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子承父余业】第十一章:匿名邮件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一生缘
2021.8.24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4315

             第十一章:匿名邮件

  日子往前走了几天。这天刚到公司,我的私人邮箱就发来了一份邮件。网速
很慢或者说邮件附件很大,一时间没有加载出来,刚显示一个赤裸女人的账号头
像出来后我就把它关了,这指不定是哪个卖片的发错了账号,也真是挺离谱的。

  正准备删掉时,不经意一撇,我发现收件人邮件标题是2578收。我一下
子警觉起来了,我几乎确定(语病)没哪个普通人去用一串有代号意义的数字当
做标题来发。于是,我重新打开邮件,等待它完整加载。直到等待足足两分钟,
一个六分钟半的视频才加载出来。我戴上耳机后点了播放。

  画面很清晰像是4k,但风格阴沉沉的,不见光。偶尔不知道哪来的光源反
射一下,仔细看了半天才发现拍摄角度是在床底下——床离地高有十五公分,抬
头就是床板天际线。左右打量还有些柜子和其它家具,不过没桌子,没找到桌子
腿,茶几也没有。看装修风格这大概是在一家酒店里。

  床下卫生还挺好,瓷砖被反光反的锃亮锃亮的,纹理都露了出来。没多会儿
视频里面就传来一些模糊的话语,似乎隔的挺远,所以有些闷闷的。看样子房间
里的布局床头右侧就是门,床下摄像机正对着房门。

  「你别心急嘛……」有个特别御姐的矫斥女声和开门声传来,随着一片亮光
铺满房间,一双红色高跟鞋和一双黑色公务皮鞋交叉混在一起映入眼帘,「吧嗒
吧嗒」的脚步凌乱,像是醉酒一样乱踩。

  女人似乎一下子推走了「公务皮鞋」,然后走进大床,说了一句:「我先去
洗洗……」

  公务皮鞋有些不耐烦,直接说:「那边还有点事,不洗了。」转了转话音,
随后笑笑道:「你天天洗,又不脏……」

  「不行,人家有洁癖……等会儿你也去洗,不然别碰我。」女人话里有话,
高跟鞋「吧嗒吧嗒」踩着,小腿腕脚脖子处有根红绳子。过会儿看样子是在弯腰,
女人手在高跟鞋上摸了一下——手有美甲,然后踢了两脚,高跟鞋飞去一边「当
啷」一声躺在地板上。然后中了邪一般,在他们聊话间一件又一件的衣物被丢在
旁边地板上,有一件可能是挂在床上荡悠几下才掉在地板上。

  我看了眼进度条,一半都过去了,暂时还没看明白这视频想证明什么。不过
还是继续看下去了。

  男人讲的像是象于话,气儿一喘一喘的。「咯吱」一声好像是坐在了床上,
也开始脱鞋子,边脱还边说:「现在活儿难干啊,整天提心吊胆的。」

  女人应了一句:「难干就不干啊,直接光荣退休功成名就。」随后就打开了
喷头,一时间「哗啦啦」的,我连人话都听不太清了。

  男人「嘿嘿」两声:「活儿难干难受,没有你干更难受。所以我还是先难受
着吧,等难受完再找你来治疗一下……」

  女人又说了句什么我没听太清。而后就是一阵子水「哗啦啦」的声音,和下
大雨一样。男人也没说话,「哒」一声「哒」一声的好像是在剪脚趾甲。

  我再看了眼进度条,已经走了四分之三还多。

  女人似乎还真是只是冲了一下,没过一分钟就湿漉漉的出来了。脚下的拖鞋
是蓝色的,一踩一个水迹,而脚趾头「布灵布灵」的发光,拖鞋上面还有个卡通
娃娃,很久没看动画片不清楚那是什么形象。

  又是一声「咯吱」,接着就是女人的一声「惊呼」,男人抱起了女人就一起
往床上摔,床随之「砰」的一声弹了弹,振的摄像机也稍微动了一下。女人骂了
一句:「你要死啊……」就没了声。

  过后一会儿就是「吧唧吧唧」嘴的声,我能联想到这两人肯定在亲嘴,不过
还没亲一会儿后视频就断了,停在视频里的最后一幕……依然是床板天际线。

  我断定视频肯定是被剪辑过了,视频录制在无人的情况下不可能中止。我查
看了发件人账号信息,小号,信息无,不过开的有邮箱会员。发件人的身份和目
的都不太清楚。所以我当即就回复了一条邮件,希望发件人能回复我。

  发这种视频肯定有些不正常的目的,多事之秋先暂且看看。我在心里下了这
个决定后就把视频缓存下来,足足有12G。之后存在内置隐藏分区里面,两道
密匙加密后关了电脑。

  坐电梯时候我脑子里一直在想「公务皮鞋」和「红高跟」,于是无意识状态
鬼使神差的按了最顶楼。

  顶楼是停机坪,整个大小有1000平米。刷了董事门禁上来后我往远处瞻
仰,太阳初升照在那些写字楼上反光反的刺眼。

  遮住眼睛一会儿,耳边都是「呼呼」的风声,空气很流畅,我大口的呼吸着,
有一种做梦的感觉。一旁的红白相间的小松鼠AS停在上面,小时候没少坐过。
飞机下边机门支架处有几只烟头,像是有人来过。

  我刚走两步,背着太阳,看到驾驶室里有一抹凌乱的头发,还在抽动。眼睛
透过挡风板玻璃看去,还有件黑色大衣,由于太远看不清是什么材质的。此时风
大了一些,把我的发型都有给吹变了。理性告诉我不应该过去,可是好奇却告诉
我应该过去打个招呼。我想了几个来回还是决定不去了,默默的下了顶楼,走过
铁架台的时候再次回看了一眼,只看清女人的小腿还好像扬了起来。

  胸中有气,带门的时候于是力气大了一些。我倒是希望声音别被风声压过让
飞机上的人听到,狗男女瞎搞搞到公司来了。

                ——

  瞎转悠了一会儿下班后就回家吃饭。我在路上纠结了很久对我妈的叫法,印
象中曾经怎么叫怎么都别扭,所以以前和她为数不多的谈话中就是直接用「你」
的,很少喊「妈」,更别提「母亲」这种高尚的名词。

  进家门口母亲在厨房里做饭,从之前有些不太熟练变成了现在有点家庭主妇
的样子。母亲似乎心情还不错,手上忙碌不停,嘴里一直在哼哼蔡雅健的《红色
高跟鞋》——我爱你有种左灯右行的冲突,疯狂却怕没有后路……挺好听的。

  我过去悄悄的搂了搂母亲,贴近脖颈,一股子发香扑鼻而来。我吸了一口说
道:「做的啥?」

  母亲放下手中的东西,我看了看是发酵的面粉。

  「想做几份糕点,没买到膨胀面,就看着网上教程自己做了。」

  母亲手上白花花的都是面粉,用手背蹭蹭鼻子后一脸怨气,和我聊道:「试
了几次了,都不行。」

  我笑的蛮开心,安慰她道:「术业有专攻,等会儿打电话问问老李,保准通
透。」

  母亲没应,一会儿后用胳膊肘顶了顶我的肋骨:「别闲着,我现在腾不出手,
你给我挠挠痒,我背上有些痒。」

  「哪儿痒?」问着我就把手从母亲围裙下边的衣裙放进去里面,接触到光滑
的皮肤,指了指腰肚处试着问:「是这儿?」

  「上边背中间……嗯,对,再往上点。」我的手随着母亲话语方向引导跟着
动。

  「胸罩挡着了……」

  「你不会往上挪挪。嗯~」一声舒适的呻吟直接把我叫硬了,而此刻我突然
发现一次普通的母子间挠痒痒居然有些变味。

  于是有些后怕,把手抽回来后我到客厅打开电视,到冰箱里拿了瓶罐装可乐,
心跳的厉害喝起来。

  「周青,你不是快要开学了……」母亲偶尔叫我「周青」,只不过不常见。

  「还有一个月呢?」

  「啥一个月呢,这都6号了。」母亲听声音好像是在洗菜。

  我眼神一暗,日子这么快啊。我爹也走了差不多快两星期了。

  拿出平板看看屏幕上那条绿的发光的折线,我有些无奈。

  该彻底抽底了。

  不过还有些散户在淡定观望,于是我决定再等等。起码收回百分之八十散股,
董事要几个就够了,集团股更不用提,早就抛售跑路了。有时候我不得不感谢资
本的逐利性,没有他们帮助,我们「破产」清算的还没那么容易。

  「吃葱吗?」

  「不吃。」我忙着看股票,搪塞母亲道。

  「那蒜呢。」

  「也不吃。」

  母亲耷拉着眼皮,有些不太高兴:「那你吃啥?」

  「都行……」

  母亲面无表情,没再说一句话。

  「妈你手里有杰科增值股不?」

  冷了半天母亲见我问这个,微微一愣,接着回答说:「我朋友有,我没有
……怎么啦……」

  「没事,有机会找时间你把你朋友她们手里的散股买回来,有多少买多少。」

  「这又不是一笔小数目,你也不给我发工资……」

  母亲埋怨道,顺便暼了我一眼。而我盯着她,围裙后角摆起,屁股硕大饱满,
肉感丰满。

  我嗓子眼儿发干,又猛戳两口可乐,吐口气说道:「你去公司账户提,我跟
张颖她说过了。」

  「你收它干啥,股票都跌停了。我朋友有的也不多,好多都抛了,剩下的是
抛不出去的。」母亲开始有些疑问。

  「这不正好可以压价,原因过后和你说。」

  「开饭了,过来端饭。」

  我起身端了一碗鸡汤,刚才没发现厨房里母亲还做着鸡汤。

  「明天去请个保姆去,家里太冷清了。」我说道。

  母亲把米饭丢在我面前的桌子上,说了一句:「浪费那钱干嘛,我不是在家
吗……请保姆做什么,家务她做了我做什么。」

  我觉得好笑:「你歇着呗……你是我妈,我得宝贵着……」

  饭桌上母亲对着我的头敲了一下:「你也知道我是你妈,我不是什么观世音
菩萨还得请人供着。我自己找找事情做挺好的,用得着请保姆吗?」

  「请保姆有啥不好的?以前你还嫌弃一个不够。」我挑了一口米饭,疑惑问
道。

  「还记得前几年的保姆纵火杀人案吗,要是请来那些品行不端的人,你妈我
这一条老命都交代了。」

  「那是啥跟啥啊,多大的概率。那姓林的不也是被抓紧去了么,人家指示她
干的。普通人哪有那么多坏心思。」

  「行了,这次听妈的,不请保姆了。」

  「行吧,」我咬了口鸡肉,满嘴香味,看样子这鸡汤母亲确实是下了功夫的。

  「对了,说起股票,最近那些互联网金融股都跌的有些厉害。我手中最厉害
的一支直接跌了70% ,6万块钱没了。」母亲把筷子挑了一小口米饭,在嘴里
抿了一下,接着咬筷子说道。

  互联网金融企业跌,就算是骨折我也是不惊讶的,于是淡淡的对母亲说:
「现在全球都在打击金融业和互联网产业,尤其以中国为最,这都是第二波了。
不跌就出鬼了,中国这些互联网企业没在国外赚到一分钱,但是却通过VIE结
构海外上市把大把利润输送到了国外,这个是重点打击的对象,咱们已经通过V
IE结构海外上市的企业要整改,以后想要通过VIE去海外上市需要国家批准。」

  「A股名声不是不行吗?我朋友说的,我也不太懂。」母亲问道。

  「我也不太懂,你要说华尔街我还能说上两句,毕竟在公司里长辈们给我补
过课。A股就复杂了,里面官商一股水,复杂着呢。」

  「那你有啥好的推荐不?」

  我有些诧异,于是问道:「妈你最近开始理财了?」

  「没,闲着没事干只是。」

  「肯定科技股啊,万年老二不是吹的。不过最近也不太平,咱们杰科这次是
掌门人换代再加上被竞争对手恶意中伤才导致的,其它的科技股还好。」

  「不只是这些吧,不然也不至于跌停几次了都。跟要破产一样……」母亲关心
的问了问。

  「当然也有政治因素,不过这东西不敢乱说,换届在即的,一句话不对整倒
你一个眼神的事。毕竟富二代干不过官二代。」

  「嗯知道了。」

  「妈你这件衣服哪里买的,挺好看的。」

  「我身上这件吗?网上买的,之前还担心质量问题呢,买回来穿感觉还挺合
适,还是牌子不错,prada的。」母亲眼前一亮,津津有味的给我说起这些。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81952/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