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非酋的留学日记】(上)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异世界管理员
2021年9月11日同步首发于第一会所,P站,ZodGame论坛
非本站首发
字数:8587

           【非酋的留学日记】(上)

  东山大学篮球场的树荫下。

  韩茜今天上半身大号的雪白T恤,宽松的衣服下依然可以隐约地看见凹凸有
致的身材,下半身牛仔超短裤,雪白纤细的大腿充满了魅惑,让路过的男生都忍
不住地回头多看两眼。

  「你到底想说什么?快点说吧,我还有事情呢。」

  韩茜染着一头浅色的金发,嘴巴里嚼着口香糖。火辣性感中带着撩人的眼神。

  「我……我就是想……」

  郝运满面潮红低着头,偷偷地窥视着对面性感火辣的玉腿,脑海中想好的告
白话语这一刻竟然乱成了一锅粥,不知从何说起。不远处郝运的几位同班同学则
吹着口哨帮他加着油。

  「不说?那我走了。」

  「唉,别走,我说……我……我想和你交往,你看……行吗?」

  「你?喝酒了吗?」

  「我……我没有啊。」

  「没有你说什么胡话,你要钱没钱,要品味没品味,你看看你这身球衣,咦,
一股酸味,半个月没洗了吧!你不会真以为打球打得好就有人喜欢吧?还当这里
是初中高中呢?」

  郝运被说得脸色通红,当众被自己的暗恋对象羞辱,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
去。要说这种出丑的结果他真是没有预料到,就在前几天,他第一次见到韩茜在
篮球场边看他们打球的时候,那妩媚撩人的笑脸还历历在目,他坚信自己场上潇
洒的三分的表现肯定会给这个妹子留下印象,没想到这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在妹子的眼里除了身上的汗臭他一无所有。

  「哈哈哈,大傻逼……」

  正在这时一个蹩脚的中文从郝运的身后传来,郝运转身看去,魁梧的身材,
健硕的肌肉。全身黝黑的皮肤,这个身高一米九的大高个是他们大学的非洲留学
生——ovuvuevuevueenyetuenwuevueugbemu
gbemosas。

  当然这个名字除了他自己,别人都不会念。大家都称他为奥萨斯。郝运恶狠
狠地瞪了奥萨斯一眼。这大块头他记得,自己的班级队伍和他们打过几次比赛,
这傻大个除了特别会犯规撞人外,篮球技术简直惨不忍睹。难道韩茜当时是在看
他打篮球?郝运心中无处发泄的怒火终于找到了宣泄的人,对着奥萨斯就问候起
对方的十八代祖宗。

  「CNM,你TM说谁呢?」

  「HI,我只是和你打个招呼好嘛。」奥萨斯嬉皮笑脸地解释了一句,来到
了韩茜的身边。「茜,下午有课是吗?」

  「恩,我看看,呃,下午是有一节。」韩茜看了看手机回复道。

  郝运看着对面,一米九的奥萨斯站在一米六的韩茜身后,双眸下垂,窥视着
少女若隐若现的胸部。这韩茜是英语系的,而这奥萨斯是汉语系的,两个人八竿
子打不到,在自己面前演双簧呢这是?

  「你们俩又不是一个系的,还一起上课?」郝运话语中带着几分嘲讽和质疑。

  刚才告白的时候还一副羞涩的样子,这会儿在自己面前就指指点点起来。韩
茜瞥了一眼郝运,看着对方就气不打一处来。「我们英语系和留学生有互帮互助
的小组,怎么,你也想加入?那你先要去换个国籍。」

  「哈哈,大傻逼!」奥萨斯又是一顿嘲讽,虽然他的汉语蹩脚,但是嘲讽的
功力却十足。

  「CNM」郝运忍不住想要冲上去给这个黑鬼来上几拳,刚冲到一半就被同
班同学拦了下来。

  「冷静,郝运。」

  「那可是留学生,打了他你就毕不了业了。」

  「是啊郝运,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看着渐渐远去的两道身影,郝运在心中暗暗发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一周后

  雨水已经连续下了几天,上完课的郝运无所事事,在咖啡馆里无聊地刷着手
机,这几天他告白失败被嘲讽的事情在学校里疯传,尽人皆知。真是好事不出门
坏事传千里,要是当初知道韩茜是这个奥萨斯的「陪读互助」,自己打死也不会
去告白。

  郝运无意间的看向路口,细雨中一个人穿着连衣帽外套,帽子罩住了相貌,
但是只看那魁梧的身材和一米九的大个子,没错肯定是他——奥萨斯。

  郝运披上了外套跑了出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没想到这么快就给自己找到
了机会。这会儿路上没有几个人,自己跟上去,找个僻静的地方好好给对方上一
课!

  没有跟多久,奥萨斯在步行街拐进了一个偏僻的小巷,机会到了。

  郝运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刚一到巷子口,一个大拳头就砸了过来!

  「大傻逼,跟踪我?」

  奥萨斯看清来人,嘎嘎的大笑起来,拳头如同雨水般倾泻下来!

  郝运连吃了几记重拳头晕目眩,慌忙的甩出几拳打在对方的脸上,不知道对
方疼不疼,他只觉得自己的拳头像是砸在石头上一般疼痛难忍。

  一米八五的郝运平时热爱运动,满身的肌肉也并不是花架子,和奥萨斯缠斗
在一起,一时之间也分不出胜负。

  两个人摔倒在地上扭打在一起,然后起来,继续扭打。并没有什么章法,全
是热血青年的乱拳碰撞。

  呸——郝运从嘴里吐出一颗牙齿,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能打,自己怎么说也
是从小打到大的熊孩子,自己掉了一颗牙,对方也不好过,奥萨斯的左眼已经肿
得老高。

  「哈哈哈,大傻逼。」

  奥萨斯显然不会太多问候家人的话语,翻来覆去地重复着这句话。虽然简陋,
效果却非常不错。果然郝运听到后,顿时又扑了上来。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衣服早已经湿透,手机早已经甩飞出去,郝运还掉了一
只鞋。远处有几个打伞的行人指指点点,显然没有想过来多事的样子。两个人扭
抱在一起,从巷子口一路打到外面的路口。

  奥萨斯双臂死死的钳住郝运让他动弹不得,郝运被奥萨斯抱在怀里又好气又
好笑,他们这是算什么?搞基吗?

  突然郝运觉得小腹下方被一根硬硬的东西顶着,像是一根铁柱一般。只是这
铁柱还带着炙热的体温。

  「CNM!」郝运明白过来时歇斯底里地挣扎起来,可是对方的臂弯就像是
铁锁一般牢牢地将自己锁死!情急之下郝运对着奥萨斯的胸部就狠狠地咬了过去。

  奥萨斯压根没想到对方会来这么一招,疼得哇哇大叫!却也不愿意就这么松
开,带着郝运连转了几个圈,转得自己也觉得天地旋转,果然郝运在这疯狂地转
动下,也松开了嘴。

  嘟嘟嘟……

  一阵急促的鸣笛声,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来到了车道上,远处一辆小
轿车里女司机疯狂地按着喇叭,车速却越来越快!

  嘭——两个人就这么飞了出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郝运只觉得眼前漆黑,天地倒悬,自己像是风暴中的一条
小渔船,整个天地都在摇晃。耳朵倒是能够听到不远处的交谈声。

  「医生,我们的学生怎么样了?」

  「那个黑人还好,另外一个能不能醒很难说,有可能就这么成植物人了。」

  「哦,那还好,那还好……」

  郝运心中憋闷「好你妈!」听着这声音有些熟悉,应该是英语系的老师柳眉,
这个骚狐狸,整天穿得要多少有多少!一个崇洋媚外的骚货,听说最近还和一个
白人订了婚,NND崇洋媚外的贱货,臭婊子。

  郝运心中一阵狂骂!又仔细听去。

  「柳老师,奥萨斯真的没事了吗?他怎么也一直昏迷不醒?」

  这声音是韩茜的,妈的这小骚货肯定和那个黑鬼有一腿!什么互助小组,不
就是学校给这些留学生安排的免费炮友嘛!

  「一定没事的,医生说了他现在的体征一切正常。」

  「校长你来了。」

  「怎么样?奥萨斯还没醒过来吗?」

  「还没有。」

  「一定要好好照顾我们的留学生,奥萨斯是非洲部落酋长的儿子,市里领导
对他的身体恢复情况也很关注,这关系到中非友谊嘛……」

  郝运仔细听着,没想到这黑鬼还是非酋之子,妈的,我说怎么遇到他就倒霉
呢!晦气……

  郝运虽然听得清楚,思维也在,可是就是睁不开眼睛,说不出话语。难道自
己真的要成为一个植物人了?心如乱麻的郝运脑海里尽是从前自己的回忆,儿时
的自己调皮捣蛋没给家里省心,好不容易上了大学,家里人总算是放下心来,这
会儿自己不争气为了一个婊子让家里人白发人送黑发人,心中悲愤啜泣,迷迷糊
糊中郝运昏睡了过去。

  醒来后,只听见窗外吱吱地蝉鸣。今天一定是个大晴天,郝运感受着窗外照
射进来的阳光,照射在身上暖暖的,眼前不禁又浮现自己父母的模样。

  不行,我一定要醒过来,我不能让家里人伤心难过!

  郝运尝试着要睁开眼睛,却又使不上力气,仿佛自己在面对一个没有把手没
有缝隙的门一样,无从下手。

  尝试了无数次后,郝运只觉得眼皮动了动,像是找到了窍门,终于金色的阳
光映照在天花板上,他终于睁开了双眼。

  眼前一头金发的韩茜跑到自己的面前,欣喜地看着自己,她居然在一直照看
自己?郝运只觉得有些不可置信,虽然自己在昏迷的时候还在痛骂她是个小骚货,
但是看着对方拿眉眼带笑的容颜,嘴角不受控制的也扬起笑意。

  「医生,醒了醒了!」

  看着韩茜回头高声呼喊,今天她穿的是一件绿色的吊带衫,细细的脖颈和凹
凸的锁骨像是雕刻的玉石纹路,胸间那两团蹦蹦跳跳的峦峰看得郝运双眼发直。
这女人可真是个尤物!

  「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嗯,挺好的,没有不舒服。」

  郝运回答得很干脆,心里尽是一些猥琐的胡思乱想,要是这个女人求自己和
她好,自己也不是不能原谅她。没办法,自己就是馋她的身子。

  郝运抛开胡思乱想看向韩茜,对方看自己的眼神很不对劲,小口微微张开,
眼睛睁得很大,一副活见鬼的样子。

  「怎么了?」郝运试探着问道。

  「不是……你……你怎么……」韩茜支支吾吾的,好像不知道从何说起。

  这个时候主治医生也来到了病房,「醒了是吗?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哦,
对了,应该说英语,howareyou?」

  什么鬼?和我说英语!考我呢是吧?好吧,郝运英语并不好,好在这种简单
的初中对话他还有些印象。

  「fine,andyou?」

  医生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又扭头看了看一旁的韩茜。

  「医生,他……他突然会说中文了。」

  「会说中文?那还安排你在这里翻译?」

  「不是,你们在说啥呢?」郝运非常奇怪地看着他们俩,他们俩也用同样的
眼神看着他。

  「奥萨斯,你以前不会中文是不是装的?还是脑袋被撞坏了?」韩茜握着他
的手臂,又试了试他的额头,确定没有发热的症状。奥萨斯蹩脚的中文几斤几两
她还是清楚的,今天这大病初愈,这地道的中文,如果不看人只听声音,恐怕没
人会觉得他是个外国人吧。

  奥萨斯?郝运看看周围,这是个单人病房,哪里来的什么奥萨斯?看着韩茜
握着自己的手……黝黑的皮肤!

  「啊!」

  一声刺耳悠长的尖叫回荡在病房里!看着自己的手臂,胸口,大腿!自己全
身没有一处黄皮肤的地方!郝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他冲到了洗手间,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到那张自己怀恨在心的熟悉面孔——奥萨斯!

  我靠!我居然和这个黑鬼交换了身体?郝运久久不能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也许这里还是梦中,现在自己还是在昏迷的状态,这一切不过都是自己的幻想罢
了!

  「不用过度惊讶,有些病人在遭受撞击后会突然学会一种以前自己不会的语
言,这种病例在世界上也是有很多先例的。」主治医生在一旁安慰道,其实他自
己刚才才是被这个黑大个给吓了一跳,他的那声突来的嘶吼差点没把自己心脏病
给吓出来!

  「好了,注意休息,没问题的话明天就可以办理出院。」

  「好的,谢谢医生。」

  郝运完全没有心思去理会主治医生和韩茜的对话,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解开
自己的病服,看着胸肌上那自己留下的清晰的牙印,忍不住摸了摸,嘶——好痛!

  韩茜送走了主治医回来就看到奥萨斯怪异的举动,「怎么了?不舒服?」

  郝运也没心思回答,这疼痛感如此的真切,难道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跳下
床来,扒开裤子,看着里面那根还没有勃起的肉虫已经非常的粗壮,竟然快赶上
原来身体勃起的状态的大小,这非洲人的基因真的是变态!心里几分嫉妒几分羡
慕说不出的味道。

  「你干什么呢?这里是医院!」

  郝运看着眼前妩媚妖娆的韩茜,一股愤怒由心而生。都是这个小骚货当众折
辱自己,才会让自己收了这班罪!

  「在哪?在哪?」

  「???」韩茜满脸的问号。「在医院啊。」

  「我意思是……郝运现在在哪里?」

  「哦,他啊,还在重症室呢吧。你不用管他啦,都是他把你害得这么惨,不
过他也得了报应,以后说不定就是个植物人了。」

  韩茜渐渐适应了中文流利的奥萨斯,又觉得现在对话的方式怪怪的。也许之
前对方蹩脚的中文和粗陋的词汇量给自己的印象太深了吧,所以现在突然变得这
么好,自己反而不太习惯,

  韩茜胡想乱想的时候没有发觉奥萨斯的眼神已经变得通红,原本萎靡不振的
肉虫极速地膨胀起来,在下半身支起了小帐篷。

  妈的,都是这个小狐狸精!不管是真的还是梦里,老子一定要把他给正法咯。
反正这个身体不是自己的。郝运满腔的怒火,想不得太多,只想把一身的愤恨全
部发泄在眼前的小美人身上,他大手一挥,抓住韩茜的皓腕,将对方一把搂在怀
里,肉杵顶在对方纤细的腰肢上,来回的摩挲。

  「哎呀,你疯啦?这里是医院!」

  「我他妈现在就要草死你。」

  黝黑的大手顺着丝滑的大腿一路探入少女的幽径密穴,另一只手则是来回的
在胸前弹软的双峰上大力的揉搓,恨不得一把将其捏碎,可是这双峰滑嫩至极,
不管用多大的力气,双乳都会将蛮横大力卸于无形,转而变成舒适的触感。

  大嘴堵住了韩茜的小嘴,舌头长驱直入,在对方的檀口中横冲直撞,肆意地
吸吮。

  韩茜呜咽着反抗了几声,身子慢慢瘫软下来,樱桃小口中的香舌也配合着搅
动起来,黏腻的唾液伴随着少女的芳香,郝运只觉得舒爽无比,不怪他自己馋人
家的身子,这身子是个男人都他妈馋!

  手指在少女的阴蒂上抚弄了半天,蜜壶里渐渐涌出爱液!手指探入肉穴,早
已经湿漉漉地一片。

  抽回手指,放入口中,这就是小骚货的味道吗?自己胯下的银枪又膨胀了几
分。

  看着如同少女小臂一般的巨屌,郝运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着对方在自己胯下
淫叫求饶的样子。

  「等等,你弄疼我了。」韩茜一把推开奥萨斯,揉了揉自己的胸部。「真是
个禽兽,被汽车撞成这样也挡不住你。」

  郝运又一把搂住韩茜,这小骚货看来和奥萨斯搞了不少次。虽然怕被人发现,
但其实很是配合嘛,这他妈骚货一个!郝运以前越是喜欢她,现在心里就越是痛
恨她。而对她的惩罚,就是骑在她的身上对她进行无尽地揉虐!

  一双大手在丰满的臀部狠狠地一拍,进而又开始狠狠地揉捏,和胸部一样弹
软的触感!

  「死鬼,等一会,我去把门给反锁!」韩茜看了看那粗大的肉棒,极其配合
的反锁房门,拉窗帘。

  「拉什么窗帘,我们就在窗台上来!晒晒太阳……」郝运建议道。

  「就你花样多!」

  窗帘拉到一半,郝运便迫不及待地冲到韩茜身边,舌尖顺着脖颈一路而下,
脱下美人的吊带衫,看着雪白的双峰和粉红的乳尖,一口嘬了上去。大力的吸吮。

  好一番舔弄,继续一路下探。平滑弹软的小腹,下面是黑色的超短裙。这个
脱不脱都一样,不穿内裤都能看到小屄了,真是露屄小短裙。

  「你今天穿得可真骚!」

  「你不就喜欢人家穿成这样吗?」

  韩茜撅着小嘴,俏皮可爱中带着些许妖媚。

  「你是不是就等着我醒过来干你呢?」说着,一把扯下里面的内裤!居然是
粉色的小熊内裤!骚货里面穿得倒是很清纯。

  「这内裤不适合你,下次去买个露屄的蕾丝内裤!这样我随时可以干你!」

  「哎呀!你坏死了……」

  「想不想要我的大肉棒啊!」郝运端起黑色的大肉杵在蜜穴口来回的摩挲。

  「想……」

  你平时怎么说的,按照平时的来!

  「fukeme,baby!」

  韩茜之前和奥萨斯交流都是用英语,深入交流自然也是用的英语。用英语说
起骚话来少了几分羞涩,多了几分狂野。看着眼前欲求不满的渴求模样,郝运再
也按捺不住,双手托起韩茜的双臀,粗大的肉杵顶在穴口,紧致的小穴很难一下
捅入,肉棒一寸寸的顶进小穴,韩茜嘴里发出阵阵的吸气声。

  「你这死鬼,几天没弄你那里怎么更粗了!」

  黏软的肉壁紧紧地包裹着肉枪,像是无数条乌贼的爪子吸附在肉枪上,还没
开始动就已经有一股说不出的酸爽。

  「变得这么大还不是为了干死你!」

  大半的肉枪已经没入蜜穴之中,郝运看着时机已到,胯间肌肉猛的出力,肉
枪像是入水的泥鳅一下冲钻到花径的最深处,狠狠地顶在子宫口!

  啪……啪……啪……

  随着强有力的节奏,肉棒开始一次次的冲击,又黑又粗的肉棒如同攻城锤一
般,每一次撞击都让韩茜浪叫不止。

  「啊……啊……你慢点……啊……」

  「小婊子,你这小骚穴可真紧。」看着怀中不断淫叫得韩茜,就像是一条发
情的母狗。「来给主人学几声狗叫!」

  「奥萨斯你发什么神经。」以往奥萨斯可从来没有提出过这种要求,不是脑
袋被撞坏了吧!

  郝运也不多说,胯下的动作猛地加快起来,从一下下的重击变成连续不断的
冲击。黑色的巨屌在水嫩的花穴中来回冲击,犹如怒龙入江。韩茜顿时就陷入了
疯狂,小屄中强烈的刺激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双腿不停地颤抖。

  噗呲——淫水不断地涌出。

  「这就潮喷了?还早着呢!」郝运坏笑几声,动作毫不停滞。

  「等等……你让我缓一缓……啊……」

  「那你倒是学不学狗叫?」郝运不依不饶地问道。

  潮喷后的韩茜双腿酸软,就这样被抱在怀里自己毫无反抗地余地。虚弱的状
态下猛烈的冲击让小穴中的酸爽更是成倍的叠加。

  「我……我学……汪……汪汪……」

  「哈哈哈,学得不错,来学我说——我是主人的小母狗。」

  郝运的疯狂冲击终于放缓下来,抽插又变得舒缓柔和起来,温热的肉棒充盈
着饥渴的小穴,舒缓的抽插让刚刚潮喷的她觉得无比的温柔舒爽,原来媾和还能
如此美妙,今天的默契竟然比以前都要好,心情顿时也愉悦起来。

  「我是主人的小母狗,主人你今天好厉害,干的人家那里好舒服。」

  话语从韩茜的小嘴中吐出,带着妖精般靡靡之音。郝运听的血脉喷张,将怀
中的韩茜放下,将她整个人翻转过来死死地压在玻璃窗上,硕大的乳房在窗户上
比压的扁平,鼻尖凑近后劲,拨开金色的秀发,少女的体香扑面而来。郝运用舌
头在少女的脖间来回的舔裹,下体的巨龙再一次插入。

  「啊……」

  一声淫靡,韩茜向后伸出一只手抵在奥萨斯的胯部,「主人你慢点,可不要
再那么凶了。」

  郝运又是猛的一顶,正撞在最深处。「呵呵,小母狗乖,来舌头伸过来。」

  韩茜很配合地扭过头来,伸出香软的小舌,粉红色的小舌在红唇间来回的摆
动,像是正在等待被索命的猎物。

  郝运大口含了过去,两个人的舌头疯狂地纠缠在一起。

  潮喷后韩茜的小穴像是吸盘一般,包裹得更加紧致。郝运只觉得胯下的巨物
每一寸都舒爽无比。在即将要喷涌而出时,他立刻放缓节奏,时急时缓,让这种
美妙的感觉延绵不绝。

  激战许久,两人全部大汗淋漓满身的汗水,郝运舔着美人背后的咸香的汗水,
发起了最后的冲刺。

  啪啪啪……

  郝运再一次开启了疯狂的冲击模式,胯下的韩茜呜咽的淫叫不断。「啊嗯嗯
……嗯啊……主人,小母狗要不行了……」

  「我也要射了……」

  白色炽热的精华喷薄而出,立刻充盈了空虚的少女子宫。黑色的巨棒缓缓地
拔出,居然还没有射干净,又连续射了不少在少女雪白的臀部。郝运心满意足的
瘫坐在病床上,看着趴在窗台上的娇羞美人。「过来,帮我舔干净。」

  原本还在娇喘地韩茜很是听话,拖着娇柔的身躯,跪在奥萨斯的面前,雪白
的玉指握住黝黑的阳物,粉红的小舌开始不断的舔裹起来,将带着余温的白色精
华悉数吞咽进自己的腹中。

  郝运的不禁打了一个哆嗦,好爽。

  只休息了几分钟,胯下的阳物又龙精虎猛,又把韩茜肏了三回,中间有护士
来敲过门,听到了不对劲的声音也知趣地走了。

  几个小时肏的韩茜阴唇充血,口舌外翻,好不舒爽。

  「你这哪是被车撞了,你这分明是人体再造了。」

  「比之前厉害很多?」

  「嗯,粗细差别不大,可能是技巧上差别吧。」

  那可不是,老子看的AV比这黑鬼吃的米饭都多。郝运心里嘀咕着。不过也
是因为这黑鬼的身体素质好,这般折腾腰也不酸,腿也不疼。郝运心中又是一阵
羡慕嫉妒恨。

  「我冲个澡。」

  「一起?」

  「不行,我哪里现在可疼得厉害,你可别来惹我。」韩茜翻了一个白眼表示
强烈抗议。「对了,你手机那天摔坏了,给你修好了,在我包里。」

  郝运从包里掏出手机,打开屏幕是九宫格的解锁界面。「我他妈也不知道密
码啊。」心里正嘀咕,啪嗒,解锁界面解开了。

  是面部解锁,还是屏下指纹解锁?哎,管他呢,赶紧看看这小子手机里面都
有啥。

  都是一些常用的软件,在屏幕最下方,是适合单手操作的位置是聊天软件,
点开软件,大部分都是学校里的人,还有些英文的自己也不清楚关系。

  等等,这是什么。

  聊天好友里有一个奇怪的分组,标注的爱心标志。点进去全是英文备注,点
击翻译就看到几个奇怪的好友备注:可口可乐,小婊子,磁力臀,我的女王。

  我靠!没想到这小子还玩得挺花。韩茜应该是小婊子吧,那可口可乐,磁力
臀,我的女王都是谁呢!

  看着几个人的头像都是卡通形象,那看看聊天记录,点开磁力臀,聊天记录
居然空空如也。再点开我的女王,同样如此。

  好吧,郝运有些心灰意冷,看看这个小骚货吧,里面只有几次转账记录,一
共三次,每一次给对方转一万元。我靠这韩茜的小屄卖的可真贵!

  行,再看看这个可口可乐吧。点开可口可乐的记录,聊天的内容最多,骚话
也明显多了起来。网上翻了几页,一张俏丽的笑脸展现在眼前——居然是韩茜。

  那那个小骚货是谁?

  郝运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想了想,给对方发了一个笑脸过去。半天没有任
何回复,换一个再发,这一次给磁力臀发了一个笑脸,很快对方回复了一个笑脸
「身体现在怎么样?听说你明天出院?」

  郝运心思一动,模棱两可地说道「是啊,明天出院,真希望早点见到你。」

  「真坏,明天在宿舍等着,我去找你。」

  哈哈,奥萨斯,看我给你多戴几顶绿帽,对了,这用他的身体肏他的女人能
算给他戴绿帽子吗?郝运低头陷入了深深的哲思之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81818/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