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魔物与冒险者(原+改)》【1-25完结】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七)弱电

  「哼,汙秽的下级魔物们,竟然敢在我梅露珐面前放肆……既然如此,那幺就用你们的身体来感受一下这神罚吧!」

  伴随着女神官的怒鸣,巨大的冲击声以施法者为中心四散飞弛,震憾着这片巨老的森林。圣光过后,四週一片狼籍,随处可见因为这巨大的魔法力量而被折断的树木和裸露的岩石。大量的地精和兽人尸体留在原地,这些亚人种的死状极惨,深入骨肉的灼伤遍布全身,似乎至死也不明白自已是被何种力量所击倒的。

  「真是,弱小的魔物们。」施法过后的女神官放下手,朝着遍地的死体轻蔑地看了一眼。

  「吶,梅露珐?」一旁,依在树干边上的蛮族女战士抱着双手,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女神官。

  「什幺事?」梅露珐停了下来。

  「你……你真是的神的信徒吗?」女战士卡拉扫了一下周围,「和我以前在你们国家所见的修女神官完全不同啊,简直就像……」

  「简直就像什幺?」

  「简直就像在壁画里所见的,地狱而来的杀戮女神一样。」卡拉笑了笑,看似不经意地举动之下,却绷紧了全部的神经,只要女神官有任何举动,她就能在第一时间压制住对手。

  「杀戮的女神吗?」梅露珐冷哼一声,「你错了,卡拉……我不是什幺杀戳的女神,而是神明所派来的,将世间一切邪恶扫尽的死之天使。」

  「杀戮女神也好,死亡天使也好,对我来说都一样。」卡拉一字一字说道,「我只想知道,我们还是不是同伴?」

  「我就站在你们中间。」女神官冷笑着闭上静,转过身背过着女战士离去。

  「我们每一个人,都坚信弥赛拉小姐是无辜的。」卡拉垂下了头,「那幺你呢?」

  「火吻而生的红宝石吗?」听到这个名字的梅露珐擡着头,「我此次前来就是为了确认这一点的,如果弥赛拉真如你们所说的那样,我自然会协助你们扫除帝国境内的腐败,但如果事实正相反的话……我也同样会用圣焰对你们那汙浊的红宝石进行神的审判,听明白了没有?」

  「你这个女人,真是让人看了不爽。」卡拉抽出重锤,一步步走向女神官,「每时每刻,都是这种傲慢轻蔑的臭脸,而且这如此大範围的攻击魔法是怎幺回事?」

  「当然是为了扫清魔物。」

  「哼,为了保护你施法,我们每个人都拼尽全力,还有人受了伤,结果呢?我说过多少次了,这里是布满魔物的森林,而不是你个人的神罚之所!竟然没有预警的情况之下使用如此醒目的魔法,接下来我们非成为魔物的饵食不可,而且你看看周围,我们有多少人因为你这突如其来的魔物所击伤了?」

  「没关係,弱小的人就乖乖退下去就好,这种程度的魔物我一个人足够应付了。」梅露珐冷笑,「还是,卡拉你也想尝试一下?」

  「哦,有意思!」女拉摆出攻击的架式,「别把我和其它人混为一谈,就让我来教训教训你这个让人不爽的神官吧。」

  「你做得到吗?」女神官轻轻擡起头,咏唱的咒语,黄色的魔法光球出现在她的手上。

  战斗一触即发。

  「都给我住手,你们两个!」一个犀利的女神突然从不远处的森林传来,女剑西塞茜莉雅静静地走到两个人之间,从容的将两人隔开。

  「塞茜莉雅副团长。」卡拉放下武器,退开一步。

  「无用的争执先给我放在一边,卡拉,梅露珐,还有雪涟。」女剑士将头转向跟在后面,淡淡浅笑的女道士,「你们三个跟我来,其它受伤的人先在原地休息。」

  ************

  「什幺?卡蒂娜遇难了?」森林的另一边,魔法女骑士克里斯瞪大着眼睛,吃惊地看着曾经离去,现在又突然折回来的女法师艾米莉和呤游诗人芬。

  「嗯,是的……」艾米丽垂下头,有些心虚地说道。

  「那你们现在折回来,究竟是什幺意思?」威尔在一旁插道。

  「我想……我想。」艾米丽越说越小声,她紧张地回过头看了身后的诗人一眼,「我想请求你们帮助卡蒂娜!」

  「事到如今才说这种话,我之前就已经提醒过你们多次了。」红色佣兵摇摇头。「克里斯,你是队长,你来做决定吧。」

  「本来的话,我根本不应该帮助你们。」克里斯歎了口气,「不过拯救遇难者,是作为骑士应有的準则,我不会放任不管的。」

  「在你们骑士的準则里是这样,但在冒险者的準则里却不是这样。」威尔苦笑地吹了声口哨,「那幺,场所呢?」

  「几天前,我们露营的那个湖畔。」吟游诗人芬轻轻地说道。

  「那个湖畔?」威尔吃了一惊,他不自觉得看了身旁的女骑士一眼,克里斯脸颊绯红,连忙转过头,于是佣兵只好乾咳几声,「但我应该调查过,那里没有特别的魔物才对。」

  「有,那是一种名叫水触鱼的魔物。」诗人补充。

  「哼,果然如此。」一旁始终没有发言的静流,此时突然冷哼一声。

  「什幺意思,静流?」克里斯回过头。

  「那个地方,我们不能过去。」巫女若有所悟地走上前,冷笑着直面诗人,「你好像还漏了些什幺吧,那里真的只有水触鱼吗?」

  「你什幺意思,静流小姐?」诗人虽然仍然微笑,但明显有些尴尬。

  「就是字面意思吧,诗人先生何必紧张?」静流笑着回过头,「威尔,还记得那天晚上的尖叫吗?」

  「静流,你突然说这个干什幺?」克里斯的脸更红了。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佣兵似乎被静流提醒后,有所顿悟,「很遗憾,艾米莉……虽然我和你们有过交情,但这件事情我帮不上忙。」

  「怎幺会这样,那卡蒂娜怎幺办?」艾米莉焦急地叫起来,不过从话语中,还伴随着一种恐惧的语气。

  「卡蒂娜只能说是自作自受……艾米莉,其实你应该明白为什幺。」威尔歎了口气,「艾米莉,看在过去交情的份上,我就再提醒你一次,看清楚眼前的现实。如果你愿意放弃回去的话,现在还来得及。」

  「可是,可是。」艾米莉越说越急,她再一次悄悄地看了身后的诗人一眼。

  正当场上的气氛开始僵化的时候,人影出现在不远方的树丛之中。

  「哦,没想到在这里又相遇了呢,同盟国的伯爵小姐。」

  「塞茜莉雅?」克里斯警觉得拔出轰炎魔剑,那个只听过一次的声音,她不会忘记。

  很快树林另一边的四个人影显现了出来,她们是黑髮轻装的女剑士,身穿皮背心裸露出钢铁般肌肉的蛮族女战士卡拉,身着神官服却大腿毕露性感的女神官梅露珐,以及最后那位之前没有见过面的,一身异色的长袖布衣的异国女道士。

  「雪涟?」静流吃了一惊,「你怎幺会出现在这里?」

  「很惊讶吧,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我吧,你这个巨乳巫女!」雪涟一见面就直冲静流而去。

  「没想到竟然会被你追到这里。」静流拿出符咒,做出了应战的姿势。

  「先等一会儿,雪涟,我有事情要问这个伯爵小姐。」塞西莉雅伸出手挡在女道士面前。

  「塞西莉雅小姐,好像我没有必要听命于你哦?」雪涟露出了不快。

  「没有错。」女剑士不过声色,「只不过希望你暂时不要出手而已,等我问话完了,到时候出不出手由你自已决定,我不会做任何干涉。」

  「好吧,你问吧。」雪涟退后一步。

  「帝国的女剑士,你有什幺想说的?」克里斯上前一步。

  「嘛,骑士小姐不必这幺激动,我来这里是为了和你们交涉的。」

  「交涉?我和你们帝国的人没有什幺好说的。」克里斯轻抚剑身,魔剑发出淡淡的红光。

  「啊,真是个直性子的伯爵小姐呢。」女剑士持着惊人的冷静和自信继续向前,甚至连佩剑也没有拔出,「我这次找你们,是想提出停战的。」

  「停战?」克里斯吃了一惊,她放下手,魔剑的光芒也渐渐退去。

  「是的,停战。」

  塞茜莉雅点点头,「这片森林里存在着未知的威胁,那是一种远远超出我们力量所能及的威胁。所以我不认为这里火并是个理想的选择。」

  「那你想怎幺做?」

  「停战,甚至互相协助。我们这边已经出现了人员伤亡,不过我想你们那边的损失应该更大。」塞西莉雅用猫一样的眼神盯着女骑士。

  「你怎幺知道的?」

  「是一个名叫莎拉的可爱姑娘告诉我的。」

  「莎拉,她还活着?」克里斯惊讶地问道。

  「是的,现在她在我们的保护之下,至少几天前是这样。」女剑士顿了顿,「说回正题,伯爵小姐,我希望你们说出自已的此行的目的,跟据你们的目的,我会决定我们之间是敌是友。」

  「我为什幺要告诉你这些?」克里斯咬紧嘴唇。

  「是呢,说得没有错,你们的确没有义务将这些告诉给你的敌人。」女剑士似乎早有所料地微笑道,「那幺就由我们这边先开始吧,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在这片森林里不断搜索,直到找出真实之瞳的魔女,将她带回帝国为止。」

  「真实之瞳的魔女?你们也在找她?」一听到这个名字,女骑士脱口而出。

  「是吗?」女剑士无奈地闭上眼睛,歎了口气,然后缓缓地拔出腰畔的剑,「看来我们只能作为敌人了,真是很可惜呢,伯爵小姐。」

  身后的两队人马,每个人都拔出了自已的武器。

  ************

  「啊!」森林的另一边,少女骑士莎拉正被一群地精扑倒在地上,这些小鬼一样的生物流着口水,发出咯咯的怪笑聚在女孩身边。原本英气的少女骑士早在先前的交战之中被地精剥光了衣服,此时手无寸铁的她能竭力用双手掩住胸问,一点一点向后退。

  「罗云娜……」莎拉无助地向后望了一眼,在不远处的森林里,罗云娜已经被那颗巨大的食袋花完全吞了进去,从外面可以清晰地看到那硕大的食袋里,包裹着一个俏丽的身姿。外部的轮廓清楚地显现出罗云娜那被挤压变了形的乳房,合拢提起的双腿,还有从四面八方,分别进入口腔,蜜穴和后门的触手,它们不断地蠕动扭曲,疯狂地抽插,时不时还可以听到女孩被抽插时的呻吟。

  几个地精流着口水站在食袋花周围,虽然早就被前面的境象挑得性慾高涨,但这些弱小的生物也很明白自已无法和食袋花这样的敌人抗衡,它们尖叫着争论了几下之后,就将头转向陷入困境的莎拉。

  「不要,不要过来。」泥地上,莎拉早就被扑到在地上,少女骑士此刻正脸色苍白地用双手摀住雪白的酥胸,一点点向后挪动。

  「嘻嘻。」几个地精看着眼前女孩无助的模样,相视而笑。它们几个较大体型的突然间猛扑上来,分别一左一右抓住莎拉掩住胸部的双手,然后朝两边大大分开,按在地上。

  「不要!」惊慌之下的女骑士用脚踢倒了其中一只扑上来的地精,但马上就被接下来冲过来的地精压住,然后那个地精怪叫着粗暴地分开了女孩的双腿,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起来。

  「不要,不要动那里。」少女骑士脸颊绯红,无助地扭动着身体,但马上又有两只地精从侧面扑上来,一个拚命地蹂躏着女孩的乳房,另一个则张开尖利的牙齿对着莎拉那敏感的乳头就咬了下去。

  「啊!」三点都受到刺激的莎拉全身颤抖起来,却无奈全身被压得死死地,一点也动弹不得。正当少女骑士绝望地闭上眼睛的时候,地精的侵犯却突然停止了。

  莎拉奇怪地睁开眼睛,只见地精突然恐慌地相互说着什幺,然后开始后退,最后怪叫一声互相推挤地向远方逃去。

  「是谁救了我?」莎拉挣扎着支起身子,向周围望去,但没有任何一个人。远方的食袋花还在不停地侵犯着袋中的罗云娜,彷彿对周围的一切漠不关心。

  「究竟是谁?」莎拉轻声地呼唤了一声,但还是没有回应。正当少女骑士準备站起身子的时候,突然发现一条青色的水蛇正在自已的侧面,外皮凹凸不平的怪蛇正刻正睁着一双骇人的眼睛看着自已。

  「这,这是什幺生物啊。」莎拉平身第一次见到这种怪蛇,当看着它的眼睛的时候,女孩就发现自已的双腿不断颤抖,就彷彿是眼镜蛇的凝视一样,巨大的恐惧让她动弹不得。

  水蛇继续向女孩逼近,它张开嘴巴的时候,莎拉发现它的舌头像其它普通的蛇类一样非常长,但粗大不少,而且呈圆锥形,前端开始变细和普通蛇类一样,细而且分叉,水蛇伸展着口中的红舌慢慢地向女孩张开的双腿前进。

  「不,不要过来。」莎拉浑身颤抖,但就是一步也动不了,巨大的恐惧像魔手一样紧紧扼住女孩。当水蛇游走到她张开双腿,毫无保护的蜜穴之前,慢慢吐出那狰狞红舌的时候。一股尿液不自觉得从莎拉的双腿之中流出,她失禁了。

  尿液沿着泥地慢慢四散扩开,水蛇游走到这黄色的水渍之中,然后用那红舌舔了舔。似乎女孩失禁排出的液体让它很满意,水蛇舔了好几口之后才仰起头继续前行,直到用舌尖碰触到莎拉的蜜穴口为止。

  被异物碰触到自已的敏感部位,瞬时间电击般的快感流向全身,莎拉反射性猛地一缩。查觉到猎物有所动作的水蛇立刻动了起来,它用硬韧的身体捲住莎拉赤裸的身子,然后紧紧勒住。

  「不要,好难受。」水蛇冰冷的身体紧紧贴在少女骑士雪白的身子之上,让她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水蛇的身体从莎拉的跨下穿过,然后经过柔软的肚皮,在腰部捲了一圈之后又折回来,从她的双峰之间穿过,在缠住女孩身体的同时,水蛇的表皮还分泌出一种奇怪的粘液,就好像精液一样涂得女骑士满身都是,看起来凄惨无比。最后经过颈部绕到她的面前,与女孩面对面。

  「不,不要。」看着水蛇那铜灯一样的圆眼,还有那不断吞吐的粗大红舌,莎拉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力量,只会无助地扭动身体,重複着毫无意义的语句。

  水蛇当然不会管这些,它凝视着眼前美妙的猎物,然后吞出口中的红舌,慢慢凑到少女骑士的嘴巴上面,开始不断上下地舔,很快口中的唾液就弄得少女骑士满身都是。

  接着它将攻击的目标移回女孩的嘴巴,用自已那强有力的舌头,强行分开莎拉紧闭的双唇,然后直接探了进去,接着不断搅动。

  这是一幅多少奇妙的情景啊,一个赤身裸体的少女骑士被一条强韧的青色水蛇紧紧缠住,然后人蛇相望,水蛇那粗大的红舌探进女骑士的口中,女孩紧闭着眼睛,脸羞得通红,就好像亲吻一样!

  「呜呜!」莎拉无助地扭动身子,又细又长,而且柔软的异物在她的嘴里不断搅动,翻转,抽动,久久不见停止,正当莎拉以为自已快要窒息的时候,水蛇终于收回了红舌。女骑士马上不断咳嗽起来。

  然而,水蛇显然不会这幺轻易放过自已的猎物,它轻开缠在女孩颈部的那部分身体,然后绕到莎拉背后,缠子一圈之后转到了女骑士那尖挺的乳房前面。此时先前涂在身体上的粘液产生了作用,莎拉渐渐感觉全身在发热,水蛇每一次蠕动,不平的表面碰触自已身体的任何部位,都能让她感觉强烈的刺激。

  「不要,请不要动,好痒。」莎拉无力地呻吟着。

  水蛇再一次伸出口中的红舌,它先是用细长的舌尖慢慢挑逗着莎拉的乳尖,在分泌液的帮助之下,那又长而且分叉的舌头简直是恶魔,接触面很大。少女骑士的乳头马上就有了反应,开始挺立起来。

  「啊,啊……」不断冲击而来的快感让少女骑士渐渐沈迷,正当她意识变得朦胧的时候,猛然间一股微弱的电流透过乳头流向自已的全身,这一次可不是快感的错觉,而是真正的电击。

  「啊!」莎拉全身抽搐,尖叫着翻滚着。这种微弱的电流其实远不如水中的电鳗,电鳗释放出的电流可以击晕大型的动物,但这种弱电蛇的电流却无法达到这样的强度。而如果是直接接在女性那敏感脆弱的部位的话,却仍然可以立刻让可怜的猎物达到生理的高潮。

  果然,伴随着抽搐和尖叫,大量的黄金水就像洩洪一样不断从女孩的下体喷射而出,撒在地上,莎拉又失禁了。在持续了一断时间之后,弱电蛇就停击了电击,它收回舌头,再一次开始游动。

  「不要,不要。」莎拉似乎只会说这几个词了,她虚弱地发出呻吟,眼睁睁地看着弱电蛇在自已的身体上游走,伴随着难以忍受的刺激,这只淫邪的魔蛇慢慢移下身子,往她的下半身移动。

  女体的直觉让莎拉猜到了这次弱电蛇将要攻击的目标,她想要尖叫,却只能格格地发出窒息一样的声音,牙齿不受控制地打颤。

  弱电蛇这一次停在了少女骑士双腿之间,那令莎拉欲生欲死的红舌再一次伸出,轻轻碰触着自已跨下那敏感的小豆,仅仅只是舔一舔,就让少女骑士感到排山倒海的冲击。明明身体是那幺地虚弱,却还是不受控制。

  舌尖又开始动了,又是一波波的快感像电流一样袭向全部的神经,莎拉早就被折磨得分不出什幺才是真实什幺才是虚幻了,正当她再一次想要沈浸进去的时候,真实的电流却突然再一次袭来,而且这一次更强烈,更兇猛……

  她又失禁高潮了。

(八)魔生树

  魔性的森林,这边广大而茂密的原始森林之中,栖息着无数的魔物和淫兽。从古至今,埋藏在这片森林深处的未知吸引着无数的冒险者前来探险,但凡是企图接近森林深处的,归还者十中无一。这些狰狞的魔物们拥有人们闻名未闻的奇特力量,此刻正张牙舞爪地等候着即将到来的牺牲品。

  这是一群美丽的猎物,她们高贵,性感,坚强,自信,每个人带着不同的信念在这片危险的领域游蕩,她们每前进一步,就会有身边的同伴迷失,一个接一个,彷彿等待她们的终点只有一个……

  森林的某个湖边,巨大的弱电蛇此刻正紧紧地缠住一个浅蓝色短髮的美丽少女,它那坚韧的身躯紧紧勒住女孩赤裸的身子,微弱的电流击打在无助的胴体上面,伴随着女孩那轻微的抽搐发出微弱的声响,彷彿在戏弄这可怜的猎物一样。

  女阴,阴蒂和乳房,弱电蛇就好像一个兴致勃发的猎人一样,不断用与生自来的电击能力戏弄着无助的受害者,从阴道转到肛门,又饶回乳房,随着它的游走,微弱的电击持续地刺激着少女的敏感部位,而自已身体表面渗透出来的特殊液体,涂在女体赤裸的身子上面,有如媚药一样的功用渐渐让女孩的身体不受控制,每一次游走,凹凸不平表皮就给女孩带来强烈的刺激,让她欲生欲死。

  弱电蛇还有一种独特的功能,它那嘴巴里的唾液如果进入女性的下体,那幺就会产生出强烈的利尿效果,而这种混入特殊成份的尿液对于弱电蛇来说是最为营养的补品。于是可怜的猎物就这样在蛇怪的勒紧之下,经受着电刑一次又一次通向失禁的高潮,双腿之间不停喷撒在水蛇身上的蜜液,成为了水蛇最为滋补的饮品。

  「真是的,那个混蛋魔术师真是会使唤人。」不知什幺时候,这片森林中潜伏的盗贼团,在他们的首领——一个名叫兰德高大男正的带领下出现在这条正在饱餐的弱电蛇身后。查觉到危险的弱电蛇鬆开盘住女孩的身子,仰向头用铜球一样的眼睛紧紧盯着眼前的敌人。入侵者人势众多,但弱电蛇仍然不愿意放弃到手的猎物,它盘紧身子,全身散发出微弱的电流,作好了迎战的準备。

  「嘛,真是个不死心的蛇啊。」兰德耸耸肩,从身边拿出一个小瓶子,然后打开瓶盖,突然间一种奇怪的臭味从瓶中散发出来,方纔还处于迎战状态的弱电蛇一接触到这种气味,就乖乖地缩起身子,无奈地离去。

  「这玩意儿真是好用呢,老大。」部下在一旁讚赏道。

  「说的没有错,要是没有这东西的话,我们也不能这幺大摇大摆地在这片森林里活动啊。」兰德笑了笑,然后一把抓起摊倒在地上的蓝发女孩,扛在肩上,「真是个不错的女孩呢,看来这次回去有的好享受了。」边说间,佣兵队长还色情地摸了摸女孩光滑的臀部,顺便伸出手指在那毫无保护的肉洞中扣挖了几下。

  「妈的,水还真多。」兰德笑起拔出手,指头上还带着丝丝淫液。

  「嘿嘿,我们还真期待回去后的事情呢。」一旁的部下也淫邪地笑了起来。

  「急什幺,还有一个没有回收呢。」佣兵队长继续往前走,然后一直走到不远处一个巨大的食袋花面前。这个巨大的食袋花将自已隐藏在树丛之中,如果不是早有了解的话,普通人很难发现它的行蹤。

  此刻,这个食袋花也同之前的弱电蛇一样,它的胃袋膨得饱饱的,即便从外壁也可以很明显地看到一个俏丽,身材凹凸有致的美丽身影此刻正捲曲在袋中,许多触手一样的东西从内部进入女孩的口腔和下体,随着强烈的抽插和食袋花本能地蠕动,可怜的受害者在其中饱受折磨。

  可惜食袋花就没有弱电蛇这幺好运了,当敌人出现的时候,它还没有来得及举起那强力的籐鞭,兰德的大剑就自下而上在它巨大的食袋上划出一道致命的伤口,伴随着一阵阵剧烈的骚动,食袋花无力地萎了下去,胃袋被切开,一个虚弱的褐色马尾美少女掉了出来,她全身上下布满了蜜液,粘液和其它绿色的液体,看起来凄楚无比。

  「嘿嘿,这个美人更不错嘛,年纪轻轻,身子倒是很性感,看这大腿,真长啊。」兰德似乎非常满意这个被食袋花吞食的女孩那双修长的美腿,他伸出手抓住虚弱女孩的脚踝,然后将她整个人倒提起来,色情地在那双布满了各种液体的美腿上下抚摸,尽兴之后才拿出一个布袋,将女孩放了进去。

  「回去喽,小子们,今天……哦,明天开始我们就有乐子了。」佣兵队长朝部下哈哈大笑。

  「大哥,刚才我们侦察的时候,前方的那片森林,好像有打斗的痕迹,应该就是大哥说得那群女人吧,我们是不是正好藏在一边,到时候,趁她们打累的时候……」部下淫笑起来。

  「打消你的念头吧。」谁知兰德却一把推开他,「那些女人可不是轻易能够惹的对手,我可不想为这种事情冒险。」

  「那就这幺看着她们离开?当初那个魔法师不是答应我们……」

  「当然不会就这幺乖乖放手喽,只不过现在时候未到,这群自负的女人迟早会被我们打翻在地,让弟兄们每个人都骑上去,从早操到晚的,我保证。」兰德自信地笑起来。

  ************

  激战,遍眼扫去到处都是金铁相击声,人们的喊叫声。来自西方同盟诸国和东方帝国的两批人马在这片魔性的森林里,展开了激战。女骑士对女剑士,佣兵对战士,巫女对道士,法师对神官,一个个捉对厮杀。

  「喝!」巨大的重锤从耳际擦过,红色佣兵威尔堪堪避过蛮族女战士卡拉砸过来的攻击,重锤撞击在岩石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这是什幺样的怪力啊?」佣兵不禁流下了冷汗,如果被击中的话,自已当场就粉身碎骨了吧。

  「迴避的不错,但你还能躲多久呢?」卡拉冷哼着提起重锤,丝毫没有体力下降的表情。

  「这样下去可不妙啊。」佣兵擡起头看了看森林的远方,恐怕过不了多久塞茜莉雅的部下就会赶过来,到时候已方势必会寡不敌众。

  「巨乳巫女,看招!」伴随着女道士的娇喝,一道犀利的魔法光波劈向对面的巫女静流,光波所过之处,草木皆倒,宛如一道锋利的利刃一样,逕直袭向对方。

  然而如此强大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78341/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