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古典武侠

【SM魔术师柳媛】(六)已修改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千鬼姬
2018/1/26 发表于SIS 第一会所 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431

  美少女魔术师柳无媛今天的表演,可是提前就在剧院外发出了通告,只有提
供了健康证明,并且签署了确认在观看演出的过程中即便有不适的反应,也全部
由自己承担责任的保证书之后,观众才能够观看这场演出。这样特别的限制,让
那些已经狂热喜欢上美少女魔术师的观众们,对于今天的表演更是充满了期待。

  毫无疑问,柳无媛今天的演出,必定是比之前任何魔术师的表演都要更为疯
狂刺激。要知道柳无媛的演出从来都是残忍而香豔,那个美丽动人的女孩就像在
肆意放任自己意识中的死亡本能和性爱本能一样,追求着自我毁灭的快感。有几
次演出即便获得了成功,少女侥倖逃脱了死亡的威胁,但之后都不得不在病院接
受治疗修养。但就算是这样危险的演出,柳无媛之前也并没有对观众设置什么特
别的限制。

  所以今天的少女又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承受怎样的折磨摧残和蹂躏呢?

  表演正式开始的瞬间,这些早已经被吊起胃口的观众们就一起狂热的鼓掌呼
喊起来。

  在欢呼和掌声中,美丽的少女盈盈大方地走上了舞台。

  「谢谢,谢谢大家!我是柳无媛!很感谢各位可以来观看今天的演出!」站
在舞台中央之后,少女带着甜美的笑容,向观众们微微鞠躬,明亮灼热的灯光照
射在她的身上,吸引住了所有观众的视线,随着少女的话音落下,剧场中也渐渐
变得安静下来。

  今天的柳无媛,依然和往常一样美丽动人。

  雪白的娇躯几乎完全裸露着,黑色的长筒丝袜就像是第二层肌肤一样紧贴在
少女那双修长的美腿上,光滑的尼龙虽然有着漆黑的颜色,但是在舞台灯光的照
射下却反射出了好像玻璃一样的光泽,这道晶莹的光彩在少女的双腿上流淌着,
散发出鲜活的性感气息。而女孩的脚下穿着同样黑色的高跟鞋,细长的鞋跟让她
双腿的曲线更显挺拔优美,少女紧密包裹在细腻丝袜下的小巧脚指,也从鞋子的
前端微微露出来。

  黑色的丝袜和少女雪白的肌肤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在柳无媛露出丝袜上方
那截白嫩大腿的尽头,在微微隆起的光滑阴阜下方,就是那道紧密得宛如处子一
般的缝隙。不过此时这道依然闭合起来的肉缝中,已经有些许汁液在渗出来了。
今天的少女可没有穿小裤裤,直接就将自己的秘密花园展现在了观众们灼热的视
线中。

  平坦而纤细的腰身,甚至会让人觉得略微有些瘦弱,除了那可爱的肚脐之外,
女孩身体两侧的肋骨都同样清晰可见。只是柳无媛那对丰满的乳球可丝毫不会显
得贫瘠,似乎身体的脂肪都集中在了胸前这对沉甸甸的乳袋一样,白嫩的乳肉似
乎用手指就可以轻鬆掐出汁液来,而粉红色的乳头更是早就已经挺立了起来。

  尾端挑染成紫色的长髮垂落下来,髮丝轻轻拂动在少女软绵绵的乳肉上,就
在刚才女孩向观众们鞠躬致意的时候,她的长髮也随着那对饱满的乳峰一起轻快
地摇晃着。清晰迷人的锁骨和修长匀称的脖颈,同样展现着少女性感的魅力。即
使并没有特意化妆,却依然晶莹水润的粉色薄唇带着几丝亢奋的笑意,在倒映出
舞台下方诸多观众的淡紫色眼眸中,更是同样已经洋溢出了对今天这场演出的期
待。就和观众们一样,此时的柳无媛也同样已经情绪高昂起来了。

  「想必大家都已经猜到了,今天我将要进行一场最为疯狂和危险的表演。」
柳无媛继续对着观众们说道,她的双手同样覆盖在了一双和腿上丝袜一样质地的
黑色尼龙手套之下,这让女孩的性感更显出了挑逗的意味,「这场表演,即便是
我,大概这一辈子也只会表演这一次而已了。如果今天的表演失败了,那么我理
所当然会面临死亡的可能,而即便我侥倖保住了性命,也只能作为那些猎奇系妓
院的肉玩具度过自己的余生了。」在向观众们说明自己可能遭遇的悲惨命运时,
柳无媛的脸颊不自觉泛起了潮红,呼吸也稍微有些急促起来,双腿紧紧地併拢在
一起,因为汗水和肉缝间渗出的蜜汁而湿润粘稠的大腿肌肤彼此轻轻摩擦起来,
「啊~ 我想……未来也绝对不会有其他人会模仿我今天的演出吧?因为,我今天
的表演会完全突破一般SM魔术的极限!因为,我将在承受了古代最残酷的处刑
之后,再完成这场表演!」

  当柳无媛说完这番话语之后,她身后一直被拉拢起的幕布才终于展开。

  这时观众们看到舞台上面摆放着一部沉重的铡刀,冰冷的刀锋完全可以将慢
慢走到了铡刀旁边的少女,直接腰斩。如果真的要用这件危险的兇器,斩下柳无
媛的头颅,又或者是砍断她的腰肢,那么这样血腥残忍的处刑绝对会给观众带来
最刺激的体验,当然为了避免观众因为这样血腥的刺激处刑而发生什么意外,所
以要求大家提供健康证明还有签署免责书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但是如果真的要
直接斩杀柳无媛的话,那么这就算不上是什么魔术表演,而仅仅是单纯的死刑现
场了。

  「大家可以放心,我今天是不会被腰斩的,这样肠子内脏什么的全部流出来,
样子实在是太狼狈了。」似乎是猜到了观众们的心思,站在了铡刀旁边的少女伸
出手指慢慢抚摸着锐利冰冷的刀锋,然后转回头来对观众说道,「我今天所要承
受的,仅仅是肢解之刑而已。我的手脚,会在这个地方,在这个舞台上,在各位
观众们的眼前,被当场斩下!大量的失血和剧痛应该会让我立刻就陷入休克之中,
不过大家不用担心,为了完成今天的表演,我特别邀请了几位专业的外科医生协
助我的演出!」柳无媛说着的时候,三位身穿白袍的医生就在助手的带领下走上
了舞台,并且向观众们挥手致意。

  「这几位尊敬的医生,会负责将我被斩断的四肢保存起来,为我的身体止血,
并且注射强效的兴奋剂和催情剂,让我从休克状态中清醒过来。」柳无媛说出这
话之后,就走到了这三位医生的面前,和他们分别握手,「能够协助我今天的演
出,真是太感谢各位了。」

  「哪里,其实能够参加柳无媛小姐的表演,我们也觉得很荣幸。这样现场处
理断肢伤口的经历,对我们来说也会成为相当宝贵的经验。」其中一位看起来要
年长一些的医生微笑着回答道,而且在他的笑容中也同样充满了一些期待的神采,
「当然,我们也同样很期待柳无媛小姐的身体在濒临死亡的时候,能够带给我们
什么样的体验呢!」

  「呀~ 如果我的身体能让你们觉得满足,那就太好了!」柳无媛说道,然后
再次转回身来面对舞台下的观众,「当我恢复意识之后,被切断了四肢的我,会
被密封进一个用防弹玻璃製成的透明箱子中,箱子採取内外双重锁扣的结构。当
我被关进去以后,箱子外侧的锁扣会被完全破坏掉,而我必须要打开箱子内部的
锁扣,才能从里面逃脱出来。而在箱子中还会安装重量感应装置,这个机关会和
保存我四肢的容器连接起来。如果我无法在五分钟内,从箱子中逃脱出来,那么
我被切断的四肢就高温处理,从而失去再植的可能。而要是我在箱子中耽搁的时
间再长一些,那么在切断四肢的状态下,我很快就会再次陷入休克,然后死掉。」

  当听到柳无媛说明在今天的表演中,她将遭遇的残酷经历之后,现场的观众
情绪完全亢奋起来。虽然不是直接将少女公开处死,不过切断四肢的血腥场景依
然充满了震撼性,绝对会让那些平时不怎么接触猎奇物的观众们产生不适了。而
在失去了重要的肢体之后,已经完全变成肉柱一般的少女,居然还要挑战从密封
的箱子中逃脱,这几乎让人会怀疑这个女孩是不是打算自杀。

  而无论如何,就如同柳无媛所说的一样,姑且不论是否会有其他魔术师模仿
这场残酷的表演,但是少女自己在人生中大概也只会表演一次这个节目而已了。
毕竟,斩断的四肢即便可以通过手术顺利重植,但是偶然一次大概还可以让肢体
的灵活性恢复到健全时的程度,但如果想要反复表演这样的演出,那么最终柳无
媛的四肢终究会再也无法复原,而这个豔丽的少女魔术师,也只能如同自己所说
的一样,以连四肢都没有的肉玩具的姿态度过剩余的人生了。所以有机会能现场
目睹这样疯狂又刺激的表演,这些观众都狂热的鼓掌甚至是呐喊起来了。

  「因为今天的表演,我的手脚都派不上用场,所以也就不用浪费大家的时间
再来捆绑我了。」当观众们的情绪稍微冷静些以后,小脸已经因为紧张亢奋的情
绪而染上了湿润绯红的少女魔术师微笑着说道,「不过为了避免我会发出太凄惨
的叫声,或者是徒劳地哀求大家停止表演,我的嘴巴还是需要堵起来的。据说人
在剧痛的情况下,身体痉挛起来的时候,有可能会咬到自己的舌头,所以这也算
是一种安全措施吧?」当美少女这样说着的时候,助手已经将一个特製的口枷送
上了舞台,递到了柳无媛的手中。

  这并非一般常见的塞口球,或者是环状的口枷,而是一条又粗又长的橡胶肉
棒,这个长度搞不好都会捅到少女的胃里面了。在棒子的尾端则固定着一条皮带,
可以把这条棒子固定在少女的口中,让她即便呕吐反胃,也无法将这东西吐出来。
柳无媛将这条棒子慢慢捧到自己的面前,嘴唇轻轻亲吻着光滑的棒子表面,而小
巧的香舌也从唇间探出,缠绕着晶莹地唾液慢慢润滑着这条即将被吞进口中的凶
器。

  随着少女的唾液让这条橡胶棒子渐渐浸润反射出晶莹的光泽时,现场的观众
中都有不少人忍不住喉头蠕动,似乎幻想着此时被少女口舌侍奉的,并非这条人
造的道具,而是自己胯下的真货。然后就在观众们热切的视线注视下,柳无媛的
舌尖将从橡胶棒顶端慢慢聚集起来,就要滴落下的唾液再次舔回自己的舌上,而
随着舌尖勾起的动作,这条棒子也顺势被柳无媛的香舌牵引着伸进了她的口中。

  「呜~ 呼……呼……呜~ !」

  吸吮吞咽着,少女的口中发出了湿润粘稠的声响,更多来不及咽下的唾液,
从柳无媛的嘴唇边顺着她的下巴滑落,流过了她修长的脖颈,甚至浸润了她胸前
雪白的肌肤。而在这个时候,少女已经仰起了头来,眼波妩媚的双眸都已经颤抖
着微微闭了起来,那条橡胶棒此时已经开始压迫起了女孩的喉咙,带来让人眩晕
的窒息感。在少女在纤细的脖子上,都可以清楚看到粗壮的隆起,那正是持续侵
入柳无媛喉咙深处的橡胶棒所留下的痕迹。

  因为窒息的关係,少女的胸口起伏得越来越剧烈,那含糊的呜咽呻吟声,也
同样没有丝毫的停止。不过最终,柳无媛还是将这条橡胶棒在自己的口中塞到了
尽头,她用颤抖的手指将固定在橡胶棒尾端的皮带用力拉紧,并且把搭扣固定住。
做完了这些以后,女孩才艰难地鬆开双手,重新勉强自己稍微低下头,面对着自
己的观众们。

  此时的柳无媛除了一点微弱的呻吟之外,已经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被塞
得满满的嘴巴,甚至连微笑的表情都做不出来。而现在,最残酷的肢解表演也要
正式开始了!已经堵住了自己嘴巴和喉咙的柳无媛乖乖地在舞台上跪了下来,然
后爬到了已经高高抬起了刀刃的铡刀刀台上,仰面躺下。

  表情同样变得紧张起来的几位医生,也走到了铡刀边。

  「今、今天的表演是相当危险的……请各位观众,千万不要模仿。」其中为
首的那位医生再次对观众们说出了这样的警告,接着就低头望着已经躺倒等待被
处刑的美少女魔术师,「柳无媛小姐,你已经确定準备好了吗?」

  已经无法说法的少女看着自己头顶锐利的刀锋,睁得大大的眼睛中流露出了
几分恐惧,她的身体在不自觉地颤抖着,可是最后柳无媛依然艰难地忍耐着顶住
自己喉咙的那条棒子,轻微地点了下一头。

  于是,另外两位医师立刻一起抬起了柳无媛的身体,稍微调整了一下她的位
置。而为首的那位医生在用力地进行了两次深呼吸之后,就亲手推动了铡刀的刀
锋。瞬间沉重的刀刃就如同白色的闪电般轰落,为了增加斩切时的力量,更加漂
亮的切断柳无媛的四肢,在铡刀上还加装了液压系统,可以让铡刀在被推动之后,
以更快的速度和更大的力度落下。

  瞬间,鲜血飞溅。

  柳无媛的身体瞬间僵直,然后就奋力地挣扎扭动起来。她的头用力撞在已经
斩断了自己手臂的铡刀刀面上,眼泪、鼻涕都已经涌了出来。娇弱的身体抽搐地
都已经蜷缩起来,不停抖动的肌肉,和好像交配中的蛇一样奋力扭曲起来的身体,
让人可以清楚体会到柳无媛此时承受的痛楚。但这仅仅是刚刚开始而已,柳无媛
那条由于神经反应还在抽动的手臂,立刻就被医师装进了袋子里面,并且放进了
一个装满了冰袋的箱子中保存起来。而舞台上的助手们,则站在柳无媛肩膀处喷
涌出的大片血泊之中,重新把铡刀再次抬起。

  没有经过任何止血处理的少女就被再次抬到了铡刀的刀锋下。

  医生调整好了柳无媛身体的位置,再由助手们压制住了少女痛苦挣扎的身体。

  污浊的血迹,已经像是鲜红的油脂已经沾染在了少女雪白的娇躯上,当刀锋
再次斩落之时,柳无媛那条包裹在黑色丝袜下匀称修长的右腿,也从她曼妙的躯
干上被斩落了下来。这一瞬间,柳无媛那紧绷得都抽搐起来的身体,猛地鬆弛下
来,只剩下了无意识地抽搐痉挛而已,而她的双眼已经翻白,意识陷入了休克之
中。

  对于负责处刑的那些助手和医师来说,一个休克之后,不再剧烈挣扎的柳无
媛处理起来还要更容易一些。就在为首的那位医生立刻把柳无媛的右腿也保存起
来的时候,铡刀就已经再次抬起,然后又一次地落下,将柳无媛的左腿也同样斩
切了下来。

  这是完全没有麻药处理的残酷处刑,意识已经休克的少女在被肢解的时候,
身体大量爆发的肾上腺素伴随着痛觉,一起涌进了她的脑子里面。就好像是一声
惊雷在头脑中爆开,柳无媛在绝望中回复了一点意识,可是这个时候的少女已经
完全没有能力控制住自己身体的本能反应了。

  残留的左手在无意识地轻轻拍打着流淌开的鲜血,小腹在剧烈抽搐着,已经
失去了双腿遮掩的股间,失禁的液体淅沥沥地流淌出来,和少女的鲜血混在一起,
慢慢扩散流淌开。但在这个时候,助手和医生们都没有因为对少女的怜悯而停下
对她的处刑,因为铡刀再一次被抬起,已经连挣扎的力气都几乎耗尽的少女再次
被推动了身体,让左臂可以正好对準即将落下的刀锋。

  然后,就在现场观众紧张地期待中,铡刀最后一次落下。

  柳无媛的四肢,都被从她美丽的身体上斩落下来。

  当看到铡刀落下,让少女魔术师变成人柱一般的时候,现场观众都兴奋地呼
喊鼓掌,气氛绝对比柳无媛之前任何一次表演时都还要热烈。但在舞台上之上的
少女,却只能痛苦地蠕动自己的身体,被紧贴着躯体边缘位置切下的四肢,甚至
连残肢都没有留下,颤慄的身体被痛苦所吞没,如果不是因为嘴巴里面还塞着一
条橡胶棒的话,她一定会被发出最凄惨的悲鸣。

  而趁着为首的那位医生开始将柳无媛最后的左臂也保存起来的时候,另外两
位医生也开始对柳无媛的身体进行紧急的止血和包扎。当然他们也没有忘记给少
女的颈部注射药物,让她的心脏不至于因为大量失血和疼痛而衰竭,为了这场独
一无二的表演,柳无媛已经接受了严格的身体检查,医生很清楚此时少女的身体
可以承受多大的药量,其中还包括了不少只有专业医生才能有限使用的药物,精
神类药物,甚至是试验阶段的药物。

  在药物的刺激下,少女的身体渐渐不再痉挛颤慄,经过药水和酒精的清洗,
重新变得乾净剔透的光滑肌肤,原本因为失血的关係显出了苍白的色彩,但此时
也同样由于少女的心脏跳跃得更为急促,让她身体稍微恢复了一点血色。

  疼痛已经稍微麻木了一些,但是在药物作用下,濒临死亡的无肢少女开始渐
渐陷入病态的发情状态中。呼吸燥热起来,已经失去了焦点的双眼带着恍惚的神
情游移着,股间已经被酒精擦洗过的光滑肉隙,随着好像在挣扎一般的剧烈喘息,
而微微翕开,在两瓣饱满的肉唇之下,粘稠的蜜肉黏膜泌出了晶莹的黏液。

  当为首的那位医生将柳无媛的四肢都妥善地保存到箱子里面以后,他也再次
走到了少女的身边,协助自己的两位同事开始接续包扎少女的身体。即便被铡断
了四肢,可是由于现场有专业的医师,充足的药物、设备以及医疗材料,就在观
众的注视下,少女得到了及时的救治。

  很快白色的绷带就缠绕在了少女被截肢的伤口上,鲜血还是在慢慢渗出,在
绷带上晕染起红色的痕迹。而柳无媛苗条的身体,在失去了四肢之后,显得更为
纤弱,当几位医生和助手一起协力将她的身体扶起的时候,观众们可以看到少女
魔术师娇弱的身体,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件破损的玩具,而胸前圆润丰满的乳球随
着呼吸颤抖的样子,却又让人意识到这凄惨的少女依然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

  紧接着,助手就将已经经过了包扎止血的少女放在了一张好像装盛主菜一样
的大託盘上面,小心翼翼地走下了舞台,让现场的观众也有机会亲自接触到魔术
师的身体,确认她已经被切除了四肢的事实。在医生的指示下,用消毒液稍微喷
一下手掌以后,这些观众就急不可待地伸手触摸起了柳无媛还在微微颤抖的身体。

  「呼……」从女孩依然被塞得满满,几乎都要窒息的嘴巴里面,只能发出蚊
子一样微弱的叫声。每当观众的手指落到她的肌肤上,揉捏她的乳肉,拉扯甚至
是拧动胸前娇嫩的乳头,又或者是撩拨股间细腻的阴唇,用手指粗暴地掐住少女
的阴蒂,在湿润的肉穴乃至后庭里面搅动,少女无助的身体都会好像被电击一样
挣扎起来,还有观众更是残忍的用手指去戳女孩被包扎起来的伤口,让更多的红
色血迹在绷带上扩散开。

  柳无媛已经有些涣散的紫色眼眸中,眼泪早就已经流出来了,可是这淫乱的
受虐体质和药物的刺激作用,却也同时让这具痛苦的身体承受着强烈的快感。不
只是脸颊而已,在大量失学后变得青白的身体,在留下观众手指玩弄的痕迹时,
也同样染起了一层薄薄的潮红色彩。被观众撩拨得再三痉挛抽搐起来的肉穴之中,
晶莹的爱液也一次次地喷溅出来。

  不过这一次,可不是能让现场观众享用柳无媛的身体。

  一来是因为这些观众没有对待这样无肢少女的经验,万一导致伤口感染,或
者是包扎好的绷带松脱,那就不好了。二来则是因为在舞台上,已经有要享用柳
无媛的人在等待了。那三位医生可不仅仅是单纯的指导如何切除少女的手脚,并
且对柳无媛进行紧急处理,同样他们也有机会真正享用这个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
能力,就像肉枕一样无助的女孩,这也算是他们协助表演的酬劳之一。

  在环绕了观众席一圈之后,柳无媛就是在观众们依依不捨的注视下,被助手
们重新送到舞台上。这个时候,三位医生早就已经脱掉了裤子,等待着他们的表
演酬劳了。失去了手脚的少女,轻飘飘地就被其中一个医生从託盘上抱了起来,
而另一个医生则解开了少女脑后用来固定口枷的皮带,接着将那条又粗又长的橡
胶棒,从柳无媛的嘴巴里面抽了出来。

  「呜啊~ 啊……哈……」

  当沾满了黏液的棒子被扔到地板上的时候,柳无媛也发出了无意义地呻吟,
舌头也随着那条被抽出的棒子一起从她的嘴唇间伸了出来,唾液还在从女孩的香
舌上不停地流淌下来,看起来就好像是盛夏时被热到不行的小狗一样。而抱住柳
无媛身体的医生,小心地坐在了助手给他铺起的一张毯子上面,原本握住少女腰
身的双手,也在这时慢慢滑到了柳无媛那对挺拔的美乳下方,虎口顶住了女孩那
两团软肉,托住了柳无媛的身体。

  「啊……干……干死我……啊~ !好热……好像要……肉棒……啊!」

  喘息着的少女发出了这样淫乱的声音,而不需要她的哀求,那个托起了魔术
师身体的医生也已经让柳无媛湿润的肉穴对準了自己已经直立起来的肉棒,然后
这个医生的双手只是稍微一松,在重力的作用下,没有了双腿支撑身体的柳无媛
就直直地让肉穴对準医生的棒子落下了去。

  「呀啊!」

  就在柳无媛突然爆发出来的兴奋叫喊中,医生的肉棒直接撕开她被爱液浸润
粘连起来的蜜肉,直接顶到了少女肉腔的尽头。这充实的感觉,让柳无媛的身体
都无意识地扭动起来,可就在这时,另一个医生却按住了少女的肩膀,将她的身
体向前推压过去。因为没有了双腿的支撑,仅仅依靠腰身的力量,柳无媛根本无
法维持着坐在肉棒上的姿势。这个时候,当女孩的身体被推动时,那条已经侵入
她身体的肉棒就好像是撬棍一样,撬动了她紧密的蜜肉,那股好像让把身体撕扯
开一样的感觉,火辣辣地烧灼着少女湿润的黏膜,让她的叫喊声变得更为激烈了。

  「呀啊~ 就是……把我……搞坏呀~ 啊~ !哈啊!呼~ 啊!」

  搅动起肉穴的棒子,让女孩喘息呻吟叫喊着,小腹渐渐靠进了身下医生的肚
子,而柳无媛圆润的屁股这时也翘了起来。即便失去了双腿,可是那两瓣肉臀看
起来倒是更显光滑圆润,就像是皮球一样,让那个在柳无媛身后推压她身体的医
生忍不住,乾脆抬手拍打起来。在响亮的抽打声中,柳无媛白嫩的屁股上也多出
了几个巴掌印。

  然后这个医生的手指就用力扣在了柳无媛的臀肉上,几乎要把那充满弹性的
皮肤给刺穿一样,结实的屁股完全紧贴住了医生手掌,再被他这样向两边拉扯着,
掰开了那道深邃的臀缝,露出了女孩的菊穴。刚才已经被观众的手指玩弄过的菊
穴,同样也浸润了柳无媛流淌的爱液,早就已经被充分润滑过了。

  医生只是将自己的龟头顶住闭合起来的菊花花心,再稍微一用力。柳无媛的
身体就被侵入第二条肉棒了,被撑开的肠道让柳无媛的身体反应剧烈,即便没有
了手脚,却依然在扭动挣扎,就好像是蛇一样,让她自己的肉腔和肠道更加紧密
地和医生的肉棒纠缠在了一起。不过柳无媛的身体可不仅仅是只能容纳两条肉棒
而已,将要玩弄她的医生也不只是两人而已,就在这个时候,当柳无媛下流的呻
吟着,乞求更为剧烈的姦淫时,第三位医生一把扼住了她的脖子,窒息感在让女
孩无法发出声音的同时,也让她不得不张大了自己的嘴巴。然后散发出浓郁男性
气息的肉棒,就从女孩刚才已经被橡胶棒充分贯通过的嘴巴里面捅了进去,她纤
细的脖子再一次被顶得隆起了肉棒的轮廓。

  就在舞台之上,三个医生开始简单直接的摆弄起了柳无媛的身体。

  无法挣扎、无法反抗、甚至连叫喊和呻吟都做不到,柳无媛在这一瞬间变成
了一件鲜活的玩具,一个可以随便蹂躏摧残甚至是破坏的飞机杯。医生们的手指
在她的身体上游走,肉棒好像要贯穿身体一样,剧烈地抽插着,充实感、窒息感
和无助感同时纠缠住了柳无媛的身体,让她亢奋得不停颤慄起来。虽然包扎的绷
带并没有被撕扯开,但是从伤口中渗出的血液,已经把原本白色的绷带彻底染成
了鲜红,甚至还有鲜血在从绷带中滴落下来。这样的情形,让被蹂躏姦淫的少女
更显凄美。她持续痉挛的身体,带给那几位医生的体验,也绝对淩驾于普通的性
玩具之上。

  就在三个男人的压迫、挤压还有包裹之下,小脸都已经被憋得有些发青的柳
无媛陷入了一波又一波的高潮。而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医生甚至还会顺手就拿起
助手已经帮忙準备好的针剂,不时直接通过肌肉注射的方式,把药物注射到交媾
中的少女身上,在维持她生命的同时,也让她陷入更深的肉欲旋涡之中。

  不多时,在柳无媛这具豔丽动人的娇躯迎合之下,医生们也都相继爆发出了
来。精液直接被灌进了少女的后庭和子宫之中。但是那个一直抽插着少女的喉咙,
几乎没有让柳无媛有任何呼吸机会的医生,却在爆发前的瞬间把肉棒抽了出来。
当少女本能地张开嘴,呕出大量黏液,本能地呼吸着空气的时候,这个医生却用
手指撑开了女孩的眼睑,将自己湿润的肉棒直接压迫到了柳无媛的眼球上。粘稠
的精液,就医生的肉棒都已经将少女的眼球顶得似乎已经微微凹陷下去的情况,
对準柳无媛漂亮的眼睛喷发了出来。

  「呀啊!啊!啊!」

  来自自己眼睛的刺激,让少女的呻吟几乎变成了惨叫。不过这几位医生到底
没有做出撕开女孩伤口的绷带,把肉棒插到她的伤口血肉中抽插的残忍行为来。
当医生们的肉棒离开柳无媛的身体,并且让她躺倒在地毯上的时候,柳无媛这具
因为汗水而显得晶莹剔透的身体,开始从肉腔、菊穴中倒流出白浊的精液,她的
脸上,嘴巴上也全是这样湿粘的液体,鲜血同样沾染在她的身上……在观众的眼
中,此时的少女魔术师似乎也就只剩下一口气而已了。

  于是被这样刺激场面刺激到的观众们再次热烈的鼓掌欢呼起来。

  就在观众的掌声中,今天柳无媛的表演终于要进行到最后的阶段了。

  「呀……啊……」

  当柳无媛的身体还在无意识地抽搐,并且露出迷乱的笑容时,助手将一个透
明的箱子送上了舞台。箱子的底部安装着压力感应装置,并且还竖立着一根细长
的假阳具。这就是柳无媛之前说明过的,她要逃脱的囚笼了。没有任何多余的捆
绑步骤,两个助手就抬起了已经被搞得奄奄一息的柳无媛,让她还在滴落着精液
和淫蜜的肉穴对準了那条竖直在箱子底部的棒子,然后鬆开手,让少女的身体垂
直落下。

  「啊!好大……到头了~ 啊!啊!」

  这一瞬间的刺激,让柳无媛再次仰起头,双眼翻白髮出了淫乱的喊声。也是
在这个时候,舞台一侧摆放的倒计时装置也启动了,感受到箱子中已经多出了魔
术师的重量,装着柳无媛四肢的医疗容器也被送上了加热装置。那是从多台微波
炉上拆除下来的微波发射装置,全部都已经对準了这几个容器。一旦五分钟的倒
计时结束,这些装置就会同时启动,用微波加热破坏柳无媛断肢的细胞,在极短
的时间内,就能让柳无媛的四肢失去再植的可能。

  而另一边,助手已经用盖子把意识似乎依然陷入恍惚中的柳无媛密封在了箱
子中。那是内外都有挂锁固定的盖子,不过在盖起来的同时,助手就用快干胶把
外侧的挂锁锁眼给堵了起来。换言之,柳无媛必须要想办法打开内部的挂锁,才
能够从这个箱子里面逃脱出来。而她可以使用的开锁工具,正是早就已经扔进箱
子里面的几根金属髮卡而已。

  只有五分钟的时间而已,如果柳无媛不想真的以无肢肉玩具的身份度过余生,
就必须在五分钟的时间内从这个狭小的箱子中逃脱出来。如果是在平时,对于优
秀的魔术师而言,只要有几根髮卡,大概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就可以把挂锁打
开了,但现在的柳无媛已经没有了灵巧的双手,甚至连双脚都已经不存在了。

  而且此时持续的快感和高潮,还有身体承受的疼痛,药物带来的影响,似乎
让柳无媛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她的腰身还在蠕动着,让那根捅进自己身
体的棒子还可以继续搅动她的肉穴,就好像搅拌糖浆一样,要把湿润的蜜肉黏膜
都缠绕在那条棒子上面。而她依然还残留着男人指印的乳球,则不时在少女身体
失去平衡的时候,撞到箱子的内壁上,软绵绵地被挤压变形。

  很快一分钟就过去了。柳无媛似乎还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她依然被那条棒子
固定在箱子里面。而有些观众已经开始期待起,当柳无媛变成性玩具之后,自己
要怎么去玩弄这件美豔动人的玩具了。此时在箱子中,从柳无媛股间流淌出的爱
液,还有从她身体上滴落的汗水,渗透的鲜血,已经开始在箱子的底部积攒起来
了。沉溺于快感中的意识,似乎稍微清醒了一些,柳无媛之前完全迷离混乱的眼
睛,瞪得大大的,被对準眼球发射出的精液混着泪水已经滑落下来,只是在她的
眼睛里面也多出了不少血丝。

  「啊……要逃……逃出去……啊~ 好热……又好冷……啊~ 啊!」

  大概是因为持续失血导致身体的感觉开始麻木的关係,柳无媛应该是意识到
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在含糊的呻吟中,她开始挣扎起来,身体摇晃着,让那条棒
子更为剧烈的搅拌自己的肉腔,却也借着这样摇晃的力量,让自己那已经流出鲜
血的小穴,可以从这条棒子上面摆脱出去。

  「呀啊~ 啊!啊啊~ !呀啊!哈!」

  在挣扎中,那条棒子带给柳无媛身体的刺激越来越强烈,就好像要把整个肉
壶都从她的身体中撕扯出来一样,在鲜血不停从小穴中顺着那条棒子流淌出来的
时候,柳无媛的呻吟和叫喊声也变得越来越剧烈。终于在时间快要过去三分钟的
时候,伴随着从少女花园中溅的红色花蜜,柳无媛终于浑身抽搐着,从那条棒子
上挣脱了下来,可是她那凄惨的样子,显然蜜肉黏膜都已经被撕扯开,她的腔穴
里面也同样变成血肉模糊的样子了。

  但是身体歪倒在箱子中的柳无媛即便小腹都已经疼痛得痉挛起来,也根本不
可能停下来缓一口气。时间还在继续流逝,柳无媛必须用嘴咬起了一根髮卡,然
后用被包扎起来依然在流血的腿部伤口,还有同样已经受伤的股间肉唇,支撑起
自己的身体,让自己可以尝试着用嘴巴咬住髮卡打开挂锁。

  少女的嘴角也同样被髮卡磨破,以至让血丝混着唾液一起滑落下来。

  时间已经到了第四分钟,留给少女的时间已经不到一分钟了。

  「呜……呼……呜……」

  柳无媛似乎都已经哭泣起来,两腿间因为紧张到极点的关係,再次失禁让小
便流淌出来,甚至把自己的伤口都浸泡在了她自己的尿液中。这一刻柳无媛的精
神和身体都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她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自暴自弃的放弃逃脱,任
由自己变成悲惨的肉玩具,甚至是直接死在这个箱子里面。

  但最终,柳无媛还是把挂锁打开了。

  在时间只剩下最后十几秒的时候,柳无媛将挂锁打开了。她那几乎绝望的脸
上浮现出了惊讶的表情,但是嘴角随即抽动着露出了笑容,然后猛地抬头撞开了
箱子的盖子。这个时候,柳无媛根本不再管会不会受更重的伤害,她的腰腹用力
挣扎着,顶在那根刚才反复蹂躏过自己的棒子上,脑袋探到箱子外面,用下巴抵
住箱子的边缘。就在倒计时完全结束,微波发射器启动的那一瞬间,柳无媛让自
己从箱子里面滚了出来,重重地跌在了舞台上。

  剧场之中,几乎是一片寂静。

  这一场从来没有其他魔术师挑战过,几乎是追求自我毁灭一般的表演,居然
真的成功了。

  柳无媛的四肢没有被毁坏,而她也没有在表演中死去。

  这正是一出完美的刺激演出!

  在短暂的寂静之后,现场的观众就爆发出了似乎要把剧场都给掀翻一般的热
烈掌声。

  只是舞台上的柳无媛,大概是由于终于逃脱成功而放鬆下来的关係,又或者
是之前积累的伤势,以及药物的影响,在观众们发出欢呼之前,就已经再次陷入
了休克状态。难得的,柳无媛没有对自己的观众们谢幕,也没有再和观众们进行
热烈深入的交流,就被医生紧急送往了医院。

  当几天后,柳无媛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了自己已经顺利接受了手术的消息时,
还有不少有着猎奇癖好的观众在留言中表达了自己的遗憾呢。不过,柳无媛总算
是顺利逃脱了沦为肉玩具的命运,这场残酷的表演,也将成为一个传奇,在爱好
者之间一直流传下去。

*** *** ***

小结

这是我个人因为兴趣和癖好而写的文~
要是和医学知识或者逻辑常识有不符之处~
读者诸君就当没有看到吧~

因为现在越来越忙碌的关係
以后很长时间大概也只会写这种短文了

期待能有回复留言
有趣的点子也可以啊

谢谢

以上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wuxia/79372/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