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女皇保卫战】 11-17集(完) 作者:妖精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2015-11-6 16:53 上传

下载附件 (206.99 KB)

【女皇保卫战】

  作者:妖精

  出版:河图文化

  【第十一集】第一章:三打寒江关

  行刑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负责斩首的刽子手将已经磨得锐利的鬼头刀抽出来,阳光下,鬼头刀散放着骇人的光芒,窦仙童和薛清影的心情越来越紧张,薛桐将三人生死都寄託在樊梨花身上,她为何还没有出现呢?

  杨藩看了一眼时间,为了防止夜长梦多,他拿起令箭站起身来传令道:「行刑!」

  刽子手首先来到薛桐面前,端起一碗烈酒,喝了一口然后吐到刀口上,对着薛桐哈哈笑道:「小子,老子号称一刀仙,保证你死的时候一点感觉也没有。 」

  薛桐双眉紧锁,对窦仙童和薛清影说道:「两位贤妻,是我连累了你们。」

  窦仙童和薛清影唯有轻轻叹息,在刽子手举起雪亮的鬼头刀,手起刀落的一瞬间,一道寒芒飞过来,正好射中刽子手的眉心,刽子手的尸体顿时倒地。刑场顿时沸腾起来,负责看护刑场的士兵,全都惊恐地看向场内,一道亮丽的紫色身影飞跃人群来到刑场中央,来人正是樊梨花。

  杨藩怒道:「樊梨花你想干什幺?薛桐乃是圣唐元帅,我们西越的死敌,难道你想劫法场,和我们西越作对不成?」

  樊梨花说道:「杨藩,昨天晚上我亲口告诉你,一切的恩怨都要等我父亲的死因查明之后才可定夺。你背着我抓了薛桐,又急着处斩他,是不是有什幺不可告人的秘密瞒着我?」

  杨藩哼道:「我能有什幺秘密,樊梨花你不要居功自傲,别忘了你本事再大也是西越的臣子,你现在所做之事,已经是欺君罔上的死罪。」

  樊梨花朗声道:「师父传我一身武艺,为的是我让斩妖除魔拯救苍生,我来寒江关出战唐军,只不过是为父报仇。我并非你杨藩手下的臣子,听不听你的话,还要看你做得对不对。」

  杨藩面孔一冷,「樊梨花,看来你是 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啊,将她一起拿下。」

  杨藩的命令传出,那些西越士兵因为畏惧樊梨花的厉害,均不敢上前。樊梨花横眉冷视杨藩及一干手下,说道:「杨藩,昨日我已经查明,我父亲死前曾经服过剧毒,究竟谁是下毒之人?」

  杨藩道:「你问我我哪里知道?樊梨花,今日你我看来势同水火,你不要以为你的武功盖世,所有的人都会怕你!」

  杨藩取出素魂枪,就要上前迎战樊梨花,他觉得樊梨花没有了混元伞和诛仙剑,战斗力比自己高不到哪里去。

  「杨藩,你看看这里!」

  突然刑场外面一声厉喝,桑英带着药舖老闆走进刑场。

  「桑英?」

  杨藩惊恐地发现,说话之人竟是前两天突然失蹤的桑英,再看她一脸对自己痛恨不已的样子,心中顿时猜到大半,这小浪货八成背叛了自己。

  躲在暗处的樊纲,看到药舖老闆顿时大惊失色。派去杀人灭口的士兵没有回来,樊纲就意识到要出事,如今桑英领着药舖老闆出现,他一定会指认自己。樊梨花何等聪明,知道自己在药舖买了毒药,必然会猜到杀害樊洪的人正是自己。

  樊纲悄悄取出弓箭,对準药舖老闆一箭射去。桑英眼明手快,回手一剑斩断飞箭,厉声道:「樊纲,昨天你派人来杀这位药舖的老闆,正好被我救下,现在你还想杀人灭口吗?」

  樊纲吓得一哆嗦,正要开溜,樊梨花喝道:「站住!」

  刚才樊纲射箭的情况,樊梨花已经看到,只是她怎幺也没想到,杀害父亲的兇手竟是自己的堂叔。

  樊纲吓得面色如土,战战兢兢地转过身,支支吾吾说道:「梨花,你不要相信他们,大哥不是我杀的。」

  樊梨花冷声道:「他们也没有指认你杀害我父亲,你这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还不给我从实招来。」

  桑英又道:「樊将军,当初杨藩指示樊纲和苏秦杀害你父亲的时候,我也在旁边亲耳听到,而今樊纲购买毒药的人证、物证我都为你带来,这位老闆的妻子和伙计,已经在昨天遭到樊纲灭口,还请樊将军明鉴!」

  这时,药舖老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向樊梨花哭诉自己一家的不幸,樊梨花勃然大怒。杨藩看到事情败露,再也没法隐瞒,于是当机立断,传令道:「樊梨花私通圣唐,给我将她拿下!」

  突然之间,樊梨花身形疾跃到薛桐附近,挥手解开薛桐被锁的战魂,薛桐又帮助窦仙童和薛清影解开战魂。三人各自取出兵器,严阵以待。

  「抓住他们!」

  杨藩手提素魂枪率先沖去,西越国师邪皇也紧随杨藩身后包围上来。

  薛桐指挥窦仙童和薛清影应战杨藩,自己赶过来协助樊梨花对付邪皇。若是手中有混元伞和诛仙剑,樊梨花根本不惧怕邪皇,如今她也搞清楚,自己两件宝物一定是被杨藩派人偷走 ,要不然他怎幺知道自己手上没有法宝。

  不过,儘管没有法宝护身,樊梨花的战斗力也不容轻视,邪皇不敢轻敌,一上来就用大招幻灭轰天雷轰向樊梨花,樊梨花也不甘示弱用仙雷风暴与之抗衡,两股强大的真气顿时碰撞在一起,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薛桐手持三尖两刃刀猛攻向邪皇的后路,邪皇挥掌发出一记火焰剑反斩向薛桐,薛桐横刀阻挡之际,竟被对方庞大的真力震得倒退三步。

  「樊梨花,老夫没时间跟你纠缠,看我的绝招!」

  邪皇的身形猛然高高飞起。

  「地藏星火令!」

  邪皇手中飞出六面颜色各异的小旗,分六个方位将樊梨花和薛桐包围在中间,随着他的一声大喊,六面小旗竟然发出灼热的火苗,呈六角形朝着二人包围过来,随着向前蔓延的速度不断加快,火苗也越烧越高。

  樊梨花心中一颤,她知道地藏星火令的厉害,自己若有诛仙剑在手,尚可迎接对方一击,而今该怎幺办?薛桐身为圣唐元帅,之前当然也对邪皇有所了解,他从桑英那里得知,邪皇最厉害就是他的六面星火令旗,不过星火令旗属于一阶段法宝,每天只能使用一次,看来邪皇是想用这一招困住樊梨花。

  看到一直趋近的火焰,又看到樊梨花的忧虑的眼神,薛桐心道:「不行,我得救梨花,用我的怒龙狂啸抗住邪皇的地藏星火令,为她争取时间。 」

  一念及此,薛桐大喝一声,使出怒龙狂啸,三条护体金龙将他和樊梨花团团包围,樊梨花大惊道:「薛桐,你不是他的对手,快些收手,不然你会丧命的!」

  薛桐厉声道:「樊女侠,我们圣唐和这妖道势不两立,我宁可玉石俱焚!这妖道的地藏星火令只能使用一次,樊女侠切记你的杀父仇人是杨藩,不要管我,也不要和我们作对了!」

  薛桐大喝声中,腾出一条护体金龙,将樊梨花的身体裹起来丢了出去,与此同时,六面小旗也飞速旋转着包围过来,随着一声巨大如雷的爆炸声,薛桐血染沙场,赫然倒下。

  「薛桐?」

  樊梨花美目中噙满感激的泪水,心中默默呼唤着薛桐的名字,奋不顾身地冲上来逼退邪皇,扶起浑身是血的薛桐,说道:「薛桐你怎幺这样傻啊!明明知道不敌,却非要逞强……」

  看到薛桐受伤,薛清影和窦仙童也无心恋战,围过来查看薛桐的伤势,见他强装笑容,气若游丝地说道:「梨花,我希望你能保护仙童和清影杀出去…… 」

  说完之后,双目一闭便没有了气息。

  「我跟你拼了!」

  窦仙童擦擦眼泪,拿起斩龙刃便朝着邪皇扑上去,拼死也要为丈夫报仇雪恨。

  就在这时,突然从人群外面冲入一人,对着樊梨花喊道:「小姐!小姐!」

  樊梨花看清来人正是樊纲府中的家将樊城,只见樊城一边喊一边取出一件长条状红绸包裹,朝着樊梨花便扔过来,樊梨花伸手接住,打开红绸一看,正是自己的混元伞,不由得喜出望外。这时候,樊城来到近前,擦着额头汗水说道:「小姐料事如神,这阵子你派我监视樊纲这个狗贼,果真被我发现他偷了小姐的混元伞,交给他的妻子藏起来,而且打算暗害小姐。于是我就杀了贼婆,为小姐把混元伞送来。」

  樊纲一听妻子被杀,恼羞成怒冲着樊城大骂:「你这吃里扒外的狗奴才,我要杀了你。」

  随后舞着宝剑就要杀樊城。

  樊梨花冷声道:「吃里扒外的是你这个败类!」

  言罢,混元伞高抛向半空中,诛仙剑在手,一溜电光横扫而出,樊纲身子还没有冲到近前,人头就飞出去十余丈远,无头死尸顿时栽倒在地。

  有了诛仙剑和混元伞,樊梨花如虎添翼,挥剑直取邪皇。邪皇的地藏星火令已经不能使用,他仰仗自己也是紫金战士,当即昇华所有战魂,凝聚全身幻灭真气,誓与樊梨花一决生死。

  樊梨花感觉到,邪皇布下的虚空劲气场有如细密的蜘蛛网,牢牢罩住自己全身,网状气场分成向外挤压和向内收缩两股劲力,向外挤压的劲力有如永无止境的狂风暴雨,从邪皇掌心扩散出来,分成三十六个攻击点不停击打在自己身外的护身气罩,而且三十六个攻击点随着邪皇双掌的移动,不停地改变攻击位置。为了一举击溃邪皇的幻灭真气,樊梨花凝聚所有战斗力,意欲与邪皇最后一搏。

  剎那间,樊梨花周围雷电密布,六柄擎天巨型冰剑随着她的真气凝结在她的身后。刚猛无比的仙雷风暴和虚空幻灭真气正面交锋的一剎那,立时爆出声声巨响,六把寒冰巨剑忽地横在樊梨花身前,随着她的诛仙剑一挥,六柄寒冰巨剑朝着邪皇直飞过来。与此同时,樊梨花唇齿微张,一声惊人的暴喝声如春雷绽放一般响起,「仙、雷、风、暴!」

  被六把寒冰巨剑紧紧锁住的邪皇,只觉得耳朵一阵刺痛,心神大受影响,身外护身真气立时减弱了三分。

  樊梨花双脚轻轻一点,整个人缓缓淩空升起,来到邪皇头顶上方三丈高之处,右手撑天、左手撑地,剎那间,天空中的雷电急速涌动,以极为惊人的速度汇聚到樊梨花左手掌心。只见樊梨花左掌掌心向外一翻,朝下方的邪皇轻轻一压,剎那之间,天空为之变色,大地同时震动起来,六把寒冰巨剑合併成一条白色冰龙,冰龙周身还夹带无尽的雷暴,朝邪皇直扑而下,声势之猛足以撼地动天,就连邪皇这种顶尖高手也不禁为之震撼,脸上终于露出惊恐的表情。

  生死关头,邪皇体内真气急速流转,幻灭劲十成功力全数汇聚到右掌之中,右手一 ,朝着淩空压下的冰龙一掌轰出,层层叠叠的炽热火劲破空而出,猛烈火劲转眼汇聚成一颗巨大的火球,直面迎击扑将而下的白色冰龙,冰、火两股真气,眨眼就碰撞在一起……樊梨花发出的白色冰龙,一口吞下邪皇发出的巨大火球,接着一声一声沈闷的爆炸声不停响起,冰龙的龙头当场炸开,龙头一碎,凛冽寒气和炽热火焰若水面涟漪一般,当即朝着四面八方迅速扩散。在两股劲力的袭捲之下,方圆五丈所有物体立时丽骨粉身,至少有四、五十名士兵因为这场爆炸命丧当场。

  冰龙的龙头虽然和幻灭劲的火球同时炸开,却是余劲未消,冰龙的龙身、龙尾仍以惊人的速度轰在邪皇身上,邪皇化解不了如此强大的攻势,当场发出一声惨叫。片刻之后,爆炸声慢慢停止,凛冽寒气却较先前更甚,并没有因此减弱。

  氤氲不绝的寒气之中,隐约可见邪皇的身影,只见邪皇立足之处早已炸出一处巨大深坑,邪皇高大的身体一动也不动地站在深坑之中,鲜血正从他的口鼻不断溢出;邪皇脸色苍白如纸,腹部遭诛仙剑剑气所化的冰龙刺伤,伤口正在不停涌出鲜血。杨藩不顾一切地冲了上来,抱起邪皇受伤的身体,召唤自己的极品坐骑,在一帮拼死护卫主人安全的死士保护之下,马上落荒而逃。

  樊梨花一心惦记薛桐的伤势,无心追赶邪皇。另一方面,一心追随樊梨花的寒江兵将开始交战,杨藩的嫡係部队没花费多少工夫就被清理乾净,场面立刻就被控制住……

  樊梨花再次查看薛桐的伤势,只见他紧闭双目,呼吸微弱,但是心跳还在。

  樊梨花看了看窦仙童,又看了看薛清影,轻叹一声,说道:「他遭到邪皇的地藏星火令重伤,要想救他,必须请我的师父梨山圣母相助,两位姑娘,事已至此,就让我们化干戈为玉帛,我现在就带薛桐前往梨山,晚了就来不及了。」

  窦仙童和薛清影都知道梨山圣母乃是当代绝世高手,如今薛桐身受重伤,恐怕无人能救,也只能随樊梨花的意思。二人向樊梨花一拱手,说道:「那就有劳樊姑娘。」

  樊梨花对手下几名副将说道:「如今真相大白,我的杀父仇人是杨藩,你们若是愿意跟我,就留下来帮忙镇守寒江关,等我回来班师杀向西越国都,取了杨藩的狗头。若是不愿意跟我,大家好聚好散,我给你们盘缠,大家各奔前程。」

  众将及众兵士齐声说道:「我们都愿意追随小姐,为樊老将军报仇!」

  樊梨花说道:「那好,我走了之后,你们和唐军的两位将军好好相处,将我父亲的尸骨妥善安葬,迎接城外的唐军进城,随后备好粮草,準备讨伐杨藩狗贼!」

  窦仙童说:「梨花妹妹,你放心去吧,这里就交给我们。」

  樊梨花点点头,这才召唤七星梅花兽,驮着薛桐直奔梨山找师父拯救薛桐。

  【第十一集】第二章:梨山收圣女

  梨山圣母正在日照峰上修炼,看到徒儿匆忙赶回来,身边还带着一名奄奄一息的男子,心中隐隐察觉二人非比寻常的关係。

  樊梨花跪倒在地,说道:「师父,薛桐为了救我被邪皇的地藏星火令所伤,如今命在旦夕,还望师父救他一命。」

  梨山圣母要樊梨花先起来,随即查看薛桐的伤势,说道:「这个男子的命好硬,中了邪皇的地藏星火令还能支撑这幺久?梨花,他与你是什幺关係? 」

  樊梨花脸上一红,低声说道:「只是普通朋友……」

  梨山圣母点点头,说道:「那这个人无药可救了。」

  樊梨花大惊,再次跪倒:「师父,求求您救救他吧!他是因为我而受伤的啊。」

  梨山圣母道:「不是为师见死不救,其中原委我必须跟你说清楚。地藏星火令的威力何其之大?而今此人全身经脉断了十之七八,我可以用我的仙舞真诀助他修复,但是……只怕修复之后,以他的修为不能承受我的仙舞真诀的余力,全身经脉怕会爆裂而开,除非……」

  樊梨花急道:「除非怎样?」

  梨山圣母说道:「除非有一名懂得仙舞真诀的女性,帮助他将他体内的仙舞真诀余力导引出来。」

  樊梨花不解地问:「师父,您能用仙舞真诀帮他修复经脉,难道就不能帮他将余力导出吗?」

  梨山圣母苦笑道:「傻徒儿,将余力导出,需要採用男女交合的方法,难道你希望师父佔有你的如意郎君吗?」

  樊梨花大惊,娇羞说道:「师父,您不要胡乱猜忌,我们……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梨山圣母大笑道:「梨花你就不用再骗我,还记得为师赠你的天王戒吗?你仔细看看它现在的样子,那枚戒指已经一分为二了。」

  樊梨花大惊,急忙伸出手,查看那枚天王戒,只见戒指果真出现异象,不知道什幺时候,天王戒竟然分成两半,只是套在手指上所以没有发觉。

  梨山圣母说道:「天王戒一分为二,说明你找到真爱之人,从此以后,天王戒的威力将会慢慢体现出来,你现在就取下一枚为他戴上,为师也祝福你们一生恩爱、白头偕老。」

  樊梨花含羞取下另一半天王戒,帮薛桐戴到指上。随后,梨山圣母将薛桐带回自己的寝居,运用至尊无上的仙舞真诀为薛桐修补经脉。忙了整整一下午,直到傍晚时分,梨山圣母收功,对樊梨花说道:「晚上他就会醒来,今夜可能无事,明天却是十分关键,之后就要看你怎幺做,你要随时準备献身,用仙舞真诀助他平安脱险。」

  樊梨花担心问道:「师父,弟子的功力尚浅,能行吗?」

  梨山圣母微笑道:「疏导仙舞真诀不需要深厚的功力,懂得行功方法即可,关键是你需要连续和他交欢,让他的龙阳全部射出。」

  樊梨花脸红道:「师父,徒儿愚昧,唯恐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梨山圣母也知道樊梨花守身如玉,对男女之事不过一知半解,让她像个熟妇引导薛桐,确实有点难为她,于是说道:「梨花,等会带你去学习、学习。」

  梨山圣母领着樊梨花来到一处石门,梨山圣母走上前去,在一块毫不起眼的石头上一推,传出几道轰鸣,石门往左右两边移动,不起眼的石头赫然是石门开关。

  「梨花,你跟我进来。」

  梨山圣母前面带路,师徒二人一起走进石门,只见石门之内是条甬道,连着一间密室,圣母又道:「这就是观星堂。」

  观星堂,顾名思义是将夜观星象所得的心得绘成图案,按易经命理、先天八卦、河图洛书等高深学问应用排列,记于观星堂中,堂中并无图书,只有壁画。

  壁画雕刻文字,深浅不一,篆隶有别,有些苍劲有古风,有些雄壮而豪迈。

  笔法不同,用字殊异,想是历代祖师所留,各人功力高下有别,钻研之意却无不同。

  樊梨花举目往壁上看去,立刻小脸发烫,满面通红,原来四壁都是文字图画,文字也罢,图画却是描绘男女交欢、巫山云雨之时的春宫图,描绘之人画工极佳,最隐秘的私处美穴、男子阳茎都是毛髮尽绘,栩栩如生,头一次看到这种露骨的春宫图,樊梨花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梨山圣母微微一笑,说道:「这是祖师修炼双修神功的地方,你看这壁上图画,全是双修神功之妙法。如若不明其意,祖师还有东西让你瞧瞧。」

  她说着就向前走到一处置中石桌,双掌按捺其上,左右推动,当下桌面分开,破出一洞,洞中金光四射,光芒乱闪,天虹七色全数借反光映射在梨山圣母的脸上,忽暗忽明,闪烁不定。

  樊梨花惊讶一声,见梨山圣母不知按了什幺装置,喀喀作响,绞轮转动,从石桌升起一颗较碗稍大的水晶球,水晶球底下有一台座,形如人手,与四下自石壁反射的柔和光线互相映榇,将洞中四壁的男女交欢图显现出来。光线折射将图刻映在水晶球中,球中显现的春宫图居然动了起来,将石壁男女交合的各种妙相、姿态、体位、毛髮、角度、男上女下抑或女上男下,甚至脸部表情、性器密合时所溢出的淫液水光无所遗露地忠实呈现在梨山圣母眼前,只要角度不同、光线强弱不一,便会呈现完全不同的交合姿势,仪态万变,无尽无穷。

  梨山圣母见樊梨花瞪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水晶球出了神,微笑解释道:「这是本门祖师巧手妙制的合欢球,此球转动,便会将四壁上下的交欢图映射出来,你可别小看此球,以为只能用于闺房之乐,这些男女交欢的姿态各个不同,皆有妙用。修炼双修神功之时可以发挥妙用,除了提升练功男女的功力,更可增加男女交合的快感。」

  梨山圣母说着便扭动一下机关,水晶球开始转动,墙壁上的春宫画马上动了起来,画中男女栩栩如生,发出欢乐的淫声,听起来娇柔腻人,合欢姿势形形色色,看得樊梨花心火大盛,于是双腿夹紧,不由自主地摩擦动作,下身方便之处温热湿润,似有什幺东西流出,黏稠滑腻,伸手想去擦,却又不敢。

  师父在前,若真伸手去擦,岂非显得自己淫蕩放浪?当下强忍小穴火热,硬撑下去。

  梨山圣母瞥眼瞧见樊梨花双腿摩擦之态,笑道:「梨花,你在这里好好学习一下,为师去外面等你,千万要记住,明天你需要用上这些秘笈,好好学习吧。」

  一直到隔日清晨,薛桐终于醒来,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qinggan/78726/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