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女侠斗得过淫贼吗】二十一、拯溺救焚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一个路人
字数:12170
2021年9月21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月更送上,各位看官中秋快乐。

             二十一、拯溺救焚

     被弥勒宗易容高手彭春柳暗算的苏若云在客栈之中力战南岭神龙蔡庆
扬,双臂穴道受制的女侠为了摆脱破裂裙摆的羁绊,被敌人的软鞭趁机捆住了上
身。

  蔡庆扬狂笑着看着这几乎已经宣告被擒的女侠,黝黑乌亮的软鞭在淡蓝色的
上装中间显得格外显眼,将女侠的双臂和一对饱满的玉峰紧紧勒成一束,更展现
出苏若云傲人的胸围和纤细的腰身,下身的裙摆只剩一少半,一整条修长的右腿
被玉色紧身衬裤包裹得格外凹凸有致,那紧致滚圆如满月一般的屁股自不用说,
就连笔直的大腿和莲藕般的小腿间的膝弯,都勾勒出了完美的形状。

  「哈哈!女侠这是主动让爷爷看看你的屁股和大腿吗?」蔡庆扬淫笑着用力
一拉手中的软鞭,长鞭绷得笔直,显然女侠不愿意就此放弃抵抗,「过来爷爷好
好摸摸你的屁股吧!」男人手上再加了几分力量,那女侠却脚下用力死死地钉在
地上做着最后的坚持。

  「这还硬气什么?过来吧你!」蔡庆扬手上再加了五分力道,恨不得将这面
前女侠分外诱人的身体一把拉入怀中尽情地轻薄肆虐一番,但意外地是这股力量
刚施加到长鞭之上,本来就紧绷的黑龙鞭倏地放松成弧形,竟是苏若云不再用力
蹬住地面而是借着长鞭的拉力疾飞向蔡庆扬,瞬间女侠俊美的双腿已经连环飞踢
直取蔡庆扬的面门!

  南岭神龙这才意识到本来就双臂不能活动的女侠被自己捆住上身并没有影响
到战斗能力,而自己的长鞭此刻不仅无法再次抽击,也随着两人距离的拉近失去
了控制的作用,但局面瞬息万变悔之已晚,情急之下撒开鞭子抬手招架,终究是
慢了一瞬,左臂虽然格开了女侠踢向面门的右脚,却被紧随其后的左脚蹬中了肩
胛,好歹竭力转身避开了胸口,仍然是近乎筋骨尽碎的剧痛,受此一击哪里还站
得住,倒退了两三步还是仰面跌倒在地。

  苏若云兵行险着,拼着被缚住上身的代价解决了脚下裙摆的羁绊重创对手,
这一脚倘若踢中胸口,蔡庆扬甚至可能会被踢到吐血身亡,即便避过了要害,也
难以再战,只能挣扎着用一条尚能活动的手臂和地上的两条腿蹬着地板向墙角躲
去。

  窗外的彭春柳也是大惊失色,来不及走门,赶忙翻窗而入拉开架势护住蔡庆
扬,但苏若云此刻也并未乘机再下杀手,女侠深知自己此刻虽然少了蔡庆扬这个
武艺高强的敌手,却又不得不面对新的困境。刚刚扯断脚下羁绊的裙角,此时却
又被黑龙鞭捆住了双臂和上身,虽然自己的双臂本就无法活动,但被蔡庆扬撒手
后大半截拖在地上的软鞭依然会影响自己双腿的动作。若不是刚才蔡庆扬色令智
昏非要将自己拉过去轻薄,此刻怕已经是凶多吉少。眼下,要先解决这一丈来长
的软鞭才是。

  这软鞭用得是少见的南海蛟筋裹以乌金丝制成,断然是无法两脚一踩一拉可
以断开的,身上的一圈倒是没有紧到完全不能松动,但适才连环飞踢活动身体让
这一圈软鞭卡到了纤腰之下,便再绝无可能向下越过女侠那两瓣丰盈的滚圆臀丘
了。

  若是双手能活动,只需两个手指便能轻松地打开鞭梢龙牙形成的卡扣,但此
时的苏若云只能选择更艰难的手法,女侠纵身后跃,同时脚下勾起地上的大半截
软鞭,只见凹凸曼妙的身体在空中连转了两圈,地上的软鞭也随着旋起,再落地
时,整条长鞭在女侠的身体上竟是又缠了三圈,纤腰之间、丰乳之下、双峰之上、
玉颈之中各有一道漆黑乌亮的软鞭,将女侠一对鼓胀的双丸勒得呼之欲出!最后
一段半尺长的握把竟被女侠横着咬在了樱唇檀口之间,便如东瀛女忍受缚时堵嘴
的木棒相仿,这才让整个软鞭再不有脱落之虞!

  这一手引鞭自缚把彭春柳也吓了一跳,但他马上意识到这是女侠战斗前的准
备,便马上出言乱其心神,「这是要束手就擒了吗?那就快跪下,转过来让爸爸
看看若云的屁股!」

  哪料到这时的苏若云已经完全放下被紧缚带来的异样感觉,女侠心中清楚,
若是自己不能击退面前弥勒宗的敌人,等待自己的就不是上身被捆绑这么简单了,
既然是自己选择的处置这长鞭的手段,那便也算不上什么羞耻了。

  彭春柳还不及多看几眼女侠那被两道黑鞭勒紧的圆滚滚双乳,苏若云一双健
美有力的玉腿已经如月光飞洒般踢至面前,彭春柳抬双臂硬接了连环三脚,只觉
得气血上涌两臂发软,心知不是女侠的对手。也顾不得再护着倒在地上的蔡庆扬,
凝掌成爪低身弓步,紧张地盯着女侠慢慢地向墙角里退去,竟是把房门让给了苏
若云。

  女侠此刻若是要取那委顿在地上的蔡庆扬性命,只需上前一脚踢在这矮子的
头颈便可,可苏若云对那一招之后便明哲保身的彭春柳心存忌惮,这人武功虽然
不及蔡庆扬,但阴险非常、进退有度,女侠此刻也不想与他多做纠缠,是以侧身
缓缓移步到了门前,见彭春柳依然凝爪护着自身并没有敢上前,便小心地迈出了
房门。

  要赶快去丐帮的分舵寻小俊和小胖才是,想到这里,出了房门苏若云也不顾
自己还被捆的上身,便一跃从二楼飘落天井,但双足尚未落地,便有暗器破空之
声从右侧传来!

  若是有宝剑在手,苏若云便大可挽个剑花格开暗器,但人在空中只能强行侧
身闪避,谁料那暗器却不是无根之物,竟然随着苏若云凌空翻转的娇躯紧贴了过
来,待女侠以极困难的姿势落地,还在努力扭动腰肢来维持身体的平衡之时,一
条灵蛇飞索已经缠住了破碎裙衫遮掩不住的修长大腿!

  这在院中黑暗处伏着突然出手的,自然便是千机公子庄智渊。这淫贼自视颇
高,又瞧不上蔡庆扬的跋扈样子,可彭春柳定下的计划他也不好驳斥,是以当彭
蔡两人轮番进房,同来的他便一直隐藏在客栈院中的黑暗处关注着二楼的动静。

  见苏若云破开弥勒宗二人的手段出房,出手便是自己擒捉女侠常用的飞索,
苏若云刚出客房正是松懈,果然被一击得手。

  庄智渊的灵蛇飞索和蔡庆扬的黑龙鞭不同,没有侧向抽击的能力,主要的作
用就是遇到人体时依靠机簧之力转向缠绕捆缚,即便是苏若云这等高手,在猝然
遇袭时也避无可避,被这淫贼捆住。

  庄智渊却不像蔡庆扬那般急于将女侠拉拽到身边,他虽然也纳闷这女侠为何
会在被捆绑住上身的情况下还能从二楼的客房中逃出,却知道此时绝不能掉以轻
心,一扬手便又弹出另一条飞索,意图将女侠两腿捆在一处。

  但苏若云又岂会任他施为,女侠左腿暗运内劲站定暂时扛住淫贼的拉拽,没
被捆住的右腿扬起,一记凌空横扫,正踢中第二条飞索的镖头,下落时恰踩在已
经被庄智渊拉紧的第一条索链,借着弹力整个人跃向空中!

  庄智渊眼看着月白色的一双美腿居高临下蹬向自己,此时再拉拽手中这条缚
住女侠左腿的索链无异于为苏若云助力,情急之下只能同时撒开两条灵蛇飞索,
一个野獐寻路滚向侧方,同时抖手甩出一枚小球直奔女侠胸口,正是「袖里乾坤
天地罗网」!

  苏若云听风声便知是暗器当空袭来,虽然乌黑的磁铁在黑暗中急难辨认,但
精通音律的琴剑双绝却通过小球的破空之声与尖锐的索头有所不同得知此物无锋,
对这种暗器,能闪则闪不可乱碰!但这极近的距离要闪过暗器哪有那么容易,女
侠飞踢淫贼不中刚刚落地,便只能全力灌注双腿将整个身体向后仰去。也亏得此
时庄智渊已经舍弃了手中的飞索,不然在苏若云做出这个铁板桥堪堪避开紧贴着
高耸的双峰飞过的暗器时,只需淫贼轻轻一拉,重心完全向后的女侠势必会仰面
倒地。

  千机公子见女侠并不去碰那小球,绳网自然无法弹开,磁球不知落到何处去
了,他也不急恼,反正身上的小玩意多得是。这淫贼知道苏若云功夫远超自己,
即便是此时只有双腿能活动也不敢与女侠近身鏖战,左右手连连向前扬出,身子
却是急退,「女侠有胆便追过来,本公子一定肏到你的嫩屄!」边说边趁着女侠
刚站稳身形之际再次从袖中抛出一枚「袖里乾坤天地罗网」!

  女侠此时面对淫贼退去的方向,眼见他不断挥手,定是又有诡异招数,但若
是有可以让自己立足不稳的硬质滚珠或者是能刺伤足底的铁蒺藜一类,总归会有
大量的噼啪落地之声,而后听破空声音知道又有这小球状的暗器袭来,这次的高
度却是飞向自己腰胯,断然无法再低身闪过了,又不愿放弃对这淫贼的追击,只
能一提气飞身前扑,整个被缚成长条的曼妙身体在空中翻了个筋斗避开小球方才
落地。

  果然并无钢珠一类滚滑之物,但女侠再要迈步继续追击庄智渊时却觉得脚下
似被黏胶粘住了一般,虽然拔起了脚却比平时费了数倍的力气!原来这庄智渊后
退之时便向地上连洒了多枚落地无声的黑胶小丸,遍布女侠可能的落脚之处的胶
丸被踩之后粘性非常,是以苏若云虽然不会被完全困住,可再想凌空一跃便是数
尺一丈是断然不用想了。

  「哈哈,看你还能飞到哪里去!」庄智渊扬手又甩出一物直取苏若云面门,
女侠已经无法再跳,便连侧身闪避也是相当困难,但这暗器却在离女侠鼻尖一尺
多远处啪的一声爆开,却是放出耀眼的白光,将整个庭院照得通明如昼,首当其
冲的苏若云自然被闪得双目刺痛,完全无法视物!

  即便如此,庄智渊依然没有敢于近身去攻击这几乎完全失去了还击能力的女
侠,而是趁着女侠双目被刺的一个呼吸间再次弹出一条灵蛇飞索,将苏若云几乎
被粘在地上的两条玉腿紧紧地缠绕在了一起!此刻,女侠禁闭的双目中不禁缓缓
地流出了两行清泪,一半是被强光刺目的本能反应,也有一半是为了自己几次努
力挣扎却被敌人层出不穷的手段约束到逐渐丧失活动能力的悲伤。一直奋力咬住
黑龙鞭握把的银牙一松,紧紧缠在上身的软鞭也松了许多,但依然搭落在女侠的
肩膀上。

  庄智渊见女侠上身的捆绑松开,倒是吓了一跳,但见她双臂依然无力地垂下,
猜到是被点了穴道,这才小心翼翼地循着手中的索链靠了近来,见女侠整个曼妙
凹凸的身材被软鞭和索链横七竖八地捆缚着,终于是放下心来。

  「在下庄智渊,终于有机会请到苏女侠,不胜荣幸啊!」说着,整个穿着黑
袍的身体如八爪鱼一样从背后贴上了苏若云不住扭动的娇躯,却不全是为了轻薄
这被缚的女侠,两手从女侠大腿外侧滑上,拂过那丰隆圆润的翘臀,扫过纤细婀
娜的腰肢,一直到捏住那依然被软鞭松松垮垮缠住的傲然挺立的双乳,却是接连
封住了女侠身上十余处大穴!

  淫贼双手刚握住了苏若云的双峰,便觉得沉甸甸的乳量非凡,却又丝毫没有
下坠之感,十指一勾将两团美肉紧紧攥住,引得怀中女侠鼻中「嗯啊」地一声闷
哼。

  「苏女侠果然有胸怀!这一对奶子还没被男人抓捏过吧!」说着男人把身体
的重心进一步前倾,高大的身子几乎都压在了女侠的肩头,同时向前伸头,把自
己的脸紧贴在了女侠白皙得发冷的秀面之上轻轻地上下磨蹭着。同时运动着的不
只是脸,两腿也是开立将女侠紧紧缚在一起的双腿夹在中间,用已经硬挺起来的
阳具隔着两人的衣裤顶向了女侠紧绷的丰臀。

  「呃……」苏若云发出了一声满含羞耻的痛苦闷哼,却完全不能表达出此时
的窘迫和屈辱,由于身高的差距,男人巨大坚硬的阳具虽然是龟头朝下的方向,
却几乎整条都陷在女侠两瓣肉球之间的的深深臀沟里,虽然隔着几层布料,那惊
人的触感和滚烫的温度依然让女侠面红耳赤。更不用说随着庄智渊身子的慢慢压
迫和蹭动,那怒龙一样的家什时不时还会有力的跳动!

  「庄先生,擒住这小妞了?!」二楼传来彭春柳的声音,「恭喜庄先生!」

  「多亏彭大人的妙计,制住了这苏女侠的双臂,我才能手到擒来!」与蔡庆
扬不同,庄智渊和彭春柳颇有互相欣赏和敬畏,是以两人一问一答都很是客气,
「彭大人,这苏女侠身上果然相当有料,这一对奶子怕是比那峨眉萧峥也小不了
多少!」

  这边庄智渊一边答话,一边手上不停地蹂躏着女侠的双乳,但无论如何抓捏,
只要微微一松,极好的弹性立刻便会恢复完美的梨形。淫贼感觉到女侠的面庞已
经从最初的冰凉变得略微有些发烫,显然是自己的猥亵已经让这未经人事的少女
心湖大乱。得意之下,庄智渊竟然伸出舌头从女侠的下颌一直舔到了眼角!光洁
嫩滑的的少女肌肤如吹弹可破的煮熟蛋白,猝然受辱带来女侠的一阵痉挛,又仿
佛微风拂过宁静的深潭。

  此刻,彭春柳已经搀扶着受伤的蔡庆扬走下楼来,庄智渊丝毫不以为意,湿
滑黏腻的舌头依然在女侠秀美无双的脸上涂抹着口水,此刻的庄智渊便如同贪婪
的野兽又哪里有半分渊渟岳峙的公子气息?

  「庄先生,蔡大人伤得不轻,此处不可久留,先上车将这小妞带走可好!」

  庄智渊也知道在这客栈人多眼杂,虽然大多数住客都慑于江湖人的威势不敢
多管闲事,却也都在扒着窗户偷偷观瞧。若不是担心华山二子有可能会意识到上
当而折返回来,千机公子还真想就在这庭院中众目睽睽之下对这梦寐以求许久的
武林第一美女做更进一步的淫辱,这种有观众的巨大成就感对一个淫贼来说无疑
是非同一般的刺激,对失手被擒的女侠也是刻骨铭心的羞辱。

  「苏女侠,今天暂且不在这里对你公开处刑了,我保证以后一定找个机会在
大庭广众之下让你撅着屁股被肏到浪叫!」

  说着庄智渊用力地在女侠禁闭的双唇之上啯了一下,然后将羞愤得面红耳赤
的女侠横身抱起,随着彭蔡二人大摇大摆地走出了院子,满院子的人又有哪个不
睁眼睛的敢阻拦一二?都只是暗自遗憾没能看到那被掳走的女子肌肤是否会像腿
上的衬裤一样月白光洁。

  一辆大车停在客栈外的拐角,驾车的见众人鱼贯而出,便赶马过来迎接。彭
春柳先扶着蔡庆扬上了车,高大的庄智渊抱着几乎全身都直挺挺不能活动的女侠
跟在后边,正在等里边安顿受伤的蔡庆扬,淫贼的手便在苏若云曲线窈窕的腰间
抓捏起来,引得苏若云高声斥骂,女侠婉转清亮的声音在夜空中远远传开去。

  「苏女侠别这么大脾气,留着些气力一会到床上再叫吧!」

  「呸,淫贼,你不得好死……」

  「哈哈,牡丹花下死算不算啊!苏女侠这腰身和屁股真是起伏动人,就是累
死在女侠的身上我也认了啊!」说着顺手点了女侠的哑穴,苏若云无奈地只能用
鼻中的嗯嗯声来表达愤怒。

  就在淫贼大笑着准备抱着这名满天下的女侠上车时,异变陡生,那拉车的马
不知被什么暗器击中,突然暴起狂奔,拉着大车在夜色中狂奔起来!那驾车的尽
力拉扯缰绳也没能让车停下,直接把车里本就受伤颇重的蔡庆扬颠簸得痛晕了过
去!待彭春柳从飞奔的车上一跃而下时,车已经跑出去十来丈远。

  庄智渊是何等人物,立刻知道有人伏在暗中出手,但他根本不想着找出对手
来还击,此刻他怀抱着自己觊觎数年的美貌女侠,又怎么肯轻易松手?也不去管
那彭蔡二人,便抱着动弹不得的女侠发足狂奔。

  但千机公子本身就不以轻功见长,又在怀中抱着心心念念的佳人更是快不起
来,才跑几步便感到身后风声有异,竟是有人挥舞长剑破空刺来!

  这庄智渊在外边与人交手时满身的本领有八成半都在一双袖子里,此刻要么
放下怀中的女俘虏回身与来人一战,要么紧跑两步赶到彭春柳身边寻他庇佑。怀
中的女侠刚刚隔着衣服摸了几下奶子蹭了几下屁股沟,自然舍不得放下,本能的
反应自然是选了后者,却见到前方闪出一条人影与彭春柳交上了手!

  这庄智渊也是反应机变,心知伏击者必然是与这苏若云大有干系之人,于是
飞奔中突然转身站定,同时右臂一沉将怀中被缚的女侠双腿放下,左臂却依然穿
过女侠的肋下搂着她饱满的前胸将其挡在了自己身前!

  那身后追袭之人脚下身法本来快过这负重的淫贼,没两步便追到一剑之隔,
此刻见这淫贼转身以苏若云为质,倒也在意料之中,也不多言,腾身跃起手中宝
剑便朝淫贼的头顶面门攻去。

  庄智渊转过身来才见到面前这人,一身紧绷合体的深蓝色劲装包裹着一具曼
妙玲珑的诱人身体,一对双峰分外显眼,秀发在脑后随便地束了一个马尾,白净
冷傲的面容上一对星眸闪着寒光,竟然是当时在湖州曾经被自己擒住过却又被铁
罗汉强行索走的女捕快萧峥!

  「女捕快?!」之前在湖州时,庄智渊用暗器击伤六扇门好手于烈,又将这
女捕快掳走大肆亵玩,若不是方白羽和铁罗汉前后出现搅局,这拥有一对傲人大
奶的冷面飞鹰已经是他口中的美味了,时隔多日,竟然又在此处遇见,面对这曾
经的手下败将,千机公子自然胸有成竹。

  萧峥自从与洛九在落霞岛脱困后,洛九去了东南沿海协助师父聂云平抵抗北
韩和瀛寇的侵袭,女捕快便回了湖州六扇门。到此时弥勒宗得了北韩皇封,在南
郑频繁地活动,整个南郑六扇门便把缉捕弥勒宗当成了头等大事。萧峥便是跟随
弥勒宗贼人的踪迹寻到了苏州,偷听到了彭春柳等人的计划。但女捕快不知华山
三子住处,待她远远尾随弥勒宗的人来到此处时,刘清已经被假扮苏礼的彭春柳
调开,冷面飞鹰追上他又费了半天口舌才让小胖子相信自己。此时客栈中的苏若
云已经被庄智渊擒住,于是两人果断出手,萧峥拦下庄智渊,刘清缠住了彭春柳。

  本来庄智渊打算以怀中的苏若云为质来胁迫对手,却见对面是这曾经被自己
擒住的萧峥,他自信凭借身上的暗器依然可以制服这个大胸的女捕快,甚至在他
将怀中被点中穴道动弹不得的苏若云放下的一瞬间,他已经在头脑中勾画苏若云
和萧峥两人同时撅着屁股跪伏在自己身前的美妙景象了。

  「本公子上次被那铁罗汉坏了好事,想不到这次你居然自己又送上门来!是
不是那秃驴把你肏爽了,现在小屄又痒了满世界找男人的鸡巴啊?」嘴里调笑着,
手上却不怠慢,出手便是一把抓向萧峥的丰满双峰!

  萧峥这半年多来屡次被各种敌人擒住凌辱,一对出众的乳房更是不断地被重
点玩弄,此时已经更为鼓胀到几乎有些夸张,为了行动方便,女捕快不得不将其
用布带紧紧地缠了又缠,却依然是呼之欲出。此时这淫贼出手便是袭胸,女捕快
又羞又怒,叫了一声「淫贼看剑!」反手一剑削向庄智渊的禄山之爪,淫贼却不
闪避,左臂一横,竟是用手臂硬格向了萧峥的宝剑!

  萧峥明知必有蹊跷,但电光火石间也来不及撤剑,宝剑的剑锋正中庄智渊的
左臂,却是一声脆响,显然这淫贼袖中藏有金铁一类的护臂。待女捕快要回剑之
时,随即便感到一股巨大的吸力让自己几乎无法握住剑柄,这庄智渊竟是用磁石
打造了一支护臂!

  总算萧峥在剑上也有十几年的功夫,惊急之下也还是紧紧握住了宝剑,但接
下来女捕快再三进招无论是劈是刺,那庄智渊都伸左臂去格挡,巨大的磁力让萧
峥的宝剑每每偏离预想的轨迹。若是一年前的萧峥,此时一定会坚决力斗到分出
胜负,但这半年多的遭遇让女捕快的临敌经验大为增长,此时见势不好,竟是虚
晃一剑纵身后撤。

  庄智渊也没料到萧峥会转身就逃,待到他袖中飞索弹出之时,女捕快已经离
开自己两丈有余。冷面飞鹰的轻身功夫颇为伶俐,庄智渊又挂怀着脚下的苏若云,
略一思虑便也不去追赶。再看十几丈之外,一个矮胖男子与彭春柳战在一处,庄
智渊无暇分辨谁占据上风,抱起地下的苏若云扛在肩上,选了一条无人的巷子便
跑了进去。

  萧峥见庄智渊不追自己,而是带走了被紧紧捆绑的苏若云,一咬牙便跟着追
了下去。女捕快明知自己未必能胜得了这淫贼,却又不甘心就任其将苏若云掳走,
于是始终保持着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既让淫贼的暗器不能伤到自己,又依靠高
出淫贼一筹的轻身功夫保持不把他跟丢。三个人两前一后便这样在苏州城里玩起
了猫鼠追逐!

  庄智渊的脚程本就不快,再扛着苏若云更是难以摆脱萧峥的跟随,期间他两
次将苏若云放下,回身向女捕快挑战,那萧峥却仗着轻身功夫避之,待庄智渊回
身时便又继续跟随在十来丈远处,把个淫贼气得火冒三丈。

  「女捕快,你要是有本事就过来抓本公子,你这一直跟着我算是怎么回事?」

  「淫贼,你放了苏女侠,我就放你一条生路!」萧峥远远地答话。

  「你这么紧追不舍,莫非是想看看本公子如何肏弄武林第一美人?也好,我
便让你这个大奶子小骚货开开眼。」说着,右手搂紧了苏若云从他肩上垂落的双
腿,左手啪地一下拍在了女侠圆润的臀丘上发力揉捏起来。

  虽然远隔十丈,但萧峥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到这淫贼的举动,苏若云被点住穴
道的双腿笔直挺拔,一对隆臀在索链的缠绕之下便如夜色中的满月一般突出,又
在男人的抓捏之下不断凹进复又弹起,尽显诱人的灵动,便是萧峥这般火辣的身
材,也自叹不如。

  苏若云虽然极度厌恶这被凌辱的感觉,但苦于周身多处穴道被制,既不能挣
扎闪避,也无法开口咒骂亦或是呻吟。女侠早已经看清眼下的局势,这个女捕快
轻身功夫略胜淫贼一筹,想逃走或者想尾随都在她一念之间,淫贼都拿她没办法;
但听两人对话这女捕快曾经被淫贼擒住过,是以她十分忌惮庄智渊身上的各种歹
毒暗器不敢近身,却又不肯就此放任自己被这淫贼掳走。苏若云心头涌上一股暖
流,这女捕快武功虽然没有自己高明,但这一份热忱已经足够值得尊敬。但自己
的武功高明又有何用,还不是被敌人擒住随意的抓捏着屁股?

  「淫贼,你别得意,华山派和丐帮的弟子还有苏州的六扇门都在行动,你别
指望可以为所欲为!」萧峥说着,在腰间取出一只精小的铜哨子,凑到唇边「呜
呜」地吹了两声,尖利的声音在夜空中远远地传开去。「六扇门的同道听到声音
便会赶过来,你就等着束手就擒吧!」

  庄智渊倒也见过六扇门捕快所用的联络哨子,暗叫麻烦,这一个女捕快倒是
无法奈何自己,但被她盯住无法脱身又该如何是好?真要是再来一群捕快围住自
己,那就更难把肩上这武林第一美人带走了,看起来必须尽快摆脱这个局面才好。

  想到这里,千机公子从袖中抖出一支半尺多长的短箭,将箭尖在空中虚划着
圈子一点一点移向苏若云的屁股,「女捕快!想让我束手就擒?别做梦了,倒是
你该乖乖的做本公子的俘虏!」说话间短箭的尖端已经几乎点到了苏若云的两腿
之间,「你马上放下剑,爬到本公子身边来!不然,本公子手里的短箭正好有一
根鸡巴这么长,今天我就拿它给苏女侠开苞!」

  「呸!淫贼休想骗人,你会舍得伤害苏女侠这样的美人?」萧峥倒是稍稍靠
近了两丈,但是手中的宝剑依然握得紧紧,算准了庄智渊根本不会伤害他还未曾
染指的苏若云,萧峥自然不会弃剑投降,而是试图靠近一些看看能否趁着这淫贼
凌辱苏若云之时找到偷袭的机会,同时也提防着淫贼真的狗急跳墙伤害苏若云。

  庄智渊此时颇有些骑虎难下,正如萧峥说的,他哪会真舍得伤害苏若云?自
从两年前他惊鸿一瞥目睹了苏若云的美貌,便一直心心念念希望能有机会将这武
林第一美女按在身下恣意亵玩,此刻已经将苏若云擒住,才只是隔着衣裤摸了几
下屁股和奶子,又怎么会让一根短箭来代替自己的鸡巴?但被这女捕快一语道破,
自己又该如何是好?

  略一迟疑,淫贼手中的短箭极其锋利,竟是已经刺破了苏若云两腿间的裤子!

  「嗤啦」一下,虽然没有任何撕扯,本就颇为紧身的衬裤布料却被来自苏若
云丰隆肥美屁股本身释放的弹力涨裂出了一条开口,露出了里面薄如蝉翼的白色
丝绸亵裤!

  对于做久了淫贼的人,这布帛撕裂的声音无异于人间天籁,更何况这肩上被
扛着的是苏若云这样名动天下的美貌女侠,庄智渊此刻已经停不下手,短箭再轻
轻向前探出,便点在了女侠菊蕾之外的亵裤之上。这淫贼尚有分寸,苏若云饱满
的阴阜和肥厚的两瓣阴唇把亵裤撑得紧绷,若是加之以锋刃,难免伤及女侠娇嫩
的阴部,也就这后庭之处才因为臀丘的圆润才让贴身的亵裤中出现了一道狭小的
空间。

  「来来,女捕快,给你看看我怎么玩苏女侠的屁眼!」说着,庄智渊手中的
短箭微微一探,亵裤便破开一个可以伸入手指的洞,淫贼手指一拨,短箭回到袖
中,一根手指便点到了女侠的菊门褶皱之中。

  苏若云虽然腿上多处穴道被制,但并非是所有感觉全失,下体衬裤亵裤被撕
裂已经让女侠深深感受到夜色的凉,而此刻异物在自己紧要之处正探索着试图撑
开柔嫩的肉壁深入进去,更是让她体会到了什么是无助的惊恐。可惜口不能言身
不能扭,唯有调动肛周的肌肉尽力紧缩,试图拒地于国门之外。

  此时的萧峥已经缓缓地将与庄智渊的距离拉近到了五丈左右,这依然是一个
相对安全的选择,淫贼的各种暗器都无法威胁到女捕快,自然,不善暗器的萧峥
也没有办法阻止淫贼继续凌辱被捆绑成一条的苏若云。

  庄智渊稍微用力,便粉碎了苏若云毫无意义的抵抗,将手指的两个指节插进
了女侠的谷道,温润的触感和紧紧的包裹让淫贼爱不释手,侵犯这名动天下的女
侠带来的成就感更是非比寻常,但他一直没有忘记此时自己更该关注的是对面的
萧峥。眼看女捕快离自己越来越近,他已经开始思虑该如何出其不意甩出各种暗
器来将这不依不饶的女捕快一举成擒了。

  但萧峥却没再继续前进,女捕快的眼光和经验都已经今非昔比,胸中依然热
血,但是行动更加谨慎了许多。「庄智渊!你有本事就在此地行那无耻之事,反
正我们的人很快就会赶到,到时候看你还能逃到哪里去!好歹我们也能救得苏女
侠的性命!」

  「本公子又不会要了苏女侠的性命,只不过想让她尝尝欲仙欲死的滋味罢了!」

  这淫贼见女捕快不再继续靠近,而是相当戒备地蓄势待发,也生怕对方会有
人后续跟进,于是一边说着一边又开始计算逃走的线路,但嘴上还是叫嚣着,
「你这做捕快的,就眼看着我在这大街上肏屄吧!」

  「苏女侠既然已经被你擒住,我们能救得她的清白自然最好,若是被你这狗
贼占了便宜,苏女侠也只当是被恶狗咬了一口便是,我们救下她之后,日后她自
会亲手杀你报仇。」萧峥多次的被擒,对女子失身受辱一事虽然极是愤恨,却逐
渐有了些许豁达的味道,一边说着,又再次吹响了传讯的铜哨。而事实上萧峥也
是刚刚到了苏州,并没有什么苏州六扇门与她协同,不过是虚张声势震慑淫贼罢
了,当然,她也隐隐期待着小胖子刘清可以在击败彭春柳之后可以赶过来支援自
己。

  庄智渊见以这女捕快把事情理得通透,自己倒还真不敢就在此处便挺鸡巴去
真刀真枪地肏弄苏若云的小穴,这武林第一美人的身体如此销魂,真要是当着这
女捕快的面抱着这自己垂涎了数年的美肉抽插起来,到时候欲仙欲死的就是自己
了,一个如此精明冷静的敌人在旁饲望,那无异于把性命交给了人家。既然以此
为质行不通,倒不如马上再想别的手段。

  千机公子能在器具机括一道冠绝天下,头脑自然极是灵光,转念之间便有打
算。只见他意犹未尽地抽出了在苏若云菊门之中享受着紧致的手指,顺手在女侠
胯下摸了一把那黝黑浓密的耻毛,看起来似要转而蹂躏女侠的蜜穴一般,却突然
抖手向着萧峥打出一波暗器。这其中用机簧弹射的袖箭一类暗器力道甚大,直飞
四五丈远依然颇具威势,萧峥不得不向侧后方急闪,那淫贼却借此机会扛着苏若
云转身发足狂奔去了。

  萧峥见庄智渊再逃,心知淫贼必定另有打算,却也不得不再度跟缀其后,保
持着七八丈远的距离,沿着这条小街追下去,却见那淫贼扛着苏若云拐进了一条
更狭窄的小巷子去了。此刻已经是深夜,幽黑的深巷无疑于对江湖人颇为凶险的
密林,尤其对手是满身暗器的千机公子,女捕快不敢大意,没有直接追入小巷,
而是足尖点地后提气纵身跃上了巷口斜对面的一堵院墙,借着昏暗的月光,看到
庄智渊并没有在巷口埋伏自己,而是扛着苏若云翻墙而入,冲进了一户独门的小
院。

  「不好!这淫贼进了民宅!」萧峥立刻意识到庄智渊的企图,这淫贼见用苏
若云作人质无法威胁自己,又或是怕在凌辱苏若云时过于沉迷让自己有机可乘,
现在随便闯进了一家小门小户的民宅,势必是要以无辜的房中主人为人质来胁迫
自己!

  果不其然,萧峥刚如鹰枭一般在几处院墙连点几下后落在小院之中,房中已
经传出了庄智渊得意的狂笑。「女捕快,乖乖地进房来吧!哈哈哈!」

  这院子甚是狭小,院墙都只是半截土坯,没有门房也没有厢房,只两间低矮
的正房,预计其中最多不过住得三口人。想来庄智渊也是贪图这家既容易破门而
入,也更容易制住家中主人,才选了这家。

  萧峥知道,即便是家中有一老一少两个健壮男子,只要没碰巧练过功夫,以
庄智渊的武功手段,突然出手制住他们也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现在他得意地
发笑唤自己进房,显然是已经控制了房中的局面。自己料定这淫贼不会舍得坏了
苏若云的性命,又不敢在自己面前肆无忌惮地贱淫女侠,但若是这户中的普通百
姓,这淫贼便未必把人家的性命放在心上了!问题就是,淫贼为了达到目的可以
草菅人命,那自己也能做到吗?

  房中灯光亮起,再次传出了庄智渊的呼喝:「女捕快,这房中有一对老夫妇,
老头儿已经被我点倒,这老婆子又老又瘦,跟你们两位女侠比起来实在让本公子
看不下去,要不然我一支袖箭送她归西如何?」

  「庄智渊你这个畜生!你如此伤及无辜,简直猪狗不如!」萧峥知道自己一
旦进入房中,即便是淫贼不出手偷袭自己,在对方手握人质的情势之下,自己也
难有胜算,势必是和苏若云一同落入敌手。现在当务之急便是尽量拖延时间,希
望刘清或者其他人可以尽快寻觅到此,想到这里,女捕快从怀中摸出一枚六扇门
的号炮点燃,一个巨大的红色光环在夜空闪现。

  「你发号炮也没有用,我先当着你这捕快的面杀了这碍眼的老虔婆,看看你
有什么脸面跟苏州六扇门的人解释!」说着,庄智渊高大的身影投在窗口,手中
依稀可见拎着一个不住发抖的瘦小身体,想来是那不走运的老妇。

  萧峥紧紧攥着手里的宝剑站在院中,想到此刻要是自己转身逃走,那庄智渊
的轻功定然无法追得上,而自己要是逃走,这两位老人也便失去了人质的意义,
那淫贼便没有杀人的必要了。自己只要在附近隐藏下来,依然可以继续跟踪这个
淫贼,可那样的话,苏若云势必会被这淫贼多蹂躏一段时间。心念至此,女捕快
并没有过多的犹豫,在华山女侠的清白和两个无辜老人的性命之间萧峥理所当然
地选择了后者。

  但就在萧峥刚将自己的身体倒飞至小院低矮的墙坯上,屋子里传出一声惨叫,
随后一物破窗飞出,竟是那老妇被庄智渊用短刀斩断了的半截手臂!「女捕快,
我数到三,再不乖乖进来,这老婆子断的就不是胳膊而是脖子了!」「这位大爷,
饶命啊!」却是那被点倒的老汉在哀声求饶。

  萧峥站在半人高的矮墙上,笔直的双腿如钉般一动不动,隆臀纤腰和鼓胀的
双乳勾勒出曼妙的身材曲线,但握住宝剑的手却微微发抖,冷峻的脸上亦是秀眉
紧蹙。没料到这淫贼出手如此很辣迅决,此时这老妇必然大量流血,若不及时救
治怕是难以活命了。

  「畜生,你不得好死……」一边咒骂,萧峥扔掉了手中的宝剑,迈下了矮墙,
之后拖着沉重的脚步走进了屋内。并不宽敞的房间内,被捆绑成一条的苏若云躺
在墙角,正用充满着歉意的目光看着自己,那被点了穴道的老汉坐在地上,后背
靠着床沿,手臂向前伸着却不能动弹分毫,眼里全是惊恐和无助,而庄智渊手中
提着的老妇,则已经是昏了过去。

  「哈哈,早这样就对了嘛!何苦连累这无辜的老人家跟着受苦!」庄智渊得
意地笑道:「转过身去,两手举高靠着墙站好!把你那大奶子紧贴着墙!」

  萧峥却没有听从淫贼的指令,而是伸手指向那老妇,「先给她包扎伤口!」

  庄智渊喝道:「靠墙站好!不知道谁说了算吗!」

  萧峥的目光从老妇滴血的手腕上移到庄智渊邪气凛然的脸,缓缓地分开双臂,
将两手举到了两耳高,「先给她止血吧,我既然进来了,便不会反抗的。」口气
渐低,已近哀求。看见庄智渊满意地点了老妇上臂的穴道,终是慢慢地闭上了眼
睛,转身向墙壁走去。

  最先触到墙壁的是足尖,因为走得足够慢,轻轻一碰便已然停下脚步,随着
不可避免的,一对丰乳顶在了墙上,女捕快无声地叹了口气,微微低头,将额头
贴上了冰冷的墙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81946/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