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错爱与心机】第五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无量寿佛
2020年7月31日发表于SIS第一会所
字数:10515

  好像一场暴风雨总要归于平静,好像一场战争总要回复和平。等高轩的阴茎
彻底不再抖动,等他紧抱母亲屁股的手不再用力,等母子二人的喘息不再急促。
高轩仿佛酒后晚归的路上突然遇到女鬼,一个激灵一阵紧绷,他迅速推开母亲,
起床拿起内裤快速跑出了关芸的卧室。

  关芸也被儿子用力关门的声音马上拉回现实,她顾不上精油催情效果的持续,
也顾不上被儿子推上欲望高峰却没有释放,也迅速冷静了下来。她内心里一时并
无太多的震撼或者吃惊,没有什么特别激烈的情绪,却有千万种思绪涌上脑海。
儿子的阴茎插入母亲的阴道,这个终极的归宿她既不是没有心理准备,也不是已
经大大方方的在心里有了预计。从和儿子加深了亲密的接触,到更多暴露自己的
肉体展示自己的性感,再到和儿子舌吻抚摸乃至下体隔着内裤摩擦彼此达到高潮,
一切都在加深加重。从一开始是想对儿子展示多一点性感,到刚刚儿子的阴茎在
自己体内射出浓浓的精液,这究竟是自己展示风情的最终结果,还是和儿子有限
亲热的失控,她无法准确的判断。她想起「第一次」这个概念,儿子的第一次接
吻是和自己,刚刚儿子的第一次性交也是和自己,她一时说不清自己是给了儿子
释放的渠道,还是自己剥夺了儿子的童贞。这人伦禁忌的突破,关芸不是没有罪
恶感,也不是没有羞耻心,但是她没有那种重大的歇斯底里的崩溃。

  不知道是因为之前有过步步加深的亲密做了铺垫,还是自己已经习惯了母子
二人时常以男人和女人的视角看待对方,她都没有一些网络记录的或真或假的案
例那样陷入不可收拾甚至要死要活的境地。那些母子之间的案例,似乎又没有一
个和自己类似的,大多情况是儿子对异性的好奇和单纯的发泄欲望投注在母亲身
上,粗暴的要求母亲满足自己,然后母亲出于对儿子的无所不能的付出顺从了。
或是没有注意儿大避母这个传统观念,不管儿子多大年龄了,母亲都以无所谓的
态度衣着暴露或搂抱亲热,无意中激发了儿子的某些欲念最后不可收拾。亦或是
某些母亲有浓厚的恋子情节,一面觉得儿子是自己的全部,一面又想了解甚至把
控儿子的一切,然后那种情节上升到肉体的结合。关芸冷静的想过,自己和儿子
都没有那些案例中的情况,那些案例不管怎么样,都是儿子和母亲之间的事情,
而自己和儿子,因为早先彼此看待视角的变化和习惯,更像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
关系。她既不是觉得母亲为了孩子可以付出一切而去满足儿子,也不是自己有浓
厚的恋子情节而一发不可收拾。更与案例中的情况不同的是,儿子高轩从来没有
对自己有粗暴的动作甚或硬来的架势,他从头到尾的主旋律都是克制和分寸,虽
然这世上既无让母亲更性感的所谓克制,也没有隔着内裤和妈妈下体摩擦射精的
分寸。然而反过来对比那些案例中像发情猛兽一样的男孩,儿子又确实稳重多了,
他既没有因为母亲大方展露性感就扑了上去,而是以欣赏赞美为第一;也没有因
为隔着内裤和妈妈下体摩擦就脱掉扯开内裤直接进入,而是保持当时的状态直到
结束。

  再仔细的思索这些日子的过往,关芸努力冷静的判断,自己和儿子的关系及
心态的变化并不是随着儿子的阴茎插入自己才发生的,其实从习惯了以女人看待
男人的眼光开始,从习惯了以女人的姿态向男人展示风情开始,从心态上就已经
脱离了母子的范畴,而是越来越像一个成熟的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更遑论那
些更加亲密的举动带来的愈发深入的变化。母子之间发生了性关系,那是对伦理
禁忌的打破,难道母子之间展示性感舌吻抚摸就正常了?即便是一些外面四处鬼
混的荡妇,也总是在儿子面前树立着母亲慈爱威严的形象。自己却是反过来在外
面从未越雷池一步,在家里自然而然的放弃了母亲的状态渐渐变成一个小女人,
将儿子视为了成熟的大男人。那么在这种状态下,双方打破禁忌就是不可逆转的
了,或者说,刚刚打破的禁忌或许只是形而上的,实际上在彼此的心里早已打破
了。

  刚刚短暂的母子性交,既没有让关芸有那种天塌了的感觉,因为心态早已变
了,在彼此的幻想里早已发生了;也没有让她觉得幸福甜蜜,因为这到底是人伦
禁忌,因为这到底是不可言说的经历。从性感的打扮开始,到儿子对自己勃起,
到亲密的舌吻抚摸摩擦射精,自己从来没有和儿子对此进行过好好的交流沟通。
究竟是因为自己偷看了儿子的日记,觉得已经掌握了儿子的想法不用沟通,还是
因为自己心态的变化已经把儿子当做了自己的大男人而不需要沟通,亦或是自己
不确定以何种立场和姿态去沟通,彼此都缺乏一个直面的把握。她一时又觉得自
己和儿子彼此好像是默契的回避了什么,即便是儿子和母亲对重要的事情做一番
沟通,亦或是彼此相爱的大男人和小女人对彼此的感受做一番交流,他们都是欠
缺的。像是两个划船的人,好像配合默契动作一致,实际上彼此心里对划船的方
向和节奏,都没有一个一致的概念。不管以后和儿子怎么样,关芸都觉得应该和
他面对面的好好沟通一下,不管是母子还是男人和女人,都应该打破两颗心的隔
阂。想了这么很多很多,关芸一时发现自己有了结论,那就是不管母慈子孝也好,
还是男欢女爱也罢,彼此的亲密其实都只是眼光上形式上表面上行为上的,反倒
忽视了心灵和思想上的亲密,所以出现了如今肉体紧密结合心灵思想却还有距离
有隔阂这种尴尬的局面。是的,自己应该和儿子好好沟通交流一番了。

  高轩坐在床边低头看着自己已经萎缩且脏兮兮的阴茎,哄乱的大脑久久无法
安静,他努力的回想近来的每一个细节努力使自己有一些思路。他一面觉得自己
平日里口口声声心心念念是个大男人了,一面又觉得此刻自己像个萎靡不堪的小
孩子,他觉得好像自己一时无法承受发生的事情,他觉得好像自己一时难以消化
刚刚的味道,他觉得如果面前有如来佛祖太上老君之类的大神,他一定跪地磕头
求得心灵的平静和精神的舒缓。想起神,他突然想到了母亲,口口声声说是自己
的女神,而刚刚竟然和女神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一如平时求神拜佛的信众,一旦
神迹现身却马上惊恐万状一样,高轩也发现自己在脑子里在日记里,幻想的和女
神母亲各种亲热做爱的情景,一旦在现实中发生了,自己却不堪面对。

  他一向是将两个世界分开对待,在幻想的世界里母亲早已经是自己胯下的女
人,而在生活中自己克制而有分寸,刚刚自己在母亲的阴道深处射精的事实,一
面将他的幻想拉入了逼真的生活,一面将他的克制击成了无数的碎片。他回忆起
这段时间的林林总总,由于在心里将自己当成了一个成熟的大男人,同时此消彼
长将母亲当成了自己去体贴呵护的小女人,当他欣赏着自己小女人的性感和风情,
当他品尝着自己小女人的蜜舌香唇,当他爱抚着自己小女人的玉体丰臀,他本以
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儿子和母亲的身份,而当自己的阴茎插入母亲的下体并且耸动
发射抵达终极的巅峰而又从这巅峰滑落,他才发现自己一时又变成了那个无助的
需要大人呵护的小孩子。

  这么久了,他觉得自己做为大男人对自己小女人的欣赏赞美亲吻抚摸,都是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亲密表现,可当这亲密到了最终的极点肉体到了交合的状态,
他却发现这关于大男人和小女人甜蜜的童话被击碎了,究竟是什么让本来看似如
漆似胶的甜蜜到了终极的境地而突然变成了令人恐惧不安的焦躁,或许自己的内
心从来没有准备好进入那个境地,或许自己的精神从来没有真正的蜕变为成熟的
男人。

  刚刚释放了身体的高轩,一时觉得此刻自己更需要精神的释放,或许强迫自
己写一点文字会让自己平静下来。他拿出日记本摊开,却又难以下笔,他不知道
从何说起,也不知道该以何种立场何种姿态去记录此刻的心情。他竟忽然觉得此
刻的心情似乎比日记本被拿到大庭广众中下还要糟糕,因为那些隐秘的记录至少
是自己内心真实的写照,而此刻自己的内心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虚假的,他竟难
以判别,进一步回想到自己的身份,自己究竟是那个口口声声自我夸耀的大男人,
还是那个遇事无助需要被施以援手的小孩子,他一时凌乱了。他突然有些反感自
己的这本日记,他不知道是自己内心的念想助长了自己在日记本里信马由缰,还
是日记本的记录助长了自己内心的膨胀。他发现此刻这本可以挥洒念想的日记本,
居然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自己书写的了。

  兴许是母子之间的心有灵犀,此刻的高轩竟然也发现自己陷入了那个矛盾。
明明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妈妈的大男人,妈妈是自己的小女人,可是发现自己居然
很多念想和心思都没有点点滴滴和自己的小女人好好交流。明明言之凿凿说妈妈
是自己最爱的人,可是发现自己内心的很多话居然都是对着那本毫无感情的日记
本言说。他明明知道自己不能把那些想法堂而皇之的说出来,可是此刻又发现自
己是可笑的,如果自己真的是个大男人,如果自己真的把妈妈当做了自己的小女
人,那么男人求偶的心态应该是积极主动的向自己的小女人表达情欲和爱意。自
己没有,自己不敢,原来自己确实还是那个心思不堪而脆弱的小孩子,原来所谓
小女人的妈妈还是那个形象高大不可冒犯的慈母。

  一个字都没写出来,高轩却也冷静了一些,他反问自己,既然和母亲的接吻
拥抱摩擦射精都显得那么自然而然,可是当真的发生了性关系之后,自己为什么
又慌张不堪了。反过来说,如果是人伦禁忌的沉重让自己此刻难以承受,那么那
些已经越矩的亲热举动让自己感觉良好又怎么解释?他感到自己陷入了一个思想
的怪圈,他发现自己走入了一个灵魂的迷宫。冷静下来的高轩,开始努力回忆每
一个细枝末节,第一次的舌吻,是母亲送给自己的十八岁生日礼物,那是妈妈的
主动。在下体隔着内裤摩擦的时候,妈妈也在扭摆着臀部腰肢。而刚才自己没有
找到那个进攻的突破口,竟然又是妈妈用手扶着乱戳的阴茎引导进入。如果不是
此刻思想的沉重,他一定又会解释为那是小女人对自己大男人求欢的配合,可是
这沉重的心情无法让他往那里想。假使刚才还是彼此穿着内裤,可能通过一阵对
位的摩擦也就释放了吧,就像之前那几次一样,可实实在在的进入了母亲的阴道
结合了母亲的肉体,自己就无法那样自然的对待了。妈妈为什么会抚着自己的阴
茎进入她的身体?真的是小女人爱自己的大男人所以配合,还是母亲为了孩子的
欲望而屈辱委身?如果是前者,那平时的亲密彼此倒是乐在其中,如果是后者,
那母亲岂不是强颜欢笑故作表演为自己背负了更多?他这才发现,这样的疑问在
日记本里找不到答案,日记本只能静静的被自己倾诉,而当自己需要一种疏通大
脑的力量,日记本毫无作用。母子之间的心有灵犀让他觉得,不管是儿子和母亲,
还是大男人和小女人,思想的交流和精神的沟通,确实都是不够的,与其说日记
本承载了自己很多不可言说的想法,倒不如说因为日记本的存在阻碍了自己和母
亲的交流。当他需要精神和思想的帮助,当他感觉自己还是孩子一样无助,他发
现还是只有最爱的母亲才能挽救自己,或者说,哪怕一如平日大男人小女人的姿
态,他也是像一个在外面当了孙子受了委屈的男人一样,在自己的小女人那里寻
求慰藉。是的,自己应该和妈妈好好交流一番了。

  第二天早上,高轩躺在床上构思怎么和母亲开口,却是关芸敲门叫他出去吃
早饭。吃饭的时候关芸笑呵呵的对高轩说:「轩轩,今天有没有约同学打球?如
果没有约,陪妈妈出去逛逛街吧」。高轩一直没有抬头,他停下喝稀饭的嘴,一
时不知道怎么应对,母亲的态度让他觉得好像昨晚发生的事情不存在一样,他在
思索这是怎么回事,关芸又说话了:「怎么,是不是约了同学不好推辞」?高轩
这才如梦初醒的抬起头对着关芸猛的点点头,说要陪妈妈逛街。

  逛街的时候关芸还是习惯的挽着高轩的胳膊,高轩却有些心不在焉,他像一
具没有灵魂的僵尸被关芸牵着走,而实际上内心里却是澎湃不平的。早饭的时候,
他既没有构思好怎么和妈妈开口说他的想法,面对妈妈的的态度又无所适从。走
到一个丝袜店的门口,关芸说:「轩轩,你不是说要帮妈妈挑性感的丝袜么,咱
们进去看看」。高轩不置可否,被关芸挽着胳膊拉了进去。

  高轩坐在皮凳子上低着头,一方面他还在想妈妈到底是什么想法,一方面又
好像怕别人发现了母子的秘事,他甚至想起身跑到外面等着。还在沉思的高轩又
被母亲叫了:「轩轩,你帮妈妈参考参考吧」。店员有些意外的看着高轩,却又
努力的调节着气氛:「我们还没见过妈妈让儿子帮忙挑选丝袜的,估计您儿子一
定很有眼光」。此时高轩好像更加尴尬而又莫名其妙了,他觉得妈妈怎么还是这
么大方,居然让自己挑选丝袜,她总不会失忆了吧。高轩故作镇定的说:「妈你
自己选吧,你选的肯定都好」。关芸笑了笑对店员说:「这小子还不好意思,行,
我自己选」。

  高轩这大半天都像游魂一样被关芸牵着到处逛,回到家里他马上钻进卧室,
好像被追击的士兵逃回了坚固的堡垒。他一时又觉得自己很可笑,自己的心理防
线竟然如此脆弱,要靠这小小的卧室来保护自己了。他发现自己装了这么久的大
男人,还说什么呵护体贴小女人妈妈,可是现在明明自己是个小孩子。而且昨晚
明明产生了很多很多的想法,却没有勇气开口去和母亲交流。他突然想,妈妈也
没有和自己提昨晚的事情,她是依然那么镇定大方从容不迫,自己如果不知道怎
么说,那不如也镇定一点,像妈妈一样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吧,或许过几天就好
了,以后和妈妈相处规矩一点就行了。他一时又有些怅然若失,这段时间自己和
妈妈相处的那么亲密无间,她的唇舌是那样让自己陶醉,她的屁股是那样柔软滑
嫩,这些好像都是一场梦,而此刻梦醒了,应该面对现实了。

  高轩不知不觉在床上躺了好久,又是关芸敲门叫吃饭他才出来。高轩味同嚼
蜡慢悠悠的吃着饭,这次是关芸先吃完了进了卧室。高轩这才放开大口几下吃完
了碗里的饭,然后收拾桌子去洗完了。洗澡的时候关芸又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
怎么和儿子沟通,昨晚已经大致想好了,结合今天儿子的窘态,她进一步确定了
自己的想法,知道该怎么和儿子交流了。

  关芸到底是成熟有阅历的女人,她回想起儿子从自己床上落荒而逃的情景,
她知道虽然自己有心理负担,但儿子的心理负担肯定比自己更沉重。一开始是儿
子口口声声说自己成熟了是大男人,自己是他的小女人,可是当大男人和小女人
真的突破了那一步,他却又不堪面对,这一天他魂不守舍的样子,更加肯定了关
芸的想法。其实自己何尝不是一度沉浸在小女人的姿态里,享受着大男人的欣赏
赞美和亲热,可是这个所谓的小女人已经四十二岁了,而那个所谓大男人只有十
八岁,自己的阅历和承受能力,岂是他可以相比的。自己一开始就想过,让儿子
在自己身上体会和女人的相处,自己更能把控,总好过他去外面乱来。自己一开
始也想过,儿子是高三关键的时刻,让他的一切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可以更好的
呵护他。自己一开始更想过,儿子将来去了大学,经见了更大的世界,认识了更
多年轻优秀的姑娘,他就会去探索那个世界。自己一开始还想过,既然将自己视
作女神,那为他在这高三的大海航行保驾护航就是自己的职责所在。或者是按照
平时的思想和相处,大男人和小女人的姿态,自己做为儿子这个大男人的小女人,
他出现了思想的不堪,精神的震荡,是不是自己这个做小女人的也应该去慰藉呵
护呢。母亲呵护儿子,小女人安慰大男人,从这两个角度,关芸觉得自己都可以
很好的让交流和沟通顺利。结合今天儿子的状态,她又决定了更多从小女人安慰
自己大男人的角度去和儿子沟通,这既是与这段时间两人状态相符的姿态,也是
重新树立儿子大男人自信的方式。一种状态和相处方式的建立,既然是自然而然
的这样来了,她也希望它在以后也是自然而然的,毕竟任何一种突然的不自然的
变化,都可能会让儿子,不,让自己的大男人需要费神费力的去适应,作为他的
小女人,当然是不愿意那样的。

  洗完碗碟的高轩,没有再马上钻进卧室躲起来,他觉得妈妈好像忘记了昨晚
的事情,当做没有发生一样,自己应该也像她一样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否则显
得自己做贼心虚。他打开电视,故意把声音调的比平时大了一些,以便让自己镇
定一点。刚看了没几分钟,努力调整状态的高轩再次被关芸打破思绪:「轩轩,
你看看妈妈今天买的这丝袜怎么样」?高轩做了个深呼吸然后转过去看着母亲。
只见关芸这次洗了澡还是只穿着那次自己送的那套内衣,只不过此刻腿上穿着一
双超薄的肉色长筒丝袜,如果不是套在大腿根部的蕾丝边,几乎都看不出她穿着
丝袜,而这对丝袜穿在关芸的一对美腿上,显得性感诱人。高轩一时好像又回到
之前母亲给自己展示新的服饰的情景,他也故作镇定的说:「很好看,挺美的」。
他说的有些僵硬。关芸走过来坐在他身边,有些抱怨的说:「昨晚你不是说以后
给妈妈挑选性感的丝袜么,怎么今天让你参谋,你又让我自己挑」?高轩一时不
知道说什么,妈妈又提到昨晚,这是什么意思?她明明假装没有发生,却又往昨
晚去扯,这是怎么回事?

  见高轩闷着不吭声,关芸不想用什么激将法,而是正面鼓励引导:「轩轩,
你觉得一个成熟的大男人应该有哪些特征」?高轩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如果是之
前关芸问这个问题,他会说欣赏呵护爱护自己的小女人之类的话,可是此时发现
好像这样的观点是有问题的,具体哪里有问题,他又不知道,只好默不作声。关
芸倒是顺着他之前这些观点继续说:「一个成熟的大男人,懂得欣赏呵护爱护自
己的小女人」。高轩的思维像坐过山车一样上下起伏,他又不知道妈妈说这话是
什么意思,是肯定自己平时的观点么?关芸又开口了:「这些特征确实都是成熟
大男人的特征,不过还不够,至少我觉得,还应该懂得分享,学会担当,负有责
任」。高轩其实心里是赞同这些话的,可是此时妈妈说出这些是什么意思?懂得
分享,是分享什么。担当,责任,这些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自己的行为不当,要
负什么责任?他的额头有些冒汗。

  关芸一下子有些像上课教学一样侃侃而谈:「首先,一个成熟的大男人要学
会分享。分享什么,分享给谁,如何分享。这是三个方面的事情。分享什么,当
然是自己的各种想法,自己想做什么,自己做的好不好,自己是否愉快,自己是
否痛苦。分享给谁,当然是分享给自己信任的人,亲密的人。如何分享,方法不
重要,但是直接而坦诚的态度最重要」。高轩又陷入了凌乱,妈妈这是什么意思,
好像有所指,自己又不知道指的是什么,只能继续听着。关芸像授课一样很注意
掌握节奏,她继续娓娓道来:「现在社会上,男人出去动不动称兄道弟,女人动
不动姐姐妹妹,其实他们心里到底怎么看待对方,只有自己清楚,真正的想法和
考虑,都是只能回到家里和最亲近的人说,所以说现在最难分享的就是心灵和思
想,特别是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如果没有亲密的人分享,人是何等孤独,如果不
愿和亲密的人分享,那又谈何亲密,毕竟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高轩静静的听
着,好像若有所悟,是不是自己应该多和妈妈交流思想,而不是老写日记,可是
那些东西能交流么,妈妈会怎么看待自己?关芸知道儿子对自己的话肯定在飞速
思索,她不着急,继续按照自己的想法说:「其次,一个成熟的大男人就是要学
会担当。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待的,妈妈觉得,学会担当,最起码的一点,就是正
视自己面对的各种境况,承认自己所处的各种地位,亮出自己应有的各种态度」。
高轩似乎已经有些明白了母亲的意思,是不是怪自己做了事情却想逃避,可是自
己不逃避能怎么样呢,他觉得自己有些陷入了僵局。关芸按照自己的节奏说:
「第三,一个成熟的男人应该负有责任,不管自己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或者自己
应该做什么应该说什么,都要站在做和说的位置上去达成去实现,而不是半途而
废或者放在一边,轩轩,妈妈说了这么多,你怎么看,别光是我一个人说,你是
成熟的大男人了,肯定有自己的思想」。

  兴许是高轩想明白了母亲的意思,兴许是觉得自己一声不吭不像样子,不管
怎么样,应该说几句:「妈妈,我觉得你说的对,一个成熟的大男人,是应该懂
得分享,学会担当,负于责任」。关芸继续追问:「那你作为一个成熟的大男人,
你觉得你应该怎么做才是懂得分享,学会担当,勇于负责」?高轩好像找到了一
些感觉,继续发挥起来:「懂得分享就是有什么想法多和妈妈你交流,学会担当
就是好好完成自己的学业这个本职工作,负于责任就是孝顺你关心你将来为你养
老」。关芸有些欣慰,一方面感觉儿子愿意和自己沟通了,一方面儿子的这些认
知都是正确的。不过此刻她需要的不是这样的答案:「懂得分享这一点没错,至
于你说学会担当就是好好完成学业,那是每一个学生都应该的,而负于责任你说
孝顺关心我给我养老,这也是每一个做子女的分内的事情,后两点怎么能体现作
为成熟大男人的特征呢?成熟大男人与一般的学生和天下的子女,肯定有不同表
现的吧」?高轩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冠冕堂皇了,他似乎也明白妈妈需要哪
方面的答案,然而他不知道妈妈的态度,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又陷入了沉默。

  关芸知道自己一定程度已经打开了儿子的思想,但他毕竟还是一个十八岁的
青涩的小伙,他的阅历可能还不足以让他说透很多话题和道理,一些东西还是需
要自己去点破去引导,她深吸一口气,开始综合阐述自己的想法:「懂得分享这
一点,妈妈认可你说的,有什么想法多和妈妈交流,毕竟你总是说妈妈是你最爱
的人,你不跟妈妈交流,和谁交流呢?而且对自己最亲密的人,是不是应该毫无
保留的交流呢?既然已经当做是最亲密的人,还有什么好遮遮掩掩呢?反过来说,
作为最亲密的人,你是不是也应该关心妈妈的很多内心想法呢,但是如果你不交
流分享,妈妈用什么和你交换彼此的思想呢?然后说到学会担当,妈妈主动和你
交流思想,你被动,是不是显得妈妈比你更有担当呢?当一些事情出现之后,你
作为妈妈的大男人,是不是更应该拿出应有的姿态呢?再说负有责任的问题,说
个不恰当的话,人们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是不是就是不负责
任的表现,如果你是妈妈的成熟大男人,是不是有事就飞走了,不会吧,妈妈相
信你不是那样的不负责任吧」。高轩好像有点开窍了,但是又不知道具体的做法,
他突然想起自己昨晚的思想斗争,发现自己真的还是个不成熟的孩子,当真的说
到这些成熟的大男人应有的做法的时候,自己竟然无所适从。他又觉得自己求神
拜佛获得宽慰,不如向自己的女神妈妈求助:「妈妈,你说的道理我都认,我都
明白了,我也乐意,我一定,有什么都和你说,可是担当和责任,我不知道该怎
么做,妈妈,你说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关芸突然感觉到,哪怕即便是自己和儿子发生了不伦的关系,他从一个男孩
变成一个真正生理上的男人,然而还是有无助而向自己求救,这不正是自己当初
所想的,这一切还在自己的把握之下么。儿子没有自作主张怎么样,他甚至都不
知道该怎么主张,还要自己去指引,她发现一切并未失控,不管发生了什么,都
还是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她觉得时机到了,可以,也应该说具体的事情了:
「轩轩,这么些时间,你都把自己当做一个成熟的大男人,也把妈妈当做你的小
女人,对妈妈疼爱呵护,都让妈妈甘之如饴,乐于做你的小女人。你和妈妈亲热
的感觉,也是大男人和自己小女人的亲密表现,妈妈也……也享受其中吧。妈妈
知道,你想看到妈妈更多性感迷人的风情,妈妈没有把那当做男孩的好奇,也是
当做男人对女人的欣赏,大大方方的面对。这些都很好。但是昨晚的事情,你一
声不吭的离开,今天你彷徨的样子,让妈妈有些……怎么说呢,不说是失望吧,
也不是一个大男人应有的担当和责任吧。妈妈知道你觉得突破了人伦禁忌,可是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对妈妈来说也是一样。但是你既然一直将自己当做妈妈
的大男人,一方面就不该被那些东西压住自己,你是从一个男人的角度去把握,
还是从一个长不大的儿子的角度去把握呢?另一方面,面对任何问题,是不是应
该和你的小女人沟通交流一起承担一起面对呢?我想哪怕此刻你觉得不堪,但是
妈妈知道你终究会大大方方摆正心态的。最后,我想说的是,如果总是想着母子
关系之类的概念,我们既无法正视过去,也不能面对未来,妈妈希望你的分享,
从心底里把我当做你的小女人无所不言,希望你的担当,是继续一如既往的给予
你大男人的态度,希望你的负责,是依然坚持你对自己小女人的关怀呵护和亲密
表现」。

  高轩有些轻松释然了,这种轻松,不是儿子对母亲做了错事之后获得原谅的
轻松,而是当一个男人遇到不堪的事情之后,在自己女人的慰藉开导下想通症结
的释然。他觉得妈妈才是真正的把自己当做了她的大男人,而自己遇到昨晚的事
情却只想着逃避。他觉得妈妈才是真正的将二人当做了男人和女人的关系,而自
己还处于做错事的儿子那样的幼稚姿态。可是以后怎么样,妈妈说的又不甚具体,
自己该怎么办呢?他再次抬起头红着脸看着关芸:「妈妈,那以后……」。关芸
按照既定的思路讲完了自己要说的话,一时也轻松起来:「以后?既然你是妈妈
的大男人,以后怎么样,用你大男人的分享担当和责任想想,难道什么事情都推
给自己的小女人去定夺么」?高轩突然好像想明白了什么,他既然肯定妈妈对自
己的态度是小女人对大男人,那很多想法怎么能让自己的小女人去提呢,自己是
大男人,应该拿出大男人的姿态才对。

  他一下抱住了关芸,深情的说道:「妈妈,我的小女人,我知道了。我希望
以后,你一直是我的小女人,我会一直爱你,一直迷恋你,一直呵护你,一直心
疼你。所有的一切,都会是大男人对待自己小女人的态度,我要你的芳心是我的,
你的……你的身体是我的。你的性感被我欣赏,你的风情被我领略,你的生活被
我照顾,你的烦恼被我安慰,你的寂寞被我陪伴,你的……你的需求被我满足。
妈妈,我是你的大男人,我的心和身体也都是你的,我的任何想法都和你毫无保
留的交流,对我们的未来我一定勇于担当,对我的小女人我努力负责」……高轩
还没有说完,关芸高兴的喊了一声:「这就对了,我的大男人」。说着热烈的吻
上了高轩的嘴唇。两人经过一番激情的舌吻爱抚,彼此深情的看着对方。此刻高
轩真正看出了什么是小女人,妈妈的眼里春波流转,那是一种小女人面对自己的
男人时才有的媚态。此刻关芸也真正看出了什么是大男人,儿子的眼里充满烈焰,
那是一种大男人面对自己的女人才有的欲望。相对于之前侃侃而谈的交流沟通,
听到刚刚儿子作为大男人的表白,她觉得两颗心真正的交融到了一起,她觉得既
然自己对高轩阐述了作为大男人要懂得分享,那么自己是不是更应该首先表达此
刻自己小女人内心的念想呢:「儿子,你知道么,你是上天赐予我的两个人」?
高轩亲了亲母亲的红唇问道:「为什么我是两个人」。关芸柔情的说道:「从前,
你是乖巧懂事的儿子,后来,你是亲密体贴的男人。过去,你是我人生最大的收
获,未来,你是我人生最大的依恋。但我不想太多过去,不想太多未来,只愿多
想此刻」……关芸还没有说完,高轩就雄壮的说道:「此刻,就让我做你真正的
大男人吧」。说着抱起关芸走进了她的卧室。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82570/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