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给自己的女儿开苞

今天女儿只穿着一件白色的女式弹力背心,里面没带乳罩,背心短小薄透,几乎就无法遮掩胸前的春光。隔着薄衫,我摸到她刚刚催放不久的青春的乳房,只觉得得酥软中又带着坚挺,弹性十足。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今天女儿只穿着一件白色的女式弹力背心,里面没带乳罩,背心短小薄透,几乎就无法遮掩胸前的春光。隔着薄衫,我摸到她刚刚催放不久的青春的乳房,只觉得得酥软中又带着坚挺,弹性十足。

晴雯面色羞红地躺着(毕竟是长大了,懂得害羞了,以前我跟她玩摸穴游戏时,她可不是这样的呀,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得可好奇呢!),默不作声,黑葡萄一般的亮眼睛一闪一闪的,像是欣悦又略带惊惶。我看到她那可爱的样子,忍不住低下头去亲她。她微微偏了一下脸庞,也没再作更多闪避,嘴唇被我亲个正着。

我的舌头轻轻用力撬开她微启的双唇,探了进去,一股清凉的芳香顿时漫入口腔。女儿的丁香小舌又柔又滑,甜甜的、腻腻的、温温的,像是美味佳肴任我品尝(呵呵,冒出一句何勇的歌词!)。我含住她灵动小巧的舌尖挑弄、吸吮,尽情啜饮她微甘的口液。

与此同时,我的手也顺着女儿背心的下摆,贴着光滑的肌肤摸索上去,终于捉住了她那两只如兔子般活蹦乱跳的处女乳房。

女儿的乳房发育得很好,如两只刚刚开始成熟的水蜜桃那样饱满,其成熟程度远远超过了十二岁小女孩通常所能达到了水准。虽说跟那些十七、八岁、胸脯的花蕾已经盛放的少女相比,女儿的乳房还只能说是很小巧的,但也刚好可以盈盈一握。

哦,这娇嫩的乳房简直可以用「滑若凝脂、柔若无骨」这八个字来形容,摸上去太美妙了!我一捉住就根本再不忍释手,充满爱怜地揉捏不已,把玩不休。

胸脯顶端那两粒精巧迷人的乳头,在我的抚弄之下也随之突起,软中有硬地轻轻硌着我的掌心。

「唔……」我贪婪地吻着女儿的嘴唇,吻得她几乎透不过气来。好半天我们的脸才相互错开,唾液在彼此嘴角牵拉出一条透明而柔韧的长长的细线。

由于我的亲吻和爱抚,女儿那原先略显紧张的身体已在不知不觉间慢慢放松下来,像一朵美丽的睡莲含苞待放。

我在女儿耳边低声喘息,并用舌尖轻轻掠过她的耳垂。这时我从她胸前腾出一只手来搂住她的身子,而晴雯也自然而然地伸过胳膊来和我紧紧抱在一起。我可以感觉到她的身体在我怀中轻微地颤动,可能她也和我一样,渐渐地沉浸到情欲的美妙之中了吧。

过了一会儿,我松开晴雯。

「脱掉好吗?」我问。女儿闭着眼睛点了点头。我便动手脱去她的弹力背心,她胸前那两颗饱涨红润的水蜜桃便一下子跳了出来。

前面说过,那时女儿发育未久,乳房不大不小,刚好可以被我的手掌覆满。

她胸前柔嫩的肌肤白里透红,似乎吹弹得破;嫣红如樱桃的两颗小乳粒在乳峰顶端微微突起,周围则环裹着一圈粉红色的乳晕,如蓓蕾一般惹人爱怜。整个乳房的外形也相当漂亮,居然还是我最喜欢的那种乳尖微微上翘的「竹笋型」呢!这简直就是天上人间最美味可口的水果,比我在画片上看到过的那种熟烂货色不知要强多少倍!

我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去亲吻晴雯散发着青春热力的乳房,一股清新宜人的芬芳顿时漫入我的鼻息,顺着气管直钻进身体深处,随后沁入五脏六腑!我把脸埋在女儿的胸口,只觉得所触及的部分是那么柔软而有弹性,肌肤滑嫩细腻,如羊脂白玉。我贪婪地舔舐着女儿的乳房,舌尖在她乳晕周围不断地滑着圈,并不时亲吻她小巧红润的乳头,如此往复,似乎想在她胸口的一汪春水间激起阵阵涟漪。

后来,我索性把乳峰上那美味的小樱桃含入口中,忽而用力、忽而轻柔地吸吮,细细体会乳粒在我唇间舌底慢慢涨大且神奇跳动的感觉。不管我是用舌头稍微用力地弹动、拨弄那两颗小樱桃,或是仅仅在乳粒表面像风一般轻轻掠过,女儿的口中都会溢出按捺不住的呻吟,悠长婉转,时低沉,时细扬——对于我,那就是销人魂魄的美妙乐曲,听在耳中,更加催发我的荷尔蒙。

「唔,晴儿……」我的嘴里依然含着女儿的半边乳房,含糊不清地叫她的名字。女儿的身体此刻已经完全酥软,散发着苹果般的清香气息,正等待我去细细品尝。

我一边继续亲吻女儿的胸部(呵呵,口水已经在那里涂了亮亮的一层),一边将双手顺着她身体的曲线慢慢滑下去,滑过她纤细柔软的腰肢,滑过平坦光洁的小腹——那尽头有一处微微隆起,像小巧的刀切馒头那样饱满而富有弹性,滑过丰满、结实的臀部,最后摸到了她光滑温暖的大腿。而腿窝中间,那圆丘的所在,便是我膜拜的圣坛!

终于,我的手抵达了那里!这是一次多么激动人心的重逢啊!我用整个手掌包住她的阴部,慢慢地搓揉,并不时用中指来回探寻,体味那高高低低的不同部位的温软质地。隔着纯棉内裤的质料,我也能感觉到来自女儿下体的热力与骚动!

我撩起女儿的短裙,一直翻到腰部以上,大腿雪白匀称,浑圆丰润,并无半点瑕疵……

窗帘把夏日的阳光挡在屋外,室内一片幽暗、寂静。时间仿佛和我们的呼吸一道停止了,而两颗年轻好奇的心却在各自的胸膛中怦怦乱跳。

这时,我已经脱下了女儿的内裤。她像一只洁白的小羔羊,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面色潮红,双目紧闭,头扭向一边。

我让女儿把两腿分开并左右弓起,自己则躬身于这片美妙的幽谷之间。

女儿那未经人事的处女香穴,还是像小时候我见过的那样漂亮:颜色粉嫩,线条清晰,光洁柔滑,弹指可破;但是跟若干年前相比,眼前这小嫩穴则显然成熟多了——阴阜饱满,如小丘般隆起,上面已浅浅地长出一小片阴毛,不密,也不长,分布均匀,颜色很浅,细细柔柔的,像新草嫩芽;两瓣大阴唇已变得肉脂丰满,紧紧地闭合在一起,自上而下形成一道笔直的屄缝(好象小馒头上被竖切一刀);跟周围的皮肤相比,大阴唇的颜色微呈暗红,细腻、丰润,基本上未长体毛(不过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发现几根新出未久的、短短的细毛)。当我把头凑近女儿胯间时,鼻中便闻到一股暖融融的、好闻而奇妙的体香,不知该如何形容。

这桃源美景,这处女之香,吸引我长时间地把头埋在女儿腿间不愿起来。

欣赏过女阴外在的风光,我又用左手的食、中二指轻轻拨开女儿的穴瓣——呀!跃入眼帘的,是一片粉红的、饱含蜜汁的嫩肉!女儿的小阴唇又薄又短,紧紧地依附在两片大阴唇的上方内侧;而那「人」字的顶端,覆盖着一层嫩皮,隐约可以看见里面藏着一颗羞涩的小红豆……此刻,女儿羞涩地闭着眼睛,躺在我的床上,两腿弓起、分开如m形,那粉嫩的处女穴,随着我手指的撩弄而时开时阖……

其实,那天下午我跟女儿并没能完成我们人生的第一次性爱。我只是脱光了她的衣服,眼睛欣赏够了,手指探索过了,嘴巴也不甘寂寞。但是,当我的舌尖刚刚触及女儿幽谷间那美味的穴肉,正待悉心品尝时,耳边却忽然传来「丁冬丁冬」的沉闷两响——天哪,竟是门铃声!

谁?会是谁?难道是妻子下班回来了?(由于高温酷暑的缘故,夏天有不少单位都会提前一、二个小时放工。)

我迅速瞄了一眼写字桌上的小闹钟——天哪!不知不觉竟已是下午五点钟了!

我的脑袋一下子就炸开了,血液只往上涌!女儿也慌了神。怎么办?怎么办呢?

要是被妻子发现……「丁冬!丁冬!」门铃又响了两下。此刻,这回荡在屋子里的巨大声响,对我们来说是多么可怕啊!

我们手忙脚乱地穿衣服。由于刚才已经脱光了,我是男人倒还好,把内裤和外头的短裤一套,上身赤膊也无所谓(男人夏天打赤膊很正常嘛,别说在家里,我上外头玩时也常常是赤膊的);女儿就比较麻烦了,虽然麻利地穿上了内裤和裤子,可是慌乱之下,竟把背心给套反了!

这时我听到外面的铁栏防盗门发出插销被拉动的声响,还有个熟悉的声音正喊我的名字——果然是妻子回来了!我突然急中生智,冒出一个主意,叫女儿赶紧躲去卫生间,装作正在上厕所,等换好衣服再出来!女儿也很机灵,迅速打开我的房门,闪了出去,像小猫一样钻进卫生间。

「႑当!」防盗门被打开!同时我似乎还听见了钥匙串的声音——看来,妻子是准备自己拿钥匙开门了!我赶忙把扔在床上的画册往床席底下一塞,自己面朝里躺下,装作睡觉。

太惊险了!差点儿就被妻子撞见!我闭着眼睛,尽力平稳着呼吸,胸口犹在怦怦乱跳!

第二天上午,我们才初尝了甜美的禁果。哦,那滋味真是妙不可言!

我非常喜欢「开苞」这个词,「苞」——「花苞」,总使人想起那些特别美好、娇嫩的生命。给处女开苞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何况还是给自己的女儿……

我和女儿的第一次是这样的:我们躺到床上,女儿全身赤裸,仰面朝天,四肢摊成一个「大」字;我呢,跪在她的两腿之间,把头埋到她的私处舔舐不已。

有的书上管这叫「品玉」,真是一点也不假。女儿的阴部完全可以媲美一块上好的红玉:光洁莹润——如果把大阴唇上那几根浅浅的阴毛忽略不计的话——几无瑕疵,着实令人惊叹!这样的「美玉」光用眼睛欣赏怎么够呢?所以我还必须用自己的嘴巴去好好品味——瞧,那妙处正微微翕动,似乎等着我去亲吻呢!

我的舌头温柔地贴上女儿的处女圣地——她的大阴唇柔滑细嫩,肥而不腻,水分充盈。用味蕾细细品尝,微微有点咸,有点甜(不要奇怪啊,我经常就觉得尿液闻起来虽然微骚,但似乎还有一种甜丝丝的气味),又好象是一种奇特的鲜味!

舌尖继续前进,像灵蛇一样舔开阴唇之间那道细细的肉缝,倏地钻进去,努力朝里面深入,那鲜咸的滋味就明显了。啊,多么美味可口!唇舌所到之处全是一片柔软滑腻的嫩肉,而那处女的幽香体味,更令我吻得如痴如狂!

由于我们照例关上门(这一次出于安全起见,还特意把外面的门给反锁了)、拉上窗帘,室内格外安静,所以我的嘴巴舔弄女儿阴部时发出的「啧啧」声(多像一只饮水的小狗啊),便显得特别响亮。

「唔……嗯……嗯……」女儿的两腿张得更开了,一左一右往两边翘起,几乎形成一个v字(我说过女儿课余在少年宫学习舞蹈,肢体的柔韧性极佳,这种动作对她来说根本就没什么难度)。随着我的细嘬慢吮,女儿身体轻扭,嘴里则发出低低的呻吟。

舌尖沿着微张的屄缝上下滑动,不紧不慢,细细品尝;两手配合着将穴瓣分得更开,露出最深处那细狭的、湿滑的洞口……呀,真是桃源仙境!

鼻子先凑到屄洞口,深深地、深深地呼吸,让那一缕缕混合着淡淡骚味的处女幽香进入自己的肺中,再慢慢扩散到全身的每一个细胞。这真是造物神奇的手笔啊!那样馥郁,那样醉人!特别是那羼杂在芬芳之中的处女嫩屄独有的骚味,如烟似缕,若有若无,使得原本那种单纯的芳香一下子变得醇厚而奇妙,闻之飘飘欲飞!

接下来,舌尖轻探,一点一点地挤开穴口周围的嫩肉,稍稍进到里边,快速转动一圈,然后再转一圈,只觉得光滑有如长满青苔的井口,而里面冒上来的,则是阵阵清凉的水气……舌尖再深入,感觉似乎已抵达女儿的处女膜——湿润、柔软而有弹性,阻挡我进一步入侵。顺着小阴唇往上,仔细地舔开那片嫩皮,舌尖便找到小巧迷人、尚未熟透的阴蒂,轻轻地舔它、逗弄它,撩拨女儿那情欲的琴弦;然后又掠过小阴唇,滑过大阴唇,然后又绕回洞口……渐渐的,渐渐的,从女儿的小穴里溢出一些温热黏滑的液体来,味道很淡,气味香甜——如果再加点儿糖简直就像银耳羹了!我知道这就是女儿的爱液,最珍贵的处女仙浆,于是一滴不剩地把它们全都吮吸进肚里。啊,甘美爽口,真是好吃极了!

女儿的呻吟声随着我舌头的转动、钻探、翻卷和嘴唇的紧抿而起伏错落,抑扬有致,如仙乐飘飘。她的腰肢也不断扭动,像是在跳着欢乐的舞蹈。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嘴巴、鼻子甚至下巴上,沾满了女儿的爱液(其实也分不清有多少是我的口水,有多少是女儿的淫水),我整个脸的下半部,像被涂了一层糖浆。

当我恋恋不舍地离开女儿的下体时,嘴角与小穴之间竟牵拉出一条晶莹的丝线,拉得很长,又细又长,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似乎摇摇欲坠,却又藕断丝连……过了好一会儿,才掉落在凉席上。

「真好吃!」我用手背抹了抹黏在嘴边的爱液,在晴雯耳边轻轻说道。

「什么味道啊?」女儿好奇地问。

「喏,我亲你一下你就知道了,想不想尝啊?」说着,我作势吻她。

「讨厌啦!」女儿灵巧地躲开,「快去洗一下脸。」

「不,等一下我还要吃呢。」

「不给你吃!」

「不要那么自私嘛,妈咪不是说好东西要跟爹地一起分享的?」

「谁跟你分享啊?」女儿把腿紧紧地并在一起,还用小手捂住下腹,并稍稍侧转身子,好象担心我再次侵袭。(哈哈,其实只是装模作样!)「那人家以前叫你吃,你还不要吃呢!」说着,脸上又泛起一片羞红。

这时女儿坐起身来。我将她搂在怀里,抚摸她羊脂般白嫩的小乳房。稚嫩的乳蕾呈现出好看的粉红色,在我手指的抚弄下慢慢膨胀开来。

我的下体早就硬撅撅的了,把内裤顶出一个三角帐篷的形状。我一边轻啄女儿的乳粒,一边拉着她的手顺着我腹部摸下去。

「哇,‘他’又变大了,好硬啊!」女儿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但她的手并未松开,而是轻轻地握住了它。我内裤的前端已经被阴茎分泌物濡湿了。在女儿小手的抚弄下,我的鸡巴愈加坚挺了。不用看我也能感觉得到,「蘑菇头」已经完全顶开包皮,冲了出来!「这么硬你不难受吗?」说着,女儿突然调皮地用手指捏了「他」一下,正捏在龟头冠状沟的部位。

「哎哟!敢捏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我随即重重地用嘴唇抿吮了一下她的乳头,惹得女儿也一阵娇呼!

「不行不行,得让‘他’出来透透气了!」说着,我便把内裤脱下,扔在一边。

现在我也身无寸缕了。我仰躺在床上,获得解放的小弟弟昂首挺胸,呼吸着自由的空气。

女儿跪坐在我腿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下体。我的阴毛远比女儿的要多,小腹处黑黑的一片,中间昂起的那根肉棒倒是胀得通红!

「好象比昨天要大哎!」她用一根手指轻轻地拨弄了一下肉棒,「真好玩!上面的‘眼睛’也张开了!」

呵呵,岂只是「眼睛」张开,都流「眼泪」了呢!

果然,女儿也发现了,还笑话我:「爹地,你快去上厕所啦,都要尿出来了!」

「什么呀?那不是尿。」我抬手把龟头开口处的分泌物抹掉。

「不是尿?那是什么呀?」女儿问。

「嗯,我也说不清楚,反正不是尿啦,就跟你刚才那里流出来的东西一样。不信你闻闻。」我把手伸到女儿鼻子前。她嗅了嗅,一脸疑惑的样子。

「没骗你吧?」我说。

「那,这是什么呀?哼,谁知道那是不是你的口水啦?」

「什么口水啊?明明是你的……淫水!」「什么?是什么水啊?」

「淫水。」我一本正经地重复了一遍。虽然说不清它的学名叫什么,但为了维护爹地的博学形象,此刻就姑且把「淫水」当作一个科学名词吧。

「那你这也是‘淫水’咯?」女儿问。

「不是,女的叫淫水,男的……男的就是……前列腺分泌物。」

我躺着,把双手枕在脑后,头稍稍抬起一点,看着女儿饶有兴趣地抚摩我的鸡巴。(真是「轮流转,几多重转」!想当年,总是女儿好奇地看着我探索她的阴部!)

「爹地,我也亲一下‘他’好不好?」女儿说。

哈哈,我当然乐意咯!但是,为安全起见,还得特别关照一句:「不要用牙齿咬哦!」

突然,龟头被一片软肉舔了一下,是从下面往上舔的,女儿的舌头灵巧地滑过阴茎系带,甚至在尿道口上也蜻蜓点水似地掠过!

还没等我来得及仔细体会,整个龟头已被女儿湿热的口腔所包围!这奇妙的感觉是我从未尝试过的,被刺激得浑身一激灵!

天哪!真是受不了!女儿只是轻轻一吮,就好象要把我的魂都给吸出来似的!

还好,女儿浅尝辄止,只是吮了三两下,便停住了。

对我来说呢,这「玉人吹萧」的活儿虽然美妙,虽然舒服,却也未免太过刺激!我也不敢再叫她继续——小弟弟已经有点晕晕乎乎了,若是再折腾几下,只怕马上就会「吐」出来的!

女儿擦了擦嘴。

「什么味道啊?」我问。

「嗯,没什么味道」她又想了一下,说,「有点咸。」

脸上的淫水已经干了,绷在皮肤表面,不太舒服;何况,由于淫水中的蛋白质和空气接触而发生的化学作用,那气味也有点儿不好闻。我便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顺便漱了漱口。女儿小解后也简单洗漱了一番。

父女俩重新回到小房间,关上门,躺到床上,又裸身抱在一起。

「晴雯……」

「怎么啦,爹地?」

「……我们‘那样’一下好不好?」

「哪样啊?」

「嗯,就是‘那样’啦!」都到这关口了,我却还有点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不要啦,我害怕!」

「……就试一下嘛,」我亲亲她的小嘴,「晴雯,求你了……」

「不,我怕!你的那个……那么大!」

「好不好吗?就试一次。」我继续求她,左手小心地握住她的一只乳房,轻慢搓。

「……会不会很疼啊?」

「可能会有点疼吧?女孩子的第一次一般都会有点疼的,处女膜破了还会出血。不过,忍一下就好了,一会儿就不疼了。」

「真的吗?那要疼多久呢?」女儿眨巴着眼睛,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疼一会儿就好了,然后就会觉得里面很痒,很想被插进去,然后,我们都会感到非常快乐,非常舒服!比什么都舒服!」「真的啊?你可别骗我哦?那……爹地,我是你女儿哎!」晴雯捶了我一下,「父女要是这样,人家会说的……」

原来她真正顾忌的是这个!看来女儿确实已经懂事了。我继续试图说服她:「那我们刚才那样,人家还不是一样要说?」

「不一样的,刚才……我们只是‘那样’嘛。」

「哦,‘那样’你就同意啊?」(我的手又不老实地直闯女儿的处女禁区,而女儿并拢两腿,下身扭动,阻止我的侵入。)

「我想,反正……」

「反正什么啊?」(手指像灵活的蚯蚓,继续往女儿腿缝里钻。)

「反正以前都已经被你摸过了……」

经不住我软磨硬泡,女儿终于松口了:「那,我们就在外面碰一下好不好?」

(事后想来,我觉得其实女儿心里也还是有点想尝试的,但是又怕这怕那,所以态度一直游移不定。)

「好吧,」我当然非常高兴。「真的只能在外面哦?」女儿还是不放心,又关照了一句。

「知道啦!」我说。

我俯身其上,胸膛压住女儿娇小的乳房,下身正好凑到她小穴前,稍稍往前一顶,龟头便触到一片软肉!只见娇嫩的小穴已微开一线,两片薄薄的小阴唇似已胀大,连同那些鲜艳的嫩肉,像关不住的满园春色,争先恐后地往外挤!

翻开穴瓣,周围都泛着湿润的光泽!还有那粒藏在嫩皮后面的害羞的小珍珠,也快呼之欲出啦!颜色更加艳丽了,由粉红而鲜红,微含水光……

为了舔起穴来方便,我让女儿把两手分别搭在腿弯上,使得白皙修长的大腿左右岔开,并高高翘起——如此一来,她娇嫩的小穴便像绽放的花蕾一样完全暴露在我眼前了。不光如此,还能清楚地看到那可爱的小菊门呢!女儿的菊门小巧而紧凑,像是镶嵌在臀缝间的一枚小钻石;周边的皮肤微微发黑,但菊洞本身仍是粉嫩的颜色,干干净净,纤毫毕现!这个姿势,跟我在色情画册上看到的浪女所摆的一样,但由女儿做出来,倒并不觉得淫荡。我想,晴雯自己恐怕也只当是在舞蹈课上练功吧?

由于女儿刚才去卫生间小解过一次,所以此番闻见的屄味自然更加浓郁,骚香扑鼻;而舌头尝到的,也更加鲜咸!

「好香啊!」我贪婪地嗅着那混合了多种成分的奇妙体味。

我捧着女儿白嫩的小屁股,埋首在她胯间,嘴唇轻抿细咂,舌头慢卷长舒,不一会儿工夫,便引得「泉眼」出水,湿了「沟渠」,肥了「山谷」。

当爱液溢出来,顺着会阴流到菊门时,我也不知哪来的兴致,竟还用舌尖飞快地在那皱褶上面点了一下呢!「爹地,你好坏啊!怎么舔人家那里?」可能是害羞吧,她想把高举的两腿放下来,但我一手抓住她一边脚踝,又推上去,反而让屁股翘得更高了!现在,女儿的小穴已经足够湿润,胯间的每一寸禁地,都被我的舌头仔细耕耘过多遍,泛着亮晶晶的光泽;大阴唇两侧不多的几根穴毛,全都被舔得服服帖帖;而狭长的屄缝里面,更已是春潮泛滥、汪洋一片!

「舌耕」之后,穴瓣已微开。在我左手两根手指的帮助下,这朵娇艳的处女花终于彻底绽放,露出深藏在花苞中的秘密入口!

我将右手的食指慢慢地探入湿滑而紧密的穴口,试图往里推进。

「哎哟!」手指刚入几分,触到穴内一团软软的嫩肉时,女儿突然一声低呼,身体也绷得紧紧的!

哈哈!我想此刻我碰到的就是女儿的「处女膜」吧?

啊,处女!多么美好的字眼!

手指停留了一会儿,感受一下「处女膜」的柔韧与坚贞——如果不是手指,换作我的鸡巴,又会是什么感觉呢?——然后,小心翼翼地穿过那片软肉围裹中的小孔,继续深入。

绵软而湿润的穴肉紧紧地裹着指头,每一分的深入都能引起一阵细微的蠕动。

我觉得就像是被一张柔软的小嘴使劲含着吸吮似的!

进了约了寸许,我试了转了转指头,女儿的嘴里忽又「噝」的长吸一声。只见她微微蹙眉,似乎有点儿痛苦的样子,又似乎……哦,那种可爱的表情真让看了就忍不住想吃她一口啊!

「怎么啦,晴雯?疼吗?」我问。

「没事,」女儿浅浅一笑,「不是疼,感觉……」

「什么感觉啊?」

「说不上来,嗯,反正感觉怪怪的。」

慢慢地,慢慢地,我把整根手指都推了进去。指尖似乎已抵达嫩穴神秘的底部,仍是湿软一片,周围好象是火烫的海水,随时都有可能沸腾,而最深处似乎还有一个幽暗的洞穴,像是通往另一个大洋的秘密通道……

随着我手指在女儿的蜜洞里来来回回地轻抽慢送,她的呻吟声又渐渐响起,像是要为我的动作配上曼妙的乐曲。在淫水的润滑下,手指的进退越来越顺畅无阻了。

「舒服吗,晴雯?」我稍稍弓起指关节,并开始在嫩穴里蛇行。

「嗯!」女儿点点头,低哼一声。

我手指先稍稍往左用力,再往右,然后又往左……

如此旋转着不断深入……而女儿双目紧闭,嘴里不断地「噝噝」吸气,身体如一张绷紧的弓!

这样玩了一会儿,我忽然想换大拇指试一下(试试看女儿的处女穴究竟能容纳到什么程度),便抽出食指,呵呵,上面沾满了透明黏稠的蜜汁——如此美味的女体菁华怎么能浪费呢?全被我放入口中嗍了个干净!

「不疼吧,晴雯?」眼看着右手的大拇指慢慢地插进穴口……「不疼。就是……有一点点紧,感觉胀胀的……」女儿仍闭着眼,不过眉头已不像刚才那么紧蹙了;表情虽然似笑似哭,但明显不是难受而是舒服!

大拇指旋转着,徐徐进入,不一会儿,便已经完全进到她穴内,被弹性十足的穴壁紧紧包围着。

鸡巴已经硬得不行了!龟头早就高高昂起,且胀得通红,开口处有透明的分泌液溢出,还流了不少呢,肉棒的前端已湿了一片!

我指给女儿看:「怎么办呀?小弟弟又开始流口水了。」

「真馋嘴!」女儿用手在龟头上轻轻拍了一下,打得肉棒一摇三晃的!

我忽然想起插穴时把女方下身垫高一些会比较好插,也搬过枕头来垫在女儿臀下。果然,那肥嫩的、水淋淋的小丘因此而挺得更高了!

我跪在女儿分开的两腿之间,双手撑在她体侧,慢慢俯下身去,将「雄赳赳、气昂昂」的肉棒一点点凑近她粉红色的胯间。呀!龟头骤然触到一片软肉!——不过这次可不像刚才那么干巴巴的了,而是又湿滑又温暖!好舒服啊!

我开始上下挺动腹部,让鸡巴在湿润的屄缝中来回滑弄。虽然眼睛看不到,但也可以想见,饱涨红润的龟头,是怎样划开那道娇嫩的缝隙……有时,像顶到一片软骨(应该是戳到靠近阴阜部位了吧?);有时,又感觉到如奶油一般的软滑细腻……

这从滋味让我心醉神迷!我们就这样在体外模拟着性交的动作,摩擦、顶弄,两人都屏息凝神,悉心感受这男女间的秘密!

慢慢地,我感觉女儿的整个私处仿佛奶油融化一般,变得越来越软了——而在屄缝中靠下面的某个地方,更是软中之软,顶上去似乎便微微下陷,又热又滑……出于男性的本能,我不自觉地发力往那儿顶。一次,两次,三次……突然,龟头好象闯入了另一个陌生的空间……「哎哟!」女儿叫出声来!

「怎么啦,晴雯?」我也赶忙收力,停止向前挺进。

「爹地,你是不是插到我里面去了?」

「没有啊?」我有点做贼心虚,忙让龟头离开穴口。

「骗人!刚才我明明感觉到你……顶进去了!」

「是吗?……不小心啦,我又不是故意的。」(说实话,我还真不是有意想那样的。当时那种情况,脑子早就一片空白啦,完全是本能的驱使。)

「爹地,你好坏啊!」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呀!弄疼你了吗?」

「嗯,有一点疼,」女儿说,「一点点。」

「好好,都怪爹地不好!」

「就是你坏嘛!说话不算数!」女儿嗔怪道。

「那……谁叫你那里那么滑啊?一不小心就进去了呀!」「你还说!讨厌!」

我坐起身来,恋恋不舍地用手摸着女儿的小嫩穴。她那里已湿成一片,细软滑润,红红的「小嘴」半开半阖,害羞的「珍珠」愈加光润,而晶莹的爱液溢出穴瓣,都已流到腹股沟了!

「晴雯……让爹地插进去好不好?」我用指头沾着淫水,轻轻在她阴蒂上划圈。

「不要啦,就刚才那样子就好了。」

「可是……我想……怎么办啊?」我投去恳求的目光。

「不要啦,会疼的。」

「第一次都会疼的嘛!女孩子有处女膜的,处女膜破了就不疼了呀!」「那,你刚才不是说,‘处女膜’破了还会出血的吗?」

「是呀,是会出一点血的,不过,一会儿就好了。过几分钟就不疼了!」

「真的吗?」

「小傻瓜,我们试一下不就知道了?」我说,「别怕,爹地会很小心的,要是你疼呢,我就停下来,好不好?」

「嗯,我还是害怕……」女儿疑云满面、若有所思地转着黑眼珠,说,「插进去……会不会怀孕呀?」(这个小丫头倒还想的蛮多的,昨天刚学了点生理卫生知识,今天就用上了!)

「什么啊?你懂不懂呀?又不是插进去就会怀孕的!」为了打消她的顾虑,我这个做爹地的,不得不又再当一回老师,跟她讲解女生怀孕的机理——其实,「老师」自己也是一知半解的!

「那你现在是排卵期吗?」我问。

「我不知道。」女儿摇了摇头。

「那好,我问你,你上次来月经是什么时候?」

「嗯……我忘了。」

「怎么会忘了?妈咪没教你每次来月经都要自己把日期记下来吗?」

「没有,妈咪没说。」

「你再想想,大概是几号?」

「嗯……真的记不得了,」她想了一想,又说,「大概有十几天了吧?」

我也装模作样地想了想,说:「那,你现在就不是排卵期,是安全期,不会怀孕的!」

「什么叫‘安全期’呀?」

「安全期就是……就是……不会怀孕的日子!」

做通了思想工作,事情也就好办了。

「爹地……」

「又怎么啦?」

「……你可要轻点噢!」

「别怕,爹地会很小心的。」

「你要是弄疼我,我就告诉妈咪你欺负我!」

「你敢!」

「哼!反正你以后要对我好一点,不要惹我生气,否则我就把你欺负我的事告诉妈咪!」

天哪!居然还要胁我!这丫头!

马上就要给自己的处女女儿开苞了!

我用两指轻轻分开那两片娇嫩无比的穴瓣,另一只手扶住肉棒,稍微调整了一下角度,便向那神秘幽美的桃源深处进发!红润肿胀的龟头陷入阴唇的夹瓣中,慢慢往穴口顶进去……湿滑的肉洞口不断地张大、张大,终于像小嘴吞食鸡蛋一样,把龟头一点一点地含住了!

「呃……唔……」随着我一分一分的深入,女儿的嘴里亦发出低低的呻吟。

「怎么啦?疼么?」我虽然很想痛痛快快地一戳到底,但终归是心疼晴雯,

便不敢再向前挺进。「要是太疼的话,那我们就不玩了。」

「呃……有一点疼!……嘶……」女儿倒吸了一口气,「慢一点,爹地……疼……」

见她如此,我也只好把身体稍稍回退,只用龟头慢慢地在穴口研磨,有时稍用力顶入一点,但也不会超过半分,旋即便又撤出。

过了一会,我问晴雯:「现在好点了吗?」

「嗯,好象不太疼了。」女儿点了点头。

「要是疼就告诉我。」我又开始一点一点加力,龟头慢慢滑入穴口。

「呃……唔……慢一点……慢一点……」

「很疼吗?晴雯?」我停下来不动,但也没有退出,大半个龟头仍留在女儿体内。

「也不是很疼,有一点啦!感觉……」

「什么感觉?」

「胀胀的,特别胀。你那个好大啊!」

「那我可不可以再进去一点?」

「可以……不过你要慢一点……呃……」

「疼么?」

「还好……呃……慢一点……」

我想,不管女儿嘴里怎么说,小穴总归还是有一点疼的——毕竟是处女的第一次嘛!开苞哪有不疼的道理?但是龟头的前端嵌在女儿温暖湿润的嫩穴里,给我的感觉是那样的舒服和美妙!软软热热的阴道嫩肉像小嘴一样紧紧地环裹、含吮着我最敏感的尖端,简直要把我的全身都一点一点融化掉了!我实在是无法忍受面前的美味诱惑,真恨不能一下子把肉棒深深地戳进嫩穴的底部,与女儿来个彻底的血肉交融!

我知道关键的时刻到了,「破处」在此一击!

我深吸了一口气,先定定心神。这时龟头正被湿滑的穴口紧紧地含住,穴壁上的皱褶和黏膜像舌头一样轻舔着龟头上最敏感的嫩肉!哦,简直舒服死了!

女儿看着我,一双大眼睛乌黑明亮,有如葡萄,目光流盼之际,眼神摄人魂魄,仿佛是无声的鼓励。我和女儿目光相对,会心一笑。她是不是也正在期待我的深入呢?

我按住女儿白嫩光滑的大腿内侧,把它们推向她胸部(这样便又形成了下体朝天的m状),同时暗自收腰聚力,一吐一吸之间,屁股猛地向下一沉,龟头一下子突破了处女的屏障,直向女儿的幽穴深处而去!

「啊!」女儿高呼一声,疼得咧开了小嘴,眉头也紧紧蹙起!

我赶忙收住去势,但这时鸡巴也已经插进去一大半了。

「晴雯,是不是很疼啊?」见到她五官都微微扭曲,我也不由得感到心疼!

女儿紧咬住嘴唇,不说话,眉头紧蹙成一团。

我不敢卤莽,鸡巴未再继续挺进,而是留在原地按兵不动,一边用手温柔地触抚女儿的大腿和胸部,以减轻她破身的疼痛。

女儿的小乳房此刻稍稍胀大,乳肉洁白嫩滑,突起的乳粒嫣红纤巧,像两颗珍贵的红玛瑙。我再次俯下身子去亲吻她美妙的小乳粒。

过了一会儿,女儿脸上的表情渐渐放松,看来似乎已没有刚才那么疼了。我继续抚摩她的身体,手在她大腿和屁股之间来回游走,舌头则仔细地舔着乳尖,让它在我嘴里涨大。终于,女儿惬意地轻轻扭了扭身子,并发出轻微的呻吟。

「还疼吗?」我问。

「哼,当然疼的咯!换你你不疼啊?」

「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不好,爹地弄疼你了,对不起哦!」我连声哄她。

「爹地,我已经不是‘处女’了对么?我出血了么?」

「不知道。可能出血了吧?」我将肉棒退出一截,果然,上面有丝丝血迹,但不很多,便告诉她,「是出了一点血,就一点点,没关系的。」

「谁说没关系啊?又不是你出血!」

「第一次总要出血的嘛。以后就不会了。」

「什么‘以后’啊?你还想有下次啊?想得倒美!」

「当然想咯!每天都想!」我一边说着,插在女儿穴里的鸡巴又开始不安分地轻轻动了起来。啊,这小小的仙人洞,又热又紧又滑,好舒服啊!

「哼,下次才不上你当呢!——讨厌!你又不老实了!」

「没办法啊,既然不给下次,就只好珍惜眼前的机会咯!」

「下流爹地,就知道欺负女儿!」虽然嘴上跟我抬杠,可女儿反而把两条大腿张得更开了,并稍稍抬了抬屁股,更方便我的深入!

于是我继续向幽洞深处挺进,轻轻地,缓缓地,一点一点地推送进去,眼看着两片阴唇像吃香蕉那样一分一分将我的肉棒吞进「嘴」里!

「呃……呃……」女儿的呻吟声又渐渐响起,眼睛也闭上了,眉头也紧起了——不过,似乎并不像刚才那么痛苦。

果然女儿被开苞后才疼上一会儿就不疼了!看来,我可以放心地长驱直入了!

啊,我终于抵达幽洞的底部了!是的,整根肉棒全都插了进去!女儿的小嫩穴像婴儿的小嘴那样紧紧地含着它!

我情不自禁地摸着女儿的胸膛,她的小乳头在我掌下兴奋地挺立着!

「爹地,你喜欢我吗?」女儿在我耳边轻声嘟哝道。「喜欢!晴雯,你……真好!爹地喜欢你!」

「嗯……呃……啊……」随着鸡巴的浅抽慢插,一些香浓的蜜汁也从女儿娇嫩的花瓣里溢了出来,不过颜色不再是半透明的了,而是夹带着丝丝缕缕鲜红的处女血!

那处女血洇在花蜜中,慢慢向周围渗开,一丝一缕,如玫瑰般生长、催放,渐渐由鲜红而淡红,似融化又非融化。

我情不自禁地加快了身体催动的节奏。只见晴雯双眼紧闭、贝齿紧咬,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欢愉!

柔滑湿软的穴肉一下又一下轻刮着龟头上最敏感的部位,爽得我浑身直颤,仿佛周身每一个毛孔都乐开了花!快乐的电流一阵强过一阵地冲击着中枢神经,令我飘飘欲飞,陶然忘我。天哪,我就要飞上天啦!我就要被滚烫的火山岩浆熔化啦!

女儿的两腿紧紧环抱着我的腰,使我深入到她身体的底处。我仿佛置身于土地松软的海底,被温热的海水所包围,水波荡漾,海藻轻扬,一些肢体柔软、形态妩媚的海洋动物接连从我身旁游过……

嫩穴突然紧紧地一收,里面似乎有一张柔软火热的小嘴含住我龟头上的小眼拼命吸吮,这是多么热情的吸吮!我无法自控了,尾骨处一阵酥麻酸痒,迅速传遍全身,充血的鸡巴已经胀大到不能再大了,上面的每一根筋脉都凸显得那么清晰——猛地,龟头在嫩穴的吸吮之下剧烈地跳动了几条,随即一股灼热的精液喷薄而出,像密集的子弹打在女儿的子宫颈上!

第一次和女儿做爱,就这样达到了高潮!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qinggan/6848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