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红尘仙道】11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风掣
日期:2021年8月11日
首发:sis
字数:9938

              第十一章 剧痛

  蛇姬匆忙回到魇城,见到陆沉在房内焦急的踱步,笑道,「小六,等久了吧。」

  听见蛇姬的声音,陆沉惊喜的回头,旋即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这么快,巨
骨王亲自出手,该不会驻城已经被攻破了吗?」

  蛇姬敲他脑袋,「你啊,想什么呢,巨骨王虽强,但大叶仙宗的金丹长老可
不是吃素的。」

  「那就好,」陆沉点头,跨界洞在驻城后山内,要是被巨骨王的人占了,说
不定会被他们毁掉。

  两人说完便动身离去。陆沉回头望了一眼,说实话,若是没有性命之忧,在
这里白天修炼,晚上和蛇姬调情还真是不错的生活……

  陆沉刚走出来,便见到蛇姬面色苍白的一直盯着前面,陆沉随之一看,又是
一座肉山样的人坐在前方的屋檐下。

  此人比之哈月儿还高了一头,估计有三米高,横向也是三米,穿了身鎏银的
铁甲,两只小眼睛饶有兴趣的在他俩的身上打转。

  「没想到你这贱人还会专门回来带走你这姘头,这小子看着小鸡仔似的,哪
有爷的身子棒,你说是吧?」

  蛇姬一转眼已经收拾好了脸色,她妖媚的上前盈盈一拜,「不曾想哈将军竟
然也会城,真是巧呢!」

  哈樊跳下来,伸出他那蒲扇大的手掌,两根手指捏住蛇姬的下巴,「蛇姬啊,
本将军一直不明白……你是本来就这么骚,还是装的这么骚呢?」

  「咯咯,瞧将军说的,人家天性如何将军又不是不知道,」她伸长嫩红的舌
头,舌尖在哈樊的手指上扫过,留下一丝唾液的痕迹。

  「嗯……」哈樊的手掌用力,疼的蛇姬发出了一声呻吟。

  「那行……念在你这么多年卖弄风骚的下贱面子上,本将放你们一马,不过
……」

  哈樊脸上勾出一道残忍的笑意,「不过你们两人中只有一人能走,而且这人
须得杀了另外一人才行!」

  「这……」陆沉心中一跳,他看了眼蛇姬,但后者面无表情。

  罢了……要不是他,蛇姬说不定早就已经回到宗内了,而且两人说白了连炮
友的还算不上。与其让她为难,还不如自己痛快点。

  「蛇姬……姐姐……动手吧!」陆沉深吸一口气,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真的吗?」蛇姬面无表情的把青簪握在手中。

  看见蛇姬没有一丝犹豫,说不难受是不可能的,陆沉心中苦涩,但表面上还
是副无所谓的样子,「嗯,来吧,蛇姬姐姐亲自送我走,没什么好怕的!」

  「那就受死吧!」蛟龙猛的飞出,气势磅礴,让石筑的地面都被掀起。

  不过蛟龙攻击的目标并不是陆沉,而是哈樊!

  「哼,不知好歹!」哈樊往前一站,身体如同石块一样绷紧。

  蛇姬的全力一击,竟然被哈樊肉身接下,甚至他手都没抬一下。

  「砰!」他突然出现在蛇姬面前,一拳砸在蛇姬丹田处,蛇姬整个人飞出,
陆沉冲上去接,结果两人一起被掀飞,砸碎了后面的墙壁。

  「蛇姬姐姐……我……」陆沉感觉自己骨头架都快碎了,他第一时间就是去
看怀里的蛇姬。

  「我的丹田被他废了……呕……」蛇姬吐出鲜血,她有气无力的道,「忍辱
七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无奈与绝望交织在一起,以她的天赋,原本是
没有希望结丹,不过为了寻求这一线机会才来灵幽界卧底。只是眼见就要成功了
……

  陆沉心内好似被撕裂一般的疼痛,他仿佛被堵住了气管,挣扎着才道了一句,
「抱歉……」若是没有他,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只是有了他……

  「所以……我就道小六你很奇怪……」蛇姬勉强抚摸他的脸颊,「修行之路
本是逆天而行,谁敢说自己……一定能活到最后呢……小六你这样……咳咳…
…」她咳出鲜血,「你这样优柔寡断可算不上一位修士。」

  「砰砰……」哈樊推到遮住他视野的残垣,大步踏进,「竟然还有力气郎情
妾意?」在陆沉的挣扎声中,他一手捏住蛇姬的脖子把她提了起来。

  「不……不要!陆沉发狂似的怒喊,哈樊捏碎了蛇姬的脖子……

  她的尸体柔软的倒下……

  「轮到你了,小鸡仔子!」哈樊狞笑。

  「阵起!」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只见哈樊的脚下突然变成急速旋转的旋涡,
出现一道道漆黑的裂缝。

  「谁?」哈樊惊惶四顾,是谁,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布下了一座阵法,而且
……还是如此克制他的阵法!那一道道漆黑的刀光,就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
西,被空间排斥掀起波澜。

  「绞杀!」那声音又传来。阵法启动,一道道刀光斩向哈樊。这刀光仿佛无
视了他的铠甲和肥肉,直接切开骨头,要不了多久就会将他粉身碎骨!

  哈樊在其中跳跃躲避,每当他想逃出阵法范围,就会被刀光赶回,这是要活
活拖死他的节奏!

  哈樊一咬牙,满脸的肥肉一阵颤动。只见他浑身的肥肉如同融化了一般急剧
的减少,取而代之的是他的身法越来越快,终于,在他瘦的像一具骷髅时,他抓
住时机,像是一道电光,闪身而出。

  逃出了阵法时,他头也不回的奔走……现在的他虚弱无比,甚至是随便来位
筑基修士只要追得上他,都可斩杀他。

  那幕后的女人并未追击,她收回阵法,款款走出,正是神机峰峰主,莫珏。

  「莫峰主?」陆沉声音沙哑,只是他来不及多想,蛇姬的尸体还在一旁,让
他的心剧痛。既然莫峰主早已到此,还布下了阵法,为何不救下蛇姬呢!

  见到面前的安然无恙的陆沉,莫珏眼中惊喜,这一切和神机镜告诉她的完美
贴切!既然如此,那此人果真是天命之人!

  于是莫珏走到他面前,跪下丰韵的身子,还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

  「莫珏见过主人!」她喊道。

  「莫峰主,您这是……」陆沉张大了嘴巴,被她的这番行为震惊的思绪暂停
了。

  他一个小小练气士怎么就成了莫珏的主人,何况对方还是素以清冷著称的神
机峰峰主!

  莫珏拿出从纳戒中拿出神机镜给陆沉观看,耐心的解释这一切……

  「所以这一切都是神机镜预知的,您将会是我莫珏的主人,唯一的主人!」
她狂热痴迷的道。

  然而,陆沉却无名怒火沉冲上心头!也许是莫珏痴女的模样让他心中的虐意
涌起,他一把掌扇在莫珏的脸上。

  「所有这就是你任由他杀了蛇姬姐姐的原因吗!?」

  看见莫珏捂脸的样子,陆沉瞬间又后悔了。再怎么说,她也是堂堂假丹修士,
一峰之主,怎容得下陆沉如此的侮辱。

  不过显然陆沉小瞧了莫珏的决心,被扇了一巴掌,莫珏不但不恼,反而愈发
的卑微了。

  莫珏仍然跪在地上,她拖着双腿前移到陆沉跟前,俯下头,在陆沉鞋面虔诚
的亲吻,随后抬头解释道:「主人,神机镜预言的一切都必将发生,若是以人力
强行改变,只会招致更加严重的后果……请主人原谅奴婢,这一切都是天意!」

  「狗屁天意!」陆沉气不打一处来,这女人就是个疯子!

  既然如此,陆沉一只手捏住莫珏的小巧的下巴,她也乖巧的抬起面孔。莫珏
的脸蛋不施粉黛却典雅柔美,略高的颧骨让她带了三分的冰冷的傲意,然而这一
切都在她那痴迷的眼中变成了反差的衬托。

  沉默片刻,陆沉心中的愤懑或作一声叹息。

  蛇姬的死怎么也怪不到莫珏身上去,若不是她前来,以自己的修为现在也只
不过是躺在地上的一具尸体罢了。

  对!陆沉忽然浑身一震,自己只是炼气士,而蛇姬有筑基修为,况且在这修
真界有什么不可能的!

  「莫峰主,你看看,蛇姬说不定还有救!」陆沉抬起蛇姬的身体,她的脖子
扭曲破碎,面孔模糊的不成人样。

  莫珏虽然坚信神机镜,但既然陆沉要求,她还是认真的查看了蛇姬的尸体。

  片刻后,她摇了摇头,「心跳已止,神识将散,想要让她复活,只有立刻让
元婴真君前来辅以各味仙药,为她重塑一具肉身才行。」

  「元婴真君?」

  莫珏道,「仙宗倒是有一位真君,只是百年前就已云游四海去了,现今不知
有没有归宗。」

  陆沉低着头,抱紧了蛇姬。就算那元婴真君回来了,自己又如何能请别人出
手呢?更何况还要各种仙药。

  「有人来了!」莫珏站起身来,一道青色的身影落下。

  是陆惊鸿陆仙子!对这位陆仙子,陆沉的印象很深,拒风城就是她来选的人,
之后为了让弟子们逃走,还亲自迎战魔道之人,这让陆沉对她生起了一些好感。

  她看起来很是担忧,陆沉安然无事,她松了一口气,道「陆沉……之前是我
考虑不周,让你受苦了……」见到莫珏也在此,再加上地上阵法的痕迹,她瞬间
明白是莫珏救了陆沉,「多谢莫峰主,不然差点铸成大错。」她后怕道。

  莫珏轻点头,低头的刹那,在陆惊鸿看不见的眼底,她目中的痴狂更深了几
分。连陆惊鸿都亲自前来,神机镜果然是正确的!

  陆沉祈祷般的看向陆惊鸿,抱起蛇姬,「陆峰主,能救救蛇姬吗。她是七年
前大叶仙宗派来灵幽界的细作,这次巨骨王突然袭击就是她报的信……她被巨骨
王座下的哈樊打成这样,难道真的只有元婴真君能救她吗?」

  陆沉的语气悲凉,连带陆惊鸿都心疼,她伸出手指,按在蛇姬的额头……

  陆惊鸿叹气道,秀美的脸上带着不忍,「确实如此,只有元婴真君才有重塑
肉身的能力。」

  那就是没办法了吗?陆沉默然。

  「不,或许还有一线生机!」陆惊鸿忽然道。她想起。在她的纳戒中,还有
当初去拒风城时从赵忆九丹田内收走的玉胎!赵忆九修炼的噬阴夺阳造化仙决,
其精华之处就在于这玉胎。修炼此决者,若有一日成就真君,丹田内不再是元婴,
而就是这玉胎。既然真君能使元婴化为身外化身,那这玉胎未尝不可!

  陆惊鸿拿出一颗玉珠,这玉珠圆润粉红,远看似玉,近看却颇有肉感,让人
觉得仿佛它孕育着生命。

  她把玉珠置于蛇姬丹田的位置,玉珠自动穿过皮肤,没入丹田。只见蛇姬仿
佛活了过来一般,身体呈弓形向上顶。

  「有用!」陆沉期待道。

  只是他刚说完,蛇姬的身体就重重的落了下来,再无反应。玉珠从丹田处的
位置冒出,粉红的表层,多出了一道光晕。

  陆惊鸿对一脸惘然的陆沉道,「我把她的一部分神识收入了玉胎之中,将来
你如果能集齐重铸肉体所需的仙材的,再找到一位元婴真君出手,或许能让她重
生。」

  「多谢陆峰主!多谢陆峰主!将来只要用的上小子,抛头颅,洒热血,决不
二话!」听见蛇姬有救,陆沉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那玉珠不知有多珍贵,陆
惊鸿就这样用在了蛇姬身上,陆沉都不知如何报答才好。

  陆沉这般掏心窝的模样让陆惊鸿噗嗤一笑,「那你不妨勤加修炼,将来若能
修成真君,便能让她活过来,到那时说不动我都得仰仗于你。」

  少年的脸上不知所措,被自己仰慕的人鼓励,应该是雄心万丈才是,但他深
知这一切的不易,不敢妄自承诺。

  是时候离去了!

  陆沉抱着蛇姬的尸体,陆惊鸿带上他御风而行。莫珏紧跟在身后,若有所思
的样子。

  驻城的战斗已经结束,本来在玄阳真人和巨骨王一对一的情况下,两人还难
分高下,不过歪斜峰的陈天衡也请了以为长老前来,局势瞬间一边倒。

  巨骨见此,直接就溜了,连自己带的人也不管。不过来了援手,玄阳真人却
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兴。

  「玉权,你来此地何事,本座似乎并没有邀请你吧?」

  玉权真人是个笑嘻嘻的老头儿,听见玄阳真人不客气的话,他笑道,「唉,
玄阳你这就见外了啊,都是自家人,有麻烦不都得一起解决吗!」

  「放心,上交宗内后剩下的我只要四成!」玉权弯着眼睛竖起曲着大拇指的
手掌,开门见山道。

  「哼!」玄阳真人俊逸的眉毛拧成一团,他一甩袖,飞入城内!

  「玄阳,别急啊,三成也行,可不能再少了!」玉权真人一拍屁股也追了上
去。

  在跨界洞,陆沉遇见了刑山,他那壮硕的上半身布满了伤痕,脸上一道结痂
的疤痕从眼角擦过。

  刑山见到陆沉怀里的蛇姬,莫名的有种兔死狐悲的伤感。他犹豫再三,拿出
锦袋走了上来。

  「这是蛇姬的那一份,既然她走了,就交由你保管吧。」

  「这是?」陆沉接过锦袋,问道。

  「秋少君给的,假丹修士陨落后留下的伪丹……像我等潜力耗尽的筑基修士
籍此有机会跨进假丹镜界,这是她一直以来的夙愿……」

  刑山最后看了一眼蛇姬,转身离去。「保重!」

  「再会,」陆沉回道,所以蛇姬付出那么多就是为了这个吗,他下意识捏紧
了锦袋。

  ……

  也许是为了弥补自己,陆惊鸿破格把他收入了沐雪峰。

  不像其他峰上千门生,沐雪峰这些年来鲜少收弟子,所以陆沉很幸运的在山
顶有了属于自己的一座洞府。他穿着宗门发下的各峰弟子专属的青色长衣,上边
有沐雪峰的特征标志,镶嵌白线的边角。

  沐雪峰峰顶常年飞雪,陆沉为蛇姬新起坟茔已经被铺就了一层白被,陆沉怀
里抱了块木牌,用蛇姬的青簪仔细的雕琢。

  雪中立了太久,飞雪粘在陆沉头发和眉毛上,他能想象出自己此刻须发皆白
的模样,忽然,他想起了一首歌,情不自禁的哼出了声,你发如雪,凄美了离别,
我等待苍老了谁……

  他相信自己能让蛇姬回来,所以墓碑上不是她的名字,而是一首诗,一首在
这里只有他能看懂的诗:

  Yourhairiswinterfire,

  Januaryembers,

  Myheartburnsthere,too。

  「你的头发犹如冬日的火焰,一月的灰烬,我的心也在那燃尽……」

  陆沉哈了一口白雾,拍去身上的雪花……

              第十二章 淫师

  以大叶仙宗个各峰的高度,至少也是千山覆雪,但其实很多峰不愿山上积雪,
于是以阵法驱赶雪云,神机峰就是其中之一。

  陆沉站在水牛大小的仙鹤背上,跟随谢雨珊谢仙子前往神机峰。谢仙子前来,
说是峰主召见,还专派了神机峰接待用的仙鹤来接陆沉,明明是按贵宾之礼,但
谢谢仙子偏偏冷着个脸,娇美的脸蛋不苟言笑,与陆沉说话永远是侧着身子,不
与他对视,就像是嫌弃?

  我寻思也没得罪你吧,为什么总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呢?陆沉摸着下巴思
索。眼珠紧盯着谢仙子修长的背影。

  如果说沐雪峰是自然和谐之美,那神机峰便是极尽雕琢!

  整座峰建造了各式各样的高大广阔的楼阁玉宇。高低有序的阁楼被飞桥连接,
来人若得允许,甚至不用脚踏在地上,就能通过这些飞桥走上山巅。放眼望去,
红砖碧瓦,笼罩了整片山体,薄雾浓云,缠绵其中,若影若显。楼阁之间可见人
影绰绰,谈笑之声在山间传响……仙家之地,不外乎是!

  特别是峰顶之上,一座庞大的玄宫覆盖了整个山巅,在云雾之中见不得全貌。
只是峰顶并无入口,仙鹤盘旋而下,自半山降落。

  这仙鹤似是有专人训练,飞升,飞落都稳如平地,陆沉站于其上,竟然没有
丝毫的摇晃。

  仙鹤落在一座楼阁伸出的断桥上,立马有有人前来放脚凳,仙鹤熟练的曲足
蹲下。

  「师姐!」

  「谢仙子!仙子师姐!」

  一群青衣蓝边的少年就像是看见了偶像一般围拢,只是他们没有手机,否则
定然拿出来啪啪啪一通乱拍。

  「大师姐,你可是许久未回峰了,师弟师妹们可想你了!」一个扎着马尾的
丫头亲昵的握住谢雨珊的玉腕。

  「走走,师姐,我带你去看小青儿和小蓝儿,他们可长得好了!」那丫头拉
着谢雨珊就要走。

  「现在可没空!」谢雨珊捏她的琼鼻,惹得丫头像小猪一般的叫。

  「不对吧,」谢雨珊语气一变,忽然严厉道,「我记得现在可是晚课时间!」

  「啊,师姐,我记起来了!」那丫头作势欲走,回头一看,一堆小伙伴已经
四散溜走,不禁气的哼了一声,「没义气!」

  「算了,这次先放过你,下不为例!」谢雨珊道,她还有师尊吩咐的事,没
工夫惩罚这丫头。

  「嘻嘻,多谢师姐手下留情!」

  「mua~」她垫起脚尖,红嘟嘟的粉唇在谢雨珊的脸上香了一口后,踩着
鹿皮靴欢快的离去。

  谢仙子看看天色,鲜红的霞光映下,「走吧,」她对陆沉淡淡的道。

  陆沉被她这三百六十度大转弯的态度逗乐了,忍不住道,「谢仙子看起来也
不像是难以近人的样子啊?」

  「师弟何出此言?有何不周之处不妨提出。」谢雨珊头也不回的应付道,每
次一见到陆沉,她就想起那晚他的丑态,而且他竟然还用那丑陋的家伙喷那种肮
脏的液体,差点弄到她脸上,如此一个俗人,还要要求她笑脸相迎吗?

  叶师兄就不会这样,他永远都是那么的光明磊落!想到高大俊朗的叶不凡师
兄,谢雨珊心头一暖,这次会峰,他是第一个来探望自己的人。

  呵呵,你还问我,陆沉瘪嘴。可惜他看不见走在前面的谢仙子的表情。不知
无形之中,自己被别人狠狠踩了一脚。

  山顶,玄宫内。

  露天讲坛之上,莫珏一身灰袍,头发简单的用木簪簪起,一如她平时清淡的
风格。周围檀香袅袅,座下几百青衣蓝边的神机峰弟子认真专注的听峰主讲道。
这可是及其难得的机会,峰主上次亲自讲道还是几年前,一位假丹前辈修士的感
悟,足以令在座所有人受益!

  「你就在此,等待师尊讲道完毕。」谢仙子指了一个蒲团,示意他做下,然
后自己安静的走到第一排。

  似乎注意到了陆沉已经到了,莫珏吸了口气,面上表情不变,念道:

  「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夜卧早起,广步于庭,被发缓
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杀,予而勿夺,赏而勿罚,此春气之应,养生之道也;逆
之则伤肝,夏为寒变,奉长者少。夏三月,此谓蕃秀。天地气交,万物华实,夜
卧早起,无厌于日,使志勿怒,使华英成秀,使气得泄,若所爱在外,此夏气之
应,养长之道也;逆之则伤心,秋为痎疟,奉收者少,冬至重病……」

  许久之后,长夜到来,不知不觉间已是灯火阑珊。讲道终于结束,众弟子陆
续退场。

  谢雨珊留在了最后,「师尊,」她带着陆沉向莫珏请示道。

  莫峰主素衣不染尘埃,娇面淡然……

  「雨珊,你回韵灵阁领悟今日所讲,不懂之处,明日来问为师。」韵灵阁是
谢仙子的居所,既然师尊叫她先回去,她也没有理由多留。

  「是,师尊,徒儿先行告退。」她好奇的看了一眼陆沉,师尊竟然要单独与
他聊。

  等看到谢仙子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大门之外,此地发生谢雨珊完全不敢想的一
幕。

  「主人……」莫峰主之前脸上的淡然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二八少女似的
羞红。

  陆沉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属于她的讲坛上,而她却一脸乖巧的跪坐陆沉的脚边。

  「莫峰主忍耐力不错嘛。」陆沉坏笑道,他伸出右手食指,点在莫珏光洁的
额头上,然后往下慢慢划,依次是娟秀的弯眉,挺翘的琼鼻,和变得红艳的嘴唇。
当手指触过粉唇时,莫峰主还配合的把手指含进嘴里吸吮……

  「嘶……」温柔的口腔内,柔软小舌在他手指上搅动,想想上一刻还是不苟
一笑的莫珏,此时就在作这种青楼婊子才干的动作,陆沉下面的兄弟就已经抬起
了头。

  陆沉想拔出手指,而后者的粉唇竟如同嗦吸管一样紧贴在他的食指上,「啵」
的一声……染满香津的食指才被拔出。

  他把食指放在自己嘴边品咂,「那些弟子会想到自己严肃的峰主一边讲道时,
下面那张淫嘴里面还咬了根棒棒呢,你说是吗?我的莫峰主……」

  「还不是主人吩咐的……」莫珏一噘嘴,但还是乖巧的背过身去,然后像狗
儿一样爬在地上,左手一点点撩起自己的素袍……原来她仅着了一件外裳,罗袜
之上就是光洁的小腿。令陆沉没想到的是……这肥大的素袍之下竟然是一具丰韵
肥熟的肉体!

  难怪莫珏一直爱穿这种肥大的衣服!陆沉在他圆如满月的大腚上揉捏,那猩
红的股缝中,赫然有一只木质的的角先生埋进了那无毛的粉馒头里!角先生只有
三指粗,但仍然被她的肉贝夹的紧紧的,陆沉试着拔了一下,「啊……主人,」
引动得莫峰主娇吟一声。

  陆沉脱掉她的素袍,让莫峰主肥臾的身体赤裸的趴在他的面前,而且还是臀
部朝像他。今日没带项圈来,不然让这反差婊莫峰主感受下遛狗的乐趣,陆沉心
里可惜道。

  「转过来,」陆沉一拍她屁股,肉浪翻飞。

  「是,主人。」莫珏媚眼如丝,肥臀坐在陆沉的脚上,用他的脚背抵住那只
角先生。也许是这一下有点太深了,让她惊呼了一声。

  陆沉一只手楼主她的腰,一只手掐住她那倒扣玉碗似的肥乳乳珠,「舌头。」
他吩咐道。

  莫珏乖乖的伸出嫩舌,眼眸的水像是快溢出来似的。

  一口吸住香舌,丝滑的彼此舌尖碰撞,不愧是假丹修士,遍体生香!陆沉不
住的把玩她的肥乳,时而用力一挤,让乳房被手掌压成葫芦状,时而扯主乳珠,
让肥乳拉长成竹笋样的形状。

  漆黑的夜晚,玄宫红艳的灯笼光照下,丰满的莫峰主被脱成赤裸的大白羊,
雪似的肌肤白的生光,被一少年抱在怀里。两人嘴对嘴拥吻,淫靡的「咂咂」声
从两人的连接的唇里发出。少年的手掌在莫峰主的大腚上摩砂,「啪」的。一个
巴掌扇在肥腚上,然后那手又握住嫣红的股缝里凸出的木把手,又是一阵捅,让
被封住嘴的莫峰主咿咿呀呀的叫个没完……

  「呼……」唇分后,陆沉微微喘气,「莫峰主有多久没被男人滋润过了呢?」

  莫珏躺在这个比自己小了几百岁少年怀里,反而像个娇羞的小女生,「自奴
婢修行以来,还未曾与其他男人亲密,主人是第一个呢。」

  陆沉有点不信,以她的性格不像是会忽略自己肉体优势的人,「难道这么多
年你就没被男人追过?」

  「当然有,不过那些人都被我甩在身后了,如何配得上我,」莫珏甚至有点
傲娇。

  「所以,就便宜我咯!」陆沉抱起她,给了她一个大大的香吻。

  「主人可是神机镜耗尽所有神力的选中的人,是奴婢高攀了才是,」一提起
神机镜,莫珏就一脸狂热。不过陆沉也能理解,听她所言,凡神机镜标注之地,
皆是前辈修士的洞府墓地,各种造化。而且有神机镜在手,可以完美的躲开所有
机关阵法,直取宝物。

  就是这样,莫珏才从一个山村妇人,走上了这条修行之路!

  这神机镜让陆沉听得眼热,不过他还不是那种得寸进尺的人,既然莫珏没说
给自己,他也不至于去强求,不过看她那样,自己要,不一定要得到。

  「来,躺下!」莫峰主听话的躺在讲坛的蒲团上边,白馥馥的身子,彻底展
开在陆沉眼前,好一幅熟女裸身图!

  「主人……这……」在莫珏的惊叹中,陆沉抬起她的一条丰腴但不臃肿的腿,
把嫩红的足尖抵在鼻尖。

  「好一个香喷喷的美人!」陆沉再次喊道,莫峰主的脚趾粉红,珠圆玉润,
颗颗似豆蔻般可爱馋人。指缝间没有一丝污垢,常年穿的绣花鞋乃仙蝉所织,自
带的香味染在足上,让人闻之而性致愈浓。

  陆沉的舌尖自大拇指,吻上足弓,直至舔到她那精致的脚踝。再把红粉的足
底放在手中亲吻,最后又回到那俏皮的指头,这一次,连指缝都一一舔过!

  「舒服!」陆沉爽到不能自已,好好的过了把足瘾!

  被少年贪婪的尝尽玉足,莫峰主瞪大了眼睛,奇怪的说道,「奴家这踩鞋的
脚丫子有什么好舔的?」

  陆沉心满意足的放下她的腿,嘿嘿道,「这你就不懂了,美人如无暇之玉,
仙女不染凡尘,寻常人腌臜之处,像莫峰主这等仙子,却是洁净的很啊!」

  他的手抚过丰腴的大腿,在腿心间捏住那粉红的扇贝,「再比如莫峰主此处
就是!」

  「呀……」被他的手指分开蜜穴,让莫珏有些吃痛,她百年潜心修行,平时
莫说是房事,连自渎只等快事都没有做过。

  陆沉当然明白,俯下身去,张开大口,一口咬住白虎。莫珏的私处干净粉嫩
没有一丝杂毛,紧闭的大阴唇宛若幼女的一线天,保护着里面的穴口。

  他的舌头分开贝瓣,里面已经潮湿流水,舌尖向上,那一粒硬硬的花蒂早已
勃起……

  在花蒂上流连许久之后,陆沉抬起头来,莫珏满脸潮红,红唇微张,轻轻吐
气。

  「莫峰主上下两张嘴儿都好馋啊,咬住东西就不松口,就是不知道下面这张
嘴儿有多紧?」

  「那主人试试不就知道喽?」

  「好你个淫浪母犬,主人今天得好生骑一骑不可!」陆沉趴在她一身白肉上,
胸膛把那两团白丸子压得扁扁的,火热肉棒抵在肥瓣上。

  莫珏在她耳边低语,「奴婢是母犬,那主人就是雄犬,一只好色的公狗!」

  「不对,我是老色批!」陆沉用力一顶,莫珏百年没用过的穴口终于迎来了
访客!

  「嘶……好紧!」没曾想会这么紧,那软腻的穴肉,紧紧的箍住龟头,刺激
得陆沉差点直接交了货!

  这可不行,他一鼓作气,直接把肉棒整个塞进穴里。

  「啊……呀!」莫珏呻吟不断,这一击,完全就是给她开苞啊。而她这一叫,
穴里的肉就更加的咬紧了,让陆沉直接一哆嗦,射了一股进去。

  不过陆沉也不是常人,哪怕已经出了一些,但他存货多,趁着阳精润滑,往
外一抽,又向内一顶,如此反复动作,销魂的射意从下面直穿上脑。

  「主人……」莫珏情动至极,竟然滑下两行热泪来,她自修行开始,虽然有
神机镜帮助,一路顺风顺水。可内心从未停止过彷徨,她深怕那一日神机镜丢失,
或者被人夺去,那她只能原形毕露……

  所以当神机镜为她指明陆沉的未来之时,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臣服于她,这
些年来,她太累了,更何况,在神机镜中,陆沉那翻天倒海的身姿,已经彻底迷
住了她!一位未来的强者,这是多么划算的投资,这些年来,她明显感觉到自己
潜力已经耗尽,寻求神机镜都没有回应……

  不过现在么……她了眼陆沉,眸子里光彩动人。

  「是太痛了吗?」陆沉疼惜道,肉棒的插动都慢了下来。

  莫珏摇了摇头,一口吻在他的唇上,口齿相接,两人的舌头又一次搅动在一
起,陆沉贪婪的舔吸她口腔内的香津。莫珏也不被动,两人舌尖你来我往……

  玄宫外虫鸣不断,月至天中……

  「嗯嗯……啪啪……」淫靡的交欢声暂歇,长吻结束,陆沉抬起上半身,两
人的嘴角被一丝晶莹粘液连在一起,好不放荡……他眼睛在莫珏那自带冷色的脸
上来回欣赏,肉棒在她的白虎美穴中被嫩肉裹紧,一股一股的注入胞宫……

  呵呵,叫你谢仙子对我不假颜色,没想到你师傅就在这玄宫被我中出吧,总
有一日,我要把你师徒两一起压在身下!嘿嘿,倒时候叫你师傅给你舔胯,不知
道谢仙子会是何种表情呢?

  「主人,你再想谁呢?」见到陆沉走神的样子,莫珏有些吃味。

  「以后你就知道了……啊……」陆沉拔出肉棒,莫珏胯下粉红的肉缝也淌出
白浊的阳精来。

  「来,」他提着疲软的肉茎,跨坐在莫珏的胸前,让她舔尽……
差几十字一万差几十字一万差几十字一万差几十字一万差几十字一万差几十字一万差几十字一万差几十字一万差几十字一万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81014/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