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古典武侠

迷信的邵琪(二十五)老男人的女儿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迷信的邵琪(二十五)老男人的女儿
作者:derksen
2018/2/9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当我缓缓地睁开眼,醒过来时,感觉到有人扶着我在餵我喝带点苦味的汤水
,眼前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起来后,才看见我自己正在一间明亮宽敞的病房里,
邵琪正坐在病床右边,端着一杯水在我嘴前,而我正在一小口一小口啜饮着淡黄
色的药水。

「哥,你终于醒啦,太好了。」床的左手边站着的是我弟弟,就算穿着不起眼的
T-shirt 跟牛仔裤,还是一样地高大英挺帅气。

「我….头好痛。」因为感觉到左脸脸颊发痒,下意识伸出左手摸了摸脸颊,才
发现颧骨的位置包了好大一包纱布,想隔着纱布抓痒,但是才轻轻一摸就痛得要
命。

「好、好痛!」

「哎呀,老公,不要摸,你撞伤自己了,你都不记得了吗?」邵琪赶紧把手上捧
着的水杯放下,凑到我面前仔细查看我的脸颊,确认包扎伤口的纱布有没有移位

「我….撞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头疼的嗡嗡作响的关係,完全不记得自己是
怎么会在医院的病床上,难道被车撞了?看到凑在我鼻子前面,邵琪那对大胸部
,才模糊有个印象,最后的记忆似乎停留在喜宴敬酒的时候,我二叔色瞇瞇的眼
神直直地死盯着邵琪V字领婚纱底下的乳沟。

「前天喜宴送客之后,要从宴客的二楼大厅下去一楼搭电梯时,你喝多了一个不
小心绊了一下,一下子就滚下楼梯了。」老弟在一旁跟我解释着,眼神里满是担
心。

「医生说你摔得很重,没想到睡了整整一天,才醒过来,爸妈都担心死了。」

「爸、妈?」我的头又一阵一阵地痛了起来,好像有什么在脑海里打结似的,但
是想不起来。「爸跟妈,他们人呢?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现在已经快要凌晨十二点了,爸妈昨天在这里看着你一整晚累了,我先送他们
回家休息,我现在要去打电话跟他们说你已经醒过来,让他们安心。」

「谢….谢啦,老弟,辛苦你了。」凌晨十二点,所以我昏睡一天以上了吗?

「辛苦的是邵琪,昨晚到现在她都没阖过眼,你看她都累出黑眼圈了。先不讲了
,我先去给爸妈打个电话。」

    我看着眼前的邵琪,穿着平常在家里当居家服的连身长裙,白皙的脸蛋上素
净着没有施半点脂粉,两眼的下眼睑附近确实有着淡淡的紫色,双眼亦布满了血
丝,一脸倦容的她却还是对着我撑着温暖的微笑,关心地看着我。

「医生说等你醒过来要帮你安排一些基本的检查,你再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检查
都没问题就可以出院了。」

「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因为有股尿意袭来,便起身去病房里的洗手间,邵琪见
状想要搀扶我,但我一口气就下了床站了起来。「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别
担心。」

    走进洗手间后脱了裤子,对着马桶尿了起来。看着小便不停地从自己未勃起
的老二里流出,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想不起来。对了,邵琪的老师让我修行用得,
套着的铁笼哪去了?我记得到婚宴的时候都还套着,怎么解开了呢?邵琪她妈也
有把备份的钥匙,是她帮我解开的吗?但越是去想,就越觉得头疼。而且一想到
邵琪她妈妈,我脑海中却浮现出一个影像:

    我的岳母跟她女儿一样,有着大而黑,乳晕长满小肉疙瘩的乳头,一样因为
沉甸甸的重量而下垂的的丰满乳房。她的两腿之间长得又捲又浓密的阴毛,跟她
的女儿邵琪肩併着肩跪在我面前伸出舌头,舔舐着我的睪丸、我的肛门,我的岳
母在自己女儿的面前,张开嘴含住我的阴茎与阴囊,还主动拉着我的手去抚摸她
的身子。这….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印象呢?是因为之前看到了岳母跟自己的智
障儿子乱伦,下意识产生性幻想的关係吗?一认真想着,头又痛了起来,只好穿
起裤子回到病房里。

    邵琪帮我拿了另一个枕头,帮我垫在背后,让我可以靠着床头半坐着休息,
说是这样不会因为躺着压迫到颈子而头痛。帮我盖上医院的有着一股消毒水味的
毯子后,要我安心的休息。我看着她的脸,看着看着睡意来了,就阖上眼睛睡着
了。

    隔天早上做完检查,医生说应该没什么大碍,邵琪帮我去药局领药后,我老
弟就开我的车载我们回家。老妈难得烧了一桌子好菜,为了怕我脸颊在咀嚼时会
痛,还特地帮我準备一碗粥。上次这样一家人聚在一起好好吃顿饭,已经是三年
前了吧?那时老弟特地回来一趟,现在餐桌上又多了邵琪一个人,。

    才吃到一半,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没想到是公司我所属的事业群的处长打
来的,说是听我主管说我撞伤了头,关心我有没有怎样。还说我请一週的婚假,
考量我受伤很可惜,要给我多放一週的假,要我不用担心,不必急着回来上班。
我听了吓一跳,虽然口头上说谢谢处长,但心里想的是自己该不会要被裁员吧?
处长才说,邵琪的乾爹是公司的董事,要处长好好照顾我的,要我别担心。我在
电话中道谢了好几次,才继续吃饭。

    邵琪的乾爹,就是那个胖胖的民意代表吧?真没想到是这么了不起的人物,
有一种自己因为娶到了有帮夫运的好老婆,整个人突然开始备受照顾的感觉。邵
琪不只帮我生了一个健康的儿子,人又聪明有份体面的学术工作,还能照料家务
、个性又好,还透过她的关係跟朋友用很划算的价格买了房子,甚至还有了一个
不起的乾爹,是我工作的公司的大股东!这样一想,倒让我有点担待不起的感觉
。只是,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奇怪的违和感,总觉得这样幸福的人生好得不像是
真的一样。

    吃饱饭之后吃了头痛的药,坐在客厅休息的时候,接到了要把刚买的家具搬
进去新居的工人的电话。差点忘了,在我昏睡的那天,是本来新买的床垫跟沙发
要送来的日子,这么一摔我压根把这件事情给忘了。我跟邵琪说要去新家那边给
工人开门,邵琪就说要跟着我过去,我说不必,就开个门而已,她就说医生才刚
讲,这几天都还要观察我的状况无虞才能放心。我心想不让邵琪跟,她在家也会
担心,就不跟她争辩,开着车载她一起过去。

    到了新家打开门后,工人便把床垫扛下了货车搬上楼,然后把三件一组的牛
皮沙发给搬进客厅。在工人搬完要走的时候,邵琪就开口说想趁这个机会把楼上
主卧房的两个大衣柜跟床组搬开来用吸尘器吸一吸,问两个工人愿不愿意能给他
们多一点工钱,请他们顺便帮忙搬一下,等她打扫乾净了再搬回原位。两个工人
说反正搬完这趟也没事了,就跟着邵琪上楼去了。我正要跟着上楼时,邵琪就推
着我回到客厅,要我乖乖在沙发上坐着休息。

    我在客厅坐着觉得口有点乾涩,不知道是不是医生开的药的关係,喉头有一
股止不住的苦味,想喝点甜的东西压一压,就走出门到付近的便利商店买饮料,
也顺便买两瓶给帮忙的工人喝。我站在便利商店放饮料的冰箱前面,挑着要买绿
茶还是咖啡的时候,感觉到有人在一旁看着我,我以为是我挡到别人要拿饮料,
便往后退一步要让让的时候,发现这个站在我一旁的人非常眼熟。身旁这人是一
个老男人,脸上的皱纹并不多,只是满头白髮加上脸上的老人斑让我觉得他至少
有六十岁以上。

「小子,又见面啦。」白髮的老男人穿着一身体面的深蓝色底白色铅笔纹布料,
看起来十分昂贵的西服,带着一顶宽帽沿的帽子,瞇着眼睛微笑着看着我。

「你是….」我模模糊糊有个印象,但记不起来这人是谁。

「呵呵,我前天在你婚宴上问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是什么人,不记得我
了吗?」

    我想起来了!是我在婚宴的酒店的厕所里遇到的那个老男人,他并不在
宾客名单里,当时以为是那个酒店里别场宴会的客人,以为他喝醉了把我当
成别人没放在心上,没想到又在这里遇到他。

「你好,先生,您要拿饮料的话您先请,我还在看呢。」我伸出左手示意他
先请,他却笑着摇了摇头。

「不了,我是来找你的,不是来买饮料。」白髮的老男人从西装内理的口袋
掏了一本小册子出来。

「一样的问题,再跟你确认一次;你,知道自己的妻子是什么人吗?」老男
人表情唰地一下没有了笑容,用一种半是同情、半是试探的眼神看着我。

    我听了一样的问题,一样一脸狐疑地看着他;而且这次不像前天那样喝
醉了迷迷糊糊的,看着这样锐利的眼神盯着我,更让我觉得整个人浑身不对
劲。

「先生,要是你有什么话想说,就跟我说吧,你这样问我也不明白我要回答
什么,我太太就是我太太,不是什么人啊。」老男人听了我说的话叹了一口
气,收起那张紧绷的面容,翻起了手上那本小册子,从里面取出了一张名片
递给我。

    有着特殊压纹,高磅数白色纸张的名片上,除了一行「G.H. Zhang」以
及一串手机号码以外,什么都没有。

「这是我的连络方式,你先好好收起来,」老男人掏出自己的手机,操作着
大萤幕的iphone-X。「我问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是谁,只要你看了这些内
容,就一定会更加想要知道自己的妻子是谁。」

    老男人一边把自己的手机递给我,一边说到:

「安静地看,不要多问,静静地听我说,你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慌张。」

    手机萤幕上显示着一张照片,画面上有六个女人站着合影;六个人都穿
着邵琪的老师穿的那种衣服,年纪约莫四十岁上下,我仔细一看,果然其中
一个人是邵琪的老师,只是要比现在年轻许多;另外四个人里面,有一个也
是之前看过,跟邵琪的老师在教中是同一个位阶的指导老师。还有一个人看
起来有点眼熟,像是在哪看过,但记不起来。

「这是你妻子的老师跟她的同辈,当年刚结为乾姐妹的时候,你点一下萤幕
,看下一张。」老人在一旁指示我,我就点了下萤幕,萤幕上出现两个女子
的背影,看起来一丝不挂,跪在一个体态臃肿的男人面前,两个女人都把脸
埋在男人的下身。仔细一看,一个是邵琪的老师,另一个是刚刚照片里,看
起来很眼熟的女人。

「这张照片右边那个人,是我的女儿,左边那个就是你妻子的直属老师,你
再看下一张。」

    下一张照片里有站在我眼前的这位男人,只是一头白髮仍是乌黑,邵琪
的老师像条母狗一样趴在他面前,下半身跟他连接在一起;而在他的身旁,
另一个女人-他刚刚说,是他女儿的女人-也像条母狗一样趴着,跟邵琪的
肩併着肩,一样被个男人从背后顶着屁股,十之八九是在自己的父亲面前被
人肏着穴;而肏着老男人女儿的,是邵琪的乾爹。

「你再往下看,沉住气,不要大声嚷嚷。」

    我赶紧点了萤幕看下一张,然后立刻明白了老男人为什么要事先警告:

    我看到老男人跟邵琪的乾爹坐在一张沙发上,邵琪的妈妈,也就是我的
岳母挺着大肚子坐在老男人的身上,两个又黑又大的乳头上夹着乳鍊;乳鍊
的另一头栓在坐在邵琪的乾爹身上的小女孩尚未发育完全的乳头上。小女孩
约莫十二岁上下,我对这张脸已经有点陌生,但只过了一下就回过神来-这
张脸蛋,就是当年每天上学的时候都要看到的邻家大姐姐的脸,就是从小到
大最熟悉的异性朋友,也是我的妻子邵琪。

「你再往下一张看,快,你没多少时间了。」

   我颤抖着手往萤幕一点,下一张照片里有两个大腹便便的女性;其中一
个是这个老男人说是他女儿的人,约莫四十岁左右,怀着约莫六七个月的身
孕;另一个人则是大概中学左右的邵琪,有着婴儿肥的脸蛋挺着跟稚气未脱
的脸蛋毫不相衬的大肚子,从那肚皮膨胀的程度看起来,已经接近临盆了。

「好了,把这支手机收起来带回去慢慢看,仔细听我说,你妻子的乾爹是非
常危险的人物,要是被他们发现你现在就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你会有杀
身之祸。」

    我把视线从手机萤幕上移开,目瞪口呆地看着老男人,在我不知道的时
候,老男人身后站着一个虎背熊腰、穿着黑色西装戴墨镜的男人,正在老男
人的耳边说着什么,说完之后,老男人挥了挥手示意,这名墨镜男就退了一
步,让老男人继续跟我说话。

「看完刚刚的照片,你一定怀疑这些照片的真实性,如果你感到怀疑,就自
己回去你刚买的新居的主卧室外面的阳台,你就不会怀疑了。我现在得走了
,否则就会被发现我已经跟你接触,会对你造成危险。」

    老男人把手上的小册子收回西装的内袋后,示意要身后的墨镜男过来,
在墨镜男耳边说了几句话后,墨镜男就点了点头。

「记得我刚刚说的话,不管你知道了什么千万要忍住,我观察你很久了,你
应该是沉得住气的人,千万不要大声嚷嚷,害了你自己,也会害你自己没有
机会知道真相,明白吗?」

    我办知半解地点了点头,老男人就对我挥挥手转身要离开;我下意识地
伸出手要拉住他继续问个明白,高大的墨镜男就在我们之间挡住了我,板着
脸摇了摇头,直到老男人走到便利商店门口时才跟了上去,把被刚刚的一切
吓得目瞪口呆的我留在便利商店的冷藏柜前。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wuxia/79624/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