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洪荒少年志瀚海篇】(第十二回 瀚海冥河收侍女 麒麟走兽立新族)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白刃行九州
字数:6163
2021/08/12发布于第一会所

  「还真是没有新意。」阴阳见瀚海坐在水边,便走上前去,帮助瀚海脱掉了
衣服。待瀚海下水后,三下五除,也褪下了自己的黑裙,只不过给自己身体掩上
一层清气。玉足踏入水中,依在石壁上,等着瀚海的指示。

  瀚海转过身来看向阴阳。

  阴阳等待着瀚海的指令。

  先天大神本就无那性别区分,不过是后来才提出的概念,哪怕他们选定性别
后也能随时更换,或者变回原来的身躯。

  而瀚海只对阴阳和乾坤的头发感兴趣,银发飘飘。而阴阳在下水之前,也把
头发散开,银丝飘落,盖住美臀。

  在失去兴趣后,瀚海便把头转了回去。

  一柱香后瀚海把头转了回来,对上阴阳如银河般的目光。

  阴阳看着瀚海的背影已有一炷香的时辰了。

  瀚海低下头来注视着阴阳的赤足,目光穿透了水与气,直勾勾得看着阴阳的
小脚。

  阴阳面不改色,任由瀚海盯着自己的玉足。

  乾坤走来打破了沉默,告诉瀚海冥河醒了,自己已经见过。

  瀚海指引乾坤为自己更衣,阴阳也缓缓浮出水面,穿上了自己的黑裙。

  协商过后,由阴阳照顾瀚海,乾坤来照顾冥河。

  「到你暖床了。」阴阳想要服侍瀚海,也只是觉得瀚海比冥河更好照顾。帮
瀚海铺好床后自顾自地躺了进去,瀚海也爬上了床,好奇的抚摸着对方的躯体。

  阴阳轻轻地拨开了瀚海的手,转过身来看了眼瀚海,缓缓趴下。瀚海拨弄着
阴阳的头发:「去帮我把冥河叫来吧。」阴阳点点头,出了被窝。

  「晚上不用来打扰,破晓时将冥河抱回房间即可。」

  「怎么了,你把你那个阴阳人惹生气了?」「只是摸了下屁股。」

  「哪有你这种一上来就摸人家屁股的,就你这德行谁会给你摆好脸色。」

  「我也只是诚心逗弄一下她罢了。」

  「妾身也真没想到只是提一嘴夫君就真给我带来两个侍女,害得我白白假装
闭关壹旬……」

  「果然是假闭关,我就猜到……」瀚海玩弄着冥河胸前的巨乳。「饶过妾身
吧……」

  「好你个冥河,竟然如此欺骗为夫。看我不——」瀚海翻过身来将冥河搂在
怀里,轻轻撕咬冥河的耳朵:「可是那日夫君太粗暴了?」冥河毫不客气的扭过
头去:「知道就好!」

  瀚海大手已经兵分两路,游走向冥河的敏感部位。一团极具弹性的东西被瀚
海握在了手中,而瀚海的另一只大手则相反地往下前进,滑向冥河双腿间的神秘
之地。

  「唔……」冥河琼鼻轻哼,柔软的身体已完全软在了瀚海的胸前,享受着男
人的爱抚。瀚海脑袋一歪,直接堵住了冥河的红唇,嘴巴微张,直接进入了冥河
的檀口内部。

  两条舌头在冥河的檀口中不断纠缠着,一波波快感不断地侵蚀着这位盘古污
血的心。瀚海的手臂逐渐收紧,似乎是想要将怀中的女人压缩一般。

  「嗯啊!」冥河轻哼了一声。瀚海的手指已然伸入了冥河的肥美的鲍鱼之间,
并在其中搅动了起来。冥河的柔软娇躯微微绷起,双腿不自觉地夹紧了瀚海的手。

  一股股淫水从中冒出,润湿了瀚海的手指。瀚海将舌头从冥河的檀口中撤出,
轻咬向冥河的耳垂。一丝口水沾染上了冥河的俏脸,将风华绝代的女子完全拉下
了凡尘。

  在赤身裸体下,冥河胸前的两团早已调皮地跳动了起来。瀚海认真的将冥河
的巨乳按住抚弄揉捏。

  「已经发硬了呢。」瀚海一把捏住了冥河胸前的一颗蓓蕾。那里已然骄傲地
挺立起来,并渗出乳汁,如同初遇时一样。瀚海那已然插入冥河小穴中的手指也
不由得更加积极,又向内深入了些许。

  冥河轻轻抬起下体,吞下瀚海的肉棒。

  瀚海用力一挺,硕大的龟头便撞向冥河的子宫。「抓好我的奶子。」

  「原来夫人喜欢这个调调。」「少废话。」

  冥河又扭过身来,下体微微翘起,贴合这瀚海的下肢。这种狗爬式,让冥河
有种被征服的快感,只是这种快感只限于瀚海。

  瀚海每一下挺动都让冥河喘息不止:「啊……恩……轻点……好舒服……快
……嗯啊……操死我了……」冥河私处的两片肉被瀚海的巨龙带得翻了出来,下
身的酥麻与痒纠缠在一起,让这位绝世美人欲罢不能。

  两个人翻云覆雨更加激烈,方圆十里都可以听到准圣之间肉体接触之声,瀚
海的每次抽插,都从冥河的淫穴中带出蜜液来,湿润了下方的床铺。

  就这样抽插了一个时辰,瀚海仍然没有丝毫想要射出的感觉。冥河此时已经
没有力气浪叫了,只能一下一下地迎合着瀚海,「好哥哥,快射给我吧,求你了
……」

  瀚海将冥河的身子翻了过来,一口一口地享用着冥河,冥河感觉自己的下身
涌入一股热流,滚烫,却又令她感到安心。

  「既然是夫人求我的,那就射给夫人好了。」冥河面色微红,忽然看到瀚海
示意她正起身子,冥河便坐了起来,只是两人的下体还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瀚海幻化出一根银针,双指勒住冥河的奶头后便轻轻用针穿过冥河如同樱桃
般的乳珠,冥河看着瀚海认真的摸样,忍不住笑出声来。只是在瀚海穿过第二个
乳珠时,冥河笑声戛然而止——「刚刚一个时辰没让夫人高潮,这扎两针夫人就
忍不住了?夫人还真是——」瀚海给冥河带上乳环,轻轻拉动,正坐的冥河就扑
入瀚海的怀里,任由少年舔弄着自己的采官。

  「不禁玩弄啊,不妨让我给夫人的玉门,也上个锁?」「饶了,饶了妾身吧。

  妾身,妾身再也不敢取笑夫君了……」

  冥河双眼迷离,面色绯红,下身不断地抽搐着,一股又一股的春水从二人交
合的地点渗出。瀚海也缓缓结束了恶作剧,任由冥河躺在他身上喘着粗气。冥河
身上缓缓散发着香气,瀚海身上的灵力也缓缓渡向冥河。

  「夫君还真是可恶啊。」「这样夫人就不至于喷奶了。」

  冥河趴在瀚海怀里,轻轻拉动挂在自己身上的乳环,任由瀚海玩弄自己的朱
户。「夫君我只是怕夫人太得意忘形,便出手略施惩戒,哪里晓得夫人这么不堪
作弄。」

  「好一个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其中。」

  阴阳靠在乾坤身边,目光深邃而通明,一直抵达到瀚海的床前。「在这方身
不由己的天地之间,恐怕也只有他才算是无忧也无虑了吧。」

  「若是以前的前辈,这方土地的后天孕育之辈都能弹指可灭,但凡墨迹变动
便可毁灭这方世界。可他既然把自己写书人的身份变动,成了书中人。不过他这
书中人与写书人无大差异,但是眼界和格局就遭到限制。更何况有了牵挂。虽说
没了一个元凤,前辈还能创造出千千万万个元凤;没了三千大道魔神,前辈也能
创造出更多大道魔神……就拿那凤凰族之皇来说,世人皆知天赐神女,白璧无瑕,
而偏偏只有她下身如野兽般生出御寒的无用毛发,给元凤带来一丝野性的美感。

  这也是前辈对大道影响后对凤祖的改造,甚至极有可能是在书外便书写好的
故事。」

  「这么说来,那凤祖在前辈第一次闭关前心性还只是少女,却在前辈闭关之
事迅速培养出君临天下的女帝气势。更是在遇到前辈后瞬间沦陷,那女皇气质甚
至沦为二人双修之间的男女情调。恐怕前辈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对凤凰族之皇的
改变。」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何盘古的污血能演化作女子,还真是恶趣味啊。更
是演化成这洪荒中得天独厚,可谓是第一熟媚的女子,简直穷尽任何男子的想象。

  除了罗喉与我们这种更早孕育的存在。任何生物见无不沦陷之,男子女子皆
是……」

  「知道了又如何?我们仍在大道之中,如你这般讲法,前辈已经不在大道之
中,甚至大道反为他所用,你如今所推算的,想必也是前辈想让你知道的。」

  阴阳打断了乾坤的推断,手中把玩着乾坤的棋子,随手向瀚海的方向弹去。

  棋子轻而易举地穿过那些金仙燃尽修为也无法打破的禁制。

  第一枚,第二枚,第三枚,三颗棋子串成一条不规则的线。尾部的第三枚棋
子气势凌人,狠狠撞向第二枚棋子,而第二枚棋子也以雷霆之势撞向第一枚,三
枚黑子最后同时撞进瀚海的手中。

  瀚海看了看阴阳的方向,重新埋下头看着趴在他怀中的冥河,轻轻拨开冥河
的臀瓣,宠溺的将棋子推了进去。冥河慵懒的趴在自己夫君的怀里,顺从的微微
抬起屁股。

  「还真是恶趣味啊。」阴阳啧啧地笑了起来。「前辈花样还真是多,明明那
污血喷奶之举是自己所为,却又带上乳环限制。」乾坤一边说着,一边一掌将动
自己棋子的阴阳击晕。

  也正是这时,阴阳刚刚扔出棋子的地方,三枚棋子相撞的地方,瀚海的手里,
响起叁声惊雷!

  那哪是雷霆之势?雷霆之势尚不及也!也只有在这时,冥河才感觉自己的后
庭,有点炽热?

  ……

  「才过去三十年有余,姐姐就越发不能忍耐了吗……」祖龙看着房间里自亵
的元凤,叹了口气,推门而入。

  「原来是祖龙妹妹啊。」元凤看了一眼祖龙,感叹着自己境界越发的薄弱,
百年来没有争斗和瀚海的出现,已经消磨了元凤所有的斗志。若不是瀚海走前帮
自己培元固本,恐怕现在三个自己也无法战胜祖龙了。

  反看祖龙,虽然当时并没有这么在意瀚海所谓的劫难,但是在麟祖之事后也
暗暗提升警惕,不在每天沉迷于欲望,反倒是一股脑地将瀚海的阳元吸收,如今
已经开始在准圣后期扎根。

  祖龙制止住元凤想要继续自慰的冲动,缓缓开口:「姐姐可有耳闻那九尾天
狐之事?」

  「略知一二,据说你的四子蒲牢在外出时遭到了九尾天狐的突击,你那四子
不过太乙金仙巅峰。而天狐已是大罗中期巅峰的存在。好在你还有四子在附近,
同时还遇见孤族孔雀,你那四子结阵压制天狐,小孔雀一击制敌打断那天狐一尾。

  刚想留下那天狐诘问时,那天狐竟再自断一尾而走。据小孔雀说来那九尾撤
时境界摇摇欲坠……」

  「我那四子嘲风、霸下、狴犴、狻猊,狴犴当时已经是大罗仙初期,而嘲风
也在战时突破,三位大罗仙联手,能让那天狐撤走才算意外。」

  「妹妹来想必不是来告诉孤这些的吧。」「没错,我在来时见到麟族的使者,
得知始麒麟再次出关,听说目前达到了准圣后期……」

  「怎么可能!」元凤忍不住打断了祖龙。祖龙没有接话,自顾自地讲着:
「兄长要求我们去东方一叙,想必是问责我们打伤九尾天狐之事。」

  「明明是那天狐打伤你的子嗣。」……

  「不愧是兄长,看来这次闭关深有所获啊。」祖龙和元凤缓缓踏入始麒麟的
宫殿,并没有在意麟祖身边天狐仇恨的目光。

  始麒麟微微一笑,却没有与二位过久寒暄:「想必二位妹妹应该知道邀请二
位前来的目的了吧。」

  「还望兄长细言。」「二位妹妹可知你们的人打伤我走兽族首领的消息?」

  「若不是那天狐打伤妹妹的子嗣,不然怎么会遭到群起而攻之?」元凤正言
厉色。

  「妹妹已经不愿顾及到我们兄妹三人当时的情分了吗?」始麒麟识海中一股
魔气涌动,但很快就消停了下来。

  「兄长此言甚是无理,正是因为顾及情分,不然早就对那天狐出手了。」

  元凤记起上一次聚会的情形,更加愤怒,自己最敬佩的兄长,对于那件事情
至今还没有表态,而是选择缄口不言,怎么跟不让元凤心寒?反而现在为了一个
小辈在这咄咄逼人。

  祖龙走上前去拉住元凤,对着麟祖致意:「兄长若是为了这种事情而来,那
么二位就不奉陪了。小辈的事还是让小辈来处理吧。」

  微微拱手,带着元凤离开了始麒麟的行宫,始麒麟一言不发。

  「为什么这么急着带孤离开?」祖龙没有答话,而是看向云雾深处,元凤也
看向那里。

  「出来吧,九尾天狐」「不愧是二位族长——」祖龙打断了天狐的话:「兄
长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族长说从此以后他将要脱离灵族,自立走兽族。」

  「什么?」元凤勃然大怒:「灵族成立万年,兄长怎么——」一道功德之光
降入麟族驻地,打断了元凤的言语。

  「出现排斥反应了。」祖龙感知着周围的一切。三息之前,这里还是三大灵
族驻地。在这种地方,对于自己,或者元凤始麒麟来说,都是有利而无弊的主场。

  而现在这片驻地作为走兽族驻地,更是始麒麟这位族长的宫殿附近,对她这
位灵族族长便有了严重的排斥。若不是始麒麟可能在操控这股斥力,恐怕比现在
还要严重很多。

  元凤看向祖龙,点了点头,显出本相带着祖龙离开。九尾天狐吐了口唾沫,
感受着体内力量的暴涨,前去面见麟祖。

  「没想到兄长说脱离就脱离,不过那境界,想必就是准圣巅峰了。」祖龙微
笑道:「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强。如果在兄长的主场,恐怕我除了以命相搏,否
则难以取胜,但若是在野外,那便是各有胜算。但如果在灵族驻地深处,如我们
二位的驻地,我便立于不败之地。」

  「好在现在除了西部与兄长所在的东方。整片洪荒大陆,哪里不是灵族的领
地?而且想必兄长也并无恶意……」

  「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这么急着带你离开吗?」「不知。」

  「我在兄长的体内,感觉到了魔息。」「难道说——」

  祖龙叹了口气:「恐怕兄长已经受到魔气的控制,不然也不会这么着急脱离
灵族。脱离灵族,魔气寄生的兄长就可以变得更强;脱离灵族,提升修为后,兄
长才有机会拔除体内的魔气。」

  「难怪脱离后那股斥力中有股恶念,但很快就随着斥力的变弱而消失,想必
是连同斥力一同被兄长压制,」元凤担忧地问道:「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先撤回所有正在走兽族中的同族,不要与走兽族联络,准备迎接走兽族入
侵的风险。接下来我会亲自去查看兄长身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万事小心。」

  「辜此次逆天而行,只为掌握天道。如今始麒麟已经为我所掌控,而我庇护
下的几位同胞也愿意与我一起,辜倒是要看看,鸿钧等人拿什么阻止辜的大业!」

  侍立在罗喉身后的瀚海,嘴角微微翘起,恭维道:「那灵族身在劫数之中却
不知,而那鸿钧更是处处与主上唱反调,必定沦为吾主的垫脚石。」

  这一场劫数实际更是对着罗喉这群未被合道的先天魔神,而罗喉和灵族不过
是最大的牺牲品罢了。瀚海暗暗想着,向罗喉申请去监视始麒麟的动向,前往东
方大陆。

  「师娘,你是打算只身一人去走兽族监视吗?」

  伏羲每天都与囚牛生活在一起,驻留在龙族的驻地。而这次祖龙回来吩咐囚
牛掌管龙族事务,见到伏羲自然是先将他不客气的赶出囚牛的寝宫,不过商议这
事时也没有瞒着他。伏羲想到师傅对自己的吩咐,担忧地问到。

  「难不成你小子还想让囚牛去负责监视,让师娘陪着你不成?」祖龙没好气
的反问道。

  「那更不可以。」伏羲木讷地应答:「大姐姐,不然就由我去监视吧。」

  祖龙想到了这个名字的由来,脸红了红,没好气地敲了伏羲一拳。转念想到
这家伙是瀚海的宝贝弟子,出了意外一定能得到那家伙的回应,也省得天天跟囚
牛一起鬼混。

  刚刚检查了一下囚牛的身体,阴阳调和已经圆满,连自己在他师傅那边也没
有这样的待遇。祖龙的脸又没忍住地发红,难怪刚过来女娲就过来告状,说伏羲
每天都只跟姐姐厮混……

  「好,那这件事情,我就拜托给你了,切莫万事小心,兄长可能已经魔气入
体……」伏羲郑重地点了点头,跑去向囚牛和女娲道别,答应祖龙五载后回归。

  没想到是羲亲自过来侦察。走兽族驻地的上空,看着利用鸿蒙量天尺的功德
之力将自己与整个走兽族的环境同化后潜入的伏羲,瀚海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伏羲所做的一切难以瞒过始麒麟这位准圣巅峰的存在,但是始麒麟已经
沦为罗喉,或者说是瀚海的傀儡,自然不会影响伏羲,反而伏羲还感受到了一股
亲切的气息。

  「本来以为是小龙奴或者凤儿的手下,甚至是她们亲自上场。没想到是自己
最亲近的弟子来侦察,白白对刚来过的小龙奴进行的一丝压力,本来还想把小龙
奴骗来玩玩的。」

  瀚海在祖龙元凤走时刻意给祖龙一丝危机感,好让祖龙能以身涉险,亲自察
看,居然被伏羲改变了命运。

  「不愧是我的弟子,竟然能在我不进行演算的情况下无意间让我的掌控偏移。」

  瀚海的笑意更浓,改变始麒麟的潜意识。

  让他派遣九尾天狐以走兽族的名义宣战,告诉四不像自己要闭关,避免旁人
询问出兵的理由。自己留下一道神识看护伏羲,回到了位于罗喉驻地的处所……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80833/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