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落叶时分人销魂】(残稿)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rking
2020年7月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字数:7983

  在《手转星移》的后记里,我提到了几部自己的留坑作品。有朋友说对《落
叶时分人销魂》感兴趣,那就把残稿贴上来吧。

  这部书起意于2002年,当年开写,只完成了序章和第一章的一小部分,
便搁下至今。这部作品的构思当年也曾经在小范围传阅和讨论过,由于对男主角
的定位太别扭很难写,且当时《玲珑孽怨》等几部作品都在同时开工,所以这一
部就暂时不管了。

             【落叶时分人销魂】

                前言

  全新的rking作品又来了。

  不知道恶魔岛的岛民们看到这个题目,看到rking这个名字,有什么感
想?虐系的朋友也许会期待一部SM新作,但口味较淡的朋友可能会摇摇头走开。

  因为rking无疑是一名虐系的作者。《玲珑孽怨》的故事根本就是为虐
而设置的,《手转星移》也是一部不折不扣的虐系作品,《女警传说》系列更不
用说,不仅仅是虐系,而且是彻底的黑暗系,倒是《金庸时空》口味温柔一点,
但强奸的镜头仍是大把大把。

  所以,这一次,喜欢虐系的朋友,仍然能够从《落叶时分人销魂》中找到自
己喜欢的情节。

  但是,口味清淡如小色鳖之类的朋友也不必走开。如果跳过一些您不喜欢的
镜头,作者希望这是一部会令您找到您喜欢的东西。

  不是作者要转投别的派系,只是一个大胆的尝试而已。rking,仍然是
虐派的作者,虽然有的作品虐的成分会少一些。

  这一切,都是因为作品的情节决定的。一个凄美的故事,光用SM是无法尽
行体现的。

  而这个凄美的故事,也是一个很容易令人误读的故事。在动笔之前,作者就
深深地为本篇的男主角担忧,因为这个不幸的家伙,一不小心就会被写上另一条
变形的轨道。

  换言之,这是一部十分难写的作品,是作者对自己一项重大的挑战。成功了,
这将是令人自豪的一部得意之作。

  但它很容易被写砸,而一旦不幸写砸,那末,这将会是一部一钱不值的垃圾,
连作者本人都会看不起它。

  所以,在本篇中,作者使用了一种较为奇特的写作方法,作者愿意向高难度
挑战。

  丑话已经先说在前头了。不过既然决定要写了,作者当然也会拿出自己最好
的状态来写,谁都希望自己奉献出来的,是一篇人人叫好的文章。

  不过您如果不喜欢,那就请尽情鞭挞吧,如果能够让作品及时转向正轨的话。
而如果您是喜欢的,那就不妨让作者知道,他会很高兴的。现在,开始看文吧!

             序章 归来人面何处寻

  她徐徐张开眼睛。

  白色。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窗帘,白色的门,白色的灯光。

  白色的灯光看上去是如此的柔和,仿似天堂的颜色。我在哪里?

  顾晔稍为动了动身子,骤然间全身一阵酸痛。头一阵昏眩,太阳穴卟卟跳着,
手足酸软,尤其……尤其是下体,剧痛的感觉直刺入心。

  「啊……」她痛苦地叫了一声。

  「顾小姐,你醒了?」旁边轻柔的声音说。

  是一个年轻的姑娘,穿着一身白衣。顾晔突然发现,盖在身上的被子也是白
色的,连身上的衣服……咦,那件淡蓝色的绣花旗袍呢?怎么换成白色的布衣了?

  医院!她立刻明白了。

  「阿莲,顾小姐醒了,快去通知吴医生和李队长!」那个护士小姐向她身后
另一个护士说。

  门吱的一声开了,阿莲小跑着出去。

  我还没死!我居然没死!我安全了!我……我……我终于熬到头了!这是真
的吗?这是真的吗?顾晔伸手一摸自己的脸,她感到一串泪珠正从自己的眼里涌
出。

  「手别乱动啊!」那护士小姐急忙叫道。顾晔低头一看,原来一条细管子连
到手背,她还在打着点滴呢。

  肚子突然好饿,咕咕直叫,顾晔不好意思地看着那护士小姐。护士小姐约莫
十八九岁年纪,长着一张清秀的鹅蛋脸,长长的眉睫毛闪着闪着,很可爱的样子。

  「你叫什么名字?」顾晔问道。她突然发现自己连说这几个字也这么吃力,
都这么有气无力。

  「我叫陈小娴。」她微笑着回答,「顾小姐肚子一定好饿吧?打了这么多天
的葡萄糖。」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顾晔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你先忍着啊,等吴医生来了,就会告诉你什么东西可以吃的啦!」小娴保
持着她可爱的笑容。

  「喔!」顾晔回报她一个微笑,点了点头。可身体稍一活动,剧痛的感觉立
刻漫延到全身。真的好难受,几乎无处不痛,下体更是炙疼得无法忍受。何威手
里那根带着丝丝淫液的黑色电棒!那根要将阴道炙熟的粗黑电棒,仿佛仍然在阴
户里冷血地搅动着!

  她头脑突然间仿佛要裂开似的,「啊」的一声大叫起来。

  灼痛的神经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顾晔只觉全身的肌肉好象要一块块掉下来
似的。好痛啊!我受不了!我不要痛,我不要!我不敢动,因为越动就越痛,我
紧紧咬着牙根,我感觉得到我的全身在不停地抽搐着。骤然间眼前模糊一片,是
什么?是我的汗水吗?我不知道。

  「吴医生!吴医生快来呀!」小娴大声地叫着,我看得见她的身影从床边跑
到门口,又从门口跑回床边,最后坐了下来,紧紧握着我的手,一边拿着毛巾在
我额头上拭抹着。「忍着点,再忍着点,吴医生就来了……」她说话的声音都有
些颤抖。

  傻孩子,你怕什么?顾晔想笑,但却笑不出来,她口中在大声地呻吟着,她
知道那声音一定很难听,可是……她真的好痛。

  门外冲进来几个人,当先是一个穿着白衣的男人,他一个箭步冲到药柜旁,
十秒钟后拿着针筒来到顾晔身边,捋起她的衣袖,一针打在上臂上。

  「嗬……」顾晔轻轻地喘了口气,那些翻腾着的刺痛似乎在渐渐平息了下来。
躺在病床上的女人继续喘着气,她觉得好累好累,她只想睡觉。

  可是,她看到了李队长,李劲海队长。

  「李队长……」她心中一阵激动,她哑着声叫他。

  「顾晔,你受苦了!你能醒来,我们都很开心!」李队长微笑着轻声说。

  「何……何威呢……」脑中突然跳出何威狞笑着的脸,顾晔不禁打了个冷战。

  「放心吧,我们会抓到他的。相信我,你不会白白受苦的!警队因你而光荣!」
李队长微笑着朝她点着头。顾晔也笑了,她相信他。

  「子康呢……他……他怎么不来看我?」眼光搜索着,可她看不到子康。

  李队长朝着窗外看了一眼,说道:「嗯,子康现在没空,一会他会来看你的。
你好累了,先休息吧,好吗?」

  「好。」顾晔也真的是很累了,头脑沉沉的,睡觉吧!睡醒了,就能看到子
康了。她安祥地闭上眼睛,带着甜甜的笑容。

  可当顾晔再次醒来的时候,她还是没看到子康。病房里只有小娴一个人,她
说现在已经是半夜三点了,只有她值班守着这个病人。

  「你真能睡啊!」小娴调皮地笑着,「一觉就睡了十一个小时啦!」

  「子康来看过我吗?」

  「我不知道啊,李队长还有几位警官来过,我不知道谁是子康。」小娴挠着
头说,「我只认识李队长。」

  「喔!」顾晔茫然低下了头。「子康知道我醒了,怎么不来守在我身边呢?」
她心里好一阵失落。

  「那个什么子康,一定是你的心上人咯!对不?嘻嘻!」小娴调皮地笑着。

  「嗯。」顾晔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她的话,呆呆地出着神。子康,子康,我
好想你,你知道吗?

  「喝点鱼粥吧,你一定饿坏了。」小娴看了看顾晔的神情,连忙刹住话题,
将一碗粥放在床头,扶着她坐起身来。

  「慢慢来。」小娴小心翼翼地扶着她的腰,「还疼吗?吴医生已经给你打了
止痛药了。」

  「疼……」顾晔皱着眉,确实还是很疼,不过就少了白天那种很剧烈的刺痛
感。她不敢乱动,老老实实地坐着,让小娴将粥一口一口地喂到嘴里。「鱼骨都
剔出来了的,放心吃吧,不会鲠着的啦!」小娴甜甜笑着,这小姑娘还真爱笑!

  顾晔也对着她笑了一笑。

  「今天几号了?」我问。

  「现在是十月十九号凌晨啦!」小娴飞快答着。

  十九号了?原来……原来我已经昏迷了七天了!顾晔呼出一口气,吃下一口
粥。鱼粥真是甘甜,没片刻一碗粥就已经吃光了。

  小娴开心地笑着,说道:「早知道你这么能吃,我就多准备一碗啦!不过吴
医生交代过,你刚刚醒来,不适宜吃太饱的。所以,顾小姐你还得忍忍饿喔!」

  「我的伤很严重吗?」已经七天了,还一直撕裂般的剧痛,她不禁有些担心。

  「哦……这个……不严重吧……」小娴看起来笑得有点勉强,「是外伤而已,
真的是外伤。」

  「是吗?」顾晔盯着她的脸看。警察的尖锐嗅觉告诉她,这小姑娘说得有些
言不由衷。

  「是吧。」小姑娘的脸突然红了一红,站起身来,「我把碗碟收拾一下。那
些事等吴医生告诉你吧。好不好?」

  「嗯。」

  「那些坏人真狠啊!顾小姐你这么漂亮,他们怎么下得了这样的重手!」小
娴一边收拾着碗碟,一边还是忍不住发着牢骚。

  「你知道了些什么呢?」顾晔问。她卧底练就的警觉性马上显现出来。

  「我……我只知道李队长对你很重视,你肯定跟什么大案子有关吧?其它的
我可不敢随便乱问。我只知道你们要抓的,一定是坏人,很坏的坏人,对吧?」
小娴一直保持着灿烂的笑容。

  「对的。坏人,很坏的坏人……」顾晔喃喃说着。

  「我……我看了你的伤……他们真坏啊!」小姑娘的脸一下子又飞红起来。

  顾晔看了她一眼,下身私处一直在隐隐刺疼着。她苦笑了一下,说道:「谁
叫我是女人呢?还是一个自己跑到狼窝去的女人。」

  「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自己跑去呢?」小娴不解地问道。

  顾晔微微一笑,将头望向窗外。

  「因为子康。」她在心里说道。窗外,黑漆漆的天空,昏黄的灯光照射在繁
茂的树冠上,带来微弱的亮光。

  「呵呵,我知道不能问的。」小娴看着静静不出声的顾晔,说道,「顾小姐
还是睡吧,你的身体还是很虚弱……」

  顾晔对着她笑了一笑,道:「刚刚睡醒,还不想睡,我们聊聊天吧。别叫我
顾小姐了,你多大了?就叫我晔姐好了。」

  「好的,晔姐!」小娴开心地大声叫道,「报告晔姐,小娴今年十九岁!」

  「哈哈……」顾晔看着小娴的样子,开心地大笑起来。

  两个人一起倚在床上,说说笑笑。顾晔知道了自己被送入这医院时已经奄奄
一息,满身血污遍体伤痕,是李队长亲自把她送来的。而她的特殊病房门口,一
直有为数不少的警察守卫着。「所以我知道你的身份一定不简单。」小娴说。

  「以后可能的话再告诉你吧。」顾晔淡淡一笑,「你真没有见过子康吗?他
一米七八,二十五岁,白白瘦瘦的,戴眼镜的,看上去很斯文的样子。」

  小娴歪头想了一阵,摇了摇头。「他对你真这么重要吗?是你男朋友对吗?
他一定还很帅对吗?」小娴水灵灵的眼睛望着顾晔。

  「是的……很重要……」顾晔轻叹一声,眼睛又再望向窗外。遥远的夜空没
有星星,子康在哪儿呢?为什么不来看我?

  寂静的夜,有两个女孩在病房的床上窃窃私语。当清晨的阳光从窗外射进的
时候,顾晔已经沉沉睡去了,她的头倚在小娴的肩膀上,沉沉睡去。

  小娴静静地坐着,不敢乱动。她照顾着的这位病人肯定是太累了,她一定有
着令人惊心动魄的故事,但她现在需要休息。小娴轻轻抹去顾晔沉睡中的眼角仍
然在渗出的泪水,陪着她静静地坐着。

  当顾晔再一次醒来时,她第一眼见到的,是李队长。

  「你看起来气色好多了。」李队长面带着笑容。

  「谢谢!」顾晔微笑着回应他。

  她期待的眼光朝着李队长的身后搜索着,但最终还是失望地耷下了头。聪明
的女孩,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子康肯定不会不来看她的,她绝对肯定。

  李劲海道:「顾晔你好好养病吧,病好了,还有很多事要你做的。我会经常
来看你的。」

  「嗯……」顾晔顿了一顿,重新抬起头来,说:「李队长,请你告诉我,子
康怎么啦?」

  「他……」李劲海轻叹一声,眼光对视着顾晔的眼神。半晌,将头转向窗外,
悠悠道:「他失踪了。」

  「为……为什么?」顾晔脸色刷的一下全白了,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别……别乱动,我扶你起来。」一旁的小娴连忙扶着她的腰,将枕头竖了
起来,扶着顾晔坐了起来。

  「我信你,顾晔。」李队长用凝重的语气慢慢说着,「你是个好警察,你会
好好处理这件事的。我知道你这次去卧底,全是为了他。但现在,你必须服从警
队的纪律……」

  「我不管……」顾晔几乎是哭着说,「你告诉我,他怎么了?」

  李劲海又是轻叹一声,道:「大概一个月前,他打过一个电话给我,他说,
他知道你很危险,他顾不了那么多了。那时他说他一个人在酒吧里喝酒,听他的
口气肯定是喝了不少。我劝他冷静点,他不听,我想再说他就挂电话了。自此之
后,我就再没有他的消息了。我觉得他肯定是去了……」环顾一下四周,「你知
道的。」

  「我知道。」顾晔深吸一口气,「我知道的。我也知道警队不可能为了他而
破坏整个计划……可是……那现在怎么办?」

  「你认为该怎么办?」李劲海反问她。

  「我……」顾晔闭上眼睛,右手紧紧握着小娴的手。小娴默默地看着她,顾
晔将她的手抓得很紧,有点痛,但小娴没有动。她察觉到顾晔那只正用力握紧自
己的手,正在微微地颤抖着。

  「我的子康……」顾晔心中一阵抽搐,「他一定还不知道我已经脱险,他一
定还在拼命地想办法救我……可是,他知道他自己有多危险吗?该怎么样才能救
他呢?」

  终于,顾晔有点迷茫的眼神渐渐明亮起来,小娴清楚地看到她眼中掠过的一
丝坚毅。

  「我有个要求:我要去子康家里一趟。」顾晔用很平静的口气对李劲海说。

  李劲海直视着顾晔的眼神,缓缓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还不能露面?你的
处境仍然很危险。」

  「我知道。」顾晔跟他对视着,「但我必须去。」

  「非去不可?」

  「非去不可!」

  「可是你的伤……我看你现在根本走不了路。」

  「你会帮我的想办法的。」顾晔对着他微微一笑。

  李劲海呆了一呆,呵呵地也笑了起来。他突然间好象完全领悟了面前的这个
女孩似的,他知道她为了子康肯定会不惜一切,但现在他似乎从这个看似柔弱的
女子身上嗅到一些些视死如归的豪气。

  「你将怎么做我不会问你,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只要我个人能帮得上
忙……」

  「谢谢李队长!」不等他说完,顾晔已经很灿烂地笑了起来。至少看起来是
很灿烂的,李劲海是这么认为的。

  「你一定要保重!」带着李劲海的这句话,顾晔一天后出现在这间一年来她
日思夜想的屋子里。

  摆设一切如故,跟以前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是房间一角,堆满了满或空
的啤酒瓶。并不宽敞的客厅中,给那套米黄色的沙发占去了大半。顾晔轻抚着沙
发的皮,还是那么的柔滑,当初正是因为她的坚持,子康才万般不得已买回了这
套既贵又占地方的沙发。「依他的意思,随便摆几只凳子就行了。」一想到这儿,
顾晔不禁笑笑地摇了摇头。

  「我们到房里去。」顾晔对小娴说。撇下几名护卫她们的警察,小娴推着轮
椅,进了左首一间房里。

  已经一个月没住人了,窄小的房间里仿佛仍然透着一丝汗臭味。洗好的跟未
洗好的衣服丢得到处都是,单身汉的住处就是如此凌乱不堪。小娴将顾晔推到写
字台前,约一米长的写字台上,乱七八糟摆放着几本书和一个笔筒,夹杂着几张
旧报纸,占满了整个台面。一个铁框相架摆在写字台的正中央,相片中,顾晔正
从后面搂住坐在椅子上的他,两人笑得十分开心。

  「他就是子康吗?好帅喔!」小娴问。

  「嗯!」顾晔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手扶着相架,手指轻轻摸着相片中子康
的脸。

  小娴默默地站在她身后,在这小房间当中,似乎只有这张相片最是引人注目
了。相片中的顾晔看起来稚气未脱,可能还只有十八九岁,活泼的笑容十分可爱。
而子康脸上架着一副眼镜,白白瘦瘦的,书生气十足,他也在微笑着。但小娴忽
然间好似感到,在这张笑容背后,他那充满英气的眼神中,好象透着一丝丝的忧
郁。

  「他为什么不开心呢?」小娴想着这个问题。

  她不敢问顾晔,因为顾晔这时,已经从抽屉里找出一本粉红色的日记本出来。

  日记本加着密码锁,顾晔毫不犹豫地拨了「424」,锁应声而开。顾晔脸
上掠过一丝笑意,她知道他一定会用这个密码的,那是她的生日。

  「晔姐,我到外面去坐一下。」小娴懂事地对顾晔说。

  「谢谢你,小娴。」顾晔朝着女孩轻轻一笑,小娴点了点头,走到客厅,轻
轻坐到那张米黄色的沙发上。门口的警察疑惑地看着她,小娴向着他们甜甜一笑,
指了指房里,竖起食指到唇边作禁声状,警卫们面面相觑,「嗯」的一声,退了
出去。

  陈小娴手托着头,静静地望向房里。

  房里,顾晔纹丝不动地坐在那儿,只有当手翻动着日记页时,才听得到一丁
点「沙沙」的微微响声。

  默默地,不知过了多久。小娴仍然注视着顾晔,顾晔仍然注视着日记本。

  一滴眼泪滴了下来,滴在粉红色的页面上。惊觉的顾晔慌忙摸出手帕,小心
地拭抹着被沾湿的纸。但,那是拭抹不掉的,漂亮光滑的这一页中央,永久地印
上一个小小的水印。被水印蘸湿而有点扭曲的那两个清秀字迹,是「叶子」二字。

  顾晔呆了一呆,停止了徒劳的劳动。她轻轻捧起日记本,一个香吻吻了上去。
水印的四周,又多了一个淡淡的唇印。

  突然间感觉气氛有点异样,顾晔抬起头来,小娴正静静地站在门口,手里拿
张一包纸巾,静静地、静静地看着她。

  「小娴。」顾晔忙伸手抹了抹眼角,挤出一丝微笑。

  「晔姐……」小娴拿着纸巾的手抬了一抬,又放了下去,她一时间不知道说
什么好。

  「没事了。」顾晔马上恢复了灿烂的笑容,「我们回去吧。」把日记本抱在
怀里,让小娴推着她出了这房子。

  「晔姐。」小娴静静地推着轮椅,突然道,「那……那张照片,要不要一块
带回去?」

  「嗯……」顾晔略一沉吟,说,「好的,麻烦你了小娴,谢谢你!」

  医院。

  白色的病房里,顾晔倚在床上,一遍又一遍地翻着手中粉红色的可爱本本。

  小娴乖觉地静静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晔姐。晔姐的眼眶是湿的,但她自己
却好似恍然不觉。她一定有着一个很动人的故事,故事里一定很凄美很凄美……

  「子康……」顾晔又轻轻吻了一下这日记本,从第一页开始,她又重新看了
起来。那是子康的故事,是离别之后子康的故事,故事里都是她的影子。而她的
记忆,也飞回了一年以前。

  眼泪再次滴下,一滴滴滴在页面上。但这次,顾晔没有察觉。

  (请期待第一章罗裳今夕为君开)

  落叶时分人销魂

            第一章 罗裳今夕为君开

  二OO一年十一月三日晴

  又要记日记了。这本粉红的新日记本也算是漂亮了,可就是小孩子气了一些,
是小叶子专门买给我的。想想也很多年没记日记了。那场大火,烧毁了一切,带
走了我的一切。真想念从小学时开始记下的那一叠日记本啊,可惜都没了,全都
没了。

  女孩的心思就是奇怪,为什么突然要男朋友重新开始记日记呢?还说得那么
坚定:「你一定要记喔!从今天开始!是小叶子要你记的,记住喔!」小叶子真
是淘气,明明知道我不是太喜欢小家子气的樱桃小丸子的,却偏偏拣了这本用小
丸子做封皮的日记本给我!要我一个大男人,用这种粉红色的小MM玩意,真是
#$$

  不过,我江子康愿意。

  两点了,怎么都睡不着。是不是男人第一次做这事之后就会失眠呢?感觉有
些累,中气有点不足,不过我精神很好。今晚我又没喝咖啡又没喝茶,倒是喝了
一点酒。

  今天小叶子好奇怪,她,她怎么突然这么热情?不再骂我毛手毛脚、不规矩
了,还那么的主动。我得想想今天我做了什么特别事让她那么感动。

  好象没有啊!警局最近没什么大案子,今天不就是一个很平常的日子嘛!照
常上班,照常下班,照常陪小叶子去吃日本料理,照常送她回家。日本料理真不
好吃,搞不懂小日本怎么会这样吃法,更搞不懂小叶子为什么会喜欢吃。小叶子
呀小叶子,你这只馋嘴猫,我的腰包都快给你的日本料理吃瘪了,你知不知道?

  啊,我可不是故意说谎。虽然我是对小叶子说我也喜欢吃日本料理,但其实,
我是喜欢看小叶子吃日本料理。她那付馋得直流口水的样子不知有多可爱!谁说
情人间不能说谎的,我不说这谎话,小叶子哪会吃得这么开心,是不?

  对了,一定是因为喝了酒!臭小叶子,从来没听说过她有喝酒的,今晚居然
来跟我搞什么情调,那杯叫爱尔兰什么的鸡尾酒,苦苦的怎么好喝啊。

  但小叶子偏偏爱喝,害我只好也说好喝。不过话说回来,面前有可爱的小叶
子,什么日本料理、什么鸡尾酒,怎么可能不好吃呢?想想那时候的景色也真美
啊,外面灯火通明的街道,里面布置精雅的包厢,还有……

  【写于2002年,至此太监18年】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82250/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