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寄印传奇】(绿改乱加续)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orchid326
2021/07/25发表于: 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902 字

  老文蹭个热度。一直有读者反映希望写个纯的出来,我自己不喜欢文中母亲
绿的部分,所以一拍即合。准备将原文弄成绿改乱并续写,续写部分会参考原作
者的思路,至于前文的绿改乱,肯定会添加新的元素进去。论坛上有好几个续写
的,但进度快的有绿母,纯的又进度太慢了,所以手痒痒先把前面的放出来。鉴
于和原文的区分,改动大的章节会打上章节题头,改动不大的章节,看不看随意。
有以前的读者提到版权的问题,这确实是个麻烦,不知道诸位怎么看。

本节提示:第一章小改可以不看,第二章为新增内容;

                第一章

  刚从宿舍楼出来就感受到了那灼人的热浪。才四月份而已,前两天还穿棉衣
呢。我撩了撩上衣,拍拍肚皮,叫了声艹,引得门前路过的两个女生一阵嬉笑。
但没有办法啊,我只能顶着大太阳向校门口走去。

  阳光下诸事不新鲜,却足够鲜活。特别是点缀在校园里的青春少女。此外,
我发现有些愣头青已经穿上了T恤和背心,这也太夸张了,真是喜感莫名。现在至
少有一多半男生围在各种显示器前观看NBA 直播。今天是火箭晋级季后赛的关键
战,主场迎战掘金。4月8日干沉快船,止住5连败后,火箭气势大胜。另一边如果
马刺拿下森林狼,火箭将锁定前七。可惜今天的比赛有点差强人意,上半场掘金
领先10分,命中率上更是以59% 碾压火箭的36%。第三节双方狠拼硬磨,比分焦灼
上升。我出门时第三节快过半,巴里接安东尼助攻命中一记超远三分,掘金66比
57领先9 分。姚明显然不在状态,12投4 中,4 篮板,如范甘迪所说,他得失心
太重。

  要说其实我也是这样的人,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要想着法子得到。

  正值周末,校门口人潮涌动。大家在拼命享受这灿烂春光。我突然想起去年
此时也是母亲来看我。时值非典,正封校,外来人员和物品都不准入内。门外是
里三圈外三圈的学生家长,门内是扎堆成排的莘莘学子,加上焦虑凄凉的氛围,
简直像是在探监。我妈隔着铁大门望着我,急得差点落泪。我朝旁边指了指,示
意她沿墙往东走。约莫走了五六百米有个拐角,两边各有一段两米左右的铁栅栏。
我上去试了试,果然,有两根铁条轻轻一掰就取了下来。

  这是大一军训时我们的作品。我一米八三的大个,费了好大功夫才挤了出来。
左右环顾不见人,心说我的傻妈哟,啪的一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哪个系的,
还有没有规矩?!」接着就被人抱住了,她哭着说,「儿子啊,妈妈总算见到你
了。」

  今天同样如此。正对着一锅「稀粥」犯晕,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
位香喷喷的Lady正冲我笑,「傻样,往哪看?」我坚信,如果尚有一种美能在不
经意间渗透世间万物,那就是母亲的笑了——美眸弯弯,丰唇舒展,皓齿洁白,
眼神明亮,丰沛充盈又圆润温暖,眼波流转间周遭一切都仿佛寂静无声。

  「走吧,先吃饭。」她挽上我的胳膊,扭身就走。这一瞬间我甚至没来得及
喊一声妈。

  「事儿办完了?」扑鼻一股清香,我觉得自己有些僵硬。

  「是啊,所以才有时间来看你。」母亲大约一米六八,此刻穿着一双黑色短
高跟,步伐不大,脚步轻快,我都有些跟不上。

  「去哪吃?」我接过母亲的风衣和手袋。她今天梳着偏分头,脑后高高挽起
一个发髻,简约干练,端庄优雅。我能感到周遭射来的目光。

  「随便——咦,你的地盘你问我?」妈妈用肘捣了捣我的肋骨,仰脸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每次母亲外出时总会散发出一种活泼的气息,或者说淘
气、可爱,和家里面那个温柔娴淑、严肃认真的家庭主妇迥然不同。我微侧脸就
看到她晶莹的耳垂、雪白的脖颈,以及丰隆的胸部曲线,不由一阵心慌意乱。

  陆续进了几家饭店都是人满为患,不知不觉我和母亲沿着大学城的蜿蜒小径
一直走到了镇上。镇政府对面有家驴肉馆不错,这时人也不多,我们便找个靠窗
的位置坐了下来。老板娘忙来招呼,夸我从哪儿拐来个漂亮姐姐,害得我差点没
磕着。我能有这么大的反应,来源于我和母亲之间,曾发生过一段不该发生的事
情。

  母亲见我出丑,她在一旁直乐,也不戳破。最后点了个招牌菜秘制酱驴肉、
凉拌腐竹,叫了一大一小驴肉炝锅面。

  「这么熟,经常在这儿吃啊?」母亲递来一包心相印。她不知什么时候做了
素色指甲,亮晶晶的。

  「啊,偶尔吧,琴房离这儿挺近。」我这才得空仔细打量母亲。她上身穿着
一件米色开叉针织长衫,小V领,露出一截修长粉颈。下身是一条浅灰条纹休闲裤,
小喇叭开口,蓬松地覆在脚面上。母亲是典型的溜肩细腰宽丰臀,上身短下身长,
成衣——特别是裤装很不好买,不是腰粗就是胯窄,这么多年来她的大部分衣服
都在卢氏定做。

  平海卢氏是一家历史悠久的祖传手工老店,在邻近几个县市小有名气,追本
溯源的话能够到乾隆爷年间。50年代合作化之后一度销声匿迹,80年代初重新开
张,火过一段时间,步入90年代中后期生意就越发惨淡了。谁知这两年成衣定制
反倒颇受青睐,卢氏手工坊的名头伴着新世纪的曙光再度熠熠生辉。扯这么多,
我想说的其实是,母亲这条裤子应该就是卢氏出品。

  「咦,你发什么愣?」母亲歪头看了看桌下的脚,狐疑地跺了跺,继续说,
「你说你不多看本书,整天搞这些没用的算怎么回事?」

  「哎呦,又来了。」

  「唉——上次不是说好要带那小什么让妈瞅瞅么,怎么没见人呢?」

  「她啊,有课。」我有点心虚的回答着。

  「你就骗我这老太婆吧,啊?星期六上什么课?」

  我也不知道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理,母亲来学校我确实没有告诉陈瑶,但
此时还得编个借口不是,「真有课,混蛋老师多了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还真不知道,你倒给我说说老师有多坏啊。」母亲哼了一声,撅撅嘴,
「叫什么她?」

  「陈瑶啊,说过多少次了。」

  「哎呦呦,这就不耐烦了?这媳妇还没娶呢,就要把老娘一脚蹬开啊。」母
亲挑挑眉,隔着桌子把脸凑过来,一副仔细打量我的样子。

  那么近,我能看到她额头上的点点香汗,连挺翘的睫毛都瞧得根根分明。那
双熟悉的桃花眼春水微恙,眼周泛起醉人的红晕,浓密英挺的一字眉轻轻锁起,
戏谑地轻扬着,琼鼻小巧多肉,微微翘起,丰润饱满的双唇——这么多年来,它
们像是一成未变。

  母亲化了点淡妆,皮肤依旧白皙紧致,丰腴的鹅蛋脸上泛着柔美的光泽。不
知是腮红还是天热,她俏脸红彤彤的,让我心里猛然一跳。

  我想说点什么俏皮话,却一时没了词儿,只能抹抹鼻子,向后压了压椅背。
几缕阳光扫过,能清楚地看到空气中的浮尘。

  「哈哈哈,你呀你。」母亲笑了出来,向后撤回了脸。在阳光照耀下,她眼
角浮现一抹慵懒的神色。母亲今年41岁了,论肤色至是不能和巅峰状态时的年轻
相比,可是浑身的气质与涵养却更出众了。

  母亲就坐在我的对面,她温柔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可是一想到我曾经对她
犯过的错,我就不敢多看。像是为了掩饰什么,我不由自主地掏出烟,刚衔上,
被一只小手飞快夺了去。

  「抽抽抽,就知道抽,啥时候变成你爸了?没收。」一同消失的还有桌上的
烟盒和打火机。母亲板着脸把它们收进手袋,两手翻飞间右手腕折射出几道金属
亮光。那是一块东方双狮表,我去年送给母亲的生日礼物。说来惭愧,长这么大
还是头一遭。打75折,1800多,用去了大半奖学金。这件事令父亲很郁闷,每次
看到表都忍不住要说我偏心,只认妈不认爹。我只能在母亲得意的笑声中点头如
捣蒜,「等下次,下次发奖学金一定补上!」

  这时驴肉上来了,我递给母亲筷子。老板娘冲我眨了眨眼,她可能真的把我
和母亲的身份弄混了,以为我是从哪谈到的大美妞,弄得我不知该说什么好。母
亲哪里没有看出老板娘那意思,可是她却一点也不发作。

  母亲小心翼翼地夹了一片,放到嘴里细细品味一番,然后评头论足起来,
「哎呦,不错啊,快赶上你姥爷整的了。」我俩齐声大笑,引得众人侧目。姥爷
是国家一级琴师,弹板琴,年轻时也工过小生,刚退休那几年闲不住,心血来潮
学人炸起了驴肉丸。老实说,味道还不错,生意也兴隆。第二年,他就自信心膨
胀,压了半只整驴的酱驴肉,结果亲朋好友、街坊邻居每家都收到了小半盆黑乎
乎的块状物。

  这成了姥爷最大的笑话,逢年过节都要被人提起,表姐更是发明了一个成语,
对驴弹琴。

  说起来,母亲能搞评剧艺术团全赖姥爷在业界积累的人脉。这次到平阳就是
为了商讨接手苏紫薇评剧学校的事。苏紫薇是南花派评剧大师花岳翎的关门弟子,
她的母亲李春玉和姥爷是老同学。评剧学校在八九十年代曾经十分红火,穷人子
弟,先天条件好的,都会送到炉子里炼炼。一是不花钱,二是成才快,三是相对
于竞争激烈的普通教育,学戏曲也不失为一条出路。但这一切都成了过往。时代
日新月异,在现代流行文化的巨浪面前,戏曲市场被不断蚕食,年轻一代对这些
传统、陈旧、一点也不酷的东西毫无兴趣。加上普通教育的发展及职业教育的兴
起,哪里还有戏曲这种「旧社会杂耍式的学徒制」学校的立锥之地?2000年初的
时候,苏紫薇因为在家生孩子,她创办的评剧学校便失去了管理,一年到头也收
不到几个学生。全校人员聚齐了,老师比学生还多。

  2001年母亲从学校辞职,四处奔波,拉起了评剧艺术团。起步异常艰难,这
两年慢慢稳定下来,貌似还不错。去年承包了原市歌舞团的根据地红星剧场,先
前老旧的办公楼也推倒重建。或许正是因此,母亲才兴起了接手评剧学校、改造
成综合性艺校的念头。李春玉是土生土长的平海人,但她的女儿苏紫薇在省会城
市平阳定居,现在评剧学校的法人代表就是她的女儿苏紫薇。

  炝锅面吃得人满头大汗,母亲到卫生间补妆。老板娘过来收拾桌子,娇笑着
问我,「这到底谁啊?长的真漂亮。」神使鬼差,我支支吾吾,竟说不出个所以
然。老板娘切了一声,只是笑,露出一副懂了的表情,也不再多问。母子两被误
会的次数太多了,我也懒得解释。

  从驴肉馆出来已经一点多了,蔚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朵。母亲说这次出来急,
也没给我带什么东西,就要拐进隔壁的水果店,任我说破嘴就是拦不住。出来时
她手里多了网兜,装了几个柚子,见我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就说道,「怎么,嫌
妈买的不好啊?拿不出手?」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但面对母亲补好的妆容,竟也憋不出来什么字。

  惹得母亲拍了拍我,「给陈瑶买的。」

  我撇撇嘴,没有说话。母亲挽上我的胳膊,边走边说,「拿着,沉啊。放心,
我儿子也可以吃哦,你请吃饭的回礼。」

  摊上这么个老妈我能说什么呢?

  这时母亲手机响了。铃声是《寄印传奇》里冷月芳的名段:我看似腊月松柏
多坚韧,时时我孤立无依雁失群……几分铿锵,几分凄婉,蓝天白日,骄阳似火。

  母亲的手机铃声,我已经听了有几年了,还是那样的老土,以前也给她提过,
但她就是不舍得换。母亲拿过手机接了起来,好像和对方说事还没办完,然后就
挂了。我随口问谁啊,母亲说是她的老同学王艺竹王阿姨,听说她在平阳想见个
面。

  这一路也没说几句话就到了校门口。过了饭点,人少多了。我站在母亲对面,
心中仿佛有千言万语,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母亲把手放到我肩膀上轻轻拍了拍。

  我环顾四周,让母亲给父亲问好。母亲笑着说,「啊呀呀,林林长大了啊!」

  我少年老成地苦笑一声,笑完后感到自己更加苍老了。两人就这么站着,相
顾无言。

  一旁卖馕的维族小哥饶有兴趣地吹起了口哨。母亲抱着栗色风衣,脸上挂着
恬淡的笑,缎子般的秀发在阳光下越发黑亮。这样的场景,我们母子两遇到过很
多次,上高中那会儿,有一次母亲来看我,还被我班主任当作了早恋女友,说出
来也够荒唐了的。而且我自己也给她吹过口哨,母亲见怪不怪,也没有在意别人
眼光是怎么看我们的。

  这时《寄印传奇》又响起。母亲接起,对方说了句什么,母亲说不用,打的
过去。我忙问,「怎么,没开车来?」母亲前年考了驾照后就买了辆毕加索,跑
演出什么的方便多了。

  母亲抱怨说一个人开车累,还不如打车。王阿姨和母亲应该有一段时间没见
了,母亲也不好推迟,说着莞尔一笑,要我晚上等她,并强烈要求让我把陈瑶带
出来给她看看。

  我上前拦了个出租车。母亲又拍拍我的肩膀,眉头微皱说道,「林林,妈走
了啊,有事儿打电话。」我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她俯身钻进了后排车座。一瞬间,针织衫后摆飘起,露出休闲裤包裹着的浑
圆肥臀,硕大饱满,丰熟肉感。我感到嗓子眼直发痒,不由攥紧了手中的网兜。

  想起母亲刚才说晚上还会回来,我冷寂下去的心不由变得蠢蠢欲动。母亲每
次来学校看我,抑或是工作上的原因来平阳,她都会过来我这边。好在学校附近
的宾馆比较多,而且价格都很实惠,并且周边早晚的美食特别多,所以母亲也乐
得每次都在附近过了夜再回去。名义上说是不想路上火急火燎把自己弄得太累,
其实我心里清楚,母亲是想借机多和我说会话。

              第二章:宾馆戏母

  晚上的时候,母亲辞别王阿姨,又回来了。

  电话里母亲给我交代过,这次我没理由不带上陈瑶,于是又一起带着母亲在
周边转了转。初次见面,陈瑶有些害羞,吃了饭,她借口还要回去上选修课,就
和母亲打了招呼要回去,母亲不明所以也不好强留。

  陈瑶也不是故意要离开,我知道她晚上是真的有三节毛概课。陈瑶走后,又
剩下我和母亲。

  晚上的天气很好,满天繁星,为了打发时间,我带着母亲在校园里逛了逛。
操场上有跑步的人,图书馆里也坐满了考研党,更有小树林里谈情说爱的学生。
我和母亲走着,一搭一搭的也没有说太多的话,就来到了大门口,旁边路过一个
卖糖葫芦的大爷吆喝着。他家的糖葫芦还算地带,红色果实外面浇了一层的糖汁
还撒了芝麻,我上去给母亲叫了一串,人群中惹来眼光频频看着我和母亲。

  她有些局促,骂我吃饭那会儿应该给陈瑶买,可是吃到嘴里却连连叫好。

  学校旁边有一条小河穿过,石头护栏上装饰了彩灯亮着光,两边是石板路。
沿着河堤走了几步,母亲在一座桥边的护栏停住,她抬着臻首望着远方,不知道
在想些什么。

  点点微风吹起了母亲的长头发,我看着她的背影,白天升起的那份旖念,让
我心中又是一阵火热……从初中开始,我就觉得母亲很漂亮,可今天是第一次发
现她的背影也这么漂亮。母亲比我见过的所有女人都有魅力,不管是年轻女学生,
还是中年妇人。我有时会将遇到的女人和母亲对比,发现她们性格没有母亲独特,
眉眼没有母亲漂亮,气质也没有母亲出众。

  望着母亲的身影,她的腰身苗条臀部很大,远处的路灯将她的影子拉的很长。
我的下面一阵发紧,轻轻抬着脚步朝母亲靠近了一些,却不敢去扶她的肩膀。

  正想着开口说点什么,母亲一回头看见了我。

  「你吓了我一跳!过来啊,别在那里发呆。」说完朝我甜甜地一笑。

  像是不经意的,母亲提醒了我几次早点回去我也没有在意,直到晚了要给母
亲找宾馆休息,才带着她钻了个巷子进了一家还算干净的地方。

  「卫浴齐全有电视,主要是我们这房间隔音效果是附近最好的。」

  老板娘看我们的眼神里带着色彩,比白天那个驴肉馆里的老板娘还要轻佻。
学校里出来开房的情侣还是很多的,她肯定是把我们看成了那个什么。

  宾馆房间不大,进门旁边是卫生间,里头设施齐全,一张大床还算干净,床
头对面是一台彩色电视机。

  打进门后我杵在那里就不想动,母亲检查了一遍浴霸的出水还有抽水马桶,
她看了下腕上的手表,想让我回去。

  「现在回去,你宿舍不会关大门吧?」母亲问的很小心。

  我的心弦紧绷,脚下长了水泥。母亲不经意的打开了电视,想喊我走的话只
是没有强行说出来。

  傻站着也不是事,事情不能做的太明显,我朝母亲道,「嘿嘿,大不了我翻
墙进去。妈,你早点休息,我明天再来送你。」

  「嗯。万一要是大门关了,你就回来凑合一晚,大学生翻墙也太不像话了。」

  我对母亲的那句话着了魔,顺着校外饶了一圈,从小卖部里买了两瓶水拿在
手上,然后给母亲打了电话。

  母亲还没睡,她那边还能听到电视的声音,「林林,是不是宿舍大门进不去
了?」

  「嗯。」我的声音有些颤抖,然后把手机话筒朝宿舍大门的方向动了一下。
因为太晚了,那看门的宿管阿姨正在训斥着几个网吧里才回来的学生。平时觉得
宿管很讨厌的,这时候我却觉得她是那样的亲切。

  再次出现在宾馆门口,那老板娘对我戏谑一笑,「大学生,成人用品我们店
里就有哈。」

  我心中火燥,胸口闷的发慌,也没有去理她。她只是对我微笑,看着我上了
二楼。

  母亲已经洗好了澡,她平时出门都会带点衣服,洗完澡母亲换的是一条黑色
的连身长裙,脚下踏的是一双裸足拖鞋。裙子显露出母亲迷人的曲线,而且越发
衬托出母亲的白色雪肤,灯光下能看到母亲光滑的鹅蛋脸上施了淡妆。

  房间不大,洗完澡出来母亲打开了一扇窗户,晚风吹进来,她贴身的裙摆有
些飘,满屋里也都是她身上淡淡的味道。打小时候起,母亲身上就有一种令我着
迷的芬芳味,真是百闻不腻。

  母亲让我去洗澡,自己钻进了被窝,她手上的遥控器不停,换了一个又一个
台才停下,画面是我所不知名的电视剧。我将一瓶娃哈哈纯净水递给了她,母亲
洗完也有些口渴,抿着鲜红的嘴唇喝了几口,我只顾盯着看她喝完才换了拖鞋进
去。

  卫生间里有母亲刚换下来的衣服。我对着上面的莲蓬头发呆了一下,打开热
水然后又关上,鬼使神差的再次打开,但是人已经走出了一步。

  我俯身去拿母亲的衣服,发现最下面是母亲的一条内裤。我感到心里莫名一
跳,内裤的颜色也是黑色的,外缘绣了一圈花边蕾丝,颤抖的手拾起内裤,棉质
的布料揉在手里极其柔软窄小。我放在鼻子前,闻到一股阴户的味道,还有属于
母亲身上的香味。幻想着上面流有母亲的液体,我的一只手不自觉的放到了肉棒
上拼命揉戳,想像着内裤包裹着的母亲阴户的轮廓,闻着残留她阴户气味的内裤,
直到粘稠的精液射在了地上,我才站回了莲蓬头下冲洗身体。

  出来后我又将衣服穿上了,母亲躺在床上,我的下面依然是鼓囊囊的。拿起
母亲用过的干毛巾擦了下头发,不经意的撇了母亲一眼,发现她将被子掖紧了一
下。

  「洗完了澡别冻着,快来上床吧。」母亲没发现她话里的歧义,却听得我心
中蠢蠢欲动。她说完抽了一只垫着的枕头过来,身体也往旁边又让了让,示意我
在靠里的一侧躺下。

  母亲是躺在靠窗户一边的,我掀了掀被子,空隙处看到里面一条大腿横躺,
并且裙子滑到了膝盖上方十公分,我的喉咙咽了一下,开始猜测母亲得回睡觉会
不会把裙子脱掉。

  「快进来啊。」母亲催促了一下。

  我躺下后,总觉得屋里的气氛有些压抑,母亲也没白天来的时候那么活泼了。
旁边就是她的腿,我伸进被子里想挪一下却不敢乱动。

  母亲看了一会电视剧,直到这集放完,她下床关了电视,然后又去了卫生间
里。

  母亲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她想说什么却有些迟疑,我只觉她红着脸看了我
一眼,然后啪嗒一声,母亲伸手关了灯。

  「睡觉吧。」母亲说完背对着我侧躺了下来,并且和我保持了一个身位的距
离。

  我迎着母亲也做了个侧躺的姿势,看到她的背影,纤细的腰肢延伸到被子里,
刚好在丰满的臀部处由被子完全盖住,纤薄的裙子贴着母亲的美背,空气中是她
从被子里散发的馥郁气息。和母亲在一个床上很近,我只觉得脸上发烧,那种恼
人的欲望,使我很想就此靠近母亲,又怕母亲会反身给我一巴掌,我这脸上挨过
母亲的巴掌可够多了。

  关上了灯,我闭上了眼睛,一边想着母亲的身体,一边套弄涨得青筋暴突的
鸡巴。每当这种时候,我都能清晰的想到第一次和母亲的情景,我回味着那个夜
晚,小心躲在被子里,手里比刚才在卫生间里揉戳的更快了。

  随着身体的摆动,我和母亲的身体靠得越来越近,直到我把她完全抱在怀里。
母亲的脸庞靠着我的脖子,呼出来的气把我的脖子撩的痒痒的。我终于再一次和
母亲贴的这样近了,我感到全身飘飘欲仙,肉棒硬的像一根木棍顶在母亲挺翘的
臀部,并来回的摆动身体戳来戳去。

  我的脸如火烧,越顶越用力,母亲不可能感觉不到。出于本能,我轻轻地搂
住了母亲的身体,一只手从前面掀开了半截裙子,让我的手可以更亲密的和母亲
身体接触……

  晚上不知道几点钟的时候,我不断地做梦,脑袋里全是母亲。

  「林林,你不要逼妈,好吗?」

  母亲双目失神的望着天花板,红着脸说了出来。

  当我觉得自己是在梦里的时候,我伸出的一只胳膊已经抱住了母亲,母亲也
软软地靠在我的怀里,她有些不知所措又像是曲意迎合。我将母亲的俏脸转了过
来,拨开了耳边的几缕发丝,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母亲没有动,夜
幕中我却能感受到她的两只大眼睛一眨不眨的在看着我。我再也控制不住,开始
吻她的眉眼发丝,她的脸颊和脖子,最后把嘴贴到她的唇上。

  母亲愣了几秒钟,她想推我,却被我的舌尖突破了她的牙关,伸进了母亲的
嫣红小嘴里。母亲微微有些抗拒,可是她的气息紊乱,她大概没想到我会这么直
接吧,所以不知怎样回应我。但是很快随着我在她香甜的嘴里吸吮不停,母亲的
小舌尖也慢慢开始贴着我入侵的舌头缠绕起来。

  终于再次和母亲抱在一起热吻,没有被母亲扇一巴掌,欲望交织下,我的鸡
巴变得涨硬起来。我想到这种湿吻也许可以挑起母亲的反应,开始想像她充血的
肉缝和胯下的淫水,我的心在猛烈跳动,凑到母亲耳边小声呢喃,「妈,妈妈……
.。」

  如幼童一样,我对母亲这样倾诉着满腔的爱意和缠绵。我一直暗恋着母亲,
她是知道的,感到母亲的身体也在颤抖,她没有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在她的
雪颈上拱了一会,我又把嘴巴紧紧压在了母亲柔软的唇瓣上。

  对着母亲迷人的红唇吻了很久,肉棒已经笔挺的挣脱了内裤的束缚,大鸡巴
胀得好像要爆炸。黑夜中我看着母亲,母亲也看着我,她脸上的表情我看不懂也
看不到,我只能垂下目光,轻轻地求爱般呓语,「妈,我想吃你的……」

  淫秽的词语我说不出来,也怕母亲会挣扎又给我一巴掌,我只能这样隐晦的
向她倾诉着我心中的爱和欲。

  没等母亲回答,我俯下身,先是在她的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大口的吻
起来,同时一只手伸到她胸前,解开乳罩。我的嘴巴开始下滑,从母亲的脸一直
吻到脖子,最后把她的一只乳头含在嘴里。母亲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身体微微
抖动了一下。她的乳头永远是我喜欢的类型,一对蓓蕾立在大白奶上,我像吃奶
一样,虔诚的从一个乳头到另一个乳头,轮番地又吸又咬。

  母亲把手放在了我的头上,轻轻地抚摸我的头发,任凭我如顽皮的小孩,肆
意捉弄她的乳房。亲了一会儿,我抬起头,对着母亲恳求说,「妈,我想和你那
样好不好…….。」

  母亲摇了摇头,「你烦不烦啊,刚才在卫生间不是已经弄过了吗……」

  我差点忘了,出来的时候没有把她的内裤放回原处,这也解释了她关灯之前
脸红的原因。可我还是不甘心,一双手并没有离开母亲的乳房,调皮的攀在上面
继续抓揉。

  「那样肯定不行,我们还像之前那次一样好吗?」

  没有回答母亲好不好的问题,我面向着母亲跪在床上,掀起裙摆撩到腰身,
伸手分开她并在一起的双腿,母亲本能地抗拒了片刻,她的力气却没有我大,最
后红唇叹息了一声,随着我的手把大腿分向了两旁。

  母亲身上的这条内裤同样窄小,在底部纤薄的布料中间,借着窗外射来的路
灯,隐隐能看到母亲阴户的形状,我不顾一切的将它扯了下去半挂在腿上,母亲
伸手拉回去一点又被我剥了下去。胯下全裸,母亲阴毛浓密,沿着小腹下方延伸
进私密处,连阴唇上都有。小穴两边的肉片像两片肥厚的玫瑰花瓣,因为充血而
向两边张开,露出中间湿润的腥红色。

  我俯下身子,深深吸了一口弥漫着阴户味道的空气,脑海里一时晕乎乎的,
多少回惦记的不就是这里的气息吗。我把母亲两边软哒哒的肉瓣含到嘴里吸吮,
然后用舌头挑开两片花瓣轻轻分开向两旁,舌尖沿着微微张开的阴道口贪婪的舔
了一圈。

  「恶不恶心,林林,别舔了……」

  「呃…我是你妈!这不能啊……。」

  母亲的手伸过来要掰开我的脑袋,被我用胳膊档了回去。伴着母亲的呻吟,
我如蛮牛一般,把大半个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模仿着阴茎的动作进进出出。舌
头在里面翻来搅去,母亲溢出了火热的水泽,我一边舔一边吃了几口,然后舌尖
向上移动,把母亲小巧的阴核吸到嘴里。

  母亲的呼吸声大了起来,张着红唇喘着气,双手扶住我的头。我紧抱住她的
大腿,用舌尖快速地摩擦她的阴核,母亲被我弄到呻吟越来越频繁,两手把我的
头紧紧地按在她的阴户上。

  我伏在母亲的胯下狂吸猛舔,母亲扭着身体双腿紧绷,她紧咬着嘴唇不愿发
出声音,可是却突然抬起了屁股,把私密处向前挺,同时两条腿紧紧夹住我的头,
嗓子里发出一声闷哼。

  我被母亲的淫水淋了一脸,有一些被我长大嘴巴含进了嘴里,母亲这个姿势
横躺着持续了一会,她的身体瘫软在床上,心跳的却很厉害。

  我抬起头,看到母亲眯着眼睛不敢看我,呼吸仍有些急促,但脸上的表情是
完完全全的放松和满足。母亲一动不动地躺着,任我在她的嘴唇上轻吻了一下,
也没有说话,只是偶尔的会回应我一下。

  我一边亲母亲,一边将挂在她腿上的内裤脱掉,母亲不情愿的动了动腿,然
后眼睁睁的看着我将那片布料扔在了地上。我又抓住母亲的一只小手,让她的手
放在了我涨得发痛的鸡巴上,母亲的小手颤抖,碰在滚烫的东西上想握又不敢握。

  「妈,把它放进你的里边,好吗?」

  「你敢!别忘了我是你妈。」

  母亲摇了摇头,握住了我的下面。她的小手光滑温暖,握住肉棒又有些胆怯,
适应了一会才开始轻轻动起来。母亲在家是成熟的家庭主妇,想着曾被母亲温柔
的一双手养育长大,我就一阵激动,心中的欲情更是难耐,心头还有那对母亲五
味杂陈的旖旎都被此刻的场景放大。

  「嗷~~妈,你快一点。」

  「抓紧时间……。」母亲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咋不去找你的小女友,整天
就会捉弄妈。」

  「嘶……」母亲轻轻的撸动着,这滋味很舒服,但是干涩的手让我有些吃痛。

  母亲也怕弄破了皮,她温柔的看了我一下,然后红唇微张滴了几口唾液上去。
有了母亲口水的润滑,她的动作顺畅多了,母亲加快了速度,想让我快点出来。

  母亲认真的样子令我疯狂,我拨开了她额角的几缕秀发,对着她的红唇又亲
了上去。母亲没有回避,她迎接着我的吻,嘴里的口水纤浓香甜,我追逐着母亲
躲闪的舌头,允吸了一会开始一点一点的将她嘴里的香唾吸进自己的嘴里,两人
嘴对嘴的亲吻不时发出丝丝啧啧水声。

  「妈,我快出来了。」

  母亲不愿搭腔,只是快速的撸着我的肉棒,一只手来回动作,另一只手还时
不时的轻刮一下我的卵袋,亮晶晶的指甲也配合着拨弄我顶端的马眼肉棱子,这
滋味太爽了,母亲亲自伺候我,这让我白天以来的欲火瞬间集聚,要爆发了。

  「啊,受不了,妈,我要射了…….。」

  母亲见状最后的动作更快了,只是怕我弄到床上,得回睡觉不舒服,所以另
一只手摊开手掌包住了我的马眼,浓浓的精液射了母亲满手都是。

  强劲的激流打在母亲的手上,有些还流到了我的腹部,母亲歪过身子抽了几
张抽纸,先是擦了擦她的玉手,接着又给我的下面打理了一下,然后帮我拉上了
裤子。

  「睡觉吧。」

  母亲没有下去穿上刚才扔掉的内裤,她把裙子拉了下去,又盖上了被子躺了
下去。

  我亲了母亲一下,「妈,我爱你。」

  母亲没有回话,任我抱着她的娇躯,脑袋靠在我的怀里,兀自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一早退的房,去拿押金的时候,老板娘看着母亲和我,递过来一
张五十元的押金时还不忘笑盈盈的说,「大妹子,怎么样,我家的房间干净吧,
下次你们要是还来,我给你们优惠。」

  母亲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站在门口有鹤立鸡群的感觉。也不是第一次住
宾馆了,母亲已经习惯了,接过手里钱很快我们就走了。

  出了巷子,妈妈拉着我的手,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林林,妈该
回去了。」

  我招了招手为母亲叫了出租车,看着母亲离开,我在原地站了很久,很久。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80828/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