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美人图第九集第二章

第二章
第二性别赵湘庐从梦中惊醒,周身大汗淋漓,却是被恶梦吓出了一身冷汗。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第二章
第二性别

赵湘庐从梦中惊醒,周身大汗淋漓,却是被恶梦吓出了一身冷汗。

在怀中,自己心爱的妹妹微闭美目,如蛇般扭动娇躯,口中轻轻呢哺,一副海棠春睡般的娇媚模样。

赵湘庐看得难过,幽幽地叹息一声,想起另一个身世凄怜的妹妹,更是伤心断肠。

可是抱住妹妹的娇躯,感觉她玉体的火热,赵湘庐不觉想起上次来凌乱野时,自己为解除淫毒而狂舔她嫩穴的画面,不觉双靥如火,羞耻愤怒,身体却迅速热了起来,两腿中间更是火热,简直无法忍耐。

怀中的湘云公主扭动挣扎得更剧烈了一些,樱唇中吐出灼热幽香,颤声道:「小文子,让我再摸一下……思,你好讨厌,做了好吃的藏着不给我…三让我吃一点嘛,给我吃一点又不会死,然后你再回去做好吃的就行了,小厨子……

赵湘庐听得身体剧震,明亮双眸中射出悲愤光芒,可是身体却突然变得更热,微微颤抖起来。

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出现那根粗大肉棒的影像,赵湘庐抬起美丽明眸,幽幽地看向不远处熟睡的伊山近,眼中现出复杂至极的神情,紧紧夹住双腿,感觉那里面是如此空虚,彷佛需要一根粗壮的东西填补。

这样一想,看着伊山近的目光就更显灼热,不由自主地想道:『他那根东西又粗又长,如果插进我身体里面……』

身体渐渐颤抖起来,下面也变得湿了,赵湘庐身躯一震,突然清醒,脸颊因羞愤而变得通红,慌忙抱起熟睡呢喃的妹妹,向着旁边的小湖走去。

撩起水,在自己和妹妹脸上都抹了一些,让清凉湖水驱除欲火,心情渐渐平静下来,想起刚才突如其来的欲望,心中羞惭难耐。

上次在凌乱野中赶路宿营时,她也是在这里偷偷洗澡。虽没有被人发觉,但总觉得被人窥探,尤其是清洗下体蜜穴时,这种感觉最为严重,害她只能草草洗完了事。

她最担心的是被那个好色男孩偷窥了自己的纯洁身体,那样不仅妹妹、即使自己的贞操也难以保住了。

赵湘庐不由自主地望向远处的伊山近,说不出对他的感受究竟是什么样的。

本来是愤恨轻蔑,常有欲杀他而后快的心思,可是看到他的肉棒,就会忍不住心里火热,甚至生出让那根大肉棒插到自己身体里面的奇异遐想,即使是春梦中,也会梦到那根大肉棒,甚至梦到伊山近骑在自己身上,干得自己淫浪娇喊的画面。

『这样下去,道心就会破碎了啊!』赵湘庐悲伤地想着,却也无法可想,毕竟那是自己毕生中所见的唯一一根肉棒,生出异样感触也是难免之事。

默默地转头望向湖水,看着湖面如镜,反射出头戴束发金冠的极美容颜,英俊潇洒,果然是翩翩美少年完美皇太子。

就是这张脸,在京城里会让无数花季少女为之痴狂迷醉,夜不能寐,因而深陷暗恋苦情的女孩不计其数。

赵湘庐默默地苦笑一声,眼神迷离,恍惚之中彷佛看到这水中的美丽少年换上女装,成为了一个天姿国色的美人,那样的话,一定是本朝第三大女吧?

她突然惊醒过来用力摇头,将这不切实际的幻想从脑海中驱逐出去。

既然已经欺瞒天下十七年,便再无退路,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欺瞒下去。为此要遭受多少苦痛煎熬,只能自己咬牙忍受,将所有悲伤羞耻的泪水咽到肚子里面去。

突然,大地剧烈地晃动起来,平滑如镜的湖水狂喷而出,打在她们身上,将她们身体打得透湿,现出了玲珑有致的曼妙身材。

太子抬起头,看到如山般的妖物出现在天边,踏着沉重脚步,隆隆向这边走来,不由得大惊,立即抱起妹妹向着伊山近那边奔去。

伊山近也从梦中惊醒,抱着当午跳起来,四面张望,一眼就看到了巨妖同人木,身形高大至极,占据了他大片视野。

炼狱冥焰仍在它的助下燃烧,虽然比从前微弱了许多,却还是清楚地映照出它的面容和身体,显得极为狞恶。

那是一只高大如山的树妖,身材粗壮,占地广阔,四肢俱全,头颅和身体各自是一段圆柱形树干,只是大小粗细有些分别。

「怪不得叫同人木,果然长得和人一样。只是也太丑了吧?这样叫『同人』,那和它相同的人类不早该丑得自杀了?一定是这个原因,所以在人类世界看不到这么丑的人了!」

伊山近胡思乱想着,远远指着同人木大声喝道:「呔!该死的妖物,胆敢再来捋虎须,真的不怕死吗?」

巨妖大步向这边奔来,放声怒吼,吼声隆隆,在天空中发出滚滚雷霆:「你们这群小混蛋,到底是什么来历,敢在木大仙的地盘上撒野?」

伊山近眉头一皱,大声叫道:「黎山老祖,听说过没有?」

「嗯?黎……」丑陋的树干大脸上浮现出回忆的神情,思虑了一会儿,摇头道:「没听过!这是什么人?」

伊山近失望地轻叹一声。本来希望能找到当午的身世线索,谁知道这家伙这么孤陋寡闻,什么都打听不出来。

上次的怪鱼只出现过一次,就深潜到水底,也不知道该怎么找它,现在说不定已经逃远了。而那个驾鸟蛮人恐怕尸体都腐烂了,何况此地山脉如此广阔,那一人一鸟掉落在哪里,自己根本就不知道。

同人木不再跟他斗嘴,迈开沉重步伐冲到百步之外,举起如巨树般的粗壮大手掐住法诀,口中念念有辞,吐出一段古老咒文。

地面上,那些赤红咒文彷佛突然活了起来,四面激射,围绕着他们飞速转动,变换出无数诡异图案,狰狞恐怖,如欲择人而噬一般。

此时,太子已经抱着妹妹冲到他们身边会合在一起,凝神共御敌侵。

湘云公主也已从春睡中醒来,睁眼看到伊山近,立即伸出藕臂娇声道:「好厨子,给我吃点东西,快要饿死了!」

她浑身湿透的模样,华丽罗衫紧贴在玉体上,现出窈窕诱人的胴体,伊山近狠咽了一口馋涎,看看旁边太子冷怒目光,还是示意当午上前挡驾。

当午慌忙拦住湘云公主,一把抱住她的娇柔胴体,在她耳边柔声劝慰,叫她不要打扰伊山近御敌。

同人木带着一大群翼猿远远围在外面不敢靠近,却一同大声念诵咒文,驱动法阵向着众人袭来。

赵湘庐冷哼一声,与伊山近一同众出护身灵力罩,阻挡赤红法符入侵,虽然受伤未愈,却还是心高气傲,不肯退回去接受这大肉棒男孩的保护。

地面上,一道道符文飞速转动,渐渐凝聚明亮,赤红如血,发出狞厉光芒,令人看得胆颤心惊。

赵湘庐与伊山近都是超越凡人的中阶修士,自然不惧这点恐吓,将二人灵力罩聚在一起,把两位纯美少女保护在中间,让邪阵法符无隙可入。

远方巨妖驱动邪阵攻击未果,大怒起来,举起树状巨掌,怒喝道:「地动山摇!」

狂暴威势从掌上发出,大地也被巨足撼动,邪力震天撼地,疯狂冲击四人脚下山岭,让地面剧烈晃动起来。

「不好,地震了!」湘云公主总算清醒了一些,惊恐地失声娇呼,却又转向伊山近,颤声悲泣道:「小厨子,你真的忍心不把你做的东西给我吃,让我只能做个饿死鬼?」

「现在没时间,下次请早!」伊山近胡乱答应着,与太子并肩面对群妖,凝神准备应对它的下一步攻击。

但巨妖的攻击就是从地下而来。大地晃动得越来越厉害,沉重山石从山岭上滚滚落下,发出隆隆巨声。

地面突然裂开,滚滚岩浆迸流出来将四人团团围住。他们所在的山岭忽沉忽降,被困在岩浆之中,已经没有了去路。

突然间,四人中间的地面迅速裂开,将他们分成两边,一升一降,让两边的距离越来越远。

湘云公主失声娇呼,满脸恐惧地扑向伊山近,幸好当午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抱住,恐慌地望着彼此的距离迅速拉远。

湘云公主扑到当午的身上,搂住她颤声悲泣,虽然为两个男孩的离去而伤心,却禁不住情欲狂涌,酥胸玉乳不住地摩擦着当午凸起的胸部,甚至还将玉手伸向她的身体,颤抖着到处乱摸。

当午满脸红晕,又急又羞,几乎急得晕去。

一道光芒在她的脸上闪现,她突然闭上清澈美目,伸手向天一指,喝道:「破!」

轰的一声,大地狂震,岩浆奔流,山岭地形为之改变。

远处的巨妖同人木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上,只觉树心震裂,忍不住张开怪口喷出大股汁液,将地面浸得透湿。

它强行用邪力镇住心魂,费力地爬起来,却看到远处通红熔岩环绕之中,那清纯美丽的小女孩指尖射出大片浓雾,升上天空,化为滚滚乌云,将那一片天空都遮掩住了。

乌云迅速下沉,笼罩了方圆数十步的区域,并不断向外延展,遮蔽了群妖的视线,让它们看不清楚四人的具体动向。

一只翼猿飞得近了些,看着滚滚乌云扑面而来,不及躲开,被卷入乌云之中,突然间嘶声惨嚎,只觉邪力被乌云迅速吞噬,如无数利刃割肉凌迟,痛苦至极。

双翼再也无力拍击,翼猿惨叫着从天空中跌落,一头撞到裂开地面中的大片熔岩里,发出嗤嗤怪响,白烟涌出,烫得它骨肉焦烂,散出难闻的焦臭气息。

翼猿的嚎叫声更是惨不忍闻,在通红的岩浆中拚命挣扎着,却最终被乌云吞噬了妖力,软弱无力地沉到岩浆下面,身体分解,被熔岩彻底烫烂了。

其他所有的翼猿都吓得怪脸惨白,拚命扶起同人木的巨大妖躯,向着远方飞速逃离,再不敢接近这团乌云。

那乌云从后面卷来,追击到一定距离就停下来不再扩散,占据了将近三百步方圆之内的区域,遮掩住妖物视线,让他们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在区域中心,伊山近从地上爬起来,骇然想道:「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震动和压力,连我都会摔倒!她们两个怎么样了?」

他环顾四周,吃惊地发现整个区域的地形已经完全改变了。

到处都是奔流的赤红熔岩散发着热气与红光,看上去像熔岩地狱一般c

在熔岩中,有一块块的岩石地面勉强没有被熔岩吞没,却像孤岛一般,彼此间没有道路可通。

他们所在的位置还算宽阔,有近二、三十步方圆的岩石地面,而太子就和他困在一起,在孤岛边缘眼巴巴地望着另一处孤岛上的妹妹。

地形变迁,让她们距离这边已经有数十步远,所在的小岛约方圆十几步,将两名清丽美貌女孩困在当中。

当午盘膝端坐小岛中央,面容整肃,闭目不语,宝像庄严,如少女观音现世。

而湘云公主却趴在小岛边缘惶恐悲泣,颤声叫道:「好哥哥,你们快来救我啊!」

她一眼看到伊山近从太子身后探出头来,眼睛一亮,改口叫道:「小厨子,本公主都快饿死了!」

伊山近脸色一变,转身坐下不敢搭腔,可就是这样,还是要承受太子喷火的目光。

这里不能用法宝飞行,而两岛之间炽热熔岩流淌,根本就走不过去。他也只能耐心等待,希望熔岩能够早点冷却,好让自己四人能够脱身离开此地。

这么晚了,无事可做,他被惊醒之后又睡不着,只能看着那边与自己一直不对眼的太子殿下,见赵湘庐安慰过妹妹后也坐到地上,无奈地道:「反正又睡不着,咱们找点有趣的事情来做吧?你想怎么玩?」

赵湘庐睁开明眸,瞪了他一眼,伊山近自顾自地道:「会不会打麻将?纸牌?下石子棋怎么样?」

赵湘庐闭上眼睛,靠在岩石上闭目养神,不再理他。

伊山近讨了个没趣,喃喃嘟囔几句,也闭目盘坐,开始默默修行。

自从吸收了仙子师叔的真阴,后来又常常吸取真阴淬炼灵力,果然让他进境奇速,现在已经升上了入道期的第『』层,虽然还是属于人道期初期修士,却已经不是任人欺凌的菜鸟了。

现在虽然不能进入美人图吸取仙子真阴,他却努力运行灵力在经脉中穿行,将从前吸收的真阴彻底练化,融入丹田,成为自己灵力的一部分。

等到残存的真阴全部炼化,他睁开眼睛,感觉到丹田中灵力鼓荡,显然已经是突破在即。

那边的太子也在闭目修炼,治疗内伤,伊山近看着赵湘庐的美丽容颜在熔岩红光照射下,突然产生错觉,彷佛坐在自己身边的是一个绝色美女,让他胯下肉棒不禁直立起来。

伊山近心中一荡之后,立即举起拳头狠砸在自己头上,暗骂:『对男人都能动淫念,你还想怎么样?』

他转过头不去看那边的美丽少年,安慰自己道:「一定是这双修功法出了问题,不是我的错!唉,以后该怎么半呢?」

他撑起身子,看着那边小岛的情景很难过地想:『要是当午和我在一起,肯定不会这么难受。哪怕是湘云公主也好啊!』

想到这里,不由得浑身燥热起来,将外衣脱下丢在一边,又将里面的衣服也解开,敞着怀纳凉。

不仅是他,因为此地太热,赵湘庐也将身上龙袍腿下放在不远处,只顾闭目修行。

此时那边小岛上,正在上演着绮丽淫靡的一幕。

娇柔美丽的小公主欲火如焚,却无法到那边的岛上寻欢作乐,只能将目光投向岛心处闭目端坐的当午,羞涩想道:『她长得也很漂亮,实在不行,假凤虚凰一下也好!』

此念一起,立即面红耳赤,心旌动摇,看着眼前清丽少女,越看越觉得可爱,忍不住娇喘吁吁地扑上去,张开樱唇,奋力向着当午温软红润约香唇吻上去。

就在两名美丽女孩的樱唇即将碰触之时,当午突然闭着眼睛推出一手,按在她的酥胸上,将她强行推开。

「呜……」被她的手隔衣碰触到乳房,湘云公主的骨头都酥了,伸手揽住她的香肩,颤声道:「好当午,我好热、好难受,让我爽一下好不好?」

伊山近耳聪目明,隔着这么远也能听到她们的窃窃私语,不由得心中大震,失声叫道:「不好!她是给我爽的,不能借给你!」

当午也配合地缓缓摇头,依然闭着双眸,美丽容颜上一片平静,丝毫没有受旁边欲火中烧的女孩影响。

「不要这么小气……好难受……」娇嫩可爱的小公主倒在地上,痛苦地撕扯着衣服,玉颊艳若桃花,眼睛水汪汪的,看看那边俊美潇洒的伊山近,再看看这边清丽可人的当午,终于还是决定先向嘴边这一块肉下手,颤抖地爬起来,手是并用地向她爬去,口中发出柔媚诱人的娇声。

她的手碰触到当午酥胸,隔衣轻揉乳房,却被当午一把推开。再往别处伸手,也遭遇同样的结果。

湘云公主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欲火在胸中熊熊燃烧,让她神智昏乱,围绕着当午爬来爬去,颤声央求,一心只想让当午陪她欢好。

看着美丽萝莉窈窕诱人的纤美胴体在地上乱爬,充满可爱的萝莉诱惑,伊山近咽下口水,感觉下体火热,肉棒硬得像要把裤子顶破一样。

在这个时候,三百步以外的乌云外面,去而复返的翼猿们又在催动法阵,试图以邪阵之力消灭这些难缠的对手。

虽然很怕当午,可是看她这么久都不追击,翼猿们又都回来仔细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发动攻击再说。

它们壮着瞻子围拢在乌云外面,各占有利方位,高举锋利双爪,狞恶的脸上现出凝重表情,张开血盆大口,喃喃念诵起了本族里口口相传至今的古老咒文。

地面上的符文彷佛活了起来,一个个变得血红,在地面处隐现,像食人怪鱼一般,朝着乌云下面游去。

那奇异乌云能吞噬妖力,却挡不住地面下的符文。而乌云覆盖之下的小岛上,原有的邪阵符文也受到翼猿邪咒感应都活跃起来,悄悄地向四人靠近。

当午周围三步之内彷佛画出淡青色的圈子,符文无法接近她的身体,只能在圈外撞击,发出恐惧的颤抖。

但旁边的湘云公主就没有这么幸运,大量邪异符文一拥而上,涌入她的身体,让她剧烈颤抖,仰天发出一声缠绵嘶哑的娇啼。

不知何时,赤红符文已在红亮岩浆中浮沉,相互撞击,发出悦耳的靡靡之音。

在漫天柔媚乐音之中,本如小狗般爬在地上的湘云公主已经娇颤地爬起来,翩翩起舞,在伊山近眼前跳出令人赏心悦目的美妙舞姿。

她的身材窈窕纤美,舞姿曼妙至极,玉臂舒展,随着音乐的变化,动作时而娇羞深藏,时而大胆豪放,或是激烈昂扬。

她一边优雅舞着,一边幽幽抽泣,看向伊山近和当午的目光充满了哀怨。

伊山近的心也随之动摇,被她如此幽怨豪放的舞姿吸引,心神飘荡,满脸通红,身体迅速发烫。

那边的美丽少女已经开始宽衣解带,在翩翩舞姿之中,用优雅曼妙的仪态轻柔脱下华丽衣裙,现出雪白柔美的玉体,在熔岩红光映照下,散发出莹润的美妙光泽。

「湘云,不要!」

在这时刻,赵湘庐心有所感,睁开明眸,恰好看到赵湘云脱下最后的衣裙,露出粉腿雪股,身上只穿着内衣,遮不住她外泄的美丽春光,不由得心中大震,噗的一声喷出血来。

她在修行疗伤之时,本就需要静心修炼,此时被眼前情景所激,再控制不住心神,体内灵力大乱,在经脉中狂乱冲突,弄得痛苦不堪。

那边的湘云公主充耳不闻,半裸的美丽玉体继续舞蹈,眼神渴望焦灼,颤声娇吟,声音中充满灼热的欲望。

这舞姿更加曼妙诱人,让人不由得想起传说中的天魔舞,夺人心魄,令人魂飞神迷。

她纤巧小手放在内衣上,轻轻解开素白抹胸,一对玉兔蹦跳弹出,在胸前上下跌荡。

伊山近瞪大眼睛,迷恋地望着那对久别的玉乳,心中又回想起当初摸到这对乳房刹那间美妙的手感。

「不要,湘云!」赵湘庐喃喃呻吟道,口中鲜血缓缓流淌出来,将胸前的衣衫都打湿了。

可是事与愿违,那边的娇嫩萝莉已经兴奋地流着眼泪,轻柔地将丝帛内裤腿下,露出了雪白柔滑的纤巧玉臀,散发出莹润如玉的光泽。

几人在迷乱之中都没有注意到,那条守贞裤不知何时悄悄消失,彷佛从未出现在她身上一样。

美腿之间,若隐若现,粉红色嫩穴暴露出来,被这边岛上的二人看得清清楚楚。

赵湘庐一口热血喷了出来,看着伊山近正目不转睛地盯着那边,口水流了半尺长,显然正垂涎自己妹妹的嫩穴,不由得心中大震,惶怒之间,几乎晕厥。

此时在乌云之外,巨妖同人木也爬了过来,强忍伤痛念出咒文,大手朝这边一推,嗡声念道:「入!」

乌云之内,地面与岩浆中的所有赤红符文都沸腾起来,狂啸着冲向小岛上所有的人。

这一刹那,正是伊山近用灼热目光逼视高贵公主嫩穴,忍不住鼻血滴落之时!

他的鼻血与太子朱唇喷出的热血同时洒落地面,几道符文得了龙血仙血滋润,更是红光暴涨,如闪电般激射,在两人身上一闪而没,迅速浸入身体之中。

伊山近身躯大震,迷乱的神智微微清醒,正聚起灵力抵御,突然看到那边的美丽公主玉体上红光闪耀,让她颤声娇啼,突然高高举起玉腿,将嫩穴彻底暴露在他眼中。

伊山近的眼睛霎时瞪大,无法相信一国高贵的公主会做出如此淫靡动作,那粉红色的高贵嫩穴,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清楚完整地看到。

湘云公主在宫中曾受过专业舞蹈训练,将玉腿抬到最高并不是难事,此时她以金鸡独立之势,抬起羞红俏脸,渴望的眼神望向这边,美目中充满挑逗之情,却不知是在挑逗伊山近、还是挑逗她一母所生的皇兄。

这边的两人都瞠目瞪视她的嫩穴,发觉这小小女孩已经彻底成熟了。

大量邪异符文以狂暴之势拚命涌入二人身体,而心神剧震的两人只能将目光注视在她的美丽嫩穴上,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娇美女孩纤巧手指颤抖地移到嫩穴上,俏脸上泛起娇羞红晕,却止不住心中激情,开始温柔揉动,娇喘吁吁,享受着自摸的乐趣。

看着纤美玉指在粉红色美妙嫩穴上轻轻揉弄,指尖在穴口嫩肉拂过,碰触着柔弱的处女膜,伊山近的心脏狂跳,头脑晕眩,身体也迅速发软。

高贵公主的娇吟声颤抖响起,她摸得自己玉腿发软,只能缓缓坐下,在地上缠绵扭动,嫩穴若隐若现,诱惑着那边的人。

她的葱指依然在嫩穴上快速摸弄着,甚至还用指尖揉弄阴蒂,无师自通淫弄着自己身体,仰天高亢娇吟,声音中充满魅惑,就像堕落的天使、发情的清纯精灵、诱人犯罪的美丽女妖的混合体。

「砰!」当她在自淫下达到高潮之时,伊山近也轰然倒在地上,身体软得一点不能动弹,彷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这邪异法阵之中,每个符文都有不同的力量,无数符文组成在一起,会发生各不相同的效果。

涌入湘云公主玉体的符文组合成艳舞之语、自淫之语,与其他不成符语的散乱文字效果混杂,让她现出诱人至极的诱浪美态。

而进入伊山近身体的符文组合则是让他精神亢奋、身体虚弱,淫欲狂升之时,却已经没有足够的力量逮住少女发泄欲望了。

如果没有乌云阻挡,那些翼猿冲杀进来,就可以轻易地将他杀死,而毫无还手之力。

他躺在地上遥望着那边的当午,心中庆幸;『幸好她没有受邪阵符文影响,所有的符文都在离她三步以外,不能进入圈子里面,不然岂不是亏大了!』

但他却忘了,这里一共有四个人。还有一个被他忽视的人就在他的身边,将会对他的贞操造成极大威胁!

耳边传来粗重的喘息声,伊山近转过头,骇然看到高贵的太子殿下已经站了起来,正瞪着通红的双眼,牢牢盯在他的身上。

太子身上,龙袍早已腿下,其他的衣服也脱得差不多了,上身只剩下一件薄薄的衣衫,现出了健美的胸肌轮廓。

伊山近大为惊恐,捣住胸部,失声尖叫道:「你、你想干什么?」

如果是想杀他,他倒没这么害怕,反正太子想杀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这眼中赤裸裸的欲望却让他恐惧起来,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彷佛有极为可怕的事情将要发生!

太子的目光奇异而又熟悉。这样的目光他会在那两个美丽仙子的眼中看过,在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个纯洁的处男,从身体到心灵都纯洁得像白纸一样——在看到这种目光之后,他就遭遇了粗暴的轮奸。

同样,他又想起了那群好色乞丐的淫邪目光,不由得一阵恶心,拚命不去想那些家伙,伸出无力的小手掩住后庭菊花,恐惧感越来越浓。

赵湘庐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丝毫没有发觉自己狂热的情欲已经从脸上表现了出来。

在她的心中升起狂乱的欲望,抬头望望那边妩媚妹妹的美丽裸体,再看看眼前俊美可人的小男孩,迷乱地想道:『我是男人,还是女孩?』

虽然十几年来都接受着对未来皇帝的正式教育,但与生俱来的天性是抹杀不了的。

她不想承认自己是女性,真的不想。可是从心底中爆发出来的欲望却让她忍不住抬起玉是,朝着那惊慌失措的可怜男孩走去。

她纤美的胴体歪斜扭动,脸上现出挣扎的表情,努力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接近他,可是彷佛有另一个自我从内心中冲出来,强行接管了她的身体,逼着她一步步走向欲望的深渊。

距离那男孩只有十步的距离,但这一段路,却成为了她一生中最长的路送。

每一分、每一秒,她心中的痛苦挣扎都变得加倍剧烈,心里的激烈冲突之下,身体的扭动更加痛苦至极。

看着伊山近充满男性气质的稚嫩面容,她又是痛恨厌恶,又不由自主地被他强烈吸引,彷佛飞蛾明知是死,还是会忍不住投向烈火一样。

「这混蛋,他跟我祖母不清不白,又占我妹妹的便宜,甚至脱光了衣服和她在一起行奸……我、我绝不能和他……」

高傲的公主刚想到这里,就已经忍不住扑倒在伊山近的身上,紧紧抱住他的脖颈,几乎将他勒死在自己胸前。

「呃呃呃呃……」伊山近眼珠凸出,难受地吐出舌头,脸部虽然紧贴在赵湘庐的胸部,却已经没有精力感受酥胸超越所有男性的柔软和弹性,而紧柬在衣服里面的白绢也阻挡了他进一步的感知。

赵湘庐颤抖娇喘,修长玉体在他的身上拚命摩擦,双颊如火,搂住男孩身体摩擦了许久,才勉强消解了对男性身体的渴望,玉臂微微放松开来。

「咳咳咳!」伊山近痛苦地连声咳嗽,摸着自己的嗓子,嘶声道:「你是想要先杀后奸吗?」

话没说完,两片温暖湿润的柔软香唇已经吻了上来,将他的话封在了嘴里。

本来就没有喘过气来,又被强行逼吻,伊山近瞪大眼睛,双目翻白,几乎被逼得窒息了。

太子像恶鬼一样强力吸吮,把他口中唾液吸进去,大口大口地咽下。这让伊山近心中倍感屈辱难受,可是偏偏又提不起力气,只能默默流泪,羞辱地承受轻薄。

许久之后,她吻够了,抬起头来,伊山近伤心地流着眼泪,颤声道:「完了,被男人吻了……天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赵湘庐羞红了脸,低头看着这漂亮男孩,心中迷乱想道:『他还当我是男人,不知道我是……难道就便宜了他?可是他比我小这么多,和这么小的孩子做那种事……』

她越想越羞,娇靥如火,原本近于中性的美丽面庞现出娇柔美态,却让伊山近看得恶心,转过头去干呕道:「不要这样……大男人装什么娇羞,早就知道你是变态,可没想到你会有这么变态!」

赵湘庐听得柳眉倒竖,愤怒地伸手狠狠一捏他的肉棒,虽然是隔着裤子,还是能感觉到肉棒的硕大,让她心中狂跳,玉体立即酥了。

伊山近痛苦地惨叫起来,却是心理上的打击更沉重:「不许摸我!你是男人,怎么可以在我身上乱摸……我知道了,你一定有龙阳之好,喜欢跟男人干,可我不一样,俺是正经人!」

他一急之下,把家乡土语都带出来了,弄得赵湘庐哭笑不得,可是看着他惶急害怕的模样,不由得心中大快:「这样欺负他也好,谁让他想用那根硬东西欺负我妹妹,还和我祖母纠缠不清,总是占我皇家的便宜?』

这样一想,十七岁的美丽少女心中就充满了欺负蹂躏小小男孩的残酷欲望,扑上去狠狠地吻着他,将多年来在深宫压抑的情感与欲望都尽数倾付于这一吻之中。

狂吻之时,身为皇储的霸气流露出来,英武潇洒的美少女强行按住伊山近,大吻特吻,甚至还狠狠咬住他的鼻子耳朵,弄得他满脸都是细碎的齿痕。

「哇呜,不要!当午,救命啊,啊啊啊啊,让我死吧……」

伊山近悲愤绝望地胡乱大叫,呼唤着自己心上人前来救驾,把自己从淫魔掌中拯救出来。

可是那边的当午却仍然闭目不语,反倒是自淫中的湘云公主看向这边,嫉妒地流出了眼泪,颤声尖叫道:「哥哥,不许欺负他,那是我的,要欺负也得让我来!」

「求求你,快点来欺负我吧……我不要和男人……」伊山近哭得稀哩哗啦,深切体会到了被凌辱的快感。

虽然很伤心,可是吻上来的两片唇很柔软很香甜,他不小心咽下去的香津也很甘美醉人,弄得伊山近欲火狂升,可是却仍凭借长期以来和淫欲斗争出来的坚强毅力苦苦支撑,不至于自己动手脱下裤子。

但赵湘庐却等不得了,喘息着趴下身去,将身软如绵的男孩扒掉衣服,露出了雪白健美的身体,以及那根粗大的肉棒。

那肉棒极粗极长,高高地挺立着,微微晃动,已经充血膨胀、坚硬至极。

赵湘庐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知所措地趴在他下身猛看,直到伊山近扭动挣扎时晃动肉棒打中她如玉额头,才醒悟过来,愤怒地拾起柔滑玉手狠抽了肉棒一记,斥责道:「变态!和男人在一起,也会变硬!」

「这、这不是我的错!是那古怪法阵把我……等等,你有资格说这种话吗?」

伊山近捣住下身,悲愤地质问道,那太子却毫无讲道理的意思,扑上来抱住他赤裸的肉体,饥渴的下体拚命地顶向他那粗硬肉棒。

在这样做的时候,她狂热迷乱的心里突然如撕裂般痛苦:『会怀孕的!要是生下孩子,一切都穿帮了,还要连累父皇母后的声名,让他们受天下人耻笑!』

邪异符语的奇异威力还能让人感受到清醒的痛苦。赵湘庐突然清醒过来,封自己所作所为羞耻万分,正要奋力推开这不配被自己强奸的稚嫩小孩,可是心中欲火突然狂燃,让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抓住伊山近的胸部,狠狠一拧!

「啊哇哇哇!」伊山近痛得大叫起来:「我没有乳房,你想摸去摸你妹妹的!」

赵湘庐已经扑了上去,下体拚命向他粗硬肉棒狂顶,嫩穴蜜道中空虚至极,只希望有什么东西能够填补进去。

『可是太大了,会撕裂的!身体会不会分成两半?』她心里恐惧地想着,虽然清醒而羞惭至极,身体却不听使唤,在欲火驱使下,骑到男孩的身上,重重地坐了下去。

「啊——」伊山近仰天惨叫,痛得比当初被仙女强奸时还要厉害。

当然,骑在他身上的是一个中阶女修,也可称为仙女了,只是他不知道,还当自己是被中阶男修、当朝太子强行淫辱,心中羞辱不堪。

肉棒几乎被坐断,彷佛随时都能听到「叭」的断裂声。可是却一直没有插入的快感,伊山近睁开泪眼,低头一看,不由得噗哧一声,破啼为笑。

太子身上还穿着那条法宝内裤,清洁雪白、闪烁着象牙般的光泽,此时顶在龟头上面,体重把肉棒都压弯了。

『还好有守贞裤帮忙救了我一命,不然插进紧窄蜜道里面,一定会痛死的!』伊山近庆幸地想道,突然觉得不对劲:『奇怪,好像不应该有蜜道的,他是男人啊!该死,我把从前被强奸的事情和现在弄混了,他是男修,不是女修!』

因为被轮奸三年的记忆太深刻,弄混也很正常。只是威严公主现在骑在他的身上,肉棒顶在修长美腿中间,将她玉体撑起来,两人大眼瞪小眼,尴尬对视。

美丽少女心中羞耻得流血流泪,对于自己强行淫辱小男孩的行为无法接受;可是欲火狂涌,让她虽然内心矛盾挣扎,却还是不得不合泪抱住伊山近,下体猛顶肉棒,希望能借此缓解如火的情欲。

那「守贞裤」法宝却是上古双修之士留下来的,威力强大,神妙莫测。被本地巨妖偶然得到后,重新加以炼制,好让它能够在凌乱野的法力镇压下能够使用,可是巨妖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今天是因为惧怕当午的实力,才有机会用到了他们身上。

虽然它知道的只是粗浅法门,并不能发挥法宝真实的威力,但仙家法宝妙用无穷,感受到肉棒粗硬,守贞裤突然变薄变软,让肉棒狠狠戳着高贵美少女的嫩穴,充满贴肉的触感,彷佛直接干着她一样。

丝绸内裤被顶得凹陷进嫩穴之中,心地坚毅的美少女仰天娇吟,感受到嫩穴紧夹坚硬龟头的快感,爽得死去活来,蜜汁流出,将长裤浸湿了一大片。

她抱住伊山近,娇喘着拚命厮磨,柔嫩大腿紧紧夹住粗长肉棒,奋力摩擦着它,让伊山近的快感奔涌而起,满溢心胸。

他无力地仰头喘息,难过地想道:「这就是男人做爱的方式?好恶心,我、我要杀了这家伙!如果再不摩擦快点的话……』

可是赵湘庐是不会有那么好的技术,让他极爽的。摩擦了一会,法宝渐渐变硬,让她嫩穴的触感变弱,伤心地伸手摸住肉棒,用力攥在手心里,几乎要把它扭断。

心里的欲火让她控制不住自己,颤抖地伏下身,张开朱唇,狠狠一口将肉棒含到了洁净至极的高贵口腔之中。

「啊……」伊山近身体震颤叹息,虽然羞辱地闭着眼睛,却感觉到肉棒进入到温暖湿润的地方,心中大震,充满不祥的预感。

天下至为高贵的美丽少女伏在他的身下,奋力吮吸肉棒,香舌不由自主地舔着马眼,像她祖母一样将尿道中分泌出的黏液咽下,心里痛苦悲泣,因为那一半清醒的神智而羞辱至极。

伊山近甚至比她还要羞辱,用无力的双手抱住她的头悲嘶道:「不要,不要哇!我不要男人舔这里,你、你怎么可以……思,再用力些,晃一晃头,吞吐……啊,不对,你不能……」

可是赵湘庐已经摸到了吮鸡舔鸟的诀窍,无师自通地晃着头,让粗长肉棒在温软朱唇中抽插,摩擦着金口玉书的高贵口腔。

『这、这是未来皇帝的口腔,好湿润好温暖……可是触感怎么这么像太后,舌头舔弄的动作也像,难道遗传真的这么厉害吗?』

「为什么这么像太后?」他在狂乱之中不由自主地问出来,听到赵湘庐耳中,心头剧震,愤怒地抓住菊花,狠狠一指戮了进去。

「啊哇哇哇!不要啊……你怎么可以真的插进去,可怜我的贞操……咦?你是用手指?」

伊山近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下体,果然看到未来的皇帝正用至尊口腔大力吮吸自己肉棒,鲜红舌头在肉棒上面舔来舔去,洁白手指在自己后庭中抽插,虽然只是用一根手指,摩擦得却很是剧烈。

『原来不是肉棒,吓死俺了……不对,这样玩弄男人后庭是不对的!』

那边的小岛上也传来激烈娇吟之声,伊山近百忙之中抬起眼睛,愕然看到湘云公主已经爬到当午身边,抽泣着抓住她的纤手,按在自己嫩穴上大力摩擦,直干得淫水长流,将玉臀都浸湿了。

当午此时已经不再反抗,只是还有一只手按在嘴上抵挡湘云公主的狂吻,依旧闭目不语,表情平静。

湘云公主哭泣着抱住她的娇躯,狂乱吻着她放在嘴上的玉手,在她身上乱摸乱捏,隔衣握住玉乳,又下去摸嫩穴,同时抓住她的玉手,摩擦得嫩穴如火一般。

「你们兄妹都这么淫荡的吗?」伊山近伤心地质问未来的皇帝:「你妹妹隔着衣服摸她的下体,你比她还狠,脱光衣服从两方面玩俺的性器!」

储君公主羞得玉颊通红如血,恨不得当场死去,免得继续做这肮脏下贱的勾当。

但她清醒的只有大脑中的一部分,另一部分还指挥着樱唇香舌、葱指玉手,狂干着伊山近的下体,心里想到自己的祖母可能也做过这种事,不由得心中如火焚烧,既刺激兴奋又痛苦至极。

伊山近无力地躺在地上,遥望着那边被隔衣摸弄嫩穴的当午,流出了伤心的泪水。可是却禁不住下体传来的刺激快感,随着高傲公主的狂吮猛舔,肉棒在未来皇帝的温暖口腔中狂跳起来,将大量精液喷射到她温润口腔深处。

赵湘庐瞪大美目,惊慌地感受着肉棒在口中跳动的触感,大量精液激打在口腔和香舌上,肉棒颤抖插得更深,顶住嫩喉喷射,弄得她恶心欲呕,可是小嘴却不由自主地做出吞咽动作,将精液大口大口地咽下。

她的纤美玉指仍在快速抽插,干得伊山近菊花绽放,摩擦的快感逼得他肉棒射得更猛,几乎将最后一滴精液都被搾了出来。

「啊啊呜呜……」伊山近颤声悲吟着,肉棒和菊道中传来的强烈快感几乎让他昏过去,眼中含着屈辱的泪水,眼睁睁地看着当朝储君狂吸肉棒,喝下自己精液,却无力反抗。

赵湘庐同样屈辱流泪,许久之后才用樱唇香舌奋力吸干尿道中最后一滴精液,瘫软无力地倒下去,头枕在伊山近胯间,无力地吮舔着刚从他后庭申拔出来的纤美葱指,喃喃叹息道:「好饱……」

她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妹妹一心想吃这东西了。果然吃下他的精液之后,腹中一片饱胀的满足感,就像刚吃过宫庭大餐一样,再也不觉得饿。

那精液中带有一丝青气,却是神禾的赏赐。在京城或许没有什么用,但在找不到粮食的凌乱野,这却能让人不食而保持精力充沛,用送可强大了。

精液中带有的青气不多,或许会在一段时间后重新让她变得饥饿,但现在她却充满满足感,懒洋洋得只想饭后小睡。

突然一阵异声响起,劈啪吱呀,响得极为凶狠。
赵湘庐娇佣睁开美目,望向咕咚咯冒泡的岩浆,突然玉体剧震,惊得呆了。
回覆
b9022011
的文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renqi/7185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