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小志的幸福】(八)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幸福的小志
2021年8月7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10907

                第八章

    「嘟……嘟……嘟……」

    「嘟……嘟……嘟……」

    我现在特别讨厌等待电话时候的铃声,尤其是打给妈妈或者馨茹的。这也就
是为什么连一刻都不愿跟她们分离的原因。

    电话一直没有接通,我的心绷的越来越紧,难道妈妈真的有什么意外?难道
还有些漏网之鱼被忽视了?我的头上瞬间就冒出了一丝冷汗,我立刻直起身想要
赶去医院。可是我的腿还没有跨下床我就想起明明整栋医院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了,
我几乎每天晚上睡觉前和起床前都会看一眼媛媛病房的监护视频,医院里的留守
人员也都会定时发给我媛媛最新的情况。

    我定了定神,稍微稳住了自己的心态。然后立刻打开了手机的实时监控。

    呼……果然……果然只是我太紧张,太敏感了,我可能还没有真正走出之前
的恐怖惯性。我看着监控里安静坐在媛媛身旁守护着她的妈妈,我长舒了一口气。
我一时着急竟然忘了媛媛身处重症病房,所以这个房间是禁用电子设备的,妈妈
她当然不会把手机带在身上。我看着视频里对媛媛满是挂念的妈妈,我在视频外
也对她深深的挂念着。

    「妈妈……你放心,媛媛她会没事的,你也要保重自己……要早点回来……我好
想你了……」

    我对着手机轻声的自言自语,然后我忍不住隔着手机屏幕小心的亲吻了一下
妈妈的脸颊。

    我以后不能再这么毛躁了,一有点风吹草动就这么头脑发蒙,着急上火,这
怎么能担当得起如此家业呢,我必须改一改这种不够沉稳的性子了,但是这也给
我提了一个醒,若想要真的举重若轻那是得事事留心,思虑深远的。不过对于妈
妈和馨茹,在经历了这一番惨痛教训之后我岂能没有周密的部署和防患呢。

    「喂,是我。」

    「是,少爷。」

    「怎么样?一切都还好吗?」

    「嗯,医生刚刚查过房,目前状态稳定,没有什么异常。中午太太过来了,
现在正陪着小姐。」

    「我知道,有可疑的人接触过她们吗?」

    「没有,除了医生和护士之外没有后任何人接触过她们,太太自从进了病房
也没有出来过。」

    「嗯,那就好。太太今晚会留宿在医院里,准备安排她睡哪间房?」

    「已经安排妥当了,是紧邻的一件特殊病房,最初也是特意因为小姐备下的。」

    「嗯,那个房间我去过,还不错。要照顾好太太和小姐,若太太有什么需要
也要为她备置妥当。今晚要辛苦你们了,一定要保护好她们。」

    「放心吧少爷,我们会格外留神的。」

    「嗯,那有什么特殊情况要立刻通知我。」

    「好的。」

    这下我刚刚紧张的心,算是完全放松下来了,有她们照顾和保护着妈妈和媛
媛,我其实也没必要过多的担心。这些医院留守的人都是跟随姑姑多年的精干之
人,而且都是一些身经百战的女保镖,她们的思虑比我要周全专业的多了,如果
她们都保护不了妈妈,那我也只能干瞪眼,干着急。

    了解了医院的情况之后,我又拨通了另外的一个号码。这是哑叔叔留给我的
几个人,他们都是最后守在爸爸身边的人,都是爸爸托孤的心腹。

    「少爷。」

    「嗯,是我。你们还在医院吗?」

    「嗯,我们在等候太太。」

    「太太到医院多久了?」

    「中午饭后左右到的。」

    「路上有异常吗?」

    「没有,我们收到大小姐的通知就立刻接太太到医院了,中途没有什么耽搁
和异常,也没有人陌生人接触过太太和小姐。」

    「嗯,那我就放心了,你们一定要照顾好太太,明天一定要平安的把她送回
来。」

    「这个你就放心吧少爷,我们会一直守在医院的,明天一早我们就把太太接
回去。」

    「嗯,那今晚辛苦你们了。」

    原来是姑姑让他们把妈妈接走的,难怪我没有得到消息。想必这也是妈妈和
馨茹故意合计好的,居然敢这样瞒着我,害我如此担心。等妈妈回来我非要质问
她一番不可,以后我再也不允许她们离开我的视线半步了。今晚虽然妈妈不在多
少有点遗憾,我没法一起惩罚她们两个了,不过好在家里还留了一个,哼哼,这
一个我必须得狠狠的教训她一顿,要不然难解我的心头之恨。

    既然我跟妈妈的电话没打成,这可就怨不得我了,这都是馨茹她自己运气不
好啊,嘿嘿,馨茹啊馨茹,你可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倒霉吧,哈哈哈。我
在心中发出了一阵不怀好意的淫笑,然后我就赤身裸体,轻手轻脚的慢慢摸向了
即将充满淫靡气息的厨房。

    此时的厨房还尚未被我的淫欲玷污,它已然蒸汽腾腾的飘散出来了一阵阵香
喷喷的美味,馨茹的手艺真是越来越拔尖了,照此进步的速度,用不了多久她就
活脱脱的又是一个妈妈啊。不过她和妈妈的风格也还是略有不同,怎么说呢,妈
妈做出来的饭就是妈妈的味道,而馨茹做出来的饭则是爱人的味道,唉……我也
说不清究竟具体是哪里有差别,也可能只是我的心理作用也说不定,不过我可以
非常肯定的是,她们做的饭菜一概都是很合我的口味的。

    「哇!!!!」

    「啊!……」

    「哈哈哈哈,吓到了吧,哈哈哈……」

    我悄无声息的用半蹲的姿态慢慢靠近了馨茹,然后安静的躲在灶台后面等她
转身,我不动声色,耐心的观察敌情,这一刻我仿佛觉得自己化身成了一名老练
的侦察兵,我的动作灵活娴熟,我的意志坚定不移,我的眼神炯炯有神,最为关
键的,是我磨刀霍霍,擦亮上膛的长枪已经早就急不可耐的要上阵杀敌了。

    馨茹专心致志的摆弄着她的灶台,丝毫没有意识到危机的来临。我小心谨慎
的偷瞟了她两眼,我看到她只是在赤裸的身体上系了一条单薄的格子围裙,这条
围裙本来是妈妈的,现在送给了馨茹,我不禁感叹她们的气质还真是无缝衔接啊,
她们系着围裙的样子如出一辙,都是典型的贤妻良母的仪态,而且更不可思议的
是她们胸前鼓胀的一对爆乳也都是如此的扎眼,馨茹套上妈妈的围裙连肩带的长
度都不必调节,就连她们若隐若现的乳沟位置都是非常相似的。要说她们有什么
明显不同的话,那就只能算是馨茹现在完全真空的娇躯了。

    馨茹的眼眸倒映着洗手池里的水花更显清澈了,她娇艳殷红的桃唇被我亲吻
了大半天,也越显润泽了。她眨巴着心地纯洁的大眼睛,脸上毫无半点邪念。唉
……我又动了恻隐之心了,面对这样娇柔干净的好姑娘,我真不想用肮脏的淫欲
玷污了她。可是我又看到她被我略微有些弄散的碎发轻飘飘的挂在额前,还有几
缕柔顺的发絮因为她鬓角和美颈上的香汗而轻柔的黏在她雪白诱人的肌肤上。我
的鸡巴一下子就涨的生疼,馨茹这真是一念少女,一念少妇啊,转瞬之间,她就
浑身散发出了浓浓的女人味啊。这或许就是爱的魔力吧,是馨茹对我的爱太过浓
烈,所以才让她彻底的进化成了一个韵味十足的女人。

    我只是看了馨茹两眼,我的自信满满的耐心就立刻烟消云散了,我实在等不
及了,我的鸡巴也等不及了,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我的鸡巴越来越涨,极度渴求
一个女人的滋味真的是太难受了,这是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折磨啊,这种感觉比尿
急和腹泻还要更加难忍,我就算变成禽兽我也不能不发泄啊,况且我现在这个样
子本来就已经是一个禽兽了。

    我等了足足有十几秒钟啊,我终于等到了馨茹转身的一个瞬间。我不再是一
个侦察兵了,我立刻化身成了一只草原的猎豹或者山崖上的雄鹰,我几乎是以高
高跃起又急速俯冲的姿态扑向了毫无防备的馨茹,我从触碰到她的发丝,再到完
全将她抱在怀里只用了零点零一秒。

    「呃……呃……你……」

    馨茹我被突然出现,又突然抱住,还突然在她耳边大喊了一声完全吓得的瘫
软在我的身上,她用手扶在自己的胸口上,将头枕在我的肩膀,她像断了气一样
无法呼吸也无法出声,她微微皱着眉头,嘴唇轻轻开启,一下一下的发出喃喃的
娇喘。

    我盯着馨茹的柔美的脸庞,又抱着她汗津津的娇躯,闻着她全身散发的诱人
体香,我觉得自己的眼睛渐渐变成了可怕的红色,我的后背和胸前也长出了浓密
的体毛,我的指甲也一点点破皮而出,我就像看见了满月的狼人,我彻底的失去
了最后的理智。

    「馨……馨茹……你……你没事吧……我……我吓到你了吧……你……你别怕……我
……我这就……我这就给你揉揉……」

    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眼睛死死的盯着馨茹锁骨下方深深的乳沟,这条深不
见底的乳沟随着她轻微的呼吸而一张一合,乳沟的边缘已经被馨茹的香汗涂得湿
滑发亮。真是……真是太美了……太诱人……这样的情景有哪个男人能受得了忍得
住呢?我将手沿着馨茹的腋下伸进了她的围裙,然后不管不顾的直接一把就开始
用力的抓揉馨茹的这对暴涨的硕乳。

    太大了……太柔软了……真是太舒服了,这对大乳球不但鼓胀,而且也极为有弹
性。我粗鲁的使劲揉捏和把玩这它们,将它们捏弄的变换了一个又一个不同的形
状,我从馨茹的背后看着她的乳沟随着我的捏弄也是挤来挤去,似深似浅。

    馨茹她的被香汗打湿的娇躯现在又被厨房的蒸汽熏染,现在更加湿润爽滑了,
她的这对大奶尤为湿的严重,我感觉手里柔嫩的乳肉越来越湿,越来越滑,就像
是在洗泡泡浴一样。我张着有些发干的嘴唇,扯着略微有些沙哑的嗓音,轻轻在
馨茹的耳边恳求:

    「馨茹……馨茹……老婆……我的好老婆……我……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你……你
太诱人了,我根本抵挡不住你的诱惑啊……你……你原谅我……你别怪我……我……
我爱你……我爱死你了……我……我想要你……我现在就得要你……我……我等会再
向你道歉……我等会再向你告饶……你……你一会儿想怎么处置我都行……可是我
现在实在顶不住了,我……我要进来了……我……我要插进来了……馨茹……馨茹…
…哦哦……呃呃呃……哦哦哦……太……啊啊啊啊……太爽了……这……这太舒服了…
…我……我也要死了……额……额……你……你太美了……馨茹……你太美……太香了
……」

    我一边使劲揉捏着馨茹的大奶,我一边急促的呼吸,急促的对着馨茹恳求,
可是馨茹仍然像是失了魂魄一般瘫软在我的怀里只能发出诱人的娇喘,我不顾得
那么多了,我顾不得馨茹会不会生气,会不会以后不理我了,因为她现在的媚态
真的是要让我的下体爆炸了,我是真的连一丝理智都没有了,我用右手使劲捏了
一把馨茹的奶子之后,我就用力的拽着馨茹残留在身体上的唯一遮挡,只听滋啦
一声,她用心为我准备的惊喜,她的这条小小的黑色蕾丝丁字裤就被我轻易的扯
烂了。我在心里默默对馨茹道歉,只能以后再赔偿她了,她想要多少我都会买给
她,可是现在我没有耐心再跟她过多调情了。我将她的内裤完全撕烂之后,我就
立刻握住自己已经火烫的大鸡巴直接从馨茹的大腿缝里操进了她的小蜜穴……

    我现在的这种操作,要是放在以前我是连想也不敢想的,一来我那时候还是
一个羞涩没有开苞的小处男,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还完全放不开。二来我
的那根不争气的小东西也是绝对不可能完成像现在这样高难度的动作,我在这一
刻觉得做男人真好,尤其是做一个器大活好的男人更好。

    馨茹的下体虽说不似之前那样泛滥成灾,可是她紧窄的蜜穴依然温润湿滑,
太紧了……真的是太紧了……好在馨茹是天生的白虎馒头穴啊,饱满肉感的阴户
光滑湿润,这凸起的蜜汁肉丘上就只有一条细小的肉缝,我的大龟头只是轻轻在
她的肉馒头上滑动了两下就顺利的挤进了她的蜜道,紧紧是她的阴道口就已经让
我连续倒吸了三四口凉气,这……这不是处女是什么啊?这种紧窄的质感和弹性
就连婴儿的身体也比不上吧。我闭上眼,憋住气,继续一点一点的将自己的大鸡
巴往里挤,每进入一点,我就一阵眩晕,我身体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了一般。我也
飘飘悠悠的失神翻着白眼了,不过我现在至少不必担心自己会忍不住一泻千里了,
因为这种极致舒爽的体验根本让我来不及回过神,我的神经传导仿佛都被馨茹的
蜜穴惊呆了,这紧致的快感完全挤压住了我的尿道,只有表层细胞的摩擦反应,
完全没有敏感神经的过度弹射。

    我虽然爽的眼神迷离,可是我也不可能忽略来自馨茹性感肉体的强烈刺激,
我加重了左手揉乳的频率,也将身体使劲的向前推送了几下,我把馨茹紧紧的挤
压在灶台和我的肉棒之间。我不但下身操进她的体内,手里把玩她的巨乳,我还
贪婪的伸出舌头舔吸着她脖子上的细小汗珠,我每舔一下就亲吻她三次,我沿着
她长长的脖颈一直舔到她的耳垂和后腮,我张开血盆大口粗鲁的吮着她的小嘴和
柔舌。我太兴奋了,太痛快了,我根本不能自已,我只是一只饥渴贪吃的牲口,
我只是在贪婪享受自己口中的美肉。

    「哦……哦哦……馨茹……你……你好棒……你好美……你的身子又滑又香……
你……你简直不是人间俗物……哦哦……我要疼你……我要好好的疼一疼你……啊
……啊啊……美……真是太美了……额……额……你真的太紧了馨茹……可……额…
…可是……可是我非要……非要操进……操进你的心里不可……我不会就这么轻易
放弃的……我……我要深深的操进……额……操进你的体内……我要……我要把你…
…把你失去的那些全夺回来……我要把属于我的……全……全都据为己有……馨茹
……你……你让不让我操你……你让不让我占有你……你……你听好了……你是我的
……你是我的馨茹……你只能属于我……以后只有我才能碰你……只有我才能舔你
……你的奶子是我的,你的蜜穴是我的,你的舌头也是我……来……来亲爱的……
把舌头……把舌头吐出来……让老公……好好的尝尝你诱人的滋味……我非要把你
吞到肚子里面……」

    「呃呃……啊……啊啊……疼……啊……轻……轻一点……啊啊……」

    馨茹终于开口说话了,她也将扶在胸前的手慢慢滑落到她的身体两侧,她似
乎有意识的微微弯曲了自己的软腰,她不但没有躲闪我的侵犯,她甚至还努力的
挺动了一下她本就已经高耸矗立的乳峰。她似乎慢慢恢复了元气,她的娇喘越来
越强烈,她的心跳也慢慢开始加速,可是她仍然看上去柔弱无力,完全是一副任
人宰割的模样。

    她在听到我的命令之后,她虚弱的摇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然后乖乖的将脸
侧向我的嘴边,她闭着眼,皱着眉,哼吟着微微张开了嘴巴,听话的朝我吐出了
自己香甜的小舌头。她的这种温婉柔和,逆来顺受的性格简直让我太享受了。我
忍不住想用更暴虐的力量来侵犯她,占有她。我粗鲁的吮吸着她的柔舌,我故意
的发出滋遛滋遛的淫荡口水声,我还张着大嘴将她的整个嘴唇都舔的满是口水,
馨茹的嘴角也被我吻的流下一股股淫靡的爱液。可是我还不等这些爱液流到馨茹
的身体上,我就放开嘴里贪吃的香舌,转而再次沿着她的美颈慢慢向上亲吻舔吸。
如此的循环挑逗过后,馨茹的心门终于被我彻底的打开了,她面色绯红发烫,口
水横流不止,紧窄的下体喷出一股股火烫的热浪,在我手心里的娇艳乳头也硬的
高耸挺立了,我用手指轻轻的提拉和揉捏她的敏感乳蒂,每提拉一下,她就呻吟
一声,每揉捏一次,她就喷射一股。

    真是无可挑剔的女人啊,什么是好女人,好女人就是你想爱她的时候,可以
好好的爱她,她也会好好的爱你,等你想玩她的时候,她也可以满足你的一切趣
味,让你玩得痛快,玩得尽兴。我没想到馨茹的身子竟然如此敏感,这跟我之前
看到她的样子完全不同。我每次看到她被其他男人奸污,都是一种含辱强奸的画
面,馨茹她既不会发出过多的呻吟,也不会流露出享受和满足,在她的脸上一直
都是痛苦和煎熬的表情。即使后来她沦为妓女的时候,她也一副毫无表情的面目,
她虽然不会摆出一副苦瓜脸,可是从她的眼神里就能明显看出,她毫无感觉,更
毫无感情。馨茹在床上对于性爱是如此的排斥以至于让我都有了一丝担忧,我以
为她就是天生的性冷淡,她或许真的极度厌恶男女之事也说不定。我一想到自己
这么好色,而馨茹若是真的性冷淡的话,那我们婚后的生活岂不是多少有些瑕疵?

    呵呵呵,看来我又是多虑了,馨茹她非但不是性冷淡,她还敏感的几乎一碰
就能出水,这样极品的尤物岂是那群畜生可以享受的。我知道馨茹她是只有在真
正动情的前提下才会有如此表现,她并不是淫荡乱性,她只是太爱我了……

    「馨茹……对不起……对不起了……我……实在忍不了了……我……我只能先斩
后奏了,你太美了,你的身子太诱人了。啊啊,你看……你看你流了好多水啊,
你的下面也是好紧,刚刚……刚刚我的鸡巴涨的好痛,我……我没办法再忍受了,
如果……如果我再不进来的话,我……我恐怕是要涨爆了,就算……就算不涨爆
……我……我恐怕也得自己立刻打手枪了,要不然……要不然我就真的屌爆了…
…馨茹……馨茹求你了……你可千万别讨厌我……你可千万不要不理我……我……
我这可不是强暴你……我……我最多也就是先斩后奏……我……我就这样一回……
我下次一定跟你好好商量……我……我不会这么突然袭击了好不好?馨茹你……
你就从了我这一次吧……行吗馨茹……来……来……来对着老公撅起屁股,让老公
……老公痛痛快快的把你操一顿。」

    我趴在馨茹的后背上,就像一只发情的公狗一样,喘着粗气,流着口水,还
伸着舌头不停的舔吸着身前的美尤物,我一边舔,一边顿挫着向馨茹求饶。因为
我现在几乎已经完全操进了馨茹的体内,我的龟头也已经被馨茹温热的淫水充分
的浇灌,馨茹用她湿哒哒的香滑身子替我浇灭了不少欲火,所以我的理智多少恢
复了一些,但是我狼人的状态肯定是没有退却的,反而我还觉得自己越来越有力
量了。

    「额……额……你……呃……坏……呃……轻点……轻点……你……你好大……不……
不可以……不可以太粗暴……」

    馨茹虽然渐渐开始恢复神智,可是仍旧有气无力。这也是难怪,我本来就把
她吓得不轻,她失神掉魂已经是虚弱不堪了,我又粗暴的直接将大鸡巴一插到底,
她甚至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啊,我这就像是把她电晕了,然后又用电击把她给电
醒啊。仔细想想我的确是过于残忍了一点,这一次我肯定是把她折磨的不轻啊。
或许我比那些欺负她的人还要更坏,不过好在馨茹她似乎也没有太责怪我,从她
的身体反应和她的表情我还是能看出她的顺从。

    可我也不得不说女人任人宰割,任人把玩的这种失神状态也的确是太魅惑了,
它太容易激发男人的兽性了,就像我告诉馨茹的,我没法忍耐,也没法不释放啊,
我如果不发泄,我可能真的会把自己憋炸的。

    我在操进馨茹体内之后就腾出右手扶住了她摇晃的软腰,她的腰身不愧是从
小就练就的,连肋骨都是酥软的,我轻轻一捏,她的腰肢就微微一缩,同时她的
阴道也会抽搐一下。她此时倚靠着我的胸膛,双手从侧面扶着我的大腿,她艰难
的调整了一下双脚的站姿,她的小腿微微分开,可她的大腿却紧紧的并拢,她缓
慢的微曲自己的膝盖,然后憋住气,抿着自己的嘴唇,一鼓作气的用双手在我身
上一推,她身体稍微前倾,而我也小心翼翼的用抓揉她乳房的左手和揽住她软腰
的右手一起小心的护住她。待她的身体平衡之后,她又费力的将自己的双掌撑在
案台上,就这样她一步一顿的艰难完成了我的要求,她甚至为了配合我们身高的
落差,她还故意又调整了一下自己分开的小腿角度,她轻轻的扭了一下屁股,感
受了一下自己体内肉棒的位置,最后她再深深的将软若无骨的纤腰弯下,然后静
静等待着我即将来临的粗暴抽插……

    哼哼……我心中又发出一声苦笑……这……这怎能让我保持理智呢?这怎能让我
怜香惜玉呢?面对此情此景,我就是想疼她,想照顾她,那……那我也只能是用
我胯下这根欲火升腾的大鸡巴了!

    「啊啊啊……」

    随着馨茹的一声娇喊,我无法再手下留情了,我这次真的是直接一插到底,
因为的龟头已经完全顶到了馨茹的蜜穴深处。我能明显感觉到她娇嫩的子宫口随
着她紧张的心跳快速的一张一合,她的子宫因为受惊剧烈的蠕动回缩,很显然它
是被我蛮横粗暴的大鸡巴吓得赶紧躲到了层层肉壁的后面。我微微一笑,心想,
这也不着急,我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野蛮人,我不会硬闯别人温馨的家园,毕竟
它还不认识我,可能馨茹也还没来得及对它介绍过我,它还不知道这里以后也将
会完全的属于我,她可能还不适应女孩子的闺房里以后要由她的男主人说了算了。

    我在馨茹的子宫口轻轻的磨了一下,算是标记了到此一游之后,我也大致掌
握了馨茹肉穴的深浅,我低头看了一眼,大约还有几厘米的距离,这段距离足够
我以后常住在馨茹温暖柔软的母体里面了。

    今天看在馨茹失魂落魄的份上,就先放她一马吧,我也不能一上来就把自己
的好老婆折腾坏了,毕竟她陪了我一整天,又是伺候我更衣上床,又是对我口舌
服务的,现在为我做着饭还得撅起屁股服侍我发泄操干,这样好的老婆任谁都会
珍惜心疼的。

    「啊啊啊……啊啊……轻点……再轻一点……不……不行……太大了……要……要慢
一点……」

    「馨茹,我如果再慢就几乎一动不动了啊。」

    我只是刚刚把鸡巴向外拔了一下,馨茹就浑身哆嗦着对我求饶了。我看她可
怜的样子,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了,我终于可以展示我作为一个男
人的威力了,但是馨茹这么难忍我也不能不顾及她的感受啊。唉……鸡巴太大也
不完全都是优点啊,其实以馨茹下体紧窄的程度来看,就算是我以前或许满足她
也不是问题,很可能她还会更喜欢我以前多一点。

    「啊啊……啊……我……我还不适应……我……没试过……没试过这么大的……让
我……让我休息一下,慢一点……让我慢慢适应它好吗老公……不要……不要粗鲁
的对我……不要把我当做泄欲的工具……求你了……对我温柔一点……求你爱我…
…而不是使用我……好吗……」

    馨茹的话总是这样又穿透力,她的身子虽然柔弱,可是她无疑是有一颗强大
内心的,她虽然是在对我求饶,可是她声声的呻吟分明也是对我灵魂的拷问啊,
我感觉自己瞬间就又找回了人性,我的体毛退却了,我的血淋淋的指甲也磨平了,
我的吃人的嘴巴也合上了,我感觉既惭愧又羞耻,我抓着她乳房的手放下了,我
的鸡巴也停止耸动了,我只是温柔的在背后环抱住她,轻轻的亲吻着她的香背。

    「馨茹……我……对……对不起……」

    「呃呃……呃……老公……我爱你……你……你把人家的心都填满了……呃……
人家……人家要被你弄晕了……你……你真好坏啊……可……可是你这下舒服了吗
……」

    「我从没这么舒服过,这真的是太爽,太过瘾了,我插进你体内的一瞬间我
就像升天了一样啊。」

    「呵呵……呃……嗯……那……那就好……人家也差一点被你玩死了……你……
你把人家吓晕了……你……你都不来救人家……你……你还直接把它插了进来……
你好坏啊……人家都没法呼吸了……你还用力吸着人家的舌头不松口……我……我
真的要被你折磨死了……」

    「馨茹,因为你不知道你自己有多美多诱人啊,我是很心疼你的,我也不忍
心这么对你啊,可是你当时的样子把我的魂都勾走了,要怨也得怨你自己生的太
标致了。」

    别说是刚刚了,就是现在我看到馨茹柔弱的侧脸,我也把持不住啊,我轻轻
的又向前顶了两下,这次馨茹似乎适应多了,而且从她蜜穴深处流出来的淫水想
必也已经让她完全湿润了。

    「啊啊……啊……你……你好无赖啊……你……你这样子欺负人家……你……你竟然
还怪到人家身上……你……你分明……分明就是早有预谋的……你让人家赤裸着身体
……你……你就没安好心……人家又上了你的当了……」

    「嘿嘿,虽然我决定立刻就操你这属于突发奇想,可是让你赤裸着身子给我
做饭,这的确是我的小心思。馨茹你也不能怪我啊,是你答应了要让我好好的欺
负你的,我不能不遵照你的要求和指示啊。」

    我强词夺理的继续用言语调戏着馨茹,我感觉她似乎越来越习惯了,她的表
情也越发的迷离了,我搂紧她的腰,轻轻的左右晃动着屁股,帮助她尽快适应这
个大小。

    「啊……啊啊……人家……人家以后不会再轻易答应你了……啊啊……不……还不
行……还……还有点涨……你……你再让我歇会……」

    「嘿嘿,让你歇会儿也可以,不过你得收回刚刚的那句话。」

    「啊啊……啊……什么……什么话嘛……你……你不是欺负人家……就是用……用
各种方式威胁人家……呃……呜……呜……人家……人家好可怜……」

    馨茹埋怨的声调里已经夹杂了哭腔,可是我从她声音了明显还是能听出娇吟
的味道更强烈。馨茹她分明已经慢慢进入节奏了。于是我面带淫笑,用假装无赖
的语气和姿态把嘴巴贴到她的脸蛋上,轻轻剐蹭着她的小脸对她调戏道:

    「哼哼……小妞,我劝你还是不要再挣扎抵抗了,你还是乖乖的从了老爷吧。
老爷就是喜欢欺负你,就是喜欢看你羞答答流泪的样子,只要你顺从,老爷什么
都给你,可你要是不顺从……嘿嘿……那你就别怪老爷我对你不客气……」

    我一边用流里流气的态度挑逗她,我一边伸出舌头从她的脸蛋一直舔到她的
眼角。我舔完了之后还不放过她,我还在她的后脖颈上也使劲的亲了一口,我还
故意发出响亮的亲吻声。

    「呃……呃……啊啊……流……流氓……啊啊……啊……还不可以……好……好大……」

    「是流氓啊还是老爷啊?我刚刚是不是听错了。」

    「啊啊……不要……不要再顶了……我……我错了……老爷……」

    「哈哈,这样才乖嘛,那你说你以后还让不让我欺负?」

    「啊啊……啊……人家……人家不是已经答应你了吗……啊啊……」

    「哦……我想错了,我是说,你以后还会不会轻易答应我的要求了?」

    「……」

    「嗯?又不听话了是不是?」

    「啊啊啊……慢点……再慢一点……我……我听话……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
你……不要这样刺激我了……」

    「哈哈哈,这才是我的乖老婆嘛,好吧,就先饶了你吧,不过馨茹,你真的
觉得我的东西特别大吗?」

    「呃……呃……嗯……大……真的很大……」

    「比李成刚他们的还要大吗?」

    「啊啊……你……你不要提那些人……」

    「我这是在找回雄风啊馨茹,你要帮助我才行啊,你要知道这是事关男人尊
严的一件事。」

    「啊啊……啊……你……你是最大的……他们……他们没有人能比得过你……啊啊
……」

    「你说的是真的吗馨茹,像我现在这样的感觉,你是第一次体验吗?」

    「啊……是……是真的……你真的很大……我……我从没这么涨过,你……你不
但把我填满了……你……你也要把我撑坏了……这下……这下子你总该满足了吧
……人家……人家的下面现在……现在肯定是你的形状了……谁都改变不了了……
人家现在彻彻底底的属于你了……」

    还是馨茹了解我的心思啊,馨茹的这番话,直接甜到了我的心里,这种滋味
跟得到她的第一次有什么区别呢,我现在不就已经是得到她的第一次了吗。

    「馨茹,真是知夫莫若妻啊,我现在太高兴,太满足了。」

    「啊啊……啊……那……那人家的下面黑吗……松吗?……」

    「哎呀,馨茹那都是我还从没见过你身体的时候脑子里面胡思乱想的,自从
我见过了你的裸体之后,我就知道你是最粉嫩,最紧致的。你是不是一直都在精
心的为老公守护着自己的粉嫩肉穴啊?」

    「啊啊……啊……那……那你……那你喜不喜欢人家……人家的……人家的下面让
你舒不舒服?」

    「这还用问吗?我简直舒服的都要冒烟了。」

    「呃……呃……那……那人家……人家永远都会替你精心守护好的……只有……只
有你才能享受它……」

    我的天呐,馨茹虽然一直嘴巴上喊疼,喊冤,可是她总是这么……这么一往情
深的……我……我还怎么保持理智啊……不行了……又顶不住了……我用力的握紧馨
茹的腰胯,我不握不要紧,这突然的一握就让我更加惊喜了,馨茹她是不是真的
没有骨头啊,我感觉自己仿佛再用点力我就可以让十指的指尖触碰在一起了啊。
但是我当然不忍心这么糟蹋馨茹,我只是用力将她的屁股扶稳抓牢罢了。我深吸
一口气,慢慢的将整条肉棒从她的体内抽拉了出来,只留了一小节龟头卡在她的
穴口。

    「啊啊啊啊……啊啊……太大……太长了……啊啊……不……不要……好麻……好麻
啊……」

    馨茹的身子一个劲的颤抖,她的手指也紧紧的抓着案台的边缘,她将头抬的
老高,一直贴到我的脖子上,她的腰下压的更弯了,屁股也翘的更狠了。馨茹的
姿态已经完全表明了她的态度,她这是已经做好了被我狠狠蹂躏和侵犯的准备了。
我怎么能让她失望了,我必须一炮定乾坤啊。

    我低下头,再一次张嘴亲吻上她的嫩颈,我温柔的从上吻到下,又从下重新
吻到上,我边吻还边用舌尖挑弄着她敏感的柔肌,她忍不住随着我的亲吻一下又
一下的娇喘打抖。

    「亲爱的……你好敏感啊……你的脖子又香又滑,我真想变成吸血鬼使劲的咬上
一口啊,你美极了宝贝……我要正式开始了……我要真真正正,彻彻底底的占有你
了,你愿意吗?」

    「呃……呃呃……嗯……我……我愿意……我……我爱你亲爱的……你……你爱我吗?」

    「当然……你马上就会感受到我对你的爱……」

    「啊啊啊啊!!!!!……」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80839/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