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我将妻子推向深渊】25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二维码
2021.9.11发布在第一会所
字数:10790

  「我在你家装了监控,这段时间我会抽取一些片段让你好好看看你妻子的改
变。」

  面具哥这句话简直就像一记重锤敲打在我的心上,什么?他竟然在我家装监
控,他是怎么做到的,再联想他发给我他在我房间拍的视频,结合妻子那黑色的
蝴蝶内裤,我不得不悲哀的承认,不管面具哥和妻子发生到了何种地步,但是他
一定已经成为了可以自由出入我家的男人。

  也许也不是谈得上很自由,但妻子一定是愿意让他来到我家的,最重要的是
什么?最重要的是妻子没有和我说!我身为这个家的男主人竟然对这么重要的事
情一无所知,妻子啊妻子!你也太令我寒心了。

  就这样因为工作的疲惫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当我醒过来的第二天早上,
也就是和面具哥协议的第十二天,我坐在床头看着窗外的天色,感觉到一阵迷茫,
不知道妻子现在在做什么。

  打开手机,面具哥又给我发了一段视频,我看着视频,外面的封面是妻子穿
着家居服装在厨房做饭,但我根本不敢点进去看,我既刺激又紧张,我感觉到非
常的害怕,因为我真的怕面具哥从旁边出来脱下我妻子的裤子,然后在厨房抽插
我那美艳动人的妻子。

  呸!我在想什么?妻子怎么可能是这种人!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点开了视频,看到妻子跟往常一样起床在厨房做早餐,
然后镜头变幻角度她又回房间把小宝弄起床,忙了大概一个半小时终于出门了。

  我本以为摄像会到此为止,当妻子打开门以后,视频依然没有停止,我竟然
看到镜头离妻子有着一段距离在移动,难道说妻子身边有人在举着摄像头拍她?
但我很快就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因为妻子的举动实在太过于自然。

  视频的画质还非常高清,这个摄像机应该非常名贵,我甚至看到妻子眼皮跳
得厉害,都说眼皮跳有大事发生,也许她的心里总觉得有什么意外会发生一样,
人显得也不太踏实,可能为了缓和这种情绪,她特意穿了件淡黑色的棉质半身裙,
上身配白色t恤外加蓝色外套,以此来改变一下自己的郁闷的心情。

  我看着妻子开着车,白色的甲壳虫,这是我和妻子前年买的,是我送她的生
日礼物,这时候镜头也跟随进了车里,我敢确定,妻子的身边一定是有人的,或
者是有什么装置,但是她察觉不出来。

  因为视频的角度从妻子出门以后就一直是仰着的,类似于从下往上,我推测
是妻子挎了一个什么包,而且这个包很长,而摄像头就在包的边缘。

  果然妻子上车以后,镜头变幻,照在了副驾驶的正对面,而我的孩子小宝此
刻应该是坐在后排,今年小宝要上幼儿园小班了。

  妻子很快送完孩子到了学校,她自己却不紧不慢地往着单位赶。

  妻子今天穿的衣服是一袭黑色的职业短裙,雪白的衬衣被胸前饱满的双峰给
绷得非常紧,仿佛随时可能被嘣开扣子弹跳出来一般。

  下身的包臀短裙恰好好处的勾勒出她圆润的腰身,一双笔直挺拔的秀腿套着
黑色丝袜,隐隐可见白嫩柔润的肌肤,脚上是一双银色的高跟亮漆皮鞋,完全是
一副OL女郎范儿,知情而优雅,端庄中带着几分春情,分外撩人心弦,分明一
副知性美丽的模样。

  由于孩子学校和单位离得不远,一会就到了单位,在政府单位里,上午是做
事情的时间,妻子在迈着优雅的步子,在各个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忙碌着,我想知
道面具哥到底想给我看什么。

  伴随着高跟鞋跟敲打着地板有节奏的响声,宛如一曲美妙的交响曲,荡人心
神在她走过的地方,总不时出现几个耐人寻味的男人渴望的眼神,哪怕是政府单
位的工作人员,那些拥有着高素质的人群,在看到妻子的时候男人也会面露原始
的渴望神色,有些可能隐藏的很好,但在我眼中都无所遁形。

  其实以前从小学到大学,妻子身边从来不缺乏追求者,无论满腹经纶的才子,
还是富可敌省的富二代,甚至有着深厚背景的京城名少,但她一直坚持着自己的
信念,她相信感觉,相信爱情,更重要的是她一直心有个标准,那就是她必须要
深深地爱上这个人。

  这个人,就是我。

  我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如果非要说那么我有一颗真爱妻子的心,我对她的
爱美貌倒还在其次,我真真正正的爱妻子身上优秀的品质,我爱她这个人。

  也许正因为如此,我才能打动妻子的芳心,最后抱得美人归吧。

  是的,我既没有大富大贵,也没有深厚的背景,你说我拥有超凡的胆识,那
也算不上,灵活实际的头脑,灵活谈不上实际倒是真的,我来自一般的家庭,父
亲是一所高中的语文老师,而母亲是名医生,而妻子的父亲是大学教授,我的岳
母赵婉玉更是政府单位的领导,官至税务局局长,真要论家庭,妻子的家庭也是
胜过我的。

  所幸我的岳母非常看中我,觉得我为人老实,忠厚,而我的岳父一向都是对
岳母言听计从,于是也没什么太大的意见,也正因为这个,我非常感谢岳母。

  记得当初结婚的时候,我们两个家庭都很高兴,专门大大办了一次这点让妻
子也很是满足,我在心里更是发誓要与妻子永结同心,到天荒地老。

  我摇摇脑袋,把心中那些回忆摇到九霄云外,更加专注的盯着屏幕,妻子的
包放在办公桌的拐角,但是我却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正对着妻子的角度,根据我
的猜测,放在我妻子包上的摄像头应该不止一个,我甚至猜测这个包就是面具哥
赠送的。

  果然,似乎为了印证我的猜想,面具哥发过来一条消息。

  「是不是很奇怪,我送了你老婆一个包包,以后这个包可以派上大用处,让
你更清晰的看着你老婆是怎么在我手上一步一步沦陷。」

  我心中不太是滋味,也没回复面具哥的话,看着妻子专注的处理工作的侧脸,
那令人心动的精巧鼻梁,丝滑白皙的皮肤,那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天工的造物,令
人觉得美不胜收。

  看了一会,我也拿出需要处理的文件,在酒店的房间处理起来,并且打了一
个电话告诉同事,今天我就不去了。

  时间就是这样混沌着一点点地消失着,一转眼就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我看
到妻子看了看手表,然后温柔的放下手中的文件,她现在应该是准备去餐厅吃饭,
突然我在屏幕中看到妻子的手机响了,她拿起电话接通,说了一句「喂,你好,
哪位?」

  话筒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但是我听的很模糊,我听到他说,你马上
……到……来一趟,说完就挂了电话,妻子立刻说「好的好的,我现在过来。」

  我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盯着屏幕,开始警惕起来,妻子要去见谁?我心中
惊疑不定,难道是去见面具哥吗?但是很快我又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妻子的口
吻非常正式,虽说我不知道面具哥和妻子进展到了何种地步,但是从他可以出入
我的家中,光凭这一点,至少也是面对非常要好的朋友的口吻。

  果然,我看到妻子来到了一个办公室,她带着包也许是说完就去吃饭。

  我也知道了之前她是接到了局长李德的电话,这时候我看到妻子轻轻地放下
话筒,想着找我有什么事呢?因私?因公?怎么也想不透,因为妻子和局长的关
系一直非常普通,而且因为工作的关系,局长一直属于懒政,当然也可以美约其
名无为而治,一直是妻子在具体的做事,除了开会和重大的工作安排以外他们两
个不会有太多交集,而且这段时间并没有什么重大的工作需要两个人共同协商处
理,很多事电话里就可以交代清楚。

  妻子干脆不想了,我看她踩着小高跟,咚咚的踩踏在瓷砖上,很快到了李德
的办公室,轻轻地敲了两下门「咚咚」。

  里面传来了李德的声音「进来。」

  门被妻子轻轻的打开,门缝里走进来一名美丽而风韵的少妇,正是我的妻子,
我还没有见过妻子的上司,只是有时候会在家里偶尔听她提及,可惜这一次我依
旧无缘见到,因为妻子将包放在了一进门靠边的茶几上,我只能看到妻子,却看
不到坐在办公桌前的局长李德。

  我在脑海中幻想着,也许妻子的出现会让埋头工作而突然抬头的李德内心不
由一震,也许他会感叹我的妻子真是仙女下凡啊!身为一个男人,我有这样的自
信,以妻子的美貌与气质足以令每一个雄性生物垂涎三尺,她那女强人的性格雷
厉风行的感觉足以调动任何一个男人的征服欲。

  但他马上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波动,因为我听到他干咳了两声,然后说道
「谢局,请坐。」

  李德应该今年有将近五十了,就仕途而言,虽然他比妻子官大一级,但妻子
的发展潜力远远在他之上,他对我的妻子一向是比较尊敬的。

  妻子大大方方,非常客气的问「李局,你好,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李德微
笑着答道「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

  我看到一只手从屏幕的拐角伸出来,边说边指着办公桌前的弓字椅,示意我
妻子坐下。

  看到妻子安然坐下后,李德继续说「是这样的,谢局,组织部最近在找我谈
话,你有望更进一步,过不多久我可能会调离这个岗位,到省里去。」

  我看到妻子脸上闪过一丝喜悦之色,但很快就一闪而过,妻子向来是很沉得
住气的,先是恭喜说「那我预祝李局步步高升,至于我就看缘分吧,我一切服从
组织的安排,升不升官的无所谓,就算不升我也不会带着个人情绪工作,我在这
个岗位上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就够了。」

  李德呵呵的笑,笑了半天也不说话,妻子也不说话,等待他开口。

  一会以后,李德悠悠的开口「是这样的啊,谢局,组织上对你的工作能力是
非常认可的,询问我的意见,作为同事我对你也是赞不绝口,现在呢组织上就是
让我来询问你的意见,了解一下你的情况。」

  妻子蹙了蹙好看的眉头,然后说「那李局,具体想要了解什么,你就开口吧,
我对组织上是没有什么隐瞒的。」

  「啊,那你最近生活有什么困难啊?工作上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听说你老
公出差了是吗?」

  我听到这里差点眼睛要掉出来,这李德问的都是什么,我本身也是党员,而
且再下一步我就可以升到分公司的高层主管之一,成为党组成员,本身也进行过
一些类似的谈话,问的绝对不是这些问题。

  妻子这时估计也是非常疑惑,她根本抓不透面前这个人到底在想着什么,就
有一句一句地应付着李德,就一个字一个字回答,没有,有。

  也许也是看到了妻子得心不在焉,我突然看到妻子有点坐立不安,仿佛是受
到了眼神的侵犯,妻子的这种状态以前我也见过,那一次是在地铁站一个老流浪
汉一直盯着她看,手还摸着自己的下体,那次妻子很少有的露出了害怕的神色,
事后她对我说她不是因为感觉到害怕,只是觉得恶心。

  我开始展开幻想,在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年迈的男人,色咪咪地看着我的
妻子丰满的胸部,他说道「那就这样吧,谢局,你是要去单位餐厅吃饭吧,不如
我们一起?」

  我听到妻子说「不了,李局我还有点自己的事情要处理,先就不去了。」

  我看到妻子的神情,她一定是觉得莫名其妙,我也能察觉到李德今天找妻子
一定不是这么简单,能做到局长这个位置他绝对不是酒囊饭袋,也许他在试探我
的妻子。

  他一定还有没有说出口的话,但今天显然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所以李德最
后还是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他要准备在更合适的场合说,这样的效果更好。

  难道说李德对妻子也有想法?我心中突然冒出这个想法,不过随后又释然了,
毕竟妻子这么美丽对她有想法也不奇怪,李德是不可能战胜面具哥的,所以对于
这么一个人我丝毫不怕,但多多少少还是留了个心眼,毕竟不怕真小人就怕伪君
子,李德符合衣冠禽兽的一切特征。

  我要不要把这个情况向面具哥反映?突然,我想到这个视频是面具哥发给我
的,那么他一定在同步观看,势力庞大如面具哥,李德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

  我又眼看着妻子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她应该是避免和李德同时出现在餐厅,
这样会尴尬,妻子呆呆的站了一会然后把包放在一旁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妻子会打给谁呢?打给我么?有可能,发生这种事情妻子第一时间应该会打
给我的。

  可是随着妻子把手机放在耳边很久,我的手机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出现,那她
会打给谁呢?面具哥?我的心中有了答案。

  电话接通,妻子说「那个老不死的色眯眯的盯着我,真是衣冠禽兽,上次就
这样。」

  上次?这么说今天并不是第一次,如果不是近期发生的事那么就在面具哥出
现之前,但是妻子并没有对我提起过,也许以她自强自立的性格她不愿意告诉我
这种事,她觉得自己可以处理好。

  如果是近期发生的,那么她一样没有选择和我说,我这个丈夫做的怎么这么
失败啊。

  要知道,再要强的女人也是想要有一个男人可以依靠的,妻子没有选择依靠
我,却打电话给了面具哥,这个答案显而易见。

  面具哥的声音我听不见,但是我可以听见妻子说「知道了,嗯。」

  就在放下电话那一刹那,妻子突然有点娇羞说「你怎么这么坏。」

  没有错!那明明是小儿女恋爱时才会有的语气,那样的神态,是不会错的!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因为经常互相发短信,所以我认识面具哥的号码。

  咦?面具哥不是正和妻子打着电话吗,难道说面具哥给我看的不是直播,也
就说视频里发生的并不是今天的事情吗?

  电话接通,里面竟然!传出了妻子的声音,就在我忍不住要回答的时候,面
具哥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我心头思绪一转,顿时明白过来,面具哥是想让我听他
和妻子的对话。

  「今晚来我家吗?」

  我听到妻子冰冷理智的声音,但是话的内容让我再也坐不住了。

  面具哥说「不了吧,你丈夫不在家,我经常出入你家觉得不太好。」

  我心中感叹,面具哥装模作样的本领真是世界一流,也是,如果面具哥是那
种精虫上脑的面目又怎么可能打动妻子的芳心。

  「没事的,今天孩子去他奶奶家睡了,再过几天我丈夫也要回来了。」

  听到妻子的话,我心头不是滋味,大概她想不到她的丈夫此时此刻就在听她
的话吧。

  面具哥说「好。」

  看来妻子应该已经和面具哥做过了吧,呵,我心中充满悲哀,还三个月呢,
这才多少天,第十四天,连半个月都没有到!

  就在我自怨自艾的时候,妻子却给我打了一记强心针!

  「但是还是和之前一样,我不能背叛我的丈夫,虽然他真的令我很失望。」
说到这里妻子的声音逐渐变小,类似于窃窃私语的声音,我聚精会神的听着,生
怕遗漏一丝一毫的细节。

  妻子说「最多,最多,也就是像之前那样,更多的我就不可能答应你了。」

  之前那样?之前哪样?我竟然一点消息都没从面具哥那里得到。

  「我想你吃我的下面。」面具哥出口惊人。

  「不行!」

  妻子斩钉截铁,一口回绝,那股雷厉风行的女强人气息又回到了她的身上,
之前那种娇羞的小儿女神态荡然无存,我心中隐隐有些幸灾乐祸,面具哥啊!你
大概还不太了解我妻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吧?我和她夫妻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
给我口过,何况是你呢?

  「那你和我说实话,你看过它,它大不大。」

  妻子沉吟了很久,不说话,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好半天妻子才小声说了一
句「大。」

  我被这声大,刺激的浑身燥热不堪,顿时脱下了裤子,下面就有微微抬头的
趋势。

  「那你再说,和你丈夫的哪个大?真话告诉我。」

  妻子这次沉默的时间变短了,然后非常就事论事的口气说出「你的,比他大。」

  「大多少?」

  「大,很多。」

  面具哥就像循循善诱一般说「那你,和你老公每次做爱,有一次,让你觉得
真的释放了自己吗?我懂你,你知道你内心深处是怎样的女人,女人在这个世界
上,被赋予了太多沉重的东西,妻子,母亲,这些东西会让你觉得累,你的丈夫
不理解你,令你失望,你就不想不做别人的妻子,你孩子的母亲,在那么一点点
时间里,去做你自己吗?」

  妻子说「我当然想,可是,我。」

  说着说着妻子又沉默了,然后说「好,我努力一点,我像你说的那样前进,
但是能迈多少步我自己也不知道,有一点就是你不可以逼我!」

  面具哥微笑着说「傻瓜,我怎么可能逼你呢,我一直就这样陪伴在你身边,
你老公不愿意给你的我都可以给你,我也不需要你回报我什么,你开心就好了,
知道吗?」

  妻子不善于说情话,但是我能感觉到她心里很感动,只是说了一个「嗯,我
知道了。」

  电话挂断,我久久都回不过神,这和我设想的不一样!我最开始只是想让妻
子在面具哥那里可以得到做女人的快乐,我只是想看她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快
乐,但是我从心底还是希望老婆爱的人是我,我无法承受失去妻子的代价。

  而面具哥身为此中老手,他又怎么会不知道,攻肉为下,攻心为上的道理。

  于是我决定给妻子打个电话过去,我不为了别的,我就想知道在我和妻子通
话的时候,我们当初的感觉是否还存在。

  「喂?找哪位?」

  妻子接通了电话,对我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我的号码她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她是故意。

  我无奈的说「是我啊,老婆。」

  「哦,你还活着啊?」

  妻子对我冷嘲热讽,也难怪,这还是我从出差以后到现在第一次给她打电话,
之前孩子生病,她妹妹的事一件也指望不上我,特别是孩子生病的事,那一件事
就如同一根刺狠狠地扎在她的心里,可以说让她对我失望至极。

  「老婆,对不起!」

  我真诚的悔过,但是我低估了我的这些所作所为给妻子所带来的伤害,没有
想到妻子并不买账,只是轻飘飘的对我说一声「没事,你工作也忙,我理解你。」

  我急忙开声,想要说更多,可惜又被妻子再一次的堵住了。

  「你不用说的,我都明白。」

  我的心中顿时悲凉万分,对于女人来说,如果她还肯跟你继续计较下去,哪
怕你觉得烦,觉得厌,但是至少说明她心里是在乎你的,所以她愿意和你纠缠,
如果当有一天,你觉得她对你无所谓了,就说明她对你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信心。

  「老婆!」

  妻子说「我还挺忙的,就这样吧,你工作也忙,去忙工作吧。」

  如果是以前的话,妻子一定不会挂断电话儿,等我哄她,但是今天没有,说
完这句话,他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留下我一个人在电话的这边发呆。

  到了下午就是无聊的谈笑时间,我如同行尸走肉般,看着自己的工作文件,
其实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处理,我的目光还是飘忽,在电脑的屏幕上,看着妻子在
那里和自己的下属不时的说两句家常话。

  但是每次当同事提到我妻子的脸上都会闪过一丝不快的神色,然后闭口不谈。

  面具哥应该此时此刻也非常开心吧!他看着自己的猎物一步一步向自己走了
过来,我听着高跟鞋敲打地板的每一声都好象都敲在了自己的心里,这一生一生
好像都是在朝面具哥的方向而去。

  也许此时此刻,面具哥的心里是心潮澎湃的,也许,他一直追逐的尤物现在
终于可以慢慢收网。

  下午的时候,李德又去喊妻子去办公室,妻子虽然很厌烦的,但是毕竟还是
自己的直属上司,在面子上不能做的太难看,于是妻子还是选择了过去。

  她带着无奈的表情站到了李德身前,李德随之感觉自己在花丛,那种淡淡的
名贵香水味环绕着他的心情是如此的美好。

  「谢局,你真好看。」

  得到了李德的夸赞,但是妻子的心中却只有厌恶,她对老狐狸这种神态是厌
恶的,但他不会理解到李德享受的这种变态感。

  这时,一只手开始触摸到了她小腿的肌肤,虽然隔着肉色的丝袜但依然能感
觉到那只苍老巴巴的老手,妻子心里一惊,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了这可恶
的老淫棍。

  「李局,你要做什么?这里是单位呀。」

  李德见状,不满地看了她一眼说" 你明白你现在的角色吗?过来,坐到办公
台上来。」

  「我什么角色?你是不是心理变态啊?」

  妻子怒斥着眼前这个肮脏猥琐的男人,李德不慌不忙的说「你老公不在家的
时候,你带别的男人回家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一个天生淫荡的婊子,一
个母狗,别的男人能操你,为什么我不能操你?」

  妻子心中大惊,可能她现在心里想的是,为什么自己的是会被他知道,但是
妻子好歹也是浸淫官场多年,不动声色的本领已经练到家。

  她以一种极其嫌弃的语气说「如果你在胡说的话,我可以告你诽谤,没有想
到同事这么多年,你竟然是这种人。」

  李德淫笑着说「你还在这里装,你以为我没有证据吗?我手上有你们的照片,
如果我把这个照片交给你的老公,我想你的老公一定会与你离婚吧。」

  这是屏幕之外的我,也是浑身血液膨胀了起来,这个老狐狸他要干嘛。

  「你胡说,有本事把照片拿出来。」

  李德好像早就会料到妻子这么说,不慌不忙的从抽屉里掏出了两张照片。

  我透过他包摄像头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得到照片,而且可以看到非常清晰。

  照片里一个女人,穿着深色的针织长袖,显得雍容华贵,而且优雅,这不是
我的妻子还会是谁呢?而她的旁边坐着一个男的,这个男人的面容我就看不清楚,
好像是被打了马赛克一般,有可能是拍摄角度和光线的问题,但是我根本就不需
要看清楚,我也会知道,那肯定是面具哥。

  而妻子的脸正在紧盯着墙上的挂钟,显得非常紧张,而她的手竟然放在了面
具哥的胯间。

  看到这里,我浑身鸡皮疙瘩起来了,妻子她的手竟然放在了另外一个男人的
下体,她一向是非常保守从来都不会主动,每次都是我让他摸他才会勉强的摸几
下像是交作业一样。

  但是我看到照片里的妻子面色红润,虽然非常紧张,但是显然自己也很是愉
悦,虽然我看不到,但是我的脑海中都已经猜到了,在摸面具哥和下体的那一瞬
间,妻子的下面一定已经泛滥成河。

  另外一张是妻子正在厨房做饭,而面具哥从背后抱了她一下,妻子的抓拍镜
头刚好是她回头的时候,眼神虽然露出一些不快,但是更多的像是娇嗔一般。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对情人打情骂俏和调情的照片。

  妻子顿时也慌了手脚,但她还是强自镇定下来问「你要干什么?」

  李德嘿嘿一笑,说「先听我的坐上来。」

  妻子脸色阴晴不定,她可能在想自己坐上去后,那姿势多不雅啊?自己穿着
西装套裙,坐上去好象自己就是荡妇一样。

  李德见妻子没动,心想这样一位高贵有地位的女人如果不先打击她的自尊,
以后难以让他玩得顺心于是接着威胁道:" 谢局,你回去吧,等着吧,等着我把
照片交给你老公,让他和你离婚吧。」

  「不送!」说完这句话,李德开始站起身背向妻子看着窗外。

  李德这是以退为进的威胁他知道妻子没办法离开,特意把离婚这个词的音量
提高了不少。

  无论妻子心中对我如何失望,但是如果说到离婚二字是万万不可能的,因为
离婚不光牵扯到我们个人,还牵扯到两个家庭,牵扯到我们的父母,我们的孩子。

  果然,妻子犹豫了一下,她可能会在想,这好歹是单位,李德一定不敢对他
做得太过分,如果是这样的话,倒还不如先听他的,以缓兵之计徐徐图之,等到
自己有时间了再去想对策。

  妻子不声不吭,勉强的坐到了李德的面前,但双腿并拢,竭力守住女人的那
点羞涩。

  这时的妻子双眼是饱含着泪水,但她强忍着,不能在这个老变态面前,让他
看出她内心底的脆弱。

  「把你衬衫的纽扣解开!」李德进一步说。

  「什么?你不要得寸进尺!」妻子怒斥。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不听我的,你知道后果。」李德呵呵的笑,看着妻
子,那种眼神就像看着一个母猴子在表演,我相信面具哥此时此刻也在观看,那
么他一定会有办法的,我在心中祈祷者,把面具哥当成了救世的英雄。

  我甚至忍不住给面具哥发了条消息「你快点想办法,我妻子快给这个老变态
玩了。」

  面具哥回复我说「」放心吧,我知道,你妻子是我的,谁也动不了,她的肉
体只能我来享用。」

  此时此刻,妻子在作出最后的抵抗,尽管她知道那是徒劳的「我的话不说第
二遍!" 李德也是当了局长很久,有一种身居高位,不怒自威的气息,语气不容
置疑。

  妻子无奈的闭上眼睛,绝望的把衣服伸到了他面前前,第一粒,李德心里是
渴望和激动的,他正一步一步地把这个尤物的面纱揭开虽然她在抵制,但这正合
自己的胃口,有难度的猎物才是最香的妻子终于把最上面的三颗纽扣给解开了,
李德喜生于心,但不形于色,但他那火热的眼光出卖了自己,当看着面前这个精
致的尤物把身材保持的如此完美的时候,他开始觉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

  「继续啊!继续!」

  细腻白皙的皮肤,由白色蕾丝衬托着的高耸的胸部,那确实有料啊,李德心
里感叹。

  尤其重要的是竟然不留有一点肚腩,腰间如水蛇一样细但当他看到腰间还系
着短裙的上沿时,皱了一下眉,伸出了他那老巴巴的老手去拉裙子的拉链。

  妻子见状,一急忙抓住李德那只老手,阻拦了一下,但迎着面前那带有威胁
的凶光,不由自主地松开往后移同时把头往别处看去,尽管对这样的动作无能为
力,但她尽量别看,减轻一点自己内心的厌恶和压力她感觉到那在自己肚子上轻
轻地抚摸了一圈,移动到了侧面的裙子拉链上,这时的拉链一点一点的往下拉,
妻子的心越来越紧了,这是她从来没有想到的被迫,她可能心中在想,她的丈夫
要是知道自己被这样的侮辱,那是多么难过啊?

  她的心快要死了,她身体有点发冷,她的感管是绝对接受不了这样的情景的,
但她的理智告诉她,她必须接受。

  终于,妻子受不了了,拍打开了李德的手,大喝了一声「不要再摸了。」

  李德说「继续解纽扣啊!」

  「不解了!最多解三颗!」

  「我看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李德享受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雅香味,那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味道,这时
的李德好象忘记了身在办公室。

  " 你想干什么!" 妻子一下子站了起来,她想不到一个单位的领导能在办公
室竟然可以这样无礼,一开始他还抱着他不敢乱来的想法,但是如今看来,他低
估了李德的色胆。

  但李德并没有惊恐后退的意思,反而快速向前,在妻子不注意的时候把她抱
住,嘴里不停地说:" 谢局!我太喜欢你了,只要你顺了我,以后你在单位想要
什么有什么!等我调离了这里,我就把局长的位子让给你,以后你的仕途会更顺
利。" 李德说这话并没有错,他有着省政法委副书记的哥哥撑腰。

  妻子拼命地挣扎,并威胁说:" 你快放,再这样,我就喊了?" 可李德置若
罔闻,在混乱的瞬间,把他那大手放在了妻子的丰满的胸部,不停地挤压着。

  卢佳在愤怒和惊恐抬起了右脚跺了一下李德的右脚,随着一声闷叫;" 啊!」

  不得不放开了那柔软的男人不禁地双手抓住自己的一只脚在左脚单独支撑下
连蹦了几下,妻子趁机跑出了李德办公室。

  她在委屈和愤怒的交织中走过了回办公室的路,因为走得太急,包也没有带,
让我得以看到李德此时此刻的心情。

  李德则在遗憾回味着刚才的那一幕,心想就差那么一点点,火已经烧了起来,
但却被她灭了,可惜并暗暗下了决心,他说了一句:" 谢晴,我一定要你为我心
甘情愿的狗。」

  而这句话被我听到了,也被面具哥听到了。

  过了一会,妻子又回到了李德办公室拿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看到我的妻
子如此泼辣,他也不敢胡作非为,毕竟在单位。

  画面回到妻子的办公室,我看到她掏出了手机,打给了面具哥。

  妻子竟然罕见的哭了,那边应该一直在安慰她,过了好一会,妻子的心情才
平复了下来。

  视频到这里也被切断了,我连续给面具哥发了几条短信,他都没有回复我。

  时间到了晚上,按照原定的计划,面具哥此刻应该快要赶往我的家中。

  他们会做什么呢?我不得而知,他们一定已经有超越了正常朋友的举动,但
是又从妻子的那一句我不同意你不能逼我的这句话中,我得出他们还没有实质性
的进入到那一步。

  但是妻子的心已经在一点一点的沦陷,这是毋庸置疑的。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以前看过的那些黄片,开始幻想假如我的老婆如同
她们一样追逐本能的肉体的欢愉,但是内心还是爱我的,我该怎么面对?想着想
着,我就想到了老婆跪在男人面前、袒露着酥胸任人轻薄的样子。

  脑中出现这样的画面,肉棒不由得充血膨胀起来。

  这时面具哥发来了一张图片,是妻子的大腿,我一眼就认了出来,是那样的
白皙光滑。

  而这个大腿上,竟然有一些白灼的液体,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那新鲜的热
气,和滚烫的温度。

  「刚射的!你老婆可湿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81817/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