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小志的幸福】(二十)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幸福的小志
2021年8月25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于本站首发
字数:11873

               第二十章

  啊……这可真是太痛快了,美女吞精带来的视觉效果和心理满足其实比射在
她体内还要强烈啊。馨茹突然对我如此温顺,又如此放得开,这以后我的好日子
怕是享之不及了。而且更让我感到兴奋的还有我看到视频里小涛的狼狈模样,就
在馨茹一滴不剩的吞吃完我的精液之后,我看到小涛却还在抓着他妈妈的头发一
个劲的向前冲刺,真是可怜了张小姐的这张小嘴了,这一晚上被两个男人操了不
知道多少下。难怪她的嘴唇那么肥厚性感,恐怕这是被日日夜夜的鸡巴给生生操
肿了吧。可是就在小涛面目狰狞,龇牙咧嘴的快要发射的时候,我看到他们母子
突然就惊慌失措的从对方身上立刻弹开,然后小涛也顾不得提上裤子就赶快夹着
鸡巴又跑回了花园里。张小姐看到慢慢走进镜头的馨茹爸爸,她赶紧整理了一下
自己散乱的头发,然后用手背擦了擦嘴角残留的液体。可是没想到馨茹爸爸走到
她面前直接又是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低头吻上了她的性感红唇……额……这……

  这个味道……额……我看到馨茹爸爸吻的如此动情……这个味道真的如此可
口吗?

  ……真不知如果他了解了真相,他会不会把自己的胃都给吐出来呢……

  虽然小涛还没来得及射进自己妈妈的口中,不过这张小姐的骚嘴可是一整晚
都没能闲着啊……这么辛劳,这么贤良的一位好母亲怎能让人不爱呢,尤其是她
的宝贝儿子,对妈妈的这份爱全都寄托在了这一次又一次的打飞机上了……呵呵
呵……这窗外的墙根下就像是被野狗撒满了尿,也真是难为他了,面对着自己母
亲没完没了的诱惑刺激,他是撸了再撸,射了又射。也不愿张小姐的口活不济,
射了这么多次,鸡巴肯定是早就麻木了,可是这小涛完全不在乎,他今晚是誓要
将自己的欲火撸个彻彻底底不可啊。

  唉……风骚的母亲,可爱的儿子……呵呵……这下可是太有趣了……本来我
还想替他们把这段监控给处理一下,结果昨晚我射的也有点痛快,所以我就搂着
馨茹直接一觉睡到了天亮,早上起床吃早餐的时候我才又想起来这件事。可是当
我再次打开手机查看时,我发现这段视频已经被删除了。看来是我错怪馨茹的爸
爸了,这个监控影像恐怕并不是掌握在他的手里啊,我联想起小涛偷偷摸摸在馨
茹房间装窃听器的行为,我想这十有八九也是小涛的杰作了。突然有一种新的乐
趣涌上了我的心头,我觉得自己就像是身处水门事件中的尼克松,不,或者我更
像是监控了整个东德的昂纳克。

  ……

  「呵呵,大哥想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

  我无聊的趴在课桌上回忆起了昨晚发生的这些趣事,然后又盘算着接下来我
想做的几件事,所以我不自觉的一个人傻笑了起来。就在我刚刚想到潜伏与监控
的时候,我的得力干将,校统局局长就来到了我的面前……

  「哎二弟,你来的正好啊,我正有事想跟你说呢。」

  「馨茹呢?我……我坐在她座位上可以吗?」

  二弟走过来看到只有我一个人,他指了指我身前馨茹的座位,向我请示是不
是可以坐在上面。

  「她去参加那个什么朗诵比赛的选拔了,没事,你坐就是了。」

  「哦,那我就不客气了,对了,你刚刚笑什么呢?」

  「这个说来话长啊,昨晚我又误打误撞的了解到一些新情况,怎么样你那有
没有新的消息啊?」

  「我就是为了这个才来向你汇报的。」

  「呵呵,是关于小涛的吗?」

  「没错,调查他比较容易,而且这家伙不是个省油的灯,在他们学校他是非
常高调,近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呵呵,那太好了,你先说说你那的情况。」

  「怎么了大哥,现在一提起这个人,你怎么笑的这么开心啊?」

  「这家伙太有趣了,一会我就告诉你,你先说说你的信息。」

  「好,那我就先给你做个简报吧。他的身世背景这些我都已经告诉过你了,
想必你从馨茹那也了解了一些,我主要跟你说说他这两年的现状。他初中那会学
习就已经是一塌糊涂了,从小因为缺乏管教,所以一点也不上进,只会乱花钱。

  由于平时爱装仗义,讲哥们义气,所以对同学这些出手非常阔绰。据我调查,
他平均一个月的日常开销就可以达到五位数,这两年恐怕还要严重的多。他的中
学本来是个贵族学校,里面的校风其实也算很好,可是因为他的学业总是跟不上,
他妈妈对他有些着急了,所以不知道从哪听了一些指导建议,她就托人把这个小
涛转到一所比较严格的公立学校。按说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他母亲的爱子之
心也是可以理解,可是这个小涛根本不体谅他妈妈的良苦用心啊,他不但没有收
敛,反而在新学校更加吃得开了。因为这公立学校不比贵族学校,里面家境平庸
的学生可是占了大多数的,所以他很快就在校园里成了远近闻名的阔少爷了。本
来他妈妈就是因为管不了他,所以才想把他送到更严格的学校,可是你想,这家
里人都懒得管,学校哪有功夫操那份闲心啊。起初学校的老师和政教主任还找过
他妈妈两次,但时间长了,连老师也都拿他无可奈何。」

  「嗯……不难想象啊……馨茹爸爸平时那么忙,肯定顾不上,他妈妈我见过
了,应该是那种徒有其表的女人,真要让她相夫教子,那肯定是难为她的。」

  「没错,可是这社会它可不像家里那么好说话啊,在家不管教,那在社会上
肯定就得吃苦头啊。以前在贵族学校里,同学这些也都是出身良好,门第相当,
就算他无法无天,其他学生也未必愿意陪他一起玩耍,一起胡闹。可是新学校就
不同了,里面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啊,起初围在他身边的一些狐朋狗友也不过只
是想在他身上蹭一点零花钱,反正他花钱花惯了,就当是找几个小弟陪他解解闷
也没什么。可是你想想这么一个财神爷到处乱撒钱,能没有人注意,能没有人眼
红吗?他也就是仗着钱的吸引力才招来了这么多苍蝇,难道真有人把他当朋友吗?

  结果很快他就被外校的一些混混给盯上了,那一回可是把他揍得不轻啊,身
上零零散散的也给他抢了一个遍。而他的那些好兄弟全都见势不妙跑的无影无踪
了。」

  「呵呵,没想到他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啊……那张小姐岂不是急坏了,她的宝
贝儿子被人这么欺负,她不能袖手旁观吧。」

  「这你就错了大哥,这说明你还不了解小涛这种孩子的心理啊。他们这种娇
生惯养的野孩子都有一个通病,骨子里没有根啊。别看怎么受宠,可是从来不知
道家的滋味。他对她妈妈是很黏,也很依赖,可是他当惯了小皇帝,怎么可能接
受自己虎落平阳呢?他们都是骨子里自卑的那种人,所以这种事他是没脸告诉爸
妈的。他只会在他妈妈面前称王称霸,报喜不报忧,耳朵里只能听夸赞,听不得
半点训诫啊。」

  「哦……原来是这样……这倒是我没想到的……那他岂不是只能白挨欺负了?」

  「这就是社会的复杂啊大哥,你一直都是活在最顶点的,就算你想俯视人间,
恐怕你不拿着望远镜你也就只能看到一片片纯洁的白云啊。所以这也就是我想带
你在尘世走上几回的原因,这底层的人相百态和悲欢疾苦或许是你难以想象的。

  你要知道,陈有发这种人就是从最底层一步步爬上来的啊,他能有那些手段
和作为,绝对离不开人性的倾轧和锻造……」

  「嗯……我明白……我有心理准备……我是应该好好补补这堂课了。」

  「那我继续给你将他的故事。这小涛挨了揍,自然是心有不甘的,尤其是他
平常都使唤别人,给别人罪受,谁给他吃过这么大的亏啊。他想方设法的想要报
复对方,可是他身边的那些见利忘义的朋友怎么可能帮他这个忙呢。不过就在这
个当口,他稀里糊涂的认识了一个叫做张强的人。这个张强是他们那一片的……
一个头……或者也可以叫做老大……」

  「黑社会老大的那种老大吗?」

  「……嗯……你也可以这么理解吧……其实也是一个混混,或者叫痞子也行,
总之不学无术,胡打乱闹。大事不敢犯,小事不含糊的那些人。」

  「这不就是李成刚吗?」

  「……还不是太一样,或者应该说李成刚假如没有遇到陈有发的话,他应该
就是这种人了。」

  「哦……那陈有发的确是有恩于他啊……」

  「此话不假,没有陈有发,李成刚顶多也就是去酒吧当个保安什么的。这辈
子不会有什么出息,也难有出头之日。」

  「可是他在花满楼不也是个保安吗?」

  「那不一样,这花满楼可不是一般的娱乐场所,李成刚能进到那里边当保安
也是见世面的,李成刚自打跟了陈有发那天起,应该说,他是名副其实的黑社会
了。」

  「……嗯……那这个张强也是李成刚那种无耻混蛋了?」

  「你这又是一个好问题啊,从本质上说,这两个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可
是李成刚替陈有发办的还能说是有一定分量的大事,或者犯的都是大罪。比如说
他杀过人,而且还能逍遥法外,这些都是张强他们干不出来的,他们没这个能力,
也没这份胆量。判二十年以上的事他们没干过,二十年以下的事他们干的比李成
刚还要熟练。」

  「哦……那你说这个张强他也是学生吗?」

  「至少曾经是……现在应该不上学了吧。已经专职当老大了。」

  「咱们学校也有这种人吗?有老大?」

  「咱们学校没有,就像我刚刚告诉你的,这种人一般在社会性的公立学校才
有。而且陈有发怎么可能容忍这种小杂碎在他的地盘撒野呢?陈有发对咱们学校
还是上心的,抛开私心不谈,这个学校跟他那些肮脏事其实关联不大。」

  「嗯……听你这么一说,那这个张强恐怕比那些抢劫他的人还要更坏吧。」

  「嗯,大哥,你果然已经进步了。你以为抢劫他的是谁啊?这完全是张强自
导自演的一出苦肉计,目的就是为了接近馨茹的这个傻弟弟啊。」

  「……呵呵……那这个张强也可以啊,还会用计……」

  「呵呵,是啊,在社会上闯荡总得有点小聪明才行啊。可是咱们的小涛弟弟
可就傻乎乎的上了人家的套了。两人认识没几天,张强就当着他的面给他狠狠的
出了一口恶气。咱们小涛也是真仗义,当天就请他们去凯宾斯基大吃了一顿。从
此之后张强拉着小涛是称兄道弟,亲密无间,小涛把他当亲哥哥,张强也毫不客
气。一时之间,两人关系好的就像是同性恋一样。可是虽说小涛算不上什么真少
爷吧,但毕竟他也不是市井出身,两人相处久了,自然会发现有很多格格不入的
地方。而且这张强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花起小涛的钱来,就像是自己的一样,
甚至连宝马都开起来了。到了这个地步,这小涛就算是再傻,他心里肯定也不是
滋味啊。于是他就有意尝试着开始疏远张强,但上山容易下山难啊,张强岂能轻
易放过这尊活财神呢。他再一次的故技重施,直接把小涛打了个鼻青脸肿。不明
就里的小涛还抱着他的好兄弟一直伸冤哭诉呢。这回他是真发现,自己可能还是
离不开这个亲哥哥啊。」

  「……听你讲了这么多之后……我……我怎么突然还有点同情他了呢……」

  「先别着急啊大哥,这看人不能只看一面,听故事也不能只听个引子啊。」

  「这……这还只是引子?他的人生经历够丰富的啊。」

  「呵呵,有时候就是同龄不同命啊,小涛恐怕自从他出生,他的凄凉命运就
已经基本注定了。后来他也就逐渐适应了自己的这个好哥哥,花钱嘛,自然有他
妈妈替他兜着。幸好这张强和小涛都算不上本事多么大,所以花钱虽然不少,但
也不至于闯出大祸。想必馨茹爸爸看到账单也只能是皱皱眉头了。不过最可怕的
并不仅仅是挥霍浪费啊,开始的时候,小涛也还是年少,这张强呢也是忙着敛财,
两个人看在钱的面子上也算是真拜过把子,交过心吧。小涛挨了两次打,倒也学
乖了几分,若是相安无事这么一直过下去,或许等小涛毕了业,两人可能也就再
无交集了。但是正值青春期的小涛不安分,他的这个好哥哥更是一肚子坏水啊。

  这个张强竟然带着十几岁的小涛堂而皇之的逛起了窑子,也就是妓院。这一
开荤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他们俩一个有钱,一个有拳头,在校里校外可不知道
祸害了多少本来纯情干净的女学生啊……」

  「原来是真的啊……」

  「什么是真的?」

  「前天我在电话里听见他跟馨茹吹嘘,说自己在学校里有很多缠着他的女同
学,可他还都瞧不上眼。」

  「呵呵,这个有可能是真的,毕竟他出手阔绰,爱玩也很会玩,像他这样的
是会招来不少裙子短的女学生。不过并不是所有姑娘都是自愿的,据我所知有很
多要么是被他们欺骗的,要么是被他们胁迫的。尤其是这个张强,还让自己手下
的那些小兄弟跟着他一起轮奸了几个女孩,这些姑娘大多都是平凡家庭出身,而
且也都还是干净身子,也恰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不谙世事,没有心计。经不住
他们连哄带骗的三两下做戏就很快委身于别人了。女人的虚荣心也是很可怕的啊,
有些女孩起初还是想过要抵抗一下的,可是这一身的名牌和接送的宝马车一旦用
惯了,想离开可就难了。」

  「是啊……怪得了谁呢……贞洁自守都免不了遭人毒手……更何况那些爱慕
虚荣的……」

  「嗯……毕竟馨茹这样的女孩越来越少了……馨茹不但长的好,主要她还非
常聪慧啊。她知道人一旦放弃了尊严,也就一文不值了。这一点可不是所有女孩
都能理解的。现在这个张强和小涛不仅仅是利用各种手段玩女人,他们甚至还拍
裸照,拍视频发到一些私密的网站上去,一来可以赚点零钱,二来也能威胁那些
不太听话的女学生。所以很多女孩都是这样越陷越深,难以自拔了。有些学习较
差,家境也困难的姑娘迫不得已被他们逼到辍学卖淫啊……」

  「……他……他装窃听器……也是这个目的吗?……」

  「我猜测这应该是他们常用的手段和伎俩,先是偷听,偷窥,紧接着就是威
逼利诱,软硬兼施。因为在他的认知里,馨茹应该属于没人疼,没人管的可怜女
孩,他正好借着自己弟弟的身份接近馨茹,然后再施加不同程度的攻势。」

  「……那……那可是他的姐姐啊……好歹……好歹他们也是同一个爸爸啊……」

  「唉……大哥……我们也只能做最好的打算,最坏的准备了。没有自然最好,
可是若他真有歹心,那我们必然不能轻纵他。」

  「嗯……他还有什么其他情况吗?」

  「基本情况也就是这样了,如果要细节的话,我就得深入调查了。」

  「嗯……那正好,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一个突破口了。小涛和他妈妈有不伦的
关系,这是我昨天刚刚让人截获他家的监控视频知道的。而且我估计馨茹的爸爸
毫不知情。」

  「这……这么刺激吗?……」

  「是真的,而且更刺激的是,他竟然趁着自己父亲去洗澡的时候,他直接坐
在了刚刚父母做爱的沙发上,毫无顾忌的玩弄起了自己的妈妈。」

  「这么带劲吗?……视频还有吗?能不能让我也欣赏欣赏啊?」

  「呵呵呵,我本来是打算给你看看的,可是今早我发现视频已经被删除了,
我想应该是小涛干的。」

  「这……这可就有趣了啊,看来我要深入的调查一下这个小涛了。」

  「没错,我也是这个意思,仔细看看他们究竟是在搞什么鬼。听了这么多,
我也得警觉起来了,我还以为只是小涛自己无法无天呢,闹了半天,原来他背后
还有个撑腰的人啊。一定要查清楚这个窃听器的情况,如果这个张强也知道馨茹
的话,那我们就必须先下手为强了。」

  「明白,你放心,最迟不超过两天我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嗯,那就靠你了二弟,你有什么新情况你就随时联系我,我得去接馨茹了,
我也顺便看看她们在干什么。」

  「行,那我也回去开始着手调查了,明天见大哥。」

  「嗯,明天再说。」

  二弟给我的这些新情况让我不得不重视起来了,这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是
冲着馨茹来的吗?是小涛自己的主意呢还是这个张强的图谋呢?还有小涛跟他妈
妈的关系也不能忽视了,这或许不是简单的母子通奸,说不定她们会另有所图啊
……

  馨茹暂时还不能知道这些,尤其是涉及到她爸爸的隐私,这部分我要慎重处
理才行啊,为了馨茹我也得顾全他爸爸的名誉,而且我绝不能让这滩浑水沾染到
馨茹哪怕一丁点。

  另外这个小涛真的这么让人匪夷所思吗?他竟然可以把自己妈妈的裸照发给
其他人分享……如果这样事情他都做得出来,那他打馨茹的主意也就算不了什么
新鲜事了。可是他难道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对他而言,他的母亲就是他的一
切啊,虽然张小姐对其他人未必有多好,可是对小涛那应该是真的十分疼爱啊。

  没有这个母亲,他还怎么享受他的少爷待遇呢?实在让人捉摸不透啊,他要
么有什么特殊的计划,要么就是真的犯傻了。

  还有一件事我也十分在意,虽说馨茹爸爸的家业并不是多么夸张,可是他在
国内也算是实力雄厚的。我倒并非想要贪图他的产业,只是馨茹作为他登记在册
的独生女儿,这个继承权理应是名正言顺的。纵使他已经跟馨茹妈妈分居多年,
可是这个纽带恐怕不是想断就能断的。如若馨茹连这个权利都不被重视的话,那
我一定要好好替她讨个说法。假如真的连自己的嫡出独女都可以轻易不认,那我
也绝不会对他手下留情。就是夺,我也要替馨茹夺回她应有的权利……

  「哎刘志,你是来找馨茹的吧。」

  我正在低头思索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没注意已经走到了活动中心,在大门
口我突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上次想要说服馨茹参加比赛的
其中一个女同学。

  「哦,原来是你啊,对……我来接她回家的……」

  「哇……你们都已经同居了吗?你们也太开放了,你们爸妈都同意吗?」

  呵呵……该怎么给她解释呢……这可真是一言难尽啊……

  「额……这个……父母都比较开明吧……」

  呵呵,的确是这样的,如果不是经她这么一问,我都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

  馨茹的爸爸后宫佳丽三千,妈妈不知所踪,后母之一与子通奸。而我呢也好
不了多少,爸爸撒手人寰,妈妈也是跟我关系复杂。我们俩这一对还真有点同命
鸳鸯的感觉……

  「呵呵,真羡慕你们……哦对了,刚刚馨茹念的那首诗是你写给馨茹的吧……」

  「什么诗啊?」

  「就是她朗诵的那首情诗啊,写的真好,我有点对你刮目相看了,看来啊,
你能捕获馨茹的芳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不过我悄悄的提醒你哦……这次社团长
想让馨茹参加比赛,也不全是为了想让馨茹替咱们学校争光。其实她也是受人所
托呢……」

  「嗯?此话怎讲?」

  「我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能出卖我,我也是看到你们俩既幸福又合拍我才忍
不住想要提醒你们的……」

  「感激不尽!还请直言相告啊!」

  「嗯……我听说是一个外校的男孩子求咱们社团长点名要馨茹参加比赛的。

  而且据说他跟馨茹的关系还非同小可呢。咱们社团长好歹也是当官的,所以
他们官官相护,彼此卖个人情也是常有的事。起初我们都不知道馨茹已经跟你在
一起了,我们还以为这是哪个白马王子不远千山万水的追馨茹追到这个地步的呢
……」

  「真有此事?」

  「我何必骗你,再说其实我也有些看不惯社团长这样的做派,我能理解她想
往上爬的愿望,可是把馨茹完全蒙在鼓里只成全她一个人的私欲,我觉得有点太
自私了。」

  我早就知道现在的学校也已经不是什么象牙白塔了,可是我却未能亲身体会,
不想竟然堕落到了如此地步……

  「那你知不知道那个外校的男生叫什么名字?」

  「当然知道了,他很有名的,年年都是全市三好学生,门门都是学科标兵。

  而且人长的也帅,简直是百里挑一的白马王子呢。」

  ……我听到这些话,我的心里极其不是滋味,甚至我觉得腹中反胃,额头直
冒冷汗啊……

  「他叫什么?」

  「周然啊,你没听过吗?你看真是人如其名,人不但英俊优秀,名字起的也
好听。」

  看着她激动的神情,我就已经能够在脑子里描绘出这个叫周然的大致是什么
模样了。

  「你……你喜欢这个叫周然的?」

  「我?我哪配得上人家啊……我只不过是个丑小鸭罢了,女生里面也经常议
论纷纷,大家也都想知道周然有没有女朋友呢,虽然暗恋他的人多不胜数,不过
其实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恐怕咱们学校能配得上周然的也就只有馨茹有这个气场
了。」

  「……」

  「哦哦哦……你别见怪啊……我们那都是不知道你们现在的关系,所以……
在背后八卦着玩的……」

  「……没事……很正常……我已经习惯了……」

  「不过你也不用灰心啊……我本来不了解你和馨茹的,可是今天我听了你写
给馨茹的诗……我……我都被感动了呢……我现在已经改变看法了,我觉得你们
俩才是最般配的,你们是真正的有情人……我……我祝福你们……」

  「嗯……谢谢你……谢谢你的祝福,也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会留心的……」

  「呵呵……不谢……要好好珍惜馨茹哦……她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呢……就
跟女孩暗恋周然一样,你能追到馨茹,还不知道校里校外有多少男生嫉妒你呢,
你可要小心了。连周然都指名要找的姑娘……呵呵……你真幸福……拜拜了……」

  「……拜……拜拜……」

  我这究竟是幸福还是不幸呢……恐怕现在连我自己都说不准了……

  小涛的事情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忽然之间又冒出来一个叫周然的三好学生呢
……唉……真是人红是非多啊……馨茹就是美的有点太招摇了,也优秀的有点太
醒目了……想要怀抱女神真不是那么容易的啊,就算是博得了她的芳心,可这扰
人的嘈杂之声还是会搅的我们心神不宁啊。而且我还必须时时告诫自己要不懈努
力,不断进步,要不然随时都可能会有被人横刀多妻的耻辱啊……

  我的直觉告诉我,恐怕这个周然会比唐子涛更危险……因为这个人似乎是我
最害怕的那种情敌……

  「亲爱的你怎么来了?」

  我揪心的想着突如其来的新敌人,这种滋味就像是处在了失恋边缘一样让我
紧张。可就在这个时候,馨茹从大门里走了出来……这足以让我融化的声音和令
我魂牵梦绕的容颜……我一步迈上去二话不说就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馨茹她
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她先是被我的举动吓得一哆嗦,可是待我抱住她之
后,她也笑着搂住了我……

  「怎么了亲爱的?……出什么事了吗?」

  馨茹关切的问我……这么好的女人,这么好听的声音,只能我一个人独有…

  …

  「没什么,我……我太想你了……」

  「呵呵,我们才分开了一小会儿……」

  「一秒都不行……馨茹……你告诉我,你是谁的女人,你是谁的妻子?」

  「……怎么突然要说这个……这……这里好多人呢……」

  「我不管……我就是要听你亲口告诉我……」

  「……哼……又要难为人家……是你……我是你的女人……是你的妻子……
我这不是来找你了吗,我不就被你抱在怀里吗?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馨茹……你……你太美了……太招人惦记了……别说你离开一小会,就是
你转头的工夫,我都觉得有人在贪恋你……」

  「呵呵呵,哪有那么多人像你一样……就只有你是个……色狼……坏蛋……」

  馨茹抱着我小声的在我耳边撒娇安慰我……我觉得心里很暖……

  「是真的……你太出色了馨茹,喜欢你的人太多太多了……我……我就是想
想都觉得累了……」

  「……亲爱的你没事吧……是不是发生什么了?」

  「呵呵,真的没事,我就只是在你面前突然有点没自信了。」

  「那你不要这样,我……我永远都是你的,谁也夺不走。不管有没有人惦记,
我的心永远都跟你连在一起……我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可是我们不去管其他
人好不好?你就只需要知道我会永远在你身边陪着你的……」

  「……嗯……你……你真好……馨茹……」

  「呵呵……你也一样好……那……那咱们快点回家吧……妈妈还在家等我们
呢……」

  「……嗯……」

  一路上我虽然努力镇定着跟馨茹照常聊天说笑,可是我的心却仍然有些膈应,
我知道这是占有欲在作祟了,我当然相信馨茹,我也对我们现在的关系有着足够
的信心。可是我还是无法轻易将周然这个名字从我的脑子里给赶走。他究竟是谁?

  长的什么样子?有多么优秀?我有太多的问题想要知道了,而且一刻都不愿
多等……

  「馨茹……我……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嗯……你说……」

  「你听说过一个叫周然的名字吗?」

  「嗯,听过啊,而且我还认识他呢,怎么了?」

  「啊?!」

  馨茹果然认识他啊……而且就这么毫不遮掩的承认了……

  「你干嘛这个表情啊?」

  「不是馨茹,这个人跟你是什么关系啊?」

  「我跟他没有关系,我们只不过是小学同学而已。」

  「这么说你们是青梅竹马了?」

  「什么青梅竹马啊,我跟他也不是很熟,就只是正常的同学关系,后来偶尔
会在竞赛之类的其他场合碰到几次,他学习很好的,应该比我要好。」

  「比你还好?」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比我学习好的人多了,我在咱们学校也算不上最好
的啊。」

  「可是这个周然真有这么优秀吗?」

  「嗯?你……哦……哈哈……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又从哪听到一些流言蜚
语了?你又在吃醋了对不对?」

  「我……我吃什么醋啊……我都不认识他,我都不知道他长的什么样子。」

  「哈哈哈,你就是吃醋了,你害怕人家比你优秀,然后把我给抢走了对不对?」

  「……我……我有什么可怕的……你……你都已经是我的人了……你的身子
我都已经睡过了……我还怕他?」

  「哼……那你是真不怕了?你不怕我的身子在你这,可是我的心却跑到别人
身上?」

  「馨茹……你……你什么意思啊……难道……难道你们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
的过去吗?」

  「你……你讨厌……我不理你了……」

  馨茹听我对她一再追问,她又惯性发起了小姐脾气……

  「馨茹……馨茹……你走慢点啊……我……我承认了……我……我确实吃醋
了……我怕……我真的很怕啊馨茹……」

  我跟在馨茹身后,一边快步追着,一边不停哭喊,我觉得自己此刻的行为就
如同我的心境一样啊……

  「……你……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唉……可能……可能是你昨晚把我服侍的太……太幸福了……我……我有
点担忧啊……我生怕自己不能牢牢的把握好这份幸福啊……」

  「……亲爱的……」

  「馨茹……实话跟你说了吧……我……我确实怕啊……我在你面前也顾不得
什么面子了,馨茹啊……我……我真的好怕我追不上你啊……自从你答应跟我在
一起,其实没有一天我不在担忧自己是不是能配得上你这个问题。我生怕你哪一
天突然就被一个高高帅帅,聪明优秀的美男子给骗走了……我……我不是见不得
你幸福……只是……只是我再也离不开你了啊馨茹……」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说着说着竟然流出了眼泪,馨茹看到我突然爆发的情
绪,她也动容的鼻子发酸了,她赶紧上前搂住我,将我紧紧的贴在她柔软的胸脯
上。

  「亲爱的……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太在乎我了……你不是追不上我,你更
不是配不上我,你只是把我看的太重了……我明白这种感受……因为……因为我
对你也是一样的啊……越是在意你就越是担心你……以前我们还没住在一起的时
候,我回到家里也会坐在椅子上发愣,我禁不住会去想你,想你的脸,想你的笑,
想你对我说过的情话,也想你使坏捉弄我的样子……我也会忍不住想要给你发信
息,想知道你吃了吗?睡了吗?在干什么?……有没有……有没有也想我……当
你很长时间都不回我消息的时候,我就会想……你……你在做什么?跟谁在一起
……会是……会是其他的女孩子吗?……你会把讲给我的笑话也讲给别的女孩听
吗……你不知道……以前我因为独自一个人偷偷想你流过多少眼泪……有多少个
夜晚我都是躺在思念你的泪水中入眠的……我……我也担心你啊……亲爱的……

  这种怕……我……我也懂……」

  「……馨茹……」

  馨茹的这些话不知不觉就让我的泪水逐渐变了味道……我奇怪的从一个被安
慰者一下就变成了一个安慰者……或者也可以说我们突然就相互安慰了起来……

  「亲爱的,我不管你从哪听到了什么,可你不要被它干扰,我谁也不认识,
就只认识你一个,自从跟你在一起,我的眼睛里就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人了。」

  「嗯……我……我是有点反应过度了……我可能是嫉妒心太强了,不像你这
样心如止水……呵呵……馨茹……你别怪我……只要当我听到有哪个优秀的男孩
认识你,我……我就忍不住想要跟他比一比……呵呵……这就好像两只雄狮在争
夺母狮的交配权是一个道理。」

  「……你……哼……你还不是只把人家当做生育工具……和……和战利品……」

  「呵呵,我这不是给你打个比喻吗……那……馨茹这个周然真的跟你没有什
么关系吗?」

  「他真的只是我的小学同学,我跟他不熟,也没说过多少话。而且我对他没
有任何感觉,假如真像你担心的那样,在我答应跟你在一起之前,我不是早就可
以选择他了吗?」

  「嗯?选择?这……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以前就追过你吗?」

  「……他……他是给我写过一封奇怪的信……是有一回数学竞赛的时候……

  他说他总有一天会回来找我的……」

  「这……这还叫没事啊……我……我死了馨茹……我现在就要断气了……我
……我不行了……」

  我听到馨茹这个尘封的秘密……我当即就晕倒在了她的一对柔软大奶上……

  「哎呀……这……这都是很久的事情了……而且我根本就没有在意……你…

  …你如果总是这样的话,那我以后就不敢再把这些告诉你了……」

  「我……我好了馨茹……你……你可千万不能对我有所隐瞒啊……而且这个
人怎么我从没听你说起过呢,他写给你的信还在吗?」

  「我和他真的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我提他做什么呢。那封信早就不知道丢在
哪了,这种东西太多了,我通常都是连看都不会看的……」

  「那你干嘛单独看他写给你的信啊。」

  「是他直接丢在我面前的,这也是我不太喜欢他的地方,他总是一副很骄傲
的样子,眼睛里也经常带着挑衅的感觉。所以你不要多心了,我不但跟他不熟,
严格的说,我还有那么一点讨厌他。这种动不动就随便写奇怪东西给女生的男孩
我其实特别反感……」

  「啊?!那……那我写给你那么多诗……你……你都不喜欢了?我听说你今
天不是还朗诵了一首我们的情诗吗?」

  「……你……你不一样嘛……」

  「嘿嘿……馨茹……那你说说我怎么个不一样法啊?」

  「……讨厌……你……你现在好了?」

  「……那得看我究竟有多么不一样了……」

  「只有你写的人家才收……其他的人家全都讨厌……这下你好点了吧……」

  「满血复活了!哈哈哈,馨茹,谢谢你拯救了我啊……」

  「……哼……」

  我和馨茹边走边说,边说边笑,边笑边哭……呵呵……这就是少年的滋味啊
……想要急切的长大,可是似乎又永远都长不大……不管他什么周然不周然了,
总之馨茹是我的女人,这一点是谁都左右不了的……

  「馨茹姐姐!……」

  嗯?我说前面蹲着的那个孩子怎么看起来有些眼熟呢,原来真的是这个混小
子啊……他……他怎么突然跑到我们家来了呢……

  我这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哼哼……

  ……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81312/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