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先穿射雕再穿大唐71~80

黄药师带着杨立名和黄蓉朝桃花林里面走去。待得掠到黄蓉母亲的坟墓前,黄药师上前打开了坟墓的机  关。待墓碑缓缓移开,露出一条石砌的地道,转身对杨立名和黄蓉说道︰“一起进来吧。蓉儿你妈妈就  在里面。本来我以为她要一辈子睡在那里。”黄药师的表情一脸的复杂。似乎为自己救不了妻子感到  无助。但是看了一眼手中的还魂草。瞬间又变的神采飞扬起来。带头走进了墓中。  杨立名和黄蓉面面相窥。也跟在黄药师的身后走了进去“爹爹等等我,,,,,”黄蓉巧妙一晃,已来  到了黄药师身边,拉了拉黄药师的衣角,左瞧瞧右瞧瞧。母亲在她刚刚出生的时候就死了,她还没有真  的见过一面。所以也是心情急迫。墓室杨立名倒是很熟悉,虽然这里不如终南山上活死人墓那么大,但  是感觉这个工程也不小了,心中倒是暗暗佩服黄老邪的手笔。顺着通道前行,感觉到寒气越来越重,  就好像来到了冰窖,普通人绝对来不了这里,不然就算冻不死也绝对会得重病的。不过好在进来的三人  都是武林高手。  杨立名默运先天功驱寒,心里想道按照黄药师先前的说法。他的老婆应该是被他用什么特殊的方法吊着  一条命才是。这么的冷想必是黄药师保全妻子的一条手段吧。毕竟在现代社会已经有了这种将一个重病  快死的人在极度低温下冰冻保命等待以后救缓的手段。杨立名叹了口气对自己的这个岳父大人又是一  阵佩服。如果黄药师在现代社会的话。他绝对是兼并科学家,文学家,天文地理家,机关家,医学家等  等于一身的牛人啊。更加夸张的是他还只是个古代人。  “这里这么冷,里面一定有很多的冰块吧?真不知道我这个岳父是怎么让这些冰运到这里而不融化的。”杨立名奇怪的想着。  待得进入墓室,满目的奇珍异宝不计其数,那些明珠美玉、翡翠玛瑙之属在灯光下发出淡淡光芒。还有  无数的奇奇怪怪的花草,透着一股股的清香。让人为之一震。精神都提高了几个档次。当然如果这里不  是那么冷的话。  “奶奶这便宜岳父还真是有钱啊!看来以后我不用花费能量点拿来变化黄金了!”(小杨无耻的将黄药  师的财富归为了自己的。有向全职软饭王进发的迹象。)  待进到最里面的时候,杨立名抬头扫了一圈。让他吃惊的是,整个墓室竟然没看到一丝的冰,那黄药师  是靠什么将墓室变得这么冷的呢?黄蓉倒不为这个感到奇怪,她从小就被父亲知道手段多多。  黄药师将一个毡帷拉开,露出了一个白玉制成的棺材,整个棺材通体雪白,散发着丝丝的寒意,棺材上  雕龙  琢凤,显然这是不知道那一代的皇室之人的棺材,被黄药师学习步惊云给强抢了过来保全自己的老婆。  这墓室寒气如此之重,看来主要还是和这白玉棺材有关了。  黄药师轻轻的抚摸着棺材,深情的就象在抚摸着情人,杨立名看的都头皮有点发麻。黄药师轻轻的说道  ︰“阿衡,阿衡,我带咱们的女婿女儿来看你了。很快药哥就让你醒过来看看咱们的女儿已经长大了。让她也见见娘。  “爹爹,你还在干什么啊?快点让妈妈吃了名哥哥的龙之还魂草啊。让她快点醒来。”黄蓉可是急了,  在一边不停的踱着着小步。任谁知道自己去世十几年的母亲要复活了,恐怕都不可能心里平静的。  杨立名上前拉住她的小手,“蓉儿你放心吧,你妈妈一定会活过来的。”  嘴上虽然安抚黄蓉心中却对小白道︰“怎么样,可以就得活吗?”  “可以的爸爸,我已经用生物电波扫描过白玉棺材里的人了,里面的人还有半口气但是全身的生命能量  都已经耗尽了。如果不是你那个神奇的岳父大人恐怕在十六年前她就已经死了。不过就算如此被硬生生  的将这口气拖了十五年也已经差不多油尽灯枯了,全身脉搏与血液几乎已经全部停止。要不是爸爸你出  现让她有龙之还魂草补充生命能源来续命。能不能撑过今年都是个问题。”  听到小白的回答杨立名松了口气。他心里也大概明白如果黄药师的老婆在今年真的彻底死了话。黄药师  搞不好真的会坐上那条狗屁的“殉葬船”来个殉情。那她的宝贝蓉儿可就要哭死了。虽然原著里他好像  没有再寻死。但是谁知道现在会不会。  “喝!”黄药师双手一撑,那白玉棺材被推了开来。露出了里面的一个绝代佳人。  只见她云髻峨峨,修眉微翘,朱唇红润,脸上的肌肤如凝脂一般的白嫩,绝对一个绝世的美女。  杨立名张大了嘴合不上,当然并不是因为见了绝世美女的缘固,这方面只有一点的原因,最主要是  因为这女子长的太像黄蓉了。而且看年纪似乎比黄蓉也大不了太多的样子。如果说是黄蓉的同父同母的  姐姐都有人信。想起自己以后要叫这个看起来几乎比自己还小的女人叫岳母大人,杨立名就感觉有点郁  闷。  其实不止杨立名,就连黄蓉也被自己母亲的相貌给吓了一跳。以前虽然她也来过这里。却从来没有打开  过白玉棺材。自然没有见过母亲的真容了。竟然会这么年轻。  其实这倒是杨立名和蓉儿妹妹大惊小怪了。黄蓉的母亲在25岁左右生下黄蓉就后就差不多一直在冰棺材  里沉睡。虽然已经过去十六年。可是也正是如此才让她的身体的时间一直停留在十六年前。  “岳父快喂岳母吃下还魂草,不然就糟糕了。”杨立名明白开了冰棺,黄蓉的母亲的生命能量会更加快  的流逝。  黄药师一点头将还魂草放人他妻子的口中。还魂草不愧是神药,入口即化流入啊衡的身体里根本不用人  去刻意的咽下。  还魂草入了阿蘅身体后,她身体慢慢的抖动起来马上就越来越厉害,体温也从几乎和冰块一个温度慢  慢的开始攀升并且变的越来越烫。  “岳父大人帮助消化药力。”杨立名上前道。  其实不用他说黄药师也已经开始把手抵在妻子的背上了。毕竟没有人疏导强大的能够使人起死回生的药  力恐怕他妻子用不了多久就要爆体而亡了。  “杨小子,你也过来帮你岳母疏通药力。”黄药师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一个人还是不太安全。所以叫上  杨立名这个和他一样的先天高手。对于自己的妻子他可是一点都不敢马虎。  杨立名闻言没有犹豫也上前将手掌抵在自己岳母的后背,两道先天真气不停的在啊衡的身体里流动冲刷着,帮助消化着还魂草的药力。  一个时辰过去了慢慢的杨立名感觉自己岳母身体里的药力消耗的差不多了而她的脸面开始变得红润,有光泽,明显有好转的迹象。生命力开始复苏了。就和打算和黄药师收功却忽然感到一具柔软的身子进入自己的怀里。接着鼻子被一个软软的东西一踫,接着左边的脸蛋上就是一阵湿软。然后湿软又移他的嘴唇上。杨立名忙将眼楮看去,离自己近在咫尺的距离有一张模糊而漂亮的脸蛋和自已脸贴着脸,漂亮的嘴唇在自己的嘴唇上不停的亲吻着,嘴里还迷迷糊糊低低叫着药哥哥我要啊!似乎一副焦渴难耐欲求不满的模样。而且双手在自己的身上摸啊摸显然想要脱衣服。  虽然隔得太近,眼楮焦聚无法对焦,但是杨立名也知道这张看不清楚的漂亮脸蛋,正是自己岳母大人的。杨立名大惊连忙一把推开她。虽然这岳母大人确实是非常的漂亮。但是他更加的知道自己如果不反应快点推开她的话绝对会死的难看。因为黄药师父女可都睁大眼楮看着呢。也是这个时候才想起刚才小白在自己脑袋里提醒过自己被龙之还魂草救活的人,刚刚醒来的时候都会欲火难耐,因为龙之还魂草是龙族的精魄,而龙性本淫嘛。  推开岳母大人后,杨立名果然看到黄药师一副要杀人的模样看着他。绕了绕脑袋尴尬的说道︰“啊哈哈,岳父大人,你和岳母大人慢慢聊啊,我和蓉儿先出去了。”接着拉起发呆并且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和刚刚醒来的母亲的黄蓉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因为他已经看到岳母大人已经缠上自己那正在给女婿占了大便宜而在郁闷的岳父大人。  “少儿不宜少儿不宜,可不能教坏了纯洁的蓉儿妹妹呢。”杨立名心道。  “我妈妈热情吗?”刚刚出了这座假坟墓黄蓉幽幽的声音就在杨立名这牲口的耳朵边响起。  “是啊是啊,岳母大人实在太热情了。”某人毫无察觉的说道。刚一出口就知道糟糕。果然腰间一疼女人的绝招来了。  “是吗!这么说名哥哥你很享受喽?”“老顽童,我回来了!”杨立名带着一大堆的酒菜牵着蓉儿妹妹的手,回到了老顽童所在的岩洞前。他岳父岳母在做造人工作他和黄蓉自然要离开远点了。  “你刚才去哪儿了?”听到他的话以后,周伯通立刻就蹿了出来,随即就发现了他手中的东西︰“咦?蓉儿姑娘也来了,你手里的是什么?”  “你自己看吧?”杨立名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周伯通。“哇!烤鹅,酱牛肉,酒,哈哈,我老顽童喜欢。”周伯通一脸兴奋得说道。  “难得你还知道把这些东西拿来给我,也不枉我这几天教了你这么多功夫。”周伯通一边拍着杨立名的肩膀,一边满脸感动的说道。“喂老顽童你就是要谢也该谢我吧。这些东西可全部是我做的。”黄蓉挥着小拳头道。  “哈哈,一样一样反正你也是我兄弟的小媳妇吗,谢谢他和你不是一样的。”老顽童边吃边道。  看着老顽童在对着饭菜埋头苦干。杨立名拉起黄蓉的手悄悄走了出去。  “名哥哥。我我”“你什么啊”杨立名看着吞吞吐吐的黄蓉道。黄蓉叹了口气道︰“我以前虽然从小没有妈妈,但是以前在梦中无数次的梦见过妈妈,梦中妈妈的样子都是那样慈祥而美丽,刚刚我终于见到妈妈了但是”“但是什么?你妈妈活过来了,难道不好吗?”杨立名问道。其实他也知道从小没有母亲的黄蓉突然有了母亲虽然高兴却有点不习惯了。  “当然不是不好了蓉儿很开心呢。但是都是妈妈虽然和梦中的妈妈是很象,可是她也太也年轻了。好像和蓉儿差不多大一样。蓉儿想叫妈妈却害怕等一会叫不出口。”黄蓉少见的有点忧郁的道。  “咚”“哎呦!你干嘛啊?”黄蓉揉着被敲的小脑袋不满的看着刚才偷袭的情郎。  “干嘛!谁叫你这丫头没烦恼偏偏给自己找烦恼想。明明是你妈妈有什么叫不出口的。”杨立名好笑的看着这个小妮子。“嘻嘻,好像也是耶。真的是蓉儿多想了。我说名哥哥你说是我漂亮还是我妈妈漂亮。”“当然是我的蓉儿漂亮了。”杨立名捏了捏黄蓉的鼻子。这小醋坛子不就是丈母娘无意的亲了自己一下嘛。还和自己老娘吃上醋了。其实真要说起来两人倒是各有千秋都是绝世美女。但是杨立名可不会傻的说出来。  似乎很满意杨立名的回答,拉着他的手道。“我们去游泳吧?”杨立名抬头一看才发现原来他们不得不觉间已经来到桃花岛的海边。“好啊。”杨立名高兴了。一男一女游泳不是摆明了要给他占尽便宜吗?  黄蓉从小生长在东海桃花岛,每日里没事的时候便是下海游玩,对于她而言游泳可是一大爱好。  黄蓉的妈妈复活了心中欢喜,问杨立名道︰“名哥哥你会游泳吗?”杨立名著摇了摇头,这小子哪里是不会啊!不过想让人家蓉儿妹妹带他游泳好多多卡油而已。他小时候可是经常和同学去跳河玩耍的。不过他就算不会也可以很快的学会,因为到了先天期早就可以初步的内息了。虽然维持的时间不是很长不过在水底不呼吸待个20来分钟甚至更长的时间还是很轻松的。  黄蓉从快步跳了下来,杨立名紧跟着也跳下,黄蓉拉着杨立名的手,道︰“名哥哥,我来教你游泳吧!”她一脸的兴奋,杨立名点了点头,当下就随着黄蓉一起进入水中。  两人在水中嬉戏,虽然杨立名也会游泳但是比起黄蓉这个大师级的可就差的远了。黄蓉将一些水中手脚运动的方法都告诉了杨立名,杨立名借着内息的方便,很快便将黄蓉教的这些全部掌握。没过多久,他也能在水中和黄蓉一样的那么灵巧。  两人足足在水中嬉闹了大半日,这时只听黄蓉在前面娇声叫道︰“名哥哥,快来追我!”说完,一个猛子扎入了水中。  杨立名哈哈一笑,向着黄蓉的方向追去,他仗着功力高深很快就追了上去。一把将佳人抱在怀里。“看你往哪里逃。”  黄蓉翘着小脑袋娇声道︰“你武功比我高太多。欺负人嘛!”黄蓉此时一身衣服被水浸湿,紧紧的贴在身上,玲珑的身材浮现在了杨立名的面前,她面孔清秀,身上皮肤如同凝脂一般,胸部往上鼓起形成一个完美的曲线,杨立名心中一热。  先天功的阳气又在体内暴动了,实在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趁黄蓉一个不注意,一下子将她的卷着的嘴儿含住。  黄蓉一声惊呼,杨过已经紧紧的把她抱住。现在已经是快夏天了,二人身上所穿衣物甚少,且现在都被河水浸湿,一时间身体厮磨、刺激无比。  杨立名感觉黄蓉的身子温润柔软,抱在怀里极是舒服,下面的反应越来越大。顶在蓉儿妹妹的小腹上蓉儿妹妹身子一僵,面色越来越红,呼吸也越来也急促。她跟杨立名相处了一段日子,也在杨立名这个色狼的影响下。从原来对男女之事全然不懂到现在的朦朦胧胧的明白一些了。不然也不会看到母亲的反应就和杨立名逃也似的离开。要知道她的妈妈可是刚刚复活啊。  杨立名松开一只手,轻轻端起黄蓉秀气的下巴,把她的头慢慢抬起,黄蓉大羞,双眼紧紧的闭上。  杨立名再也不顾一切,舌头伸进了黄蓉的嘴里,黄蓉一惊,睁开双眼,正好踫到杨立名饱含情欲的眼楮,赶紧又将眼楮闭上,长长的睫毛不断颤抖。  黄蓉初时还比较羞涩,慢慢的杨立名霸道的顶开了她的牙齿,舌头紧紧的追着她的小舌,终于二人舌头交缠在了一起,黄蓉心中一震,如同电击,一股热流流向全身,反手将杨立名紧紧的搂住,少女的本能激烈的回应着。  两人现在还在水中,黄蓉的身子如同八爪鱼一般紧紧的缠着杨立名,杨立名的双手在她的身上不断的抚摸着,最后放在了她那圆润挺秀的玉臀上,微微用力把她按向自己,同时不断的揉搓她的玉臀。  直到黄蓉的这口气完全用尽,身子已经没有一丝力气,杨立名才将她抱到了岸上,伸手解开了她的腰带,他在黄蓉的耳边轻声道︰“蓉儿,我想要你。”黄蓉用鼻音发出了一声模糊不清的“嗯”字,杨立名心中大喜,就待不顾一切的收了这个美人。  “名哥哥你要和蓉儿生娃娃吗?”黄蓉朦朦胧胧的对杨立名问道。  “蓉儿愿意和我生娃娃吗?”杨立名嘴里喘着粗气问道。  黄蓉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小脑袋在等待杨立名的侵犯,她心中激动她要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这个男人,既然心都给了他,身子当然迟早也要给他。  她慢慢的等待着,静静的躺在柔软的沙滩上,腰带已经解开了,胸前白玉般的肌肤也露了出来,俏目禁闭,挺秀的鼻子不断发出急促的呼吸……不知不觉间二人身上的衣物全部褪去,肌肤相触,二人的体温渐渐升高。双手游走黄蓉的全身,看着黄蓉脸色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促,就连身上洁白如玉的肌肤都微微透着一丝晕红,这才真正进入了她的身体。一声疼哼过后海滩上留下了丝丝落红的同时,传来了销魂荡魄激情的女子娇喘声和呻吟声。水声阵阵。,两只雪白的肉体正扭缠在一起。  “好紧啊!………”“啊……名哥哥痛啊…啊,啊啊—”“乖蓉儿很快就不疼了。”  伏在雪白的玉体上的杨立名,身子在轻轻的挺动着,他的双手已勾起了身下美丽至极的爱人的修长双腿,挺直了身子,慢慢增加着力气地撞击着。  一个时辰后风停雨歇,杨立名轻轻的搂着黄蓉,心里一阵高兴,激情消失,现在留下的是温馨和甜蜜。“***,今天黄药师一家都因为我的关系在做造人运动。”这小子无耻的洋洋得意着。  双手放在黄蓉的腰臀间,慢慢的抚摸着,感受黄蓉身体的柔软滑腻。黄蓉将头靠在他的怀中,只听杨立名道︰“蓉儿,你的身子真是完美无瑕,她们都比不上。”  黄蓉身子一呆,紧紧的抱着杨立名,俏目瞪着他道︰“你说什么,不是只有穆姐姐吗?怎么是她们?”杨立名一呆才发现自己说漏嘴了。不过这样也好反正迟早都要交代的,还不如趁现在刚刚把她的身心都收了对自己最依恋的时候说。于是把他与神仙姐姐林玉和小昭事包括他们相遇在一起的过程都大概的讲了一下。  黄蓉心里大气,刚才还和自己做“那种事情”,现在就给自己一个坏消息,伸手在杨立名的身上狠狠的掐了一下。啊!杨立名夸张的叫了起来,他知道现在要给吃醋的小女人发泄一下。“我就知道你是个花心大萝卜。不过穆姐姐都没有说什么蓉儿才不会输给她呢。现在你是和蓉儿在一起不许想别的女人,只能想蓉儿。”黄蓉一阵的泪眼汪汪委屈的道。杨立名是赌对了,如果是别的时候告诉黄蓉恐怕会和他闹一阵。但是现在在她心里对他最依恋的时候说过关的的确比平时容易的多。  “是是是是,现在只想蓉儿。”杨立名抱着她不停的安慰认错。心里却想今后还要想办法协调四女的关系了。念慈和小昭都是百依百顺型的应该可以容易相处。神仙姐姐也不是喜欢争的人。只要搞定了黄蓉,一切都好说。还是古代好啊!如果是现代自己现在想搞定四女一定难比登天。  两人又嬉闹了一阵。突然一阵萧声响起。两人面面相窥连忙起来打算穿起衣服。“呵呵,岳父大人和岳母大人温存够了叫我们了!”  啊一声凄惨叫声从桃花岛上传出。就好像某人被爆了菊花一样。让远处睡觉的老顽童都打了一个哆嗦。  用功力将衣服给蒸干。杨立名便牵着蓉儿妹妹的手朝萧声的方向走去。  不一会儿两人就来到一处桃花岛的小凉亭里。只见黄药师手持玉箫站在那里吹奏。而他旁边一个和黄蓉很是相像的美丽女子静坐在那里痴痴的看着他一切尽在不言中,周边吹来的风将两人的衣角舞起,如同一对神仙眷侣一般。  “哈哈哈,岳父大人原来你可以那么久啊,我还以为只有我才可以这么久呢。”杨立名边说还边淫荡的向黄药师打眼色。做了个你是真正的男人的模样。  黄药师老脸一红,放下玉箫狠狠的瞪了杨立名一眼。他和妻子分离十几年了。十几年来他从来没有踫过别的女人又加上武功高强精力旺盛一点自然是很正常。  杨立名的岳母大人一看到黄蓉过来。大喜的站了起来。她十六年前就已经陷入沉睡对女儿的记忆自然也是停留在那个躺在自己怀里咿咿呀呀的小婴儿时的黄蓉身上。当她和黄药师激情过后。头脑渐渐清晰过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只是睡了一觉而已。甚至傻傻的问黄药师女儿吃过奶了没有是不是饿了抱过来给她看看。让黄药师这个仍然沉浸在十几年的生死相隔又再度重逢而兴奋不已的人都是忍俊不已。差点笑出来。接着就将她睡过去的事情都告诉了她,包括女儿已经长大了甚至嫁人了和她睡了十六的点点滴滴。  让她听的嘴巴越张越大。当知道自己差点和家人阴阳永隔又因为杨立名这个女婿的出现而得救也是对杨立名感激不已。  一把将发呆的黄蓉抱在怀里,抚摸了一下这张和自己很是想象只是稍微年幼一点的脸蛋。  嘴里喃喃道,“蓉儿,你是我的蓉儿对吗?“蓉儿,我是你娘啊,,,,”冯蘅两手颤抖着扶住了黄蓉的俏肩,眼角似有泪花道。“阿蘅,你看,十六年过去了,我们的女儿都这么大了。”黄药师又拉拉黄蓉道︰“蓉儿,叫娘。你娘回来了。”  “嗯,,,,啊……”黄蓉张大了檀嘴,看着眼前这个模样和自已很像,年龄只大了几岁的美丽女子,哼哼叽叽竟然真的叫不出来。虽然看到她时黄蓉就发现自己的心理充满了亲切感。  “蓉儿,,,,,怎么啦,你不是从小就一直吵着跟爹爹要娘嘛,现在你妈妈就在面前,你怎么反而不说话啦。”黄药师看着有点发楞的黄蓉,笑道。  “娘,,,娘亲,,,,蓉儿也有娘亲啦,,,,”黄蓉终于听了爹爹的话又看到名哥哥鼓励的手势,终于忍不住扑进了冯蘅的怀中,告诉自已她就是自已梦中千思百想的妈妈。冯蘅幸福的紧紧的搂着黄蓉。“好,,,好,,,我们一家终于团圆了哈哈哈”黄药师轻轻的展开双肩,搂着两人,感叹着,想不到苍天对我真不溥,一家人十几年后还能团聚。  黄氏一家在那唏嘘长叹,场面感人,某人忽然觉得自己被忽略。“喂喂,岳父大人蓉儿还有我啊还有我啊。”杨立名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声道。提醒他们不要忘记自己这个最大的功臣。可惜没有人理会他。可恶!蓉儿也不理我,当然了,她可能十六年来终于是刚见了母亲,太激动了吧。  过了好一会黄蓉才抬起满是泪痕的小脑袋,看到那被自己忽略的杨立名坐那里自哀自怨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拉过他的手到自己母亲面前红着小脸道︰“妈妈,我给你介绍一下他是女儿的的的哥哥。”  看到女儿扭扭捏捏的小模样啊衡哪里不明白这个哥哥前面还要加上个情字吧?其实她自己也觉得一阵的怪异。睡了一觉不仅女儿大了连女婿都有了。不过从丈夫口中她已经知道自己可以和丈夫女儿团聚这个女婿可是居功至伟的。  “岳母大人好啊?”杨立名打着招呼,对这个曾经强行“非礼”过自己的美丽岳母他还是想给人家留下好印象的。  “哦,原来公子就是药哥说的杨公子吗?多谢杨公子救了小女子的性命,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喽。不知道公子愿不愿接受。”冯蘅作了一个揖笑道。  “踫!”的一声杨立名听了她的话又看着她如花的容貌一下子靠在凉亭的柱子上一脸怕怕的模样。  “我是说让我的女儿代替以身相许啊。你岳父大人不是已经答应了吗,也不用这么激动吧差点摔倒了。呵呵呵!”美丽岳母看着杨立名的狼狈样捂着小嘴咯咯直笑。她本来也因为沉睡了一十六年而时间也在她身上停顿了一十六。所以严格来说她的年纪其实也就不满二十五岁。少女心性并没有完全抹去。竟然开起女婿的玩笑来。  “行了阿衡别闹了。”他了解自己妻子个性是那种外表文静内在却和女儿一样喜欢搞怪的。所以对她的话既不会有什么惊讶也不会有什么不满。倒是黄蓉这个小妮子被吓的不轻。  杨立名抹了下汗。***这个岳母大人可真是极品啊!容貌极品连性格也是。其实他也自己别看自己的岳母这样,其实却是个非常痴情的女子不然也不会为黄药师一个梦想就差点耗尽心力而死了。  “立名,我打算让你和蓉儿现在就成亲。”黄药师拉着妻子的手对着杨立名道。  “什么!”黄蓉和杨立名都惊的跳了起来。黄蓉是一脸的娇羞。而杨立名却好像见了鬼似得。  “这个,这个是不是太快了一点点。要不要等一段日子?”杨立名结结巴巴的说道。虽然他一直很想和黄蓉结成夫妻,但是乍一听到现在就要成亲,杨立名还是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为什么?”黄药师突然满脸不悦的说道。“难道是你嫌弃蓉儿?”  “不是,不是。”杨立名连忙否认道。开玩笑,看着自己身边的蓉儿妹妹与黄药师身边的极品岳母都露出了杀气。他知道如果一个回答不好绝对会死的难看。还要被人鞭尸个一百遍阿一百啊。  “那到底是为什么?”黄药师和极品岳母都有些疑惑的问道。黄蓉也委屈的看着他,水汪汪的眼楮里明显写着花心大萝卜。  我只是觉得好像太仓促了点,当然如果蓉儿愿意的话我是求之不得的。杨立名连忙一脸严肃的说道。让黄蓉高兴的小女儿态尽露。听到他的话以后,黄药师和极品岳母自然是满脸的满意。  “蓉儿你愿意吗?”阿衡抱过女儿的肩膀问道。黄蓉低着脑袋看着杨立名微不可查的点了点脑袋。  “咯咯,好都同意了,那么你们就现在就在这里拜天地拜父母拜对方然后就去洞房吧。”极品岳母咯咯笑道。“啊!什么”杨立名伸长脖子喊道。“就这样就行了?”  “怎么?不行吗?我和药哥以前就是这样的。你到底拜不拜啊?”极品岳母点着精致的小巴理所当然的说道。杨立名听了这话又差点晕倒了。这才想起桃花岛还真有这样的习惯。比如梅超风姐姐和他的丈夫陈玄风成亲的时候就是只有他们夫妻两人而已。看来黄药师这个东邪也不是叫假的。在他看来成亲只要互相喜欢就行了要那么多繁文缛节干什么。  接着杨立名只好和害羞的黄蓉拜堂了。一旁的极品岳母在那里开心的叫着一拜天地之类的。虽然被雷的不轻但是杨立名和黄蓉还是拜的开心至极。随着最后一句送入洞房两人算是正式成亲了。  “呵呵呵,杨公子小女子将女儿托付给你了你可是不能欺负她哦。还有对了,桃花岛平时只有我和药哥的那些哑仆一般不会到处乱走的。你和蓉儿在哪里洞房都可以的。尽管放心我是不会偷看你们的。”  阿衡又说出了一句把杨立名雷的抽搐的话。“娘,桃花岛还有个老顽童。”刚才一直都在害羞的黄蓉不得不出声提醒一下母亲。她现在也算见识了母亲的厉害了。  “什么!老顽童?药哥他怎么会在我们桃花岛的?”岳母大人纳闷了。按理来说丈夫应该不喜欢外人住在桃花岛才是。“还能为什么当然是爹爹把他抓住关在桃花岛了,我以前去看望他,爹爹还骂我。呜呜呜蓉儿当时好伤心哦娘。”黄蓉接口假哭的抱住母亲说道。她现在有妈妈撑腰算是牛气了,向着母亲诉苦告了老爹一状。  岳母大人抱着女儿一阵安慰。白了丈夫一眼道。“你不会在十六年前就抓了人家关了人家十六年吧?”她聪明绝顶又熟知黄药师的个性。自然明白自己这个爱迁怒人的丈夫为什么把老顽童抓住关在桃花岛了。一定是因为自己几乎死去的关系。黄药师有点尴尬的点点头,他现在妻子复活心情大好。想起自己关了老顽童一十六年心中突然觉得有点愧疚。  “这样啊!我们去看看他。”极品岳母知道自己刚刚复活所以对什么都感性趣。拉去黄蓉和黄药师就要去看望老顽童。杨立名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  “鬼鬼鬼啊救命啊不要来找我”桃花岛的某处响起惊天的惨叫声。那声音要都凄惨有多凄惨!杨立名几人在极品岳母大人的带领下雄赳赳起昂昂的向老顽童所在的山洞而去。  “老顽童起来了有故人来看你来了。”他们一来到洞里就看到像死猪一样趴在地上睡觉的老顽童。  杨立名上前一把捏住他的耳朵对着大声道。  “唉兄弟你回来在让我老顽童睡会。有什么故人回来看我老顽童啊。是蓉儿姑娘还是黄老邪这桃花岛只有他们了。”老顽童揉着睡眼朦胧的双眼道。  “是啊,我和爹爹都来看你了,不过还有一个人你绝对想不到哦。”黄蓉晃到老顽童的面前对着他道。  “什么,黄老邪他真的来了。”听到黄药师来了老顽童突然精神了。眼楮一扫真的看到了他。连忙跳到黄药师的面前道。“黄老邪你终于敢出来了!来,今天就让你尝下我这天下无双的绝世武功!我老顽童的武功现在可是已经是天下第一了。这次我一定要好好跟你打一架让你知道我老顽童的厉害。哇哈哈”他自从学会了左右互搏之后可是一直想跟黄药师这个欺负他十几年的人好好打上一架。  黄药师囚禁老顽童十几年,以他的才智,早已对老顽童的性格了如指掌,这时候见老顽童如此信心十足的模样,自然知道他必有所峙。神情略有所思看向周伯童道︰”你莫不是已经练了九阴真经!才如此的自信。”  “哈哈,老顽童练不练九阴真经都一样可以打赢你黄老邪。”刚一说完,就欺身向前。却突然发现一个人影挡在黄药师的身前。一看却是一个比黄蓉稍微大一点的小姑娘。而且长的和黄蓉很是相像。  “咦!黄老邪你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女儿了。算了管你多了几个女儿。小姑娘你快点让开,我老顽童的武功可高了。不小心打伤你就不好。”老顽童对着极品岳母大人挥了挥手道。  杨立名和黄蓉都是对视一眼。知道有好戏看了。  岳母大人本来是手牵着自己丈夫和女儿的手踏花而来满心喜悦。那知,刚走到老玩童之居所,咋一看之下,顿时心中酸楚。又见到老顽童那如同老小孩子一般的样子。想起他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在这个鸟不拉屎山洞内忍气吞声的过了十几个春秋。一阵的愧疚涌上心头。不由的再次白了丈夫一眼。  对着老顽童盈盈的施了一礼笑嘻嘻的道︰“周大哥可还记得小妹,当初就是小妹说周大哥的九阴真经是假的被欧阳锋调了包的。”  “哦我老顽童想起来,你是黄家嫂子。”又转头对黄药师道︰“黄老邪你带着你老婆来这里干”  他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一般。牙齿不停的打着疙瘩神色好像见了鬼似得。呃其实还真是见了鬼了。“鬼啊鬼啊救命啊不要来找我老顽童”老顽童凄惨的叫了起来左跑几圈右跑几圈想找个地方躲。不过山洞光秃秃他还能躲到那里。最后只能把脸往怀里一放。当做是我看不到你你也看不到我。身子不停的摆动着显然吓的不轻。  “周大哥都怪你把九阴真经给我看才害的我死的,我回来找你了。”爱搞怪的岳母大人“阴森森”的对老顽童说道。  “不管我老顽童的事啊。是你自己一定要看的我有叫过你别看啊。你别来找我啊。”老顽童的脑袋埋在怀里猛摇起来。  “哈哈哈哈,杨立名几人看他的样子都忍不住大笑起来。”还是蓉儿妹妹有良心见老顽童不停发抖的样子上期拍了拍他肩膀道︰“老顽童我妈妈还没有死呢,你张开眼楮看清楚啊。”  “我不看,打死也不看。”老顽童扭捏的说道。这时他也大脑有点清醒了。哪有鬼大白天的和一大帮人一起出现的啊。忍不住抬头瞄了一眼。果然看到黄家嫂子在那地上拖的老长的影子。  “呼!果然不是鬼,哎呦吓死我老顽童了。”老顽童大呼了口气摊在地上哼哼唧唧的说道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松过一口气后老顽童又忽然想到了什么跳了起来对着黄药师大叫道︰“黄老邪你好卑鄙啊。不仅骗我老顽童说你老婆已经死了,还用这个做借口打断老顽童的双腿,将老顽童关在桃花岛十六年。不就是想要九阴真经吗?明说不就好了。没有想到你黄老邪那么虚伪无耻。我老顽童看不起你,看不起你。”老顽童似乎挺愤怒的指着黄药师。  虽然黄药师对老顽童有点愧疚,不过见他指着自己的鼻子大骂还是一阵恼怒︰““哼,别以为练了九阴真经就可以对我如此放肆。我黄药师还不屑拿自己的亲人说事。”  “我呸!老顽童你胡说八道什么,我爹爹才不是那样的人。”“周大哥你误会了。”黄蓉和岳母大人也一起说道。  只有杨立名在心中无良的想着打起来打起来。这家伙唯恐天下不乱又确实想看看黄药师和老顽童这两个绝顶高手现在到底谁更加的厉害。  老天爷似乎听到了他的祈祷。老顽童压根不理黄蓉等人的解释。  绕过他身前那杨立名的极品岳母欺身向前,脚踏七星,全身如松似垮,其软如棉,出拳仿似无章,使的正是七十二路空明拳法加左右互搏。双手同时出拳一拳朝黄药师脸上打去,另一拳却是朝黄药师腹部而去。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双拳同时击出那么双拳中每一拳所含的力道绝对不如蓄力后一拳全力击出的力量来得大。不过精通左右互搏的老顽童却不在此列。他双拳中所宇涵的力量都是他全部的力量。  黄药师也不甘示弱同时双手挡住老顽童击来的两拳。踫的一声闷响两人脚下的地面咚的一下龟裂开来。黄药师连连倒退了好几步,面色微微潮红。他刚才枯算错了老顽童双拳的力道。又因为准备不足所以吃了一点小亏。反观老顽童却只是稍微的后退了一小步。  老顽童见自己好像十几年来和黄药师的较量第一次占了上风顿时容光焕发,神采飞扬脑袋仰得老高,怎么看都似乎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眼角又瞄到黄药师阴沉的脸色他又更加得意了。双手叉腰哈哈笑道︰“黄老邪,这下你可服气了吧!我老顽童已经比你厉害了。”他压根不是真的计较黄药师骗他或者是把他关在这里十几年的事。不过是想以这个为借口逼着黄药师和他打一架。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天下第一了。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天下第一了。  杨立名双手拉着想上去阻止黄药师和老顽童的黄蓉母女。  也在一旁添油加火道︰“岳父大人你怎么输了,别让老顽童太得  意快打回来啊。哎呦!蓉儿岳母大人你们干什么啊?”却是黄蓉母  女看不惯他这幅小人的模样同时在他腰上给了他一下女儿家的绝招。  黄药师也回头瞪了这个幸灾乐祸的家伙一眼。他自然知道杨  立名心里想的是什么倒也不会怪他。武功到了他们这个地步如果  看到另外两个与自己差不多的高手打架。绝对会非常乐意在一旁  当个忠实的影迷的。当初杨立名和欧阳锋打架的时候他也是这种  心态。没有想到那么快就有“报应”了。  “老顽童你的武功的确比以前长进不少,只不过你自以为已  经强过我黄药师,未免也太小看人了吧!”男人是绝对不会愿意  在自己妻子和孩子面前失败的。黄药师也是一样。话未说完,整个人已经突然之间又充满了自信,神情凛然,言语间傲气冲霄。  丝毫不为一时失手而颓然。  “嘿嘿好既然你不服,我老顽童就再让你见识一下我天下无敌的武功。”老顽童巴不得黄药师这么说呢。话未说完又是冲上  前去双拳含着强横的先天内力轰向黄药师。这次黄药师已然有了防备,自然不会让他轻易得逞,与刚才一样同样是双掌迎上老顽童的双拳。他自尊心强的很在哪里颠倒就要在哪里找回来。只听  又是“翁”的一声闷响,这次黄药师纹丝不动而老顽童反而退了两步。单单论功力,老顽童却是稍微的逊了一筹,只是因为左右互搏的关系使他出的招式更加的多与快又加了一丝诡异才拉平了功力的差距。  知道自己功力不如老顽童也就不和黄药师硬踫硬。而是与他进行了缠斗。不过即使是如此仍然是让这个并不是很大的山洞里劲气真气四射,狂风乱起刮吹的人脸颊生疼。在这种环境下黄蓉这个后天大圆满的准绝顶高手虽然仍然有点头晕却还没有什么大  碍。但是岳母大人这个没有练过多少武功的人可就有点受不住了。杨立名见此把两人拉到自己的身后,脚步上前一步傲然而  立。山洞里所有的劲气与狂风都在来到他身前几寸的距离消失的无影无踪身后的两女也是松了口气。  见此黄药师和老顽童斗的更加的毫无顾忌了他们都知道有杨立名在他们就是想伤到两女都难。  这时候场中黄药师与老顽童交战正憨,出手已经不是单纯的独门武功招式,而是各种奇门招式跌出不穷,一场龙争虎斗,直看得杨立名眼楮大睁。边看还边在自己心中思考两人的战斗方式来加强自己。  直到大半个时辰后两人已经过了几千招,双方的攻势也远不如开始的时候强烈了显然气力都消耗很大。杨立名见此便喊道︰“老顽童岳父大人你们就算打到明天恐怕都分不出胜负还是先停下来休息一下吧。”他可不想黄药师和老顽童向神雕里的欧阳锋与洪七公一样。  不过黄药师和老顽童好像打上瘾了一样。根本没有听他的话。杨立名无奈只好脚步向前一踏飞身来到他们两人的中间一手隔开黄药师一手隔开老顽童。两人被他所挡在也进不了分毫。  “唉兄弟没有想到我和黄老邪争了半天武功最高的反而是你啊!”老顽童气喘吁吁的道。一屁股坐在地上。黄药师也是点点头承认了老顽童的话。  其实这倒是他们妄自菲薄了。他们打了半天内力耗了太多。现在让杨立名一人就压制住了他们两人倒也没有什么号奇怪的。  “黄老邪看你陪老顽童打的那么痛快的份上这次我就不怪你骗我了。”老顽童喘气道。“哼我黄药师什么时候骗过你。”  “周大哥你是真的误会了。其实我”岳母大人见两人终于停下来了,又把话题扯到这里连忙站出来对老顽童将前因后果解释了一清二楚,她口才极好很快就把自己如何去世又如何复活  的事交代了。当然也把杨立名的龙之还魂草出卖了一干二净,谁叫他刚才对自己丈夫和老顽童打架幸灾乐祸的小小的报复一下。  老顽童本来就不是很在意。听了她的解释后反而只对杨立名那可以使死人复活的龙之还魂草感兴趣。  “兄弟你就给我老顽童几根那什么龙上面草,那东西太玩了。还可以让死去的人复活。给哥哥几根玩玩好不好?”  “靠老顽童你以为那是什么,路边的野草吗?别说几根了,我告诉你一根也没有。”杨立名一脚踢开这个抱着他大腿的家伙道。杨立名不久前已经跟小白问清楚了,当初小白在亚特兰蒂斯王的手里的时候。亚特兰蒂斯王曾经对小白加了几道密码封印。而密码只有早已经作古的亚特兰蒂斯王知道现在的杨立名根本的  就不知道。所以主神号九层被封印的附带空间里的珍贵物品压根就取不出。就是龙之还魂草还是小白努力不懈的破开了第一层的密码封印才得来。整个第一层封印空间里也只有两根而已。那可是高级货不是那些用能量就可以变出的东西可以比的。用了就没有了,有多少能量都得不回来。至于为什么亚特兰蒂斯王要在主神号上加封印杨立名用屁股想都知道一定是那个什么狗屁的王把主神号当成了自己的私人物品让除了自己以外的人谁都打不开。  还好主神号穿越与变化大部分用品的功能没有加什么密码要不然杨立名就是得到了它也没有什么用了还不得哭死过去。可是还是要在心里问候一下那个亚特兰蒂斯王的女性亲属十八代以上。  “哇我要嘛我要嘛。”老顽童见杨立名不给。在地上赖皮一般的滚来滚去嘴里哇哇哇大叫。  让杨立名和黄药师都是一阵汗。黄药师甚至想一巴掌拍死自己。自己竟然和这种家伙打成了平手实在太丢人太窝囊了。  “呵呵呵,黄蓉母女一阵娇笑。岳母大人牵起蓉儿妹妹的手对他们说道︰“我们去做饭了”说罢就离开了。留下面面相窥的黄药师和杨立名以及满地打滚的老顽童。  而之后的六天里,杨立名和黄蓉就一直在和老顽童周伯通疯玩在一起,似乎童心未泯的岳母大人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黄药师虽然嘴上说胡闹。但是脸上的幸福却是谁都看的出来。他和老顽童的关系也因为妻子的关系而缓解起来。毕竟老顽童压根就不  知道记仇是什么玩意。当然这六天里杨立名也不是只知道沉醉在蓉儿妹妹的温柔乡里有事没事做一下爱做的事。而是每天总是会抽空与老顽童与黄药师干上几架大大的提升了自己与高手过招的打斗经验。  直到六天后杨立名才向黄药师一家提出暂时离开桃花岛。毕竟他出来求武的时间也已经过去半年了,对古墓里的穆念慈和神雄姐姐小昭还有是那可爱的小龙女甚至是那淘气的小萝莉李莫愁都是想念的紧。也该回去看看他们了。黄药师也知道杨立名不只黄蓉一个女人。心下虽然有点小小的不高兴却有也答应了。毕竟看女儿和自己妻子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不满。其实他哪里知道黄蓉心里正有点委屈呢!只是不敢表露出来免得自己的父亲母亲找坏蛋大哥的麻烦。  这天桃花岛的码头黄药师一家都跟在杨立名和老顽童的身后为他们送行。  “蓉儿你真的不大算和我一起离开吗?”杨立名看着身后不舍的看着自己的黄蓉问道。“蓉儿你真的不大算和我一起离开吗?”杨立名看着身后不舍的看着自己的黄蓉问道。  “名哥哥我也想和你一起走了啊。但是妈妈刚刚才回到蓉儿的身边没有多久蓉儿也舍不得妈妈啊!”黄蓉妹妹低着小脑袋诺诺的对杨立名说道。好像深怕杨立名会因此而怪她一样。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

黄药师带着杨立名和黄蓉朝桃花林里面走去。待得掠到黄蓉母亲的坟墓前,黄药师上前打开了坟墓的机
 
 
关。待墓碑缓缓移开,露出一条石砌的地道,转身对杨立名和黄蓉说道︰“一起进来吧。蓉儿你妈妈就
 
 
在里面。本来我以为她要一辈子睡在那里。”黄药师的表情一脸的复杂。似乎为自己救不了妻子感到
 
 
无助。但是看了一眼手中的还魂草。瞬间又变的神采飞扬起来。带头走进了墓中。
 
 
杨立名和黄蓉面面相窥。也跟在黄药师的身后走了进去“爹爹等等我,,,,,”黄蓉巧妙一晃,已来
 
 
到了黄药师身边,拉了拉黄药师的衣角,左瞧瞧右瞧瞧。母亲在她刚刚出生的时候就死了,她还没有真
 
 
的见过一面。所以也是心情急迫。墓室杨立名倒是很熟悉,虽然这里不如终南山上活死人墓那么大,但
 
 
是感觉这个工程也不小了,心中倒是暗暗佩服黄老邪的手笔。顺着通道前行,感觉到寒气越来越重,
 
 
就好像来到了冰窖,普通人绝对来不了这里,不然就算冻不死也绝对会得重病的。不过好在进来的三人
 
 
都是武林高手。
 
 
杨立名默运先天功驱寒,心里想道按照黄药师先前的说法。他的老婆应该是被他用什么特殊的方法吊着
 
 
一条命才是。这么的冷想必是黄药师保全妻子的一条手段吧。毕竟在现代社会已经有了这种将一个重病
 
 
快死的人在极度低温下冰冻保命等待以后救缓的手段。杨立名叹了口气对自己的这个岳父大人又是一
 
 
阵佩服。如果黄药师在现代社会的话。他绝对是兼并科学家,文学家,天文地理家,机关家,医学家等
 
 
等于一身的牛人啊。更加夸张的是他还只是个古代人。
 
 
“这里这么冷,里面一定有很多的冰块吧?真不知道我这个岳父是怎么让这些冰运到这里而不融化的。”杨立名奇怪的想着。
 
 
待得进入墓室,满目的奇珍异宝不计其数,那些明珠美玉、翡翠玛瑙之属在灯光下发出淡淡光芒。还有
 
 
无数的奇奇怪怪的花草,透着一股股的清香。让人为之一震。精神都提高了几个档次。当然如果这里不
 
 
是那么冷的话。
 
 
“奶奶这便宜岳父还真是有钱啊!看来以后我不用花费能量点拿来变化黄金了!”(小杨无耻的将黄药
 
 
师的财富归为了自己的。有向全职软饭王进发的迹象。)
 
 
待进到最里面的时候,杨立名抬头扫了一圈。让他吃惊的是,整个墓室竟然没看到一丝的冰,那黄药师
 
 
是靠什么将墓室变得这么冷的呢?黄蓉倒不为这个感到奇怪,她从小就被父亲知道手段多多。
 
 
黄药师将一个毡帷拉开,露出了一个白玉制成的棺材,整个棺材通体雪白,散发着丝丝的寒意,棺材上
 
 
雕龙
 
 
琢凤,显然这是不知道那一代的皇室之人的棺材,被黄药师学习步惊云给强抢了过来保全自己的老婆。
 
 
这墓室寒气如此之重,看来主要还是和这白玉棺材有关了。
 
 
黄药师轻轻的抚摸着棺材,深情的就象在抚摸着情人,杨立名看的都头皮有点发麻。黄药师轻轻的说道
 
 
︰“阿衡,阿衡,我带咱们的女婿女儿来看你了。很快药哥就让你醒过来看看咱们的女儿已经长大了。让她也见见娘。
 
 
“爹爹,你还在干什么啊?快点让妈妈吃了名哥哥的龙之还魂草啊。让她快点醒来。”黄蓉可是急了,
 
 
在一边不停的踱着着小步。任谁知道自己去世十几年的母亲要复活了,恐怕都不可能心里平静的。
 
 
杨立名上前拉住她的小手,“蓉儿你放心吧,你妈妈一定会活过来的。”
 
 
嘴上虽然安抚黄蓉心中却对小白道︰“怎么样,可以就得活吗?”
 
 
“可以的爸爸,我已经用生物电波扫描过白玉棺材里的人了,里面的人还有半口气但是全身的生命能量
 
 
都已经耗尽了。如果不是你那个神奇的岳父大人恐怕在十六年前她就已经死了。不过就算如此被硬生生
 
 
的将这口气拖了十五年也已经差不多油尽灯枯了,全身脉搏与血液几乎已经全部停止。要不是爸爸你出
 
 
现让她有龙之还魂草补充生命能源来续命。能不能撑过今年都是个问题。”
 
 
听到小白的回答杨立名松了口气。他心里也大概明白如果黄药师的老婆在今年真的彻底死了话。黄药师
 
 
搞不好真的会坐上那条狗屁的“殉葬船”来个殉情。那她的宝贝蓉儿可就要哭死了。虽然原著里他好像
 
 
没有再寻死。但是谁知道现在会不会。
 
 
“喝!”黄药师双手一撑,那白玉棺材被推了开来。露出了里面的一个绝代佳人。
 
 
只见她云髻峨峨,修眉微翘,朱唇红润,脸上的肌肤如凝脂一般的白嫩,绝对一个绝世的美女。
 
 
杨立名张大了嘴合不上,当然并不是因为见了绝世美女的缘固,这方面只有一点的原因,最主要是
 
 
因为这女子长的太像黄蓉了。而且看年纪似乎比黄蓉也大不了太多的样子。如果说是黄蓉的同父同母的
 
 
姐姐都有人信。想起自己以后要叫这个看起来几乎比自己还小的女人叫岳母大人,杨立名就感觉有点郁
 
 
闷。
 
 
其实不止杨立名,就连黄蓉也被自己母亲的相貌给吓了一跳。以前虽然她也来过这里。却从来没有打开
 
 
过白玉棺材。自然没有见过母亲的真容了。竟然会这么年轻。
 
 
其实这倒是杨立名和蓉儿妹妹大惊小怪了。黄蓉的母亲在25岁左右生下黄蓉就后就差不多一直在冰棺材
 
 
里沉睡。虽然已经过去十六年。可是也正是如此才让她的身体的时间一直停留在十六年前。
 
 
“岳父快喂岳母吃下还魂草,不然就糟糕了。”杨立名明白开了冰棺,黄蓉的母亲的生命能量会更加快
 
 
的流逝。
 
 
黄药师一点头将还魂草放人他妻子的口中。还魂草不愧是神药,入口即化流入啊衡的身体里根本不用人
 
 
去刻意的咽下。
 
 
还魂草入了阿蘅身体后,她身体慢慢的抖动起来马上就越来越厉害,体温也从几乎和冰块一个温度慢
 
 
慢的开始攀升并且变的越来越烫。
 
 
“岳父大人帮助消化药力。”杨立名上前道。
 
 
其实不用他说黄药师也已经开始把手抵在妻子的背上了。毕竟没有人疏导强大的能够使人起死回生的药
 
 
力恐怕他妻子用不了多久就要爆体而亡了。
 
 
“杨小子,你也过来帮你岳母疏通药力。”黄药师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一个人还是不太安全。所以叫上
 
 
杨立名这个和他一样的先天高手。对于自己的妻子他可是一点都不敢马虎。
 
 
杨立名闻言没有犹豫也上前将手掌抵在自己岳母的后背,两道先天真气不停的在啊衡的身体里流动冲刷着,帮助消化着还魂草的药力。
 
 
一个时辰过去了慢慢的杨立名感觉自己岳母身体里的药力消耗的差不多了而她的脸面开始变得红润,有光泽,明显有好转的迹象。生命力开始复苏了。就和打算和黄药师收功却忽然感到一具柔软的身子进入自己的怀里。接着鼻子被一个软软的东西一踫,接着左边的脸蛋上就是一阵湿软。然后湿软又移他的嘴唇上。杨立名忙将眼楮看去,离自己近在咫尺的距离有一张模糊而漂亮的脸蛋和自已脸贴着脸,漂亮的嘴唇在自己的嘴唇上不停的亲吻着,嘴里还迷迷糊糊低低叫着药哥哥我要啊!似乎一副焦渴难耐欲求不满的模样。而且双手在自己的身上摸啊摸显然想要脱衣服。
 
 
虽然隔得太近,眼楮焦聚无法对焦,但是杨立名也知道这张看不清楚的漂亮脸蛋,正是自己岳母大人的。杨立名大惊连忙一把推开她。虽然这岳母大人确实是非常的漂亮。但是他更加的知道自己如果不反应快点推开她的话绝对会死的难看。因为黄药师父女可都睁大眼楮看着呢。也是这个时候才想起刚才小白在自己脑袋里提醒过自己被龙之还魂草救活的人,刚刚醒来的时候都会欲火难耐,因为龙之还魂草是龙族的精魄,而龙性本淫嘛。
 
 
推开岳母大人后,杨立名果然看到黄药师一副要杀人的模样看着他。绕了绕脑袋尴尬的说道︰“啊哈哈,岳父大人,你和岳母大人慢慢聊啊,我和蓉儿先出去了。”接着拉起发呆并且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和刚刚醒来的母亲的黄蓉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因为他已经看到岳母大人已经缠上自己那正在给女婿占了大便宜而在郁闷的岳父大人。
 
 
“少儿不宜少儿不宜,可不能教坏了纯洁的蓉儿妹妹呢。”杨立名心道。
 
 
“我妈妈热情吗?”刚刚出了这座假坟墓黄蓉幽幽的声音就在杨立名这牲口的耳朵边响起。
 
 
“是啊是啊,岳母大人实在太热情了。”某人毫无察觉的说道。刚一出口就知道糟糕。果然腰间一疼女人的绝招来了。
 
 
“是吗!这么说名哥哥你很享受喽?”
“老顽童,我回来了!”杨立名带着一大堆的酒菜牵着蓉儿妹妹的手,回到了老顽童所在的岩洞前。他岳父岳母在做造人工作他和黄蓉自然要离开远点了。
 
 
“你刚才去哪儿了?”听到他的话以后,周伯通立刻就蹿了出来,随即就发现了他手中的东西︰“咦?蓉儿姑娘也来了,你手里的是什么?”
 
 
“你自己看吧?”杨立名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周伯通。“哇!烤鹅,酱牛肉,酒,哈哈,我老顽童喜欢。”周伯通一脸兴奋得说道。
 
 
“难得你还知道把这些东西拿来给我,也不枉我这几天教了你这么多功夫。”周伯通一边拍着杨立名的肩膀,一边满脸感动的说道。“喂老顽童你就是要谢也该谢我吧。这些东西可全部是我做的。”黄蓉挥着小拳头道。
 
 
“哈哈,一样一样反正你也是我兄弟的小媳妇吗,谢谢他和你不是一样的。”老顽童边吃边道。
 
 
看着老顽童在对着饭菜埋头苦干。杨立名拉起黄蓉的手悄悄走了出去。
 
 
“名哥哥。我我”“你什么啊”杨立名看着吞吞吐吐的黄蓉道。黄蓉叹了口气道︰“我以前虽然从小没有妈妈,但是以前在梦中无数次的梦见过妈妈,梦中妈妈的样子都是那样慈祥而美丽,刚刚我终于见到妈妈了但是”“但是什么?你妈妈活过来了,难道不好吗?”杨立名问道。其实他也知道从小没有母亲的黄蓉突然有了母亲虽然高兴却有点不习惯了。
 
 
“当然不是不好了蓉儿很开心呢。但是都是妈妈虽然和梦中的妈妈是很象,可是她也太也年轻了。好像和蓉儿差不多大一样。蓉儿想叫妈妈却害怕等一会叫不出口。”黄蓉少见的有点忧郁的道。
 
 
“咚”“哎呦!你干嘛啊?”黄蓉揉着被敲的小脑袋不满的看着刚才偷袭的情郎。
 
 
“干嘛!谁叫你这丫头没烦恼偏偏给自己找烦恼想。明明是你妈妈有什么叫不出口的。”杨立名好笑的看着这个小妮子。“嘻嘻,好像也是耶。真的是蓉儿多想了。我说名哥哥你说是我漂亮还是我妈妈漂亮。”“当然是我的蓉儿漂亮了。”杨立名捏了捏黄蓉的鼻子。这小醋坛子不就是丈母娘无意的亲了自己一下嘛。还和自己老娘吃上醋了。其实真要说起来两人倒是各有千秋都是绝世美女。但是杨立名可不会傻的说出来。
 
 
似乎很满意杨立名的回答,拉着他的手道。“我们去游泳吧?”杨立名抬头一看才发现原来他们不得不觉间已经来到桃花岛的海边。“好啊。”杨立名高兴了。一男一女游泳不是摆明了要给他占尽便宜吗?
 
 
黄蓉从小生长在东海桃花岛,每日里没事的时候便是下海游玩,对于她而言游泳可是一大爱好。
 
 
黄蓉的妈妈复活了心中欢喜,问杨立名道︰“名哥哥你会游泳吗?”杨立名著摇了摇头,这小子哪里是不会啊!不过想让人家蓉儿妹妹带他游泳好多多卡油而已。他小时候可是经常和同学去跳河玩耍的。不过他就算不会也可以很快的学会,因为到了先天期早就可以初步的内息了。虽然维持的时间不是很长不过在水底不呼吸待个20来分钟甚至更长的时间还是很轻松的。
 
 
黄蓉从快步跳了下来,杨立名紧跟着也跳下,黄蓉拉着杨立名的手,道︰“名哥哥,我来教你游泳吧!”她一脸的兴奋,杨立名点了点头,当下就随着黄蓉一起进入水中。
 
 
两人在水中嬉戏,虽然杨立名也会游泳但是比起黄蓉这个大师级的可就差的远了。黄蓉将一些水中手脚运动的方法都告诉了杨立名,杨立名借着内息的方便,很快便将黄蓉教的这些全部掌握。没过多久,他也能在水中和黄蓉一样的那么灵巧。
 
 
两人足足在水中嬉闹了大半日,这时只听黄蓉在前面娇声叫道︰“名哥哥,快来追我!”说完,一个猛子扎入了水中。
 
 
杨立名哈哈一笑,向着黄蓉的方向追去,他仗着功力高深很快就追了上去。一把将佳人抱在怀里。“看你往哪里逃。”
 
 
黄蓉翘着小脑袋娇声道︰“你武功比我高太多。欺负人嘛!”黄蓉此时一身衣服被水浸湿,紧紧的贴在身上,玲珑的身材浮现在了杨立名的面前,她面孔清秀,身上皮肤如同凝脂一般,胸部往上鼓起形成一个完美的曲线,杨立名心中一热。
 
 
先天功的阳气又在体内暴动了,实在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趁黄蓉一个不注意,一下子将她的卷着的嘴儿含住。
 
 
黄蓉一声惊呼,杨过已经紧紧的把她抱住。现在已经是快夏天了,二人身上所穿衣物甚少,且现在都被河水浸湿,一时间身体厮磨、刺激无比。
 
 
杨立名感觉黄蓉的身子温润柔软,抱在怀里极是舒服,下面的反应越来越大。顶在蓉儿妹妹的小腹上蓉儿妹妹身子一僵,面色越来越红,呼吸也越来也急促。她跟杨立名相处了一段日子,也在杨立名这个色狼的影响下。从原来对男女之事全然不懂到现在的朦朦胧胧的明白一些了。不然也不会看到母亲的反应就和杨立名逃也似的离开。要知道她的妈妈可是刚刚复活啊。
 
 
杨立名松开一只手,轻轻端起黄蓉秀气的下巴,把她的头慢慢抬起,黄蓉大羞,双眼紧紧的闭上。
 
 
杨立名再也不顾一切,舌头伸进了黄蓉的嘴里,黄蓉一惊,睁开双眼,正好踫到杨立名饱含情欲的眼楮,赶紧又将眼楮闭上,长长的睫毛不断颤抖。
 
 
黄蓉初时还比较羞涩,慢慢的杨立名霸道的顶开了她的牙齿,舌头紧紧的追着她的小舌,终于二人舌头交缠在了一起,黄蓉心中一震,如同电击,一股热流流向全身,反手将杨立名紧紧的搂住,少女的本能激烈的回应着。
 
 
两人现在还在水中,黄蓉的身子如同八爪鱼一般紧紧的缠着杨立名,杨立名的双手在她的身上不断的抚摸着,最后放在了她那圆润挺秀的玉臀上,微微用力把她按向自己,同时不断的揉搓她的玉臀。
 
 
直到黄蓉的这口气完全用尽,身子已经没有一丝力气,杨立名才将她抱到了岸上,伸手解开了她的腰带,他在黄蓉的耳边轻声道︰“蓉儿,我想要你。”黄蓉用鼻音发出了一声模糊不清的“嗯”字,杨立名心中大喜,就待不顾一切的收了这个美人。
 
 
“名哥哥你要和蓉儿生娃娃吗?”黄蓉朦朦胧胧的对杨立名问道。
 
 
“蓉儿愿意和我生娃娃吗?”杨立名嘴里喘着粗气问道。
 
 
黄蓉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小脑袋在等待杨立名的侵犯,她心中激动她要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这个男人,既然心都给了他,身子当然迟早也要给他。
 
 
她慢慢的等待着,静静的躺在柔软的沙滩上,腰带已经解开了,胸前白玉般的肌肤也露了出来,俏目禁闭,挺秀的鼻子不断发出急促的呼吸……不知不觉间二人身上的衣物全部褪去,肌肤相触,二人的体温渐渐升高。双手游走黄蓉的全身,看着黄蓉脸色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促,就连身上洁白如玉的肌肤都微微透着一丝晕红,这才真正进入了她的身体。一声疼哼过后海滩上留下了丝丝落红的同时,传来了销魂荡魄激情的女子娇喘声和呻吟声。水声阵阵。,两只雪白的肉体正扭缠在一起。
 
 
“好紧啊!………”“啊……名哥哥痛啊…啊,啊啊—”“乖蓉儿很快就不疼了。”
 
 
伏在雪白的玉体上的杨立名,身子在轻轻的挺动着,他的双手已勾起了身下美丽至极的爱人的修长双腿,挺直了身子,慢慢增加着力气地撞击着。
 
 
一个时辰后风停雨歇,杨立名轻轻的搂着黄蓉,心里一阵高兴,激情消失,现在留下的是温馨和甜蜜。“***,今天黄药师一家都因为我的关系在做造人运动。”这小子无耻的洋洋得意着。
 
 
双手放在黄蓉的腰臀间,慢慢的抚摸着,感受黄蓉身体的柔软滑腻。黄蓉将头靠在他的怀中,只听杨立名道︰“蓉儿,你的身子真是完美无瑕,她们都比不上。”
 
 
黄蓉身子一呆,紧紧的抱着杨立名,俏目瞪着他道︰“你说什么,不是只有穆姐姐吗?怎么是她们?”杨立名一呆才发现自己说漏嘴了。不过这样也好反正迟早都要交代的,还不如趁现在刚刚把她的身心都收了对自己最依恋的时候说。于是把他与神仙姐姐林玉和小昭事包括他们相遇在一起的过程都大概的讲了一下。
 
 
黄蓉心里大气,刚才还和自己做“那种事情”,现在就给自己一个坏消息,伸手在杨立名的身上狠狠的掐了一下。啊!杨立名夸张的叫了起来,他知道现在要给吃醋的小女人发泄一下。“我就知道你是个花心大萝卜。不过穆姐姐都没有说什么蓉儿才不会输给她呢。现在你是和蓉儿在一起不许想别的女人,只能想蓉儿。”黄蓉一阵的泪眼汪汪委屈的道。杨立名是赌对了,如果是别的时候告诉黄蓉恐怕会和他闹一阵。但是现在在她心里对他最依恋的时候说过关的的确比平时容易的多。
 
 
“是是是是,现在只想蓉儿。”杨立名抱着她不停的安慰认错。心里却想今后还要想办法协调四女的关系了。念慈和小昭都是百依百顺型的应该可以容易相处。神仙姐姐也不是喜欢争的人。只要搞定了黄蓉,一切都好说。还是古代好啊!如果是现代自己现在想搞定四女一定难比登天。
 
 
两人又嬉闹了一阵。突然一阵萧声响起。两人面面相窥连忙起来打算穿起衣服。“呵呵,岳父大人和岳母大人温存够了叫我们了!”
 
 
啊一声凄惨叫声从桃花岛上传出。就好像某人被爆了菊花一样。让远处睡觉的老顽童都打了一个哆嗦。
  用功力将衣服给蒸干。杨立名便牵着蓉儿妹妹的手朝萧声的方向走去。
 
 
不一会儿两人就来到一处桃花岛的小凉亭里。只见黄药师手持玉箫站在那里吹奏。而他旁边一个和黄蓉很是相像的美丽女子静坐在那里痴痴的看着他一切尽在不言中,周边吹来的风将两人的衣角舞起,如同一对神仙眷侣一般。
 
 
“哈哈哈,岳父大人原来你可以那么久啊,我还以为只有我才可以这么久呢。”杨立名边说还边淫荡的向黄药师打眼色。做了个你是真正的男人的模样。
 
 
黄药师老脸一红,放下玉箫狠狠的瞪了杨立名一眼。他和妻子分离十几年了。十几年来他从来没有踫过别的女人又加上武功高强精力旺盛一点自然是很正常。
 
 
杨立名的岳母大人一看到黄蓉过来。大喜的站了起来。她十六年前就已经陷入沉睡对女儿的记忆自然也是停留在那个躺在自己怀里咿咿呀呀的小婴儿时的黄蓉身上。当她和黄药师激情过后。头脑渐渐清晰过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只是睡了一觉而已。甚至傻傻的问黄药师女儿吃过奶了没有是不是饿了抱过来给她看看。让黄药师这个仍然沉浸在十几年的生死相隔又再度重逢而兴奋不已的人都是忍俊不已。差点笑出来。接着就将她睡过去的事情都告诉了她,包括女儿已经长大了甚至嫁人了和她睡了十六的点点滴滴。
 
 
让她听的嘴巴越张越大。当知道自己差点和家人阴阳永隔又因为杨立名这个女婿的出现而得救也是对杨立名感激不已。
 
 
一把将发呆的黄蓉抱在怀里,抚摸了一下这张和自己很是想象只是稍微年幼一点的脸蛋。
 
 
嘴里喃喃道,“蓉儿,你是我的蓉儿对吗?“蓉儿,我是你娘啊,,,,”冯蘅两手颤抖着扶住了黄蓉的俏肩,眼角似有泪花道。“阿蘅,你看,十六年过去了,我们的女儿都这么大了。”黄药师又拉拉黄蓉道︰“蓉儿,叫娘。你娘回来了。”
 
 
“嗯,,,,啊……”黄蓉张大了檀嘴,看着眼前这个模样和自已很像,年龄只大了几岁的美丽女子,哼哼叽叽竟然真的叫不出来。虽然看到她时黄蓉就发现自己的心理充满了亲切感。
 
 
“蓉儿,,,,,怎么啦,你不是从小就一直吵着跟爹爹要娘嘛,现在你妈妈就在面前,你怎么反而不说话啦。”黄药师看着有点发楞的黄蓉,笑道。
 
 
“娘,,,娘亲,,,,蓉儿也有娘亲啦,,,,”黄蓉终于听了爹爹的话又看到名哥哥鼓励的手势,终于忍不住扑进了冯蘅的怀中,告诉自已她就是自已梦中千思百想的妈妈。冯蘅幸福的紧紧的搂着黄蓉。“好,,,好,,,我们一家终于团圆了哈哈哈”黄药师轻轻的展开双肩,搂着两人,感叹着,想不到苍天对我真不溥,一家人十几年后还能团聚。
 
 
黄氏一家在那唏嘘长叹,场面感人,某人忽然觉得自己被忽略。“喂喂,岳父大人蓉儿还有我啊还有我啊。”杨立名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声道。提醒他们不要忘记自己这个最大的功臣。可惜没有人理会他。可恶!蓉儿也不理我,当然了,她可能十六年来终于是刚见了母亲,太激动了吧。
 
 
过了好一会黄蓉才抬起满是泪痕的小脑袋,看到那被自己忽略的杨立名坐那里自哀自怨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拉过他的手到自己母亲面前红着小脸道︰“妈妈,我给你介绍一下他是女儿的的的哥哥。”
 
 
看到女儿扭扭捏捏的小模样啊衡哪里不明白这个哥哥前面还要加上个情字吧?其实她自己也觉得一阵的怪异。睡了一觉不仅女儿大了连女婿都有了。不过从丈夫口中她已经知道自己可以和丈夫女儿团聚这个女婿可是居功至伟的。
 
 
“岳母大人好啊?”杨立名打着招呼,对这个曾经强行“非礼”过自己的美丽岳母他还是想给人家留下好印象的。
 
 
“哦,原来公子就是药哥说的杨公子吗?多谢杨公子救了小女子的性命,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喽。不知道公子愿不愿接受。”冯蘅作了一个揖笑道。
 
 
“踫!”的一声杨立名听了她的话又看着她如花的容貌一下子靠在凉亭的柱子上一脸怕怕的模样。
 
 
“我是说让我的女儿代替以身相许啊。你岳父大人不是已经答应了吗,也不用这么激动吧差点摔倒了。呵呵呵!”美丽岳母看着杨立名的狼狈样捂着小嘴咯咯直笑。她本来也因为沉睡了一十六年而时间也在她身上停顿了一十六。所以严格来说她的年纪其实也就不满二十五岁。少女心性并没有完全抹去。竟然开起女婿的玩笑来。
 
 
“行了阿衡别闹了。”他了解自己妻子个性是那种外表文静内在却和女儿一样喜欢搞怪的。所以对她的话既不会有什么惊讶也不会有什么不满。倒是黄蓉这个小妮子被吓的不轻。
 
 
杨立名抹了下汗。***这个岳母大人可真是极品啊!容貌极品连性格也是。其实他也自己别看自己的岳母这样,其实却是个非常痴情的女子不然也不会为黄药师一个梦想就差点耗尽心力而死了。
 
 
“立名,我打算让你和蓉儿现在就成亲。”黄药师拉着妻子的手对着杨立名道。
 
 
“什么!”黄蓉和杨立名都惊的跳了起来。黄蓉是一脸的娇羞。而杨立名却好像见了鬼似得。
 
 
“这个,这个是不是太快了一点点。要不要等一段日子?”杨立名结结巴巴的说道。虽然他一直很想和黄蓉结成夫妻,但是乍一听到现在就要成亲,杨立名还是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为什么?”黄药师突然满脸不悦的说道。“难道是你嫌弃蓉儿?”
 
 
“不是,不是。”杨立名连忙否认道。开玩笑,看着自己身边的蓉儿妹妹与黄药师身边的极品岳母都露出了杀气。他知道如果一个回答不好绝对会死的难看。还要被人鞭尸个一百遍阿一百啊。
 
 
“那到底是为什么?”黄药师和极品岳母都有些疑惑的问道。黄蓉也委屈的看着他,水汪汪的眼楮里明显写着花心大萝卜。
 
 
我只是觉得好像太仓促了点,当然如果蓉儿愿意的话我是求之不得的。杨立名连忙一脸严肃的说道。让黄蓉高兴的小女儿态尽露。听到他的话以后,黄药师和极品岳母自然是满脸的满意。
 
 
“蓉儿你愿意吗?”阿衡抱过女儿的肩膀问道。黄蓉低着脑袋看着杨立名微不可查的点了点脑袋。
 
 
“咯咯,好都同意了,那么你们就现在就在这里拜天地拜父母拜对方然后就去洞房吧。”极品岳母咯咯笑道。“啊!什么”杨立名伸长脖子喊道。“就这样就行了?”
 
 
“怎么?不行吗?我和药哥以前就是这样的。你到底拜不拜啊?”极品岳母点着精致的小巴理所当然的说道。杨立名听了这话又差点晕倒了。这才想起桃花岛还真有这样的习惯。比如梅超风姐姐和他的丈夫陈玄风成亲的时候就是只有他们夫妻两人而已。看来黄药师这个东邪也不是叫假的。在他看来成亲只要互相喜欢就行了要那么多繁文缛节干什么。
 
 
接着杨立名只好和害羞的黄蓉拜堂了。一旁的极品岳母在那里开心的叫着一拜天地之类的。虽然被雷的不轻但是杨立名和黄蓉还是拜的开心至极。随着最后一句送入洞房两人算是正式成亲了。
 
 
“呵呵呵,杨公子小女子将女儿托付给你了你可是不能欺负她哦。还有对了,桃花岛平时只有我和药哥的那些哑仆一般不会到处乱走的。你和蓉儿在哪里洞房都可以的。尽管放心我是不会偷看你们的。”
 
 
阿衡又说出了一句把杨立名雷的抽搐的话。“娘,桃花岛还有个老顽童。”刚才一直都在害羞的黄蓉不得不出声提醒一下母亲。她现在也算见识了母亲的厉害了。
 
 
“什么!老顽童?药哥他怎么会在我们桃花岛的?”岳母大人纳闷了。按理来说丈夫应该不喜欢外人住在桃花岛才是。“还能为什么当然是爹爹把他抓住关在桃花岛了,我以前去看望他,爹爹还骂我。呜呜呜蓉儿当时好伤心哦娘。”黄蓉接口假哭的抱住母亲说道。她现在有妈妈撑腰算是牛气了,向着母亲诉苦告了老爹一状。
 
 
岳母大人抱着女儿一阵安慰。白了丈夫一眼道。“你不会在十六年前就抓了人家关了人家十六年吧?”她聪明绝顶又熟知黄药师的个性。自然明白自己这个爱迁怒人的丈夫为什么把老顽童抓住关在桃花岛了。一定是因为自己几乎死去的关系。黄药师有点尴尬的点点头,他现在妻子复活心情大好。想起自己关了老顽童一十六年心中突然觉得有点愧疚。
 
 
“这样啊!我们去看看他。”极品岳母知道自己刚刚复活所以对什么都感性趣。拉去黄蓉和黄药师就要去看望老顽童。杨立名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
 
 
“鬼鬼鬼啊救命啊不要来找我”桃花岛的某处响起惊天的惨叫声。那声音要都凄惨有多凄惨!
杨立名几人在极品岳母大人的带领下雄赳赳起昂昂的向老顽童所在的山洞而去。
 
 
“老顽童起来了有故人来看你来了。”他们一来到洞里就看到像死猪一样趴在地上睡觉的老顽童。
 
 
杨立名上前一把捏住他的耳朵对着大声道。
 
 
“唉兄弟你回来在让我老顽童睡会。有什么故人回来看我老顽童啊。是蓉儿姑娘还是黄老邪这桃花岛只有他们了。”老顽童揉着睡眼朦胧的双眼道。
 
 
“是啊,我和爹爹都来看你了,不过还有一个人你绝对想不到哦。”黄蓉晃到老顽童的面前对着他道。
 
 
“什么,黄老邪他真的来了。”听到黄药师来了老顽童突然精神了。眼楮一扫真的看到了他。连忙跳到黄药师的面前道。“黄老邪你终于敢出来了!来,今天就让你尝下我这天下无双的绝世武功!我老顽童的武功现在可是已经是天下第一了。这次我一定要好好跟你打一架让你知道我老顽童的厉害。哇哈哈”他自从学会了左右互搏之后可是一直想跟黄药师这个欺负他十几年的人好好打上一架。
 
 
黄药师囚禁老顽童十几年,以他的才智,早已对老顽童的性格了如指掌,这时候见老顽童如此信心十足的模样,自然知道他必有所峙。神情略有所思看向周伯童道︰”你莫不是已经练了九阴真经!才如此的自信。”
 
 
“哈哈,老顽童练不练九阴真经都一样可以打赢你黄老邪。”刚一说完,就欺身向前。却突然发现一个人影挡在黄药师的身前。一看却是一个比黄蓉稍微大一点的小姑娘。而且长的和黄蓉很是相像。
 
 
“咦!黄老邪你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女儿了。算了管你多了几个女儿。小姑娘你快点让开,我老顽童的武功可高了。不小心打伤你就不好。”老顽童对着极品岳母大人挥了挥手道。
 
 
杨立名和黄蓉都是对视一眼。知道有好戏看了。
 
 
岳母大人本来是手牵着自己丈夫和女儿的手踏花而来满心喜悦。那知,刚走到老玩童之居所,咋一看之下,顿时心中酸楚。又见到老顽童那如同老小孩子一般的样子。想起他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在这个鸟不拉屎山洞内忍气吞声的过了十几个春秋。一阵的愧疚涌上心头。不由的再次白了丈夫一眼。
 
 
对着老顽童盈盈的施了一礼笑嘻嘻的道︰“周大哥可还记得小妹,当初就是小妹说周大哥的九阴真经是假的被欧阳锋调了包的。”
 
 
“哦我老顽童想起来,你是黄家嫂子。”又转头对黄药师道︰“黄老邪你带着你老婆来这里干”
 
 
他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一般。牙齿不停的打着疙瘩神色好像见了鬼似得。呃其实还真是见了鬼了。“鬼啊鬼啊救命啊不要来找我老顽童”老顽童凄惨的叫了起来左跑几圈右跑几圈想找个地方躲。不过山洞光秃秃他还能躲到那里。最后只能把脸往怀里一放。当做是我看不到你你也看不到我。身子不停的摆动着显然吓的不轻。
 
 
“周大哥都怪你把九阴真经给我看才害的我死的,我回来找你了。”爱搞怪的岳母大人“阴森森”的对老顽童说道。
 
 
“不管我老顽童的事啊。是你自己一定要看的我有叫过你别看啊。你别来找我啊。”老顽童的脑袋埋在怀里猛摇起来。
 
 
“哈哈哈哈,杨立名几人看他的样子都忍不住大笑起来。”还是蓉儿妹妹有良心见老顽童不停发抖的样子上期拍了拍他肩膀道︰“老顽童我妈妈还没有死呢,你张开眼楮看清楚啊。”
 
 
“我不看,打死也不看。”老顽童扭捏的说道。这时他也大脑有点清醒了。哪有鬼大白天的和一大帮人一起出现的啊。忍不住抬头瞄了一眼。果然看到黄家嫂子在那地上拖的老长的影子。
 
 
“呼!果然不是鬼,哎呦吓死我老顽童了。”老顽童大呼了口气摊在地上哼哼唧唧的说道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松过一口气后老顽童又忽然想到了什么跳了起来对着黄药师大叫道︰“黄老邪你好卑鄙啊。不仅骗我老顽童说你老婆已经死了,还用这个做借口打断老顽童的双腿,将老顽童关在桃花岛十六年。不就是想要九阴真经吗?明说不就好了。没有想到你黄老邪那么虚伪无耻。我老顽童看不起你,看不起你。”老顽童似乎挺愤怒的指着黄药师。
 
 
虽然黄药师对老顽童有点愧疚,不过见他指着自己的鼻子大骂还是一阵恼怒︰““哼,别以为练了九阴真经就可以对我如此放肆。我黄药师还不屑拿自己的亲人说事。”
 
 
“我呸!老顽童你胡说八道什么,我爹爹才不是那样的人。”“周大哥你误会了。”黄蓉和岳母大人也一起说道。
 
 
只有杨立名在心中无良的想着打起来打起来。这家伙唯恐天下不乱又确实想看看黄药师和老顽童这两个绝顶高手现在到底谁更加的厉害。
 
 
老天爷似乎听到了他的祈祷。老顽童压根不理黄蓉等人的解释。
 
 
绕过他身前那杨立名的极品岳母欺身向前,脚踏七星,全身如松似垮,其软如棉,出拳仿似无章,使的正是七十二路空明拳法加左右互搏。双手同时出拳一拳朝黄药师脸上打去,另一拳却是朝黄药师腹部而去。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双拳同时击出那么双拳中每一拳所含的力道绝对不如蓄力后一拳全力击出的力量来得大。不过精通左右互搏的老顽童却不在此列。他双拳中所宇涵的力量都是他全部的力量。
 
 
黄药师也不甘示弱同时双手挡住老顽童击来的两拳。踫的一声闷响两人脚下的地面咚的一下龟裂开来。黄药师连连倒退了好几步,面色微微潮红。他刚才枯算错了老顽童双拳的力道。又因为准备不足所以吃了一点小亏。反观老顽童却只是稍微的后退了一小步。
 
 
老顽童见自己好像十几年来和黄药师的较量第一次占了上风顿时容光焕发,神采飞扬脑袋仰得老高,怎么看都似乎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眼角又瞄到黄药师阴沉的脸色他又更加得意了。双手叉腰哈哈笑道︰“黄老邪,这下你可服气了吧!我老顽童已经比你厉害了。”他压根不是真的计较黄药师骗他或者是把他关在这里十几年的事。不过是想以这个为借口逼着黄药师和他打一架。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天下第一了。
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天下第一了。
 
 
杨立名双手拉着想上去阻止黄药师和老顽童的黄蓉母女。
 
 
也在一旁添油加火道︰“岳父大人你怎么输了,别让老顽童太得
 
 
意快打回来啊。哎呦!蓉儿岳母大人你们干什么啊?”却是黄蓉母
 
 
女看不惯他这幅小人的模样同时在他腰上给了他一下女儿家的绝招。
 
 
黄药师也回头瞪了这个幸灾乐祸的家伙一眼。他自然知道杨
 
 
立名心里想的是什么倒也不会怪他。武功到了他们这个地步如果
 
 
看到另外两个与自己差不多的高手打架。绝对会非常乐意在一旁
 
 
当个忠实的影迷的。当初杨立名和欧阳锋打架的时候他也是这种
 
 
心态。没有想到那么快就有“报应”了。
 
 
“老顽童你的武功的确比以前长进不少,只不过你自以为已
 
 
经强过我黄药师,未免也太小看人了吧!”男人是绝对不会愿意
 
 
在自己妻子和孩子面前失败的。黄药师也是一样。话未说完,整个人已经突然之间又充满了自信,神情凛然,言语间傲气冲霄。
 
 
丝毫不为一时失手而颓然。
 
 
“嘿嘿好既然你不服,我老顽童就再让你见识一下我天下无敌的武功。”老顽童巴不得黄药师这么说呢。话未说完又是冲上
 
 
前去双拳含着强横的先天内力轰向黄药师。这次黄药师已然有了防备,自然不会让他轻易得逞,与刚才一样同样是双掌迎上老顽童的双拳。他自尊心强的很在哪里颠倒就要在哪里找回来。只听
 
 
又是“翁”的一声闷响,这次黄药师纹丝不动而老顽童反而退了两步。单单论功力,老顽童却是稍微的逊了一筹,只是因为左右互搏的关系使他出的招式更加的多与快又加了一丝诡异才拉平了功力的差距。
 
 
知道自己功力不如老顽童也就不和黄药师硬踫硬。而是与他进行了缠斗。不过即使是如此仍然是让这个并不是很大的山洞里劲气真气四射,狂风乱起刮吹的人脸颊生疼。在这种环境下黄蓉这个后天大圆满的准绝顶高手虽然仍然有点头晕却还没有什么大
 
 
碍。但是岳母大人这个没有练过多少武功的人可就有点受不住了。杨立名见此把两人拉到自己的身后,脚步上前一步傲然而
 
 
立。山洞里所有的劲气与狂风都在来到他身前几寸的距离消失的无影无踪身后的两女也是松了口气。
 
 
见此黄药师和老顽童斗的更加的毫无顾忌了他们都知道有杨立名在他们就是想伤到两女都难。
 
 
这时候场中黄药师与老顽童交战正憨,出手已经不是单纯的独门武功招式,而是各种奇门招式跌出不穷,一场龙争虎斗,直看得杨立名眼楮大睁。边看还边在自己心中思考两人的战斗方式来加强自己。
 
 
直到大半个时辰后两人已经过了几千招,双方的攻势也远不如开始的时候强烈了显然气力都消耗很大。杨立名见此便喊道︰“老顽童岳父大人你们就算打到明天恐怕都分不出胜负还是先停下来休息一下吧。”他可不想黄药师和老顽童向神雕里的欧阳锋与洪七公一样。
 
 
不过黄药师和老顽童好像打上瘾了一样。根本没有听他的话。杨立名无奈只好脚步向前一踏飞身来到他们两人的中间一手隔开黄药师一手隔开老顽童。两人被他所挡在也进不了分毫。
 
 
“唉兄弟没有想到我和黄老邪争了半天武功最高的反而是你啊!”老顽童气喘吁吁的道。一屁股坐在地上。黄药师也是点点头承认了老顽童的话。
 
 
其实这倒是他们妄自菲薄了。他们打了半天内力耗了太多。现在让杨立名一人就压制住了他们两人倒也没有什么号奇怪的。
 
 
“黄老邪看你陪老顽童打的那么痛快的份上这次我就不怪你骗我了。”老顽童喘气道。“哼我黄药师什么时候骗过你。”
 
 
“周大哥你是真的误会了。其实我”岳母大人见两人终于停下来了,又把话题扯到这里连忙站出来对老顽童将前因后果解释了一清二楚,她口才极好很快就把自己如何去世又如何复活
 
 
的事交代了。当然也把杨立名的龙之还魂草出卖了一干二净,谁叫他刚才对自己丈夫和老顽童打架幸灾乐祸的小小的报复一下。
 
 
老顽童本来就不是很在意。听了她的解释后反而只对杨立名那可以使死人复活的龙之还魂草感兴趣。
 
 
“兄弟你就给我老顽童几根那什么龙上面草,那东西太玩了。还可以让死去的人复活。给哥哥几根玩玩好不好?”
 
 
“靠老顽童你以为那是什么,路边的野草吗?别说几根了,我告诉你一根也没有。”杨立名一脚踢开这个抱着他大腿的家伙道。杨立名不久前已经跟小白问清楚了,当初小白在亚特兰蒂斯王的手里的时候。亚特兰蒂斯王曾经对小白加了几道密码封印。而密码只有早已经作古的亚特兰蒂斯王知道现在的杨立名根本的
 
 
就不知道。所以主神号九层被封印的附带空间里的珍贵物品压根就取不出。就是龙之还魂草还是小白努力不懈的破开了第一层的密码封印才得来。整个第一层封印空间里也只有两根而已。那可是高级货不是那些用能量就可以变出的东西可以比的。用了就没有了,有多少能量都得不回来。至于为什么亚特兰蒂斯王要在主神号上加封印杨立名用屁股想都知道一定是那个什么狗屁的王把主神号当成了自己的私人物品让除了自己以外的人谁都打不开。
 
 
还好主神号穿越与变化大部分用品的功能没有加什么密码要不然杨立名就是得到了它也没有什么用了还不得哭死过去。可是还是要在心里问候一下那个亚特兰蒂斯王的女性亲属十八代以上。
 
 
“哇我要嘛我要嘛。”老顽童见杨立名不给。在地上赖皮一般的滚来滚去嘴里哇哇哇大叫。
 
 
让杨立名和黄药师都是一阵汗。黄药师甚至想一巴掌拍死自己。自己竟然和这种家伙打成了平手实在太丢人太窝囊了。
 
 
“呵呵呵,黄蓉母女一阵娇笑。岳母大人牵起蓉儿妹妹的手对他们说道︰“我们去做饭了”说罢就离开了。留下面面相窥的黄药师和杨立名以及满地打滚的老顽童。
 
 
而之后的六天里,杨立名和黄蓉就一直在和老顽童周伯通疯玩在一起,似乎童心未泯的岳母大人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黄药师虽然嘴上说胡闹。但是脸上的幸福却是谁都看的出来。他和老顽童的关系也因为妻子的关系而缓解起来。毕竟老顽童压根就不
 
 
知道记仇是什么玩意。当然这六天里杨立名也不是只知道沉醉在蓉儿妹妹的温柔乡里有事没事做一下爱做的事。而是每天总是会抽空与老顽童与黄药师干上几架大大的提升了自己与高手过招的打斗经验。
 
 
直到六天后杨立名才向黄药师一家提出暂时离开桃花岛。毕竟他出来求武的时间也已经过去半年了,对古墓里的穆念慈和神雄姐姐小昭还有是那可爱的小龙女甚至是那淘气的小萝莉李莫愁都是想念的紧。也该回去看看他们了。黄药师也知道杨立名不只黄蓉一个女人。心下虽然有点小小的不高兴却有也答应了。毕竟看女儿和自己妻子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不满。其实他哪里知道黄蓉心里正有点委屈呢!只是不敢表露出来免得自己的父亲母亲找坏蛋大哥的麻烦。
 
 
这天桃花岛的码头黄药师一家都跟在杨立名和老顽童的身后为他们送行。
 
 
“蓉儿你真的不大算和我一起离开吗?”杨立名看着身后不舍的看着自己的黄蓉问道。
“蓉儿你真的不大算和我一起离开吗?”杨立名看着身后不舍的看着自己的黄蓉问道。
 
 
“名哥哥我也想和你一起走了啊。但是妈妈刚刚才回到蓉儿的身边没有多久蓉儿也舍不得妈妈啊!”黄蓉妹妹低着小脑袋诺诺的对杨立名说道。好像深怕杨立名会因此而怪她一样。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renqi/6678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