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慾海娇娃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整理者:狂狷、Meigich

  (一)

  淑芬是个美丽动人的女孩子,活泼而且好动,然而,她偏偏爱上了沈静且畏羞的明义,每一个人都感到奇怪,甚至淑芬的妈妈。

  「妳要和明义订婚!妳考虑清楚了没有?」郑太太望着女儿问。

  淑芬耸耸肩地笑道:「我当然考虑过了。妈,妳不喜欢明义,是认为明义不够好?」

  「明义是个好孩子,我当然喜欢他,但是……」

  淑芬挽着妈妈的肩头,逗着问:「但是什幺?」

  郑太太道:「妳和他的个性根本不相同,你们怎幺可以生活在一起?」

  淑芬道:「我们要结婚的时候,也许我会变得比明义更沈静、更内向。」

  郑太太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女儿是不容易说服的。因此,在一个黄道吉日里,在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淑芳和明义终于订婚了。

  这天,明义和淑芬看完一场电影,明义要开车送淑芬回家时,他说道:「我们先去海边吹吹风好不好?」

  淑芬撒娇地说好,并抱挽着明义粗壮的手臂,脸上泛起了一片红晕。并且,她有意无意地将她那高耸浑圆的胸部,不停地在明义的手臂上磨擦着,蠕动着。明义从未接近过女色,经过那销魂的接触,心中慾火直升。

  他改变话题道:「妳不怕太晚回家?」

  淑芬道:「妈妈从来不管找,而且,何况现在也还不算太晚!」

  明义虽然心中蠢蠢欲动,但是仍犹疑地道:「可是……」

  「可是什幺?明义,你不爱我吗?」淑芬瞪着她那水汪汪的媚眼,气咻咻地道。

  明义急忙地道:「不……我爱妳!」

  到了海边,在柔和的月光照射下,笔直的海滩,四处无人,靛蓝的海水中,正映着迷人的月色。淑芬走下车来,她脱下鞋子,赤足浸在清凉的海水中。

  淑芬的确是一个艳丽诱人的女郎,从小便娇生惯养的她,有着粉红透明的肌肤高挺的双乳,细盈的纤腰,浑圆肥嫩的玉臀,扣一双修长的玉腿。尤其是今晚,淑芬穿着细薄贴身的T恤,和窄小的迷你裙,更使得酥胸及大腿明显地呈琨出来。

  明义被这美色诱惑了,他贪慾地看着淑芬,心中微燃着一股慾火。

  淑芬回过头来道:「明义,今晚的夜色美不美?」

  明义道:「月儿又圆又亮,很清澈。」

  淑芬逍:「在这样美的环境下,你心里在想些什幺?」

  明义道:「我的心境很平静,什幺都不想。」

  淑芬逍:「那你猜,我在想什幺?」

  明义想了想道:「我猜不到!」

  淑芬扭动着惹火的腰肢,走到明义的面前,道:「我在想,我是不是很坏、很丑、很难看?」

  明义盯着她的胸前挺耸的乳房,嚥下口水不安地道:「不,妳比仙女还要美!」

  淑芬 起头,风情万种地拨了一下额前的秀髮,令人销魂的媚眼,似乎含有一团慾火,火辣辣地望着明义。

  明义见她浪蕩的模样,血脉奔腾,胆子一壮,手臂扳住了她的纤腰,淑芬借势依偎在他的怀抱中。

  淑芬娇笑盈盈,水汪汪的媚眼直送秋波。明义忍不住,慾念如脱缰野马,心魄摇摇、意乱情迷。忽然,他把嘴唇贴在淑芬的香唇上,一阵的猛吻,淑芬驯如羔羊,自动地吐出舌尖,吮舐明义的舌头。淑芬伸出手臂,紧搂住他的颈子,鼻孔微哼,瞇着眼睛,如癡如醉。明义情不自禁地,将放在纤腰的右手,慢慢地伸进淑芬的薄衣内,顺着滑嫩的肌肤,由上往下轻抚着。

  忽然,他的手触摸到肉峰,肉球似的乳房被胸罩托着。他解下淑芬的丝质乳罩,突露出两颗热腾腾的肉球。

  「嗯……」淑芬娇饱欲滴的小嘴吻着明义,口中的香舌滑入他的口中,纤手紧紧扣住明义的颈项,口中唔唔作声。

  明义有点忍不住了,他疯狂地将她的薄衣脱掉,乳罩也解了开来。呈现在明义眼前的是一对丰满柔嫩的玉乳,那两粒粉红色的乳头,已涨硬起来了,随着淑芬的呼吸。肉球一起一伏地抖动着。

  在此诱惑下,明义情不自禁地张开口含向那乳头,用力地吸吮着,弄得淑芬脸泛红潮,全身麻痒难忍。淑芬被这样一吸一吮着,一阵酸痒难当,不自禁地把丰满的胴体扭动起来,玉臀重重地贴在明义的裤裆,不停地磨擦着裤子的硬鸡巴。

  这一淫蕩的诱惑,使得明义慾火上涨。突然将右手伸进淑芬的裙内,由柔软的玉腿,慢慢地游动往上,直到抚摸那肥嫩的玉臀。

  淑芬心跳的很厉害,娇羞地摇摆着蛇腰。

  明义巳渐渐地失去理智,抚摸着玉臀的手,中指浴着臀缝。从淑芬臀部的后面逗弄着。淑芬在微微地颤抖着,慾望巳浮现在脸上。她的手也耐不住刺激地紧抱着明义,口中呻吟:「嗯……啊……」

  很快地,明义将那伸入内裤的手,中指慢慢往下栘,触撰到毛茸茸的阴毛,已有水滴流出。在明义的揉弄下淑芬的阴户发涨,两片阴唇抖动着,同时一对粉腿,不安地扭动着。他刻意地把淑芬的肾缝拨开,用中指顺着淫水滑进肉穴,由穴口往阴道里面挑动着。

  她如同受了电击般,娇躯不停地颗抖,紧张的嘴里嚷着:「喔……嗯……嗯……哎呀……」

  淑芬受不了这种剌激,呼吸急促,脸儿发红。此时已是春情泛滥,娇哼出声:

  「啊……我……唔……我好难过……嗯……明义……我好痒……」

  只一会儿,她紧张地扭动屁股,双腿不停地用力夹着,穴里的淫水不住地往外流出,润湿了整个阴道。

  「哎呀!明义……明义……你停停……受不了……哦……不……不行……啊……快停……」

  她急忙地捉住明义的手,娇羞的媚眼看着明义道:「明义!不要逗了,再弄的话我会痒死的!」

  明义已是神智迷恋,本不想罢手,内向的他,倒是能及时地收回那如火如炽的慾念。明义道:

  「好吧,那……我们……我们回去了是吗?」说着,他把她的三角裤拉好。

  然而当他的手再触及到她阴户时,他已感觉的到她阴户上的阴毛已经全都沾满了淫水。

  淑芬看着明义的表情,是那幺地色瞇瞇的,便含羞地道:

  「明义,如果…如果你……想要的话……我们可以……可以到别的地方去。」话一说完,便害羞地依偎在明义的怀里。

  淑芬知道明义的慾火正炽,为了使爱人能舒服身心,不自禁地咬着嘴唇,那只玉手,直探他的裤裆,隔着裤子,在明义已涨硬的鸡巴上,不停地捏着、磨擦着。这一陴的抚摸,使得淑芬心神飘蕩地道:

  「啊!好奇妙的鸡巴,好硬啊!加果它插入……」

  想到这里,淑芬的春心蕩漾,对性慾已产生了需求和渴望。

  明义享受着这舒爽的爱抚,两手不老贺地在她的肥臀上游走着,他道:

  「淑芬,今晚不要回去!」

  淑芬轻声道:「嗯……」

  在汽车上,明义握着方向盘,在曲延的公路上飞奔着。但是他的两只眼睛却不断地盯着淑芬的玉腿。她的迷你裙坐下后,变得更短,露出那一双诱人、滑嫩的玉腿,那三角地带,已是若隐若现了。

  淑芬知道爱人正在欣赏着自己,脸上泛起一片红霞,故作娇态,扭动了一下腰肢,靠在明义的怀里。

  明义此时心神幌蕩不安的说:「我们先去吃个宵夜好吗?」

  淑芬道:「好呀,但是……」淑芬似乎有点犹疑什幺。

  明义一只手轻抚着淑芬的腰部,在她的脸颊上轻吻一下,道:「但是什幺?」

  淑芬低下头,搂着他说:「我怕回去太晚了,妈妈会骂的!」

  明义如释重负,脸上微笑地道:「关于这一点,妳尽可以放心,我们已经订婚了,妳可以告诉妳妈妈,说是在我家过夜,这样她应该是可以放心了,她很信任我的。」

  淑芬点点头表示同意。

  不知不觉地已到了市区,明义将车子停在一家大饭店前。此时夜已溧,宵夜的人也不多。明义倒了两杯酒,向淑芬道:

  「淑芬,为我们的幸福乾一杯!」

  淑芬见他一乾而尽,自己也暍了一口。

  他们一面谈笑,一面吃着宵夜。酒足饭饱之后,淑芬因不胜酒量,脸上早已一片红晕。明义盯着她红晕的脸看,方才未发洩的慾火,又迅速地燃了起来,道:

  「淑芬,我们走吧!」

  淑芬道:「嗯!好,我觉得好累喔!」

  淑芬娇羞地回答着,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更是害羞万分。

  

  (二)

  明义付过帐后,便在客房部的侍者引导下,进了电梯。到了一间高级套房,淡黄色的装饰,淡红色的灯光,照得房内形成了很有罗曼蒂克的气氛。

  明义走向淑芬,柔情地搂着她。一阵热吻后,明义轻咬着淑芬的耳垂,轻声地道:「淑芬,洗洗澡,好吗?」

  淑芬此时正是全身酸痒难耐,听他一说,不禁白了他一眼,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开了明义。明义不明就理地,逕自进入浴室。

  淑芬往床上一坐,浴室传来沙沙的流水声,她站起身来,道:「明义,你洗好了没?」

  浴室里的明义道:「哦,还没有,不过,快好了。」

  她听到了后,便娇笑地拿定了主意,决定主动来勾引明义,因为他太内向、太老实了,倘若自己不主动,说不定他还不敢。

  淑芬想到这里,便脱掉了鞋子,把身上的外衣也脱下,然后解开那个丝质的乳罩,露出了两个热腾腾的奶油包子,接着又把裙子及三角裤,也除了下来,然后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

  淑芬躺在床上,细细地欣赏自己这一身的细皮嫩肉,心想就要……淑芬心中一阵兴奋,抚摸着坚挺的奶头,轻轻地捏了一下,又伸手探向阴毛,轻轻揉了一把,阴户竟酥麻起来。

  突然,明义从浴室走出来。这时明义只穿件内裤,结实的胸膛及健壮的肌肉,不失是个美男子。明义看到淑芬一丝不挂,裸露着肉体,正在春情蕩漾地自淫着。一见此景,明义慾火上涌,一时不知所措。

  淑芬在床上,正自淫的失魂落魄,看到明义不知所措的样子,便故意地张开了大腿让他看个仔细。明义慢慢地走到床边,眼睛始终没离开淑芬的肉体。

  一身洁白滑溜的肌肤胸前一对乳峰,顶上一粒粉红色的乳头,白嫩又迷人。雪白的小腹,两股交界处阴毛丛生,乌黑黑而细长。微凸的肉丘,柔若无骨,在乌黑阴毛的掩护下,一条细细的肉缝若隐若现,看不见桃源洞口的嫩肉。

  他目不转睛地望着她的阴户时,淑芬娇滴滴地说:「亲爱的,你好坏喔!怎幺这样看人家。」

  明义看得心头狂乱,一股热流直到下体,胯下的阳具渐渐地在发涨、挺硬。淑芬浪蕩地拥抱他,全身起了一阵颤抖,同时也把舌尖伸入他的嘴里,彼此互相吸吮着。

  「嗯……」彼此都感到浑身的慾火飘荡着,只听到那口中的呻吟声。

  渐渐地,明义低下头,伸出舌头,滑过雪白的粉颈,到那性感的酥胸上。奶头如玫瑰般的殷红,尖尖硬实的突起。他轻轻地捏揉,慢慢地撚弄着那乳尖儿,时轻时重地搓揉着。淑芬被他逗得全身奇痒、酥软,不自禁地把那丰满的胴体扭动着,挺抖的大腿直把那诱人的肥臀往上抖蕩,口中娇聱道:

  「嗯……哦……哎呀……」

  明义心神紧张地,将中指顺着淫水,插入那肉紧的阴户里,并不断地用手挖,并在那阴核粒上揉着、逗着。这时淑芬被春情热火烧得火辣辣,慾火难耐,淫水横流,娇躯抖颤,那神情好不紧张,只觉得自己的阴道璧被扣着,花生般似的阴核被逗弄着。淑芬难过地浪哼着:

  「嗯……哦……明义……我……我很难过……啊……别逗我了……哦……」

  在一遍遍慾海浪叫声中,明义眼前一阵肉抖乳蕩。他慾火焚身,冲动的下体,已涨到极点。明义急忙地翻身,将那阳具生硬的在淑芬的肥嫩小穴上顶着。淑芬受到那根肉棒的顶撞,她久抑的慾火爆发了,媚劲大发,玉腿分开,淫液直流,两片阴唇张合着。淑芬娇喘连连地道:

  「啊……达令!嗯嗯……我好痒……唔……哥……快……快给我呀……嗯……给我……」

  明义被她娇声的催促,挥动涨硬的权杖朝着阴户乱顶乱插。此时的淑芬,媚眼如丝,气喘不休,肥美的肉臀,往上顶着,但是越顶小穴越痒,终于伸出纤巧的小手,往下直探他的下体。

  淑芬娇羞地将龟头引入穴口,撒娇地说道:「义,人家是第一次,你可要怜惜些……」

  明义轻吻她的脸颊,点点头道:「我会的,妳放心。」

  他感觉出龟头已经微微进入,于是紧搂着淑芬,屁股猛地下沈进入淑芬滑润的阴户里,淑芬嘴里直叫痛不已。此时,明义已失去理智,失去乎日的斯文,龟头感觉受到紧窄的阻碍,于是他用力一顶,只听「滋」一声,粗大的鸡巴已长驱直入。

  淑芬痛的大叫道:「啊!哎呀……痛死了……哥…哥……好痛……好痛……」

  明义本想抽动,奈何淑芬痛的死去活来的,头上泠汗直流,泪如两下,嘴里频频呼痛,语不成声。他看到淑芬的脸色苍白,泪水纵横,心中不忍,忙停止动,轻声问道:「痛得很厉害吗?」

  淑芬在明义停止抽动后,喘了口气道:「你好坏,人家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还问。」说罢又娇羞地一笑道:「人家是第一次,而你的……」

  明义道:「心肝,我的什幺?」

  淑芬道:「不说了……你的……那个……太大了……」说完后便娇滴滴地偎在他的怀里。

  明义听到她迷人的浪语,不由得一笑,低下头吻住她的嘴唇,双手不老实地在她的胴体上爱抚着。又在她那对又坚又挺的乳房上,用力不停地捏弄,时而用牙齿轻吻着乳尖。淑芬被挑逗得浑身既痒,小穴也阵阵酸痒,在这无名火的煎熬下,淑芬已骚蕩不安地浪求着道:

  「唔……不要……哥……哦,……你……不要……嗯……受不了……哦……」

  明义知道她的性慾之火已燃到极点了,他便更加地狂吻着粉嫩的胴体,左手揉弄着她那已呈鲜红色的乳房,右手握着那根粗棒,一点一点地往穴里顶着。只听见「滋」一声,铁条般的大鸡巴已入半截了。

  插得淑芬张着嘴,口中直叫道:「哎呀!好痛……哥……轻……轻一点……哦……痛死人了……不要……啊!啊……不要再插进去了……」

  明义低着头,在淑芬的耳垂道轻声道:「淑芬,忍着点!我不再插进去了。」

  只见那粗大的阳具,被两片红润润、软绵绵的肉片儿紧紧包着,阴户内热哄哄的,像个小温水袋,滑润的阴道壁上,正热辣辣地收缩着,使得明义有种被压迫紧缩的快感。渐渐地,淑芬觉得那阵涨痛已好些了,只是涨的好兇,好难过,不由得扭动着浑圆的屁股。

  明义体贴地问道:「现在还痛吗?」

  淑芬道:「嗯……没有了,只是涨,又有点痒!」

  明义知道,鸡巴泡在穴里,她一定会骚痒的,于是又再问道:「现在,我要动了?」

  淑芬道:「嗯:哥……慢一点……好不好?」

  他便慢慢地开始插着,轻轻的刮着那滑润的阴道壁,引得淑芬心头发麻,全身酸痒,穴心有如万虫在咬,淑芬不由得叫道:

  「唔……晤唔……心肝……啊呀!嗯……」

  淑芬媚眼含春地浪叫着,两只粉臂紧紧抱住他的颈子,肥美的屁股忍不住地又扭又挺。明义看她热情加火,更加不停地抽插,淑芬骚劲十足地将肥臂不停往上挺送。

  「呀!好……亲哥哥……快……快再用力……唔……不行……了……啊……」

  阴道壁一阵阵的紧缩,挟得明义觉得鸡巴无比舒畅!狠命地一阵冲刺……

  一度缠绵过后,两人疲惫地收拾,擦拭后,便相拥进人梦乡。直到第二天的初晓时分,明义才开车送淑芬回家。

  从此,两人的感情,因有了肉体坦诚的接触,巳达如胶似漆,甜甜蜜蜜,不可分离的地步。

  这一天,明义兴奋地跑来找淑芬。淑芬正在睡午觉,朋义把她强拉起来,她有点不愿意撒娇地道:「别吵我嘛!让我多睡一会儿。」

  明义道:「快起来,我有一个好消息告诉妳。」

  淑芬揉一揉眼睛,道:「有什幺好消息,你中了特奖了?」

  明义道:「我的弟弟就快从美国回来了,这比中特奖更值得高兴。」

  淑芬又躺回床上道:「原来是你弟弟回来了!你简直把你弟弟当做宝贝了!」

  明义放在她细腰上的手,不老实地抚摸着,一面问道:「淑芬,妳能不能为明凡介绍一个女朋友?」

  淑芬想了想道:「你看玉铃好不好?她很美喔!」

  

  (三)

  明义为淑芬掠下秀髮,本想催她下床换衣服的,忽然看见她雪白细嫩的粉肩,心神不由地一震,贪婪的眼神便在她的娇躯上游动。淑芬这时身上穿着一件丝质薄如蝉丝的透明睡袍,睡袍里面的粉红色乳罩鲜红色三角裤是如此地明显,如此地诱人。双腿曲着的淑芬,一双雪白的玉腿,像是在勾引男人般地抖动着,一片春色无边的景象尽入眼底,看得明义眼花撩乱,慾火沸腾,丹田中有一股热气直冲到下体,随着慾念的阵阵刺激;明义裤内的那根渐渐地在充血发涨,慢慢地直把裤裆顶得高凸凸的。

  淑芬在依在明义的怀中,突然觉得有根粗大、硬梆梆的东西,直顶着小腹,不禁脸上发烫地问道:「义!你……想要?」

  明义道:「嗯,可以……吗……?」

  明义已挡不住慾火,一面说着,一面将淑芬的睡袍、乳罩及三角裤,两三下就完全脱光了,露出那一丝不挂,洁白如雪的胴体,他伏下身子,将头埋在高挺的肉峰中,吸吮着乳头,一只手向下移到了肾部。只觉得滑不溜手,丰满浑圆的屁股,有股少女特有的诱人弹性,大腿的根部,早已被淫水淹没,触手所及,尽是温温的、湿湿的。

  手儿往下滑,热情浪漫的淑芬,自动将双腿分开,使他的手能够直探那温热湿润的小穴里。插入的中指,顺着淫水,轻刮着阴道壁,怀里的淑芬被刺激得更是浪态百出,随着手指的刮揉,狂摆着屁股,气息急迫地道:

  「哦!唔……我……我好……好难过……唔……呀!亲爱的……我……」

  她舒爽地浑身扭动,酥麻更是强烈。

  明义知道她此时巳春情泛滥了,慾火如焚,于是更加紧吸吮和抽插的动作。

  淑芬全身一阵浪扭,娇声连连:「好……好哥哥……哦……唔……别……别再……作弄了……我……难受死了……」

  淑芬被逗得浑身酥麻,慾火高涨,顾不得少女的矜持了。于是伸出她那纤细的小手,往下直探明义的胯间,把他裤子的拉鍊拉了下来。一手将那早已硬得像根铁棒的阳具使劲地掏了出来,有如一条粗大的水蛇在她的小手里不停地跳动着。明义忍不住地站起身来,脱掉全身的衣服,再次地扑向淑芬。

  淑芬一双媚眼贪婪地凝视着那根又粗又大的鸡巴,想起了以前它所给予的那种销魂,飘飘欲仙的快感,不由得张开了两条长而白的玉腿,挺臀迎着。明义趴在她的身上,用右手扶着鸡巴,左手将已被淫水湿润的两瓣大阴唇拨开,龟头对準穴口,腰部一挺,轻轻往里一送。只听「滋」一声,已整根被阴唇含入。

  淑芬觉得一阵难以形容的酥麻感,迅速地传遍全身,禁不住屁股一上一下地挺动着,浪声哼道:

  「唔,义,……嗯……真好……哦……」

  明义见她浪得性起,伸手抓住她胸前的一双大肉峰,使劲地揉弄着乳头。淑芬浑身乱摆,上下挺送地更快速,也更猛烈了,禁不住地叫道:

  「哎呀,真是舒……舒服透了……唔……好棒……啊……」

  淑芬越扭越浪,越摆越烈,两颊赤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qinggan/78902/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