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诸神承诺的永远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1999年7月18日上午11时17分,R国首相野田遭遇刺杀,这已经是本月第16次刺杀,杀手以借助慌乱的人群逃脱,有关后续报导请关注…

  此刻电视机突然关闭了,一个带着墨镜的冷峻男子缓缓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虽然带着大大的墨镜单一人可以看到在墨镜下一到长长的疤痕从左侧墨镜底端蔓延至脖子,直至莫入黑色的皮衣之下,他淡淡的说道:“媒体所存在的价值就在于他是是最高级的服务业。”说罢便按下左侧的耳麦,漠然的说道:“首相大人,试验体S102以捕获,现已寄存在M244仓库,请求下一步指示。”耳麦那边人现实沈默了一会,又淡淡的说道:“那就带到F731-8部队吧我想研究部那邪恶该死的老怪物们一定会非常兴奋的,人类的永生也将会因此而来开序幕,嗯。”

2012年7月22日下午2时07分F市这是一个拥 有800万人口的大型城市,人来人往,他们或许还在为堵车而烦恼?或许在谈论政府的无能,又或许在谈论那名女杀手的为什幺能够进出议会10次一次都没被抓住,或许他们永远也不会想到他们口中的女刺客就在他们脚下,或许“她”用她们来形容更加贴切。

  地下180米下漆黑一片,连基本的轮廓都看不到,即使有人来到此地也不会认为这里竟然是个基地,而不是实心的?啪的一声脆响突然想起之间灯光全部打开,亮光让人不敢直视,啊….爱丽丝挣扎着叫了出来,彷彿以前在执行任务时呗闪光弹波及的感觉,眼睛一片刺痛,她醒了。稍微一睁眼变能感到那刺痛感更加强烈了。意识慢慢的恢复,爱丽丝最终还是睁开了眼,她感觉身体异常沈重,感觉骨骼每一处都僵硬无比,爱丽丝本能的动弹了下,感觉手脚一片冰凉,她已经意识到手脚被锁住,感觉自己身在一个副科手术台上,身体固顶在此,爱丽丝彷彿明白了什幺。她努力的回想,只记得自己成功混入记者团,已经利用录音笔对準了那肥胖的身躯,甚至她听到了子弹脱膛的美妙声音。但为什幺会这样呢?

爱丽丝呗这话总莫名的恐惧沖级得完全清醒过来,她尽可能的避开耀眼的灯光,之间一双眼睛在他不原处静静的看着自己,好似一条毒蛇。

:”是他!!!“这个人他化了灰也认识是扎克!!!此时的扎克漠然的站在左侧把玩着一把沙漠之鹰,不断的拆解,组装,但眼睛从未离开爱丽丝身体。在扎卡右侧一身白色医生服饰,坐在沙发上,左手端着一杯如血一样的液体,在这一篇亮白的世界是如此的刺眼,右手把玩着一把薄薄的手术刀,不断反射出的光芒莫入了左手杯的液体,静静地看着手术台上的美女,就彷佛米洛斯在欣赏维纳斯一样,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嗯….终于醒了。石井将猩红得液体一饮而尽,缓缓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在左侧把玩这沙漠之鹰得扎克也停止了手上得动作,淡淡得说了一句:“实验体T104已经甦醒了,第一阶段目标完成后,送到防疫给水部,你知道的,我最讨厌等待。”说罢便转身离去,留下啪啪,皮鞋与地面接触得声音,迴荡在亮白的实验室中。

     石井走进了手术台,右手揉捏这爱丽丝得乳头,轻轻得拉扯着,:“怎幺样,这个尺寸还满意吗?”爱丽丝知道一定是他给自己做了丰胸手术,怒不可遏的说到:“混蛋!!!你这个人渣,赶紧放了我!!!”石井自顾自的说到:“随着人类无休止得增长,所依赖得的能源日益缩减,氢能源得优化实验最理想的状态也需要80年,当然目前F蜂巢实验室现在仍旧停留在第二阶段,最终玩成的时间至今仍就无所预测,但是我们等不了那幺久了,还有50年所依赖得资源将会枯竭,所以首相决定成立F731-8部队,我们的目标就是从载体经行实验改进,但实验得结果非常不理想,第一阶段得载体都因为精神承受力,或者肉体承载力,所有实验体无一例外都被反噬,随后元首在一次发布会捕获得第一名杀手,并对其进行实验,当然实验得结果非常的理想,元首对此 非常的满意,第二阶段如约进行,但是这样的载体还是太少太少了根本没办法完成实验得最终目的,所以元首决定用自己做诱饵,去换取更多得实验载体,随着有价值得实验体增多第一阶段第二阶段完美得进行并且又很多得数据,甚至第三阶段也正在筹建中,我相信,你的存在会让星球100亿人享受到,天堂与永生就在他们身边,我相信他们一定会爱上这样的感觉,哈哈….让我们一起完成这光荣的进化吧。”

   爱丽丝用力的挣扎了一下,手脚都被锁得很紧,动弹不得,石井慢慢得带上手套从手术台旁边得柜子钟取出了一直注射器,吸满一支药水。石井面上得笑容僵了下来,嘴角流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每一次进行生物活体改造,他都会非常非常的兴奋。

  自顾自得说到:“既然扎克要求时间,我想我需要K24来最快得完成这光荣得进化。”随机用注射剂缓慢得刺入了爱丽丝左臂得动脉上缓缓得注射进去,嗯,爱丽丝感觉无边得黑暗将她笼罩,昏昏沈沈过去。石井捏住爱丽丝一个乳头,轻缓得揉捏起来,嗯,爱丽丝无意识得呻吟着,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手指间鲜红得乳头很快涨大起来,石井左手握住注射器,手猛的向前,準确得刺入娇嫩得乳头,嗯,爱丽丝再次呻吟了一声,身体不住得颤抖。石井缓慢得将K24注入40CC的K24,石井再次轻揉着乳房,满意的看到乳房再次紧绷,乳头也隐隐得增大,颜色也由鲜红转换成淡淡得紫色。接着将标誌着T105得药水注入爱丽丝得阴蒂里,看着阴蒂也隐隐得增大,颜色也出现了淡淡得紫色,残忍得笑道,:“相信明天阴蒂也会同乳头进一步增大,随着时间得发展,乳头与阴蒂将会成为她身体得一个开关,即便是轻微得刺激也能激发起强大得性慾,随着第二阶段扎克得性格我相信K24,T105所带来的快感会让他终生难以戒掉,就好似哥伦比亚得东莨菪硷让人终生难以戒掉。哈哈,没错就等同于恶魔得呼吸哈哈….

足足二十分锺石井终于将手术材料全部注射进入爱丽丝的敏感部位,双眼中不时吐露出疯狂的异彩,像极了一个艺术家完成一件惊世之作,爱丽丝那白嫩的乳峰高耸挺拔,令人止不住的迷醉。

  哈哈…石井狂笑不止,他慢慢的俯下身去张嘴轻轻含住美乳上那颗泛着淡淡紫色的蓓蕾,牙齿轻轻的摩挲着乳头。“自从你元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 自从我在F713-8部队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告诉自己,你是上天赐予我最美的邂逅,你也将成为我石井手下的第一阶段最完美的实验体,我希望你能珍视这份荣耀。”石井嘴角微微上扬,阴森残而又残忍的低声笑着,那笑容如此的扭曲,憎恶。

   石井看着躺在手术台上一动也不动的试验体,然后满意地去欣赏这即将完成的得意之作,他找出了一把椅子,坐在爱丽丝身旁,用锋利的手术刀慢慢的剃着艾琳的体毛,男人专心地完成手中的工作。

    麻醉药的药效渐渐退去,爱丽丝的神智也慢慢的恢复,乳房与下体传来的炙热,与疼痛,让爱丽丝很快的脱离了麻醉药的掌控,因为动不了,他看不到自己所处的环境,但她肯定石井一定对自己的身体做了什幺手脚。

   房间非常非常的大,但又高能源照明器的传来的光线也非常的强烈,即便如此爱丽丝也根本无法看到房间的尽头,但在时间所能达到的地方能看到非常非常多的大型圆柱形透明设备,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人类的肢体,奇观,或者是已然泛着青紫色尸斑的尸体在墨绿色的液体中不断翻腾,爱丽丝看着那些尸体或者肢体,器官在墨绿色液体中漂浮,她甚至可以看到肢体血管中的变化,最令人恐惧的是自己竟然落入了这样的一个组织手里…..

   忽然,空旷的房间想起了啪啪的脚步声,在这空旷的空间中不断的迴荡,爱丽丝感觉自己很冷很冷,彷彿刚才乳房与阴蒂的灼热,已然是自己的错觉。石井重新回到了手术台边,用欣赏的眼光审视着爱丽丝那犹如九天之上神女的面容,还有那能与房间一样亮白色的皮肤,甚至有又种淡淡的光辉萦绕其中,在加上冷艳动人的傲骨风姿,即使是就是神女下凡也不过如此吧。石井在心理暗自感叹。

   哼,爱丽丝冷冷的看着他,彷彿要将石井的面容深深的刻入她的本能一样。石井突然伸出手用力的捏住爱丽丝的脸,五指深深的的陷入那绝美的面庞,唔….爱丽丝用力的挣扎着,依旧狠狠的注视着这来自地狱的遣送使。

  石井眼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绽放出骇人的青光,随着爱丽丝的挣扎的越厉害,手中的力道也慢慢的增大,手掌已经将爱丽丝的脸蛋捏的完全变形。嘿嘿…..石井露出一丝阴冷的笑容,冷漠的说道:“第一阶段虽然无法让你认知试验体的价值,但我石井会让你知道F731-8的规则。”

石井刚一鬆手,爱丽丝便立刻反击,噗,爱丽丝将一口唾液狠狠地吐向石井,石井一怔随即轻鬆扭头躲过,然后慢慢的笑了,笑的很不以为然。

   哈哈,果然不愧为USA的S级杀手一身铁骨铮铮,傲气凛然,果然不能跟那些失败品有相对比的价值,哈哈….

   “你这个社会悲哀的产物,自从我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知道你是一个被扭曲的人渣,废物,废物….”“呵呵,言语果然很犀利,看起来组织能力还比较理想,认知能力依旧正常,嗯。”嘿嘿…石井四郎的面庞没有一丝一毫的怒意,意味深长地说道:”现在就正式开始第一阶段的理论目标吧。哈哈…..

     石井说着从左侧的工具箱中取出注射器然后在从装着满满液体的小型胶囊,用注射器刺入胶囊,当注射器吸满了足够的液体,脱下了白色医生服,顿时散发出一股福尔马林的刺鼻味道,并露出乾扁粗糙的身体,苍老的面庞上凝聚这阴森的笑容,嘴角微微上扬,眼中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冷忙,随即江注射器对準脖子的大动脉慢慢的刺了下去,慢慢血红色的 体顺着针管流入了石井四郎的体内,眼中也有种红芒不停闪烁。

     爱丽丝见到此景,不自觉的本能的颤栗着,那是一种令人恐惧之至疯狂的感觉,那微微上翘的嘴角挂着怪异的的微笑,就好似一个18世纪的欧洲贵族在期待他即将到来的七分熟牛排一样,眼中的骇人的光芒就好似在思索如何切割这能让这美食保留最美好的感觉。

   别动!!!你这个魔鬼!!!“你要是再敢向前一步。USA的法律将製裁你…你们难道想在上军事法庭吗?在想再一次东京大审判吗?我爱丽丝绝不放过你,绝不,等着来自军事法庭的製裁吧。”

   爱丽丝彷彿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幺。而石井四郎彷彿什幺也没听到一样面庞仍旧挂着意思微笑,慢慢的走到了手术台旁,然后轻轻俯下身自己舔着爱丽丝那光洁如玉的大腿,大腿内侧的肌肤给石井四郎带来一种难以描述的滑腻。湿润的舌头让爱丽丝从心理感到厌恶,就好似一只鼻涕虫在自己大腿内侧不断的蠕动,慢慢毕竟自己的花丛禁地。

    "住…住手…”爱丽丝非常不安的仰起头。石井四郎用舌头轻轻的刺激着艾丽的阴蒂,突如其来的刺激让爱丽丝浑身一震。“嘿嘿…真敏感啊…”石井双手轻轻抚摸艾丽的大腿,仔细的品嚐着花丛甜美的花蜜。“住手…赶紧住手…你这个人渣…”爱丽丝满脸涨红,但身体被束缚住,无法动弹,单着更加剧了感官的刺激强度。

    石井四郎把手指缓缓伸进爱丽丝的秘密花丛,在那粉红鲜美的肉缝中不断耸动着。

    阴道里的肉壁慢慢的渗出了诱人的花蜜,石井四郎看到时机已经到来,随即马上将他早已那狰狞,硕大的阳具掏出,此时石井四郎双眼一遍赤红,乾扁的身体,粗糙的皮肤与下身那可恐的阳具相比是如此的渗人,刺眼。石井四郎猛地扑到爱丽丝那不挂一丝晶莹如玉的完美酮体上。,猛地一用力将阳具直直的挺近了爱丽丝的身体中,“啊….”爱丽丝绝望的挣扎着,叫喊着,肉棒似乎要刺穿她的身体,牵动了刚刚开发的阴蒂,无意识的向大脑不断传输快感的指令。

    石井四郎脸上深深刻着如梦魇般的笑容,死死盯着已然露出丝丝绝望的爱丽丝,阳具如暴风骤雨般继续疯狂的进攻。

    对于这个高傲的实验品,因为之前对石井四郎的种种不屑一顾,藐视,并且将因此收到石井四郎最恐怖的惩戒。

    石井四郎疯狂的大喊大叫到:“痛苦吧!绝望吧!放声大哭吧!这就是我石井四郎的艺术哈哈…哈哈…”石井的话语在这空旷到可怕的世界中不断迴荡在爱丽丝耳旁犹如炸雷一样不断的在爱丽丝耳旁不断的重複。石井四郎随即脸上再度凝结出残忍扭曲的微笑,眼中迸射出嗜血的冷光,下身继续加大力度。

    虽然爱丽丝现在并没有再向刚才一样拼命挣扎,因为她明白自己无意义的挣扎只会进一步激发这个疯子的兽慾,但石井四郎依然可以感受到在这个冷如玄冰的仙女眼中依旧迸发出深入骨髓的恨意。这让石井四郎异常的愤怒。石井四郎的内心也在剧烈的争扎:“我曾不止一次的对自己说过,你爱丽丝只是我石井四郎最完美的作品,我应该将如此美丽的作品献给我伟大的天皇陛下,元首大人。以表示我内心对R本帝国无限的忠诚,但是随着不断的接触,我已经不知不觉得无法控制自己对你的迷恋,就如同恶魔的呼吸一样时时刻刻萦绕在我身旁,喷洒在我的灵魂之上,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到那潮湿温润的感觉,甚至可以闻到那无比迷人的芬芳。但是发自灵魂的信仰时时刻刻提醒着我对天皇陛下,元首大人那无限的忠诚,那可恶的原罪如同永恆的梦魇一样时时刻刻撕扯着我的灵魂,这种根本无法描述的痛苦中,我从那痛苦中得到了清醒,我石井四郎这一生从未如此清醒过,对没错,我坚信这会为我带着这一生最正确的决定。我虽然不能拥有你至永远,但是我石井四郎要在你灵魂 深处深深的刻下我石井四郎的名字,哈哈…哈哈…我将带来巨大的痛苦…哈哈…

    人渣!我发誓我爱丽丝.拉维尼绝对不会放过你!绝对…爱丽丝听到石井不断的自言自语,和近乎癫狂的吼叫,那已经布满皱纹的苍老面庞上现在已经扭曲到了狰狞。

    天哪!这是为什幺?…爱丽丝越来越无法看透这个癫狂的人类。

    肉棒继续歇斯底里的耸动着,不断出没在花丛,不断的加大力度,频率。越来越粗重的呼吸犹如已经破旧风箱一样呼啦呼啦的声音在鼻腔中穿出,爱丽丝就在这种伴随着致命快感的痛苦中,痛的撕心裂肺。

    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阿鼻地狱,这个男人无意就是从地狱来的遣送使,石井不断的加快速度,乾扁的身体不断大力撞击着爱丽丝女神般的酮体。石井四郎的干枯的右手突然用力捏住爱丽丝的阴蒂,已经张开的大嘴毫不犹豫的咬上了左侧的蓓蕾,左手猛地捏住了右侧的蓓蕾。身体最敏感的三个地区同时遭遇了到猛烈的袭击,爱丽丝突兀的大声呻吟着,身体用力的抽搐着,石井四郎看到时机已到,鬆开了已经发硬的阴蒂,与已经充血的乳头,用力的掰开爱丽丝的大腿向两侧分开,方便自己最后绝杀,五分钟过去了,石井四郎身子猛地抖动了几下,随即一股滚烫的精液如入海蛟龙般势不可挡的冲入了爱丽丝的子宫,被滚烫的精液一沖,爱丽丝的两眼泛白,身体不住的抽搐着,昏死了过去。

    石井四郎缓慢的抽出自己已经软化的阴茎,浓稠的精液混杂着阴精从爱丽丝的花丛中缓缓流出,石井四郎手掌青青抚摸着爱丽丝那梦幻般的脸庞眼中流露出化不开的柔情。

    爱丽丝昏昏沈沈的睡了过去,光洁如玉的身体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口水,吻痕,乳白色的液体一点点从阴道中渗出来,爱丽丝不时的抖动着,一对如杨柳般的细眉紧紧皱起,绝美的脸蛋上写满了恐惧,石井静静的看着这幅春宫美人图,脸上再度布满了寒霜,阴冷的笑容时不时浮现在那苍老可恐的脸上,冷漠的说道:“你的杀手生涯从今天起已经正式结束了,你的未来轨迹从你刺杀我们伟大的元首开始就已然改变,接下来你所要承担的就是试图挑衅我们大R本帝国的尊严的代价。”呵呵….

    我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什幺地方,也不知道现在究竟在发生着什幺,我只能感受到自己现在很舒服,嗯,非常非常的舒服。就好似自己又回到一个为降临的婴儿,在母亲羊水中。一样难以言语的舒适虽然我已经对此遗忘很久了,但是现在,我不知道为什幺这种感觉会再次回到我身旁。

  但是随后发生了什幺,石井四郎又对自己做了什幺?她模糊的记得自己好像被石井四郎送到什幺地方,然后阴蒂,乳头就开始无时不刻的传来亢奋的讯息,无情的打断了我久违的舒适,我试着去无视感官带来的一切,因为我知道这一定是石井四郎这个疯子的阴谋,对没错一定是这个疯子的阴谋。但是这两个敏感地区彷彿向切尔诺贝利爆发前的预兆一样,疯狂的提升着他的热度我的意志在这不断提升的刺激下感觉要失控了一般,因为我清晰的感觉到了,这种感觉已经在向全身蔓延,不过15分钟全身上下就已经传来难以言语的燥热,就好似在哈沙克斯坦着陆的鱼儿,那种感觉真的很难以描述,换句话说根本不能用语言去描述这种可恐的感觉,我感觉自己的蓓蕾在疯狂的充血,然后不断的发硬,原本是淡淡粉红色的阴蒂随着这奇怪的感觉不断强烈也慢慢的上淡淡的紫色,而且正在不断的发硬,勃起。我知道这是女人已经发情的象徵,身为USA的S级杀手我问心自问我已经做好了石井四郎的的所有审讯手段的假象,也依然做好了应对的方案。但是这源自本能的讯息让我第一次感到不知所措,我不知道如何面对这种事件的发生,只能用我的一直去抵抗,希望这一切只是暂时的,嗯,仅此而已。除此以外我已经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感觉这种炙热彷彿已经蔓延到我的灵魂,犹如地狱黑焰一样无情的焚烧这我的灵魂,伴随着难以言语的灼热,渐渐的已经充血,发硬到极限的阴蒂乳头至此开始散发出一种瘙痒的感觉来表达本体本能的不满,我对此甚至把内心的信仰,灵魂也用来抵御这这种痛苦,但是不断传来的讯息犹如条条小溪一样慢慢的汇聚成一条大河,又有一条条大河逐渐有扩张成为大洋的趋势,而我却只能看着这量变引起质变的发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建筑的大坝已然到了崩塌的边缘,丝丝绝望从灵魂深处蔓延开来,刺激这我已经到达极限的精神,没过多久,大概五分钟左右,我只感觉到脑袋一清,白光闪过。爱丽丝的灵魂也在这势不可挡的快感中冲的七零八落。

  正如以前一句广传人口的名言:“不再沈默中灭亡,就会在沈默中死去。”虽然用在此处有些违背意境,但是只有这一句话才能描绘出爱丽丝那复杂至扭曲的理性的本能与肉地上本能的战争。

  爱丽丝的理智,灵魂终于在真理的製裁下疯狂了。她疯狂的争扎这坐起,甚至无法去思考那该死的束缚哪去了?只有疯狂的自慰,在自慰。爱丽丝隐隐感觉到身旁有人在注视她,而且不停地在指指点点,在外人的注视下,让爱丽丝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这种来自地狱的狂暴更加剧了几分,快感随即进一步加强,爱丽丝加大了手淫的速度与力度但是,这一切的努力并未向快感一样形成理论上的质变,始终无法达到的高潮,再次把爱丽丝那七零八落的理智,灵魂狠狠地继续刺下一刀,狠狠地继续割裂。爱丽丝开始向周围对她指指点点的人哀求着,求他们能解救自己,为了逃离这来自地狱般的感觉,她开始什幺都说,什幺都做。用尽一切去讨好他们,换来的是周围人得意自信的笑容。没有人来完成她的救赎,那群人依旧在不停地对爱丽丝指指点点,时不时传来几声大声的争论。但所有人很默契的无视了爱丽丝的哀求。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两双打手按住了爱丽丝疯狂的动作,死死地将爱丽丝按在地上,地砖上那冰冷的触感让爱丽丝少许的恢复了一丝丝神智,但随后臀部的疼痛让爱丽丝甚至还不清楚一切发生了什幺的时候又再度失去了知觉。

  爱丽丝昏昏沈沈的睡着,不知道这种状态持续了多久,爱丽丝迷迷糊糊的发觉自己应该在移动,耳畔不断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与车轮不断摩擦地面的声音。我现在又是在什幺地方?我这是要去哪里?

  爱丽丝努力的回忆着,试图找到到底发生了什幺的记忆。身体不自觉的扭动了下,身长传来一阵阵疼痛。突然挣扎起来,爱丽丝再次感到了莫名的恐惧,手臂向脑后左右两侧疯狂拉伸,腰身也被皮质物品紧紧地束缚在原地,大腿与小腿被捆在一起,并将双腿分开到了极限,并死死地固定在这该死的手术台。,爱丽丝能干到这该死的束缚让她的身体时不时传来阵阵酥麻,疼痛。这让爱丽丝根本没办法进行有价值的挣扎。爱丽丝试图睁开双眼但是却早已被厚重的眼罩遮蔽的严严实实,不时传来的皮革味道彷彿在提醒这一切都是那该死的皮革照成的。眼前除了黑暗就只是无边的黑暗,失去视觉感观,更加剧了她心中的不安,恐惧,嘴巴传来一阵阵的酸痛,告诉她已经被剥夺最后的挣扎权利。爱丽丝现在连尝试抖动身体都在此刻成为了奢望。手术台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急切了,她清楚的人知道自己正被推向一个未知的地方,爱丽丝不住的暗自祈祷,希望这些人不接下来敲开的不是是地狱之门。

“她醒了”在爱丽丝身后传来一个男人冷淡的声音。“嗯,你们现在此处等候上级下一步指令,还有具体将她推入报告大厅的具体时间,还有各项準备工作,我会及时进行通知,石井大将要求我立刻去临时作战指挥部。 ”再次响起菊地大校低沈而又冷淡的嗓音。随即又听到啪的一声,很多人齐声说道::“遵命菊地上校”。这种整齐划一的声音无法让爱丽丝分辨出对面究竟有多少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一定是军人,而且肯定是731的王牌战队。嗯,随即菊地上校的声音也是时想起:“愿天皇与你同在”这次回应他的只是整齐划一的敬礼。

  爱丽丝再次听到了石井四郎的名字,那因恐惧而颤抖的身体突然打了一个哆嗦,上一次那种噬骨的痛苦让爱丽丝心理泛起了一股深深的的阴影,就好似梦魇再度钻出灵魂的那种感觉,但报告大厅四个字让爱丽丝有种不详的预感,她试着去思考,她想到了接下来自己将被推向一个公开的场所,让一群人对着她指指点点,大声议论着,并且这一切都建立在全身赤裸的前提之上。爱丽丝光尝试这去试想下接下来将要面对的种种,差点要将她吓晕过去,她开始疯狂的争扎起来,嘴里也开始不停的呜呜叫着,身子在手术台上开始疯狂的扭动着,但这一切的争扎是建立轻轻披在连爱丽丝身上的被单都没落下的前提之上

  而此时的菊地大笑已经抵达石井大将所只是的临时作战指挥部,刚到门前隐隐传来了石井因激动而带着颤声到,:“哦,我伟大的元首大人。您最忠诚的僕人随时听候您的差遣。”嗯此时电话中传来了一个男人十分威严但又带着淡淡冷漠的男声:“关于诸神承诺的永恆计划的第一阶段试验进展如何。”“嗯,我伟大的元首大人,第一阶段的实验目标已经达到理论所要求的指数,当然我们需要时间来让它更加的完美,此刻我们第一阶段试验目标只剩下了在通常环境下的实际数据採样。”嗯,可以感觉到对面的男人听到了石井四郎的汇报在此刻的呼吸突然变得十分急促起来,随即马上又恢复过来已经带着淡淡威严的问道:“石井上将,对于这次的实验成果我很满意,我相信天皇陛下如果知道了也会十分的高兴,嗯,这个计划我与天皇陛下都非常非常的 视,我们希望最后测试结果,并且这个结果代表着我们大R本帝国的荣耀,如果成功了我会让你晋升为我们伟大的731大将但是,如果你失败了的话你应该知道自己该做什幺吧。”石井四郎用那诚惶诚恐的颤声答道:"感谢天皇陛下,元首大人的重视,我石井四郎一定会拼尽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qinggan/77570/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