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大江湖】(五十四)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zhumingcong
2021/6/20发表于:sis001
字数:3770

               五十四章

  荆南南路的某处山林中,陆丹正没命地在奔逃。荆条枝丫撕扯开了他的衣服,
在他身上刮出了道道血痕。

  在他二十二年的人生当中,如今可谓是他最狼狈的时刻。可他已经不在乎了,
相比于丧命,区区的风流潇洒算得了什么。

  那些人不是来救我们的,他们在杀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亡命奔跑间,陆丹脑子里想的是刚刚在庄园里,对着自己的家人一一补刀的
军士,还有对军士下令的执事太监。思绪百转,往日里的许多画面在心底浮现,
陆丹渐渐地摸到了事情的脉络。

  皇帝,皇帝,是皇帝!我爹是元祐党人,当年攻打河湟的时候我爹给章惇下
过绊子,他这是在清算,赵煦在清算我们陆家。姐,大姐在宫里有危险……

  分神间,陆丹脚下一歪,陆丹踩空了整个人摔下了山林。

  一路翻滚,陆丹直滚到了山脚附近,身上不知被山石土木撞出了多少淤青,
浑身上下散了架般的疼。

  沙沙声响起,陆丹艰难地抬头看去,两个壮实的身影举着火把小心翼翼地考
向了自己。接着微弱的火光,陆丹看到在那两人身后,一个浑身冒血的尸体正躺
在哪儿,狰狞的双目不甘地睁大,正正是对向了自己。

  才,出虎穴,又入狼窝,苦矣……

  心里哀叹一声,陆丹双眼一闭,是昏了过去。

  「哥,这人怎么办?」矮个些的壮汉看看陆丹,又看看哥哥,手上无意识摆
动着,是有些犹豫不知所措。

  高个壮汉上前查看了一番,沉吟片刻说道:「这人细皮嫩肉的,不像是强人,
倒应该是遭了强人才对。我们既然遇到了,就不能见死不救,赶紧把黑脸瓜埋了,
再把这公子哥带回去。」

  说完,他已是起身走到尸体旁,拿起铁楸继续挖起了坑来。弟弟见了,看着
晕倒的陆丹有些欲言又止,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多说,也是上前帮着哥哥一起
挖坑埋人去了。

  第二日中午,陆丹迷茫地睁开眼看着屋顶。一阵子过后,醒过神来的陆丹心
下一惊,就要坐起身来。只是一使劲,却浑身痛得他又摔回了床上。

  听到动静,立即就有仆人进房查看,显然是守在房间外头的。陆丹见此心里
苦笑,如此安排怕是他也逃走不得了。等仆人上前扶他坐起,喂了他一杯水后,
是让他稍歇,仆人自去请主人来见。

  须臾,陆丹昏迷前见到的两个杀人埋尸的壮汉来到了房间里。陆丹想要当先
行礼,只是身子虚弱只得作罢。等两人来到床前,打过招呼通了名姓,哥哥胡俊
的问过陆丹身子情况又嘱咐他多加休息,便打算要走了。

  只是不等两兄弟转身,陆丹是开口叫住了他们,说道:「两位好汉,实不相
瞒,如今在下也是深陷囹圄,手边再无余财。两位好汉若是打算着要从在下身上
捞些好处,陆丹怕是要令两位好汉失望了。」

  两兄弟闻言对望一眼,随后各自在桌旁坐下,胡俊是眼光灼灼地盯住了陆丹:
「说说吧,你到底是犯了什么事被判的流放?」两兄弟此时也是反应过来了,昨
夜里见到陆丹穿的白绸衣不是为了表现风度,而是朝廷开恩,给犯罪流放高官的
一份体面。

  陆丹看着两兄弟微微沉吟,可一想起家破人亡,便大觉烦闷,心中生出了和
人倾诉的心思。于是他便把父亲被政敌捉住把柄攻讦,官家下旨贬斥全家流放,
在流放路上父亲又得急病亡故,结果在停灵的时候又遇上山贼劫掠全家遭难,最
后他侥幸从狗洞逃脱后又见到赶来的禁军军士不但没有救人,还将所有山贼连同
自己家人都杀了个干净的事情和盘托出。

  听完陆丹的叙说,两兄弟都是对他遭遇的跌宕起伏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随
后又是对他露出同情的目光。

  「听公子这么说,那些禁军应该是受了人指使才是。」

  陆丹惨笑一声:「自然是受人指使的。不然我姐姐在宫中做贵妃的,那些人
是被鬼迷了心窍,还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我家下此毒手?」

  「能隔离多地调动禁军,看来公子那仇家势力不小啊。」

  「当朝官家,手段自然是通天的。」

  「哥……」胡俊突然用力握住了弟弟胡显的手,示意他保持冷静。

  「公子,有些话可不能乱说。」

  「是不是乱说,你等着看吧。官家为了对付我陆家,不但开恩让我姐回家省
亲,在我陆家出事的时候,也没有牵连我姐褫夺她的贵妃称号。这让所有人都以
为这是官家在暗地里保护我陆家,等到此事风波过去,我爹还有起复的机会。却
不知官家的心思深得很,他想的从来都是要拔出朝中的元祐党人。而且他还不仅
仅满足于贬斥,官家更想绝除后顾之忧,让元祐党人彻底从世上消失。如此说来,
我爹的所谓急病或许另有隐情也说不定。如今我陆家不过是一个开始,往后必然
还会有更多的人遭殃。」陆丹本就不是蠢人,只是以往生活得太安逸了,让他显
得在政治上迟钝。可如今遭逢大变,父亲多年的言传身教倒是融会贯通了起来,
瞬间便把握住了事情的脉络。

  两兄弟对望一眼,脸上都是露出了难色,没想到哥哥好心救个人回来,居然
牵扯到了这么复杂的事情。现在事情不知道该如何收场,把陆丹的头砍了送上去
领赏?只怕对方以防风声走漏,连自己兄弟也一起砍了;把人放走?就怕人家现
在到处大肆搜捕,陆丹逃脱不了,最后把自己也给牵扯了;把人杀了往野地里一
埋,当做无事发生?家里佣人不少,这人多嘴杂的,怎么可能不走漏消息?

  「以陆丹如今处境,若是贤昆仲还想要求财,不如砍了在下人头去领赏吧。」

  说完,陆丹真的闭上眼睛,一副引颈就戮的模样。

  「公子说笑了,我兄弟俩又不是谋财害命的强人,如何能做这滥杀无辜的事
情?」

  「呵,不滥杀无辜?」陆丹眼神嘲讽地看了兄弟俩一眼,然后继续闭眼等死。

  「不瞒公子,昨夜公子见到的那个可不是寻常百姓。」

  「难不成还是江洋大盗?」

  「黑脸瓜虽不是江洋大盗,可更不是什么好人。」

  看弟弟起了些火气,胡俊虚按了按手,是让他冷静一些。「公子,你可知道
我兄弟二人是什么人?」

  「不知道。」

  说起自己身份,胡俊自豪地昂起了头:「我兄弟俩可都是这顾水寨的水军都
头。堂堂大宋军官,岂是那谋财害命的贼到能相提并论的?」

  听说了两兄弟的身份,陆丹倒真的是有些意外。可随即又有所怀疑,他们要
真是官军,那昨夜里在野外杀人埋尸闹的又是哪出?

  察觉了陆丹眼里的疑问,胡俊也是打开天窗说亮话,毫不避讳地将事情前因
后果都告诉了陆丹。

  原来胡俊一家,父子两代都是在这顾水寨里任职。胡俊他爹更曾是顾水寨中
的副指挥使。仗着这身份,胡家也是在顾水寨这一亩三分地上经营出了一份家业。

  只是前不久,顾水寨指挥使调离,顿时胡俊爹和另一个副指挥使,诨号叫黑
脸瓜的都是瞄上了这指挥使的位置。两人明争暗斗好几次,本就关系不好的两人
由此升级为了仇家。结果两人争着争着,胡俊爹却得了时疫去世。

  这一下黑脸瓜没了对手,他虽还不曾当上指挥使,整个顾水寨却也都被他握
在了手里。两兄弟是跟着老爹一起当的兵。如今老爹没了,上头没了人遮风挡雨,
对头掌权自然要对他们各种打压刁难。两兄弟一开始也是知道情势不由人,想着
忍一忍就算了。可不曾想,那黑脸瓜居然阴狠至此,是要图谋他们胡家的所有家
业,将他们胡家赶尽杀绝。到此两兄弟忍无可忍,找了个机会,在他晚上吃酒回
家的路上把人绑到了野地里杀掉埋了。

  听完了胡俊的叙说,陆丹心里唏嘘。想不到这两兄弟也是有故事的人。只是
他们已经手刃了仇人,可他陆丹的仇,又该如何去报?

  看着陆丹突然沉寂了下去,胡俊两兄弟也不知道他是想到了什么,当下也不
想在这多待了。又说了两句让陆丹注意休养以后,两兄弟便是离开了房间。

  又过了一段日子,陆丹的身体总算是养好了。这段时日,胡家对他照顾得不
错,也没有什么欲行不轨的苗头。让陆丹不禁心里感叹,这胡家兄弟倒也颇有秦
汉时的豪侠风范。

  陆丹本正在院子里散着步,却突然看见胡俊两兄弟急匆匆地跑回了家里来,
是连衣甲都不曾换下。看两兄弟焦急模样,陆丹心中奇怪,当下便找到两人一番
询问。结果却是得知,两兄弟杀人的事竟发了。如今寨中正集结兵马要来抓拿两
兄弟。

  听过两兄弟的话,陆丹又是细问了一番。一推敲,当下便明白了事情始末。

  实在就是两兄弟杀了对头以后,以为万事大吉,日子过得未免太过悠哉。不
想黑脸瓜的亲信不过也就乱了一阵子,便又重新抱成团,新选出了一个带头的。
而新的带头人为了树立威信,便把主意打到了两兄弟头上。正巧两兄弟心虚,不
小心漏了马脚,便是被对方抓住把柄要斩草除根了。

  好在对面动静实在太大,两兄弟听到风声,知道事情无法挽回,便急着想要
逃跑。此时陆丹一听,却是连呼不可。

  「陆公子这是为何?」

  「对方人多,就你们兄弟二人如何逃得过对方搜捕?」

  「这,这,那请问陆公子此时我们兄弟又该当如何?」胡俊如今也只能是抱
着抓紧救命稻草的心思向陆丹求助了。

  陆丹寻思片刻:「不如如此。我看贤昆仲手下尚有十来健仆,而你们对头家
中想来也不过如此人马。若是胡大哥你此时主动出击,以有心算无心,想来是可
以打破你们对头家门的。」

  见胡俊肯定地道了一声「自然」,陆丹才接着说道:「如此,你们对头见家
里遭灾,必然心急如焚,会先赶回家里查看。到时候胡大哥你们就在附近藏着,
等到你们那对头来了,就一刀将那人砍了。对方失了带头的,必然又要乱上一阵,
到时候胡大哥你们再趁此机会逃离,便可安全许多。」

  陆丹说罢,胡显当即叹服此计甚妙。只是回头看时,却见大哥胡俊一脸犹豫
不决,知道他这是妇人之仁的毛病犯了。可胡显不是个敢拿主意的,此时再焦急
也只能连呼「大哥」,催促胡俊早做决定。

  到最后,看着弟弟焦急模样,胡俊心底暗叹一声,出去招了仆人,各个拿起
枪棒,却是下定决心要按照陆丹的计策行事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79596/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