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九州仙子录】(1)宗门之难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6275
2021年8月16日独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0520

              第一章 宗门之难

  天宁峰山脚下一男一女坐在一颗怪石上休憩。男的身穿一身青袍,剑目星眉,
目光坚定,一身浩然之气。正是天宁峰上焚火宗的二代弟子中的翘楚,平日里深
受宗门弟子爱戴,也有人传言说宗主已经暗暗决定将宗主之位传给他了。

  女的身穿一身宽大的蓝色衣袍,却难以遮挡住胸前丰满的玉团。眉目清秀体
态轻盈,皮肤白若凝脂,超脱凡尘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

  「师姐,咱们稍微休息一下再回宗门吧。」卫齐对着身旁的冷仙子说道,平
日里他对师姐尊敬的很,这次下山也是处处以她为尊。毕竟师姐不论是玄功还是
智谋都在自己之上。

  颜沐雪抬头仰望山顶,距离宗门还有好一段山路要走,时间也很充足,觉得
休息一下也无妨大雅,便点了点头。

  「呜!」地一声突然想起,整个山峰都好像颤抖一般不断地晃动,二人直接
惊起,担忧地望着山顶,对视一眼,卫齐说道:

  「师姐宗门有异动。」

  响声的是因宗门的护山大阵开启而发出的,单看这次催动的阵法来看,情况
怕是相当不乐观。

  宗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颜沐雪想的出神,却不忘安抚自己的师弟,说道:

  「放心吧,掌门和师傅玄功大成,加上这护山大阵即使是面对千军万马也可
以阻挡下来。」

  看来自己真是关心则乱了,有师傅和掌门在,真是想象不到什么样的敌人才
能攻破山门。卫齐心中暗暗想到,眉头的疙瘩也解开了一些。

  颜沐雪看着稍稍定心的师弟,好看的眉头却皱的更紧了,心中自然相信自己
的师傅和掌门,可此刻拉响的警报也做不得假。

  只怕这次……

  「走吧。」摇摇头,打断自己的胡思乱想,颜沐雪和卫齐轻身而起,一同飞
向山顶。

  焚火宗内弟子或重伤或已经身死,躺倒了一地人。而剩余的弟子紧紧围着两
个美若天仙的女人,紧张兮兮地盯着眼前的敌人。

  「这回是天玄境的敌人了吧?」说话的是一个身材相当高大足有十尺有余,
长了一张凶神恶煞的脸,把他身旁的女人衬托得如同孩童一般。

  男子身旁的女人身材娇小,却相当匀称,又凹凸有致,此时穿了一身白色纱
裙,脸上挂着一副不知喜怒的表情,脸蛋真是美极了,比那九天玄女还要美丽十
分,甚至可以说是足以让人惊心动魄,一眼就爱上这个女子。

  只是这女子的眼睛却是极富压迫感的绿色竖瞳,宛如野兽一般的瞳孔也让这
个女人增添了一股神秘的色彩。

  「你自己也该学着辨别了吧?」女子说道,紧紧盯着前方两个神女般的美人,
继续道,「而且都是高手,随便哪一个都可以杀死你了。」

  「哦?那可真是让人愉快,要是能采补了我的玄功也能再度精进。」刃牙舔
舔干枯的嘴唇,目光淫邪而毫不避讳地直盯着两个女人,看得所有人心中都有些
窝火。

  「别太放肆了,掌门和师叔在这里,乖乖束手就擒吧。」一名焚火宗弟子跳
出来斥责道,让这个男人这般不加掩饰地轻薄掌门和师叔真是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掌门炎灵儿伸手阻止了弟子,皱着眉看着面前这个妖艳的女子,用秘法和师
妹不动声色地交流着。

  「师妹,这男的不过堪堪达到天玄境,你我二人任意一人都可以轻松对付,
可这女子我却看不出深浅来。」

  白衣霜性子冷傲,和她一手带大的弟子颜沐雪一般清冷。在江湖上也总是有
人把这对儿师徒放在一起比较,一个绰号寒冰仙子,一个绰号白雪仙子。

  白衣霜心知自己和师姐玄功大成世间罕有敌手,如今却看不出一个小女孩的
修为深浅。只知道这人身上必有古怪。

  「你二人为何犯我山门。」炎灵儿大声喝道,知道此战必不可免,要是不拿
出大宗的威严,将来天下人要如何看待焚火宗?

  「多说无益,直接开打吧!」

  暴脾气的武痴刃牙直接就怪叫着冲了上来,可没冲出两步就被队友一记手肘
打翻在地。

  「我应该说过让你不要轻举妄动了吧。」

  「圣王暗,你……」这一下真的是凌厉非常,仅仅一击就打得天玄境的刃牙
差点把肚子里的酸水都吐了出来。

  寻常弟子只以为这壮汉是银枪蜡枪头,虚得很,要不怎么会被一个娇滴滴的
女娃一下打得倒地不起?可炎灵儿和白衣霜二人面色都有些阴沉,这大汉一看就
是以防御为长处的天玄境高手,却被人轻描淡写的一击打成了这个样子。

  「两位真人,我们想要玄火印。」

  「不可能!」炎灵儿马上出声拒绝,要知道,这玄火印是宗门的镇山之宝,
不可能把宝物交给两个来历不明的人手里。

  「那还真是可惜啊。」圣王暗面无表情地说道。

  「何必假惺惺的,你二人杀我伤我多少弟子,你们还以为能善了吗?」

  面对白衣霜的质问,刃牙嘿嘿一笑,轻薄道:

  「你们两个美人,一个热情如火,一个冰冷如冰,要是给我采补了,我的玄
功一定能大大精进。」

  这采补自然是采阴补阳,是邪修一种通过男女交合方式夺取女方功力的方式,
面对这赤裸裸的轻薄,两个玄功大成的仙子面沉如墨,两人自从闯下威名以来就
从没收到过这种屈辱,手也放到各自的剑柄上。

  本来事情不必做的这么绝,可惜刃牙故意杀了不少焚火宗弟子将事情闹僵。
估计也是存心让自己帮他把两个仙子做成炉鼎。

  圣王暗瞥了一眼身边的同伴,缓缓站到他的前面。

  「师姐小心,这妖女看不出深浅,只怕是功力在你我之上。」白衣霜提醒道。

  炎灵儿微不可察地点点头,「哗」地一声拔出了通体赤红,散发着惊人热度
的宝剑。

  这一战不可避免了。

  「你们退下吧。」炎灵儿对着众弟子说道,这里很快就会沦为战场,自己也
没有自信保全弟子们。

  弟子们百般纠结地点点头,下了山。

  看着面前二人没有任何动作,炎灵儿心下稍定,冷着脸看着二人。

  其实两位仙子都是在强忍着怒火,尤其是修炼火系玄功的炎灵儿,脾气本就
暴躁,此刻更是像个火药桶,一点就着。

  「呵,你二人杀我焚火宗弟子,又数次轻薄我和师妹,我一定会让你们后悔
来到这个世上!」

  炎灵儿一拔剑,赤红的剑身燃起了熊熊烈火,「呼」

  的一声,竟然瞬间点燃了整片天空。天空中弥漫着金色火焰,烧的天地之间
一片红光。

  刃牙只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呼气都好像会从鼻孔之中喷出火焰一般,万万没
想到这炎灵儿修为如此高深,仅仅是拔剑都能瞬间抽干方圆十里大气中的水分。

  看着犹如天神般的炎灵儿,刃牙情不自禁地伸手摸摸裤裆,只有操干这般女
子才够劲儿!刃牙一向嗜武成痴,最喜欢的就是打败强大的女人然后把她做成炉
鼎日夜采补,光是想想这般强大的炎灵儿在自己胯下哭喊,自己就硬了起来。

  白衣霜看着刃牙粗鄙行径眼中都带着愤恨,却只能运起功来默默抵挡师姐的
火焰。

  「你不拔剑吗,你腰间的剑应该不是摆设吧?」炎灵儿挑衅道,看着眼前少
女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心中的七成胜算又下降了两成。

  圣王暗歪了歪头,说道:

  「你为什么不施展全力呢?是害怕波及到弟子们吗?」

  炎灵儿白衣霜心下一沉,炎灵儿确实仍然留有余力,只怕这天火烧死自己的
弟子。恐怕就是现在山下都有些弟子受不了这惊人的热度昏死过去。

  刃牙大吃一惊,同为天玄境差距竟然如此巨大?这炎灵儿此时已经可以焚烧
整片天空,竟然还留有余力?

  「对付你们足够了。」炎灵儿说道,又紧了紧手上的剑,自刚才起心中就隐
隐有些不安。

  圣王暗皱着眉头,伸出葱白手指在额头一抹,说道:「是吗?这天有点太热
了。」

  圣王暗身形一闪,炎灵儿暗道一声不好,高声喝道:「焚天决!」

  只可惜她身上刚刚闪过一道金光,腹部便是一疼,一股霸道的功力在自己身
体里肆意游走,全身都有如火烧一般疼痛。

  金色的火焰缓缓褪去,炎灵儿被圣王暗紧紧一击就打散了全身玄功,此时只
能无力地任由圣王暗抱在怀里。

  「师姐!」万万想不到师姐会被人一瞬间打败,白衣霜直接抽剑催动玄功,
只可惜寒冰仙子再也不能维持那一副清冷的面孔,此刻脸上布满了愤怒和担忧。

  冰剑一出,百里之内悉数冻结。四周的一切都被冰封,温度骤然下降,刃牙
甚至是来不及反应便被冰封进寒冰之中。

  要是单挑的话,刃牙怕是早就被秒杀了。谁也想不到在这以火系功法著称的
焚火宗之中寒冰仙子的功力竟然还在赤焰仙子之上。

  圣王暗怀中抱着无力动弹的炎灵儿,看着周围的冰封万里的景象,说道:

  「感谢你让我在夏天能看到这么美的冰。」

  说着,圣王暗便掏出了一个半个手掌般大小的印章。

  撕拉一声,炎灵儿身上的红袍被圣王暗一下子撕开,露出了大片大片的雪白
肌肤,以及内里被红色绣花肚兜紧紧包裹住的丰满乳峰,真是白的耀眼。

  「啊!」修为高深的炎灵儿竟然惨叫一声,小腹被印章覆盖的地方像是被烙
铁烫过一般钻心的疼,甚至疼得这赤焰仙子在圣王暗怀里不断抽搐。

  见到师姐受辱寒冰仙子怒不可遏,提剑便挥砍而去,目标正是圣王暗雪白的
脖颈,务求一击致命。只可惜被愤怒冲昏了的头脑自然无法认清实力的差距,圣
王暗一矮身,稳稳躲过这一剑,接着左手出掌,一掌打在白衣霜的胸上。

  白衣霜被一掌打倒在地,全身经络都在隐隐作痛,竟然提不起半分力气。

  「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炎灵儿虚弱地问道。刚才她只觉得钻心般的疼痛,
像是在自己小腹上盖了个章?

  「只是盖了个奴隶印记而已。我很体贴地盖在了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上。」

  只是脱了衣服,无论盖在哪里都会被看到。

  「你……」炎灵儿气急,这一辈子都没收到过这样的屈辱。一宗之主竟然被
人在女儿家最羞耻的地方盖上了奴隶印记?即使全身都使不上力气也要在她身上
咬下一块肉!

  「杀了我们吧!」地上的白衣霜闭着眼睛说道,此刻她心中满是绝望,比起
活着受辱倒不如死了痛快。

  圣王暗放开怀里的美人,蹲在白衣霜面前,打量着这寒冰仙子的身体。

  穿着一袭白衣,身材又凹凸有致。圣王暗一个女人看着都觉得想摸两把,更
何况那些男人了。

  「滚!别碰我!」白衣霜怒喝道。

  刺啦,刺啦,白衣霜身上穿了多层白衣,撕起来也更费劲,三下两下,她就
露出了光洁的小腹。

  试问,有谁能想到名满天下的寒冰仙子是一个白虎呢?

  「啊!」

  白衣霜终于体会到师姐的痛苦,这疼痛简直是痛到骨髓之中似的,疼得花枝
乱颤。

  「放心吧,你们两姐妹性命无忧,只是也不会太好过。」圣王暗打了个响指,
天地间温度迅速回暖,片刻间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刃牙鼻子痒打了个喷嚏,心中一阵后怕,没想到这寒冰仙子的功力如此深厚,
自己竟毫无反抗之力?缓缓神,看着瘫倒在地上衣衫不整的两个绝世仙子,眼神
发绿,问道:

  「解决了?」

  圣王暗点点头,道:「快点解决吧,不要折磨她们。」

  刃牙嘿嘿一笑,圣王暗自然知道他没往心里去。只是暗叹,这一次两次也不
重要了。

  这个高大的汉子搓了搓手,目光之中满是淫邪,一想到自己将要拥有这世间
有名的寒冰仙子和赤焰仙子两姐妹心中就一阵激动。

  就是不知道这寒冰仙子下面的骚逼是否如同这美人一般冰冰凉凉的,亦或是
这赤焰仙子下面的小嘴儿是不是那般热情?

  或许自己还能走运为两个仙子开苞?

  白衣霜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不敢抱有一丝幻想。试问
在这样一对儿冰火美人面前哪个男人能放弃到手的肥肉?

  或许死了才是解脱。

  「杀了我吧。」炎灵儿只能无力地怒喊着,看着这个壮汉一步一步想着自己
走过来,似乎是想先从自己开始。

  这人身材如此高大,想必胯下那东西也异于常人,怕不是能活活捅死自己。

  两姐妹都还未经人事,甚至于就连自摸都没有过,面对这未知的恐惧,两个
人好像无力的小女孩儿那般。

  ……

  卫齐和颜沐雪加快脚步,很快就碰到了师兄弟,粗略了解了情况之后,二人
飞速向山上赶去。

  又先后看到了天空被掌门的赤金火焰烧的一片通红,看见冰封万里的奇景,
心中都始终像是被堵住了一样隐隐不安。

  「师傅她们会没事的。」似乎看出了师弟的不安,颜沐雪轻声宽慰师弟,只
是她自己雪颜上也写满了担忧,连她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了。

  「嗯。」

  师傅和掌门玄功大成,些许个宵小之辈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可我的手为什么
一直在抖?

  卫齐想起了师傅清冷的面容,想起和外冷内热的师傅一起经过的种种,脚步
不由得加快了一些。

  师傅,等等我。他在心里暗想。

  ……

  这赤焰仙子的皮肤一点也不输给寒冰仙子的皮肤,都是一样白嫩而细腻。玄
功越高深的仙子,也会越美丽。把炎灵儿和她的师妹并排放在一起,刃牙一会儿
摸摸这个一会儿摸摸那个。

  白衣霜闭着眼强忍着恶心,却只能放任这只粗糙的手掌在自己的身上游走,
厚厚的茧子刮得自己鲜嫩的皮肤生疼。

  「你再摸我就把你的手剁下来!」脾气暴躁的炎灵儿破口大骂,只可惜这样
也只能激发男人的凶性。刃牙最喜欢看着一脸不屈表情的仙子堕落。

  「唔」炎灵儿咬紧牙关,双目瞪得老大,恶狠狠地盯着这个男人,因为这个
男人一只手掌已经探入自己破碎的火红长袍,隔着肚兜直接狠狠抓住了自己傲人
的雪峰。

  这胸又大又白,富有弹性,在刃牙玩过的仙子中也算是上成的,又捏又揉,
真是有几分爱不释手。

  尤其是看着这赤焰仙子一脸愤怒的表情真是让人享受。她旁边闭着美眸,表
情痛苦的寒冰仙子一样很棒,把手探入衣服之中,径直找向粉嫩的奶子,一把握
住。

  「呀!」骤然吃痛,白衣霜竟然发出一声可爱的惊呼。

  「咦?你这寒冰仙子奶子冰冰凉凉的,你这赤焰仙子奶子倒是火热。」光摸
一边还摸不出来什么,可这一起摸一对比就发现这白衣霜的身子确实比这炎灵儿
的身子冰凉许多。

  「下流。」

  听到炎灵儿的怒骂,刃牙直接用手指使劲捏了赤焰仙子的奶头,隔着肚兜摸
手感也不错,一脸玩味地看着炎灵儿的表情。而炎灵儿被掐的痛了,低声呻吟了
一声。

  似是不忍看着女人受辱,圣王暗留下一句话就走了,

  「你做快点,我去找玄火印了。」

  「哼」刃牙轻哼一声,抓住炎灵儿的两条纤细的长腿,本就细长的美腿在刃
牙的大手下就显得更加细长了,几乎是拖着她的身体,直接拉到自身胯下。

  炎灵儿心如死灰,也不想管自己被人拖散了的头发,闭上双目,发出狠话,

  「这笔仇我迟早要你血债血偿!」

  「啪」

  这位美丽的宗主大人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被男人摁在身下扇耳光。

  脸上火辣辣的,心里觉得很委屈,真是没脸面活在这个世上了,还不如一死
了之。

  「师姐!」听到清脆的巴掌声,白衣霜关切地喊出声,看着师姐木木的表情,
自己心痛死了。

  刃牙两手抓住炎灵儿腰间的布料,刺啦一声撕成两半,把破碎的布料摔到了
白衣霜的脸上。

  白衣霜觉得面上一痛,自己的脸被蒙住了,鼻尖传来了一股女人的芳香。想
到师姐处境,鼻子一酸。

  炎灵儿此刻极其煽情,上面坦胸露乳,破碎的衣袍完全遮不住春光,两粒鲜
红的乳头格外显眼。下身两条笔直的双腿紧紧夹住,做着无力地挣扎。现在她的
下半身只剩下了一件素白的亵裤和脚上纤尘不染的绫罗白袜。

  「现在就看看我们名满天下的美人宗主的骚逼,哈哈哈!」

  刃牙的笑声在二女耳中是如此刺耳,炎灵儿本来雪白的肌肤被气得染上了一
层绯红,可没等她破口大骂,便觉得身下传来一股巨力,自己的双腿被人当玩具
般的抬起,保护自己的嫩穴最后的屏障也被夺走了。

  「你……」

  刃牙手上抓着炎灵儿的亵裤放到鼻尖去轻嗅美人宗主的芳香,露出了一副陶
醉的表情。开口道:

  「咱们的赤焰仙子的亵裤真香啊,不知道能卖多少钱?」

  这个恶人,欺辱自己,还要把贴身衣物拿去卖掉?那岂不是让全天下人都知
道自己和师妹被男人……

  「无耻!」

  刃牙嘿嘿一笑,道:「更无耻的还在后边呢!」

  自己像孩子般无力,双腿被人轻易的掰开,自己的秘部被人一览无遗。

  「我的好仙子,你的逼真嫩啊。」

  阴唇肥厚,夹得只留下了一条粉嫩的小缝,从那张小嘴儿里吐露出点点的花
蜜。

  「本来我还想把奴隶印记印在你的大奶子上呢,算了,印在哪里都没差。」

  刃牙的粗糙手指轻轻抚摸赤焰仙子的阴唇,这女人的逼是真好摸,肉鼓鼓的,
嫩滑无比。

  「你别摸。」

  「好。」刃牙突然想到了一个好点子一般,一只手提起一个仙子扛在肩上,
向着门派深处走去。

  「你要干什么?你要带我们去哪?」炎灵儿问道,她心知肚明这人必不可能
放弃她们两姐妹,只可能是想出来了什么折辱自己的点子。

  「我这就把你们两个骚货带到祠堂里去,让你们焚火宗的英灵们好好看看你
们两个小淫娃。」

  「不,不要!」二女同时尖叫起来。要是在宗门最神圣的地方,当着列祖列
宗的面前被这男人破了身子,自己真是宗门一辈子的罪人了。

  「千万别,别这样。」

  真是害怕了,哪怕是被杀了也不能让先烈们受这种屈辱!

  「求求你,别这样,什么我都答应你。」炎灵儿终于是认输了,这个一直以
宗门为荣的宗主实在是难以忍受这样的后果。

  如果真被人带到了宗祠里被人破了处,真是万死也难以洗刷屈辱。

  「嘿,本大爷说道做到。」刃牙嘿嘿一乐,扛着两个仙子,不顾着两个人的
呼喊顺手杀了看门弟子闯进了宗祠。

  宗祠里供奉着焚火宗的历代先祖,四处清洁的一尘不染,各个排位前还有香
火在燃烧,看得出焚火宗对这宗祠很是看重。

  「嘿,晚辈刃牙今天就在这焚火宗宗祠和两位美人拜堂了。」

  「畜生!你不得好死!」两个仙子哭喊着,像是崩溃了了的小女孩一样哭闹,
一点也看不出名扬天下的仙子模样。

  「你放开我!」

  看着还挣扎的炎灵儿,刃牙大手一挥,直接把香案上的东西全都打翻,留出
了一片空地。自己像是小孩把尿一般抱着焚火宗的美人宗主站在排位上面,让炎
灵儿的性器正对着下面的牌位。

  这供奉的是谁,哪个是哪个,刃牙一概不知,只是觉得这样捉弄一番两个美
人比较有趣而已。

  「别这样,别这样,」炎灵儿哭着向刃牙求饶道,下面的敏感小穴却明显感
觉到有一根火热的肉棒抵在了穴口,不断摩擦着自己的阴唇。

  「师姐!」白衣霜发出凄厉的喊声,像是此刻被人羞辱的是她一般。

  「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见怎么求饶也没用,二女一起痛骂道,只是
这壮汉自然不会怜惜两位仙子,不断用巨大腥臭的肉棒摩擦炎灵儿的秘部,感受
着出水的状况。

  感觉稍稍湿润,刃牙淫笑道,「宗主,准备接受祖宗们的祝福了吗?」

  「畜生!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炎灵儿只能无力地感受到自己阴道一点一
点地被火热的龟头挤开,疯了一般地哭号。

  「啊!」

  终是尝到了破瓜之痛,炎灵儿感觉下面像是被一根火热的铁棒豁开了,加上
这根肉棒天赋异禀,又没有等到完全湿润,疼得整个人直抽搐。

  刃牙只感觉这小穴前所未有的紧致,两边夹得自己舒服得腿都快要软了,还
有一股灼热的热流沿着自己的肉棒缓缓流淌。

  这火系玄功大成女子的处女精血灼热而滚烫,刃牙连忙运转功法开始吸收起
了精血中的力量,这玄功不断精进的感觉让他如痴如醉,简直比玩女人还要爽。

  「滴答。」

  「滴答。」

  「滴答。」

  不知道过了多久,被吸收完了力量的处女血滴在了炎灵儿身下的牌位上,声
音不大,却清楚地落在每个人的耳朵里。

  「炎灵儿不肖,没脸见列祖列宗。」

  「白衣霜不肖,致使宗门蒙羞了。」

  两个仙子抽泣着,心如死灰。

  「哈哈,这也让前辈们尝尝宗主的处女血。」

  刃牙的笑声在两位仙子耳中只觉得格外刺耳,炎灵儿愤怒地哀嚎道,

  「不诛杀此贼我誓不为人!」

  「宗主,你将来肯定是当一条母狗,自然不能再当人了。」刃牙抱着赤焰仙
子,腰上发力,向着小穴深处插入。

  炎灵儿眼中燃起了愤怒之火,一言不发。在她心里已经没什么更可怕的事情
了。

  更可怕的事情还是有的。

  那就是自己的淫水滴落在了祖宗的牌位上。身为一宗之主被别人小孩排尿般
抱着,在祖宗的牌位上被人奸淫,骚逼里还不断地流出淫水,继续淫辱先祖。

  「哈哈,宗主,你的骚水儿都滴在祖宗的牌位上啦。」

  炎灵儿闭起美目,咬着银牙,默默对抗着奸淫。

  「啪啪啪」淫靡的声音不断在宗祠里回响,炎灵儿每次被抽插,心中的愤恨
便加深一分。

  刃牙抱着炎灵儿的腿心肆意地耸动肉棒,在炎灵儿的小穴里抽送,处女鲜血
和淫水儿滴滴答答地滴在排位上。

  这女人的逼真是邪门,刃牙暗暗想着,他此前也是阅女无数,却从没碰见过
这样越操越紧的骚逼!

  尽管炎灵儿的小穴里早就湿的一塌糊涂,内里的温度更是惊人,烫得肉棒酥
酥麻麻的,可每一次抽送都变得更加紧致,现在自己稍稍往外拔出一点儿,炎灵
儿的软肉都会紧紧咬住肉棒,被拉拽出一点。

  美中不足的是这炎灵儿现在光是闭着嘴巴,「嗯嗯」

  地呻吟,却无法彻底骚浪地叫喊出来,不过刃牙也不怕,他坚信没有女人能
忍受自己粗大的阳具。

  白衣霜看着师姐的小穴完完全全变成了这个男人肉棒的形状,小穴像是喷水
一般淅淅沥沥地不断滴水,难以相信这是自己的师姐。

  炎灵儿紧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可下面不断传来的酥麻快感却是
不断在累积,现在自己的腰已经完全酸软了,两条美腿被人抱住腿心,两只套着
罗袜的小脚不住地晃动着,一对白嫩的巨乳淫荡地甩动着,此时就连她自己都不
知道的是她那张俏脸上已经遍布了红潮。

  「你个骚宗主,记住第一个操你的男人,记住我的肉棒的形状。」

  刃牙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疯狂地扭腰抽打炎灵儿的臀部,又是几下冲刺,下
身一抖,肉棒可以清晰地看见大股大股的精液不断喷出,直直打入了炎灵儿的骚
逼深处。

  「爽!」

  「啊嗯。」炎灵儿骤然被扔到地上,脸无力地伏在地上,骚臀却是挺得老高,
紧闭的粉嫩肉穴里小股小股地喷吐着浓白的精液。

  「噗」地一声,炎灵儿逼内一股金黄透亮的尿液混着浓浓的精液一起喷出,
正正好好把那些牌位淋湿了。

  寻常女人的尿自然有一股子骚味,这炎灵儿却是不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女
人的清香,也不知道这列祖列宗会不会埋怨这个小淫娃。

  「宗主你这也太骚了,用尿给祖宗洗了个澡!」刃牙哈哈大笑,炎灵儿脸色
涨红,全身都泛起了一股红色,煞是好看。

  刃牙感觉采补了这美人宗主之后全身都说不出的舒服,这玄功大成的女子就
是好,再多开苞几个天玄境的仙子,自己的功力还能暴增一个水平。

  「好了,现在该你寒冰仙子了。」

  ……

  宗门四处找了一圈儿,卫齐和颜沐雪分开寻找师傅和宗主,颜沐雪心中似有
所感一般直接奔着宗门禁地而去。

  只见一名穿着白色纱裙的妖艳美女站在一边远眺风景,乌黑的长发随风而飘
动,遗世而独立。

  「真漂亮啊。」颜沐雪呢喃道。只觉得这人比师傅还要漂亮。

  只是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你是谁?」

  「圣王暗。」美人回头说道。

  颜沐雪见到她的眼睛眉头一紧,在她的认知之中人是不可能有这种野兽般的
竖瞳的,莫非是妖物?

  「你为什么在这里?」颜沐雪继续问道。

  圣王暗翻掌,张开纤细的五指,掌中漂浮起一枚通体赤红的宝印。

  玄火印!颜沐雪瞳孔一缩,来抢夺至宝的只有可能是敌人。腰间宝剑猛然出
鞘,冷冽的剑锋直指圣王暗。

  即使自己已经拿出了杀意,敌人也似乎没有战意。

  挥舞起宝剑,挽出剑花,剑锋上凝结着好像万载都不会消融的坚冰,声势浩
大,直刺而来。

  只可惜尚且稚嫩。圣王心想,侧过头看看主峰,眉头微皱,单手捏了一个法
阵。

  颜沐雪身下黄土凝结成棺,牢牢将其困在内里,无论她怎么挥砍宝剑都无法
打开土棺。

  「这足够把你困到明天了。」

  ……

  卫齐也不知道怎么就走到了宗祠,看着周围倒下的弟子,一一探查气息,这
些人都是被瞬间斩杀的。内里似乎有什么响声?

  进到宗祠,内里是他一生都无法忘记的噩梦。

  一向威严的宗主炎灵儿除了脚上白袜外全身赤裸地趴在地上,原本美丽的秀
发此刻凌乱不堪,全身都泛着紧密的汗珠,一对美臀正对卫齐,粉嫩的小穴被操
的通红,红肿不堪,内里还不断地吐着白浆。

  记忆中被人称做是寒冰仙子的师傅被人强迫着跪在面前,那个身材高大一身
横肉的男人坐在香案上,一只大手牢牢抓住师傅的甄首,把师傅的樱桃小口当做
骚逼似的不断奸淫,师傅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被迫给别人含精弄吊。

  这个粗壮的男人在这焚火宗的宗祠里肆意玩弄自己一直敬重的宗主,现在还
要玩弄自己美若天仙的师傅。

  「师傅!」卫齐呼喊着,恼怒迅速支配了他的大脑,抽出宝剑便是一剑向他
砍去。

  「齐儿快走!」炎灵儿虽然虚弱,却依然高声提醒宗内的得意弟子,同时,
也为身为一宗宗主的自己竟被人按在宗祠里肆意玩弄的而感到愧疚。

  自己真是没有脸面再苟活于世了。

  至少,也要在复仇之后,只要自己恢复了功力,这种货色……

  「哦呦?」刃牙轻描淡写地接下了这饱含愤怒的一剑。正如他和两位仙子实
力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现在卫齐和他也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这是你的弟子?」在弟子面前轻挑地拍打师傅的脑袋,同时把胯下肉棒送
的更深,几乎要把白衣霜操出白眼。

  「快走。」炎灵儿开口道,眼中满是急迫,希望给宗门留下些好苗子。

  毕竟,依刃牙之前的表现来看,他很可能会杀了卫齐。

  「有意思。」刃牙笑道,更加得意地控制美人师傅的脑袋做着吞吐,故意刺
激着眼前的卫齐,道:

  「啊……你师傅的小嘴儿可真爽啊……」

  「你……」被愤怒冲昏了头的卫齐再度提剑猛劈,却被刃牙一一轻松弹开,
随后反手就是一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卫齐的胸口,一掌打飞了几米开外。

  卫齐躺在地上,已经失去了站起来的力量,赤红着双目,死死盯着面前的男
人,心中满是屈辱,却只能在这里愤怒地捶地,眼睁睁地看着恶贼肆意玩弄师傅
的小嘴儿。

  「哦……爽……你心境乱了。」刃牙眯起眼睛说道。之前的炎灵儿到最后也
没有向自己低头,这美人宗主的心境也着实了不起,需要带回去日积月累地去突
破。这寒冰仙子的心境也是不一般,本以为这次没什么机会了,却没想到峰回路
转。

  看见弟子被打飞,白衣霜关心则乱,无意识地缩紧了绣口,心乱如麻。

  刃牙「啵」地一声拔出了肉棒,看着寒冰仙子嘴巴里的拉丝,淫靡地用龟头
抹匀,道:

  「不想你的弟子死的话,就学几声狗叫来听听。」

  「不行啊,师傅,我宁愿死也不要你受辱!」卫齐呼喊着,挣扎着起身,没
走两步却又摔倒在地上。

  看着弟子的现状,白衣霜心如刀割,一一权衡着,自己左右逃不开这一劫,
舍下一些尊严就能救下自己的弟子的话……

  卫齐绝望地看着冷若冰霜的师傅张开小嘴儿,红唇和牙齿之间还有两根弯曲
的阴毛。

  「汪汪,汪汪!」

  声音细如蚊虫,可在场的人都可以清清楚楚地听见。

  卫齐只觉得天都塌了下来,师傅,师傅怎么可能会?

  「给乖母狗点奖励。」

  所谓的奖励也不过是用腥臭的肉棒拍打白衣霜精致的脸蛋。

  看着寒冰仙子阴沉的脸色,刃牙笑道,

  「为了保护这么一个废物,鼎鼎大名的寒冰仙子竟然能够屈尊扮狗?!」

  「啊!」卫齐愤怒而屈辱地咆哮,试图来抒发心中的愤懑,只可惜血淋淋的
噩梦还在上演。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81015/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