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梦幻传说的异变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这里是某大学的研究室。

  堆满了各种分类的刊秒跟资料,打印出来的记录乱七八糟地叠放起来,淩乱

不堪的室内有一名少女正在不断敲打键盘。

  少女的名字是『冈崎梦美』。

  只有18岁已经是比较物理学的教授,她可以说是有着罕见头脑的才女,在

身处的这所大学以及其他关连的学会也是享负盛名。

  她现在正在进行着自己最重要的专题的相关研究。

  ——魔力跟魔法。

  那是她最重要的专题『非统一魔法世界论』之中最重要的因素。

  唯一不适用于统一理论,也未被实证其存在,异质的力量。

  自从上次在学会因为提出的理论不获接纳,更让梦美在学会被嘲笑之后,她

一直在埋头钻研自己的理论。

  新一年的开端总是忙得焦头烂额,好不容易才让各种杂事告一段落,梦美也

终于能够腾出时间,埋头在大学内处理各种事务以及研究。

  要不是她的助手『北白河千百合』不在,想必不出一个月她就能完成独自开

发的可能性空间移动船,前往寻找魔法跟魔力存在的世界了。

  千百合的不在意外的影响了梦美。

  本来她习惯把大学里琐碎的工作都扔给这个好友兼助手处理,不过千百合最

近以长期辛劳的报酬作理由跟她要了一段相当长的假期,从前天开始已经没有在

研究所出现。

  结果,两天前仍然整理乾净的研究室就在梦美来来回回翻查资料后,在短时

间内变成想像不到的乱葬岗模样。

  她虽然是名副其实的天才,可是生活上却是个废才。

  当然她本人是完全没在意过这点小事。

  「唔,啊…………已经中午了吗?」

  敲打键盘的手指停下,梦美在确认了时间之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之后才慢条

斯理的站起。

  就算拥有远超常人的优秀脑袋,身体仍然跟常人无异的她也是有食欲的。

  反正现在也不是甚幺要赶忙的时期,梦美决定顺从肚子传来的率直要求,让

作业暂停下来。

  突然,敲门声响了起来。

  「我在,请进。」

  「打扰了,冈崎教授。」

  出现在梦美眼前的是比她稍为年长些,躯干也要比她高的青年。

  虽然一时三刻没能想起他的名字,可是梦美仍然肯定这个青年的面貌是早就

在自己记忆里存在的,似乎是参加自己授课的学生吧。

  「有甚幺事吗?」

  「是这样的,佐久间教授说我製作的器具有问题,让我来找教授你……」

  「佐久间?网域电子系的?」

  青年点了点头。

  梦美回想了一下,记得自己是曾经在那边发表过一些意见,所以偶尔会被网

域电子系的学生找上门作一些咨询。

  看来这次也不例外。

  「好吧,不过你要长话短说,我还有事情要忙。」

  梦美才不打算告诉眼前的男学生自己只是打算吃午餐。

  要是让对方误会自己有空闲时间的话,研究就肯定会被阻碍到了。

  无论如何,她都要证明自己的理论没有错,在学会上向那群老古董讨回这口

怨气。

  「这是我製作的器具……」

  青年掏出了一个看起来很奇特的玩具。

  轮廓虽然有点像奖牌,可是梦美看起来只觉得是游戏机的记忆卡一样。

  上方的晶体状方块里面内藏了甚幺纹路,下方的握柄部份划有简陋却奇异的

图案,以及一个小小的扳机。

  「用途?问题点?目标?」

  梦美毫不客气的切入重点。

  「啊啊……这个嘛……」

  青年笑了笑,慢慢的说着,同时把手指挪到了板机上面。

  不知怎的,梦美的直觉认为不对劲。

  ——不可以让他打开这东西。

  「等等。」

  「——是这样子用的。」

  可是,梦美的喝止晚上了一拍。

  《 MASTERMIND HYPNO 》

  透明的前端亮起了紫蓝色的重重光晕。

  散发着阵阵涟漪似的球状光波很快就沖过了梦美的身体。

  「啊——……」

  梦美的意识混浊起来。

  电子音,青年的声音,自己的声音,转眼就被阵阵刺耳的尖鸣遮掩过去,然

后变成沈寂的空洞的紫色。

  淡白的研究室墙壁,挂在墙上的红色披风,眼前青年的衣衫,转眼就被一层

又一层杂乱的极彩色给淹殁,然后变成朦胧的紫色。

  唇舌间的唾味,纸张独有的微臭,嘴里残留的微微盐味,青年身上传来的汗

臭也好,转眼就被难以名状的浓稠事物覆盖,只余下虚无的紫色。

  那是难以理解的複杂紫色。

  那是不允理解的冒渎混沌。

  哪怕拥有超乎常人的天才智慧,梦美此刻仍是身处常识範畴之内,因此她很

快就被这份超出常识的事象吞噬。

  声音、颜色、气味、感觉、思考、一一沦陷。

  极度漫长却又异样短暂的剎那过后,梦美就被那丛戳堵一切的墨紫淹殁。

     *****     *****     *****

  从晶卡开启到梦美失去意识,只经过了两秒钟。

  光幕在盖过整个特别学术楼之后,就消失无蹤。

  然而,失去意识的只有梦美一个人,扣下扳机的青年却是安然无恙。

  「……教授?冈崎教授?梦美教授?」

  叫喊着她的名字,甚至用手掌在她眼前挥来舞去,梦美也没有反应。

  见状,青年才好像安心下来似的鬆了口气。

  「这玩意还真的神奇啊。」

  青年把玩着手上的晶卡。

  ——这东西当然不是他发明的。

  这玩意的来头他也不清楚,只知道是某个地方误寄到他宿舍而已,因为当时

的邮包根本没有写任何东西,他也是出于一时好奇才拆包看看内容。

  结果,邮包里就只有这个奇怪的晶卡以及两三页说明。

  最初他压根儿就不相信甚幺瞬间催眠,但是用同学跟教授作过实验后,也轮

不到他否定现实了。

  虽然不清楚它的运作原理,可是青年从晶卡透明部份的读錶判断出这东西还

是有次数限制的;虽然之前不懂乱试把次数耗得七七八八,可是只余下三四次也

够他好好爽上一番了。

  所以他选上了这个天才美少女作为重点目标。

  冈崎梦美。

  同时有着青春可爱以及成熟冷豔的矛盾特色,在大学内是以端丽的姿色以及

惊人的才智闻名,几乎说是女杰也不为过的成名人物;然而,目光几乎只放在眼

前的研究,对待学生态度虽是称不上恶劣或是刻薄,那严谨得没有任何空隙人情

的教学方针却也足以过一众学生们怀恨在心。

  闲话休提。

  「咳嗯……冈崎教授,你听到我的声音嘛?」

  青年的声音让梦美点了点头。

  接下来作一些最低限的效力确认,就是他享乐的时间了。

  「冈崎教授,你现在身处怎样的状况啊?」

  「…………被深度催眠…………」

  她以看似跟平常一样淡泊的口吻回答着。

  可是,已经用过好几次晶卡作这些事的青年早就有了经验,知道这种没有任

何起伏的语调跟刚才不同。

  这回答也代表她的深层意识理解到其自我受到深度催眠。

  「那幺,冈崎教授,你会服从我的指令吗?」

  梦美沈默地点头。

  心底深处知道自己已经被催眠的她就算没有自我,仍然能够回答。

  「那幺我们来作个测试吧。冈崎教授,请你举起你的左手。」

  梦美依言举起左手。

  在青年眼里,脑袋依旧低垂的美少女正把左手笔直地高举起来。

  「然后,冈崎教授,请抬高你的右脚。」

  梦美依言实行。

  接下来,青年接二连三的让她举手抬脚,时而扭腰举头,试了好一会儿才停

下这个早已知道结果的测试。

  现在,梦美在青年眼前摆出了平常绝对不可能作出的姿势。

  两膝跪地,双手交叉扣在后背,抬头挺胸同时将舌头伸出,突显胸脯曲线的

梦美现在活脱脱就是色情漫画中那些渴偶求爱的雌性魔物娘一样。

  而这姿态跟其他不堪入目的模样,都被青年用手机好好拍下来了。

  「哈哈哈哈!冈崎教授真是个好材料啊……那幺我们来开始正式的吧。」

  拍完照片之后,青年乾咳了两声。

  「冈崎教授,你会完全服从我任何指令对吧?」

  梦美默默的点头。

  当然,没有他的肯首,梦美仍然维持着跪地挺胸的羞耻模样。

  「那幺,冈崎教授,在听到关门声之后,你就会清醒过来,但是你不会记得

我曾经来过,可以吗?」

  梦美微微点头。

  她的深层意识已经记住了青年的指令。

  「然后,冈崎教授,当我说出『提问』后进行询问的话,你要诚实直接地回

答我的问题,并不会感到奇怪,可以吧?」

  梦美默默的上下扳动脑袋。

  「接下来,冈崎教授,当我说出『提议』并作出命令时,你会毫不犹豫地执

行我所说的内容,不会怀疑,不会好奇,明白了吗?」

  跪地的她继续点头。

  「最后,冈崎教授,当我直呼你的名字时,你会感到很舒服,很安心,就算

怎幺生气也好都会平静下来,可以嘛?」

  梦美的深层意识马上服从。

  所以她用无言的肯首作为回应。

  「很好……」

  青年笑了。

  「游戏开始。」

     *****     *****     *****

  「——?」

  梦美眨了眨眼。

  她记得刚刚有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可是研究室内除了自己却没其他人。

  「总不会是饿得发慌了吧……」

  把无谓的妄想抛开,梦美开始思考填肚子的问题。

  换了是平常的话,千百合定会替她準备些甚幺,可是她已经休假了所以只能

自己弄,自己买,或是乾脆叫外送。

  正当梦美的思维在三个选项间摆动时,研究室的大门传来了敲声。

  「请进。」

  「打扰了,冈崎教授。」

  梦美记得这个青年是曾经参加她授课的学生。

  「相当抱歉,我有些学术上的事……」

  「不好意思,我刚好有些要事赶着——」

  「我『提议』冈崎教授你先处理我的事情比较好喔?」

  青年的话令她的脚步停下。

  「……嗯。」

  指导学生是教授的工作。

  虽然身为研究员的自觉以及气质都更加浓厚,可是梦美仍然清楚自己当教授

就有指导他人的责任。

  不过,肚子已经咕咕作响的她也只想早点解决眼前学生的问题。

  「嗯,你问吧。要是能简短一点的话更好。」

  「那幺我就斗胆『提问』了……请问冈崎教授是处女吗?不是的话,你到底

跟几个男人睡过了?」

  青年说出口的提问不管怎样想都是非常识的失礼字句。

  好一点就是立马被轰出研究室,梦美的话就算是当场拿个甚幺东西从物理层

面上狠狠惩治他也是毫不意外。

  但是,梦美对青年的话没有任何疑问。

  不知怎的她就是感到很正常。

  「我当然是处女啊。而且我根本就没自慰过。」

  连惊讶的反应都没有,她理所当然似的以平常的淡然口吻回答。

  「咦~?连自慰都没有可真的没想到哪~?梦美这样不行喔。」

  青年故作夸张的表情让她的眉头轻皱。

  可是听到他的话,她本来皱起的眉头却又放鬆下来。

  「当然我对性行为方面有充足的知识,可是我从来不认为有必要去作,所以

不曾自慰过。」

  「都已经这年纪了,居然没自慰过?这听起来不妙啊说真的……」

  「……是吗?那幺,你的问题到此为止?」

  望向一脸邪笑打量自己的青年,梦美因为空肚子带来的不适感而烦躁起来。

  问题的内容比她预想中更令人不感兴趣,让梦美不禁大感失望,可是她却没

有对那些俨然是性骚扰的非常识字句抱持任何感情。

  虽然不知道为甚幺,可是她认为没必要存疑或是羞怒。

  「唔……这样啊,本来想要再深入点问的,不过既然没经验也没法子了。」

  「嗯?嘛没有问题的话便请你离开吧,我接下来有事——」

  「哎呀不要这幺说嘛。我『提议』梦美你先脱光衣服冷静下。如何?」

  想要离开的冲动从梦美心底消失。

  「——……哈啊。真拿你没办法呢。」

  听到青年的话,梦美毫不犹豫地伸手开始脱下衣服。

  跟束成三股辫的头髮一样红的缎带,长袍以及裙子一件一件的被她俐落地从

身上脱下,不消片刻她身上便只余下内衣。

  印有草莓图案的胸罩跟内裤。

  虽然看起来相当幼稚,但却跟梦美意外的配衬。

  「冈崎教授喜欢草莓大家都知道,可是连内衣都是草莓啊?」

  「这套内衣是我的心头好。怎幺,你有意见?」

  「不不,这跟你很速配啊。胸脯也相当可爱呢。」

  「男人都只会先看胸脯呢,脑袋难不成只有胸脯吗?」

  青年用彷彿要把梦美全身上下舐弄一遍似的目光打量着她,而这份露骨的视

线令梦美心中的烦躁跟厌恶变得更加剧烈。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以女性而言充满着魅力,即使平常对这些没在意过,被直

接提及时却也让她感到阵阵烦躁。

  然而,青年即使察觉到梦美的表情变化却是无动于衷,并把手放到她肩膀上

露出邪笑。

  「那幺,冈崎教授,来作个自慰初体验吧。」

  「哈啊?我待会还得去吃午——」

  「也就是没甚幺要事嘛,反正都被我催眠了。嘛,我『提议』你先忽略空肚

子的感觉。如何,梦美?还会饿吗?」

  「催眠……?啊——啊勒……?」

  青年的话让梦美感到了疑惑,可是这份疑虑跟饥饿感同时雾散。

  「嘛……既然是这样的话……」

  对于青年故作亲密地直接触摸自己身体这件事不抱任何嫌恶感,梦美露出一

脸无奈的样子服从了他的指令。

  「我『提议』你接下来会让身体对性爱的刺激无比敏感,可以吗,教授?」

  「嗯哼。」

  梦美平淡地回应。

  明明是可以一口气推演研究内容的大好时机,却发展成这种奇怪的状况。

  对于初次自慰云云,她丝毫不感兴趣,更别说提起干劲了。

  然而,梦美虽然如此想着,却也乖乖服从了青年的指令。

  ——因为她已经完全陷入青年的催眠支配之中。

  哪怕是智慧再高才干再强的天才美少女,现在的她也没有任何被比自己年龄

要大的陌生异性玩弄的自觉。

  梦美唯一能作的只是尽快完成对方提出的指令。

  ——哪怕,连这个选择也只会被青年在弹指之间抹消。

    *******    *****    *******

  「呼? 呼? 呼喔? 喔? 呼嗯? 噫? 呼嗯? 呼喔喔喔??」

  「节奏不错呢~就是这样子没错。可是我『提议』你不能高潮喔。请好好的

累积快感,并保持理性忍耐下去吧~」

  数分钟后。

  在研究室内把双腿张成蟹股状的蹲姿,把胸罩推开的梦美用食指跟姆指不断

搓揉套弄自己已经尖挺起来的乳头。

  本来没怎幺爱抚过的乳头并不会带来那幺强烈的快感。

  可是,青年的催眠令梦美的感觉得到增幅,让她敏感到只是搓弄乳头就差不

多要高潮了。

  口水长流,秘唇也已溢出爱液让内裤氾滥水痕,然而梦美已经没有余力注意

这些事情,只是粗重的急喘。

  因为她现在仅是依照青年指令保持清醒,已经相当吃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renqi/7558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