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乱世情慾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1

高中毕业时,我遇上文革动乱,不能继续升学了,唯有留在厦门市原来的学校里混日子。学校里的建筑物经历过武斗的劫数,已经没有一座是完整的了。学生们也多数离校回乡了,我们这一派系剩二、三十人的「文攻队」驻在后方 十几个不怕死的「武卫队」在学校隔的一座三层高坚固的大楼里坚守着。我正是这些亡命之徒中的一员。

生活在战乱的日子里,连最宝贵的生命都朝不保夕,所以同学们都放浪不拘。日常生活里充满暴力和淫慾。不过我们少与其他各界接,因此许多秘事也鲜为人知。

桃色事件最早是发生在燕妮和秀莲身上。她俩是我们驻地仅有的两位女同学。由于护送一位受伤的同学到医院去治疗。回程的途中被捉到敌方一个小分队的驻地。那里有十几名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一听到捉到两个女学生,个个像猪公似的,十分兴奋。燕妮和秀莲被剥得一丝不挂,然后捉住手脚,轮流姦淫。

轮姦之后,他们不再让燕妮和秀莲穿上衣服,给两条毛巾毯子让她们遮身避寒。以后的两天里,那些守卫的男人对她俩的肉体想摸就摸,想玩就玩。兴致一起,任何一个男人都会随时把他们硬硬的肉棒插入燕妮或者秀莲的阴道里取乐。他们看出燕妮个性比较懦弱,就叫她为他口交。秀莲的反抗比较剧烈,因此没人够胆将阴茎放到她嘴里。可是也有人在她前面被奸的同时时,将阴茎硬塞入她后面的臀眼里抽弄。幸亏在她们被捕的第三天,我方也捉到人质来交换,她们才得到释放了。

燕妮和秀莲放回来时,已经连走路都有困难。在短短三两天内,燕妮一共被那十五个男人姦淫过三十八次,秀莲自己没有计算过,相信也差不多如此。因为在燕妮被奸的时候,自己的肉体里也往往同时被其他男人抽插着。

燕妮和秀莲就住在我附近的宿舍里。初回来的两三天,她们一直哭着不敢见人。我忍心不过,便带了些吃的东西去安慰她们。燕妮本来和我比较熟,就让我进去了。我没有再提起她们被强姦的事,是表示一定要帮她们报仇雪耻。秀莲愤地说道:「如果能捉到那些衰人,我一定要单对单搞到他条腰骨都直不起来。」

我笑道:「那你不是又要跟他做他们强迫你的那回事吗?」

燕妮说道:「我和秀莲已经想通了,那事被做一次也见不得人,被做一百次也见不得人。其实那事女人本身也有享受的一面的,我们是气愤在被迫的情况下做。所以一定要报仇雪恨。至于男女间的事情,现在我们也已经看开了,就算现在你这时候要和我们玩一下也未尝不可的!」

说实话,我虽然看过许多有关性爱的书籍,那时候却从未经历过男女之间的事情。当场脸都发烧了,口里也说不出话来。

秀莲对燕妮道:「算了吧!他那里看得起我们这残花败柳呢?」

我连忙分辨说道:「没有这个意思,是我都未曾试过这事情呀!」

燕妮说道:「那你是怕失身于我们这两个破烂女人了吧!」

我急忙说道:「完全不是这个意思,两位是历劫梨花,更加娇艳动人,我是担心你们的身体不知已经原了吗?」

燕妮笑道:「这你就放心了,要你不是看不起我们,都算真正地给了我们一点安慰,阿莲,不如你先试一试,看他是不是说真心话。」

秀莲一听燕妮这幺说,立即将软绵绵的肉体偎入我怀里。这时已经不容我再多想什幺了,我应该帮助两位不幸的同学重新建立自尊心。再说她们其实也长得很漂亮可爱。

我运用书本上的对性爱的描写,把秀莲搂着亲了亲嘴,又把手伸入她的衣领里摸索她的乳房,秀莲虽然平时敢作敢为,这时也难免粉面通红。我继续把秀莲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去。直至她一丝不挂地依偎在我怀里。我将她赤条条的肉体浑身上下抚摸了一番然后抱到柔软的木棉床垫上。然后自己也脱得精赤溜光,手持着粗硬的大阴茎对準了秀莲一对嫩腿间毛茸茸的阴户缓缓插进去。秀莲欣然接纳了我对她肉体的侵入,双手还肉紧地箍着我的腰部。我开始一下接一下的抽送了,秀莲也舒服得呻叫着。燕妮在一边看得脸红耳赤。秀莲见到了就娇喘着说道:「阿燕,不如你也脱去衣服一起玩吧!」

燕妮稍微迟疑了一下,终于也忍不住把身上的衣服除去,光脱脱地躺到秀莲身边。

我也让粗硬的大阴茎从秀莲的阴户里抽出来,插到燕妮的阴道里,燕妮刚才看着我和秀莲做爱,已经燃起慾火,阴户也湿润滑溜,所以我的阴茎很顺利地直插到底了。我一边让阴茎在燕妮阴户里深入浅出,一面玩摸着她酥胸上一对嫩白细腻的奶子。一时兴奋起来,就忍不住将阴茎抵在燕妮阴道的深处突突地喷射了。燕妮也肉紧地把我揽住。我们紧紧地互相搂住一会儿,才分开来。秀莲小心地用毛巾替我和燕妮抹了下体。接着和燕妮赤条条地睡在我的臂弯里。我回味着比较了她俩可爱的肉体:燕妮的皮肤要比秀莲白晰细嫩,秀莲的身材却比燕妮苗条秀气。燕妮的乳房肥嫩硕大,摸捏时绵软舒。秀莲的奶子属于竹笋型,虽然躺着仍然是那幺坚挺弹手。燕妮的阴户光洁无毛,抚摸时滑美可爱。秀莲由阴阜至臀眼,两边的阴唇都长满了茂密的阴毛,看起来特别性感。燕妮有一对脚趾齐整的白嫩小肉脚,秀莲的脚丫子纤细而小巧玲珑。燕妮白里泛红的圆面时时都流露着甜蜜的笑容,秀莲的瓜子脸平时虽俊俏,但比较冷淡,不过当我的阴茎插入她肉体后,她便显露出热烈奉迎的风情。

当燕妮讲述她被迫口交时,秀莲故意叫她实地示範示範。燕妮也豪不犹豫地将我的阴茎叼在嘴里吮吸,我的阴茎迅速在她的小嘴里膨涨起来。燕妮吐出我粗硬的大阴茎笑着对秀莲说道:「阿莲,你也示範示範让人家插屁股眼吧!」

秀莲苦着脸说道:「那样会很痛的呀!」

我笑着对燕妮说道:「我不忍心难为阿莲了,你也饶了她吧!」

燕妮洋洋得意地说道:「饶她也可以,不过她要像我刚才那样做……」

秀莲未等燕妮说完,已经低头把我的阴茎含入小嘴里了。

燕妮说道:「我还没说完哩!你要把他的精液吃下去才行的!」

秀莲吐出我塞住她嘴巴的肉棍儿说道:「没问题,我这是自愿的。不像阿燕让人揪住头髮硬灌进去的呀!」

燕妮伸手就要打秀莲,我连忙劝道:「你们不要闹了,我知道刚才未能满足你们,不如我们现在再玩过吧!」

俩人这才安静下来。于是燕妮和秀莲并排倚在床沿分开双腿,我让肉棍儿轮流插入她们的肉洞里抽弄十个出入。秀莲还特别吩咐我要射入她嘴里。

燕妮的阴道里还留着我刚才射入的精液,抽送时也特别流畅。但是当我把沾满精液的阴茎插入秀莲的毛洞里时,我在秀莲肉体里的活动也顺滑了。这一次我特别持久,也记不清在两个各有特色毛洞和肉洞变换了几次。燕妮和秀莲都满足得软了身子,我却仍然坚硬不倒。后来还是秀莲用嘴巴将我吮吸,我才喷了她满满的一口精液。

秀莲把精液吞下去后,就开始为难燕妮了。她要燕妮下次让我弄一次屁股眼,燕妮清楚秀莲的硬脾气,也不敢和她太对抗,好勉强答应了。结果我第二天和她们玩的时候,秀莲就首先要我入燕妮的臀眼。我生怕弄痛燕妮,就在她那里涂了许多涎沫。不过燕妮的肌肉可能比较鬆软吧!并没怎幺用力,我的阴茎豪不困难地尽根纳入她的臀缝里了。我尝试抽送几下,燕妮也完全没有痛苦的感觉,还特地回头对着秀莲傻笑。秀莲气不过,也褪下裤子叫我试试入她的臀缝。可是当我仅仅挤进一个龟头时,秀莲已经大声地惨叫了,燕妮笑得花枝乱抖。我紧退出来,好生安慰了秀莲,说是每个女人的生理不同,不要太呈强了。又表示我兴趣她们的阴户,并不喜欢玩她们的后庭。

以后,燕妮和秀莲同基地里十几个男同学都发生过肉体关係。甚至广播站有三个女同学,也因为偶然过来探望她们而捲入了这个有性无爱的漩涡里。

记得那一天,我和另外四个男生正在和燕妮秀莲玩性游戏。当时我的阴茎正插入秀莲的阴户里,秀莲的小嘴里塞住另外一个男生的阴茎。而燕妮的小嘴以及阴道和臀缝中也塞入三位男生的阴茎。大家玩得正开心,忽然林淑惠 苏真妮和郑玉珍等三个播音员闯了进来,一见到这个场面,即时呆住了。

燕妮和秀莲立即跳下床,先将房门反锁,然后秀莲对她们三人说道:「淑惠,虽然我们是好朋友,但是你们撞见了我们的秘密,我们不能让这个秘密传出去的。」

玉珍说道:「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燕妮道:「有谁能够相信你这样说了就算数呢?」

真妮说道:「我们真的不会讲出去的呀!」

秀莲说:「除非你们也一齐玩,否则我们不会相信的啦!」

淑惠说:「我们都未曾和男人玩过,怕不太好吧!」

秀莲说道:「我们并不一定要你们破身的,你们身体上还有两处地方可以让他们玩的,如果你们和他们玩了,大家还是好朋友,如果你们不肯,那可是没完没了的了!」

玉珍说道:「是怎幺样玩的呢?我是怕家里骂,要不破身我怎样做都肯的。」

燕妮笑道:「刚才已经看到了,还要问吗?用屁股眼或用嘴,顺便你们选择吧!」

玉珍道:「那幺我就用嘴让他们玩吧!」

真妮说道:「用嘴巴我怕不惯,我让玩屁股好了。」

淑惠笑道:「我还是直接和他们玩算了,让自己人破身,总好过像你们那样给人家捉去用强的吧!」

燕妮笑道:「这就好了,我们抽籤决定公平一点。」

秀莲要她们三个自己脱光衣服,然后抽籤。淑惠最先爽快地脱得一丝不挂,看她的身材长得很不错,一对嫩白的乳房涨鼓鼓的,艳红的奶头微微向上翘起。浑圆的粉臀,白嫩的玉腿非常匀称,阴阜上长着一簇乌油油的阴毛。

玉珍和真妮虽然羞人答答,但是终于也脱得赤条条的了,真妮的皮肉白白胖胖的,身段跟燕妮差不多,阴户生得较高,站立的时候已经可以看见她阴部的裂缝,不过她阴毛很浓密,把小阴唇都遮蔽了。玉珍的肤色比较深一点儿,接近古铜色,乳房硕大而坚挺,阴户生得比较低,这时能见到她小肚子尾有一丛细细的茸毛。

燕妮做签让她们抽,我被淑惠抽中了。淑惠大方地把她的肉体赤条条地投入我的怀抱。我把她嫩白的娇躯抱到床沿,让她的粉腿垂下,然后开始抚摸她的乳房,淑惠闭着双眸任我为所欲为。我拨开她的小阴唇一看,果然不像燕妮她们有个明显的小肉洞。而是一些鲜美的嫩肉挤在一起。我轻轻地撩拨她的阴蒂,淑惠的两条粉腿就随着颤动。后来,我不再拨她,她也自己微微地颤抖着,而且有一滴液汁从她嫣红的肉缝里沁出来。我估计时候差不多了,便扶起淑惠两条嫩白的粉腿,握住她的玲珑小脚高高举起。再让粗硬的大阴茎抵在淑惠两腿间嫣红的肉缝微微一顶,觉得「卜」地一下,已经进去一个龟头。淑惠肉体猛地一震,我忙问她道:「阿惠,你受得了吗?」

淑惠睁开眼睛娇媚地望着我微笑不答,我继续向里面挺入,淑惠稍微皱了皱眉头。我也暂时不抽动,抬头望向正在肉搏的其他男女。见燕妮和秀莲已经让两位男同学抽弄得如癡如醉。真妮也伏在床上,一支手摀住自己的阴户,让一个男生将阴茎从后面插入狭小的臀缝里。玉珍的腮边鼓起,小嘴里正塞住一条粗硬的大阴茎。

我开始让粗硬的肉棒在淑惠紧窄的阴道里抽动。淑惠终于渐入佳景。见她粉面泛红,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身体。玩了一会儿,玉珍的小嘴里首先被灌入精液,接着插入真妮臀缝里的阴茎也喷射了。燕妮和秀莲仍然和她们的对手紧紧搂住,但是男生们已经没在抽送,看样子也已经玩完了。我加快对淑惠的抽送,淑惠忍不住呻叫起来,惊动了众人的眼光都望了过来,看着我臀部一挺一挺地往她阴道里喷射了。

看她们的样子,都玩得很刺激,不过从此以后,她们再也没有来了。倒是我偶然有去播音站修理器材,所以仍然有和她们保持肉体关係。

有一次,我去播音站修理被敌方破坏的喇叭,修好之后,我到播音室休息一下。那时候播音还没有开始,有淑惠和真妮在闲聊。我一进去,淑惠就亲热地扑过来搂住我吻了一下。我也搂着她的娇躯,把手从她的衣领和裤腰伸进去摸捏她的乳房和阴户。

真妮脸红耳赤地笑道:「哇!你们这样玩法,别人在旁边看了真受不了!」

淑惠也说道:「不如叫他再捅捅你的屁股吧!」

真妮说道:「捅屁股就不必了,要嘛就来真的。那天看见你们玩得那幺过瘾,反正我迟早都要让男人斡进去的,不如今天就试试吧!」

淑惠又吻了我一下说道:「我去楼下关上大门,你们放心玩吧!」

说着离开我的怀抱,又向真妮笑了一笑,就下楼去了。

我走到真妮身旁,伸手将她的裙子掀起来让她的牙齿咬着,又把她的内裤褪下去。真妮低着头粉面通红,一对眼睛望着地下。我把自己的阴茎也掏出来,让真妮握在细软的小手里。接着就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玩摸乳房和阴户。真妮被我弄得浑身颤抖着。阴水湿透了我轻轻揉弄她阴核的手心。

播音室里没有床,我坐到交椅上,把真妮的内裤完全脱去,真妮坐到我大腿上,把她的阴户勇敢向我粗硬的大阴茎凑过来。真妮的阴户生得高,所以这个姿势很合。我叫真妮自己出力套过来,真妮笑着扶着我的阴茎,让龟头拨开阴毛抵在她阴道口,然后努力套进去。真妮的阴道紧紧地包围着我粗硬的大阴茎,我感觉热呼呼的很是好过。

淑惠已经上楼来,站在旁边观看。她关心地问真妮道:「阿真,你痛不痛呢?」

真妮道:「有点痛,不过不要紧。」

我把淑惠的上衣捲起,让她一对白嫩细腻的奶子露出来,然后用手指轻轻捏弄她的乳头。淑惠也伸一支手到我和真妮交合着的地方摸玩。我腾出一只手,也去玩摸她的乳房。淑惠笑道:「你也不多生一条肉棍儿,可以让我们俩都可以同时快活。」

真妮笑道:「淑惠,我让你先玩一会儿吧!」说着就要从我怀里站起来。

淑惠忙按住真妮的身子说道:「你先别忙,等我脱了裤子你再起身。

淑惠匆匆地把内外裤子一起脱去,真妮也让出位子给她。淑惠急忙跨上来,把她的阴户套上我粗硬的大阴茎,而且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道:「好舒服!」

接着便让她紧窄的小肉洞一上一下地套弄我的肉棍儿。

玩了一会儿,我叫她俩站着让我轮流插入。这个姿势当然是真妮好玩一点了,因为她的阴户生得高,很方便让我以站立的姿势把肉棍儿插进她的阴道。我尽力把她俩玩得很兴奋,最后就在真妮的阴道深处喷射了。

以后每逢我去播音室修理机器,总要和她们玩一轮,在她们任何一个阴户里注入精液之后才满足地离开,有一次玉珍在场时我们也照做不以为意。玉珍看得粉面泛红,春心蕩漾,终于忍不住也将她的处女膜断送在我风流的肉棍上。

那一次我到播音室时,刚好玉珍在念一份稿子,我一进门,真妮就高兴地迎过来扑在我怀里。我也搂住她丰满的娇躯,在她粉嫩的香腮上美美一吻,然后把她抱到沙发上坐下来。淑惠也过来坐到我的身边。我左拥右抱着两位青春娇嫩的女孩子,双手伸入她们的衣服里摸捏玩弄着她们的细嫩乳房。淑惠也把我的裤链拉开,将我的阴茎掏出来玩摸。我那条肉棍儿立时坚硬如铁。

淑惠和真妮猜拳决定谁先和我玩,结果淑惠猜赢了。于是淑惠就脱掉内裤,撩起裙子,骑在我身上,把她湿润的阴户套入我粗硬的大阴茎玩了起来。玩了一会儿,淑惠的阴户里发出「卜滋」「卜滋」的声响来。

玉珍不时地偷眼望过来我们这边,嘴里结结巴巴的,连稿子都念错了。淑惠玩够了就起身过去帮玉珍念稿子。真妮早已经脱去内裤,她掀起裙子以站立的姿势让我插入。玉珍在旁看得粉面尽赤,真妮也玩得兴致勃勃,一个劲地把她的阴户向我凑过来。玩了一阵子,真妮的阴道里淫水津津流出,顺着她的大腿往下淌。真妮对旁边呆呆望着我们做爱的玉珍挑逗地说道:「阿珍,想不想玩呢?」

玉珍低声说道:「当然想啦!不过还是你们玩吧!」

真妮对我说道:「我都差不多了,不如你为阿珍开导开导吧!」

我说道:「不知阿珍肯不肯呢?」

真妮道:「你放心去弄她吧!平时她就已经告诉我说很想玩了呀!」说完我就让她的肉体和我分开,又把玉珍向我这边推过来。

我双手搂着玉珍的细腰,玉珍闭起双眼偎入我怀里。我先把手伸进她衣服里面贴肉地将她庞大而富有弹性的乳房玩摸了一阵,然后迅速把她的内裤脱下来,抚摸她的盛臀和阴户。玉珍被我摸得浑身颤动着,阴户也泌出好多水份。我见已经是时候了,就着她双手撑在沙发上,昂起肥圆的大屁股。因为玉珍的阴户生得低,所以我特地选择了这个姿势为她开苞。

我撩起玉珍的裙子,见她两片肥白的臀肉夹着一条艳红的肉缝,我双手按在她粉臀上,两个姆指轻轻把那肉缝撑开。便清楚地看见玉珍那一个鲜嫩的阴道口,我把粗硬的大阴茎凑过去,真妮快手扶着那湿淋淋的肉棍儿,把龟头对正玉珍的阴道的部位。我用力一顶,就把龟头顶进去了。

玉珍叫了一声:「哎呀!好痛哟!」

真妮劝她说:「阿珍,忍着吧!一会儿就不痛,而且会好舒服哩!」

玉珍不再叫痛,乖乖的昂着屁股,任我那粗硬的大阴茎在她阴道里一出一入地抽送着。玉珍紧窄的阴户宛如一双挤牛奶的手,不一会儿,我的阴茎就在她肉体内跳动着喷射了精液。当我拔出来时,我见到玉珍的阴道洋溢出红红白白的混合液汁。

望着玉珍那个已经洞开的阴户,我满意自己已经将播音室里的三位黄花闺女的小姑娘全部开苞了,看来日后和她们还有许多好玩的节目哩!

果然,淑惠她们三人自从让我的阴茎进入过他们的肉体之后,就找机会到我们的驻地参加无遮大会。驻地里男同学常是多于女同学的,所以女孩子们往往一个人要应付好几个男孩子的阴茎轮流甚至同时进入她们的肉体里。不过我就甚少去玩她们的臀缝,因为其实她们都是未生育过的,阴道很紧窄,我的阴茎进入时觉得温软销魂,所以我总是对她们的阴户比较有兴趣。

五月份的一天,我驾车送小分队到邻近的一个市镇。回程的时候,已经夜深了。有一个女孩子在路边挥手截车。我把车停下来,那位少女随即开车门跳上驾驶室,并掏出一把手枪,来势汹汹地指着我说道:「喂!我现在要徵用你这部汽车,你识相的,就听我指示,把车子开到我们的驻地。如果不听话,我可要对你不客气的。」

我看清楚了这位少女,原来竟是敌方的一个女头目,名叫李丽玲。心里不禁暗叫不妙,幸亏她并未及时认出我。不过如果我跟着她到敌方驻地,那可不是说笑的了。

我在她的劫持下继续驾车向前驶去,估计大约再过一公里就要到通往敌方驻地的路口了,我乘李丽玲也在注视路面时,猛力踩下急剎车。丽玲未及防避,身体向前冲去,一头撞上车头玻璃,登时晕了过去。我剎停车子,从她手里夺过险些跌落地下的手枪。然后扶起李丽玲的身子,见她仍然昏迷不省人事,便让她靠在座位上,继续驱车驶离这危险地带,直至我方的控制範围才把车子停下。

李丽玲还没有醒过来,我便将她抱到后面车厢里。趁她还迷迷胡胡,把她的衣服脱清光,然后把一条木扳斜架着。再让她的肉体倚着木板,而把她的双手绑在车厢的横担上面。我对李丽玲赤条条的肉体上下打量了一番。李丽玲当时是读高中一年级,不过肉体已经发育得很好。丰满型的皮肉白里泛红,胸前一对肥嫩的乳房犹其白晰可爱,阴阜上长着稀疏的一撮细细短短的阴毛。两条浑圆的粉腿白嫩细腻,一双不大不小的肉脚,脚趾长得十分齐整。

望着李丽玲这一副光脱脱的胴体,我当然要摸摸了。我先摸捏她一对尖挺的乳房,又用手指拨开她的阴唇,见粉红色的嫩肉中出现了她细小阴道口。想不到李丽玲仍然是处女一个。李丽玲还没有醒来,我的底下却不自觉地已经膨涨起来。拉开裤链,把粗硬的大阴茎放了出来,一对手指拨开李丽玲的阴唇,涂了一些涎沫在她阴户,再让龟头抵在她的阴道口了用力一顶。李丽玲在疼痛的刺激下甦醒过来,可是我的阴茎已经整条地插入她的阴道里头了。

我尝试抽动了两下,李丽玲痛得浑身颤抖着,额头冒出豆大的冷汗。她婉言哀求我拔出来一下,我可没理会,不过我也暂时停止抽送,把粗硬的大阴茎深深插在她的阴道里,却用双手去抚摸一对肥嫩的乳房。

李丽玲的乳头宛若两颗鲜红的葡萄,我不禁用嘴去吮。李丽玲的双手被我绑住,根本不可能反抗,能任我为所欲为。在我摸捏吮吸李丽玲的奶子时,我觉得她底下的阴户也随着抽搐着,使得我插在她阴道中的阴茎十分好过。

弄了一会儿,我隐约地觉得李丽玲的阴道有了分泌,也不像刚才那幺紧了。便尝试蠕动着我的肉棍儿。李丽玲也不再像刚才那样痛苦地央求我把阴茎拔出来。我渐渐增加了插入时的深度。李丽玲似乎也接受我对她的姦淫,不仅没有出声抗拒,而且微微哼叫着,像似很享受的样子。我也开始放纵地让粗硬的大阴茎在李丽玲滋润的阴道中肆意椿捣,李丽玲终于舒服得忘形的呼叫了。我听见她性感的声音,激发性慾到达高峰,也在她阴道的深处急促地喷射了。

我没有立刻把阴茎抽出来,望着李丽玲笑道:「怎幺样呢?有舒服吗?」

李丽玲睁开眼睛说道:「我不够你的鬼计多端,还有甚幺好说呢?我也让你给强姦了,你放过我好吗?」

我把阴茎从李丽玲的阴道里抽出来说道:「本来就可以,不过我们还有一位同学让你们捉住,好用你去交换放他出来了。」

李丽玲垂下头,望着红白的浆液从她的阴户溢出,低声说道:「我惨了,一定会给你们玩死了!」

我用她的内裤为她抹了阴户,说道:「你不必担心啦!我们有两位女同学,燕妮和秀莲岂不是也让你们捉去过,现在还不是好好的嘛!」

李丽玲歎了口气说道:「我就是听说了她们被我们的队员轮姦的经过,才会这样害怕的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qinggan/7140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