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青春校园

迷宫都市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第一章 回收

  昏暗的地下迷宫内,错综複杂的交叉路口处布满了早已凝固为暗色的血迹,

断剑破盾零零散散的洒落在周围,鸦雀无声,只有墻壁上还在燃烧的烛火发散出

微弱的橘色光芒,空气中的血腥味久久不能散去。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阵不缓不急

的微弱脚步,隐隐有一个人形缓步踏来。不一会,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当微弱的

烛火光芒被阻断时,只能看到一个黑纱遮面的人影。

  「就是这里。」

  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一般,他蹲下身从腰间拔出匕首,看似随意的划拉两下却

是解除了似乎是魔物布置的陷阱。

  回收对象应该就在附近,只是不知道是死还是活。

  果然,再往前走不远,一阵阵微弱的喘息声传来,那不是人类的喘息。他没

有停下脚步,径直向着声源而去,不一会,凭借异于常人的夜视能力,他看清了

前方的景象。

  一只有半人高的绿皮怪物正趴在一幅躯体之上飞快的耸动,丑陋且布满疙瘩

的面部兴奋异常,稀稀拉拉的口水不停的滴落在它身下的躯体上。奇怪的是他明

明感觉到了那个人还活着的气息,但是她居然没有发出一声悲鸣。算了,这和我

有什麽关系。视线转到一旁,还有一具躯体,是个男人,被砍断了右臂,致命伤

在腹部,还好内脏流出的不多,不然回收起来又会变的很麻烦。

  在确定了环境和目标之后,他竟然就这麽大大咧咧的走到那具尸体旁,完全

无视了一边还在拼命耸动下体的怪物和那位可怜的小姐,而那绿皮居然也无视了

他!

  掏出专门的黑色口袋,小心翼翼的将尸体装进,扛在肩上,正準备返回时,

恰好对上了正被侮辱的那双透出异样光芒的双眼。

  似乎是在考虑什麽,最终,他拔出匕首,扔到了地上,然后就像什麽都没看

到一样,迈着依然不缓不急的脚步越行越远,再一次,这密闭的一角又只剩下越

来越粗的喘息声,还伴随着利刃划破肌肤的声音……

  当前方出现了一丝光亮,扛着黑色布袋的男人轻呼一口气,又完成一次回收

任务,今天晚上看来能吃一顿好的了,也许还可以来一大杯啤酒,心里这麽想着,

脚步也不自觉的开始加快,当耀眼的光芒一瞬间射入没有被面罩遮挡的双眼,下

意识的擡起空閑的左手遮在额头,那是一双金色的瞳孔。

  我又出来了。

  迷宫之外,原本喧嚣的冒险者们看到这个人后,一瞬间噤若寒蝉,整整齐齐

的让开了一条通道,但他们的眼中并不是尊敬,而是充满了鄙夷与不屑,甚至有

些人故意的大声唾两口。

  「是回收者。」

  「回收者!」

  「真他妈的晦气,呸!」

  「不去了不去了,碰见这种人怎麽可能会有好运气!」

  可能是习惯了,他无视了周围的一切言论,确定肩上的黑色口袋不会掉落之

后,慢慢的向着工会走去,这时也看清了他到底是什麽样的人。

  一身略显厚重的黑色外套连带着兜帽,身体左侧垂下一条蓝色的绥带,上面

画着一把剑和玫瑰,那是工会的标誌,腰间黑色的皮带左右挂满了药剂和卷轴,

就连黑色马裤上都挂着两把匕首和很多飞刀,同样黑色的长靴上沾着一些凝固的

血迹。就是这样一个人穿过人群,孤独的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只是他没注意,

或许是习惯了不去注意,密集的人群中有一个人的视线始终在他的身上。

  进入城镇,选择了行人最少的道路,轻车熟路的左拐右拐,不一会,一幢稍

显华丽的三层建筑出现在眼前,踏上大理石阶梯,推开结实的大门,受付小姐的

台前排着长长的人龙,但当他站在队伍末尾,前面的冒险者们纷纷惶恐的离开了,

就像在躲避什麽瘟疫一般,这也到好,没一会他便来到了前台。

  「啊!小齐格!」一声欣喜的声音传来。

  穿成这样你都能认出我?不过也不奇怪了,金色的瞳孔世所罕见。

  「回收完成,已经放到空堂里了,叫人确认吧。」

  「好的小齐格,稍等哦。」

  受付小姐按了一下桌面铃铛一样的东西,便有两个人从后门走出,看来是去

确认「货物」了。齐格这才有时间好好的打量一下面前这位美丽的姑娘。

  粉色的长发一部分披散在脑后,末端是调皮的波浪卷形状,一部分越过双肩

垂在丰满如山峦的胸前,至少齐格一只手握不住,娇柔水嫩的面孔却又从双眼中

透出一股坚毅,时常保持着治愈人心的微笑。一身蓝白相间的工会制服却是遮挡

不住诱人的身体曲线,鲁卡内心一阵骚动。

  似乎是明白了他的内心所想,雪莉艾拉调皮的一笑:「小齐格,过来,贴近

点。」

  丝毫不在乎那浓重的血腥味,也不在乎脏兮兮的衣服,雪莉艾拉从柜台探出

上身,待到齐格走近,猛的一下拉开衣领又立马複原,好在由于他回收者身份的

原因,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小齐格~」

  双颊沾染上了一抹可爱的红晕,泛起雾气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齐格

  我戴着面罩真是太好了……齐格这样想到。就在这时,另外一位受付娘来到

雪莉艾拉旁边耳语几句。

  「咳咳……齐格先生,经确认您的回收任务无误,这里是任务的报酬,请您

查收。」

  认真的雪莉艾拉小姐一幅公事公办的样子把几枚铜币推到鲁卡面前。

  「怎麽……只有这麽点……」

  略有些稚嫩的嗓音传到她的耳中,夹杂着失望。有些心疼,可怜的小齐格,

为什麽要受到这种折磨……但是,现在的我是受付娘,他是回收者。

  「抱歉齐格先生,委托人给出的费用确实是这些。」

  看着职业化的雪莉艾拉,齐格知道不可能的,不管什麽方面,我只是最低等

的回收者……刚才的举动也只是想逗我吧……但他还是想为了晚上能吃一顿好饭

做最后的努力。

  「我接下任务的时候报酬是一个银币啊,现在怎麽……怎麽变成一半了…

  …」

  雪莉艾拉听着有些委屈的声音,竭尽全力让自己摆出公事公办的样子。

  「因为少了一些东西,齐格先生应该知道吧。」

  这句话一出,齐格沈默不语,没错,那具尸体少了右臂……不想再说什麽,

伸出手把那几个铜币捏紧,刚準备离开却被雪莉艾拉拽住,齐格不解,受付小姐

迅速的塞给齐格几枚银币,小声说道:「下城区左街道新开了一家餐厅,味道不

错。」

  随后推了齐格一下示意他快离开,便又恢複成了那位受付娘。齐格没说什麽,

低着头离开了工会大厅,上交了领取的武器与药剂,整理一下面罩,确认不会掉

下后便捏着几枚银币远去了。

  傍晚,夕阳西下,落日的金色余晖将下城区照的金黄,行人们有说有笑,冒

险者们大声的吹嘘着自己今天斩获了多少战绩,好像这样就会吸引少女们的目光

一样。炊烟与美味同时飘来,吸引着无数冒险者们的目光。齐格避开了人群,一

个人穿行在建筑之间的阴影中,没有人注意到他。喧闹的市区慢慢被甩在身后,

沿着长满杂草的泥土小路前行,一座破烂不堪的荒废教堂映入眼帘,墻皮几乎全

部脱落,蜘蛛网到处都是,但就是这样的建筑在齐格眼中却是最美丽的存在。迫

不及待踏入已经没有了大门的教堂,腐朽的长凳堆在小小的教堂两边,地板杂草

丛生,中间的神像也失去了半个身子,屋顶已经倒塌了一半,金黄的斜阳洒下,

让他感到了一丝温暖。找到放在角落的铺盖卷,其实只是一些干草而已。

  把干草铺展在开来,一屁股坐在上面,靠着老旧的墻壁长出一口气,随后从

怀里掏出刚才买的面包。

  「重要的是这个!」

  齐格高兴的自言自语,变魔术一样又从怀里拿出一个竹筒,随后摘下面罩,

打开盖子一仰头。

  「呜~哈!辛苦一天后果然要用一杯啤酒来犒劳自己,虽然没有什麽配菜,

但是这个,是必须的!」

  一手拿起面包啃着,一手把兜帽向后抛去,这时才能看到他这一头银白色的

碎发和那没那麽成熟却的面庞。

  三两下吃掉面包,一边品尝着剩下的美酒,一边打开一个小布袋,将内里叮

叮铛铛的硬币一股脑撒在地上,大部分是暗淡的铜色,夹杂着几丝银色光芒,雪

莉艾拉塞给他的那几枚跃然其中,齐格觉得很头疼。

  「哎……一个金币都没有,这样下去,什麽时候才能攒够十万金币恢複我的

自由身份呢。」

  想了一下没想出个所以然,反到越来越郁闷,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剩下的啤

酒,两腿一蹬躺在干草之上,散落着的硬币也不想收拾。

  「就这样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就这样,暂时放下那些不着边际的事情,劳累一天的齐格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暖暖的夕阳照射在他脸上,丝毫不觉得灼热,反而让在阴暗迷宫内长时间工作的

少年睡的越发的香甜。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黑暗笼罩了整个下城区,空气开始变的湿润,这个季

节本该清爽柔和的晚风变的异常寒冷。下城区,人声鼎沸的酒馆开始变的冷清,

挂着粉色魔法招牌的娼馆开始火爆,冒险者们纷纷在城中寻找着可以渡过即将到

来的雨夜地方,女人的肚皮显然是大部分男性冒险者们理想的地方。果然,越来

越浓厚的乌云让这夜色更加深沈,沈闷的雷声隆隆响起,好像在催促着大家赶紧

找到避雨的地方,不一会,一滴水珠砸在了某处的屋檐之上,就像敲响了进攻的

号角,越来越多,越来越密,下城区彻底陷入了寂静,只剩下哗啦啦的雨声无限

的回蕩在城市之中。

  「雪莉艾拉小姐,今天也辛苦了哦,早些回家吧,我先走啦!明天见!」

  工会大厅内,雪莉艾拉小姐送走了最后一位同为受付的伙伴,推开大门,一

阵寒风夹杂着偏斜的雨珠打在她身上,下意识的抱胸,摩挲着自己的胳膊。

  「好大的雨啊,这个夏天几乎没有这样的天气呢……小齐格会不会感到寒冷

呢?」

  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孩子可爱的容颜,雪莉艾拉心里越来越焦急,焦急到立马

转身回去抓起一把雨伞就沖进漆黑的雨幕中,连工会的制服和高跟鞋都没来得及

换掉,门口的两个守卫满脸疑问,雪莉艾拉小姐家里出事了吗?而在那座破败的

教堂内,早已被寒冷惊醒的齐格抱膝蜷缩在角落中,尽力避免被梢入的雨水淋湿,

瑟瑟发抖的看着狂暴的雨滴从坍塌的屋顶流下,浇湿了他唯一的干草床铺。

  「夏天都这样,冬天可怎麽办呢。」

  哈出一口气双手使劲搓来搓去,稍微暖和了一点,齐格甩甩头:「三个月前

……也是这样的大雨,这样的夜晚呢。」

  ……

  三个月前,莫斯塔特东部战场。

  一支不到百人的小队在夜色与大雨之中穿行在林间,震天的喊杀声在这里都

能听到。

  「小子,害怕吗?」

  带头的那人轻声对身后戴着面具的少年说到。齐格摇了摇头,第一次作为佣

兵执行任务,没想到就是在拿生命做赌注。

  「哈哈,那就好,待会你每杀一个人,我就多给你一个金币,那样的剑不可

能只是拿来看的吧?!」

  说着这人的目光便转向了齐格腰间的武器。一把细长的黑剑绵延弯曲如紧盯

猎物蓄势待发的毒蛇,数条银色的的纹理环绕剑身,不寒而栗。

  「希望你说话算数。」

  莫斯塔特王国与阿卡迪亚圣城的战争已经持续了数月时间,如果不出意外,

战争快要结束了,连齐格这个外行人都看得出来莫斯塔特已是强弩之末,但是作

为一个莫斯塔特人,接受本国的雇佣不是在情理之中的吗?至少他是这麽想的,

这也导致这躺旅途只有自己是雇佣兵身份,尽管这是他刚离开那个已经空无一人

的家里的第五天。

  远处的喊杀声越来越激烈,这一行人步伐也越来越快,奇袭阿卡迪亚军后方

烧毁辎重粮草,根据情报,此次敌方骑士团团长琳蒂洛特亲率大军倾巢而出,势

必在此了解恩怨,如果情报没错,敌军后方无任何防备,再加上这大雨磅礴的夜

晚,简直在说快来偷袭我一样,不过齐格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他

只知道那天摆在眼前的黄金快把他闪瞎了。

  「到了!」

  终于,眼前出现了一片一看就很松懈的营寨,只有为数不多的敌方骑士团成

员看守。起码看上去是这样。难道那个团长真的这麽蠢?那以前他们是怎麽打赢

的?齐格这样想到。

  「齐格,你带几个人,我们兵分两路,拜托你去尽量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然

后我们潜入去烧毁辎重。结束之后再到这里汇合!」

  队长说着摸了摸背着的特制火油。

  「我一个人就够了,只是吸引注意力的话,记得準备好金币。」

  说完便消失在了队长眼前。

  「活着啊,小子。」

  ……

  营寨内,一个手持长枪的重甲战士突然觉得脖子有些痒,伸手一挠,鲜血就

像水桶裂了缝一样喷出。想说什麽却无法发出声音,缓缓倒在地上,血液混合着

雨水扩散开来。

  「餵!怎麽了?就累到这种程度吗?」

  几个巡逻的士兵开着玩笑走来却发现还有温度的尸体和血液。

  「敌袭!敌袭!」

  急促的钟声响起,士兵们立马五人一组集合起来搜寻入侵者。魔法火把连成

一片,将这雨夜渲染的透亮。齐格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上:「真是不错,虽

然不想承认,但确实要比莫斯塔特强太多,不过也就这样了。」观察了一阵,确

认不会再有更多的守卫后,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营寨。

  「站住!什麽人!」

  齐格无视剑戟林立的盘问,蛇剑出窍一闪立马恢複原样,又是一位战士血溅

夜色。「说起吸引注意力,还是这个办法来的最快!」在守卫们还没反应过来之

时立马飞奔向营寨另一端,果然,虽然几声大喝,不少人都追着自己而来。

  「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我也不能放松就是了。」故意露出背影好让对方追

击,避开不时飞来的箭矢,带着这群人绕了一个超大的圈子,已经很长时间了,

为什麽还没有一点反应,自己刚刚跑出去的时候都注意到了营寨后方一片片的辎

重,不可能那些人连剩余的守卫都解决不了,一定发生了什麽事情。心中的疑问

越来越盛,全力的几个闪身便消失在了雨幕之中,留下一批笨笨的守卫继续向着

前方追去。

  折返回营寨的齐格看到没有追去的守卫尸体,不祥的预感汹涌而来,立马奔

向后方的辎重处。

  「出来吧,等你好久了。」出现在齐格眼前的是一位两米多高向小山一般的

人,一看就很重的全身白色装甲,头盔包裹着整个面部,一柄有齐格这麽高的大

剑,他坐在一堆木箱子上,脚下踩着一具尸体,如果齐格没看错,那就是队长,

其他人也零零散散的倒在周围,只是不怎麽好看,被这样的巨剑打到,能不能有

全尸都是一个问题。齐格知道隐藏对面前这个人来说毫无用处,远处的厮杀声越

来越小了,必须赶紧解决这个人,说不定还有一丝转机。

  「琳蒂洛特团长猜的还真没错,你们真来了,我原本还有些抱怨为什麽不让

我上战场去呢,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卢瑟,蓝鹰骑士团副团长。」见眼前的人没

有开口的意思,呵呵一下,从木箱站起,拔起巨剑扛在肩上,还挂着队长的尸体,

用力一甩,尸体就像一块巨石般砸向齐格,轻轻往旁边一跃,手搭在了腰间的蛇

剑之上。

  「不打算开口吗?不过也没差,反正你是最后一个了,那个人接了我两招死

了,你也许能接三招吧,呵呵,谁知道呢。」明明那麽壮硕的身躯却拥有游隼的

极速,眨眼间高高跃起劈向齐格,被打中怕不是直接变成肉饼了。蛇剑出窍,架

住势如千钧的劈击。力气……很大!不过!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眼看齐格架住自己,怪异的武器也让他一惊,这个人,不能小觑,赶忙收力

拉开距离,随后他清楚的看到齐格擡手比了一个「三」的样子。「你是想说三招

杀掉我吗?哈哈哈!」齐格点点头,有羞辱似的把「三」变成了「一」。

  「不要太张狂了混蛋!呀啊!」我有破坏一切的力量!还有防御一切的武装!

  你拿什麽赢我!就靠那个奇形怪状的武器吗?!死吧!其实说到底还是刚才

虐杀的那些人给了卢瑟一种错觉,这种敢死队怎麽可能会派出真正的高手呢?不

是有胆量就行吗?长期处于一种优越于别人的状态也可能会葬送自己。齐格那金

色的瞳孔散发出一层淡淡的光芒,卢瑟山一样的身躯满是破绽,隼一样的速度比

蜗牛还慢。卢瑟见这个人竟然不躲不闪,这是在嘲笑我吗?我要用你的血清洗剑

刃!

  可是当他注意到齐格眼中的闪光时,一切已经太迟了。「叮」的一声轻响,

卢瑟保持着疾沖的姿势停留在原地「帮我带话给团长……我很早以前就喜欢上了

她……我不后悔加入骑士团……请带着我的那份荣耀……继续……向前……走下

去吧……琳蒂洛特……」

  齐格收回蛇剑,鲜血从他双眼中流出,顺着面具内侧流下。我真不想用这种

能力的,对了,这个人刚才说什麽?什麽他喜欢谁?和我有什麽关系?莫名其妙。

  头好晕……等等,还不能晕倒,至少要完成任务。晃晃悠悠两步,从周围的

尸体上收集到即使下雨也会燃烧的火料,可还没等他布置,远处的战场突然陷入

了寂静,一时间只剩下了烦躁的雨声。

  「怎麽回事?」

  齐格猛然回头,差点没把他摔倒,屏气凝神,还有声音!但是……那是欢呼

的声音。

  「已经……结束了?」看看自己手中的火把。那我这样做还有什麽意义?支

撑齐格的最后一丝力量撤去,后退着摔倒在泥泞的路面。我会死的吧?早知道我

就逃跑好了,那个时候逃跑还是没问题的……为什麽要让我拥有这种力量,它的

意义又是什麽?第一次任务就失败了,抱歉了啊老头,可能我要去找你了……

  意识逐渐远去,使用那样的力量所付出的代价还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其实这样来看这片天空,也挺可爱的。」雨势丝毫没有减弱,打湿了他身

体的每一处,透过面具上双眼的孔洞流在他的脸上。好冰啊……远处传来马蹄声

和叫喊声。「希望能让我……死的痛快一些。」意识远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xiaoyuan/78914/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