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废土荡妇淫游记(辐射安科)】(3——世纪冰封录)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老孙爱看书
2021年9月1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ID:暗鸦   首发网址:Pixiv
字数:21138

  (本文考虑到叙事手法和个人喜好,以及安科作品的特性,针对辐射4原本的
故事结构和人物安排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细骰改写,包括但不限于四大阵营和各种
环境细设。例如本章中的111号避难所在游戏内只有一层,这毫无疑问是不现实的,
因此我在这里将111号避难所详细划分为:1层外务层,主要负责外部数据采集、避
难所主通道安保、消毒防护系统;B1层避难所大厅,配置了食堂、大厅、娱乐区等
公共设施环境;B2层冷冻区,配置了避难所居民的冷冻仓和监测设备;B3层勤务人
员居住区,是安保人员、后勤人员的居住生活环境,同时兼顾了生活物资、安保物
资的存储;B4层是避难所科技实验室区域,主要由艾伯特博士带领,和避难所科技
公司远程协调,监控111号避难所居民冰冻试验的各项参数,同时科学家们也在这
一层内居住、进行实验、储存设备与物资;B5层是避难所设备区,负责维持电力供
应、空气净化、水体循环、辐射清除等功能。)

  刚刚欢愉了半场的诺拉离开了医务室,顺着标牌和安保人员的指引,来到了
B1层的避难所大厅中。刚刚逃过大劫的人们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小声交流,几位
男士甚至已经乐观到开始在圆桌上打起了牌局,还有几位正嘬饮着避难所科技发
放的营养膏。诺拉环顾四周,发现了除了庇护山庄的邻里,还有康科德和列克星
敦的几位熟面孔,却并没有发现奈特和尚恩的身影,便随便找了个无人的安静角
落,从口袋里翻出小化妆镜,给自己稍微补了补妆容。

  聚在大厅里的男士们看到诺拉,有的吹起了口哨,有的跃跃欲试想上来搭讪
一番,有的正忙着和同桌打听这位美人的过往。只有庇护山庄的邻里们,要么是
家业有成主母在旁被拧住了后腰,要么是年老体迈力不从心只敢心里妄想,要么
是早就被奈特警告过不敢妄动。终于,围坐在牌桌边的几位男士一阵喧哗,其中
一位年轻精壮的小伙子跃跃欲试地站了出来,走向诺拉。

  「您好,可爱的女士,我能有幸和你聊两句么?」

  诺拉抬头一看,走过来和自己搭讪的是一位穿着棒球马甲的小伙子,她认得
他,他是列克星敦棒球队的击球手,好像叫罗伯特·凯恩来着。诺拉优雅地把化
妆镜压在了手下,左手叠放在上面,轻笑着回应道:「这位先生,撩拨一位已婚
女士,特别是她的丈夫和孩子还在附近的话,未免有点不太妥当吧。」说罢,她
轻轻招摇了下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熠熠生辉。何况,这里还有这么多人。
只不过这个念头仅在诺拉心里一闪而过。

  凯恩挠了挠头,讪讪地笑了笑,嘴里嘟囔了几句走回了牌桌,一屁股坐在椅
子上承受周围同伴的打趣。诺拉看了他们一眼,无奈地笑了笑就扭过了头,正好
看到抱着尚恩正四处张望的奈特,「老公!这里这里!」诺拉站起了身摇着手臂
呼喊起奈特,而奈特看到以后连忙抱着尚恩靠拢了过来,脸上带着一丝尴尬和紧
张。

  诺拉从奈特手里接过了尚恩,搂着他逗弄安抚着,「乖乖哦,小尚恩,嘻嘻
嘻,刚才检查的时候有没有哭哭闹闹啊?」而奈特看着咯咯笑的尚恩和一脸慈爱
的诺拉,也忍不住松了口气,却没发现诺拉的余光一直瞥着他。

  眼神游离、双颊紧绷的奈特犹豫了半天,似乎是想说些什么,而逗弄尚恩的
诺拉却没有任何表示。「诺拉,我想,和你说个事情。」许久之后,奈特终于还
是有点忍不住,抬起头对上了诺拉的双眼。诺拉略带埋怨地翻了他一眼,「又怎
么了,奈特?」

  「那个,刚才,在做辐射检查的时候……」

  「嗯哼?」

  「我……」

  奈特还没说完,大厅内的广播突然播放起了避难所监督的讲话:「请所有避
难所居民,遵从引导,保持秩序,陆续进入B2层的避难所居住区。我们会为各位
准备好避难所制服,请各位按照男性A1入口,女性A2入口的次序进入更衣室,婴
儿请跟随父母性别随行,我们随后会根据名牌编号将各位的衣物和行李统一放置
……」

  诺拉没有等奈特继续说下去,而是把尚恩递进了奈特的怀里,踮起脚尖轻轻
吻了奈特一下,随后挥挥手眨眨眼转身而去,「老公,换好衣服再说吧,记得照
顾好尚恩哦~ 」看着青春俏皮的诺拉,奈特耸耸肩,无奈地笑了笑,抱着尚恩跟
随着人群慢慢走进了换衣间。

  在门口的保安处领到了111号避难所紧身衣和名牌的诺拉跟随着女性人流进入
了更衣室,找了个没什么人的走道更换起了自己的衣物。充满弹性的紧身衣吸附
在自己的腰肢上,纤细的长腿勾勒出了优美的曲线,娇挺浑圆的翘臀被紧紧包裹
在乳胶下,连臀沟都更加明显了。该死,这衣服也太显身材了吧!诺拉一边暗恨
一边开始拉拉链。

  为了方便整体贴合身体,尽可能发挥出避难所紧身衣本身对皮肤的防护性能
和保水作用,避难所紧身衣内部是不允许穿着内衣的,在会阴部纵向设计了一个
L字型小开口并配有拉链,方便穿着者排泄。可能因为是混血儿,诺拉的阴唇周
围并没有长着阴毛,只有小腹有一撮自己精心打理过的。诺拉试了试拉链,自己
的阴毛并不会被夹住,谢天谢地,万一哪天上卫生间被卡住那可太尴尬了。而耳
边时不时传来的惊呼声,想必是其他女性被夹住时发出的吧,她忍不住在心里偷
笑。

  胸口的拉链一直可以拉到脖颈,脖子、手腕部位都紧紧地贴合在了身体上避
免进出气,想必是为了安全防护考虑的设计。在领制服的时候一共分发了两套,
诺拉拿了自带鞋子的那一套,因为考虑到穿着紧身衣去穿高跟鞋可能会不合脚,
结果……

  「嗒嗒嗒嗒嗒」诺拉对着走道尽头的落地镜反复试了几个姿势,细跟高跟鞋
底踏在地上的声音噔噔作响,「总感觉走路不是特别方便的样子……」诺拉万万
没想到,他们所说的自带鞋子竟然是高跟鞋,幸好诺拉在此方面已是身经百战,
试了一下脚就行动自如了。

  「只不过,这个前面和后面,啧,他们为什么要设计得这么轻薄啊,这样的
衣服真的能防护的好么?」诺拉一边抱怨着一边抚了抚胸口和屁股,自己两瓣臀
瓣上下搓动就摇出一阵臀浪,而胸口则完美地贴在了娇乳上,因为紧身衣惊人的
弹性和塑性,不仅托起了自己的乳房,还将其呈现出了最真实的造型。仅仅这样
也就算了,他们竟然没有在胸部的尖端设计任何乳贴之类的防护措施,诺拉现在
感觉自己轻轻摇晃肩头,乳头都会和紧身衣的内衬摩擦起来,乳头的形状直接凸
了出来,就像是激凸了一样。要不是内衬的质感相当柔滑,乳头除了微微的刺激
以外并不会感到任何不适,以及深蓝色的色调并不容易看出凸起点,想必诺拉此
刻的处境只会更狼狈。可是,阴阜部的设计就没这么安定了。因为会阴部是自脖
颈而下的一整条黄色底色材质,所以紧紧卡在阴唇唇瓣间的紧身衣形成了丰腴的
骆驼趾形状,格外引人注目。对着镜子看的诺拉情不自禁地捂住了羞红的脸。

  「下三滥医生,油腻监督,这么透的高跟鞋避难所紧身衣,我真怀疑避难所
科技这群人究竟是抱着什么目的设计的避难所。」诺拉叹了口气,双手叉腰扭了
扭肩膀看看自己的身材,又轻轻勾起腿手扶着下巴拜了个魅惑的姿势对着落地镜
微微一笑,虽然嘴上抱怨着,但是自己的美还是不能打折扣的,不是么?事已至
此,只能因地制宜了,希望艾伯特那家伙能多挂念自己几番吧,那样的学院派腐
儒要是没见过什么世面就好……

  穿着完毕的诺拉把自己原本的衣物锁进了柜子里,和其他女士一样反手把名
牌挂在了手上,扭着猫步走出了换衣间。

  更衣室外面是男女汇合的走廊,沿着走廊两侧是一排排的滑门和背后的房间,
整个B2层似乎都是由这样不大不小的房间组成的。诺拉在门口依据自己的名牌换
到了一张写有自己房间的卡牌,「7区C7舱,嗯好像有点奇怪啊?」诺拉一边对着
卡牌,一边抬头看着墙上的门牌,七拐八转总算找到了房间。滑门打开,奈特和
尚恩已经在里面等着自己了,一位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还在和奈特攀谈,而他们
两旁却是两排椭圆形的舱体?舱体?

  诺拉有点摸不着头脑,就凑到奈特身边想询问一二,结果一看和奈特聊的正
开心的白大褂工作人员,这不正是刚才和自己偷偷来了一炮的艾伯特么?诺拉心
里顿时戒备了起来,默默揣测他的来意。

  「所以说,奈特先生,我们避难所科技公司的消毒舱是非常安全且经受过实
战考验的,想必当时在战场上你也见过被抢救下来以后用消毒舱转运的同僚,对
吧。」艾伯特博士一边在手臂上的哔哔小子上啪嗒啪嗒的操作着,一边和奈特侃
侃而谈,而在一旁听的奈特频频点头,似乎是回想起了战场上的某些事迹。

  「在消毒舱内进行消毒减压以后,我们方才会让大家进入避难所,这是为了
根除所有附着在各位身体表面的细菌、真菌和病毒。届时,我们会一起在避难所
内度过一段漫长的岁月,各位都会在上面的开放生活区和下方的居住区活动。」

  「那我们究竟何时才能走出地面,正常生活呢?」听了这么多阐述,奈特还
是提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那个问题。

  「关于这一点,必须要承认的是,核战会在地表带来时效极长的辐射残留。
在地表的辐射完全消散,或者说降低到我们可以主动消除的程度之前,避难所不
会采取主动探索的策略。况且,解锁111号避难所的一个先决条件,就是政府或者
避难所科技公司向我们下达开放的指令。两个条件同时满足之后,我们才会对地
面释放探索部队,或者接受母公司以及政府的接收。你也是一位军人,想必清楚
这种半军事半民用设施的相关管理条例。」

  听着他俩聊天,诺拉心里又是一阵烦躁,这群男人怎么总是能在自己听不懂
的话题上津津有味地聊天啊?她鼓着嘴双臂环抱,气鼓鼓地踏着地板看着二人,
这总算是让他俩男人间的技术话题中断了。奈特看到诺拉来了,笑了笑就搂了上
来,「你的乖儿子可一点都没有哭闹哦,就是有点饿。」

  诺拉搂过尚恩,又轻轻地哼起儿歌来安抚他,重新见到了母亲的尚恩也咯咯
直笑,活力十足。诺拉一摸襁褓,在里面摸出了两张相片。她翻出来一看,一张
是在产房和尚恩的合照,母子相拥,充满了母爱的温柔;另一张则是自己在怀孕
前给奈特寄过去的裸体自拍,相片上的自己手挽着自家的小树,高抬右腿,露出
了神秘的腹下蜜源,三点尽露,浑身上下散发出娇花的魅力。诺拉白了奈特一眼,
奈特只好笑着解释了起来,「这两张照片是我在安克雷奇的时候,贴身放在胸口
庇护自己的,我也希望自己的好运能传递给尚恩。」

  听到他这么说,诺拉气便消了大半,叹了口气,说:「希望如此。」又把两
张照片塞了回去。

  「既然如此的话,还请各位避难所居民赶紧进入消毒舱体吧,我们的入住阶
段马上就要开始了。」艾伯特博士说完,就从哔哔小子上拔出了一根导线,插在
了房间内的终端机上,摁了两下键盘,房间内的冷冻舱缓缓开启。

  诺拉和奈特对视了一眼后,慢慢靠近,相互贴在一起,拥吻着彼此。短暂而
又漫长的浪漫湿吻过后,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分开。诺拉低头看着襁褓里的尚恩,
喃喃道:「我的好宝宝,你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他会的,你也是如此,我会尽一切可能保护你们。」

  经过告别之后,避难所居民们,包括奈特和诺拉,都躺进了冰冻舱内。随着
艾伯特博士的控制,冰冻舱缓缓盖上,冰冷的气息从四周攀附上了诺拉的身体。
她只感到身边一阵麻木。黑暗沿着视野的边缘侵蚀着自己的神志,渐渐地,自己
感到了困倦。而在完全合上眼帘之前,他只听到耳畔有一个陌生却又有一丝熟悉
的声音,穿透了冰冻舱,传到自己耳朵内。

  「欢迎,来到未来,我可爱的小诺拉。」

  ?年后,111号避难所,B2层7区「启动手动控制,中止冰冻休眠。」

  白茫茫的冰雾布满了自己的视野却又逐步消退,僵硬的四肢渐渐重新获得了
感觉,意识自漫长的沉睡中浮出水面,我像一个新生的孩子,又像是个历久的亡
魂。

  等等,我是谁?哦,对了,我是诺拉,诺拉·约翰逊……

  还未等诺拉回想起自己的全部,一阵喧哗声传入了她的耳朵。

  「就是这个,这边,7区C6舱。」一位穿着颇具科技感紧身衣的女性指着
奈特的消毒舱,指引着其他人走了进来。

  「打开它,这就是我们的目标。」跟随着那位女性一齐进来的是个穿着皮衣
的光头,看起来似乎更像是电影里面的佣兵或者杀手,仅仅是注视着他的背影,
都能感觉到危险的气息。

  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奈特的消毒舱突然打开了。我能听到他的咳嗽声和尚
恩的哭声,他们似乎也很安好。不过,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那个女人突然去搂
抱我的尚恩!

  「结束了么?我们现在可以进避难所了么?」奈特似乎比我更清醒,我也是
听到他的这句话才想起来我们原来是在消毒舱里等待进入避难所。

  「差不多,一切都会好转的。」那个光头用低沉的嗓音说着语焉不详的话,
而一旁的女性正尝试着抱走我的尚恩,「来吧,宝宝,来吧乖宝宝,我带你离开
这里。」

  「不,等一下,不需要你来,我抱着尚恩就好!」奈特似乎是被女人激怒了,
语气有点不耐烦,紧紧搂着尚恩不让她抱走。

  「放开那个孩子,我只说一次!」

  「我才不要把尚恩交给你!」

  此刻,充斥在诺拉眼中的,只有光头男人手上漆黑的左轮枪,以及他毫不犹
豫的射击。电光与火石像是划破天际的闪电,深深地烙在了诺拉的心里。她暂时
忘记了思考,就连得出「奈特被枪杀」这个事实都尤为困难。

  【克罗格对诺拉的态度是1d10=10,1d2=2】

  【克罗格对诺拉态度的大失败是1d10=1,战前放荡的贵妇】

  【克罗格对诺拉的好感度1d95=44】

  【诺拉对克罗格的好感度1d50=42】

  【诺拉对克罗格的情愫是1d10=7,施虐】

  「该死!把那小孩抢过来,我们走……」开完枪的光头男人并没有之前那么
镇定,似乎是枪杀的结果并不在预想之内。随性的女性搂着尚恩离开后,他靠近
了诺拉的冰冻舱,仔细打量了一下圆睁着双眼目睹了这一切的诺拉,细细端详了
一下诺拉的面庞后,淫笑着说道:「至少,我们还有备胎,这个战前的小荡妇。」

  伴随着广播的报警声,冰冷的寒气重新笼罩上了诺拉的身体。诺拉呆呆地看
着走掉的光头男人,心里却涌起了一股别样的复杂情绪。不仅仅是挚爱被杀、骨
肉被夺的痛苦,更有种种难以言表的情愫。将自己的痛苦遭遇施加于他,并且反
复鞭挞他的肉体,在他死去之前不断地折磨,却又不允许他死在其他人手中。超
越了仇恨的异样感情脉动在诺拉的胸膛中,难以被冰封所夺取。

  诺拉终究还是闭上了双目陷入沉睡,但这正是为了将凌虐的怨火蕴藏于眸间。

  ?年后,111号避难所,B2层7区似乎是意识回到了人间,又或是曾经的感官
刺激不曾消退,等到冰冷的白色封冻渐渐褪去后,这次诺拉的意识和生命反射很
快地恢复了。

  「咳咳咳咳……」一口陈年冷冻气灌入了因漫长的封冻而未曾工作的肺部,
强烈的刺激让诺拉咳嗽起来。「冰冻舱阵列遭受严重故障,所有避难所居民请立
刻疏散!」周遭都是警铃警报声,这座避难所似乎已经撑到了极限,终于将诺拉
从时间的长河中吐了出来。

  冰冻舱的盖子缓缓打开,推搡着舱门的诺拉一个不慎跌落在地。虽然意识已
经清醒,但是四肢百骸仍旧瘫软无力。趴在地上狼狈地喘息了一会以后,诺拉的
身躯渐渐在避难所紧身衣的约束下回暖,终于挣扎着爬了起来。

  「拜托!这里肯定会有释放阀的……」诺拉试着掰了一下冰冻舱的掀盖,无
果后便盯上了在边上的手控阀。她猛地一板红色的释放阀扳手,奈特的冰冻舱发
出了剧烈的警报音,随后舱盖缓缓打开。

  「快点,快点,快点!天啊!」被冰封于舱内的奈特依旧保持着临死前的愤
怒与惊愕,浑身覆盖着白霜。身体虽然并未有任何腐烂的迹象,但是心跳和呼吸
都已经停止。胸口上的血洞被冻结,而正是自己曾看到的那个光头男人伤害了他。

  「我会找到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在你的面前把他处刑,并且把我们的尚恩好
好地带回来的,我保证,奈特。」诺拉栖身上前搂住了奈特,吻在他冰冷的双唇
上,眼里噙着的泪水再难以忍耐流淌下来,一点点洒落在冰冷的舱体内。最后一
吻之后,诺拉用手背抹了抹眼圈,在奈特手上一阵摸索褪下了他的婚戒,小心翼
翼地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随后把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褪下,重新戴在了小拇指
上。做完了这一切以后,她重新板下了释放阀,目视着奈特重回冰封之中。

  等着我,奈特,等着我。诺拉闭上了双眼,愤懑的怒火和从未有过的暴虐情
绪充斥在她的心房。

  【诺拉是否要在此时进行一次存档1d2= 2,否】

  【诺拉是否要调查冰冻舱周围的情况,≤38(能动性数值:38)则进行调查
1d100=50,否】

  (诺拉此时的位置:111号避难所B2层冰冻区)

  完成了告别的诺拉扫视了一眼周围的环境,除了自己以外并没有其他人脱困,
似乎自己的邻居们都闷死在了里面。她挨个敲了敲玻璃,发现并没有任何回应,
于是只好作罢,打开滑门走出冰冻舱隔间。

  【诺拉的探索选择(上楼/ 下楼/ 同层探索)1d3= 3,同层探索】

  【诺拉有收获么?>75时有探索收获1d8812(幸运×3)= 3012=42,无】

  可能是因为冰冻许久,踩着高跟鞋的诺拉略感到脚步有点虚浮,走起路来一
扭一扭的,如同一匹翩跹的母马,摇摆着腰肢和丰臀,摸索着墙壁在灯光略有些
昏暗的B2层一间一间地搜寻着。

  「有人么?」「有没有人活着?」「有没有人在?」「就没有幸存者么?」

  诺拉沿途从7区一路摸索到了1区,又绕了回来检索了后面的8~ 20区,
总计二十个隔间,大概400个冰冻舱,没有一个人幸免。

  「为什么避难所科技公司要做这样的事……」诺拉扶着一座冷冻舱,忍不住
悲哭出声。被冰封住的居民中,有不少是与自己有过交情的,如今虽然逃过了核
弹的伤害,但是却不明不白地死在了这莫名其妙的冰冻舱里。对,诺拉已经发现
了这玩意并不是艾伯特所说的什么消毒减压舱,而是一种冰冻设备,艾伯特那个
骗子!

  通过哭泣排解了一点情绪之后,诺拉又拍拍脸,准备继续寻找线索和出去的
方法。

  【诺拉的探索选择(上楼/ 下楼)1d2= 2,下楼】

  【诺拉有收获么?>50时有探索收获1d8812(幸运×3)= 5912=71,无】

  【电梯/ 扶手楼梯/ 应急通道是否完好3d2=(221)=5,否/ 否/是】

  诺拉在整个B2层一阵摸索,找到了电梯、扶手楼梯和应急通道。其中应急通
道仍旧开启着,大门洞开,只不过灯光昏暗颜色发红。而电梯已经被人用椅子卡
住没法动弹,扶手电梯的滑门则被两根撬棍紧紧插住,显然在B2层曾经爆发过一
场冲突。诺拉一边整理着自己的发现,一边紧紧抓着应急通道的扶手往楼下走着,
高跟鞋踏在铁楼梯上的「嗒嗒」声让她自己惊悚不已,生怕有歹人埋伏在附近,
但是哪怕轻手轻脚也没办法完全抹掉声音,只好硬着头皮往下探索。幸好,似乎
是时间过去了很久,也可能是那群匪徒肃清了这里方才离开,诺拉并没有在应急
通道里遇上任何敌人。

  (诺拉此时的位置:111号避难所B3层勤务人员居住区)

  诺拉慢慢地推开应急通道的门,小心翼翼地探头扫视了几眼,B3层的走廊上
除了甩在地上的些许杂物外,并没有任何动静。她此时已经有点不太敢大大方方
地游荡在避难所里了,于是便双膝跪地,双手撑地慢慢地挪动着,像一只灵猫,
又像一只雌犬,两团娇乳坠出了完美的笋尖形,随着诺拉的挪动一抖一抖地颤动
着。而时不时停驻观察时,饱满的丰臀一阵摇晃;夹紧双腿慢慢潜行时,肥美的
牝户则被紧紧地夹出了清晰可辨的线条。若是有人站在诺拉的背后,恐怕难以抵
挡这股诱惑,必然会挺枪上前插入她勾人心魄的美尻吧。

  「B3层,勤务人员居住区,听起来好像是工作维护人员住的地方。」

  诺拉微夹双腿蹲在地上看了看头上的标志,似乎明白了这一层是什么功能。
她小心翼翼地沿着走廊慢慢地检索着,看看是否有什么线索或者可用的物件留在
这一层。员工宿舍的储物柜,被翻的一团混乱;装物资的储物箱,有的被锤子砸
烂有的被切割分开;各种书桌、冰箱、床头柜甚至是洗衣机,要么遭到了破坏要
么早就空空如也。不过在诺拉的仔细搜索下,总算在一间满是灰尘的生活用品储
物室最内的柜子底找到了些许东西。

  【诺拉找到了什么物资?1d10=10,1d2=2】

  【诺拉找寻到了很糟糕的东西,是什么?1d10=9,塑胶人造阳具】

  【阳具的尺寸1d1010=910=19cm】

  【诺拉是否收集它?>20收集1d100=37,是】

  「呃,这个是……」诺拉尽力把手伸进柜子和门的夹缝中,摸到了一个棒状
物。她抓住以后一把拔了出来,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根塑胶人造阳具。

  「怎么会是这种东西……」诺拉无语的看着手上的阳物,这根塑胶的自慰棒
大概有19cm,和奈特的尺寸相仿,比艾伯特的尺寸明显大了很多。

  长夜漫漫,奈特也已经……虽然现在我还没有那么饥渴,但是未来难保遇上
需要的时候啊!想到这里,诺拉手里攥着自慰棒反复看了看,拍了拍上面的浮灰,
还是选择了把它夹在腋下一并带走。

  【接下来诺拉要探索哪一层(B5/ B4/ B3/ B1)1d4=3,B3层】

  【诺拉有收获么?>75时有探索收获1d8812= 5812=70,无】

  诺拉在B3层反复搜寻之后,并未找到更多有价值的东西,只有一些喝剩下的
水、发霉发黑的食物和破床单破衣服。诺拉拿几块布包凑成了一个小包袱,用水
和破床单擦了擦假鸡巴上的灰,包在了包袱里背在肩上。一想到自己竟然会背着
一个自慰棒上路,诺拉忍不住颜面羞红,但是小腹莫名的火热感又让她尽可能无
视了羞怯的心。用水敷在手上拍了拍脸庞,她把紧紧拉到脖子的拉链往下扯了点,
露出了天鹅般优美的脖颈和微凸的锁骨,一点点沟壑自开胸的下缘露了出来,些
许冷风吹拂着自己的胸口,让自己憋闷了许久的小乳鸽感到了一丝轻松。

  「幸好我的尺寸适中,要是我是刚生下尚恩那会,这衣服不知道得绷成什么
样子。」诺拉拽着敞开的领口忽闪了几下让自己冷静冷静,又想到了自己的宝宝,
忍不住叹了口气。

  【接下来诺拉要探索哪一层(B5/ B4/ B1)1d3= 3,B1层】

  【诺拉有收获么?] 50时有探索收获1d8812=2912=41,无】

  诺拉看着昏暗的应急通道,咽了口口水。B3层通向B4层的应急灯已经被砸坏
了,整个楼梯向下的通道一片漆黑。人类对陌生和黑暗的恐惧让她忍不住别过了
头,抬头看了看向上的楼梯,上方的红色应急灯还在运转。

  「好吧好吧,我们先去上面看看。」诺拉像是给自己鼓劲一样自言自语着,
又踏着铁板「哒哒」地爬起楼梯来。在B3层的搜索让他的胆子稍微大了点,起
码确信这一片狼藉的地方不会有什么好东西剩下了,也不会有什么坏人驻留在这
里。不过,等走到B1层的楼梯时,诺拉还是小心翼翼地趴了下来,手脚并用像
个雌犬一样慢慢地挪上了楼梯,尽可能避免发出什么声音。

  (诺拉此时的位置:111号避难所B1层避难所大厅)

  她轻手轻脚地推开了应急通道的门,探出头去左右环顾。很好,走廊上除了
些许尸骸外,并没有什么活人。诺拉背着小包袱爬了出去,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标
牌。

  「B1层,避难所大厅,也就是我们当时休息的地方?」诺拉跪在地上抬起上
身,手指轻点唇间回忆着。避难所大厅简洁但温馨的装饰、墙壁上的挂饰和灯具
上都积累了厚厚的一层灰,诺拉慢慢在不同的分区内搜索着,可惜一无所获。散
落在各地的尸骸早已被人剥了个干净,大厅内的家具被摆成了壁垒的造型,而椅
子和沙发翻起来的底部还有些许弹孔,想必这里曾经爆发过战斗。诺拉深知自己
并没有利用地上散落的弹壳的能耐,只好继续去其他小分区搜寻。

  【诺拉有收获么?] 75时有探索收获1d8812= 8712= 99】

  【诺拉搜寻的大成功是1d10=3,避难所护甲(腿部)一把10mm手枪50发10mm
子弹】

  诺拉在食堂里一阵翻找,只发现了些许被刮到底朝天的罐头。她尝试着打开
水龙头,发现水循环仍旧是运转的,但是她并没敢喝下去。继续去娱乐区搜寻后,
她男厕所被紧紧顶住了,而并非上锁。她试着推了推,发现门轻微地晃动着。心
想有戏,她便倚靠在门上,狠狠地发力撞击起来。一次,两次,还没等到第三次,
厕所的门就「咔哒」一声被顶开了,而她迈进去一看,原来是一根腐朽的木条从
内顶住了门。而正对着门的,是一具早已化为白骨的尸骸。它的手上还抓着一把
10mm手枪,腿上则绑着一个护腿。

  「可怜的人,希望你的灵魂能在天国安好,不再卷入任何纷争中。」诺拉站
在白骨面前画了个十字,微阖双眼,嘴巴念叨了几声悼词。短暂的祷告之后,诺
拉便动手拆下了白骨身上的护腿,并绑在自己身上;从白骨紧握的手上掰下那把
10mm手枪,按照奈特生前对自己的培训,检查弹匣和保险,确认无误后别在自己
刚刚用布条做的腰带上。而翻找了一下它身上的夹层后,诺拉还找到了五十发10
mm子弹。

  「这下可算有防身的家伙了!」诺拉喜滋滋地对着镜子比划了几个持枪的姿
势,镜中的美人英姿飒爽,微笑怡人充满自信。

  这下诺拉总算敢站着行走了,她左手伏在腰间,屁股一拧一拧地迈着猫步,
像战前一样优雅妖娆地漫步在避难所大厅的红地毯上,时不时还端起手上的手枪,
踩在沙发上摆出几个pose,或妖艳动人,或风姿绰约。在自我陶醉完之后,她站
在大厅的中央,看着一片破败的景象和战乱残余的摆设,忍不住叹了口气。

  「再也不会有人围着我拍照片了。」一想到自己的过去、家庭和人际关系都
被这场该死的核战毁了,诺拉心里忍不住泛起一阵悲哀的心绪。但是一想到自己
的宝宝尚恩,她性格中坚定的母性又重新占据了主导。

  「我会找到你们的,等着我。」迈着自信的脚步,诺拉脚下的高跟鞋踩出
「嗒嗒」的响声,一路走回了应急通道。

  【接下来诺拉要探索哪一层(B4/ 1层)1d2= 1,B4层】

  【诺拉有收获么?] 50时有探索收获1D8812= 2212=34,无】

  (诺拉此时的位置:111号避难所B4层避难所科技实验室区域)

  诺拉顺着楼梯一路往下走,穿过了黑暗的应急通道后来到了B4层的门口。
她推开门后,看到门外的东西,忍不住捂住了嘴。

  B4层的走廊间,横七竖八地躺着各种白骨。有穿着白大褂的,有穿着避难所
紧身衣的。似乎是有两方在这一层展开了激战,最后的结果也不得而知。时间已
经过去了太久,尸骸都化为了白骨。诺拉抬头看了看标牌,「B4层,避难所科技
实验室区域,这里应该就是艾伯特那群人待的地方。」她在白骨丛间小心翼翼地
迈开腿跨过去,沿着枪毙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搜寻着。这一层似乎主要是各种实验
室和医疗设备房间,但是其中的药剂、实验器材或者其他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被
破坏了,只剩下一些用不了的原子笔和化为了灰屑的纸张。

  「连纸都腐朽了?这过去了多久啊……」诺拉拿起了一个笔记夹,上面夹着
的纸碎裂成一块块凋零飘落,让她忍不住发出如此疑问。她又摁了根原子笔的弹
簧底,却不想整个笔壳都碎裂了。

  整个世界似乎已经过去了太久,而诺拉像是一个战前的幽灵飘荡在旧世的遗
冢里,不断寻找着什么。诺拉走进另一间实验室后,突然发现这间实验室里的一
台终端机并没有被破坏,之前搜索的终端机要么被砸坏,要么彻底无法开启,而
唯独这一台尚且安好。

  「来吧来吧让我看看你们都搞了些什么鬼名堂。」诺拉搓着手做到了终端机
面前的扶手椅上,一边手指在满是灰尘的键盘上敲打着,这台终端机并没有设计
密码,她很快进入了其中的数据库。

  一开始她坐在椅子上只是随心所欲地看着资料,随后身体开始慢慢紧绷,似
乎是看到了什么可怖的真相。悲戚和愤怒的表情在她脸上慢慢浮现,而越往后浏
览,更多复杂的情绪也混杂进去。

  「实验体,冰冻休眠,死掉八成人才会终止这场实验,工作人员只负责180天
而之后由避难所科技公司接收手?该死的,鬼才知道吃了核弹以后还有没有这公
司!所以之后是艾伯特他们在负责?但是我看外面死了一地的研究员……等等,
这里还有他们的日志!」

  诺拉在一个隐藏文件夹里找到了这个终端机主人写下的日志,她连忙打开一
字一句地阅读,试图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2077年10月23日,我尽一切可能不要去想外面的世界,然而核弹真的落下
来了,爸爸,妈妈,还有我的同学们……现在只剩下我们和一堆实验体了,避难
所科技公司需要我们一直收集这些冰冻者的数据,为了在未来提供给更多有钱人
和科学家使用,然而以后真的会有人需要这些东西么?我觉得可能我们去制作更
多抗辐宁更好……】

  【2077年12月25日,圣诞节,保安们在楼上举办什么欢庆排队,艾伯特博士
什么都没说,也没发给我们。虽然以前读书的时候就是如此,但是现在应该不同
以往了吧?他告诉我们要更紧迫更专注于自己的工作,以在未来的世界获得更好
的地位,我们的成绩越大,最后的报酬也越大。虽然可能别人觉得这很荒谬,但
是考虑到我们的公司是设计了诸多避难所的避难所科技公司,我想他们肯定有能
力给我们兑现这些承诺吧。】

  【2078年3月28日,距离强制避难期结束只剩下几个星期了,很明显保安们已
经开始躁动不安,监督和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僵了。艾伯特博士就不一样了,他颇
有远见之名地早早将我们和他们分隔开,约束彼此互不越界,他们看不到我们的
补给有多么充裕,自然也不会嫉妒,哈哈!真不愧是联邦理工毕业的王牌博士,
虽然有一次我看到过他办公桌底下藏着的莱莎助理就是了。嘿嘿嘿,我想莱莎助
理的口活肯定很好吧。】

  【2078年4月23日,今天就是紧急避难期结束的日子了,不出意外,这群粗鲁
的保安们一起去找监督的麻烦了,哈哈哈哈!我听说监督找了马克去维护他会议
室联通紧急疏散通道的终端机,马克回来以后告诉我们大门的启动器已经彻底没
法手控开关,只能用紧急按钮控制了,而唯一能控制紧急摁钮的东西,全避难所
只有一个,那就是艾伯特博士手上的哔哔小子!果然,避难所科技公司还是站在
我们这边的!监督离不开我们,因为没有我们的控制他也无处可逃,要不是马克
给他修好了,连他的疏散通道都打不开!马克还是太耿直了,竟然说到做到就帮
他修好了,真是可恶!今晚监督和保安们要展开一场会议,我敢打赌肯定会起冲
突,这个肥猪监督不止一次和艾伯特博士起冲突了,我很期待那群保安们给他一
个好看!】

  「艾伯特的哔哔小子么?」诺拉在浏览中看到了一个重要情报,默默记在了
心里。

  【2078年4月24日,大事不妙!保安们和监督突然关闭了电梯,正在和艾伯特
博士对峙!见鬼见鬼见鬼这群人肯定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现在他们开始
一致对付我们了!B4层没有什么武器,就几把防身的小手枪而已,但是万幸他们
也只有警棍和小手枪!

  艾伯特博士回来之后立刻就开始给我们分发武器和护具了,每个人只领到了
一件简易护胸,大多数人只有简易的棍子,只有一些大学时期进行过枪械训练的
学长才有配枪,该死的为什么之前我们没有准备这些东西?实在是太意外了!我
问艾伯特博士是否能用些药剂,他想了半天告诉我明天给我答复。】

  「监督他,不出意外把大部分补给品在科研团队手里的讯息告诉那些保安们
了。」看到这里以后,诺拉忍不住叹了口气,心里也明白了这群科研人员究竟是
怎么死伤遍地的了。如果如她所料,那么后面的事应该是保安和监督的支持者们
一拥而上击溃了科研人员们,然后抢走了哔哔小子,打开了避难所大门,所以才
会有劫匪闯进来。

  「但是,备胎,是什么意思呢?」诺拉想了半天,仍旧没想通之前那个光头
男人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再想到他对自己轻浮肆意的态度,怒气又忍不住上
涌了。

  把所有的日志看完了以后,诺拉关闭了终端机,再一次开始了搜寻。

  【诺拉有收获么?] 75时有探索收获1d8812= 2712= 39,否】

  诺拉沿着走廊继续搜寻下去,在走廊的终点遇到了一扇打不开的滑门。滑门
的边缘并没有任何开启摁钮,而是一个圆形的插栓。诺拉百思不得其解地摸了摸,
却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开启的方式。怀揣着疑惑把这个位置记在了心里,诺拉最后
还是选择了离开。将其他地方也搜寻完毕以后,她只能承认,B4层确实是被搬空
了。

  【接下来诺拉要探索哪一层(B4/ 1层)1d2= 2,1层】

  诺拉沿着应急通道走到最底层,拉了拉应急通道的大门,发现根本拽不动,
似乎是完全锈死了。折腾了半天以后她终于还是放弃了,用布条抹了抹手,转头
开始往上爬。踩铁的声响回荡在整个通道井内,诺拉虽然持枪在手但是仍旧难免
紧张。到了1层门口以后,她发现应急通道的门是打开的,又突然想到似乎只有1
层和B2层也就是自己被冰封的冰冻区的应急通道门是打开的,突然有了一个闪烁
的思路。她再次跪下来匍匐着潜行,重新提高警惕,只不过屁股也难免又高高翘
起,一摇一摆地扭动着像是一颗水蜜桃般诱人。

  (诺拉此时的位置:111号避难所1层外务层)

  【诺拉有收获么?] 50时有探索收获1d8812= 5712=69,有】

  【诺拉找到了什么物资?1d10=10,1d2=1】

  【诺拉搜寻到了很有用的物资!是什么?1d10=7,一个急救包(治疗针3抗
辐宁3消辐宁3瘾头解3抗生素3)罐装食品3纯水55个破片手榴弹】

  【诺拉有收获么?] 75时有探索收获1d8812= 8012=92,有】

  【诺拉找到了什么物资?1d10=2,一个简陋背包(负重30)】

  在1层的外务层里,诺拉又是一间房间一间房间地翻找。诺拉先是在一个中
控室一样的地方找到了一个简陋的小背包,于是便把自己的小包袱丢了,把那根
假阳具放进了背包里。

  随后她又找到了艾伯特诱骗自己,而自己也心甘情愿地奉迎上去的那个医务
室。她站在之前自己曾经淫叫连连的那张妇科检查床边,素手轻轻拂过扶手,只
摸到了一层厚厚的尘埃。脑子里回忆着被艾伯特压在身下猛烈抽插的记忆,和自
己淫荡又下贱的表现,诺拉的脸又红了起来。再想到对于自己而言,这只是短短
的几个小时,时间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物是人非事事休矣。自己对于奈特和尚
恩的维护并没有保护到他们分毫,两人一死一失踪,只留下自己一个寡妇游荡在
这个世界上,便只感到孤单寂寥又凄冷。而和自己有一炮情缘的艾伯特此时也不
知在何方,外面的世界更是已经挨了核弹,恐怖与否犹未可知。我是否要出去寻
找尚恩?这样的疑虑也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然而,毕竟丧夫失子之痛犹在脑际,
这种犹豫和裹足不前很快就被重新振作起来的诺拉抛在了脑后。

  医务室里并没有什么东西,自己几轮翻找也只是看到了几个空标签的试管,
因为害怕磕碎,所以诺拉并没有选择带上。她继续搜寻着,总算找到了一间稍微
气派点的办公室。诺拉跪在地上打量了一下门口的标牌,「监督者办公室,哼,
看来这就是那个肥猪监督的地方了。」掏出腰间的手枪打开保险,诺拉双腿叉开
蹲在地上轻轻推开了监督办公室的门,木质的门和已经锈涩的金属门栓发出「吱
扭吱扭」的响声,诺拉按照奈特曾经训练过自己的方法,一个闪身持枪扫视了房
间内一眼又立马飘到了门框的另一边,随后才漏出一双眼睛细细打量房间内部的
情况。

  房间内的布局较为简单,中间是监督者的半圆木桌、终端机和翻倒在地的椅
子,视野的左手边是一排柜子和一个掉漆的冰箱,右手边则是一扇木门,上面的
标牌上写着「休息室」的字样。诺拉先是翻了翻左手边的柜子,里面只有一些香
烟、打火机之类的杂物。顺手把这些装进去以后,诺拉又盯上了那个冰箱。她轻
轻拉动了一下冰箱门,虽然因为闭合许久而已经粘在了一起,但是仍旧勉强打开
了。一股臭水的味道扑鼻而来,诺拉捂着鼻子后退了一步直皱眉头。等到气息散
去了以后,她才开始搜刮。

  「嚯,这监督存的货不少啊!」诺拉从里面掏出了三瓶罐头和五瓶纯水,乐
滋滋地用布条擦了擦放进了自己的背包里。再打开冷冻层,里面放着一个橙黄色
的急救包。

  「这可是好东西啊!」诺拉把急救包拽出来,打开一看,里面按照配比准备
好了各种急救药剂,「治疗针,抗辐宁,消辐宁,瘾头解,抗生素,一应俱全,
这下暂时不用担心药的事情了!」清点完毕以后,诺拉从里面掏出了两根治疗针
和一袋消辐宁放在身上,小心翼翼地合上急救包放进了背包里。

  搜完了左手边,诺拉又沿着右手边进去看了看监督的休息室。监督休息室里
有一张单人床、两个床头柜,一排储物柜和一个简单的卫浴。诺拉试了试,发现
淋浴喷头和马桶仍旧在运转。翻找了一下几个柜子,基本只发现了些许衣物和日
常用品,并没有太多有价值的东西,她便随便装了些就罢手了。打开床头柜,发
现只有一个闹钟和几本色情杂志,诺拉皱了皱眉头,收起了闹钟,犹豫了半天。
指不定能换些什么东西也说不定。怀揣着这样的想法,诺拉最后战胜了自己的羞
耻心,还是把保存良好的色情杂志放进了背包里。把洗手镜掀开,里面还有一些
洗漱用品,诺拉自然也是笑纳了。虽然是监督用过的牙刷,但是外面有没有牙刷
还不一定,有得用总是更好的!诺拉一边拼命说服着自己,一边用水冲了冲牙刷
的刷头后,放进了背包里。

  都搜完了以后,诺拉走回监督办公室,看向了房间中间的木桌。穿着避难所
紧身衣的白骨仰躺在地上,靠背椅也翻倒在地。终端机仍旧一闪一闪还在运行,
诺拉在白骨身上摸索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便把它挪开,扶正
了靠背椅,坐在上面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发出了一声娇媚的呻吟,「嗯——啊
~ ?,搜了半天好累哦。」稍稍放松了之后,诺拉就启动了监督的终端机,打算
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讯息。不过,仅仅是看了第一个文件以后,诺拉的神情就
不再舒缓,反而紧张严肃起来。

  「监督者指令?人工休眠对无意识人类实验体的长期影响,而监督者和勤务
团队只是负责短期任务,只需要监控基本心肺与认知功能就行了?长期复杂数据
的监控则由避难所科技的技术人员远程处理?避难所科技公司有所有避难所的远
程控制权么?」

  「任何情况皆不可中断休眠,包括实行急救措施?你不把人从冰冻舱里抬出
来怎么急救啊……什么?连他们自己都可以牺牲?不服从命令或者撤离都可以被
处以死刑??怎么能这样!见鬼了,避难所科技公司究竟在做什么啊?」

  诺拉看着这封监督者权限的公文,难以抑制心头的愤怒,大骂出来。本来在
她心目中还算是保护了自己生命的避难所科技公司,一下子就变成了恶毒的科学
怪人、影子政府的一部分、操纵一切的幕后黑手,那些原本虚无缥缈的阴谋论,
此刻在她心中变成了现实,自己的不幸可能正是避难所科技公司和其他的黑手所
导致的!

  诺拉强忍着怒火继续往下翻阅,中间的规章制度和在B4层看到的并无不同。
继续翻找以后,她发现了监督者的日志,想必这是能更全面了解111号避难所
内乱的重要资料。

  【人员最终导览已经完成,最后还剩几位庇护山庄和康科德的居民,估计要
留待下一批了,包括那个艳名在外的小军妇,上头不少人点名要安排她进名单,
也不知道多少人曾经上过她。避难所科技的长官这周会来和我进行技术勘察,但
是实际上111号避难所已经准备好开放了。

  我只能想象我们的居民将会目睹到什么样的奇迹。时间跳跃……我几乎都像
加入他们的行列,亲眼看看我们期盼的未来会如何成真了。】【2077年10
月23日,发生了!核弹真的落下来了!幸好一开始警报拉响时,大部分的勤务
人员和居民都在附近。虽然赶来的居民比预期要少,但谢天谢地几位重要的人物
都赶上了,包括那个小荡妇。

  说道那个小荡妇诺拉,我今天终于见到她真人了。不出我所料,果然是个放
荡淫贱的下流肉奴,穿着个开胸衬衣在那里到处招摇,竟然还敢取笑我!要不是
避难所科技打算把他们都冻上,我一定要把她摁在床上狠狠地肏,肏上一百遍肏
成一个只知道肉棒滋味的贱奴,再丢给我的手下享受残渣。至于她的那个臭大兵
老公?哈!我得把他捆起来,让他看着我和我的手下肏她!看着她一边在我们胯
下婉转承欢一边被肏到眼睛翻白的样子!

  说回其他人,居民们进入的相当顺利,即使等到最后一刻的家庭也顺利进入
了。我原本还担心会有很多人心怀疑虑,但看来核弹的降临让所有人措手不及,
要不然他们一定会很想质疑冷冻舱。】看到这里,诺拉的心中除了不断上涌的愤
怒以外,还多了很多其他的情绪。被荡妇羞辱的羞耻,被色狼盯上的惧怕,美色
被承认的喜悦,差点被奴役轮奸的恐惧和……莫名的兴奋,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
起让她难以言表。怀揣着这种让自己花芯发烫的扭捏感觉,她继续看剩下的日记。

  【2077年11月19日,冷冻舱C3今天出现了奇怪的问题,实验体似
乎有心搏加速的情况。没有生命危险,但很不寻常。我们差一点就来不及发现这
个问题,让系统设定的自动解冻机制开启了,而这意味着实验体已经死了,但实
际上并非如此。

  我们还不确定原因,不过我猜可能是避难所科技的远程手动控制系统出了点
小问题,发送了错误的信号。我们得持续关注,只希望疏散工作人员的时候他们
的系统仍旧可靠。

  我上次问艾伯特博士,他有没有帮我录的那个小婊子的私照,却被他矢口否
认了。哼,但我可听说,那个小婊子被他单独带去了医务室啊!】【2078年
3月12日,虽然为期180天的强制避难期已近尾声,但我们仍没有收到危险
解除的通知。现有的物资无法再撑多久,尽管我尽力维护秩序,但是大家都在质
疑我们还待在下面这么久到底有何意义。

  假如这些人以为等180天过后我们就能离开这里,那他们肯定是疯了。外
头的辐射污染仍旧很强,如果那么早就把避难所的气闸门打开,每个人都会变成
焦尸。危险解除通知的用意,就是要等待总部的进一步指令。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能打开避难所。我不敢奢望现有的物资能让我们一
直撑下去,但我得设法让一切不会失控,直到危险解除通知发布为止。或许,我
该去找艾伯特博士聊一聊?】【2078年4月23日,幸亏我在科研团队里发
展了马克这个熟人,现在紧急通道已经修好了我不需要开启大门就可以获得放走
任何人的权力!哈哈哈,正因如此,保安人员向我倒戈了,他们要我准许他们离
开这座避难所。真是一群白痴,我才不要开门被外面的辐射线照死。但是,我拿
着紧急通道去拿捏他们,还是可以的。

  我准备整合剩余物资,并且把那些部下关起来。手边食物有限,我打算安排
一下优先级,决定谁才有资格吃。几个服侍我的女人肯定是最优先的,其次是几
个亲信。如果有人不喜欢嘛,哼,我们就少几个人要喂了。

  不过,好像除了我以外,艾伯特那边也有很多补给品。或许,我可以想想办
法……】看到这里的诺拉,基本已经明白了故事大体的来龙走向。保安逼宫,却
被监督许下的虚假诺言所劝服,反过来成了对抗科研团队的力量。她回头看了看
地上仰躺着的那个监督的白骨,回想起他在日记里对自己的淫邪念头,心里发狠
一脚踢上去,那颗大脑壳被踹飞到角落里。越想越气的诺拉又用高跟鞋狠狠剁了
几脚,早就酥脆的骨质「啪嗒」一声就断裂了,化为一滩白骨渣滓。

  但问题是,现在还剩下一个最主要的人物,艾伯特博士和他的哔哔小子。诺
拉继续浏览下去,发现了紧急疏散隧道开启的启动程序。她激活以后,屏幕上出
现了这样的字样:「人员疏散隧道已经开启,请需要紧急疏散的工作人员在离开
111号避难所后尽快与避难所科技公司联系,还停留在避难所内的工作人员和
居民请做好日常维护和数据上报工作。」

  「好,接下来就是找到这个疏散通道了。」诺拉笑着关闭了终端机,盘算着
1层还有哪些地方未曾探索。把行李收拾好的诺拉背上了背包,看了看地上已为
白骨的前监督,吐了口口水后飒然而去。

  沿着主通道一路走到上面,诺拉来到了当时进入排队的通道区。很不幸,避
难所大门仍旧是关闭的,她看了看周围,进出通道附近也是一片狼藉,想必出现
过争端。但是,这里并没有尸骸遍地,估计整个避难所的人要么是已经从紧急通
道里离开了,要么是都在地下的几层死掉了。她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走到了中控台
附近,却发现中控台边上倚靠着一具穿着科研白大褂的白骨。她蹲下来,看了看
衣服上的铭牌。

  「艾伯特·法尔特,艾伯特?」诺拉从早已风蚀的铭牌上勉强辨认出了他的
名字,悲与喜的感情同时涌现在心头。之前还与自己床上交欢的那个书呆子,转
眼间却已经变成了白骨皑皑。他并没有能跑出去,哪怕他如此的聪明又有地位,
换到自己身上又如何呢?一种难以挣脱的悲哀笼罩在她身上。而总算能在地下见
到一位曾经和自己有过交道的人,哪怕已经长眠许久,她也感觉到了一丝慰藉。

  「对了,艾伯特的哔哔小子!」突然想到这件事的诺拉翻找起艾伯特的残骸,
艾伯特整个人背靠在中控台上死去,右手抵着地板,左手藏于背后。诺拉摸向他
背在背后的左手,果然摸到了一个巨大的佩戴物。她把哔哔小子抽出来,发现哔
哔小子已经解开了锁。反手挂在自己的左手上合上搭扣,哔哔小子嗡嗡地运转起
来。突然她感觉到轻微的针刺感,痛觉消退许久以后,哔哔小子的屏幕才开始读
数,生成界面。她擦了擦满是灰尘的屏幕,中间一个娇俏可爱的避难所女孩正在
对自己竖着大拇指,她知道这正是避难所科技公司的logo之一。

  进入了界面以后,诺拉还未等进行任何操作,就听到了艾伯特的声音从两侧
的扬声器里传出来。「如果你成功听到了这个声音,那么恭喜你,诺拉,你已经
幸运地活了下来。我是艾伯特·法尔特,就是之前和你,呃,之前胁迫你发生性
关系的那位医学博士。」

  诺拉听到艾伯特的留言以后,有点惊讶地坐了下来,靠着中控台和艾伯特的
白骨,慢慢聆听着他的遗言。「首先必须要说明的是,可能你会疑惑为何我会肯
定是你戴上了这个哔哔小子。我在和你做爱之前,在阴道收集了你的DNA,把
识别系统整合进了哔哔小子里。现在,这个哔哔小子必须先进行血样采集才能启
动,只有你我二人的DNA才能打开。我虽然是个只知道做研究的学院派,但我
也有我保护自己女人的办法。」

  「什么你的女人,艾伯特你这个混账。」一边笑骂着,诺拉眼角留下了晶莹
的泪水。她明白把唯一脱困的希望留给自己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而艾伯特死在
这里,可能也是为了把这东西安全地托付到她手上罢。虽然可能是自我催眠,但
是诺拉感觉自己的悲哀已经消散了很多,对艾伯特的成见也少了一些。

  「今天是2078年8月30日,我已经断粮很久了,纯水也不多了。我害
怕你醒过来以后对世界一无所知,所以我必须把这一片乱象的原因告诉你。」

  「避难所科技公司在核弹降临后一个月就与我们失去了联系,之后所有的控
制参数都是我利用当年在联邦学院里获得的虚拟发讯技术手动发送的,呵,那群
半吊子的研究员和监督还以为是避难所科技公司的指令。不过,如果真的是总部
的远程指令的话,仍旧可以开启避难所的大门和紧急疏散通道。那时你听到了这
段声音的话,就好好配合他们,利用你自己最擅长的方式活下去吧,像你这样勾
人心魄的美人,想必照样可以在人相互交往的环境中活下来。我是将死之人,已
经没法再保护你了。而你的丈夫奈特,一个人单打独斗也不一定能将你母子二人
保卫周全。所以,一定要好好保护好自己,哪怕用那些让我心痛的方式。」

  「傻瓜,哪有把自己的女人向外推的啊,艾伯特。」诺拉一边哭一边笑,忍
不住吐槽起艾伯特的话。她深知艾伯特说的是对的,如果真的是避难所科技公司
的人来接收自己,那么在强权之下自己也难免变成权贵们的玩物。和失去自由相
比,艾伯特更希望自己能活下去。

  「那个监督者从一开始就对你心存不轨,我早就知道这件事,他还专门委托
我把你的私人信息录一份给他。虽然我是胁迫你发生的性关系,但是我断不会再
分享给他的。当时医务室里的录像我全部都删除掉了,只拷贝了一份备份,时不
时自己看一看,解解闷发泄一下压力。诺拉,你好美,我贪恋你的肉体,喜欢你
浓烈的爱,渴望你的情调。但我不敢,也绝不会把你从冰冻舱里放出来,因为我
深知这个环境并不适合你,反而会害了你。所以我只能一个人默默欣赏着你娇俏
的身姿和深情的呻吟,对不起,请你原谅我,那张拷贝了影像的全息磁盘也在这
个哔哔小子里,希望你不要丢掉它,这是我和你最后的一点点羁绊了。」

  听到这个书呆子一本正经地说着这些让人害臊的情话,诺拉捂住了蹭蹭发热
的双脸,心里早就原谅了他,原谅了这个被自己俘获的男人。只不过让她自己再
看一次自己在床上放荡的行径,也太难为情了吧!那张全息磁带就压在哔哔小子
里好了,除非……

  「保安们本来和监督并不是一条心,但是在马克这个叛徒替监督办事以后,
形势就发生了变化。只不过,亲自审阅过所有研究团队履历的我可不会放过这个
漏洞,避难所紧急疏散通道虽然看似可以开启了,但是实际上我用哔哔小子仍旧
可以远程关闭它,利用之前说的虚拟发讯就可以模拟出公司发的讯号。我一个人
逃到上面以后,就关闭了正门和紧急疏散通道,并且锁死了所有冰冻舱,想必这
群人最后会厮杀出一个结果吧。但是,我仍旧不想给你留下任何祸患。」

  「我在离开并且封锁所有科研调度设备之前,把所有的冷冻供电系统和生命
支援系统都集中到了你和你丈夫奈特的冰冻舱上。不出意外的话,其他冰冻舱在
最低供电下只能维持10年不到的身体维护,超过以后的事情就无法预期了。而你
和奈特的冰冻舱,理论上可以维持四千年,但是估计避难所本身不可能维持那么
久,所以最多到四百年左右,系统就会检测你的生命体征,自动把你放出来。我
知道,你这样的好女孩肯定会斥责我的不人道吧,牺牲其他人去保护极少数人。
但是,你是我的诺拉,我不会在乎那些人的生死。而这么做的我,也不需要你的
理解,我只需要你活下去,活下去就好。」

  听到这里,诺拉感性的一面彻底爆发了,她搂住艾伯特的白骨,放声大哭。
这个男人的无情与痴情交织在一起,化为了一道披风挡雨的薄纱,被他笨拙地盖
在了陷入沉睡的自己身上。而现在,这个蠢笨却又深情的男人,却早已死去,只
不过还遗留着他的力量继续庇护着自己。

  「而下面那些打作一团的蠢物,我也替你全部肃清了。一种十天内就会降解
的神经性毒气,只要吸入就会陷入沉睡,内脏损坏,DIC(弥散性血管内凝血)
而死。你可能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但是你一路过来的时候肯定不会再看到任何活
人了,除非是外面来的人。而这种毒气,在你睡醒以后肯定已经全部消散掉了,
我在放出的同时远程设定了十年的高效全舱室排风。我想我应该已经全部安排妥
当,为了能让你好好地活下去。」

  「中控台在你接入哔哔小子以后可以查询地表辐射探针的数值,也可以开启
和关闭紧急避难隧道和避难所大门。希望你是在一个再无辐射尘和纷争的年代解
封,来到一个可爱的未来。不然的话,恐怕只能和我这种白骨相伴了。」

  「从小到大,我都是生活在最正统的家庭教育中。我的父母是联邦理工的学
子,从小将我往这座美国最顶尖的学府培育。邻居的孩子骑着三轮车路过我们家
的草皮时,我在家里接受父母的启蒙;班上跨年派对男男女女苟且交姌时,我在
家里跟着父亲学习撰写论文;大学中的同学们在草坪上漫步湿吻时,我在研究所
里拼命试验以获取关键数据。我的一生也品尝过女人的味道,但都是那种贪恋我
的身份地位与财富的庸俗女人。她们有的想依靠我好顺利通过学业测试,有的是
各大公司送到我床上的助理,有的是想要在我的研究所里占据一席之位的学术混
子。我必须对你坦白,我对此早已见怪不怪,所以便养成了蔑视她们的性格,这
种随随便便脱掉自己衣服的女人在我眼里就是一个下贱的荡妇。但是你,诺拉,
是完全不同的,你答应与我交姌是因为你对你家庭的爱,我很抱歉利用了这点。
而且,也是你第一次教会了我何为爱,与异性的爱,这很奇妙,我无法用理论来
解释这种关系,但我想我肯定是爱上了你,所以才会这么疯狂。」

  「在我讲完所有的遗言之前,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联邦理工学院曾经研
究过一种【人体自主学习芯片】,而我正是其中最关键的领头人之一。在离开联
邦理工、加入避难所科技公司之后,我的个人专向研究之一就是完善这项发明。
在核战爆发之前,X- 000型适应性芯片,其实在我手上已经接近于完成了,只需
要等待一个实验体。而在111号避难所的日子里,我最终没有选择让芯片读取我的
识别码,而使用了你的,因为我深知再强大的适应性,面对避难所外的汹涌辐射,
也只会变成不人不鬼的模样。我不想用那么丑陋的面貌面对你,就只好把这份力
量托付给你。况且,一个活着的我对你而言可能也并非好事,像我这样的罪人还
是下地狱为妙。希望这个芯片可以让你在未来的世界里获得更好的生活,也希望
你能接受我的馈赠,不要辜负了这份属于科学的力量。芯片被我封存在B4层右手
边最远的那个封闭房间,只有使用我手上的哔哔小子里的插栓才能开启,而这个
插栓也是链接很多识别系统的钥匙。」

  「最后,我爱你,诺拉。希望你能在新世界里好好地、开心地活下去。我是
艾伯特·法尔特,一个用卑劣手段侵占了你的肉体的男人,如果可以的话,请记
住我。」

  诺拉怔怔地听完了艾伯特的遗言,这个卑劣的科学家在人生的最后一刻竟然
将全部的身心交托给了一个一夜情缘的陌生女人。她曾想过艾伯特对她有所照拂,
却未想到这个不曾经历过真爱的男人爱上了自己这个虚伪的女人。她眼角含泪,
捧起了艾伯特的骷髅头,轻轻闭上眼睛吻上了他的唇齿,仿佛他仍旧活着一般温
柔。

  「谢谢你,我的小艾伯特,我非常感谢,也不会后悔和你的一切了。我会牢
牢记住你的,就像我的每个小可爱一样。」

  道别之后,诺拉便返身走向避难所深处,去B4层寻找那个艾伯特留给自己的
遗物。顺着应急通道一路走回B4层,找到了那个紧闭的滑门,用哔哔小子底部可
以抽出来的线缆插栓插入了滑门边上的座槽,滑门「唰」地一声打开,照明系统
也随之启动。摆在房间中央的是一个透明玻璃槽,里面立着一根针筒状的注射器,
和胰岛素笔形状类似,只不过尺寸更大一些。诺拉把它掏出来,垫在下面的是一
个塑封的便签:「往身体任何部位按压式注射即可。」

  【诺拉选择在哪个部位注射?(1~ 4在臂膀,5~ 8在颊侧,9~ 12在前胸,13~
21在小腹,22~ 26在脖颈,27~ 30在大腿,31~ 34在手腕)1d34= 27,大腿部,
次要升级属性选择为敏捷,敏捷属性值1】

  诺拉拿起注射器,往自己的大腿上一扎,轻微的疼痛感过后,仿佛有什么东
西流入了自己体内,四肢百骸中充满了力量,原本因为长久冰封而受到影响的心
肺功能恢复了往日的活力,而接受注射的大腿似乎变得更加有力了。诺拉试着抬
起腿来,发现并没有练习过瑜伽的自己已经能在穿着高跟鞋的情况下抬腿过肩而
维持稳定了。明显感觉到平衡能力增加的诺拉心里突然想到,自己除了用自己的
魅力和口才来交涉以外,有的时候遇上不能交流的对象,规避和逃跑也是自保的
办法。

  一路走回避难所大门的诺拉,如法炮制利用线缆插栓启动了中控台,她先看
了看地表辐射测量值,发现数值已经很低了,并不妨碍正常外出,这也印证了她
的构想,那些闯入的土匪也是外界来的人,因为外面的世界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
诺拉启动了气闸门开启程序,几轮报错以后弹出了紧急启动的红色摁钮,诺拉一
巴掌拍上去,周围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已启动避难所大门循环序列,请等待
外出的居民往后站。」

  悬挂在天花板上的解锁插入栓顺着滑索一路向外准确地契合了齿轮形的避难
所气闸门,机械榫接旋转的「嘎嘎」声响起,插入栓和大门向后退开,旋转着滑
向了大门右侧。再次启动的照明系统向避难所内投射进了明亮的光芒,天桥向前
延伸,和出口相互拼合,防护栏自动弹起,地表世界向着诺拉敞开了大门。

  诺拉抱着艾伯特的白骨,慢慢走过了天桥,来当了当年缓步向上的扶手楼梯。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升降机,她露出了一丝笑容。

  「世界,尚恩,我来了。」

  【诺拉是否要在此时进行一次存档,骰出3为否1d3=3】

  属于诺拉的废土游记,就此开始。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81942/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