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弥留之国】(18~19)母子纯爱 灵异黄文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我想早点睡
2021/9/21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1161

               第十八章

  卧室里,两个人胸贴着胸纠缠在一起,没有人说话,只剩下两个喘息声,一
个喘着粗气,另一个是娇媚的轻喘。

  良久,我的肉棒渐渐的软了下来,在刘若佳的白虎小穴里滑了出来,带出了
一大股混着血迹蜜液和精液的粘腻汁水。

  刘若佳也平复了下来,两个人竟然陷入了一种有些尴尬的沉默。

  「喂,现在你不应该说点什么吗?」

  刘若佳在我怀里抬头看向我,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倒映着我的面容,还有
些水雾蒙蒙的眼睛有着些许柔情。

  我想了半天,憋出一句:「还疼不了?」

  「你真是直男。」

  刘若佳很无语的看了我一眼。

  我又问道:「那就是还疼?」

  「你试试疼不疼,被那么粗的棍子一直戳看你疼不疼?」

  「那我看你叫的挺爽的。」

  我弱弱的反驳了一句。

  刘若佳的小手又一次摸到了我的腰上,微微用力。

  「我疼和舒服有关系吗?嗯?有关系吗?」

  「没关系,没关系,啊!别掐了,疼疼疼……」

  刘若佳一点也没和我客气,小手快转了三百六十度,她语气玩味地道:「疼
不疼?」

  我老实地回答:「疼。」

  刘若佳突然伏在我胸膛上张开小嘴含住了我的乳头,软糯的小舌头在乳头上
画着圈圈吮吸起来。

  含了好一会儿,她才吐出乳头,小狗喝水般的用小舌头在乳头上一下下地舔
弄起来。

  「舒服不?」

  「酥酥麻麻的,当然舒服了。」

  刘若佳又狠劲地扭了下我腰间的软肉,恶狠狠地说道:「现在懂没?疼和舒
服有关系吗?」

  一边说着,一边还用软嫩的舌尖拨弄我已经挺立起来的乳头。

  我龇牙咧嘴的,一方面是疼,另一方面是舒服。

  「懂了,懂了,确实没关系。」

  刘若佳这才满意地放手,她小手贴在我的腰间缓缓地揉搓起来。

  「我呢,在床上可以听你的,但是呢,下了床你就得听我的,懂了没,不要
以为我把身子给你了就可以欺负我了。」

  刘若佳小虎牙都露出来了,看上去凶狠,但是我能感觉到她还是有那么一丝
迷茫的。

  我赶紧把她搂在怀里,柔声说道:「好好好,都听你的,你让我往东我绝不
往西。」

  她「噗嗤」一声地笑了出来:「我要你东跑西颠的干嘛?你又不是小狗。」

  我立马伸出大舌头在她脖子上舔舐起来。

  「哈哈,别闹……」

  打闹一番,刘若佳乖巧地伏在我的怀里。

  「你这是什么表情?」

  我皱着眉一脸思索地问道:「所以说你到底还疼不疼了?」

  「滚!」

  休息了一会,下面黏糊糊的实在是忍不了,刘若佳用手指怼了怼我:「喂,
抱我去洗澡。」

  我脑子一热,脱口而出:「一起?」

  刘若佳一副看傻子的表情说道:「嗯啊,要不然呢?让我先洗你在外面等着?

  我可没那么做作,都这份上了还装啥呢。」

  刘若佳两手一伸:「快点的,我都难受死了。」

  「好嘞。」

  我一手勾住刘若佳的腿弯,一手搂着她的后背传过来把她抱起来。

  刘若佳抬了抬下巴道:「手。」

  我赶紧装作后知后觉一样,把盖在刘若佳雪乳上的手向下缩了一点。

  「死样吧……」

  刘若佳娇俏地白了我一眼,刚刚成为女人的她已经有了更成熟的妩媚气质。

  我抱着她把她放在浴室,想要给她拿一双拖鞋,谁想到她直接光着两只小脚
丫踩在我的脚背上。

  她左扭右扭的,最后还是放弃了。

  「不行不行,我站不稳。」

  「你又是哪里看来的。」

  刘若佳反问:「你不看偶像剧的吗?」

  「你也不喜欢看偶像剧吧?」

  「不喜欢啊,我就试试。」

  「哦,我记得偶像剧里还有边淋水边亲的,要不咱俩试试?」

  「呵呵……」

  简单的冲洗过后,我抱着香喷喷的刘若佳回了卧室,把染着血迹的毛巾和有
些湿了的床单换了新的就搂着她钻进了被窝里。

  「多喝点,床都都湿透了,补充补充水分。」

  我看着正在喝水的刘若佳笑着说道。

  刘若佳理都没理我,自顾自的喝着水。

  「那以后少做点就不会湿了。」

  我急了,连忙道:「我就喜欢水多的。」

  刘若佳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歪头看我:「啥意思,你还弄过水少的?」

  「……」

  我无语了,干脆直接把搂着她滑溜溜的身子摆了一个舒舒服服的姿势,手又
不老实起来了。

  「还疼不?」这回我是认真地问道。

  刘若佳在我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笑着说都:「没一会儿就不怎么疼了,
就是现在感觉下面合不上了,有点空落落的。」

  「要不我塞进去就充实了。」

  刘若佳拉着我的胳膊:「别,我缓缓,你也缓缓,一天三次你不怕肾虚啊。」

  「看你刚才喘的,呼哧呼哧的,我看你跑一千米也没这么喘。」

  我想了想刚才的姿势,我在下面向上弄一来不熟悉姿势,二来也确实比较费
力。

  「哪有,主要还是太舒服了,也不全是累的。」

  刘若佳也是知道做爱的滋味了,大概知道我是什么感觉,她眉头一挑,有些
兴高采烈地说道:「」有那么舒服吗?就来回插那几下。

  「和自己用手比不了,反正怎么形容呢,就是感觉被包裹着,又暖和又柔软,
反正就是舒服的很。」

  「还笑,再笑口水都流出来了。」

  刘若佳的翘臀挨着我的小腹,圆滚滚肉乎乎的触感没蹭几下就让我又有感觉
了。

  「没事,流干净了就吃你的口水。」

  我对着她亲了上去,刘若佳顺从地献上香唇,唇舌交缠间,她的头也轻轻晃
动着,发丝拂过我的脸颊,痒痒的。

  刘若佳的胸压在我的身上,我能感觉到那乳头又在变硬胀大,我忍不住了,
手掌摸索到她的双腿间,微微撑开,轻柔地抠弄了起来。

  刘若佳眯起了眼睛,在喉咙里哼哼,亲吻的更加投入了。

  没多大会儿,我就感觉手指头上全是刘若佳白虎小穴里流出的蜜液,滑溜溜
的,她也动情了。

  「再来一次吧,我又想要了。」

  刘若佳咬着嘴唇,似羞似喜地道:「最后……一次,你轻点,我还有点刺疼
的感觉。」

  「好好好,你说怎么弄就怎么弄。」

  我都把她压在身下的,她突然又伸手拦住了我:「还是我在上面的,我想快
就快,想慢就慢。」

  我立马翻身躺下,肉棒高高翘起,龟头又肿胀了起来。

  刘若佳试着摆了一下姿势,蹲在了我的身上,刚才虽然是说她在上面,但是
几乎还是我来动的。

  她蹲着蹭了几下,干干净净的白虎穴上只有一些粘腻的液体,亮晶晶的,两
片肉唇有些红肿,但是不明显。

  「有点别扭啊,感觉。」

  我指挥道:「你可以把腿跪在两边,你试试。」

  刘若佳软乎乎的小手扶着肉棒,突然展颜一笑道:「不会给你坐断了吧?」

  「没事,放进去后就幅度小点就行了,不掉出来肯定断不了。」

  我看着刘若佳两条白嫩的大腿岔开,湿淋淋的肉缝对着我的龟头,甚至还有
一滴蜜液掉在我的龟头上。

  「那就行。」

  刘若佳以蹲姿慢慢的把龟头吞了进去,一点点的,吞到一半突然停下了:
「我有点害怕啊。」

  我有些好笑:「你怕啥,刚才不都做过了吗。」

  「你这个这么长,我怕它给我顶穿了。」

  「没事的,你慢慢来就好了。」

  刘若佳的白虎蜜穴夹吸着龟头,由于刘若佳的双腿也在用力,小穴显得比正
常的时候还要紧。

  随着刘若佳的一点点的把我的肉棒吞没进去,我和刘若佳都长出了一口气。

  以这种姿势,我更能体会到刘若佳小穴的感觉,那里面的嫩肉一圈圈的套住
我的龟头,轻微地蠕动着。

  刘若佳没等我说话,就自顾自地扭着翘臀动了起来,有之前的经验,刘若佳
没几下就找回了感觉,上下起落用肉套子摩擦着我的肉棒。

  「啊……好深……这样……嗯……」

  刘若佳没弄了几下就没劲了,有些气喘,套弄的动作也缓慢了不少。

  「你别上下动,你前后动,前后弄省劲。」

  「前后怎么动?」

  刘若佳感受了一下身体内粗大的肉棒,有些疑惑地发问。

  「你把身子稍微向前倾斜一下,对,然后抬一下再往后坐。」

  虽然我没什么实战,但是理论还是丰富的,依样画葫芦罢了。

  刘若佳按照我说的摆出姿势,试着抬臀向后套弄了几下,有些兴奋地说道:
「这样不累,还不用怕你顶到最里面。」

  说完,她就起劲儿的抬臀吞吐起来我的肉棒。

  我躺在床上嘶嘶直吸冷气,刘若佳的小穴有了蜜液的润滑但是还能感觉到那
甬道内的褶皱的每一分形状,每次刘若佳抬臀吞吐肉棒,那褶皱就摩擦着龟头和
棒身,舒爽难忍。

  我最后还是没忍住,不由自主的向上挺动肉棒,抽插起来。

  「嗯……我都说……慢……慢点了……嗯哼……你别……别动啊……」

  刘若佳被我顶的一颤一颤的,爽的连脚趾都蜷缩了起来。

  我摸着刘若佳滑溜溜圆滚滚的白臀,一边喘气,一边向上抽送着肉棒,那力
度恨不得把花穴内的嫩肉都剐出来。

  「我忍不住了,我想射……」

  「忍……忍不住啦?」

  刘若佳颤抖着声音问我。

  「忍不了了。」

  「那……那你从……从上面……上面来……嗯啊……」

  我抱着她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在她湿滑紧窄的蜜穴里飞速地肏干起来,
咕咕叽叽的水声在两人的交合处响起。

  说来也怪,换了个姿势我还没那么想射了,快速地干了一会又换成缓慢的速
度抽插起来。

  刘若佳满面潮红,嗯嗯呀呀地说道:「你不是快……快射了吗?怎么……还
……还弄……」

  「突然不想射了,还想肏一会。」

  「都………都几点了……还弄,慢……慢呀……嗯嗯……」

  手机放在刘若佳头旁边,我俯下身想要打开屏幕看看几点了,可屏幕突然亮
了起来,我手一滑点到了一个绿色的按钮。

  「笑笑,怎么没去苏婶那里吃饭,又点外卖了?」

  是妈妈的语音电话,这个视角,妈妈只能看见我,看不见刘若佳。

  刘若佳听到声音也慌了,顿时伸手捂着嘴,小穴里的嫩肉更是在疯狂地蠕动
起来,夹吸着肉棒。

  电话里的妈妈似乎在别人家,穿着比较随意,只穿着一个白色吊带裙,可惜
的是这个吊带裙领口有些高,只能看见妈妈两只雪乳把裙子撑起来一个略微有些
夸张的弧度,两只白玉般的藕臂随意地伸展着。

  妈妈笑盈盈地看着我,眼睛都眯起来一个弧度,妈妈的眼睛不小,但是偏细
长,眼尾微微上翘,笑起来成熟优雅又不失少女的俏皮。

  「没,没啊,我自己做的。」

  我哆哆嗦嗦地说道。

  「你这是干嘛呢?」

  妈妈有些狐疑,盯着我赤裸的上身。

  我情急之下脱口而出:「我锻炼呢,做俯卧撑。」

  说着,我还摆开资质做了一个别扭的俯卧撑,我这一动可苦了刘若佳,肉棒
深深地插入她的蜜穴内,摩擦的快感让她有些克制不住自己,她咬着手眼睛里弥
漫了一层雾气。

  妈妈点点头有些责怪:「锻炼去健身房啊,你自己练多容易伤着身子。」

  妈妈看来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我正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妈妈说话了。

  「你做的不标准,妈妈教你,身子挺直,往下压。」

  我只能按照妈妈说的做,挺直了身子一点点的往下压,肉棒也一寸寸地插入
刘若佳蜜穴的深处。

  妈妈好像还不满意,又指挥道:「嗯,再往下一点。」

  我又往下低了低身子,肉棒几乎都快塞进去了,刘若佳放开手对我比着口型:
「太……太深了。」

  妈妈这才满意,又让我一点点的起来重复动作,我只能再次插的深深的,没
几下,刘若佳的蜜穴就火热起来,穴肉开始剧烈的蠕动吮吸着我的肉棒。

  我也到极限了,妈妈那绝世容颜就在眼前看着你,我怎么可能忍得住,我
「啊」的一声,肉棒插到底开始喷射。

  妈妈把我的叫声当成累到了,摇了摇头有些缅怀地说道:「妈妈我像你这么
大的时候能打十个你。」

  说完,还用两根食指比了一个十字,放下手指,妈妈摇头失笑,似乎在笑自
己童心未泯。

  刘若佳被猛烈的高潮一冲击,再也没能忍的住,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呻吟。

  妈妈好像也听到了,就在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妈妈的问话的时候,妈妈那边传
来一个我很熟悉的女声,是芸姨的声音。

  「锦澜,快来帮我试一下这个衣服。」

  妈妈扭头看了看对着我说道:「早点睡,少吃外卖,妈妈尽量早点回去,挂
了。」

  我看着黑下去的屏幕喘着粗气,刘若佳的蜜穴好像也没缓过来,还在一缩一
缩的吮吸着我的肉棒。

  刘若佳看上去还有些后怕的样子,我看着她,突然有些高兴。

  「你怕什么,我妈你又不是没见过。」

  「你,等……等会儿和你算账。」

  刘若佳好像没缓过来,还在轻轻地喘气。

  当然到最后刘若佳也没对我怎么样,我俩又洗漱折腾到半夜才相拥睡去。

               第十九章

  这一夜打破了我对同居的美好幻想,我和刘若佳睡觉都不老实,一会她踢我
一脚,一会我推她一下的,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俩都没睡好,顶着个黑眼圈被闹铃
吵醒。

  我睡眼惺忪的缩在温暖的被窝里,看着身边正在穿衣服的刘若佳,她那白花
花的身子晃得我一阵眼晕,早上正是火气旺的时候,我手不老实地伸过去捏了捏
她雪白的玉乳,软软弹弹的。

  她一下子拍掉了我的手,语气嗔怪地道:「你别闹,我得回去了,你看看都
几点了。」

  我拿出手机一看,才八点钟。

  「你也不是起这么早的人啊?」

  「我家今天来亲戚,我得回去啊。」

  我点点头道:「那你昨天还和你家长说出来住,挺不容易的。」

  刘若佳无语道:「净说那屁话。」

  我又缩了回去,看着刘若佳穿戴整齐,不知道是不是没休息好的原因,我感
觉我眼睛有点疼,视线也有一点暗淡,不过一眨眼就好了,我也没多想。

  刘若佳看我缩在被子的样子,过来捏了一下我的鼻子。

  「你是舒舒服服的窝在被窝里了,我就得忍着疼大早上回去。」

  「疼的厉害?」

  刘若佳摇摇头道:「还行,就是感觉走起路来有些别扭,有点针扎似的疼。」

  我怒道:「你说谁是针呢?」

  「你不是,你最大了好吧……」刘若佳敷衍着我。

  「行了,你继续睡吧,我先回去了。」

  我看着她要走,连忙叫住了她:「等一下,那个……昨天没用套子,你……

  小心点。」

  她一开始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会才回过味来,她瞪着我说道:「我不管,你
去给我买药去。」

  「那你昨天不也没说带套子做吗……」我有些委屈地反驳道。

  刘若佳急了,怒道:「你还委屈上了是吧?」

  我看她要动手,没办法,只能套了衣服就跑到楼下的无人售货店帮她买了药。

  刘若佳吃过药,然后看着塑料袋里一片花花绿绿,也有些尴尬。

  「你这些,可藏好了,别让你家长看见。」

  「放心,你赶紧回去吧,要不然你家长该说你了。」

  「走了啊……」

  看着刘若佳离开,房间里只剩我一个人了,空荡荡的,我躺在沙发上休息一
下,忽然猛地坐起来。

  我一下子撸开我衣服袖子,那竖瞳纹身异常精致,我却有些不寒而栗。

  昨天我和刘若佳赤裸相见,她不可能看不见我身上的纹身啊,那她怎么没和
我说?

  我又想起来那天我洗澡出来也是赤着上身,妈妈也不可能看不见的。

  不对,我摇摇头,看着胳膊上的纹身,难道她们真的看不见吗?可能这就是
真相了。

  我又想起来一个被我忽略的的细节,和我们去村子的人好几个,甚至张平和
王一同的家长都和我的家长熟悉,我们一起去村子她们也知道,那为什么妈妈从
没问我,也可以说为什么她们的家长不来问妈妈?

  我站了起来,在屋子里翻箱倒柜,终于在我书桌下的柜子里找到了我们的毕
业照,令我脊背发凉的是,本来站在我身边的王一同和张平都消失不见了,其他
人也是一样,在村子里死去的人在照片上都看不见了,照片上的同学顺位填补了
他们的空缺。

  我有些不敢置信,我知道这个游戏没那么简单,但是也想不到它竟然能凭空
抹去好几个人的存在。

  我咽了口唾沫,洗漱好连饭都没吃,打车直接跑去张平家,我和张平的关系
还不错,去过他家里吃过几次饭,他妈妈是一个乡镇学校的副校长,相貌普通不
过很有威严的一个女人,也认识我。

  如果他们这些人真的被抹去了存在,那么她妈妈也不可能认识我。

  打车来到张平家的小区,怀着忐忑的心情敲开了他家的房门。

  我还以为如果张平妈妈不认识我的就不会开门了,谁想到我刚按下门铃,门
就被打开了,门里的女人正是张平的妈妈。

  我正心头欣喜的时候,迎面被浇了一盆冷水。

  客厅里张平的爸爸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而张平妈妈正有些疑惑地看着我。

  「你好,请问你找谁?」

  她不认识我,我心凉了半截,但是我还是做着最后的挣扎。

  「那个,我找张平。」

  「张平?你找错人了吧,我们不认识张平。」

  她的神色很自然,就像是真的不认识一样,那可是她养育了十几年的儿子啊,
我突然有些害怕起来,有一天我会不会也消失在这个世界呢?

  妈妈会不会也把我给忘了?我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十分不礼貌的转身走
开。

  张平妈妈关上了房门,有些疑惑地念叨着张平这个名字,虽然不记得认识这
个人,但是总感觉在哪里听过,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觉。

  「老张,你认不认识张平啊?」

  张平爸爸坐看着电视,听了之后摇摇头。

  「没印象。」

  张平妈妈点点头,忽然把目光投入到客厅对角的一个小卧室,这……是谁住
的来着?

  很快,张平妈妈就说服了自己,也许是因为最近备孕给孩子准备的,想起来
和老张十几年还没有孩子呢……

  我坐在小区门口,汗水湿透了我的后背,风一吹,就算是夏天我也感到彻骨
的寒冷,我恍恍惚惚的,脑子里像是一团浆糊。我向着家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
我胳膊上的纹身有些发烫,我把目光投入到路边一个超市里。

  血腥味,浓烈的血腥味,我很肯定,我不是从没见过血的普通人了,并且这
味道实在是太浓了,我迈不动腿,但是好像那里有什么在吸引着我,我还是踉踉
跄跄地走了过去。

  一进超市,一种啃食咀嚼声隐隐约约地在我耳边响起,我顺着声音往里走,
那咀嚼声就更明显。

  我走到一排货架子前面,血腥味直冲鼻腔,甚至让我有些干呕的冲动,那咀
嚼声伴随着悉悉索索的衣物摩擦声就在我前面的货架子后面,脚下黏黏的,是血。

  我探头一看,正好对上了一只血红色的眼睛,那眼睛里的情绪我无法描述,
但是给我的感觉不像是人类。

  我吓的后退了两步,货架子后面的全景暴露了出来,一具女性尸体的肚子被
刨开,肠子内脏撒了满地,鲜血四溅,地上,货架子上都是血迹。

  血红色眼睛的主人是一个相貌平平的中年男人,但是和他相貌不符的是他的
行为,他手中拿着一块红色的不明器官,我是在认不出这个全是牙齿咬痕残破不
堪的东西是人体的哪一个部位。

  男人的下巴还在滴着血,他看着我有些疑惑,随即好像明白了什么,又继续
啃食着手里的不明器官。

  我觉得他是疯了,我想掏出手机报警,谁知道男人似乎看出了我的打算,一
边咀嚼着含糊不清地说道:「我劝你最好放弃这个打算,警察不可能抓我的。」

  我不禁气笑了:「你以为你是谁?」

  男人指了指头上的监控。

  「自己看。」

  我没明白他什么意思,一边谨慎地防备着他,一边看了眼头上的监控,这里
并不是死角,监控很轻易就能把我们都拍到,我刚想说他怕不是疯掉了,我余光
一扫,看见了电脑上的监控画面,画面上并不是惊悚的吃人现场,而是什么都没
有!

  画面里一片安静,和正常的超市没有任何分别,甚至是没有我的身影。

  男人注意到我发现了他想说的,咧嘴一笑,那猩红的牙齿里还有着肉丝,恶
心极了。

  「没错吧,警察不会抓我的,因为我本就是不存在的人啊,哈哈哈哈哈……

  咳咳,咳咳咳……呕……」

  男人突然疯狂的大笑起来,然后一阵干咳,一块血块被他呕出来,喷在地上。

  「你也是不存在的人,不是吗?」

  他眼神诡异地看着我。

  「你什么意思?」我害怕他暴起伤人。

  谁知道他一把掀开身上的衣服,左胸上面一个利齿的形状的纹身栩栩如生。

  我一下子摒住了呼吸。

  「你会撒谎,它不会。」

  男人又咧开了嘴,指着胸膛上的纹身,我这才注意到男人的嘴和纹身竟然有
七八分神似!

  「我能感觉到,你是我的同类。」

  「谁是你的同类,我可不吃人!」

  男人拿着地上的衣服擦了擦嘴,慢条斯理地说道:「是我的说法让你误会了,
我想说的是,我们都是在游戏中生存的人。」

  在看到男人纹身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知道了,但是我还是接受不了,明明
现在乞丐都饿不死,他还要去吃人。

  男人的观察力很敏锐,我只是稍微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就被他注意到了。

  他笑了起来,这笑容不像是之前的疯狂,有了几分正常人类的样子了。

  「我也不想吃了她,但是它忍不住了啊……」

  男人说出一番令我费解的话。

  「新人?」

  男人看着我好像还没明白过来的样子,问了一句。

  我还没解释,他就自顾自地道:「那你挺不错的,第一次就能拿到弥留之印。」

  男人走到收银台,拆开了一包香烟,拿出一根点燃放在嘴里。

  「来一根?」

  我没说话,男人也没在意,深深地吸了一口后吐出一个烟圈。

  「我身上的东西被我们玩家叫做弥留之印,至于它名字的由来,就是我想对
你说的。」

  男人突然变得惆怅起来,语气变得悠长:「你知道的,每场游戏中表现最出
色的人会获得奖励,那就是弥留之印,它的功能我想你获得它的时候就知道了,
每个弥留之印的功能是不一样的。」

  男人身上还全是血液,古怪的是,那血液渐渐浸透了衣服开始有些消失不见
了。

  「它会帮助你在接下来的游戏中更好的活下去,从这方面来说,它是奖励没
错,但是在你使用它的时候,你也是在加速自己的死亡。」

  加速……死亡?

  我听着男人的话,内心震惊无比,但是没有表现出来。

  男人又吸了口香烟道:「它是寄生在你身体里的鬼物,你每一次使用它就会
加剧它对你的侵蚀,当侵蚀度到了一定程度,你就能很明显的感觉到,比如连续
一个月都睡不着觉,深入骨髓的刺痒,这都是比较普遍的情况。」

  「每个弥留之印的情况不同,但是我们这群拥有弥留之印的人普遍活不过六
个月。」

  我的纹身是竖瞳,但是我并没有感觉眼睛有什么不舒服或者身体哪里有不舒
服。

  「新人,珍惜现在的生活吧,你能睡个好觉的日子不多了。」

  男人突然有些痛苦地捂住了嘴巴,我本能般感觉到了一丝危险,我正想后退,
谁知道男人嘶吼一声一把抓住了我的脖子,那速度让我反应不过来,眼前一花,
我就被他单手提在空中。

  男人嘶吼着,口水像是开了闸门,弄湿了衣襟,我注意到男人的牙齿变得更
像那个纹身了。

  我眼睛一眯,一股黑屋突兀地笼罩在超市里,声音和光好像都被黑雾吞噬了,
超市里伸手不见五指,但是我在黑暗里依然视如白昼。

  我身边没有武器,我一咬牙伸手向着男人眼珠挖去。

  男人显然是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周围万籁俱寂,一点声音和光线都没有,
突然,一阵剧痛传来,他下意识地把我甩开扔到墙上。

  我感觉骨头都散架了一样,嘴里一股腥甜,我挣扎着起来想要斩草除根,他
既然已经知道了我,我就没法让他活下去了,就凭他吃人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
人,我不怕,但是妈妈和我生活在一起,万一妈妈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可是追
悔莫及。

  男人的嚎叫声更加凄厉了,我能清晰地看到,男人的一个眼珠已经只剩下几
根血管连接着,眼珠耸搭在眼眶下面,像是厉鬼一般。

  我的眼睛也传来火辣辣的刺痛,眼里的世界是暗红色的,就像是我早上看见
的那样,我知道我必须速战速决了。

  我身子都在打颤,男人的力度出奇的大,我虽然不是胖子,但是绝对不瘦,
一百三四十斤被他单手甩飞,砸的我头昏脑胀。

  环顾四周,一把水果刀映入我的眼帘,我别无选择,我的身体素质和他差的
太远,赤手空拳是绝对没有胜算的。

  我拿着小刀,慢慢靠近男人。

  男人似乎也知道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了,他冷静下来,背靠着货架警惕着。

  男人的位置打消了我从背后偷袭的想法,我只能挪着步子,面对着他走去。

  「啪嗒!」

  我感觉到脚上踩到了什么东西,是血,我没在意,那女人的血流了一地,我
以为是女人流的血,慢慢靠近男人。

  男人似乎没有发现我,依然左右探头,作出警惕状。

  就在我离他很近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不对,那女人应该死了很久,血液按
理来说早就应该干枯了才对,怎么还会有踩在血泊里的感觉?

  我立马后退,也就是这一退,堪堪错过了男人的一拳,那方向正是对着我的
脑袋,如果被打中,我不死也会昏迷。

  我这才注意到,以男人为中心,地面上全是鲜血,正是我站在鲜血上才被男
人感应到了。

  在黑屋里,男人相当于聋子和瞎子,就连风扇对着他吹他都感觉不到,更别
说我踩着血泊上的「啪嗒」声了。

  这可能就是男人的能力,我小心的没敢再过去,也过不去。

  男人势在必得的一击被我躲过,有些癫狂起来,好像保持这个状态让他极其
痛苦。

  我也很疼,眼睛已经快睁不开了,疼的我眼泪止不住的流。

  我很想放弃,转身就走,趁着黑屋他是怎么也不可能追上我的,但是我不敢,
我怕放走他会铸成大错,我不敢赌。

  我下了狠心,那就熬下去!

  我怎么也还能活六个月,总比你能用的时间长!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眼泪已经流干了,但是还有滑滑的液体在脸上流过,
我摸了摸,一手血。

  男人好像已经不行了,那血泊仅仅能维持周围半米不到了。

  眼里的世界已经变的猩红,男人终于无力地靠着货架软软地倒了下去,地上
也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血迹。

  我打起十二分的注意,拿着刀,一步一步,把刀插进了男人的太阳穴,狠狠
地搅拌了一下。

  黑屋瞬间散去,我蜷缩在地板上捂着眼睛,痉挛般颤抖着。

  周围的尸体和血迹慢慢变得透明直至消失。

  良久,我重新站了起来,对着超市的镜子,衣服就像是和我进来之前一模一
样,但是我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发生了大变样。

  可能是过度使用能力的原因,我的眼睛里已经全是血丝,那血丝像是蚯蚓一
样粗大,整个眼球弥漫着血雾,人也变得阴翳起来。

  我颤着手指想要盖上我的眼睛,谁知道我突然对着镜子诡异地笑了一下,像
是我身体里的东西在嘲笑我的掩耳盗铃。

  疼,甚至我感觉身体都有些不受控制,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的家,我躺在床
上一直到天色黑了下来,我才注意到刘若佳已经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

  我回了过去,响了两声才接,没什么大事,就是她带着黑眼圈回去被她妈禁
足了,不让她再出来住了。

  凌晨两点,那疼痛总算好了不少,我精神已经很疲惫了,打算睡一会觉。

  凌晨两点十五,我被疼醒。

  凌晨三点,再次被疼醒。

  ……

  一晃三天过去,我看着镜子里快要不成人形的我,有些自嘲一笑。

  这几天刘若佳不出来我也就呆在家里,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足两小时,我看我
自己是憔悴的不行,但是刘若佳看着我没感觉到什么变化,连我眼睛的变化都看
不出来,是啊,我是不存在的人。

  但是她还是能看出来我好像变瘦了,三天瘦了快要二十斤,幸好我因为休息
不好有些浮肿,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和妈妈解释。

  妈妈回来了,她打电话让我下楼去接她,说是给我买了好多礼物。

  我穿着衣服下了楼,时间正是中午,妈妈的车被阳光照的反光,也像是她的
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妈妈像是古希腊的女神一样,秀发如云瀑般垂在腰间,
黑色的职业装下是高耸入云的丰满雪乳,黑丝下的浑圆美腿修长笔直,丰腴的玉
臀藏在包臀裙里。妈妈笑眯眯的,眼尾微微上翘,优雅俏皮的模样印刻在我心中。

  我在楼的背面,尽是阴影,妈妈在楼挡不到的地方,满身阳光。

  我走到阴影的边缘,也笑着叫了声。

  「妈,回来了。」

  妈妈摸了摸我的头,像是摸小狗狗一样,笑盈盈地望着我。

  「笑笑瘦了,这两天没吃好吧,等妈妈一会给你做好吃的。」

  我也笑了,道:「好。」

  妈妈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帮她拿着东西。

  「这都是你芸姨给你买的。」

  我开玩笑道:「那妈妈就没给我买东西啊?」

  妈妈笑吟吟地道:「你想要什么呀?妈妈带你去买。」

  我拎着东西和妈妈走在楼道里,说道:「没什么想要的。」

  我想要什么呢?作为一个将死之人,我想要什么呢?我只想把心里的话告诉
妈妈,我爱她,不是儿子对妈妈的爱,而是男人对女人的爱。

  妈妈拎着的东西比我多,但是看起来比我还轻松,她亲昵地用胳膊蹭了一下
我的肩膀,笑着道:「那你还说妈妈不给你带东西?」

  「妈妈,您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啊?」

  我有些认真地说道。

  妈妈疑惑地扭头问我:「什么事啊,这么严肃。」

  「您能先答应我吗?」

  妈妈有些可爱地抿着粉唇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不行,你不说什么事情妈妈可答应不了你。」

  妈妈有些俏皮地朝我眨了眨眼睛。

  「那没事儿了……」

  「快说,说出来妈妈就答应你了。」

  「哈哈,就不说……」

  妈妈,我不在的日子里,你也一定要开心快乐啊……

  (祝大家中秋快乐!)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81947/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