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牝侠曲】(王朝的女侠完全重置版)第九第十章 一万字更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dnww123
2021年8月14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0294

  序里的多少年份我确实写错了,具体多少年大家就不要纠结了,反正是十几
年以上吧

                第九章

  安庆城王离府上,「诏麟被秦家袭击,现在秦家已经占据了宛城,对武胜关
樊城构成威胁,按照父亲的意思是让我去秦家和谈嘛」正房内,王离看着站在下
方的儿子王雄点了点头,「雄儿啊,王诏麟北上联结禹王乃是极为私密之事,连
陛下都不曾知会过,这是我王家家族内部事务外人不可让其知晓,但眼下通斌镇
守青徐苏扬之地轻易不可走开,眼下能处理此事的只有你了」。

  「父亲,我看了些关于秦家的资料,秦家虽是一方豪强隶属于齐王,但现在
实力已经是在齐王之上,大有喧宾夺主之势,我们这番秘密北上与秦家谈判,秦
家会这么轻易的同意嘛。」

  「哎」王离叹了口气「若不是现在太平道势大,我们一时半会腾不出手,又
岂会允许区区一个匪寨骑在我们王家头上」。

  「孩儿省的了,不过孩儿以为去秦家首要的事情便是弄清秦家的图谋,秦家
实力虽在南豫州也算排的上号的豪强,但跟我大黎比起来不过是以卵击石罢了,
如今却有胆子突袭王家世子,莫不成这背后还有其他势力怂恿」,王雄皱着眉头
思来想去也不知道秦家寨突袭王家的目的何在,宛城是禹王的地盘,虽然已经给
了大黎作献礼,但这秦家占据宛城摆明了不给禹王脸面看,秦家有何胆量胆敢同
时得罪大黎和禹王,难不成秦家已经与北边的齐王勾连南下对襄阳有图谋。

  「不管他秦家有什么打算,雄儿你走上一遭,你王导伯父已经说了,整个王
家会竭力确保你此行的安全,通斌会在武胜关出兵策应,若是秦家有丝毫异动立
即出兵,哪怕与齐王开战也要灭了秦家」王离拍了拍王雄的肩膀,「眼下王家已
经是一众世家大族的眼中钉肉中刺,整个大黎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我们王家
的笑话呢」。

  「父亲放心,孩儿定将此事妥善解决,扬我大黎之威」,王家历来人丁单薄,
整个王家年轻一代只有王通斌、王诏麟和王雄三人,已经容不得王雄再多推辞。

  仅仅次日王雄便在父亲的安排下动身准备北上,出了安庆城门远远便见到了
从巢城赶来的王家人马,到此时他才知道伯父王导所说的整个王家会竭力确保此
行的安全是什么意思。

  远远的烟尘滚滚,放眼望去竟是巢城内王导麾下的奴军尽出,盔甲鲜明英姿
飒爽,头上红缨一缕,白色精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奴军最前面一马当先的便是
王导手下鼎鼎大名的二十八剑姬,江湖上传言二十八剑姬个个皆是国色天香的绝
代武林佳人,更难得的是武功也是在江湖上排的上号的。

  「牝奴萧淑贞叩见少爷」,王雄还在感叹伯父王导麾下奴军的场面,就见一
娇媚女子跪在自己面前,娇声嫩语蝶姿蜂态好一个美娇娘,竟是那二十八剑姬之
首的惊鸿仙子萧淑贞,也曾名动江湖,是不少江湖豪杰的梦中情人,只可惜在王
家第二次清剿武林之中被王导俘获,按年岁如今至少已经有四十余岁的萧淑贞依
旧美貌不可方物,吹弹可破的肌肤宛如不老美人,不过跟白家那三百岁依旧没有
丝毫显老,依然美艳动人的老妖精比起来还是相差的远。

  「能得萧仙子助力,此行定然无忧矣,这一路还要多拜托了」,王雄朝着萧
淑贞点点头,随即便又有三女迎了上来,一抹裹胸外套着皮甲,裸露着雪白的腰
肢,腿上红袄色的劲装衬托着较好的身材,最夺人注目的还是那腰间龙牙形的佩
剑,这是藏剑山庄为西门家精心打造配合诡异的西门剑法使用的宝剑,不出所料
这三女便是当年王家清剿西门家之后带回的战利品,西门家的两位儿媳公孙青、
公孙蓉和西门家的大女儿西门芙蓉,三女皆以天材地宝浸泡多年,再辅以功法修
炼,已经是达到刀枪不入的水准,活脱脱的人形兵器,其余剑姬也是多经训练,
虽是武功精进内力雄厚,但却不可与这三女相提并论。

  三女跪伏在王雄面前,沉声道「少爷,飞凤军一千三百人全部到齐,请少爷
示下」,「出发前往宛城」王雄一声令下,就见到伯父王导麾下的奴军列队齐整
朝北进发,军中旌旗飞扬上面是王导亲笔书写的「飞凤」两个大字,心中暗暗敬
佩伯父的手段,日后若是有机缘定也要练上一只如此威猛的奴军。

  南黎调兵遣将的同时,北方奈曼人布置在榆林- 居庸关- 辽城一线总计五十
万大军终于集结完毕,朝着燕州进发,兵临上党郡,上党郡太守早就听闻奈曼人
大军到来,不听部下劝阻,弃城而逃,怕被皇帝怪罪也不敢逃往京城,一路往涿
郡逃去,三日后奈曼人占领上党全郡,紧接着发兵燕州州城,燕州刺史张保一天
发三封求救信往京师,京城也无任何回应。

  元嘉二年九月二十七日,奈曼大军前锋七万人在大将蒙力克率领下成功包围
燕州城,等待后方大军和攻城器械到来,随即便向燕州城发起总攻。

  此时的京师已经是惶惶不可终日,燕州城一日三告急的消息早就在京师传遍
了,但京师主力被近在咫尺的居庸关牵扯住了全部精力,奚族的太阳女王忽兰五
万大军昼夜不停攻打居庸关,时刻有城破的风险,宣称要入京勤王的齐王和魏王
的人马连人影也没见着,只有兖州和司州的十万兵马北上,以及远在西北的夏王
爷宣称要起兵勤王。

  十月,正当京师告急,燕州城摇摇欲坠时,此时此刻的庆州城的大殿正上方
烟视媚行的天右夫人元尚乐一刻不停的吞吐着夏王爷粗长的阳具,一边大口吞着
一边还试图扭动身体,余光还不时打量一下台下正被绑在刑车上的黄安琪和司徒
婧两女。

  「王爷如果要问我们申州的黄家和陇西郡公之间的关系,婧奴已经说过了,
如果王爷要问黄家和陇西郡公之间是否有图谋,那婧奴只有无可奉告,婧奴不过
是黄老爷的牝奴,这种事情就算婧奴说了,王爷您敢信吗?王爷如果只是想单纯
折磨婧奴,拿奴等撒气,那就请王爷动手吧」司徒婧面色如常,似乎根本没有看
到自己胯下两根竖起的铁棍。

  这是专为折磨女人而造出的刑具,女人的脚踩在翘起的踏板上,随着身体的
力量不断把踏板压下去,踏板被压的同时会带动竖起的木棍上升,下降的身体和
上升的铁棍直到最终铁棍桶穿女人的身体,不过这个刑具最痛苦的不是身体被捅
穿而是一点点看着铁棍逐渐接近自己,在绝望的煎熬之中等待死亡的到来。

  黄安琪已经吓得魂不附体,尿液伴随着发抖的身体撒在刑具上,此刻她已经
完全没有了诱惑男人时的自如,脑袋里只剩下以求活命的念头,「司徒婧你要想
死,就别拉着我一起死,你不想活了,我还想活!王爷,您别听她胡说,黄家和
陇西郡公的事情,奴听到老爷说起过,奴全都说,只要您别杀奴……」

  「黄安琪,乃是黄家下人之女,被黄澄看中收为义女,名为黄家小姐实际上
是黄澄的牝奴,武功一般,偏生的双乳肥硕,颇得黄澄喜欢,说到底你也不过是
黄澄养着的牝奴一只,你有什么资格知道?」。

  还没等夏王爷说话,跪坐在一旁的曹曼倒是先发话,盈盈站起身扭动着腰肢
走到黄安琪身旁,拧着一寸长的乳头转了一圈,疼的黄安琪叫出了声,透着冰冷
的声音「你也不过是头奴而已,竟然有胆子编瞎话骗王爷,」说着还用力在踏板
上踩了一脚,那铁棍又升高了一截,眼瞅着就要捅进黄安琪的身体里,吓得黄安
琪吱哇乱叫,连声告饶。

  「王爷若是喜欢,便可将这司徒婧交给曹曼,曹曼保证让她乖乖的趴在王爷
身下绝无二心,奴当年骑马打仗的本事不精,训练女人的本事倒是很多,至于这
头乳畜,她已经吓破了胆子,王爷大可肆意享受」曹曼的每一句话都和她那在尸
山血海里拼杀出来的满是杀气的面容截然相反。

  「王爷何必如此,既想折磨奴等,又不想自己出手,口口声声要逼问黄家和
陇西郡公的关系,只怕王爷早就有借刀杀人的盘算了吧。」看着鬼哭狼嚎,尿液
和眼泪横飞的黄安琪,司徒婧竟生出一丝不忍,「王爷的图谋,婧奴也能猜得一
二,王爷原本打算借着此次聚会顺手收拾掉各路诸侯中堪称一块肥肉的韩国公,
再从其他人手中敲上一笔,这样无论最终是否要与靖硕王爷交战,夏王爷您都极
大扩充了自己的实力;而陇西郡公叛逃让王爷的胃口更大了,只怕这次连申州这
块肉王爷也要吞了。」

  「真不愧是申州黄澄的军师啊,往日里听闻司徒军师将计策写在身上把自己
进献给黄澄,从而得了个军师的称号,本以为不过又是一个被捧出来的女军师,
徒有其名,没想还真有几分才智,这黄澄倒是捡了个宝贝。」夏王爷拍了拍胯下
正在卖力吞吐的天右夫人的脑袋,站起身,抬手一挥,「碰」的一声,绑着两女
的刑具应声断裂,黄安琪瘫倒在地上不住的磕头谢恩,倒是司徒婧面色坦然。

  「王爷是想玩收拢人心的把戏吗?可我等无论如何也不过是奴而已,如随风
的浮萍,跟着黄老爷自然侍候黄老爷,现在被王爷拿住,王爷若有驱驰,奴等莫
敢不从,王爷又何故如此大费周章」,司徒婧漠然的看着面前的夏王爷,她还不
肯这么轻易的便向夏王爷投降。

  啪,「王爷做事哪里有你质疑的地方,」元尚乐起身走过来一耳光甩在司徒
婧的脸上,被禁锢住内力的司徒婧根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脸上瞬间红肿起来
「没有规矩的东西,王爷无须在意区区一个牝奴的胡言乱语,倒是另外这头牝奴
已经训练的熟了,说着元尚乐便用脚踢了踢跪在旁边的黄安琪。

  趴在地上的黄安琪也不敢吭声,默默地解开夏王爷的袍子,凑上去含住夏王
爷的子孙袋,熟练的侍弄着,见着黄安琪在夏王爷胯下甚是卖力,一边站着的曹
曼笑着伸出手按住黄安琪脑袋,「没想到几日不见,姐姐已经将此奴调教的如此
听话,」

  「此奴奴性极强,不过几下的功夫便乖巧听话,不过武功倒是很强,至少比
我的武功要强,」元尚乐此话一出,连夏王爷都有些惊讶,元尚乐的功夫多高他
自然是门清,征讨乌蒙若不是元尚乐见夏王爷带军在乌蒙军中左冲右杀,顿时奴
性发作当场倒戈相向自己的父亲,那场战争最后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既然黄安琪可以驯化,司徒婧愿意归降与否也就不再重要了,挥挥手放了司
徒婧回去,夏王爷一只手便将天右夫人元尚乐的一条腿提了起来,白生生的大腿
大开着,粉嫩的阴户伴随着呼吸一开一张,还不时往外渗者水珠,伸出三根手指
「噗嗤」一声捅了进去,天右夫人双手撑在地上,睁着大眼睛左右来回看,前后
晃动着身体尝试更加配合王爷的手指,这样的插入对于天右夫人而言没有任何影
响,在天香宗的时候比这残酷的多的插入天右夫人也都尝试过,而此时此刻的曹
曼已经转身离开了宫殿,准备点起人马朝着申州进发。

  且说王雄率领一千三百名奴军一路向北绕过了武胜关,为了节省时间王雄甚
至拒绝左卫将军、南豫州刺史任忠两军合兵一处的提议,带着奴军径直奔宛城而
来。

  距离宛城不足二十余里,王雄正吩咐一众牝奴勒马休整,准备午后再前往宛
城,少倾,一声响箭射向天空在空中爆炸开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远远的约一
百骑人马披着重甲紧跟着一个窈窕的身影- 月仪夫人带领下朝王雄奔来。

  「哼,来得好」还没等王雄发话,惊鸿仙子萧淑贞一跃而起飞身直扑那窈窕
的身影,百名重骑兵纷纷架起弩要将萧淑贞射下来却被月仪夫人抬手拦下,「这
南蛮子看起来身份不同于一般人,不可轻易妄下杀手,倒不如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说完飞身而起抽出腰间利剑直冲萧淑贞而来。

  萧淑贞纵横武林多年能得惊鸿仙子的称号,便是凭着她那不俗的武功,眼下
见月仪夫人要跟自己比剑,喜不自胜,在空中凌空翻转划了一个圆弧,凌厉的剑
气迎面而来,利刃轻而易举划开了月仪夫人的衣裙,露出了白花花的身段来。

  月仪夫人也不恼火任由自己的肌肤露在空气中,收剑问道「你是什么人,武
功端的是厉害,宛城如今已经是秦家之地」,王雄连忙拨马向前高声道「我乃大
黎太子太保、中书省枢密使、荆楚大都督、五军元帅王离之子王雄,今持王家书
信前来与秦家寨主商谈事宜」,听闻是大黎王家前来,月仪夫人脸色微变,自家
主子刚刚得罪了王家世子,今又有王家人前来,身份一样尊贵,若是大黎王家铁
了心报复,秦家终究不过一地方豪强,比不过大黎之强盛。

  月仪夫人连忙安排身边的士兵返回宛城通知寨主秦云,自己上前几步盈盈拜
下,「秦家奴婢月仪拜见王家世子」,王雄见状大喜知晓秦家眼下至少在明面上
还没有与大黎王家撕破脸的打算,如此便可先行安抚秦家,徐徐接收武胜关和樊
城,只要大黎完成了对武胜关樊城的布防,宛城不过孤城一座秦家自然也只能退
去。

  从地图上来看,武胜关樊城宛城宛如一个倒三角沿着长江沿线嵌入了大黎,
拿下武胜关和樊城则去掉了倒三角中的两个角,只有一座孤零零的宛城背靠无险
可守的司州,外无强援的情况下,宛城自然守不了多久,以秦家洗不掉的土匪习
性自然也不可能据着城池死磕,定会在宛城劫掠一番然后退往芒砀山。

  王雄正在思索如何安抚秦云,最好是给予一些好处让他退出宛城,这样对大
黎对王家都有好处,这时忽听远处一阵烟尘滚滚,似有大队人马到来,离得近了,
才看清竟是大批奴军在女头领带领下赶来,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意气风发的秦云。

  秦云现在可谓是风头正盛,占领宛城的消息或许大黎的平常百姓不清楚,但
是大许的各地方豪强还是打探的一清二楚,能一下子攻克禹王驻扎的一万多兵马
的宛城已经绝非小可,这些日子来不断有各方势力来到宛城打探关于秦家的消息,
私下里与秦云秘密接触者更是众多。

  「呦,王家世子,别来无恙」。

                第十章

  王雄仔细打量了一番秦云身后的奴军,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奴军旌旗鲜明
分四部,分别为猛虎营、毒蝎营、左武威营和右武威营,皆为牝奴组建的奴军,
善习武艺,是秦云的亲卫力量,无论是战斗力还是武装都比普通士兵要强上几分。

  而这四部奴军每一部人数都在自己带领的人马五倍以上,若是没有驻守武胜
关的任忠和长江沿线的王通斌配合,想吃下秦家无异于天方夜谭,好在王雄只打
算和谈并没有与秦家翻脸的打算。

  随即回应道「秦家霹雳虎秦云之名吾在大黎亦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人中龙
凤」,王雄拱拱手以示见过,见面前王家世子这般敬意,秦云也不好再摆架子,
毕竟是南边帝国的权臣之子,挥挥手自有数队奴军迎上来翻身下马,单膝跪地,
「左武威营奴军恭迎王家世子,由奴等护送世子入城」。

  身后的萧淑贞正要上前阻拦被王雄抬手拦住,朝秦云拱拱手「有秦兄派人护
送,自然是放心的很,秦兄请」,「王世子能驾临鄙城乃是秦家荣光,还有劳王
兄了」秦云也随即回礼,二人互相吹捧着进了宛城。

  宛城城主府现如今已是秦云的府邸,王雄跟秦云并排踏入府邸,「恭迎主人、
世子」婉转莺啼的声音如海浪一般涌来,一众牝奴跪伏在正中庭院,领头的正是
九夫人一星残月苏湘紫,苏湘紫身旁还有一女,两女领着一众牝奴迎接王雄和秦
云到来。

  「秦兄珍藏数量之多,我王家上下加在一起怕是也比之不足啊」尽管早有心
理准备,但看到面前布满了整个庭院的牝奴人数时还是感到吃惊,这秦家几代虎
踞青徐之境实力可见一斑。

  「哈哈哈,多谢王兄夸奖,容我为王兄介绍一番,这位便是我九夫人玉女派
掌门人一星残月苏湘紫」王雄听到这话顺着秦云指的方向看去,正是一千娇百媚
的美人儿,樱桃口、宝髻堆云、低眉垂首媚眼间勾人心魂。

  王雄心理暗暗赞叹,果然不愧是能艳名远播江淮吴楚之地的玉女派掌门,又
听得秦云指着旁边女子道「这位是六夫人折柳扶风林月英」,容颜姿色不逊于苏
湘紫分毫,杨柳腰丰姿绰约,乳儿翘立,臀儿尖尖,却是绝好的身材。

  「秦兄有此等天姿国色艳福不浅啊,,我王家家中虽是佳丽不少,但却无一
能和一星残月和折柳扶风两位名艳江湖的女侠相比,真是让人好生羡慕」,王雄
这话确实是发自肺腑,王家府里能艳压两女的也有,但王家可是执掌大黎的顶级
权臣,而秦家不过是一地方豪强府中牝奴就能跟王家相提并论,不禁让王雄起了
些许心思。

  这秦家三代人积攒的实力已达如此地步,再放任下去必成大患,何况秦家就
在青州、徐州与司州交界之处,若是放任其做大,对大黎的江淮一线也构成巨大
威胁,眼下首要之急便是要跟秦家搞好关系,务必不能让大黎两面开战。

  旁边的秦云倒是没有注意到王雄这边心思的变化,犹在向他炫耀秦家不计其
数的牝奴,不过有了一星残月苏湘紫和折柳扶风林月英这两美艳绝伦的牝奴珠玉
在前,剩下的中上之姿的牝奴,美则美矣,却不如这两女奴让王雄侧目。

  近千名牝奴们簇拥着两人走进大堂,王雄带领的一千三百名奴军和其他牝奴
一起在庭院听候,只有惊鸿一剑萧淑贞随行,房间正中只有两把檀香木长椅,明
显是为王雄和秦云两人准备的,倒是地上摆满了蒲团,牝奴们待两位主人坐定,
纷纷找好自己的蒲团跪坐在蒲团上。

  一入坐秦云便招呼女奴们将早就备好的宴席呈上来,水路八鲜各式菜肴不尽
奢华,秦云便自称年幼时曾随父亲与江南武林打过交道,问起江南武林二三事,
王雄自是了如指掌,「我师承师从法相宗的现世佛—普天广法佛,不过学艺不精
居于末位,倒不如秦兄在行伍之中厮杀所得」。

  「哈哈哈,王兄何必如此自谦,普天广法佛何等身份,佛学高深禅功更是独
步武林,家父也曾去大黎拜谒过普天广法佛,如此说来你我倒是有缘,王兄身份
尊贵能屈尊驾临宛城这穷乡僻壤实在是受宠若惊,不知王兄所为何来,秦家力所
能及之处但说无妨,秦家绝无二言」秦云态度之恭敬莫说王雄了连跪在蒲团上的
苏湘紫也暗暗吃惊,低垂着脑袋眼神不停在秦云和王雄二人身上扫来扫去。

  秦云这般恭敬的态度倒是让王雄不好发难,只好笑道「秦公子实在是太抬举
了,我此番前来却是为前不久宛城一事,前些日子听闻宛城遭遇袭击,我兄长恰
好就在宛城不得已退到了武胜关,家里担心便派遣我到宛城来查看一二,今日一
见秦公子之威,宛城在秦公子治下可谓无忧矣,宛城能由公子掌管也是宛城百姓
的福气」。

  「哈哈哈哈,好说好说,王兄能来秦家实在是秦家大喜,久闻王兄在江南之
地的大名,今日一见只恨相见分晚,义气相投,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今日便就结为
结拜兄弟,日后让江湖上也流传着我们兄弟俩的名号」秦云一听这话便知道王家
算是承认了宛城处于他秦家的控制之下了,顿时大喜过望,又怕王家反悔,便拉
着王雄做结义兄弟方才罢休。

  王雄心中自然也是清楚万分若是不答应与秦云做这结义兄弟,秦云定然不会
放心自己甚至连带着对大黎也放心不下来,毫无半点思虑连忙作大喜状,「能与
秦兄这等豪杰结拜岂有不愿之理」。

  当即便各报生辰年月,自然是秦云长了几岁,二人推金山倒玉柱面向天地各
拜三下,又互相拜三下,「兄长」「义弟」,二人哈哈大笑。

  秦云站起身「如今义弟已是我秦家之人,何不与我一起回芒砀山,也让义弟
见识秦家数代之积累」。

  「既是兄长相邀,岂有不从之礼」王雄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前往芒砀山的邀请,
结拜都已经结拜了,王雄倒也不怕秦云给自己设下圈套,若秦家真敢如此,王家
就算拼着大黎权势不要也要宰了秦家。

  之前是王诏麟强索秦云的九夫人不成被秦云暴打一通反丢了宛城,这事若是
传开王家脸面上也是无光,本就是理亏,秦家又是青徐之地一等一的豪强,平白
无故在北方得罪一个强敌实属不智,但若是此番对王雄下黑手那就是不死不休的
死局了。

  值此时日北方情形却是一日三变,死守了七日的燕州城在城破之时也没有等
到京师来的援兵,奈曼人终于拿下了前往京师的门户,就在此时奚族女王忽兰见
久攻居庸关不下便暂时停手屯军于关外静观关内局势,这就给了许朝难得的喘息
之机,元嘉帝李庆延乘此机会遣人在呼罗通的后宫牝奴之中游说主张和谈,一面
加紧京师城防督促司州北上的十万人马加快行进速度,连发三道诏书令魏王爷和
齐王爷尽快兴兵北上入京勤王,令夏王爷在西北向北方草原发起猛攻务必使奈曼
人大军回防。

  奚族军队在居庸关前勒马不前停止进攻的消息,刚刚拿下燕州城的呼罗通自
然也知晓了这个消息,王帐之中气氛顿时凝固了起来,「忽兰这个贱人竟敢擅自
停手,违背盟约,等本汗拿下了京师灭了许朝第一个收拾的就是她」,王帐之内
的呼罗通气的暴跳如雷,四周的女奴们无不是吓得战战兢兢伏在地上大气也不敢
出。

  左右两名金发女人凑上前,「大汗,奚族忽兰女王在居庸关前畏足不前,定
是见关隘险要易守难攻不肯再动兵折损士卒,又见大汗在燕州攻城略地得了好处,
心中有了些许想法,大汗不如加紧攻克京师,京师一旦告急势必从居庸关抽调兵
马,则奚族可一鼓而下也,如此大汗也是不负盟约」。

  左右两女正是在名震整个草原的也遂和也速干双胞胎姐妹,两女皆非同一般,
十年前也遂新婚燕尔与丈夫朵颜部首领出游正巧被呼罗通遇见,呼罗通见也遂生
的漂亮,便纵兵抢掠,擒下了也遂和其丈夫,也遂哀求呼罗通,「我也是部落首
领之妻,今被你掳去,还望你饶我丈夫一命,」

  呼罗通哪里肯答应,也不言语,撕扯也遂的衣服,不过几下就将也遂剥的精
光,也遂知道今天逃脱不得,就半推半就的从了呼罗通,哪知那呼罗通生的阳具
又粗又长,远胜于其夫,加之呼罗通在草原上势力强大,便生了依附之心,痴痴
地缠着呼罗通不休。

  呼罗通知道也遂已经臣服,喜不自胜也是愈加卖力地操弄也遂,干的也遂高
潮迭起,死心塌地的归顺了呼罗通,又怕呼罗通怀疑她心念丈夫旧情,便主动杀
死了被关押的丈夫,招抚了朵颜部,深受呼罗通宠爱。

  一日,呼罗通连连征伐也遂,良久,从也遂湿漉漉的阴户里抽出阳具,也遂
翻身起来,趴在呼罗通的下身,将粗长的阳具吞进嘴里,呼罗通端详着也遂圆润
的杏脸。也遂知道呼罗通喜爱自己的容貌,大力吮吸了几口阳具,吐了出来,
「王上喜欢也遂的容貌,也遂还有一胞妹也速干,与也遂音容一模一样,若是王
上喜欢,也遂便和妹妹一起侍奉王上。」

  呼罗通大喜便令也遂诏也速干觐见,也速干生得芙蓉出水轻盈婀娜,更难得
面对侍卫刀斧亦不变色,对答如流,呼罗通甚为宠爱两女,封也遂和也速干为左
右王后,各领一军,也遂和也速干十年里对外立下赫赫战功,对内驯服被掳来的
女人,直至呼罗通宠幸步节公主李妍之前,也遂和也速干姐妹皆是后宫中最受宠
之人。

  「嗯,爱妃所言甚是有理,劝降的结果怎么样,李庆延那小儿还不愿意答应
吗?」呼罗通伸出手抚弄着跪趴在自己左前方的中年美妇人询问,这中年美妇人
便是李庆延的生母薄皇后,体态轻盈,杏脸桃腮,被也遂和也速干姐妹调教许久,
颇为乖顺,此时大军压境,李庆延知道燕京城守不住,便派人前来乞和,呼罗通
就让薄皇后(按礼法现在已经是太后)前去劝降薄皇后赤裸着娇躯,臀部高高撅
起,后庭塞着肛塞以避免后庭长久不用过于窄小,肠道里有从钦察汗国弄来专门
折磨女人的纱绒,塞进身体后最是奇痒无比,必须用粗长的东西顶住才能止痒,
而挤压纱绒又会让它细长的丝刺激肠道或阴道,这时达到的高潮远比单纯的抽插
要强烈的多。

  钦察汗国便流行用这种东西调教女人的后庭,阳具撞击纱绒时的高潮没有几
个女人能撑的住,不用多久就能让女人乖乖的变成一头牝兽,掰开后庭跪伏在身
前。

  生育孩子后急速膨胀的双乳乳头上系着铁环,通常情况是被系着铃铛,只是
外出和谈的需要,临时换成了铁环,薄皇后怯生生的抬起头看了呼罗通一眼,又
赶紧低下头没有说话,「不愿意吗?那城破之时休想让我留他一命,这大许皇室
怕是要断根了。」

  「不不,王上,容奴前往燕京城劝上一劝,还望王上再宽限几日」薄皇后跪
在地上连连磕了几个头哀求着。

  呼罗通用一根手指塞进博皇后湿漉漉的阴户,薄皇后作势哼哼了两声,有些
安耐不住的微微晃动了臀部,呼罗通拔出后庭的肛塞,手指一桶,「啊……啊,
主子操奴,好爽……」后庭上传来的快感让薄皇后几乎要高潮,本就湿漉漉的阴
户如小溪般渗出水来。就像钦察汗国里流行的谚语:女人身体里的纱绒是掌控她
灵魂的钥匙。呼罗通抽出手指让博皇后自己舔舐干净,拍了拍博皇后肥硕的臀部,
左侧的也速干拿起肛塞重新塞了回去。

  「行,就让你去燕京城走上一趟,对了你告诉李庆延那小儿,我可以放他离
开燕京,不过他的老婆女儿全都得留下,还有那些高官,要想活着离开燕京城,
就把家里诰命夫人还有女儿妾室通通留下。」

  薄皇后扭着身体一摇一晃的爬了下去,也遂附在呼罗通的耳边「现在看来似
乎王上给李庆延那小儿的压力还不够大,我和妹妹愿拿下沧州让李庆延更清楚的
明白不答应的下场。」

  沧州乃是北方重镇更是深入中原的门户之地,拿下沧州兵峰便可直指中原,
也遂姐妹的自领军以来克服乌鲁特部、泰赤乌部等部落,战功卓著,让她俩姐妹
领兵呼罗通自是信得过,点点头「给你们俩七万人马在一月之内拿下沧州」。

  话说完,呼罗通转头问向在一旁抄记的李婉茹「南边的武林中人联系的都怎
么样了」,跪坐在一旁奋笔疾书的李婉茹连忙站起身,「启禀大汗,已经略有眉
目,奴已经和几家豪强有了联络,答应我奈曼天兵所至便里应外合,不过若是要
他们主动起事响应,恐怕还得奴亲自走上一遭」。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正在此时,一阵芳香飘来,「爹爹」伴随着娇滴滴
的女声少女扑到了呼罗通的怀里,一搦细腰,双肩如削生的亭亭玉立,呼罗通爱
怜的搂过少女,身旁两名金发妇人虽有些不满但还是知趣的让开,少女开心的一
把握住呼罗通的阳具,「好爹爹,女儿想吃。」见呼罗通没有反应,欣喜的滑下
去坐在地上一口含住呼罗通傲挺的阳具。

  「好女儿,爹爹和李守存谁的阳具更大啊,」呼罗通笑着摸了摸少女的头,
少女一口一个喊着呼罗通爹爹,却并非是呼罗通的女儿,乃是大许步节公主李妍,
庆祥帝最小的女儿,二十年前呼罗通攻入燕京掳走了大批的妃子宫女王妃妾室诰
命夫人以及皇后皇太后等,步节公主刚出生不过一日便和母亲一起被掳走,幼小
的步节公主和其他被掳来的幼女一起从小被洗脑教化,认呼罗通为父,年纪稍大
便和母亲长辈一起侍奉呼罗通。

  步节公主李妍不用傅粉,肌肤莹洁,无烦熏香,竟体芬芳,深得呼罗通的宠
爱,在呼罗通后宫之中最为娇纵,往来穿梭无须禀报,时常在王帐议事时便突然
闯入无人敢拦。

  「爹爹我听说南边武林里有好多女人都会武功,那我去把她们抓回来给爹爹
用,爹爹最喜欢操弄会武功的漂亮女人了,就像当年去燕京抓我娘她们一样。」
李妍晃着脑袋为自己能想到为爹爹抓女人感到十分得意。

  呼罗通按住李妍的小脑袋,无须用力李妍已经明白,爹爹要在她的小嘴里发
射了,向前一吞一下子将粗长的阳具塞进了喉咙里,久经训练的喉咙没有任何不
适熟练的包裹住龟头,小舌头还灵活的来回拨拉,「哈哈哈哈,我的好宝贝女儿,
那爹爹就让你去南方一趟,帮我多抓些女侠回来」。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81012/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