕,轻轻一碰就火烧似的疼,我忍不住呻吟出声。

  妈妈下意识的回头看了我一眼,也许是我的样子实在太过卑微可怜又无助了,
她竟然伸手过来,在我脸上轻轻抚摸了一下,冷冰冰的问了句:「疼不?」

  这时候就该装可怜了,不疼也得喊疼,皱着眉头说:「疼得要命,您下手可
是够狠的。」

  妈妈将手收了回去,有气无力地说道:「行了,你赶紧回屋看书去吧。」

  「那不行,您要还生气,我就没法看书。唉,对了,我小时候,您一不高兴,
我就倒立给您看,您就乐的不行了。」说罢,我从地上爬了起来,身子向前一翻,
双手着地,倒立了起来。

  「妈,您看。您快看呀。」我炫耀的在卧室里挪动了起来。

  妈妈眉头紧蹙,几次张口都没说出话来,感觉烦得不行,脸上表情一言难尽。

  我见光倒立已经不行了,想了想,说:「那我倒立着给您唱首歌吧。世上只
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哎呀~ !」

  我一边唱一遍倒立着挪动,结果一不小心拿脸撞到了床脚,疼得我一声大叫,
一下子摔了过去。妈妈被我的狼狈样逗得『噗嗤』一声乐了出来,我疼的眼泪都
出来了,但还是用手捂着脸,强颜欢笑道:「妈,这下您可开心了吧。哈哈…
…哎呦,疼死我了。」

  妈妈重新板起脸来,叹了口气:「你能不能出去,让我安静一会儿。」

  妈妈都已经笑出声来了,说明她坚硬的外壳已经裂开了一条缝,再闹下去恐
怕就是适得其反了。我从地上爬了起来,低着头说:「妈,那您好好休息,我回
屋学习去了。」临出门前不忘回头说一句:「妈,这次我英语考得真的不错。」

  妈妈将脸转到了一旁,没有理会我,也看不出是否还在生气。

  老爸回来之后,见我浑身是伤,一问之下,才知是被妈妈打的,有些惊愕,
质问妈妈原因,妈妈死活就是不肯开口,反倒是我这个受害者在一旁不停的劝慰
老爸。至于妈妈为什么生气,她不说,我们也无从知晓。

  第二天清晨,安诺又早早地起来做饭,而且还变了花样,跟昨天的不一样了。
妈妈可能有事需要外出,随便吃了两口,六点半不到就要出门了。

  妈妈从玄关衣架上取下外套,刚准备穿在身上的时候,从口袋里掉出一根白
色塑料棒,她赶紧捡了起来,并回头瞧了我们一眼,然后便急匆匆的出了家门。

  我是没当回事儿,安诺却问了句:「刚才你妈掉了什么东西?」

  「我怎么知道。」我瞥了她一眼:「你管这么多事儿干什么。」

  安诺耸了耸肩,没有说话。

  妈妈出去之后,数日未归,听老爸说是公司有事,临时出差去了。到了星期
五下午,我放学回家,一开门就见到北北坐在沙发上,先是一愣,才想起今天学
校放假。

  但见她双手抱在胸前,一副气鼓鼓的小模样,约莫着猜出她为什么生气,但
还是忍不住笑着问道:「怎么了?腮帮子鼓的跟气球似的。」

  北北坐直了身子,指着自己的房间,气哼哼问道:「她是谁?她为什么在我
房间里?」

  我犹豫了一下,反问道:「爸妈都没跟你说吗?」

  「我打妈妈的手机,她关机。给老爸发信息,又不回。」北北瞪着我,又问
一遍:「她到底是谁呀?」

  「她是……怎么跟你说呢?」

  「她到底是谁呀?为什么睡在我的房间里?」北北哼哼唧唧的,急得直跺脚,

  我扭头朝她房间看了一眼,房门紧闭,也不知道安诺在不在里面。沉思片刻,
反问道:「她怎么跟你说的?」

  「她说她是我的妹妹,我是她的姐姐。我以为是咱们家亲戚呢,她说亲的!」
北北皱着眉,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她……」我嘿嘿傻笑:「其实她说的也没错。」

  「什么意思?」北北瞪着我。

  「这事儿该让老爸给你解释。」

  说完,我转身要回屋,北北两步上前,一把拽住我的胳膊,瞪着我说:「我
不,我就听你的解释。」

  「你不都知道啦,她是你的妹妹,亲妹妹,你是她姐姐,亲姐姐。」

  「可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你想急死我呀。」

  我搂着她的肩膀,走到了一旁,低声对她说:「几个月前,我说老爸跟一个
小女生一起逛街,这事儿你还记得不?」

  「记得啊。」北北点了点头。

  「后来我跟你说,我被一个小女生陷害,你还记得吗?」

  「记得啊。」

  「就是她。」

  「就是她?」北北眼睛睁得大大的。

  「她是咱爸的私生女,叫安诺。不对,应该叫凌诺。嗯……叫凌小诺?」

  「谁管她叫什么名字呀!她怎么就成了咱爸的私生女了?」

  「这事儿解释起来,那话就长了,具体你问咱爸吧。不过她小时候过得挺可
怜的,你是当姐姐的,能让着她就让着她点。」想了想,又提醒她道:「不过她
心眼挺多的,你也得防着她点。」

  我往卧室走,北北追在我的身后问:「你到底什么意思呀?你跟我说清楚呀。」

  就在这时,北北卧室的房门开了,安诺拄着拐从里面走了出来,见到我后,
笑着说道:「哥,你回来啦。」

  我还没有说话,北北忽然挡在我的面前,气鼓鼓的瞪着她:「谁是你哥?你
凭什么叫他哥。」

  安诺笑呵呵地说:「他比我大,我当然要叫他哥,难不成要叫他弟弟啊?是
吧,姐姐。」

  「我才不是你姐呢。」北北声音微颤,竟然带了些哭腔。

  我想她可能是一时之间难以接受现实,不过这事儿放谁身上,谁都得蒙。我
赶忙拍着她的肩膀,劝道:「你先消消气,捋一捋你的思维。咱妈都已经接受现
实了。」

  「咱妈也知道了?」

  「当然知道了。」

  北北双手叉腰,瞪着我说:「合着你们都知道,就瞒我一人。」

  「也不是故意瞒你,你又不在家。」

  「那咱妈也认她了?」

  「也不能说是认她了,就是她腿给摔伤了,又没人照顾,先接到家里来了。
不过咱妈那脾气性格你也了解,刀子嘴,豆腐心。嗯……怎么说呢?她毕竟是咱
爸的亲闺女。」

  「她凭什么住在我屋里呀。」

  「那她总不能住我屋里吧。」我笑笑着说:「你不是没在嘛,房间空着也是
空着。」

  北北气鼓鼓的说:「那我回来了,你让她搬出去。」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那你让她搬到哪儿个屋啊?总不能让她睡到客厅里吧。」

  「那我不管!」北北哼的一声,双手抱胸,小脸一仰。

  我想了想,搂住她的肩膀往一旁走,她倔强的不肯动,最后被我硬给拖走了。
我撩起衣袖,将那天被妈妈毒打留下的淤痕展示给她看。

  北北问道:「怎么回事,你又挨打了?」

  「可不是。」

  北北摸了一下,惊叹道:「这打的可不轻呀,你犯了什么事儿呀,这么打你。」

  我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地说道:「我一开始也跟你一样,死活不肯认她。
咱妈说我不懂事儿,我就跟她顶嘴,咱妈就急了,拿着腰带抽我。」

  「啊?不会吧?」北北将信将疑的看着我。

  「什么叫不会吧,伤还在这儿呢。可不止这一处,还有这儿,这儿,还有脸
上,你看看,这皮带抽的。」我掀开衣服,来回给她展示。

  「不至于吧,下手这么狠?」

  我继续忽悠她:「所以我说啊,你还是早点认清现实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北北不再说话,我在她肩头轻轻拍了拍,让她好自为之,然后便往卧室走去。
经过安诺身旁时,她对我甜甜一笑,我停下来想对她说点什么,犹豫了一下,还
是算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xiaoyuan/79586/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