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警花娇妻的蜕变】(49、50)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小刀
2021年8月1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10663

  最近有点忙所以一直没更,还望大家见谅…

           第四十九章 娇妻的蜕变(三)

  被我抱了很久,妻子才悠悠的说道「我去洗个澡行么?全是汗,太难受了」。

  轻轻的放开她的身子,我笑着问道「用我给你洗么?」。

  「去死…」,一把推开我,妻子装作生气的白了我一眼说道。

  知道她不是真的生我气,但我还是走回了小屋点了支烟,想着等着她洗完我
也想好好洗个澡,今晚可是出了一身冷汗。

  就在这时手机却响了起来,看着是个陌生号码,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喂,哪位?」,我好奇的问道。

  「林峰,我男朋友和我分手了」,手机里传来邱明娜十分愤怒的声音。

  听了她的话我有点吃惊,估计是被他男朋友发现了什么,毕竟被捆绑了一夜,
小穴又被假棒棒玩到红肿不堪,想不被他对象发现还真的很难。

  想着那天的事我也不是完全没有责任,沉默了一会儿我叹了口气真诚的说道
「对不起啊」。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林峰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也让你体会到失去爱人的痛
苦,我一定」。

  听着这疯婆子歇斯底里叫声,我眉头不禁挑了挑,对于她这个人我本就是厌
恶,而且出了事她一点也不怪自己,完全都把问题指向我的头上,想到这我干脆
直接挂了电话。

  心想就她也想报复我,我完全就没有将这一个电话放在心里,慢慢推开卧室
的门走到客厅看看妻子洗完了没有。

  隔着半透明的玻璃门,隐隐看到一副雪白窈窕的身躯在里面蠕动着,我笑了
笑直接坐到沙发上欣赏起眼前的美景。

  正想着身边妻子脱下的衣物上的手机突然振了振。不想偷窥她的信息,但我
还是好奇是谁给她发的短信。

  听着卫生间里「哗哗」的流水声,我鬼使神差的拿起她的手机,像做贼一样
偷看了起来。

  「肏他妈」我愤怒的低声骂了一句,只见彩信里是个短视频,赫然是妻子双
手和一条美腿被人绑着高高吊起,一根粗大的假机巴疯狂的抽插着她湿漉漉的小
穴,将她干的淫叫连连。

  刚想把手机关掉,这时又来了一段文字「冰奴,想主人没?明晚洗干净了过
来让我肏. 记住不许穿内衣内裤来」。

  将信息设成未读放好手机,我眯起眼睛点了支烟,心想「决定了再也不会让
别人碰林冰,不行就干脆让他和那些照片彻底从人间消失」。

  正想着妻子裹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看着我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她好奇的
问道「想什么呢?怎么还不去洗澡」。

  看着她湿漉漉的秀发,因为这段时间一直也没有去修剪,现在已经能披散到
肩膀处,我只觉得林冰的美让我痴迷让我陶醉,难怪这虎子一出院就想着玩我老
婆。

  「歇一会,抽完烟就去,」我笑着说道。

  妻子微笑着点了点头,坐到沙发上顺手拿起来自己的手机把玩起来。

  小心翼翼的盯着她的小脸,不过让我诧异的是,妻子只是最开始拿着手机的
小手微微抖了一下,表情却显得异常平静,看了两眼后冷笑一声直接将手机扔到
一边。

  「怎么了宝宝」,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问着。

  「没事,就以前的同学约我明晚去她家吃饭」,妻子摆弄着纤细的手指若无
其事的说着。

  「那…明晚上还回来住么?」,看着她说的云淡风轻的,我皱着眉头说道。

  「舍不得我啊?当然回来了,快去洗澡吧」,妻子笑了笑推了推我说道。

  洗过澡感觉身体舒服了不少,趴在床上和妻子刷着手机,玩着玩着她突然问
道「老公,不见不散着火了,冷飞他们也都被烧死了,这事你知道么?」。

  「啊?不知道啊,什么时候的事?」,装傻充愣的应付着,我直感觉今晚的
澡白洗了,冷汗一下子又流遍了全身,但是我死活都不可能承认自己做过的事。

  「哦,那我住院这段时间你就没想过报警什么的么?」。

  听着妻子的问题,我一下子哑口无言根本不知怎么回答她,说不想报复那得
多窝囊、多不在乎自己老婆。说想过报复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仇人出事了,不愧是
女刑警这问话的技巧还真是厉害。

  「老公,你看这个视频搞笑不」,没有揪着那个问题不放,妻子拿着她的手
机让我陪她看了个有趣段子…。

  借着窗外的月光看着妻子已经甜甜睡着了,安静的躺在她的身边,我只觉得
很享受,林冰是个大美女怎么看怎么漂亮,不管是生气还是高兴,她的每一个表
情都让我有不同的感受…。

  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此刻天已经放亮,看着妻子穿着简单的睡衣为我做
好了早饭,虽然又是泡面但我还是幸福的笑了。

  一起吃着早饭,看着她一点也不着急,我好奇的问道「准备什么时候回去上
班?」。

  「再过一周吧,从来没好好休息过,我想给自己放个假。」

  听了她的话我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这些年你都一直在忙,好好休息
休息吧」。

  换好衣服准备出门时,妻子突然叫住了我说道「晚上早点回来,我们一起吃
饭」。

  听了她的话,我一下子被浓浓的幸福感所包围,回过头大步走到她的面前深
深吻住了她的唇…。

  开着车离开了自己所在的小区,我没有直接去工作的地方,而是来到了陆婷
家的楼下,我欠这丫头的很多,又答应过安排她来我这里工作,我心理只希望她
能遇到一个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

  拿出手机拨出了她的电话,可是过了好一会那边才传出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喂,谁啊?」。

  想着这些天她一直照顾妻子真是累坏了,我笑着问道「你在哪呢?」。

  「啊?峰哥怎么是你?我在家呢,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电话里陆婷即
紧张又惊喜的问道。

  「我不能给你打电话么?下楼,我在楼下等你呢」,我没好气的说着。

  「哦,我马上,等我一会」,说罢她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一等足有半个小时,这丫头才从楼道里风风火火走了出来,我有些无语的
轻轻扶了扶太阳穴,心想「她是不是还洗了个澡啊」。

  不过看着她一身可爱的公主装,我怎么也生不起来气,小美女确实能平息男
人的很多不愉快。

  「啊峰哥,你怎么没靠在车上等我啊」,陆婷笑着说着,没把我逗笑,反倒
是她自己捂着小嘴「咯咯」的笑个不停。

  「行了,上车吧」,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说道。

  车子开了一会陆婷突然想到什么,看着我不解的问道「峰哥,你这是要带我
去哪啊?」。

  以为她上车就会问呢,没想到她现在才想起来问,我真的怀疑她是不是睡傻
了。

  不过我没笑一本正经的开着车说道「你不是多次提出想进入我的公司么,那
么本公司正式聘请你做我的私人助理和秘书」。

  「真的?太好了…」,看着她激动的在车里手舞足蹈,我无奈的笑了。

  带着陆婷来到金碧辉煌,一走进前台大厅我的眼皮就猛的抽动了几下,只见
赵厉正在认真的切着橙子、泡着奶茶。

  「呀,峰哥早啊,这位美女是?」,看到我他跟没事人似的笑着问道。

  没回答他的问题,我直接问道「世杰和志强呢?」。

  「他俩啊,今天一早就带着人去临市开疆扩土去了。」赵厉笑眯眯的说道。

  「啥?我不是说先忙活这里的事项么?还有,就剩你自己了你还不干正事?」,
我皱着眉头问道。

  「嘿嘿,我这不办正事呢么,伺候好了楼上那位,这点活都不算事」。

  「伺候谁啊」,我不解的问道。

  「上去就知道了,时间宝贵啊,她就帮着忙活一上午」,赵厉说罢,端着果
盘急匆匆的向楼上跑去。

  无奈的看着这小子永远跟长不大的孩子似的,索性带着陆婷直接去了顶楼的
办公室,刚一进去看到里面的场景,我直接惊讶的下巴都砸到了脚面上。

  只见曲小柔一边悠闲的吃着橙子,一把摆弄着电脑,赵厉更是恭恭敬敬的给
她揉着肩膀。

  「诶,劲大点,用点力」,曲小柔有些不满训斥道。

  「大姐我都伺候你半天了,要不让峰哥给您按按」,赵厉说着同时抬头一脸
委屈的看着我。

  「呀…峰哥早…」,听了身后的话,曲小柔慢慢抬头看到了我后,像了触电
一样站了起来,一时间尴尬的不知所措。

  看着眼前滑稽的一幕我不自觉的笑了,示意她坐下我好奇的问道「怎么有空
过来啊?」。

  曲小柔规规矩矩的坐在我的办公桌上,认真的梳理着文档无奈的说道「我没
空也不行啊,他们三个昨晚整到十点多,还没整利索,一大早五点多我就被他们
给绑来了。」

  「天地良心,大姐哪个被绑架的能有这么好的待遇?」。

  听了赵厉的话,我身边的陆婷都忍不住笑了,这小子确实有一套,不管用什
么办法总是能完成任务。

  「行了,去忙你自己的事吧,我新找来一个助理,以后这种事交给她就是了」。

  听了我的话,赵厉如获大赦赶紧跟我们告别,临走时还不忘色咪咪的对着陆
婷眨了眨眼睛。

  而曲小柔看到我身边的陆婷,眼神突然一亮惊讶的叫道「好漂亮的姑娘」,
说罢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眼神有些暗淡自顾自的忙着手里的工作。

  看着她的表情的微变化我有点摸不到头脑,自己也没惹这丫头啊,怎么好端
端的就不开心了。

  挠了挠头我有些尴尬的对陆婷说道「这位是曲小柔,你来这里就是接替她的
工作」。

  听了我的话陆婷笑着点了点头,而坐在办公桌处的曲小柔却有意的喝了一口
奶茶然后用杯子使劲磕了一下桌子。

  她这一举动吓了我俩一跳,我皱着眉头有点不悦,真不知道她今天抽哪门子
风,索性带着陆婷默默退了出去。

  才一出门陆婷小心翼翼的问我「刚刚那位姐姐,怎么了?」。

  「没事,她大姨妈来了」,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干脆编了个瞎话。

  「什么,你连她的生理期都知道?」,看着陆婷惊讶的眼神,我一口老血差
点没喷出来,白了她一眼我没好气的说道「我就那么一说」…。

  一上午带着陆婷熟悉这里的环境,快到中午时我们才回到办公室,只见曲小
柔已经完工准备要走了。

  也许是意识到自己刚刚失态了,曲小柔勉强笑了笑对我说道「峰哥,弄的差
不多了,我就先回去了」。

  说罢她又对陆婷说道「白天我很忙,有空晚上可以来我家,我可以教你」。

  「真的么?太好了」,听到陆婷开心的叫着,我吓得冷汗直流心想「你敢去
她家,小心她把你玩的欲仙欲死」。

  曲小柔似乎从我的表情中猜到了我在想什么,有些生气的瞪了我一眼。

  我干咳了两声,对她说道「小柔,我送送你吧」。

  「不用了,赵厉在楼下等我呢」,说罢曲小柔默默的走了出去,看着有些落
寞的背影,我只觉得心理莫名其妙的有些不舒服。

  一下午的时间就是教着陆婷一些日常需要做的事,不过还好这丫头悟性很高,
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勉强能独自完成了。

  一直忙到了五点将陆婷送回家后,我急不可耐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看着餐桌上摆着各种洗好的菜还有冷冻的肉片,我顿时来了精神,这还是我
们第一次在家里吃火锅。

  正想着妻子端着一盘切好的豆皮,笑着对我说道「回来了,洗洗手快点吃饭
吧」。

  吃着妻子为我准备的火锅,我只觉得我们的生活好像变得更有韵味了,真的
希望我们能一直这样平平淡淡,幸福美满。

  吃过晚饭,看着妻子对着镜子穿好了外出的衣服,我的眉毛不自禁挑了挑,
难道这次出去还要让自己更漂亮一点么?

  「老公,车钥匙我用一下」,看着妻子穿着一条黑色小短裤,一件黑色露肩
短袖,将自己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外边,我只觉得此刻她真的很迷人、很惹火,
同时我也觉得胸口难受的喘不上气来。

  「不行我送你去吧?」,我皱着眉头问道。

  「不用了,你累一天了,好好休息休息,我一会就回来」,看着妻子甜甜的
笑容,我顿时觉得一阵落魄感突然袭来。

  将妻子送出门后,我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发呆,一个电话就可以阻止这些,但
是我真的不知道妻子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她真的心甘情愿做虎子的性奴么?

  想想又不对,她说过晚上会回来,我相信她不会骗我,而且想到昨晚她看到
短信后冷笑的样子,我觉得她不会轻易就范。

  可是为什么,她却又穿的如此性感去虎子那?

  感觉越想越矛盾,点了支烟我不停的让自己冷静。默默的吸了半颗烟后,我
决定相信妻子她一定有她的原因,而且如果她真的心甘情愿被虎子玩,那就随她
吧,我永远都只会装做不知道。

  烟一颗一颗得抽着,看了看时间妻子估计也快到了,我颤抖着手打开了手机
链接的摄像头,只见屋子里只有虎子一个人,穿着一条大裤衩子靠在沙发上悠闲
的喝着啤酒。

  看来妻子应该还没到,我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索性也开了一瓶啤酒,仿
佛看电影一样盯着手机看。

  果然没过五分钟门外便响起了轻轻敲门声,虎子激动得坐起身对着门外叫道
「快进来」。

  门慢慢被推开,只见妻子怯怯的走了进去,将门关好锁上后,便弯下腰去脱
自己的鞋子。

  光着一对白净的小脚,低着头缓缓走到对方前身,虎子笑吟吟的说道「冰奴
果然听话啊」。

  妻子有些无奈但还是微笑着说道「嗯嗯,冰奴怎么敢不听小主人的」。

  「嘿嘿,穿内衣了么?」,虎子喝了一大口啤酒,兴奋的问着。

  「当然没有了,主人不让,冰奴怎么敢穿」。

  「坐到我身上来,让我检查一下」,虎子勾了勾手指淫笑的说着 .

  听到对方的要求,妻子并表露出厌恶和慌张神情,而是媚笑着走了过去坐到
他的怀里。

  虎子看到妻子如此听话的投怀送抱,一只大手直接伸进了她的衣服里,粗暴
的揉起了一对丰盈的大奶子。

  「嗯…嗯…」,听到令人销魂的呻吟声,虎子一边揉捏着,一边喘着粗气问
道」内裤呢,内裤穿了么?」

  「嗯…摸摸…摸摸就知道了…」,妻子将头靠在他的怀里,羞红了小脸娇喘
着说道。

  闻言虎子点了点头,奸笑着将另一只手摸向短裙里,摸了摸他狠狠亲了妻子
雪白得脸蛋一口,兴奋的叫道「哈哈,小骚货果然听话,里面都是真空的」。

  他开心了我却呆呆的看着手机屏感到一阵眩晕,我知道妻子一定是在车里将
自己的胸罩和内裤脱掉的,难道她真的认可了这个十九岁的少年做自己的主人?
真的就愿意背着我去被他玩弄?……

  妻子现在的身体异常敏感,被人抱着吻着脖颈,同时上下最为私密的地方,
均被一只大手挑逗着,她如无骨一般靠在对方的怀里,张开诱人的小嘴不停的呻
吟着「啊…啊…好难受…啊…」。

  虎子喘着粗气,似乎完全受不了这种诱惑,一边疯狂吻着一边问道「小骚货,
想不想我干你,你说?」。

  被玩的不停扭着身子,妻子媚笑着说道「啊…不要急么…啊…漫漫长夜…先
好好玩会」。

  听到如此淫荡的回答,虎子淫笑着点了点,又问道「小骚货,你希望我玩你
吧?那怎么玩你呢?」。

  「啊…都落到你手上了…想怎么玩…还不是你说的算…」,听了妻子娇喘着
回答的极具诱惑性,虎子笑着慢慢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捏着她尖尖的下巴用命令
的口吻要求道「在我面前,自己把自己脱光了」。

  「嗯,知道了」,妻子听话的站起身,走到距离对方一米远的地方,低着头
满脸绯红的开始慢慢脱去自己的衣衫。

  因为没有穿胸罩,两只丰盈的奶子粉嫩小巧的胸尖,一下子完全暴露在对方
的眼前。

  虎子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剧烈的喘着粗气说道「裙子也脱了,让我看看
你的骚逼」。

  「讨厌」,妻子娇嗔了一句,媚笑着将自己的短裙慢慢褪下,让后用自己的
小脚踢到一边。

  内裤也没有穿,此刻妻子完全就是赤条条的站在对方的眼前,而且根本也没
有用手去遮挡自己的私处。

  「哈哈,小姐姐现在真是很听话啊」,虎子说罢站起身取来一根红色的棉绳,
慢慢走到妻子的身前。

  」不要么,冰奴现在都这么听话了,就不要绑奴家了么」。

  听着妻子无比娇媚的话,虎子挺着高高凸起的内裤,饶有兴致的盯着她赤裸
的娇躯,打量了好一会才点了点头说道「不绑你也行,跪着自慰给主人看,让主
人看看你现在到底有多骚」。

  「不要让我这样啊,太羞人了」,嘴上说着不要,妻子却慢慢的跪在床上,
两只小手尽最大可能的各抓住自己的一只奶子,用力的柔嫩起来。

  「啊…啊…」,随着她得双手各伸出一根玉指,开挑逗自己的小巧的乳头,
小嘴也开始不受控制的娇吟起来。

  没用对方要求,妻子摸着摸着跪在地上的双腿竟自己分了一些,分出一只纤
手开始不断玩弄起自己有些湿润的小穴。

  「啊…啊…好舒服…舒服…」,看着妻子张开娇艳的小嘴不停的淫叫着,双
手更是卖力的在虎子面前玩着自己,我只觉得自己好傻、好天真,还想以后不会
让别人再碰她,却没想到她自己却喜欢被别人尽情的蹂躏。

  看着妻子玩的如此尽情,虎子搬来一个整理箱,里面装满了各种情趣用品,
随手在里面拨了拨笑嘻嘻的问道「这些东西,喜欢么?」

  「啊…喜欢…好喜欢…」。

  看着妻子已经将两根玉指插入自己的蜜穴中扣挖起来,虎子摸着她柔顺的秀
发,奸笑着问道「那喜欢哪个,我给你」。

  「啊…主人给我哪个…我就用哪个…」,妻子娇不停的喘着,看着一盒子的
玩具,眼神中竟透露着浓浓的渴望。

  「呵呵,这可是你说的啊」,说着他竟从里面拿出一对金属的乳夹,虎子微
微用力将乳夹捏开显示着它有些可怕的咬合力。

  看到对方拿出如此过份的道具,妻子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但很快舔着自己的
下唇娇吟道「要冰奴戴上么?」。

  「呵呵,害怕么?」。

  笑着点了点头,妻子还在尽情的扣着自己的小穴,娇滴滴的说道「害怕,但
是主人喜欢」,说罢她伸出挑逗自己丰胸的小手,从虎子手里取过一颗乳夹,慢
慢夹在自己一颗坚挺的乳头上。

  「啊…疼…好痛苦…」,眼见那颗小巧的乳头瞬间就被乳夹狠狠的夹扁,妻
子娇躯不停的颤抖起来,仰着头发出极为痛苦的哀嚎。

  「呵呵,还有一颗呢,把这颗也戴上」,虎子的笑容里还参杂着一丝残忍,
也许他始终都无法原谅「致死」他光哥的人。

  颤抖着玉手,妻子紧紧咬着下唇取来另一颗乳夹,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将它
夹在自己的另一只乳尖上。

  「啊…受不了…好痛苦…啊…啊…」,妻子似乎失去了所有力气,身子向前
一倾努力的用双手撑着身体,然而她的私处却渗出了更多晶莹的液体。

  「呵呵,喜欢这种感觉吧,看你骚逼湿的,」,虎子蹲下身子说着伸出一只
大手用力的柔嫩着她雪白的屁股。

  「啊…喜欢…主人喜欢…我就…喜欢…」,看着妻子颤抖着身子,眼神有些
痛苦的说着,虎子用力拍了拍林冰的翘臀,然后从盒子里取出一根足有18厘米
长,比正常男人粗壮两圈浑身布满明显螺纹的假棒棒,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坏笑着
问道「这个喜欢么?」。

  「不…太大了…我受不了…别用这个玩我啊」妻子有些惊恐的说道,虽然她
承受过比这更大假棒棒的鞭挞,到此时看到眼前的黑棒,却还是被吓住了。

  似乎很享受林冰恐惧的眼神,虎子笑着将假棒棒的开关打开,只见它发出
「嗡嗡「的马达声快速的转动了起来。

  「嘿嘿,我没说用它玩你,我要你用它要自己的骚逼」,虎子说着拉起妻子
的一只小手,直接将转动的黑棒交到她的手里。

  「不要…我不敢…求主人不要…它真的太大了」,看着手中剧烈运动的大号
假机巴,妻子拼命的摇着头哀求着。

  看着手机的屏幕,我狠狠灌了一大口啤酒,眼前的画面确实刺激到了,我的
小弟弟也确实硬了,可是我真的不想接受这个现实。

  妻子真的被调教成了一个淫荡的女人了么?看着假机巴就要操她了我该同情
她么?我的心理像倒了五味瓶一般。

  「快点插进去,否则我把你绑起来,用它玩你一宿」,虎子粗暴的摸着妻子
雪白的屁股说着,说罢他狠狠一巴掌甩在了上面。

  「啊…」,被打了一声尖叫,妻子跪在地上无助的将假棒棒顶在自己的小穴
处,紧咬着下唇,慢慢将黑棒顶进了自己湿滑的阴道中,随即口中发出即痛苦又
满足的娇啼声。

  「啊…不行了…太大了…我受不啊…」,才插进去一半,妻子便仰着头大声
叫了起来。

  虎子见状坏笑着抓住她握着假棒棒的小手说道「怎么不行了啊,我帮帮你」,
说罢他的握着妻子的手用力往上一顶。

  「啊…」,一声略带痛苦的悲鸣,整根粗大的假棒棒整根完全推入她狭小的
阴道中,妻子再也坚持不住了,身子软软的趴在地上。

  「嘿嘿,开始吧」,亲了一口跪在地上撅起的屁股,虎子抓着妻子的小手开
始快速的上下运动起来。

  「啊…啊…不行…不行了…我要死了…」,妻子大大的张开小嘴,被假机巴
疯狂的抽插的大声浪叫起来。

  看着高高撅起的雪白屁股,因为快感而不停扭动着,虎子笑着说道「小骚货
这回爽了吧,不许停,自己好好玩自己」,说罢他松开了妻子手。

  「啊…不停…不停…舒服…太舒服了」,妻子发出诱人心魄得叫声,自己抓
着假棒棒,狠狠的干着自己的小穴,由于假棒棒上的螺纹太过凸出,没次拔出都
能带出大量的爱液。

  「这么喜欢被肏,我是不是应该多找几个人一起肏你啊」,虎子蹲在妻子的
脸前,得意的笑着说道。

  「啊…舍得么…舍得把我分享出去么…啊」,被自己玩的七荤八素,妻子迷
离着双眼含糊的回应道。

  「呵呵,确实有点不舍得,你可是我得私有性奴」。

  听了虎子的话,妻子咬着下唇埋怨的娇吟道「那…还把…还把我的裸照…给
你朋友…」。

  「嘿嘿,骗你呢,你的视频和照片,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有」。

  「真…真的么?…我不行了…我要来了…啊…」,一声高亢的娇吟,妻子颤
抖着身子娇叫着,同时手上的动作也慢慢停了下来。

  「谁让你停下来的,继续玩」,虎子见妻子把自己玩到高潮了,兴奋的叫着,
同时来到她的身后伸出手指开始挑逗女性最为敏感的阴蒂。

  「啊…不要…不要摸了…好难受…」,妻子满脸屈辱的叫着,同时握着假棒
棒的手,又开始不停做着活塞运动。

  「嘿嘿,很享受吧小骚货?」,虎子说着将沾满爱液的手指抵到她的后庭处
不停的挑逗着她小巧的菊穴。

  「啊…好舒服…不要录下来么?…啊…」,看着妻子小脸贴在地上不停的浪
叫着,虎子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是应该把你这骚样记录下来,你等着,不许停」。

  说罢他从卧室里取来DV,开始记录着妻子跪在地上撅着屁股玩自己的画面。

  做好这一切,虎子再次「蹲下身子逗着着小巧的菊穴问道「好了,看你玩的
这么高兴,后面是不是也要来一根?」。

  极度的刺激下,妻子更加卖力扭着雪白的屁股,小巧的屁眼更是轻微抽搐着,
眼神迷离的回应道「啊…要…啊…干死我…啊…」。

  「嘿嘿,那就满足冰奴的要求」,说着虎子从盒子里拿出一根正不算太粗壮
的玻璃棒,沾着妻子私处流出的爱液慢慢抵进了小巧的后庭中。

  「啊…凉…但是…舒服…啊」,听着这销魂的叫声,虎子淫笑着手中的玻璃
棒狠狠的干着小巧的屁眼。

  「啊…啊不行了…不要录了…太羞耻了…」,妻子肆无忌惮的大声浪叫着,
现在双插对于她来说已经完全没有了痛感,肉体的快感迫使她像条母狗一样卖力
的摇着屁股。

  「怕什么,你的所有表演都在DV和我的手机里,只要你听话别人是看不到
的」,虎子说着用玻璃棒棒更加卖了的抽插起来。

  玻璃棒并不是过份的粗,不过长度却不小于18厘米,每次插入都是整根推
进,我想它肯定都干进了妻子的直肠里。

  「啊…啊…那…我放心了…啊」,听了对方的回答,妻子满意的笑了笑,随
后完全享受在两根棒棒的夹击下,小手握着黑棒,似乎在跟玻璃棒比速度一样,
疯狂的在自己的阴道中进出着…。

  「啊…」,不多时妻子颤抖着娇躯发出一声长长的淫啸声,握着黑棒的手也
停了下来,显然她再次迎来了一次高潮。

  看着妻子瘫软无力的趴在地上喘息,雪白的肌肤上都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虎
子站起身急切的脱店了自己的内裤,高高昂着坚挺的肉棒坐到沙发说道「来吧,
该你伺候伺候我了」。

  看着娇妻支撑起赤裸的身子,慢慢爬了过去,跪在虎子的胯间,我下面虽然
硬的难受,但还是无奈的深深叹了口气「看来林冰注定还是要被别的人肏」。

  「先给主人舔舔吧」,虎子笑吟吟的命令道。

  妻子跪在他的胯下并没有动,甜甜的笑着说道「主人对冰奴真好,只自己保
存那些让我很羞的照片」。

  虎子伸出手掐了掐她滑嫩的小脸笑着说道「放心吧,你可是个女警花,我把
照片给了别人外一泄露出去,我也得出事。行了先用你的小嘴伺候伺候我吧」。

  听着对方的催促,妻子眨了眨明亮的眸子说道「口交多没意思,不如我们晚
点刺激的?」。

  「什么刺激的?」虎子惊奇的问着,不过他才问出口,紧接着就发出一声凄
厉的惨叫「啊…」。

  本以为妻子今天又要失身了,屏幕里画面却让我惊喜的笑了,只见妻子小手
死死的抓住那根高高挺起的阳具,直接一把将虎子从沙发上拽到了地上。

  看着他趴在地上痛苦捂着自己老二惨叫着,妻子冷笑着问道「这样刺激么?」。

  「草尼玛,你个贱…」,虎子艰难的坐起身子,一句话还没骂完,他的脸就
狠狠挨了两个大耳光子。

  「你嘴巴放干净点」,妻子一边冷冷的说着,一边穿好自己的衣服向录着像
的DV走去。

  看着妻子背对着自己,虎子见状以为有了偷袭的机会,猛伸出双手扑了上去。

  「咔咔」,两声骨骼脆响的声发出后,便是如杀猪般的惨叫声回荡着在整个
屋子里。

  看着他双肩不自然的下垂着,我猜他的肩膀肯定是被卸脱臼了,点了一支烟
我饶有兴致的盯着手机屏幕看,现在我终于知道了妻子的实际目地,难怪她会说
晚上一定回家住。

  妻子没有理会满脸痛苦的虎子,果断的将DV里的内存卡取出直接掰断,然
后又用力将DV狠狠的摔在地上,好像是怕摔得不够理想,她又反复的摔了几次,
直到这台机器被摔的支离破碎才停手。

  「你的手机呢?」。

  「臭婊子,我不会说的,等着你的裸照满大街都是吧」,虎子的疼得满脸是
汗,但仍然嘴硬的叫喊着。

  妻子皱了皱眉头,猛的用膝盖狠狠撞在他的小腹处。

  「啊…」,虎子再次发出一声惨叫倒在地上,身子如同虾米一样弓着腰跪在
地上。

  」你手机在哪?我耐心很有限」,妻子冷冷的说着,并从道具盒子里拿出那
根最大的假棒棒 .

  看着眼前足有二十厘米长,婴儿手臂粗细布满颗粒的假棒棒,虎子战战兢兢
的问道「大姐,你,你要干嘛?」。

  「最后问你一遍,你手机放哪了?」。

  「我不说,你别想从我手里逃走」,虎子强忍着恐惧,不甘心的叫道。

  妻子冷笑一声也没在废话,来到虎子的身后,将手中的黑棒对准他的屁股用
尽全身力气往里插。

  「啊…别…我说,在我床头柜的抽屉里呢」,没有任何润滑假棒棒才进去一
点,虎子就发出撕心累肺的惨叫,好在这里四处无人,否则非得有人报警不可。

  听道满意的回答,妻子赶紧跑进卧室将手机取了出了,皱着眉头查看一会后
又是一顿猛烈的爆摔。

  确定这部手机彻底报废,妻子才蹲在虎子的身边眯着眼睛问道「除了这两个
东西,你还有保存我的照片么?」。

  「大姐,真的没有了,你放过我吧」。

  听了虎子的话,妻子的眼睛慢慢眯起,虎子见状立马哀求叫道「真的没有了,
我要是还有我他妈出门被车撞死」。

  常于审讯的林冰,仔细的观察着对方的微表情,确定他没有说谎后,才冷笑
着说道「以后别让我在看见你」。

  说罢妻子两个寸劲儿,将虎子的肩膀复位后说道「过几个小时你的胳膊就能
动了,你玩了我好几次,我不能便宜你」。

  看着妻子站起身慢慢走到自己的身后,虎子惊慌失措的问道「大姐,你又要
干嘛?」。

  妻子冷笑一声说道「你不是喜欢干我么,我也让你好好体会一下被干的滋味」,
说罢她伸出一只赤裸的小脚,将那根最大号的假棒棒一脚整根踹进了虎子的菊门
里…。

  看到这一幕听着虎子那响彻云霄的惨叫,我果断的关掉了手机的监控,妈的
这一下子非得给这小子干的肛肠出血不可,想想就慎得慌。

  妻子经历那些后确实变得十分冷酷,尤其是对待亵渎她的人更加无情,但是
手段似乎有些过于残忍。

  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赶紧洗了个澡,躺在沙发上默默等着妻子回家…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81018/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