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妻心如针】29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二维码
2021.9.14发布于第一会所
字数:10817

  又是一个晴朗而平静晚上,在本市标志性建筑的中心大厦的楼下,一辆红色
宝马x7SUV在路边静静停着。

  那车子漆新光亮,干净的一尘不染,往里看进去,更能感受到一种白富美的
蕙质兰心和家一般的温馨气息。

  而车里那个男人和他身边小男孩,让人们看起来,除了羡慕,也只有羡慕了。

  没错这个男人正是我,今天是我换车的第一天,和小小与妻子一起出门庆祝。

  「爸爸,你看,画的好吗?」

  「嗯!不错,不错,小小,你还真是有点小画家的风范了,啊?」

  我对待孩子一向非常耐心。

  「嘻嘻,妈妈会喜欢吗?」小小歪着他天真的大脑袋仰头问我。

  「当然会啊,我看,她会这样……」

  「嗯,痒嘛~~~爸爸,别挠了,我好痒,别挠了,别挠了……」

  转眼间,小小就被挠的咯咯笑了起来,这一天里,能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吃大
餐,还看了一场她很喜欢的迪斯尼电影,幸福感早就灌满她小小的心脏了,哪怕
回家之前,妈妈因为工作要暂时离开,车里就留下了她和爸爸两个人。

  妻子因为律所有急事,要过去一趟,所以我们在这里等他。

  最近一连串的事情让我受到太多冲击与震撼,好不容易一家三口有放松心情
的时候,我摇下窗户,对着车窗外抽起了烟。

  小小再次抬起头,望向眼前那一幢摩天大楼的时候,稚嫩的小脸上却呈现出
了一点担忧来。

  「都快一个小时了,妈妈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呢?」

  想想小孩当然不会懂大人工作那些事情了,但也看的出来,小小已经是非常
懂事。

  我看着儿子,欣慰的笑了笑:「放心,你妈妈可是很厉害哒,她马上就可以
回来了,喏,你看……」打开手机,我将微信翻到了刚才妻子发来的那条消息上,
妻子说还有十分钟就到了。

  我把手机递到儿子面前:「只不过啊,处理工作和来去路程也要时间的,没
有那么快的,你说对不对?」

  直到孩子重新展开笑脸,我才将手机接了回来,一双满怀疼爱和喜悦的目光
始终还看着儿子:「小小,你困不困啊,要不然先躺在爸爸身上睡好了。」

  「嗯~ 不睡行不行啊?」

  「爸爸,我今天还没有做作业呢,妈妈说过的,好孩子不可以把事情拖到明
天的,再说,我还真的不困呢,你就让我再画一会儿,好不好嘛?」

  面对儿子撒娇的样子,我几乎是没有了办法,小小不但和妈妈很亲,和我,
也是一样的。

  一直以来,无论那些事情对于我来说有多棘手,工作压力又有多大,只要一
想到妻子和孩子,我就能恢复满血,永远都充满动力。

  而眼下对妻子的离开,我没有埋怨,可以说连一丝一毫都不存在,但我有担
忧,陈博就像一个鬼魅充斥在我生活中的各个角落,他像森然可怖的无形大手计
划着将妻子拖向深渊。

  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尤其是女人,要注重事业上的成就得失,难免就要忽
略到家庭,可我也非常清楚,妻子却是一个凭实力和坚韧证明了自己,同时还能
为家庭全心全意付出的,她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

  哪怕只从孩子一贯的素养和笑容当中,我都能看到妻子的好,虽然发生了多
么多我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我也愿意相信妻子不会让我失望。

  更何况最近,妻子还给了一个我很意外的惊喜,那就是,她准备备孕了。

  作为李家唯一的血脉,我当然很希望自己能再有一个孩子,好在小小特别喜
欢小朋友,所以自打小小三岁那年,我们就有了生二胎的想法,可谁知道偏偏也
是就从那时开始,妻子和我的事业却刚好进入了一个关键阶段,导致一直以来都
没有机会。

  只是这份惊喜之外,仍然有担忧,我觉得陈博的事情没有解决,这个孩子的
到来也不能令我安心。

  虽然女人在妊娠期里也能上班,可妻子现在已经是律所的骨干律师,除了坐
办公室以外,经常还要穿梭于各级领导和客户的饭桌上,经常有应酬的,那么肚
子一旦大了,又怎么方便再去面对那些交际场合呢。

  再说我因为经历过一次,知道哺乳期妻子的奶水特别多,常常一天里要排奶
好几次,内分泌才能稳定下来,偏偏妻子又不希望孩子过早的断奶,为了安心的
孕育宝宝,再次分娩后她所需要的产假期只会比以前更长。

  只能说一直以来,我很理解妻子的为难之处,毕竟曾经为了小小,人家已经
放弃的够多了,妻子从小就立志要成为时代女性的标杆,事业对她有多重要,我
当然知道。

  「老公啊,明年就是龙年了,你要不要人家…给你生个龙宝宝呢,嗯?…嘤
嘤,好啦,好啦,就知道你想……所以现在开始啊,你呢一定要把身体养好,首
先不管怎么样,都不要再熬夜了,我跟你说啊,那样对精子不好的,医生反复说
的;当然吃东西呢,像那些高油高盐的,就尽量不要再碰了,我在家呢会给你多
准备一些生鲜和牛排什么的,你有空就回来吃饭知道吗;还有老公啊,要是申殷
和杜明再让你喝酒,你就跟他说已经戒了,你也不希望我们的宝宝以后不健康吧
……至于人家的排卵期呢,嘤,我会提前跟你说的啦,嗳,笑什么,听见没有啊
……。」

  妻子依在我怀里,目光是那样淡定,那样的柔情似水,让我再次想起,又不
经意的从心里笑了出来。

  小小看到我自己在笑,便停下手里的画,对我鬼鬼的问了一句:「爸爸,你
想什么呢?」

  我自然知道妻子不想现在就把事情告诉儿子,可看着小小那张天真无邪的小
脸蛋,我就是按捺不住了,「小小,爸爸问你啊,如果妈妈再生一个孩子的话,
你想要弟弟,还是妹妹呢?」

  没想到儿子连想都没想,就直接答了出来:「我想要妹妹!」

  「为什么呢?」

  「因为有了妹妹,我就能教她画画,还有唱歌什么的呢……」只见他越说越
高兴了。

  「嘻嘻……那样,我就能和她成为一对最好最棒的组合啦。」

  「那,万一是个弟弟呢?」

  「弟弟啊?……弟弟也不错啊!我们班上的佳佳就有个很可爱的小弟弟的,
成天都屁颠屁颠跟着她玩呢……」

  如果不是小月生,小小今年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说到这里,他的眼珠子转
动了一下,「爸爸,你怎么这样问啊?难道说妈妈,又要生孩子啦?」

  其实我和妻子一直都在顾忌孩子的感受,虽然小孩懂的不多,对生育那种事
可以说完全没有概念,但也不否认,有相当一部分的孩子是不希望父母再生的,
毕竟一旦有了弟弟或者妹妹,原本只属于自己的爱就要被人分享了,而小小还那
么聪明,我们会担心,这会影响了他的优越感。

  直到看见儿子那副小有惊喜的样子,我心里唯一的结也被打开了。

  「哈…至于为什么啊,再过些时间,你自然就知道啦!啊?…」

  我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抱过儿子坐在自己腿上,又一次挠的他咯咯地笑起
来。

  「我们回家吧,今天你玩的也太累了,就不要等你妈妈了,明天我送你去你
爷爷奶奶那。」

  等到回到家,我为小小弄好了一切,然后监督他睡觉,并且对他说。

  「好啦,时间真的不早了,你现在就睡吧,要不然妈妈知道你还没睡的话,
她一定会生气的,啊?」

  「嗯,妈妈工作那么辛苦,我不能让她生气的,可小小要是睡着了,爸爸不
就会很无聊吗。」

  「呵,怎么会呢,爸爸呢,还就是喜欢看你睡着的样子呢,来,乖。」

  我将孩子安顿好,看着他慢慢睡着,转身又出了家门,回到车里。

  我把车里的音乐调的很轻,任由车里那淡淡的香水味和音乐混混交融,香味
是妻子身上留下来的,而那首旋律正是我和妻子在热恋时期都很喜欢的一首歌,
渐渐的,我自己的眼睛也闭上了,唇角却还微微的上扬着,那样子,就好像我现
在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回到了最原点。

  米白色的落地窗帘彻底挡住了窗外的夜景,也正是将这个屋子的风雅,衬托
的格外的唯美。

  可眼下,这屋子里却满地都是惨湿不堪的纸巾,满地都散着一件件的被急急
脱下来的裙带衣裤,女人内裤很狼狈的丢在床边上,裤裆上那张已经湿透了,还
散发着屄骚味的护垫,也在空气里,尽情的享受自由。

  「嗯啊!…不要提他…你不要提他,不要提他…啊…啊…啊!」

  只见一张床,那张可怜的大床眼看就要震塌了,在肉体极为剧烈的碰撞中,
一声声的巨响正带着女人消魂至极的呻吟,残忍的充斥着这房间的每个角落。

  女人丰腻白皙的身体被男人与床头夹在中间,阴道里承受着一条肉棒持续有
力的狠狠的大幅抽插,她的声音都在颤抖,她的表情时而痛苦,时而销魂,时而
又如哭泣那般,却又堆积着满满的享受。

  秀发凌乱飘逸,不断辉映着这女人已经高高勃起的乳头,两只丰白硕大的奶
子正随着那放肆的摇摆,在猛男身体之间,散发着异常诱人的色泽,是任何男人
都无法把持的风韵和白皙。

  「啊……啊……亲我,快,亲我,你快亲我,快点,你快亲我,轻点啊,快
点亲我啊!」

  她的表情欲仙欲死,让那个男人配合的更为默契,索性一人一边的去刺激她
的乳头,连搓带拧,连吸带咬,还交替不停的亲吻她的唇。

  「不要停…时间长一点…长一点,亲我,再亲我!」

  直到突然间胯下的撞击重重的连声而起,她小腹上光滑饱满的肌肤一下子绷
的很紧很紧,伴随着撕屄的颤抖,妊娠疤痕和下面那撮性感乌黑的屄毛更是显得
锋芒毕露,由此她再也掩饰不住了。

  「啊…………不…不…不要这样!…不要!不要……我要变得奇怪了!…我
要变得奇怪了!」

  不知道她嘴里在说些什么,却知道她的高潮就要来了,那欲仙欲死的表情,
从眉宇到眼角,从阴唇到乳晕,乳头,从她的屁眼,到额头发梢上,她变了音的
声线越来越高,吐词也越来越含糊,都有些语无伦次了,直到身体猛的前倾下去,
她不顾一切的搂住了那个男人,雪白丰满的大屁股正由着那肉棒歇斯底里不依不
饶的抽插,在空中不由自主的大大的绽开了!

  「啊!啊!到了到了到了我到了!」

  就连屁眼,都一览无遗了,看看那床单,枕头,甚至男人的身上,腿上,都
已经湿的一片狼藉……她情动如潮的抱着那个男人,身子还在发抖。

  然而,也正是她此时的表情,和她那彻底暴露在空气里的屁眼,阴唇,以及
那一对曾经哺育过孩子却又保养的极好的满满都是胶原蛋白的丰乳,反而让她看
上去显得更加漂亮,更加的妩媚动人。

  这里不是酒店,不是夜店会所,更不是谁家里的卧室,而是我们城市中心里
面一家金融企业为高层配置的会客房间。更为难堪的是这时候,那楼面上还有许
多人在加班,还都是一些年轻有为的白领男女。

  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会惊讶非常,因为那里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我停车的地方,
中心大厦。

  女人做爱的响声被都市白领们听到,虽说在小说和电影里,常有这样的情节
发生,可一旦在现实中遇到,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听着会客室里那种动静,甚至,连女人的屁股被扇响的声音也洋洋盈耳的冲
出了房间,他们一个个都面红耳赤,全都无法相信,不知所措的,是尴尬到了极
点。

  怎么会这样子!刚才那个秀发高高盘起,一身文雅气质的漂亮女人,她看上
去是那么高雅,那么端庄,哪怕只是和男人握手时的姿态和笑容,也觉得她是一
个有素颜,有身份而且,或许已经有了家庭的女人,但此时此刻的她,在房间里
在做什么,已经不由分说了。

  与其说听着,就已经让人受不了,不如说白领们全都生出了一些胆怯来,那
个男人平时没有见过,但进房间之前陪同的都是这家企业的高层,其中一个还是
老板。

  只要是有社会阅历,或者说稍微有点脑子的人,谁愿意去蹚这波浑水呢,有
句话说的好,非礼勿视,非礼勿听,无论老板是否知道声音会不会涌出来,为了
安全起见,他们都选择了趁早离开。

  这个时候我还坐在车里,妻子说十分钟就能回来,但是半个小时都过去了,
却迟迟不见她的踪影,我打她电话回荡在我耳边的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
稍后再拨。

  妻子到底去哪了?她是否真的去工作了?我的心中不免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
号。

  一个小时过去了,我终于忍不住了,再拨打了很多次妻子手机依然没有得到
接通的情况下,我拨通了杜明的电话,请他帮忙查一下妻子的行踪。

  杜明果然高效,不出三分钟一条短信发了过来,上面写着「城市中心大厦,
十二层。」

  中心大厦,那不就是我一开始停车的地方?妻子不是在律所嘛,怎么会到哪
里去?我带着疑问,发动了车子,急忙驱车赶往信息中所说的地点,但是除了疑
问和交集,我的内心还有很大一部分的惧怕。

  我是惧怕妻子,还是陈博,还是见到一些我不敢见到的事情,是我自己?一
切都如同乱麻一般充斥刺激着我的脑神经。

  半小时后,我回到了原来的地点,坐在车里,我并没有选择上楼,我想等老
婆从楼上下来,原因很简单,我害怕,我害怕我没有应对这类事情的良好素质,
做出一些让我后悔终身的事情。

  终于,妻子的身影从倒车镜中出现,她的手还牵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我熟
悉的无法再熟悉,就是陈博,他带着黑色墨镜,一身西装革履,一副成功人士的
打扮,但此刻让我气血上涌。

  不对!不是妻子!随着二人的身影越来越近,我发现这个女人和妻子有点相
似,穿衣是一样的,但还是有不同之处,那竟然是我的岳母!

  两人有说有笑,走过我车旁的时候,我连忙把头低了下来,但我有种直觉,
陈博似乎知道这是我的车,也知道我在这等他,在他们擦身的一瞬间,我似乎感
觉到一道阴冷的目光从我的身上扫过。

  是错觉吗?我不知道。

  在他们走后大概十分钟,妻子的身影终于出现在门口。

  虽然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可是,在见到妻子的时候,正等在楼下的我依旧是
眼前猛的一亮,连心跳都有些加快了。

  要细说气质和容貌,我所认识的所有女性里,还真的没有谁能和妻子相比的,
少女气息浓郁的张小蓝也好,熟女气息华贵雍容的岳母也好,到妻子面前都是黯
然失色。

  更何况今天一身休闲打扮的妻子,比平时还多了几分优雅,几分妩媚,还有
几分让我难以抗拒的风情。

  尤其是那双脚,在那浅金色的高跟凉鞋里,显得那样白嫩,映着夕阳的余晖
就好像是细腻滑润的豆腐一样;小小的脚趾头上,没有颜色,倒比人工弄出的任
何色彩,都要迷人。

  而那蓝色泛白的牛仔裤,在她修长丰润的双腿上绑的紧紧的,于上于下都展
现着成熟女性特有的魅力和风韵,却也不失小有清新的一番可人。

  为此,她搭配了一件米白色的质地很轻薄的衬衫,外加一条时尚光鲜的皮带
围在腹上,衣摆齐臀。

  尽管身材太好了,胸前那一对硕大、怒挺的饱满,丰满的随时都会将衣襟撑
破的样子,可就是有一种文雅气质由内散发出来,满满都是知性的味道,而今天,
她还把一头大波浪的黑亮秀发披了下来,那美就更显得风情奕奕了。

  关键妻子的皮肤还特别好,好的简直会让人生恨妒忌,哪怕是素颜,她那张
脸也照样雪白莹润,清丽脱尘,在任何情况下,都因为健康而红晕的,有一种说
不出的漂亮。

  要不是当年产下小小,屁股明显肥了大了一圈,小腹还微微有些凸起,恐怕
怎么看,她都不像是一个六岁孩子的妈妈,妻子的出现吸引了周遭的许多目光。

  对女人来说,那肯定是赤裸裸的羡慕和妒忌,像她这样一个奔着一辆好车而
去,一身名牌,肤白又貌美,身材还那么标致高挑的女人,马路上倒真的不多见。
而男人,就不用说了,我虽然不说是大富大贵,但是在这个城市中,也谈得上是
年轻有为了,更没有因为年纪而开始不修边幅。

  妻子的屁股被裤子紧紧包着的样子,实在是太性感了,即使,被衬衫遮住了
大半,也仅仅是个蹲下去的姿态,却看的马路上那些男人神情恍惚,浮想联翩起
来。

  我连忙走上去,为妻子开车门。

  「你说十分钟到家,怎么迟了这么久!」我为妻子绑好安全带,顺便忍不住
亲吻了一下她吹弹可破的小脸蛋,但是语气免不了有些责怪。

  「唉!老公,我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啊,本来是要到家的,律所临时又有一
个客户让我去见他,是一个金融纠纷的案子。」

  我听到这个解释,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是啊,我怎么会这样怀疑妻子呢?
哪怕现在她被陈博攻破了一些防线,只是有可能,但是她一定心中还有我,有我
们的家庭。

  「小小睡着了吗?」

  「睡着了,我把他弄睡下,才过来接你的。」

  妻子开始责怪我「你也真是的,把孩子一个人丢在家里,他要是中途醒过来,
发现家里没人,还不得哭死。」

  「哎呀,不会的,就这么一会!」

  妻子没有继续说,像个小女孩一样掐了一下我的手臂,但是不疼,妻子一向
心疼我,就算是闹一些非常小的别扭也舍不得弄疼我。

  妻子开始环顾车里的情况,说「李总,鸟枪换炮了就是不一样啊,不知道以
后这辆车会不会坐别的女人呢?不是说,男人一有钱就变坏嘛!」

  我立刻保证「谁说的,我可是妥妥的居家好男人,对你的心,永远不会改变。」

  看着妻子开心的神色,我也开始开心,继续说「在下很荣幸成为夫人的司机,
保证携程五星服务,私人定制,当然,还不收小费哒,我永远是你的专属司机!」

  说完这些,我不禁有几分优越感,发现自己还真的很会讨妻子开心,亲朋好
友之间,我这个好男人也是众所周知的,但凡妻子喜欢的东西,或者说符合她品
味的东西,我全都了解,而且结婚那么久,有事没事都还会营造点气氛出来,滋
润彼此的感情。

  再说今天,妻子的心情似乎还特别好,我不禁就凑了上去,贴在她耳边说:
「有没有想我啊……今晚,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啊?」

  也的确是兴奋过头了,如此调情又暧昧的口吻,我胯下那已经有点微微凸起
的裤裆,竟然还对着妻子丰满漂亮的屁股,直接就顶了上去。

  妻子当然没有心理准备了,在那一刻,差点都没呻吟出来。

  「呃……干什么啊你,真是的……路上还有人!」

  她脸上红的,真叫一片尴尬。

  也难怪,这种动作真要让路人看见,恐怕妻子的确不知该如何面对了。

  一直以来,她很注意形象细节,就算和老公感情再好,有些东西也不可能大
庭广众之下就表现出来。

  她真是没想到,一向都还算沉稳的我,居然会如此亢奋,但是要说到尴尬,
她此时的那种尴尬,倒并非仅仅是因为在外面了。

  坐进车后,她的脸上还是泛着红晕,心里变得乱糟糟的,自己其实身体已经
很敏感了,换做以前老公这样做,她多少还会有一点小小的满足感和幸福感,但
现在,她的心里却只剩下了凌乱,非常凌乱。

  只是我仍然不知这份凌乱是从何而来,我以为妻子只有惊慌和羞涩。

  直到引擎发动后,妻子又轻轻的拍了一下我说:「老公,我总觉得爸妈之间
不太正常呢?我明天想去爸爸那看一下,毕竟妈妈走这么久。」

  「啊呀…你多心了,老人有老人的生活,那个,我们就不去了吧。」

  「啊?怎么了?难道说,爸的老毛病又犯了吗?」

  岳父颈椎有些问题,经常会导致头晕。

  「呵,没有,没有,岳父他身体好着呢。」我随口答应着,怕被妻子发现什
么破绽。

  「老公,下个星期是小小生日,我们给他过生日的时候多请一些亲戚吧,把
你父母也请来,我们人多凑在一起热闹热闹。」

  我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妻子突然想到了小小生日这么一回事,过去都是我们
三个一起过的,今年也不知道妻子是怎么了。

  「可以啊。」

  妻子接着说「主要亲戚不常走动,也怕生分了,等到晚上的时候,我们一家
三口再自己过一个精致的,一天过两个,孩子肯定开心死了。」

  我的嘴角蔓延开笑意,一手紧握方向盘,另一只手抓住了妻子的五根玉指,
说「好,一切听你的。」

  回到家中我和妻子睡下,我也的确是有些累了,后面的两天一切都似乎回到
了往日,如果不是岳母依然没有回来,我都感觉陈博所带来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

  等到小小生日那天,原先说好我父母也一起去饭店的,以往每次小小过生日,
无论我在不在家,妻子都会请上我父母一起。

  见妻子有些担心,我憨憨的笑了起来:「是这样的,舅舅刚才来电话了,我
跟你说啊,他和舅妈已经来了呢呢,所以,爸妈是想在家里准备一下而已……」

  妻子闻言后松了一口气:「哈,是嘛,电话里你怎么没有说呀?他们几时到
的?现在哪里啊?」

  「呵,问题是,我也才刚刚知道啊,他们来电话的时候,人都已经在酒店了
呢,你也晓得舅舅和舅妈,一向都很客气的。」

  妻子暖暖的一笑:「那为什么不请他们一起来呢,老公你想,小小蛮喜欢舅
公他们的,索性今天,我们大家聚一下好了,那样,爸妈也会高兴的,你说呢?」

  其实,这当然不是妻子的本意,如果我知道妻子身上发生的事情,你就会明
白她哪里还有心情待人接物,更别说那还都些是我家的人,但如果不这样说的话,
她就不像是平时的自己了。

  我看着她:「不用了吧,吃完饭咱们不是还有电影吗,他们年纪大了未必喜
欢看的,到时让他们自己回家又不大好,再说,那两位现在还在路上呢,也没说
几时过来啊…没事的,以后再说吧。」

  见妻子徐徐点头,我说话的声音里也带着笑意,索性在后面又小心翼翼的加
了一句:「妈原本想自己跟你说的,可那会儿打你手机,打了好几个都是占线的,
后来我看她事情多了,就让她别打了,老婆,你不会介意的吧?」

  小小在这时插上话来:「嗯,是啊妈妈,奶奶后来就到厨房做点心去了,我
下楼的时候,我看她还在忙呢。」

  无论这孩子到底是真懂假懂,都看的出她是在迎合爸爸,爸爸那么在乎妈妈,
说的话肯定是为了让妈妈高兴的。

  妻子对他深深的一笑,将她搂到身边,又看向了我。

  「瞧你,怎么又来了…都那么久了,还不了解我啊……只是忙了这一下午,
我还真的不知道妈给我电话了呢……嘤,小小,你等一下啊,妈妈给奶奶回个电
话」

  说着,她就打开包,将iphone拿了出来,那是一款刚上市不久的苹果
手机,粉色外壳镶着花边,由一串金色的心形吊坠作为挂饰,屏幕上是一家三口
在海边的温馨留影;在夕阳的抚沐下,她握着手机的手,白皙修长,温柔如玉,
外加钻戒的陪衬,看的我打心底里更加喜欢了。

  尽管我说没有必要,她还是将电话拨去了我妈家,要不是时间紧的话,她一
定会过去一趟。

  也就在她和我妈通话的时候,我心窝子里已是暖意沸腾了,有妻如此,在朋
友和同事面前,有时候,我就是很有自信。

  不等妻子将手机放好,她就连忙回头笑道:「老公,上次我同事说的那种阿
胶,就是山东最好的那种啊,我告诉你啊,舅妈终于托人买到了!这次她来呢,
还特地带了好几盒给我呢。」

  都知道阿胶不但可以滋阴养颜,活血润肺,而且对备孕期的女人来说,还有
促进排卵,以及温润子宫的效用,所以说到这个话题,她笑的连眉头都扬了起来,
那兴奋的样子就好像她现在,已经怀上了一样。

  不过说起生二胎,仅仅是妻子的备孕,对我来说就已经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了。

  最高兴的当然是我妈,她嘱咐我,要用最新鲜的食料为儿媳炖汤进补,什么
人参当归乌骨鸡啊,海参拌鹿茸啊,木瓜枸杞炖燕窝啊,只要是对女性有好处的,
她样样都要我去尝试一下,还说要尽力做到儿媳喜欢的口味。

  这不,这两天我按照我妈的教导,就补的妻子的胸围、臀围又大了一些出来,
气色和皮肤自然也更加的好看了。

  当然很大程度上是我的心理作用。

  只见妻子还在微笑,笑的还是一样温柔,眼眸里却划过了一丝很淡很淡,淡
的让我根本无从发现的,凌乱和内疚来。

  「舅妈真的太客气了,老公,你看这样好不好,就这两天,我们请他们,吃
个饭吧。」

  她稍微想了想:「既然舅舅和舅妈都挺爱吃辣的,而爸妈呢也不怎么忌辣,
嗳,要么就订在望湘园好了,那家店不错的,正好,我有个朋友在里面做领班呢,
有她帮忙的话,我们还能订一个好一点的包房呢。」

  我当然没有多想什么,一想小小就在身边,要是将生二胎的话题延续下去,
多少会有不妥。

  「可以啊,只是你和小小,你们怎么办呢……」我对老婆的口味最关心了。

  「没关系啊,老公。难道你忘了,望湘园也不光只有辣的菜呀,再说,小小
好像特别喜欢吃那家的冰激凌呢,小小,是吧?」

  「嗯!就是,就是啊!妈妈推荐的,一定不会错的啦,到时候,爷爷奶奶还
有舅公和舅奶,都会很高兴的。」

  孩子可真的懂事啊。

  「好!那现在,就请美丽的女士和小朋友坐好啦,我们这就出发!」

  这一路上,小小都很兴奋的依在妈妈身边,嘻嘻哈哈的对他们说着学校里的
趣闻。小孩子要的并不多,一次和爸妈一起过的生日,就能让她绽放出最美,最
纯真的笑容来。

  可看似被幸福紧紧包围的妻子,却似乎因为再次想起了什么,想到最近所发
生的一切,她的眉头稍微的皱了起来,只是我没有发现。

  妻子怎么不想尽快的怀上孩子呢,其实我的愿望,就是她自己的愿望,但这
份愿望对于她而言,似乎比对于我更加复杂一些。

  「妈妈,我们今天吃什么呀?」

  儿子清脆又童真的声音,让妻子的目光从车窗外收了进来。

  无论如何,也不能影响孩子的心情,妻子看着小小,强颜一笑。

  「你猜猜看呢?」

  「嗯…是,必胜客吗?」

  「不是的……我们今天不吃那个。」

  面对一脸神秘还在对她微笑的妈妈,小小扑了上去,一双小手紧紧抱住了妈
妈的脖子。

  「那吃什么呀……妈妈你说嘛,说嘛……」

  他开始撒娇了,知道这是他的绝招,妈妈肯定扛不住的。

  「好吧,我告诉你啊,在那里呢,有你最喜欢的三文鱼,还有那种很大很大,
肉质很细腻的帝王蟹,其实,妈妈以前带你去过的呢。」

  妻子当然很清楚儿子喜欢吃什么,自己吃不惯中餐之外的很多东西,像日料
之类的不算讨厌,也说不上喜欢;可小小就不同了,小小特别喜欢吃披萨,汉堡,
还有生鲜之类的那些东西,尤其是日本料理。

  「啊…是赤坂亭?!对不对啊?」小小倒底还是小,高兴的又在她的脸上大
大的亲了一下,不过转眼之间,她的小嘴巴就撅了起来:「但是我记得,你和爸
爸都不大喜欢的呀,要不,我们还是换一家好了。」

  妻子以前还真没有发现小小的变化,在她印象里,小小像其它孩子一样是家
里的小主人,而这个年纪的小孩子一般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怎么,就说出这么
一句了呢?儿子的贴心和懂事,反而让妻子感到眼睛里酸酸的。

  「谁说的小小,其实那里的石斑鱼啊,我和你爸爸,都很喜欢的呢。」

  「就是啊,我看一定是小小弄错了,说真的,赤坂亭,爸爸早就想去了,所
以今天,爸爸一定要吃个痛快。」

  我故意学着孩子的口吻逗儿子欢心。

  半小时后,我们一家三口来到了赤坂亭。

  那店里已经坐满客人,却几乎听不到一点喧闹声,除了音乐,也只有餐具刀
叉的声响。那是一家格调不凡,而且环境非常优雅的餐厅,就连侍者一个个都西
装领结,器宇不凡的。

  「您好,请问,是王女士吗?」

  「对,我就是,你好。」

  「哦,王女士,你们的座在楼上,请跟我来吧。」

  「好的,谢谢。」

  由侍者带领,我们来到一个靠窗的桌子。

  原先以为公婆也会来,妻子预定的是个大座,不过除了空间舒适以外,那位
置的视觉也相当不错,透过落地窗户,还能清晰的看到江两岸的夜景,可以说,
很适合今晚的气氛。

  而菜式就更加令人满意了,一大桌子的菜,都是非常新鲜的海鲜,还有一些
原生态的高级蔬果,尽管小小的胃口不大,但今天她倒是什么都想尝一口,什么
都吃的津津有味的,而且一边吃,一边还笑嘻嘻的逗他们开心,见儿子如此满足,
我的心情自然就更好了。

  突然我在菜品底下看到了一张纸条,我捡起来一看,顿时浑身发冷。

  纸条上写着。

  「今天还是你的排卵期呢,为此我特地准备了好多生蚝,而明虾和鲍鱼我吃
了一个接一个的,壮阳嘛,你知不知道高潮以后,女人很容易受孕。」

  我的拳头捏紧,我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问妻子「你以前不是不爱吃生蚝
的嘛,今天怎么点了这么多?」

  妻子茫然的看着我说「现在感觉味道也不错,而且店家做活动,生蚝很划算
哦!」

  我很想把纸条扔到妻子面前,但我只是攥紧在手心,最后撕碎偷偷丢到了垃
圾桶,却没有注意一旁的小小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完了全过程。

  此时,店里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巨响,将我和妻子都吓了一跳。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81804/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