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小志的幸福】(十五)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幸福的小志
2021年8月18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于本站首发
字数:12059

                           第十五章

    今晚虽然只有我跟妈妈在家,可是我因为担心馨茹所以不管干什么都没有太
强烈的兴致。不过这样也好吧,毕竟妈妈的身体也不方便,我实在不忍心让她冒
着风险来满足我的一己私欲。况且我都已经坚持了这么长时间了,我也不能这么
没有毅力啊。我为了能够忍住自己对妈妈的冲动我甚至把每日的吸奶都给戒掉了,
就算妈妈涨奶涨的难受也只能是靠她自己或者馨茹替她挤奶了。因为只要我一看
见妈妈那一对淌着奶的硕大爆乳,我的鸡巴就可以足足的硬上一个礼拜。而且如
果我触碰妈妈,对她的身体也会有不好的影响,我们现在的关系已经不同以往了,
妈妈她不可能再把我单纯的当做孩子,现在只要我动情的触摸她的肉体,她也会
面红耳赤的含情看着我,我们四目相对,用不了几秒钟我们一定会激烈的拥吻在
一起的。所以我现在几乎是连碰都不敢轻易碰妈妈一下,我只能尽力的克制自己
的感情,同时继续像我们以前一样把她当做妈妈看待。

    妈妈等我吃完了饭,收拾好碗筷之后,她就会去例行沐浴泡澡了。本来我还
一直都憧憬着能够跟妈妈泡在一个浴缸里洗个鸳鸯浴什么的,我想象着在温暖舒
适,又香气逼人的偌大浴缸之中,我可以惬意的完全躺在妈妈香滑的肉体上,然
后把脑袋直接枕在她的一对晃晃悠悠的大奶子之间,我如果泡澡泡的累了,我也
可以直接转头抱住一只大奶猛吸上两口甘甜的母乳,这……这是何等的自在享受
啊……唉……没办法……这种美好的憧憬就只能留到以后再慢慢实现了,我现在
就只能使劲的摇摇头赶快驱散这些让我不得安宁的淫念。我也只好关起了卧室的
房门,不让妈妈浴室里香喷喷的艳媚气味随便传到我敏感的鼻子里来。

    虽然时间还早可我已经无所事事的躺在床上发愣了。我看着明晃晃的顶灯,
我仿佛都能从里面看出馨茹的笑脸,我又后悔了,我真不应该惹馨茹流泪的,我
应该让她每天都开开心心的笑个不停。我相信这就叫做痴情吧,这就是思念一个
人的痛苦……

    我一直不停的刷着手机,我把它放下了又拿起,拿起来看一眼又放到床上。
没有馨茹的消息……我也不敢随便的给她发消息,因为我不想破坏了他们一家团
圆的好兴致,我想再等一会,稍微晚一点馨茹就该回到酒店里了吧,到时候她一
定会给我报个平安的。

    我打开手机地图搜了一下他们现在的位置,那是一所很有档次的高级会所,
虽然我没去过,但是看到跟去的人发给我的信息我还是很替馨茹高兴的,这个会
所在一处高地上面朝着大海风景很优美,而且这个季节不冷不热正是诗情画意的
好时候,馨茹他们能够在此把酒夜话那也的确是一种享受。

    我在心里盘算着,等放了长假我要带着馨茹去更好更美的地方散心,无论是
瑞士还是加拿大或者冰岛爸爸都有几处特别好的别墅,我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对馨
茹,我要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她,让她把幼年缺失的爱都好好的补偿回来。

    我正闭着眼在脑子里谋划着怎样才能让这些给馨茹的惊喜超过她爸爸能够提
供给她的能力。要知道馨茹也不是一般家境出身的普通女孩,从小她也是含着金
钥匙长大的,这五大洲四大洋,基本上也没有太多死角留给我开发了。而且馨茹
也不是那种会随随便便就高兴的一惊一乍的孩子,这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品格
可能是她与生俱来的吧。

    就在我苦思冥想的时候,突然我身边的电话响了起来,我刚一感受到震动,
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我就立刻抓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馨茹?是你吗?……」

    我根本连看是谁来电都懒得看了,我接起电话就直接叫起了馨茹的名字。可
是我等了几秒钟发现电话的那头并没有回应,所以我这才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
这……这不就是馨茹吗……果然是我心心念念的好馨茹啊……可是怎么会没有动
静呢……

    「喂?馨茹?你在吗馨茹?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我又连续呼唤了几声……我反复查看着手机信号和接通状态,一切都很正常,
我刚想再次开口……电话的那头终于传来了让我牵肠挂肚的声音……

    「呃……呃……亲爱的……我……我能听见……我……我……呃呃……呃…
…」

    这……这是什么声音?馨茹在哽咽吗?在抽泣吗?她难道不是应该快快乐乐
的吗?难道?……难道?……

    「馨茹你怎么了?你是在哭吗?有人欺负你了吗?你在哪?」

    我就像条件反射一样立刻打开了手机免提,然后切换到信息界面,我哆嗦着
双手想要给跟过去的人发出立刻去保护馨茹的指令……

    「不……你……你不用这么担心我……我没事,没人欺负我,我很安全……」

    我差一点就让人冲进去了……可我听了馨茹冷静的安慰,我也确认似乎她的
语调里的确没有我想象中的那幅场景……听起来她只是单纯的有些伤心难过……

    「馨茹真的没人欺负你?是不是那个小涛对你?……」

    「我真的没事,我……我只是想你了……」

    「那……那我怎么好像听到你有些不高兴呢?你没跟你爸爸他们在一起吗?」

    「呃呃……呃呃呃……我……我真的好想你……呜呜呜呜……」

    我听到馨茹的这样的声音,我立刻就从床上弹了起来,我紧张的追问馨茹:

    「你怎么了馨茹?你怎么哭的这么难过?你别难受,你慢慢说,有我呢……」

    「呜呜呜……呜呜……我……我只是个……只是个多余的人……我……我就
不该来的……我……我应该跟你一起回家的……我应该陪在你身边……我应该明
天跟你和妈妈一起出去散心的……呜呜呜呜……对不起……对不起亲爱的……我
……我真的好想你啊……呜呜呜呜呜……」

    「怎么了馨茹?到底发生什么了?你别慌,你慢慢告诉我,我会替你做主的。」

    「呃呃……呃呃呃……这周……这周是张阿姨的生日……爸爸……爸爸带着
他们出来玩是为了给张阿姨庆祝生日的……这是……这是爸爸特意为她准备的惊
喜和亲子活动……呃呃……呃……他们……他们才是一家人……而我……而我只
不过是个外人……呜呜呜……呜呜呜呜……」

    「……馨茹……你……你不要哭的这么难过……那……那你……那你就当做
是去吃了一顿大餐也不亏啊……」

    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可是听到馨茹这样委屈的哭声……我却真不
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啊……

    「呜呜呜……呜呜……张阿姨……不喜欢我……楼下的宴会厅里都是她和爸
爸的朋友……没人理我……爸爸……爸爸他自始至终都没过来跟我说过一句话…
…呜呜呜呜……呜呜呜……」

    「馨茹你等着!我这就过去接你回来!」

    我实在是受不了了,都怨我……都怨我一时大意才让馨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我要亲自过去把她接回来,而且我还要好好看看他们这个生日会到底是有多么隆
重。

    「呃呃……不……不是的……我……我没事亲爱的……我只是心里有些不舒
服,所以我才想跟你倾诉一下的……我……我过一会就没事了,这里很远的,你
不要过来,我……我明天就能回去了,睡一觉我就可以再跟你见面了……」

    「馨茹,我也忍不了了,我今晚必须把你接回来!」

    「不……这样不好……今天毕竟是张阿姨的生日,我既然来了就不能随便的
走开……要不然她又会觉得我是故意让她难堪的……」

    「馨茹!他们都这样对你了,你怎么还替他们着想啊?」

    「不……不是的,我只是不想让爸爸难做……我……我知道爸爸他一定也很
为难……」

    唉……这么好的女儿……馨茹她爸爸难道是眼瞎了吗?果然这世界是好心未
必有好报的。

    「那……那我也可以过去陪你啊。你现在在房间里吗?你今晚跟谁一起睡?」

    「真的不用了,我只是心里委屈……所以就特别想你……还是你对我好……
我……我今天不该对你生气的……我也不该不理你……等我回去了……我……我
什么都听你的……你想要我怎么做我都会满足你……亲爱的……我……我以后再
也不离开你了……」

    「馨茹都是我不对啊,是我老惹你不高兴,也是我把你送上车的,都怨我,
全都是我的错,以后我全听你的,什么都依你,什么都由着你,你在我这里是最
重要的,我要让所有的一切都围绕着你转。」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你……你不许对我这么好……呜呜呜……你这
样会让我更难受的……呜呜呜……」

    「馨茹你先别哭,你等着我,我现在就过去陪你!」

    「呃呃呃……不……不行……你……你不能把妈妈一个人留在家里啊……我
……我已经让张阿姨讨厌了……我……我不能让妈妈也讨厌我啊……求你了……
不要过来……我能跟你说会儿话我就很高兴了……而且明天我们就能见面了……」

    馨茹只懂得替别人着想,可是谁又真的会替她着想呢……

    「妈妈不是那种人,我跟妈妈说,妈妈她会理解的。」

    其实当馨茹提到把妈妈一个人留在家里的时候,我也有些犹豫了,我的确不
能把妈妈一个人留下啊,就算我过去陪馨茹了,可是我到了馨茹的身边我还不是
会像刚刚那样也想念妈妈吗。唉……这就是同时拥有两个让人牵肠挂肚的女人带
来的烦恼啊,她们都对我太重要了,离开了谁我都会觉得时间分外难熬,所以说
最好还是让她们俩一起留在我的身边,一起同吃同住,让她们二女共事一夫才好
啊。

    「我真的没什么大碍,只是心里有些不舒服,我睡一觉就会没事的,我不想
让你这么担心我,如果你真要过来,那我以后就是心里有委屈也不敢告诉你了…
…」

    「馨茹……可是你……要不然我让你把你接回来行吗?」

    「真的不用,我不想让爸爸为我担心,而且我也不想让爸爸了解你的身份,
我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不会要节外生枝了。」

    还是馨茹了解我啊,如果我真的像是抢亲一般把馨茹突然给劫走了,那反而
会引起馨茹爸爸的注意,虽说这也是我的岳父,可是毕竟他跟馨茹也没那么亲近,
况且即便以后我娶了馨茹,我这个老丈人认不认我做他的女婿恐怕还很难说呢。
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十有八九这唐家的血脉怕是要传到小涛那一支流上去了。

    「馨茹……那可真是难为你了……本来……本来我还想这两天可以让你好好
的开心一下的……馨茹等你明天回来了……我一定好好补偿你……」

    「呵呵……有你陪我说会话我就很开心了……其他人不理我没关系……我有
你就足够了……」

    「呵呵,馨茹……你可真好打发啊……你爸爸都知道开个生日会来讨好自己
的女人,我岂能只是动动嘴皮子呢。等你过生日的时候,我要替你搞一个更隆重
的,然后我再名正言顺的给你爸爸和他的所有女人都发一份请帖,可是等他们来
了我连座位都不给他们留。」

    「哈哈哈,你真小气,爸爸可没这么对我,我好歹还是有地方坐的。」

    「那不行,我也得让他们也受一受这种被冷落的窝囊气。」

    「亲爱的……你对我真好……就只有你会这样对我……」

    「哈哈哈,馨茹你就别安慰我了,我这可是运气好,也是承蒙你的赏识我才
有机会对你献殷勤的啊。只要你站在马路边上一哭,那来来往往的不知得有多少
男人巴不得对你好呢。不是我选择了你啊馨茹,是你将就了我啊,你只要愿意我
敢说你的房间都装不下那么多男人。」

    「呵呵呵……你讨厌……你才在屋子里藏男人呢……你就是忘不了捉弄人家
……」

    「唉对了馨茹,你的那个小涛弟弟呢?我送你上车的时候,我好像看见他的
手脚有些不老实啊。」

    「呵呵,你连孩子的醋都要吃吗?」

    「他不是就小你一岁吗?他还算是孩子啊,他的个头都快赶上我了。」

    「那是你自己不争气,谁让你不长个的,呵呵。」

    「我已经在努力了,那他到底有没有对你动手动脚的吃你豆腐啊?」

    「你……你说什么呢……他……他只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

    「那可说不准,我和媛媛还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呢,你看媛媛没大没小的样
子。」

    「那是媛媛的性格,小涛也是从小就这样。」

    「他从小就趴在你的大腿上撒娇吗?而且我好像还看见他搂着你的腰了,这
女人的腰是能随便就让男人搂的吗?这腰都搂了再往上可就是……」

    「哎呀……人家今晚可是伤心着呢……你就不能让我轻松一点吗……小涛他
没对我怎么样,他从小就是这么粘人,而且假如他真的对我太过分,你以为我能
由着他吗?你放心吧……人家的身子只有你能碰……」

    哈哈哈,馨茹的这些话算是给我吃了一颗好大的定心丸啊,虽然我嘴上不愿
说的太明白,可是在我的心里我总觉得这个小涛是个隐患,他那张假装任性的傻
笑嘴脸时不时的就会跑到我脑子里去。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我一想象着馨茹跟
他爸爸玩的开心愉快,我的脑子里瞬间就会出现一副小涛从背后搂抱着馨茹对着
我憨笑的画面。唉……这种后遗症我看是要落下病根了……

    「那馨茹你也得对我保证才行,你身上的关键部位可都是属于我的,像是你
的胸啊,你的屁股啊,你的脖子啊,你的美腿啊,还有你的软腰啊……还有……」

    「呵呵……你又要不正经了……人家不是说了吗……全都是你的……人家从
内到外全都是你的人……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

    「嗯……这还差不多……不过照你说的情况来看,其实我也能猜出个八九分
了,今天肯定不是你爸爸想要接你出去玩的,当然更不可能是他的女人,那必定
是这个小涛搞的鬼啊,你们姐弟真的有如此情深吗?」

    「……嗯……的确是小涛非要嚷着来找我所以爸爸才带着他们到学校来接我
的。不过……其实我也不觉得我们有多么亲密,我们的关系肯定没有你跟媛媛亲
密,而且我跟小涛也已经有很长时间没见过面了……就算是小的时候,我们见面
的次数也算不上太多,因为他妈妈不喜欢我,所以她也会想方设法的不让小涛来
接近我。小时候我陪他一块玩,其实也是觉得我和他有些同命相连,你别看他好
像被爸爸妈妈宠爱的很快乐的样子,其实他也是挺孤单的一个孩子,从小他的身
份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就算爸爸对张阿姨着迷,也不可能时时都陪着她们母子
的,所以小涛自小就被他妈妈宠坏了,脾气性格都缺乏管教和约束,也因此没有
小朋友愿意跟他玩,除了他妈妈,其他人也不会真的纵容他,就算是家里的佣人
也只是看在爸爸的面上才对他们母子勉强露个笑脸。虽说妈妈这些年从来不回家,
可是家里的很多婆婆阿姨都是在妈妈还年轻的时候就住到家里来的,所以她们就
算是背地里嚼舌根,她们多少也还念着妈妈的好。在家里她们对我也是特别照顾,
可是对小涛他们这些孩子,就总是冷眼相待了。」

    「嗯……看来还是人间自有真情在啊……不过馨茹……你们家的关系……还
真是有点复杂啊……虽然你说这个小涛是个私生子,可我看你爸爸好像很疼爱你
这个张阿姨和小涛的啊,我看这个张小姐很是得宠啊。」

    「嗯……张阿姨长的好看,人也精明……她不但能让爸爸为她着迷,她也懂
得拿孩子来拴住爸爸,小涛也被她教的很黏爸爸,所以爸爸也就越来越疼他们母
子俩……最近……最近张阿姨好像又怀孕了……她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名正言顺
的搬到家里去住了……以前这还是爸爸的底线……他虽然跟妈妈分开了……可是
这个家总还是在的,就算他以前再怎么花心,他也还是不肯让其他的女人住到家
里来……妈妈和他的结婚照也都是一直摆在卧室的……这么多年了,虽然爸爸有
很多的女人,可是我知道在他的心里他还是念着妈妈的……可是现在……这个家
……怕是真的没有了……」

    唉……真是……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也各有各的不幸啊…

    「馨茹……」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既不能安慰她,也不能真正开解她。毕竟这是她
的爸爸和妈妈啊,有哪个孩子不想有一个幸福美好的家庭呢,有哪个孩子不想得
到爸爸的疼爱和妈妈呵护呢。我虽然可以对馨茹好,我也可以把我能力所及的一
切都送给馨茹,可是这父母的恩情我又如何能替代的了呢……

    「你不用担心我……都这么多年了……我已经习惯了……其实……这个家…
…早就没有了……不过……我……我现在已经有新家了……我也有属于自己的温
馨的家了……对吗亲爱的……」

    「嗯……你放心馨茹,我一定会跟你一起把我们的这个家用心守护好的。」

    听了馨茹的这些身世,我觉得自己肩头的担子又重了几分,馨茹的成长经历
比我想象中还要坎坷,我务必要对她更加用心呵护才是啊。

    「馨茹姐姐!原来你躲在房间里啊,我还在到处找你呢?」

    嗯?这……这不是那个混小子的声音吗?我正跟馨茹聊到交心的当口上,怎
么这小子的声音突然就冒出来了。

    「小……小涛?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找前台要的房卡啊!哎呦!可累死我了,被他们一直搂搂抱抱的也是个
辛苦活啊,我实在是不想应酬了……唉……还是你的床上舒服啊馨茹姐姐……嗯
……还有你身上的香味……这可比楼下那些酒气让人闻起来舒服多了……啊……
馨茹姐姐我累了……你帮我把鞋脱下来可以吗……我实在起不来身了……」

    我……我……fuck……这个小畜生……我听到电话里的声音,我恨不能立刻
就跑到厨房拿把菜刀去砍死他。

    「你起来!你给我下来!」

    就在我即将失去理智的时候,幸好我听到了馨茹非常严厉的训斥。这恐怕还
是我第一次听到馨茹这样的语气,在我的印象里,馨茹是从来没有失去过温柔的。

    「嗯?……馨茹姐姐我怎么了?……我在你床上躺一会都不行吗?而且我都
跟妈妈说好了,今晚我就在你房里睡了。妈妈今天过生日,嘿嘿……估计爸爸会
把她折腾到很晚呢……我才不去当他们的电灯泡呢……」

    「这……这是我的房间!这……这也是我的床!你怎么能说进来就进来呢?
女孩子的床是你随便就可以躺上来的吗?」

    这个小野种还真是没脸没皮啊,他的少爷架子比我这个真少爷可是不知道大
出多少倍了。在馨茹面前我都不敢这么嚣张,这家伙还真以为自己是真命天子啊。

    「那有什么啊,今天整栋会所都让爸爸给包了,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
我想去哪就去哪,有谁敢拦我啊。唉对了馨茹姐姐,你还不知道吧,今天妈妈过
生日,爸爸送给她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妈妈已经答应借给我玩两天了,我们学校
有好多女生还巴不得让我上她们的床呢,可是我都不放在眼里,我就只想开着法
拉利带你出去兜风。怎么样馨茹姐姐,晚一点等他们都睡下了,我就开车带你去
海边过过瘾。哎呀……那可是法拉利啊……等我过生日的时候我也得让爸爸送我
一辆才行……不……我得要迈凯伦……妈妈已经有了法拉利了……嘿嘿……香车
美女……哈哈……」

    听到小涛少爷的这番感言,我还能说什么呢……悲哀……真是悲哀啊……

    「你出去!……」

    「啊?现在?咱们现在就走?爸爸和妈妈还没睡呢?」

    「你给我出去!」

    哇……小涛就是小涛啊,厉害……我认识馨茹这么久了……我还从来没听过
馨茹这样对一个人发火。

    「嗯?馨茹姐姐你到底怎么了?你是生气了吗?你在生我的气吗?你看清楚,
我可是小涛啊……」

    「你到底出不出去!」

    「我……我去哪啊?」

    「你想去哪就去哪,就是不许在我的房间里待着。」

    「那……那我晚上睡哪啊?」

    「这里不是全都属于你了吗,那你随便找个自己喜欢的地方待着吧。」

    「嘿嘿,虽然我坐拥这里的一切,可是我唯独喜欢你这里啊馨茹姐姐。你…
…你不会是吃醋了吧?咳……我们学校那些女生就像是苍蝇一样让人烦,我不会
搭理她们的,她们怎么能跟你比呢。再说咱们可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啊。不过,
馨茹姐姐,实话实说,你……你可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我……我今天看见你的
时候,我一下都惊呆了……而且……而且你的身材也……」

    强啊……实在是强啊……这么强大的逻辑究竟是怎么练成的呢……他还真不
是一般的自信啊。不过……他后边的这些话……我怎么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了呢…
…这又是兜风,又是香车美女,现在还加上了青梅竹马,之前还大有让馨茹替他
沐浴更衣的意思。他这是想表达什么啊?万千的姹紫嫣红他都不屑一顾,就只是
对馨茹情有独钟?这是太子爷赏脸了,想要临幸馨茹这个没人要的苦命女子?这
是活脱脱的霸道总裁啊,这……这馨茹得有多大的面子才能兜住这么大的恩德啊
……

    「你闭嘴!……你……你赶快给我出去!」

    呵呵,看来民女馨茹她完全不识抬举啊……

    「唉?!馨茹姐姐,你……你正在跟什么人聊天啊……小……狗?……这…
…这小狗是谁啊?」

    啊?馨茹居然在手机上给我取这种名字,好啊,看我回来不好好收拾她,我
非要让她给我改成,英俊高大,英明神武,英姿飒爽,英雄盖世……等等等最最
最亲爱的主人老公不可。

    「这……这不关你的事……」

    「唉你别拿走啊……咳……我知道……是不是今天陪你的那个同学啊?你说
你找个陪你一起写作业的也不能这么随便啊,你起码也得找个看上去机灵一点的
啊,他那样一看也是学习一塌糊涂的那种笨孩子。哦,我知道了,你不是在给他
做什么课后辅导吧,唉,馨茹姐姐,你不要太辛苦自己,你要知道人的智商这都
是天生的,有些人没救的,你再怎么帮他也是出不了成绩的。你看我,我就不爱
学习,学个屁啊,那些数学公式谁能记得住啊,我就非常有自知之明的选择放弃
了。」

    我……我着实被他的一番话给弄懵了……起初我已经握紧拳头想要夺门而出
了,可是听到后面……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这个小涛还真不是个一般的孩子
……他的确是有过人之处啊……

    「噗呲……他哪有你说的那么笨啊……」

    唉……馨茹……只要馨茹听到这些对我不利的评价,她就憋不住心里的偷笑
……

    「他就是傻乎乎的嘛……诶?馨茹姐姐,难道你们的关系真的是非同一般吗?
他究竟是你什么人啊……」

    「好了,我要休息了,我不想跟你闲聊了,你快点回去睡觉吧。」

    「唉馨茹姐姐,你先告诉他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啊……」

    「告诉你,你就回去睡觉吗?」

    「如果你们真是那种关系……那……那我肯定就不能随便骚扰你了啊……」

    「嗯……只要你还懂事就好,那你听清楚,他就是姐姐的男朋友,姐姐要跟
他说会悄悄话了,你不许再妨碍姐姐了,你快点回去吧。」

    呵呵呵,我知道,馨茹的这番话也不仅仅是说给小涛的,她肯定也是有意要
安慰电话中的我。

    「其实也没什么啊,我在这也不会妨碍你们的啊,你们聊你们的,我睡我的
不就得了。而且我也可以留在这保护你啊,如果他想要非礼你,我也可以帮着你
骂他啊。」

    ……我今天算是领略了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厚脸皮……

    「你……你不是说了不再骚扰姐姐的吗?……你……你快点出去……你不许
再随便闯进来了,这是女孩子的房间,你要有点最起码的礼貌才行。」

    「馨茹姐姐,你这一路了,连个陪你的人都没有,你不觉得孤单寂寞吗?只
要我留下来陪你,说不定明天早上你就可以跟爸爸在一张桌上吃早餐了,你要你
把我哄开心了,我就是让你搬回家里来住,爸爸和妈妈肯定也会依着我的。所以
馨茹姐姐你要不要再考虑清楚,你如果把我赶走了,那可就真的没人愿意理你了。」

    这个小畜生果然都是装的,我看他是一点都不傻,这已经摆明了是在威胁馨
茹啊。

    「你……你……你把我成当什么人了?……是你的奴婢吗?我知道爸爸疼你
行了吧,我知道爸爸他不爱我,可我也不稀罕了……我……我不是你们的宠物,
你们高兴了就拉着我出来遛一遛……你们不高兴就把我甩到一边……我……我明
天就回去了……我不需要你们谁来陪我……也不要你们可怜我……你……你给我
出去……我……我这不欢迎你们……」

    「唉……唉唉……馨茹姐姐你别拉我啊……你可别忘了这是谁的酒店……你
住的可是我的房子……」

    「你……你……呀!……你……你是不是故意的?」

    嗯?馨茹怎么叫了一声?难道这个小混蛋真敢乱来不成?

    「啊?我……我怎么了?馨茹姐姐你抱着自己的身体干什么啊?」

    「你……你是不是要逼我?……你要把我逼走吗?……你……你如果再不离
开,我……我马上就走!」

    「这么晚了你能去哪啊?这荒郊野岭的,你不怕危险啊?」

    「用不着你管我!……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出不出去?」

    「好好好,我也不能让你流落街头啊……我这就走……那……那明天早上我
来叫你吃早餐?……」

    「我自己会去的……」

    「那好吧……那就祝你晚安了馨茹……」

    嗯?连馨茹都敢叫上了?……我听到碰的一声,应该是馨茹关门的声音,然
后紧接着就是馨茹把房门内的防盗锁一下下锁好的声音。过了一两分钟我终于又
听到了馨茹温柔可人的呼唤……

    「喂……亲爱的……你还在吗?」

    「我怎么可能不在呢馨茹,你的这个小涛弟弟可真不是吃素的啊。」

    「他……他就是太顽劣了……也没什么……」

    「对了!刚刚你是不是叫了一声啊?你怎么了,他对你做什么了吗?」

    「没……没有,应该是他不小心的……」

    「啊?!他对你做了什么?馨茹你必须告诉我!」

    「你……你看你……这么急……那……那我不说了……说了你肯定又会追着
不放了……」

    「哦……我……我不急……我什么事都没有……咳……小涛他不过还是个孩
子嘛……也就是顽皮了一些……没什么……馨茹,亲爱的……你随便跟我说说,
我不会在意的,我们就只是闲聊……」

    「呵呵,讨厌……你又开始装模作样了……那……那人家告诉你……你不许
多心……也不许追着不放……」

    「我是多么大气的人啊,我会对这点小事斤斤计较吗?你大胆地说,我也就
是听个乐。」

    「哼……就你还大气……你那点小心眼……」

    「馨茹……我的宝贝馨茹……」

    「呵呵呵,好了好了……告诉你……告诉你还不行吗……就是刚刚我拉小涛
下床的时候……我……我感觉他好像抓了一下我……我的……」

    「你的巨乳?……不……你的胸部?」

    「你……你现在说话越来越难听了……」

    「我……我这不是改了吗……那……那他究竟是不是抓了一把你的乳房啊?」

    「我……我起初以为是……可是……我想我应该是多心了……估计只是我拉
拽他的时候,他不小心碰了我一下……他应该不敢……」

    「馨茹啊……他还不敢啊?你听听他的口气和架势啊,他这分明就是一个小
皇帝啊,他这是屈尊来临幸你的啊。」

    「去……去你的……我……我是他姐姐……」

    「哼哼,我看他恐怕未必是这么想的啊,他说的那些话哪里是在把你当姐姐
啊,他分明是把你看成……看成他的……咳……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那你就不许说,我也不想听这些污言秽语。我们先不管他,人家就问你,
那你相不相信人家嘛……」

    「你……我肯定是相信的啊……可是……」

    「那不就结了……你只要相信我就行了……你就不要管他了。」

    「可是……可是你一个弱女子……他要真想欺负你……我怕……我怕你招架
不住啊……」

    「哼……他难道还要强奸自己的姐姐不成吗?……况且你放心……我会替你
守护好自己的……现在我已经真真正正的是你的人了,谁要是敢碰我,我拼了命
也会护住自己的名节。我绝不会让你因为我而受辱的。」

    「别别别别……馨茹……我没什么名誉……我的名字也一文不值……你没什
么好替我拼命的,我只求你做个贪生怕死的小女人就行了,你可千万别做什么贞
洁烈女……我求你了馨茹……我们一起做一对苟且偷生的……不要脸的……但是
又非常恩爱的贱命夫妻就可以了……」

    「呵呵,讨厌……人家才不像你这么不要脸呢……谁让你不相信人家的……」

    「我相信啊……我就是因为太相信你了,所以我才恳求你千万要保重自己啊。」

    「我是说,你不相信人家能保护自己。」

    「这……这个我就更是因为太相信你,我才有点不相信你的……」

    「呵呵,你又要胡说八道了……」

    「这怎么是胡说八道呢,我是因为太相信你的魅力,太相信你的诱惑,所以
我才有那么点不相信你能保护好自己,因为你完全低估了你自己的杀伤力啊,你
不知道那些臭男人为了得到你他们是无所不用其极啊,在一群饿疯了的禽兽面前,
你说我还怎么相信你这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娇躯啊。」

    「呵呵呵,那……那不是还有你的吗……你不是会保护人家吗……」

    「这当然是义不容辞,这是身为你丈夫最基本的入门素质,我早就做好准备
了,从我追你的那天起,我就已经连遗书都想好了,我就写:再见了,亲人们,
朋友们,我能跌倒在保护馨茹的光荣道路上,我已经了无遗憾了,可是奈何她身
边的虎狼实在是太多了,我……我就是粉身碎骨也替她遮挡不及啊……求你们了
我的亲人,我的朋友,在我倒下之后,求你们继续接过我的使命吧,求你们继续
庇护着美丽的馨茹姑娘吧。而且……请你们不要怨她,不要责怪她……这一切都
是我心甘情愿啊……能为她而献身,是我的荣幸……我死得其所啊……我知道,
馨茹在得知我离去的消息之后一定会追随我,为我殉情而来的……可是……可是
请你们一定要拦住她啊,不要让她过分伤心,过分思念……如果她执意不肯再嫁
他人……那就由着她的心愿,让她好好替我守寡吧……爱你们的刘志……绝笔…
…」

    「……」

    「喂?馨茹?」

    嗯?这次怎么没听到馨茹爽朗的笑声啊?怎么甚至连温柔的责骂也没有了啊?

    「……刘志……谢谢你……」

    「嗯?……」

    「谢谢你一直逗我笑……哄我开心……陪我说话……我爱你……你放心……
只要你在我就在……你若不在了……你去哪我就陪你到哪……」

    「馨茹……我……」

    「可是我想认真求你一件事行吗?」

    「你说馨茹……我什么都答应你……」

    「你以后不许再拿诅咒自己开玩笑了,我要你好好的……我也好好的……我
们谁都不许有事……行吗……答应我亲爱的……就算是为了我……请你好好的对
你自己。」

    「……嗯……我答应……」

    「呵呵,现在我好多了,真的,一想到明天我们又可以见面了,我现在都有
点困了……我想只要闭上眼,再张开眼,很快就可以见到你了……呵呵……」

    「……嗯……那……那馨茹你就早点休息吧……昨天你也没睡好,今晚不会
有人打扰你了,你可以舒服的睡个好觉了……」

    「嗯……那你跟妈妈也早点休息……不要难为妈妈……她的身体还不太方便
……等我回来……等我回来让你……让你随便欺负……」

    呵呵……唉……馨茹和妈妈真是如出一辙啊……一个不让我欺负媳妇,一个
不让我欺负妈妈……呵呵,那我就只能选择要么都不欺负,要么一起欺负了……
呵呵……

    「你放心吧,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我会好好照顾妈妈的。」

    「那……那我们都早点睡吧……晚安了我的……小狗狗……小笨蛋……哈哈
哈……」

    「唉馨茹……这个事我都差点忘了……你……你刚刚是不是还跟你弟弟一起
嘲笑我来着……喂?……喂?……馨茹……馨茹……」

    电话里已经只剩下嘟嘟嘟的声音……我也心满意足的笑着挂断了电话。虽然
馨茹这一趟玩得不是很愉快,可是却也误打误撞的增进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啊,既
然馨茹现在已经恢复了笑容,那我也不再替她纠结了,等明天我早一点去接她回
来就是了。

    「叮……」

    嗯?馨茹不是说她睡了吗,怎么还给我发消息啊……

    「少爷,看到请回电,刚刚一直在占线。」

    我看到这条消息,立刻就给他们拨通了电话……难道有什么不对劲吗?

    「喂,是我,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少爷,小姐身上的反窃听警报响了……」

    「什么意思?」

    「有人刚刚在小姐的房里安装了窃听装置。」

    「什么时候?」

    「大约半小时之前。」

    「什么人干的?」

    「我们一直盯着小姐的房间,没有其他人出入过,我认为应该是刚刚的那个
孩子。」

    「只是窃听吗?不是监视器?」

    「从频段来看应该只是一个劣质的窃听器。」

    「那他能听到什么吗?」

    「小姐身上的反窃听装置会干扰信号,他不会接收到任何声音。」

    「那小子现在在干嘛?」

    「他离开小姐的房间之后先回了一趟宴会厅,然后就开着车离开了会所。我
们需要追上他的行踪吗?」

    「不必了,只要保护好小姐就行了。晚上不能让任何人闯入小姐的房间,骚
扰她。如果有人对小姐不利,你们知道该怎么做。」

    「明白!」

    ……小涛……

    ……嗯……这家伙果然不是那么简单啊……可是他究竟想干什么呢?……这
件事我暂时还不能告诉馨茹,既不能让她过于担忧,也不能破坏了她和家里人的
感情。馨茹受到的伤害已经够多了,她不应该再承受这些了……剩下的就让我来
替她处理吧……

    ……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81020/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