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和车模老妈的日常】(8)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闻啼鸟
2021/8/12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5399

  王蕾躺在床上,心思沉重,小朋强压自己身上的场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虽
然他手忙脚乱的乱顶了半天,还没找到入口就射了出来,但说到底,自己还是被
儿子占了个大便宜。

  [ 哼!小王八蛋!绝不能就这么饶了他。]

  看着小朋落在床头的相机,王蕾愤愤地自语道。

  夜晚安静无话。

  母子俩在各自的房间里心烦意乱着,脑子里想的是同一场景,小朋在自己的
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王蕾也因今天发生的事情而失眠。

  ——————————

  [ 李成朋!你给我起来!]

  第二天一早,王蕾站在儿子的门口大声叫道。

  小朋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起,当看清楚老妈站在门口手里拿着的一样东西,
忽然心头一惊!

  虽然不是那令他闻风丧胆的「屁股开花棍」,但却更加的令他紧张。

  [ 老妈!您……这是要干嘛?]

  小朋急问道。

  只见王蕾右手举着一枚存储卡,还没等小朋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便
啪的一声,一手将它掰断,重重的扔在了地上。

  小朋根本来不及飞身夺救,慌忙连爬带滚地从床上下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将那如无价之宝的碎片捡了起来。

  见存储卡生生被掰成了两截,已然损毁到了无法修复的程度,小朋哭丧着喊
道:[ 您这是干嘛呀?呜呜……]

  这时,王蕾面色严肃地站在儿子面前,又拿出了手机,当着儿子的面将那两
张囧照也删除了,然后朝着他晃了晃道:[ 看好,删了啊,两不相欠!]

  说完便扭头走了出去,只留下小朋一个人手捧着碎片,跪在地上哭嚎,那作
为生日礼物拍了一个下午的性感私房照全部毁于一旦,老妈王蕾的这一举动,简
直连同他的心一起掰碎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婆娘如此心狠手辣,连自己辛苦
一下午的成果也毫不怜惜。

  看着手中被掰碎的存储卡,小朋哭得像个三岁的可怜孩子,气得直抽自己的
嘴巴,只恨自己没及时将相机从老妈房间拿走。

  这番嚎啕大哭,王蕾在隔壁房间听得真真儿的,心道以往拿擀面杖「伺候」
他的时候都没掉过一滴眼泪,怎么这回哭成这样?

  十几年来,王蕾从没见过他这么伤心过,儿子对自己的照片竟珍视到如此地
步,王蕾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苦恼,但一想到昨晚下体被他发疯似的侵犯,就
恨不得再过去给他一巴掌。

  (明明是老娘被占了便宜,他还伤心上了!)

  换好了衣服,王蕾准备出门,临走看了一眼儿子房间,见他还在地上打着滚
儿的哀叫,便喊道:[ 行了!别嚎了!]

  [ 呜呜呜……你……你……欺人太甚……呜呜呜……我他妈跟你没完!]

  小朋坐在地上指着老妈王蕾哭喊道,不断哽咽着,一串鼻涕流了出来……又
吸了回去。

  王蕾看到儿子这副模样,气得差点笑了出来。

  [ 我欺人太甚?这是你活该自找的!你自己在家哭去吧!]

  嘭!

  说完王蕾甩上房门,下楼开车去了公司。

  ————————————–

  雨田艺术的车展的费用流程已经走完,就等着结款了,接下来就是准备洽谈
下个月上海车展的事情。

  生活、工作,还要继续,纵是儿子发疯让王蕾心情不悦,也不允许身为老板
的她对公司懈怠不管。

  办公室内飘散着咖啡的香气,王蕾正站在窗口看着外面,品尝着手中的那杯
浓郁,这时职员小刘敲门进来了。

  [ 王总,您交代的两件事都办好了。]

  小刘积极地汇报着王蕾交代他的任务。

  王蕾整理好心情,坐在椅子上道:[ 还挺快!说说吧。]

  小刘坐在王蕾对面道:[ 好嘞!第一件事,那个叫胡璐璐的女孩找到了,挺
开放的,是个明码标价的,我没说小朋是您儿子,只说是一个朋友,女方没问题,
随时可以见面。]

  [ 哦?人怎么样?]

  [ 还行!蛮好看的,属于中上水平,不过玩玩可以,别太认真,这种人嘛您
也知道。]

  [ 嗯,知道了,你这两天直接找小朋撮合一下,我就不过问了。第二件呢?
]

  [ 第二件事也打听了,出席这次上海车展的企业有华晨宝马、广州本田、一
汽大众……

  ………………等等这些,暂定九十七家,这是名单,您看一下;另外,酒店
的房间本来预约不了,但是我托人给酒店业务经理送了个红包,对方答应了四间
房的事也没问题。]

  [ 好,干得不错!]

  [ 嘿嘿!应该的,应该的。那……没什么事我出去了王总。]

  [ 等一下,我给你个电话号码你记一下,是武警医院李主任的,让他协调你
奶奶转院的事。]

  [ 呦!那……那太感谢您了王总!]

  [ 没事,去忙吧!]

  [ 诶!好嘞!好嘞!]

  小刘满心欢喜地走了出去,家中老人的事终于有了着落,虽然不明白王总安
排的这两件事有什么目的,但总算自己圆满完成了任务,在王总面前好好表现了
一番。

  ——————————–

  转眼几天过去,上海车展的事情已经接洽完毕,雨田艺术开始了紧张的筹备
工作。

  这几天小朋表现良好,没再惹出什么幺蛾子,虽然还是每天迟到早退的,但
毕竟是自己家的公司,大伙儿也都知道,他老妈给他发的那点工资还不如马路清
洁工赚得多,能不捣乱帮上点忙就算是不错了。

  中午王蕾正吃着儿子带来献殷勤的饭菜,虽然也没有太美味,但比起自己做
的「黑暗料理」来还是要好一些,难得这小混蛋消停下来,让王蕾可以安心地准
备下个月的上海行程计划。

  [ 王总,前段时间A展的款都结清了,各集成项目一共结了三百三十万,减
去其它合作项目和我们的模特人员的开支,我们的应收额是二百零七万,已经完
成结算。]

  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坐在办公室王蕾的对面,谈吐清晰、穿着朴素,正是雨
田艺术经纪的财务部主管,临下班前,在向王蕾汇报着前一项目的费用情况。

  [ 嗯,好的,钱姐,一会你支出四十万拿给老张,让他给苏培德送过去,这
个是私下的返款,记得要给现金啊。]

  [ 哦,好的,懂了。]

  [ 还有,下个月发工资,营业部除了那几个该罚款的每个人加三千的奖金;
另外你帮小敏找找看市区附近有没有什么休闲放松的地方,明天咱们出去团建。
]

  [ 好嘞!哦,对了王总,有件事跟您核实一下。]

  [ 你说吧。]

  [ 前些天小朋拿钱的事跟您说过吧?]

  [ 小朋拿钱?]

  王蕾诧异道。

  [ 对啊,他说跟您打过招呼了。]

  [ 多少钱?]

  王蕾问道。

  钱姐似乎感觉事情不太妙,心虚地伸出了三个指头道。

  [ 三千?这孩子……]

  [ 不……是三万。]

  王蕾一听差点一口咖啡喷到办公桌上。

  [ 多少!三万?]

  [ ……对。]

  听到此话,王蕾不光被儿子气得够呛,也被眼前的财务主管气得直瞪眼。

  [ 我说钱姐,您也是老财务了,怎么这事都不说啊?公司员工到你那随便就
可以拿钱,这公司还开不开了啊?]

  [ 别人拿钱我肯定不给啊,可……可他是您儿子啊,说跟您打过招呼了,我
也没多想就……]

  [ 公是公,私是私,亏大家还叫你「钱铁面」,你告诉我现在公司白白没了
三万块,怎么办?]

  钱姐扶了扶眼镜,面露歉意:[ 对不起王总,是我一时糊涂了,我为自己的
失职负责,要……要不,您从我工资里扣。]

  [ 扣工资?你说得轻松,你月薪够三万吗?你告诉我怎么扣?]

  [ 那……]

  钱姐不知所措的结巴道。

  王蕾皱着眉头,想了想道:[ 算了吧!这次A展我个人有笔八万的进账,我
回头给你补上,这个月工资你自己扣两千!下次不要再发生这种事情了,出去忙
吧!]

  [ 诶,谢谢王总,那……我去忙了。]

  [ 嗯,顺便帮我叫一下小刘。]

  [ 哦。]

  当钱姐走出办公室后,王蕾趴在桌子上长叹道:[ 唉……这倒霉孩子,真是
上天专门派来搞我的!]

  这才老实了几天,就又搞事情,王蕾真是拿这个小刺儿头一点办法都没有,
此时她真的恨不得把儿子揪回来,像上次一样五花大绑的捆在家里。

  王蕾正要给儿子小朋打电话,这时小刘敲门而入。

  [ 王总,您找我?]

  王蕾面色不悦道:[ 小朋的事你是怎么安排的?]

  [ 您是说胡璐璐的事?]

  [ 对!]

  王蕾的语气显得有些不耐烦。

  [ 按您说的帮他约了啊,前两天在酒店开的房间。]

  [ 你直接就给他开房了?]

  [ 对啊,您不是说……]

  [ 算了。你给那女孩子钱了没有?]

  [ 没给啊,我只跟她说这几天陪好我朋友,让我朋友满意。]

  [ 那昨天呢?小朋下午去哪了?]

  [ 昨天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倒是听小朋提过,说这两天会去LAC
E玩玩。]

  [ LACE?他老爸的KTV?]

  [ 对。]

  [ 行吧,我知道了。]

  说着王蕾起身拿上了衣服,沉不住气地离开了公司,下楼后,戴好墨镜,驾
着那辆墨绿色的MINI车,一路往LACEKTV的所在地开去。

  [ 喂!丽丽,小朋今天去那边了吗?]

  行驶的路上,王蕾拿着手机正与LACE的前台丽丽通着话。

  [ 哦,蕾蕾阿姨,他在呢,刚和一个女孩子过来的。]

  [ 知道了。]

  王蕾挂断了电话,气愤地将手机扔在了副驾驶座位上。

  (小王八蛋!还真的去了那!)

  ————————————–

  和平路,LACEKTV大厅。

  [ 在哪个房间呢?]

  王蕾进门问到。

  [ 在325包房。]

  简单问了声前台的丽丽后,王蕾扭着胯,迈着长腿大步流星地向通道里面走
去,从那利落的步伐和清脆的高跟鞋声音也能感觉出来她不妙的心情,连过道中
的服务生都不自觉的被这股气质所逼退在墙边。

  王蕾向内走着,耳边不时地传来各种鸡鸭鹅狗猫的五音不全之声,还没等接
近325包房的时候,就已经听见了儿子小朋的那通鬼哭狼嚎。

  [ 李成朋!]

  王蕾站在一扇华丽的门前,将其一把推开走了进去,直面着正搂在一起嗨歌
的男女孩面前吼到。

  [ 老……]

  正待要飙高音的时候,小朋却看见面前站着一个气势汹汹的女人,他完全没
有想到,自己的老妈居然会找到这里来,一时见竟哑了口。

  不等小朋再次说话,王蕾便狠狠地揪着他的耳朵,将他从皮沙发上拎了起来,
拖着就要往外走。

  [ 哎呦!疼疼疼!]

  小朋赶紧将麦克风扔开,伸手护着自己的耳朵,身体踉踉跄跄的跟了过来。

  旁边的胡璐璐一看,自己的小情人儿被抢走,立刻来了脾气,拍着桌子站了
起来,指着王蕾的鼻子骂道:[ 放开!你他妈谁啊?敢抢姑奶奶的男人!]

  王蕾只想找儿子算账,没想到旁边这小丫头还挺有脾气。

  面露凶光的王蕾气得将儿子甩到一边,上前就是一巴掌,打在了胡璐璐的脸
上。

  [ 小贱人!敢跟我这么说话!我是他亲妈,你想怎么着?]

  嘴快的小朋早就在胡璐璐面前吹嘘着交了他老妈的底,胡璐璐一听竟然是雨
田的王总来了,即便是入模圈再晚的年轻后辈,也不会不知道她的大名,于是便
立刻怂了起来,赔着不是道:[ 王蕾阿姨……对不起,不知道是您……]

  [ 滚!]

  王蕾吼了一声,胡璐璐立刻抓起手袋捂着脸跑了出去,只留下了一脸茫然的
小朋。

  [ 跟我回去!]

  王蕾没好气地冲儿子说道。

  [ 哦……知道了,哎呦!您轻点……要揪掉啦!]

  王蕾揪着儿子耳朵的手,直到上车之前都没松开过,这一幕都被服务生和前
台的丽丽看在了眼里,纷纷投以同情的眼神,目送着二人离去。

  [ 诶?丽丽,这……什么情况?]

  服务生好奇的问着前台小姐姐。

  [ 嗐!还用问,这混小子惹他老妈生气又不是一回两回了。]

  ———————————

  墨绿色的MINI车又行驶在了回去的路上。

  [ 公司的钱是你拿的?]

  王蕾一边开车,一边气愤的问道。

  小朋低声答道:[ 不……是……]

  [ 吞吞吐吐什么?到底是不是?]

  王蕾急道。

  [ 是……是。]

  [ 开房去了?]

  [ 嗯……嗯。]

  [ 花了多少?]

  [ 两……两万。]

  小朋慢慢伸出了两根手指道。

  [ 什么?两万?当老娘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两万块你一炮就给我打没了?]

  [ 不……不是一炮……]

  小朋扭扭捏捏地说着。

  王蕾气得牙痒痒,一个急刹停住了车子,差点闯了红灯。

  [ 那是几次?]

  王蕾追问道,而小朋唯唯诺诺的没有回答。

  [ 问你话呢!]

  [ 好几次……]

  [ 怪不得你这两天下午早早的就跑了,敢情是跟那个小贱人鬼混去了?]

  [ 您别说这么难听啊,人家……人家璐璐挺好的。]

  王蕾斜眼看着儿子,厉声道:[ 呦!还璐璐,叫得怪亲的啊?哪儿好?张嘴
就敢跟我叫嚣?一个飞机场的干瘪货色你看上她哪儿了?]

  [ 也没看上哪儿,反正我也知道她是出来卖的,给钱就睡了呗。]

  小朋低着头道,不断抠弄着自己的手指。

  [ 李成朋,你要不要脸啊?嫖娼都这么理所当然了?]

  [ 您看您说的多难听,什么叫嫖娼啊?我们这叫正常性交易。]

  [ 交你个头!剩下一万块钱呢?赶紧给我!]

  [ 就剩四千了。]

  [ 啧!怎么又少了?]

  [ 在我老爸KTV消费了……]

  王蕾被气得用力捶打着儿子的肩膀,训斥道:[ 李成朋!你是想气死我啊?
拿着老娘的钱去你爸那消费?你吃金子了啊能花六千?]

  [ 我带她来好几回了,还……还开了两瓶酒。]

  小朋一边抬手抵挡着老妈的捶打,一边说道。

  王蕾努力的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握着方向盘的手还是直哆嗦。

  [ 你怎么想的啊?还没成年呢就开始大手大脚的花这种钱,以后还不得上天?
]

  [ 我……我不是合计着多花点钱让她觉得咱大方嘛!到时候我再找我老爸把
钱要回来呗……]

  [ 放屁!你说得容易,你爸明知道你花的是我的钱,就他那个老抠门儿东西,
你要的回来?]

  [ 那……反正也花了,再说璐璐……不还是您帮我找的嘛!]

  本来王蕾打算给儿子小朋找个姑娘,正常交往或是花点钱泄泄欲也都没什么
问题,免得他总打自己老妈的主意,结果这倒霉孩子算是让她见识到了这笔买卖
的不划算,而且到了这时候,小兔崽子还把锅扣在了自己脑袋上,让她真是后悔
想了这么个办法。

  [ 不行!你赶紧和那个小贱人给我断了联系!]

  [ 为……为什么呀?]

  小朋不情愿的问道。

  [ 这他妈也太费钱了!]

  [ ……嘁,我哪儿有您费钱啊?随随便便一件……]

  小朋轻声的嘀咕着。

  [ 你瞎嘀咕什么?我告诉你,你还是给我老老实实待着,赶明儿给你找个好
女孩,别成天给我嘚瑟了!]

  [ 哪有那么多好女孩……]

  [ 还敢顶嘴?你耳朵不疼了是吧?]

  小朋依然小声嘀咕着:[ 我哪儿敢顶您的嘴啊……]

  [ 你再说一遍试试?信不信我给你踹马路上去?]

  见老妈气得够呛,小朋不敢再说话。

  等了好半天,交通灯终于绿了,王蕾一脚油门下去,车子猛地窜了出去,差
点闪断了小朋的脖子。

  [ 哎呦喂!您……慢着点。]

————————————–

  有读者私信看了第一章就想吃肉,作者无话可说好吧……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81024/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