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乱伦(3/4)

乱伦3
   我的数学老师,是个女的。
 
 
她对我非常器重,原因就是在我们班上,不管月考,期考,临堂测验,总是名列前
茅的。所以,她对我不比别人,经常在众多同学面前,以我作模范,这当然引起许多同
学不满,然而羡慕之余,也无奈我何。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乱伦3
   我的数学老师,是个女的。
 
 
她对我非常器重,原因就是在我们班上,不管月考,期考,临堂测验,总是名列前
茅的。所以,她对我不比别人,经常在众多同学面前,以我作模范,这当然引起许多同
学不满,然而羡慕之余,也无奈我何。

她初来我们学校使,感到很不习惯,可是时间久了,她觉得这里也不错。
 
 
她认为学校周围环境好,具乡村风味,假日可以游山玩水,写写风景,加上山村清
静凉爽,所以反而喜欢上这里了﹗
 
 
她叫殷小玉,对人非常和气,适中的配上一对美目的容貌,在这山村中,一枝独秀
的使这所有的女性,全失去了颜色。
 
 
好在,她并不是孤芳自赏,以貌取人的骄傲女性。
 
 
因此,大家都把她看做天使一般,尤其令人喜爱的,便是她脸上一对迷人的酒涡。

这是开学以来的第八天下午,下第三堂课的时候,她把我叫到她面前说﹕「大伟,
放学后你到我居所来一趟。」

「好的﹗」我照例祖貌地问一声﹕「殷老师,有甚么事﹖」

「到时侯告诉你吧﹗回头见﹗」她说完便离去了。
 
 
我见她那奇妙的身段,心里忽然泛起一种奇想﹕「她的外表多美﹗她那东西一定也
是很好看的﹗」

我这么一想,裤子里的东西随即就立起来了﹗这怎么可以呢﹗这是在外面呀﹗我忙
收拾心神,跑到水能头上,用凉水在头上抹了一把,才好了一些。

当我奔到她居处时,她已站在门口迎接,老远地便道﹕「大伟﹗你这么快就来啦﹗
我真没有想到,你真是个好孩子,不过,就是有点奇特和古怪﹗」

「我不知道你指甚么而言﹖殷老师﹗请你说明白一点吧﹗」

「我看你好像有心事一样,你能把心事告诉我吗﹖」她领我到屋里,指着我的作业
本子说道﹕「这是那里来的﹖我怎不知道﹖」

原来昨天的习题的左下角,赫然多了一个铜钱大小的长头发画像,假如不是批改作
业的人,是绝对发现不到的。
 
 
当我看到这之后,心里不禁有些慌乱,急忙否认道﹕「殷老师﹗我的确不知道是甚
么时候有的,或者是别人有意捣的鬼吧﹗」

「这不可能是别人捣的鬼吧﹗你把近来的习题,和以往比较比较。」
 
 
她虽然仍然温柔地微笑看,不过,提到我的习题这一着,的确厉害,我再也没有勇
气和她辨驳。

「这里反正没有外人,你尽管说。我是不会怪你的﹗」
 
 
说完,她美好的脸上,随即浮上一层神秘的色彩,迷人酒涡毕露。

「真的﹖」我的眼睛一亮﹕「你不会怪我﹖」

「真的﹗我不会怪你﹗啊﹗」她忽然像小白免被人抓了一把,连说话的声音也变得
不自然起来﹕「你的眼睛怎么这样……厉害﹖」

「厉害吗﹖」我又向她迫视一眼﹕「这但就是男性的威严,假如你骇怕的话,你可
以马上叫找走嘛﹗」

「干吗﹖我要怕你,我是你的老师呀﹗」她此时的表情,是惊喜,是好奇,或者是
迷惑,又揉合着不解的神色。

就在这一瞬间,我向她朴了过去。

「大伟﹗大伟﹗你要干甚么﹖你怎么了﹖大伟……。」

「殷老师﹗你太美了﹗所以我要……。」我边说,边搂紧她,把嘴向她唇上贴去。
 
 
她拚命挣扎,用老师的戎严来吓唬我,但我不管,我强作镇定地说﹕「请你把你的
香舌给我吻一下,别无他求。」

「不,这怎么可以﹖」她也镇定了许多,连挣扎也已经稍变,用气喘的口吻戎吓我
道﹕「你难道连学业也不重视了吗﹖」

「别说学业,我还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呢﹖」我竟不惟怯地说。

「这是甚么话﹖一她不禁有些吃惊地说道﹕你为甚么要这样讲呢﹖你……」

「你知道梁山伯怎么死的吗﹖」

「甚么﹖你作业上的画像,是对着我俩来的吗﹖」她劈开我的问话,又惊又喜地说
道﹕「那你为甚么不早对我说呢﹖」

「像是甚么时候昼的,我确实不清楚。因为我恼海里,完全被你美好的影子所占据
了。」这是胡扯的,不过我却装得很失望而又悲伤的恳求道﹕「现在山民都没有回来,
你赶快把宝贝香舌,让我亲亲吧﹗如果不然,我就要走了,说不定从今以后,永远也不
会再见到你了﹗」

「大伟,你为甚么要讲这种话呢﹖我不许你这样讲。」她的表情,现在又变了,变
得温和而可爱了,我知道距离已经不远,随又进一步地强调道﹕「我所敬爱的人,我当
然乐意听她的,不过,对方对我完全没有好惑,纵然我听她的,还有甚么意义呢﹖」我
装做更失望的样子,打算站起来离开。
 
 
为了逼真,我把身体装得幌荡起来。

「你不能走,大伟﹗我想,你一定不能走回去。」她说着,反而伸手来扶我。

「谢谢你,殷老师﹗你的好意,我已经心领了,现在我不能走,也得走,因为我是
不能在你这儿等死了﹗」

「大伟﹗你……。」她猛的把我向怀内一拉,吻﹗像雨点子似的,落在我的头和脖
子上,连眼泪也跟着滴落。

「殷老师﹗不,让我叫你玉姐吧﹗」我也真的被感动得掉下泪来,说道﹕「玉姐﹗
你真好,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命,我要为你而生,为你而死﹗」

「大伟﹗不﹗伟弟,我也叫你弟弟好了﹗」说完,又在我脸上猛吻起来。
 
 
我想机会不可失,便用双手把她的头扶正,使她美好的脸对看我,然后,我把嘴压
到她唇上去,再把舌尖挤到地口里,游行了一会,觉得她的舌头仍在逃避。
 
 
于是,找把地的身体一推道﹕「好玉姐,你不要再捉弄我了。」

她没有出声,却深深地注视了一会,然后娇妮地一笑,搂住我的身体,主动地把舌
头递过来,香舌任我尽情地吮吻。吻了一会,我又把手伸到她乳房上去抚模,由于穿着
衣肥的关系,抚摸不能随心,所以我就更换搓捻。
 
 
刚捻两下,她又把我猛的一推,正色地说道﹕「这一切你是跟谁学来的﹖」

「好玉姐﹗这种事情,怎么要跟人学促﹖就是想学,也没有人好意思教呀﹗」

「好弟弟﹗你真聪明,」说完,又和找吻在一起。
 
 
这回的吻,可不像先前的吻了。
 
 
这次是热烈刺激的,连我扯开她的衣钮,她也不觉﹗
 
 
手一触到她的乳房,她像触了电似的,浑身不由自主地颤动和摇摆起来,像是舒服
,又像是酥痒,不过,她并没有逃避的意思。因此,我的手又往下摸,她的三角裤很紧
,我的手伸不进去,只好从外面摸,她的阴户饱饱涨涨的,像馒头似的,已经有些湿了

 
 
当我的手触到阴户时,她小腹收缩了一下,好似想奉迎的样子,因此,我侵不再犹
豫地把手从旁伸进裤内,在阴户外摸了一阵。
 
 
她的淫水,已不断地流了出来,流得我一手都是。我再把手指伸进阴户,刚刚进一
半,我健感到手指像被小孩子的嘴在吃奶似的吮个不停。

「妹妹,我们到房里去吧﹗」我轻声地说,她没有讲话,也没有表示拒绝,于是我
扶者她走进卧室。
 
 
此时,她已经像待宰的羔羊,由我摆布,我迅速地脱去她的衣衫,我看到呆住了,
神志像出了窍似的,再也顾不住欣赏这人间的尤物,上天为甚么会塑造这样美妙的阴户
,猛的扑到她身上去。

当我的手指再度探入她的饱突突的小穴时,她把双腿夹紧又叉开了一些,像饿狗抢
食似的,自动张开小洞,等待着喂食。
 
 
她一面喘息地道﹕「弟弟﹗我爱死你了。」

「爱我﹖从甚么时侯开始呢﹖」

「从我上第一堂课的时侯﹗」

我受宠若惊地睁大了眼睛,稍微一楞,便猛然地一伏身,把嘴压到她阴户上去。

「弟弟﹗你要做甚么﹖」她把两褪收拢了﹕「不行﹗脏啊﹗那地方脏。」

我没理会,把她的腿再度分开,痴迷而又疯狂地吻。她此时不知道是急了,还是好
奇,一只手像老鼠似的,在我腹部冲撞。
 
 
当她触到我的大家伙,又猛的把手缩了回去,无限精讶地说﹕「弟弟﹗你,你的…
…。」她的说话,不成语句。

「我怎么啦﹖」

「你……怎么这样大的﹖」她的脸矫羞欲滴,像小女孩羞涩无比地把头朝我腋下直
埋下去,但她不很方便,因为我的头是在她的胯间的,不论她怎样湾腰弓背,仍然够不
着,急得气喘喘地说﹕「我怕,弟弟,我怕呀﹗」

「这不过是每个男孩子都有的东西,就像你们每个女人,生来就有一个小洞似的,
何必怕呢﹗」

「不,弟弟,我是说,你和别人的都不同,实在太大了。」她又惊又喜的又急忙说
道﹕「我的那么小,怎能容它进去,如果你硬来的话,定然要把我的洞弄破的﹗」

「不会的,玉姐﹗你们女人的小肉洞,生来就是给男人插进去取乐的,没听到过,
有一个女人的洞,被男人弄破的﹗」说完,我又把头埋到她阴部去。
 
 
尽量用舌头挖掘.挑拨她的小洞,擦着她比我多一些的阴毛,她感到非常舒服,太
阴唇一张一合的,像吞水的鱼嘴,淫水从间缝中泌出来,黏黏滑滑的真是有趣。

我再用手把她的阴户拨寸,用牙齿轻轻地咬住她的阴蒂吸吮着,含得她浑身发抖,
屁股乱摆,有趣极了。

「弟弟﹗我,难受极了,放过我吧﹗」

我听她加此说,随即把舌头,伸到她穴缝内里去,真怪,她的宝洞实在小极了,我
的舌头以能进去一点点,便无法再进。
 
 
也许,舌头的硬度不够,或是宝贝玉洞实在太小的缘故,所以,我的舌头,只能到
此为止,我真不了解,一个近二十岁的姑娘,阴部为甚么还会像七八岁小女孩的阴户那
样饱满的﹖
 
 
在我用舌头做这些动作的时侯,弄得她的穴水源源不断而来,逗得我恨不得马上便
把大家伙塞进她的小肉洞里去。
 
 
然而,我为了不愿让她受伤,只好竭力地忍耐着,看她的反应。

果然,不一会,她便开始哼叫起来,最后,终于忍熬不住地说「弟弟,我痒,难过
死了,你要……你就来吧。」

「不﹗玉姐」我欲擒故纵,装得无限怜惜地说﹕「你的那么小,我怕弄痛了你,因
为你是我的心,我的命,我实在不忍把你弄痛﹗」

「不﹗弟弟,我实在拗不过,难受死了﹗好弟弟,你可怜可怜,给我止止痒吧﹗我
实在受不住啦﹗」

「好﹗」我迅速向地身上伏下去,说道﹕「但你要多忍耐一点,不然,我可能是不
忍心插进去的。」

她听了我的话,搂住我的头,给我一阵急吻,然后双膝一屈,把我下身支高,使我
的大家伙和她的小穴相对。
 
 
我不知是心急还是怎么搞的,大家伙在她的小穴上,一连触了好几下,连门也没找
着,反而触得她浑身乱倾地说道﹕「好弟弟,你慢些好吗﹖顶得我心惊肉跳的。」

她边说,边挺起臀部,用小手儿扶住龟头,她的洞口淫水横流,润滑异常,动不动
就使我的宾贝滑到底下去了,她大概觉得这样不是办法,随即又把双腿再打开些使我的
大家伙抵紧她的洞门,我或许太急,刚一接触,就把屁股着力的住下一沉。

「哎哟﹗弟弟﹗你要了我的命了﹗」她失声叫出来,那美丽的眼上,已蓄了一泡晶
莹的泪珠,幽怨得令人爱极地说﹕「我叫你轻些,你怎么用那么大的力气呢﹖」

「我根本没有用甚么力,这大概是你洞太小的缘故﹗」我猛吻着她,她则手脚不停
地把我屁股支高,顶动着自己的阴户来迎着我的阳具,我知道她心里是非常猴急的,所
以当她不注意的时候,又猛的把臀部沉了下去。

「你这冤家,干脆把我杀了吧﹗」她终于呜呜咽咽地抽噎起来。
 
 
我心乐虽然不忍伤害她太重,然而,又不能不狠着心硬干,因为这一难关,迟早都
是要通过的,我想起在妹妹那儿所得到的经验,以及母亲指导的技巧,我是不能畏缩的
,同时,我自己这时,也急得要命,更加觉得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与其叫她忍着皮肉
分割的痛苦,倒不如给她一个措手不及,也好省一点情神,做偷快的活动,再说,刚才
那两次猛烈冲刺,只不过插进去半个龟头,时间也不允许我作过长的拖延,万一山民们
回来,那可不是玩的。

时间太宝贵了,我加紧活动,一面猛力地吻她、咬她,她在我上咬、下冲之下,顾
此失彼,不一会儿,我那八寸多长的家伙竟然全部进去了,这使我感到非常意外,不由
的高兴笑了。

开封之后,我不再抽插,只把粗硬的大阳具静静地停留在她的肉洞,她的小洞不仅
异常小巧、紧凑,我觉得她的洞里,像有拉力坚强的松紧带一样,紧紧地箍住我的大家
伙,吸呀,吮呀,弄得我像有些不对劲、快感的程度越来越增高,比起母亲那种孩子吮
奶的力式,尤为高明多了。

在我稍一停止的一利那,她深深地吁了一口气,脱白的脸色,不一会儿便恢复那种
红润动人的色彩了,我把她抱住狂吻,吻得她睁开了眼睛,深深地注视了我一会,这才
猛的把我一搂,说道﹕「弟弟﹗你这可爱的小冤家,差点没把人弄死了﹗」

只可惜我此时,没有另外多生一张嘴来回答她,因为我这时的嘴巴,工作太忙,忙
得连呼吸的时间也没有,所以我只好以动作,给她满意的答覆。

她似乎仍觉得不够满足,和不能对我更表示爱意,所以又进一步地要求,她望住我
说道﹕「弟弟,我要叫你亲丈夫,我的身体已经是你的了,一切都是你的了,你也叫我
一声,应该叫的吧﹗」

我说道﹕「玉姐,我的爱妻﹗你是我的爱妻﹗你要怎样,就怎样吧﹗我一切都听你
的,亲爱的﹗」

我们紧紧地搂住,会心地笑了起来,玉姐也由于我的接吻和爱抚,渐惭地活动起来
了,她像鱼求食一样,想吃,又怕把嘴钩痛了,不吃,又舍不得离去。

「弟弟﹗我的爱人。你是我的小爱人,我要你先慢慢地动一动。」

「你要我动甚么﹖」我有意逗她道﹕「甚么慢慢的﹖」

「就是这里﹗」也没见她人动作,但我已感到我的大家伙被吸了几下。

「妈呀﹗」我几呼要被她吸得发狂了。我之所以舍不得把这美味可口的食物一下吞
食掉,因此,我竟耍赖地逗她道﹕「好姐姐,还是请你告拆戌吧﹗」

「好弟弟﹗别尽在逗我吧﹗我要你慢慢地抽,慢慢地插。」

「抽插甚么﹖你不讲明,我那那知道﹗」

「哎﹗抽插我那洞洞嘛﹗」她大概忍熬不住了﹗矫羞万分地说。

「那我们现在在干甚么﹖你如果不干跪回答我,我要把它抽出来了﹗」我有意逗着
她。还没有把话讲完,就慢慢地要把家伙往外抽。

「不﹗不﹗你不能这样。」她一张双臂,死命地按住我上抬的屁股、苦媚愁捡地怨
求道﹕「弟弟,亲老公﹗我说,我说就是了﹗我们在做爱﹗」

「那个的洞在挨插呢﹖」

「我的洞在让你插嘛﹗」

「你这小洞,刚才还在怕痛,为甚么这一会就骚起来啦﹖」

「是的﹗现在不怎么痛了,反而怪痒的﹗好弟弟﹗亲丈夫,我现在酸痒的难过死了
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好﹗把小腿张开些,等看挨插吧﹗」我说着,就轻抽慢送起来,还说道﹕「不过
你的洞是活的,我要你等会给我的大家伙夹夹﹗」

我像伟丈夫似的,有意停下来,要她试试,她听话地照着做了。

「对了,就是这样﹗」真怪,她的小洞好像越来越狭小了,并且抽搐越利害,越收
缩越紧凑,当我抽插时,一下下都刮在龟头上,有种极度酸麻,快感的意识在增高,而
她呢,我觉得还没用力抽送几下,就像得到高度的快感般,嘴里已经发出梦里一般的哼
声﹕「啊﹗我早知这样,我早就要和你做了﹗我快要升天了﹗我乐死了﹗弟弟你把我抱
紧些,不然,我要飞了。」

「不行,抱紧了,我就不方狠狠插你的小肉洞了﹗」我急急地说。
 
 
忽然,我闻到一种强烈的香气,这种香气,对我好好熟悉,但也有些陌生的,熟悉
的是以前是我在母亲那儿闻过的,陌生的,就是有着更浓烈的缳瑰花香。

「玉姐﹗你闻到吗﹖这是甚么香气,这香气﹖从那里来的﹖」

「是啊﹗这香味怎么这样好闻的﹖多奇怪﹗我怎么从来都不曾闻过这种香味的﹖」
她感到无限惊讶地说。

「啊﹗我知道啦﹗」我急抽大家伙,猛的一矮身,把嘴巴凑上她的阴户猛吸,连她
被我破身流出来的处女血,一起吞下肚去。洞水被我吸吃了,迅速地又把大家伙插进她
的小洞,只听「浦滋」一声,小穴又把我的大家伙含得紧紧的。

我再也不肯放松,疯狂地抽送着,不一会,这味道又来了,于是,我大声地叫道﹕
「香洞,你这是香洞,玉姐﹗我爱死你的香洞了﹗」

「好弟弟,玉姐反正是你的了﹗你爱怎样,就怎样吧﹗」说完,脸上浮起一丝淡淡
甜笑,使我见了越加动心,加上小穴有弹力,越玩越刺激,我只想把性命也豁上去,才
甘心呢﹗她比我更快活,不停地叫着﹕「弟弟﹗你的大家伙全插到我的心坎上去了,我
的花心被你捣乱了,啊﹗我又升天了﹗」

她把我猛的一搂,花心卜了花,直磨我的马眼,她冉冉倾斜,无力地抱住我的臀部
说道﹕「别动了,我好舒服,好快乐﹗」

房间里的香气四溢,我正再抽出玉柱去吸她的琼液,不想我的大龟头,被她的阴道
吸得紧紧的,天哪﹗这是一个甚么洞﹖我的家伙正像奶头放在婴孩口中,吮吸得使人骨
软筋酥,酸痒难顶,我被她引得忍不住地又狂抽起来,未几,我已到了顶峰,刚要峰顶
摔下来的时候,不想她又喊了﹗
 
 
她这次欲仙欲死,而我的快乐也不下于她。

她今天给我的快感,是我在妹妹和母亲那儿,从未领受过的滋味,我们满足地搂抱
着,都不动了,静静享受着对方热精的冲击,快乐得要胜过神仙了﹗

「弟弟﹗你真好,你给了我有生以来最大的快乐。我知道怎样谢你才好﹗」她紧紧
地搂着我。
 
 
不知道是过份的激动,还是兴奋过度﹖她竟然情不自禁地哭泣起来。

「弟弟﹗从今以后,我是你的了,因为你给我太多了﹗」

「妹妹﹗」我跟着流泪道﹕「我们差点把这快乐失掉﹗」

「是的,这都是怪我不好,怪我没有太重视你,以致于差点失掉你。假如真的失掉
你,我这一生大概不会有今天这样快乐了﹗」

我又问她甚么时候爱上我的﹖
 
 
为甚么不向我表示呢﹖
 
 
她都很老实地告诉我,那是由于我太年青,怕我不懂事,所以久久不敢向我表示。
 
 
以前说不舍得离开学校,那不过是一个借口,实际上如果一天不见到我,她便会感
到若有所失的﹗
 
 
她一面叙述着对我的情感,一面又仪态万千地替我把大家伙夹了一阵,连最后的一
点精液,大概也被她夹出来了﹗
 
 
最后,我傀得无以为报,只好猛吻的嘴和脸,才算了事。

第二天,我又依时而去,因为山民感冒,睡在家里,我们不方便在房里行事,只好
到由她预先布置好的浴室。
 
 
刚走进洗澡间,她便反手把门扣上,我急不及待地搂住她便是一阵热吻,一手伸进
她的三角地带。

「怎么﹖你连内裤也没有穿﹖」我惊奇而又兴奋地把她向怀内一搂。

「这样不更方便吗﹖」她飞眸一笑,顺势向我怀内一倒。

我一手摸着她美妙的雪白乳房,一手贴上她的阴户。
 
 
谁知一触到阴户,便弄湿了手掌。
 
 
我笑着说道﹕「妹妹,你怎么来得这么快的﹖」

「好弟弟﹗你别笑我,我的花心像嘴似的,已张开来了,恨不得一见面,就把你的
太家伙塞进去,才够味呢﹗」她边讲,边拉着我的大家伙,往她的小洞赛。
 
 
大概由于我俩都是站着的关系,挺了好半天屁股,也不得其门而入,两人都急得要
死。最后她心急地说道﹕「该死﹗拿椅子来,就是要利用它的,不意竟把它给忘了﹗」

她把我按坐凳子上,两脚分放在方凳的外沿,人立着,小穴正好对正我的嘴。
 
 
我乘势抱住她的双腿,把嘴贴在小洞上,猛吻起来。
 
 
吻得她咯咯笑道﹕「好弟弟,今天的时间不多,找们还是开始吧﹗」

我听了她的话,即刻放开她,只见她把身体朝下一蹲,我的大家伙正好对正她的小
洞,龟头抵住了洞门,这姿势很妙,眼看着她的小洞张得开开的,但奇小无此,根本没
法使人相信,它能吞下我的粗壮肥大的肉棒。
 
 
然而我的大玉棒毕竟毫不含糊地没入她的小洞,看得我心神摇曳,浑骨酸痒的。
 
 
她似乎抱着我同样的心情,摇摆着臀部,把个小洞胀得饱突突的。
 
 
她越看越觉得刺激,忍不住猛力地套动,不一会已经「浦兹」作响。

我在欣赏着,越看越起劲,恨不得配合她行动,但实际上不能够,因为被她骑住。

「妹妹﹗你怎么想得出来这种花样﹖有没有名称﹖」

「我不知道,不过这方法好是好,可惜的是你不能动,要不然才够刺激
﹗」她遗
憾地气喘着,功作却越来越快、越来越猛,我坐在凳子上上,既没有行动,只有把视线
投到我们的结合处,看若小肉洞包着大家伙,滑上套下的,越加刺激人心,欲念高涨,
快感倍增,洞水不断地流下来,流得我一双睾丸、屁股沟、到处皆是,再看着她吃力的
情形与快乐的容貌各半,甚为着急地猛伸双脚,扒住她的屁股站了起来。
 
  
 只可惜,浴室太小了,不然我们倒可以跳舞呢﹗她的身体一悬空,全靠屁股扭动
旋转,倒是非常吃力的,快惑反而减低了。
 
  
 我觉得这样不行,随又要她把左脚踏在凳子上,拿我的身体做依靠,我在下面挺
动臀部,开始狂抽猛送,一插到底,一抽到头。

不一会她便叫道﹕「好弟弟﹗你真行,这花式就比我高明,真够意思,你把腿再屈
低一点,好了﹗多有趣﹗多快活﹗你再用力点,对﹗我快要出了,啊﹗舒服死了﹗」她
的精水一出来,便死命地按住我屁股。
 
 
我的大家伙在她的洞里,被裹呀吮的,我不由自主地又抽插起来。
 
 
才抽送两三次,恼海里忽然又浮上一个新的花式。
====
续~~
爱心多多~闻多多!!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qinggan/6807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