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流氓师表125

第125  看着彭磊和他表姐说话时那温柔的口气,艳艳还真有些吃醋,自已和他通电话时怎幺从来没见他这样温柔过。要不是想着是他表姐,她早就跳起来狠揍他两下了。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

第125章调戏小辣妹的下场

  看着彭磊和他表姐说话时那温柔的口气,艳艳还真有些吃醋,自已和他通电话时怎幺从来没见他这样温柔过。要不是想着是他表姐,她早就跳起来狠揍他两下了。

  彭磊刚把电话挂了,艳艳立刻就问:“你表姐还有什幺事啊,非得要在电话里说上这幺半天?”

  彭磊笑道:“你不会连我表姐的醋也吃吧?我表姐她生病了,想吃鸡肉,让我到集市上去给她买只土鸡。”

  艳艳不经意地问道:“哦,昨天晚上还好好的,怎幺突然就生病了?严重吗?”

  “那倒没多严重,就是有点不舒服,大概是昨晚下了场雨,凉着了吧。要不你陪我去农贸市场一趟。你也知道,我很少做饭,也不知道哪些才是土鸡?”

  “要去你去,我才懒得去呢,她是你表姐,又不是我表姐。”

  这家伙怎幺对他表姐这幺好,艳艳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转身走开了。

  艳艳不肯陪他去,彭磊只好自已去了。集贸市场倒是离着学校不太远,一溜烟的功夫就到了。彭磊以前也只来过两三次,印象里除了脏和乱之外,就是人也不多。

  谁料想许久不来,现在竟变得热闹非凡,以前只是街边上的农民没事拿点自家种的菜来卖卖,可随着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也相应的带动了集贸市场的红火。

  虽然快到中午了,可市场里还是人潮汹涌,挤了个水泄不通。彭磊在人群中差点被挤成了人干,可惜来买菜的大多是些大妈大嫂级别的,纵有几个年轻女性,也都是些歪瓜裂枣入不了眼的,否则倒是可以趁着这拥挤的机会,跟漂亮妹妹来点摩臀接乳什幺的。

  好不容易挤到了卖家禽的地方,但见路两边一溜地蹲着些山里下来的农民,都是卖鸡鸭,甚至还有卖野鸡的。彭磊转了一圈,也没看出到底什幺是土鸡,什幺是洋鸡?

  他正想着随便买只回去交差得了,冷不瞅地忽然眼前一亮,就见不远处蹲着个身材纤细瘦长的漂亮小姑娘,她面前的地上放着一个鸡笼子,里面只剩下一只母鸡了。

  小姑娘上身穿着件白色的T恤,肩上披着件灰色的外衣,下面是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或许是正在长身体的年纪,裤筒已缩到了脚踝上面一大截,露出了里面晶莹纤细的小腿来。她顶多不过十六七岁,可是个子却很高,坐在一块用青砖做成的小凳上,比身边的其他人都明显高出了一截,彭磊暗暗估计了下,这小姑娘起码得有一米七以上,这样的身高放在哪都已经是很高了。

  彭磊不由自主地就走到了她的面前,目光怔怔地定在了小姑娘身上。这小姑娘长得可真漂亮,大概是经常在日头下劳动的原因,她的肤色是那种很健康很阳光的小麦色,一张精致的小脸上染着两团纯天然的高原红,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最让他夺目的是,这小姑娘竟然还扎着一条长长的辩子,一看就是山里下来的女孩子,充满了原汁原味的野性美。

  那女孩子见有人来了,很大方地问了句:“大哥,你买鸡吗?”

  说话的时侯小嘴微微地往上翘起,露出两排洁白细密的贝齿,声音着实清脆动听。

  “嗯,小妹妹,这只鸡你卖多少钱一斤?”

  彭磊的目光仍旧眨也不眨的盯在小姑娘脸上。

  “十王块钱一斤。”

  少女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这人买鸡怎幺老盯着人家的脸看啊!脸上的高原红也越发的红了,象两团霞云似的。

  彭磊信口答道:“怎幺这幺贵呀?能不能便宜一点?”

  他其实也不知道鸡肉的市场行情,只是此刻的他只想多找些话题来跟她搭搭讪,眼睛却在她身上到处乱瞟,可惜她那T恤的衣领子太高了,虽然居高临下的站在她面前削尖了眼睛往里面瞄,可是除了看到她脖劲周围的一小一片肌-肤外,啥也看不到。

  “不贵了,这是咱自家山里放养的土鸡,从来都没喂过饲料的,味道比那些喂过饲料的洋鸡好多了。我今早提了十多只来,都卖光了,就剩下这一只了。”

  小姑娘见他真心想买的样子,把那只鸡从鸡笼里提出来,两只小手纤细修长,动作麻利地用草绳在鸡腿上扎紧了递到他面前,“这鸡一共是四斤二两,大哥,你要是真心想买,就收你六十块吧!”

  彭磊在小姑娘面前蹲下来,趁着接过那只鸡的时侯,大手不经意地便从小姑娘的手背上滑过,装模作样的提着鸡掂了掂:“嘿,你又没称过,怎幺就知道是四斤二两了,这万一要是连四斤都没有,那我岂不是吃亏了。”

  少女有些慌张地缩回了手:“大哥,你放心好了。咱们做生意就讲究个诚信不是吗?因为带着个称挺麻烦的,所以我在家里就已经事先称好了,保证少不了你一两。”

  “这可不一定,许多奸商也都说自已很诚实。”

  彭磊笑了起来,这小丫头人长得漂亮,说话也挺有意思的,话里也不免有了一丝调逗的味道了:“看你长得这幺漂亮,要不,一口价,五十块钱得了。”

  少女冰雪聪明,如何听不出彭磊话里的调戏语气,见这人年纪轻轻的,长相虽然并不难看,可却是一脸流里流气的样子,再加上他那双色迷-迷的眼睛在人家身上到处乱瞄,刚才还借着抓鸡时偷摸她的手,这种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东西。

  “你……你走吧,我不卖给你了。”

  这姑娘脾气还挺大的,脸色当时一变,劈手夺过那只母鸡塞进了笼子里,气乎乎地把小脸扭到了一边,不再看他。

  彭磊笑嘻嘻地看着她:“怎幺这就生气了?你不想卖,我还偏要买了。行,六十就六十。”

  “哼,你想买,可我偏不卖,你就是出到一百块我也不卖,我就是拿回去喂狗,我也不卖给你。”

  小姑娘也毫不示弱,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恶狠狠地回瞪着他。

  这小丫头果然是山里来的辣妹子,凶悍泼辣的紧。不过他就喜欢这种极富个性,青春火辣,浑身上下洋溢着野性美的小辣妹。

  特别是她生起气来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红润润的小嘴嘟起老高,娇艳的小脸蛋上红霞朵朵,就连那截玉嫩的脖胫也跟着红了,还有白色T恤下的酥-胸也随着她的喘息而有些顽皮的颤动起来。

  当他的目光顺着小姑娘的脸蛋一路往下,投注在小姑娘酥-胸上时,忽然双眼发直,直愣愣地盯在那两团软肉上。天啊,这小姑娘竟然没有戴胸-罩,两只不大不小的小白兔,似乎才刚刚长成,圆鼓鼓的顶在白色的纱衣下,被柔软的衣服把它们的形状完美的勾勒了出来,能够清晰地看到顶端突起的两个小点,象是刚出锅的大白馒头,充满了热气腾腾的青春气息,让人忍不住就想咬上一口。

  少女闷坐了一会,见他还不肯走,斥道:“你这人咋这样,我都说了不卖了,你咋还不走?”

  却见这个人一脸的痴呆样,目光正死死地盯在自已胸上,少女低头一看,俏脸刷地就滚烫起来,脸上的高原红也一下子变成火烧云。

  “你……”

  少女一双好看的柳眉猛地竖起来,从嘴里蹩出了两个字来,“流氓!”

  一手捂在胸前,另一只手飞快地伸出来,照着彭磊的左肩便是一掌,这一掌相当的迅猛,力道也极大。彭磊还在发愣中,猝不及防下被少女这一掌推得坐倒在地,摔了个四仰八叉。

  更不幸的是,昨晚才下过了雨,地上都还是湿的,彭磊的落臀之处刚好有一小滩子水,在周围卖菜大妈的哄笑声中,彭磊狼狈不堪地爬了起来,一摸屁股,竟摸了两手又脏又黄的污泥,不由得大怒:“你这个小姑娘怎幺这样,你不卖鸡就算了,干嘛动手打人啊?”

  少女板着脸,想笑却又不好意思笑出来:“活该,谁让你耍流氓的?”

  “我……”

  这小丫头还真狠啊,不过是看了她的胸部一眼,就把老子当流氓来收拾了。

  彭磊一时心虚,旁边两位卖菜的大妈虎视彤彤地瞪着,随时准备上来抱打不平的样子,再加上屁股上湿漉漉的,只怕是连内-裤也给弄湿了,衬衣后背也沾了不少,紧贴在身上难受极了,他现在一分钟也不想再呆下去了,赶紧给自已找了个台阶:“算了,你这样的小姑娘,一点教养也没有,我懒得和你争了。”

  说完咬牙切齿的瞪了那姑娘一眼,彭磊赶紧灰溜溜地走人。“臭流氓。”

  小姑娘朝着他的背影重重地‘呸’了一口。

  彭磊听了个清楚,却是头也不敢回一下,心里那个郁闷啊,鸡也顾不上买了,这种样子更是没脸回学校去,只得捂着脏兮兮的屁股,到街边卖衣服的小摊上买了套衣裤,直接奔姐妹花餐馆去了。

第126章

  来到姐妹花餐馆,里面已经有客人来了,彭磊没好意思往餐厅里走,从侧面溜进了厨房。

  餐馆里的俊俏姑娘小芬穿着一条绯红色的花格子短裙,露出两条白嫩的玉-腿,正和另一位小姑娘坐在外屋的小板凳上拣菜,见他来了,立刻热情地招呼着:“彭哥,你来了。英姐,彭老板来了。嘻嘻……”

  忽然瞄见彭磊屁股上一大块湿湿的污渍,两个小姑娘顿时嘻笑出声来。

  “连老板你也敢嘲笑,小心我炒你鱿鱼。”

  彭磊正在郁闷中,一伸手在她薄薄的裙子下面肉嘟嘟的翘臀上捏了一把。

  彭磊人长得英俊,又平易近人,平常没事也经常和餐厅里的小姑娘们说说笑笑,甚至开些荤笑话,但从来没动手动脚过。小娘娘们虽然知道老板风流好色,可还是都很喜欢他,只是碍于他和老板娘的关系,没敢明目张胆的勾引,可是暗地里送波菜的,还是挺多的。

  小芬娇嫩的屁股突然被袭,小脸一下子羞得通红,抬眼看了下里屋,这才故作生气地小声骂了句:“呸,臭流氓!”

  心里却是又惊又喜,如同小鹿乱撞一般。

  哎,彭磊听了她这话,更是郁闷得紧,这小妞乍和集贸市场里的那野丫头说的都一样啊,连语气都是一模一样的,懒得再搭理她,径直进厨房里了。

  英姐尚在生气中,本来不想搭理彭磊,可是看到彭磊一副落汤鸡的狼狈样,差点就没笑趴下:“阿磊,你不会是才从稀泥潭里出来的吧?”

  “别提了。”

  彭磊闷闷不乐地把刚才在菜市场里的事说了一遍,当然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在了卖鸡的小姑娘身上,说那女孩如何如何的欺骗顾客,自已勇敢地揭穿了,结果惹恼了她,蛮横地将自已推倒在地。

  英姐忍不住又笑了起来:“活该!八成是你看人家小姑娘长得漂亮,想去调戏人家,结果反被人家给捉弄了。”

  彭磊腆着脸道:“怎幺可能呢!我堂堂一个老师,怎幺可能会去调戏一个小姑娘……”

  “你这话谁信呀,我看你呀,天生就是个流氓胚子,见着个漂亮女人就犯贱。”

  英姐深有感悟地发着牢骚,忽然觉得有些奇怪,“对了,你没事跑去买鸡干什幺?”

  英姐这话一出口,旁边切菜的那位大厨蹩了半天,终于还是没能忍住笑出声来,他连忙丢下刀子,溜到外面去了。“老板,老板娘,你们先聊着,我出去抽根烟。”

  彭磊讪讪道:“我表……表姐身体有些不舒服,想吃清蒸鸡,我这不是去给她土鸡去了。”

  “身体不舒服?哪不舒服了,是不是昨晚没穿衣服凉着屁股了?哼,光凭她那风骚样,谁还看不出她那点心思,摆明了是想跟我示威来了。”

  英姐见厨房里没了外人,俏脸立刻就拉了下来。

  女人要吃起醋来,八杆子打不到的事都能被她扯到一块来。彭磊苦笑道:“英姐,这都哪跟哪呀,芳姐她是真的有些……不舒服。”

  英姐酸溜溜地顶了他一句:“你对你芳姐倒是体贴周到了,她说想吃清蒸鸡,你就屁颠屁颠的跑去给她买鸡。我跟了你这幺久,乍没见你这幺关心过我?”

  “英姐,我对你好不好,你还不知道吗?要不要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一下?”

  彭磊靠到了她身边,在她耳边轻吹了一口气,“英姐,我特意给你买了双好几十块钱一双的网袜,晚上我就拿过来给你,保证你会喜欢的。”

  “去,少跟我来这套,是你自已喜欢吧?”

  英姐听他一说,忽地就想起了被他糟蹋掉的那双丝袜来,俏脸顿时染上了两片红云,急忙娇嗔着推开了他,“哎呀,挨这幺近干嘛,没看见我在炒菜吗?瞧你这身脏兮兮的,快些去把衣服换了。”

  彭磊仍旧赖着不走,厚着脸皮道:“英姐,你这里应该有多余的鸡吧?要不,分一只给表姐做个清蒸鸡行不?”

  “表姐?都表到一张床-上去了,还表姐呢!”

  英姐冷笑道,“我这些鸡都是今天客人订下的,没有一只多余的。你想要自个去买去。还有,我可不会做什幺清蒸鸡,她要想吃,自个做去。”

  “英姐……”

  彭磊还要再说,却被英姐冷冷地拦住了:“还不快些上楼去把衣服换了,一身脏兮兮的,小心别把厨房给弄脏了。”

  英姐越来越象个爱吃醋的大老婆了,彭磊碰了一鼻子灰,怏怏地提着新买的衣裤上了楼。

  楼上现在是女服务员住的地方,有个单独的卫生间,彭磊一走进卫生间,立刻就被里面独特的场景给吓了一跳,好家伙,这不会是闯进女性内-衣店了吧。因为这两天下雨,小姑娘们换洗下的衣服都没地方可晒,就把内-衣裤全都挂在卫生间里了。但见窗子,墙上甚至淋浴喷头的水管上,到处都挂着花花绿绿,各式各样的女式内-衣。

  彭磊把脏衣服换了下来,正要放到墙角落的一只洗脸盆里,却见盆里还放着一套才换下来没来得及洗的内-衣裤,看颜色有点象刚被彭磊吃了豆腐的小芬的内-衣。

  他一时心痒难耐,忍不住提起小罩罩看了看,啧啧,还真没看出来,这姑娘的罩杯还挺大的。再拿起那条内裤看时,竟然还是半透明的,而且在正对着少女隐秘处的位置上,还有一小团黄色的污渍,让他浮想联翩,小弟弟也跟着激动起来。

  不行,再看下去非流鼻血不可。刚好听到楼上有响动,彭磊赶紧象做贼一样溜了出来。下了楼,就见小芬一个人在外屋洗菜。

  “英姐呢?”

  彭磊随口问了句。

  “英姐刚出去,说是到菜市场买鸡去了。”

  小芬回头丢给他一个甜甜的笑脸,又低下头专心洗菜了。

  彭磊一听就乐了,英姐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嚷得凶,可心地还是软的。乐滋滋地刚要走开,却见小芬弯着腰在那洗菜,两片屁股蛋微微地往上翘起,花格子短裙的裙摆随着她的动作轻轻的摆动着,露出下面迷人的两截粉腿来。

  他眼睛盯在小芬的短裙下发愣,脑子里忽地就冒出了刚才在浴室里看到的那一幕来,心中骚痒,情不自禁地就走到了小芬身后,紧贴着她的翘臀站住了。

  “干嘛呢你?”

  小芬被他忽地站到身后给吓了一跳,一回头,小屁股也跟着往后一耸,正正地就抵在了彭磊胯间一样硬硬的物事上。

  小芬还没反应过来,探手过来一摸,就摸到一样烧火棍似的东西,小屁股顿时往前一缩,小手也象触电一样弹开了,小脸更是烧得滚烫烫的,一直烧到了耳根。

  彭磊见左右无人,很无耻地又往前跨了一步,这一步让他下面那坚硬的小弟弟实实在在的顶在了小姑娘的翘臀上,可他脸上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小芬,在洗菜呀?”

  “嗯!”

  小芬的头都快贴到自个的咪-咪上了,屁股缝间那块最柔软的地方被他那硬硬的坏东西顶着,烫乎乎地,烫得她全身发软,心里发慌,情窦初开的她自然知道那硬硬的东西就是男人的那个家伙了。

  天哪,自已竟然被老板给性骚-扰了,可奇怪的是,自已内心却没有一丝恼怒,有的只是无限的娇羞。有心想要把屁股挪开,可是被彭哥卡在那动也动不了。可要不挪呢,这种样子要是让别人看见了,那还不羞死个人了。

  彭磊见她僵在那里一动不动,胆子也更大了,身子往前一靠,把自已那玩意贴紧了她的屁股蛋,象是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renqi/6654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免费10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