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美人图第二集第四章

第四章
千金之伤梁雨虹冲进大厅,看着眼前的景象,手脚冰冷,脸色惨白,娇躯剧烈地揣晃,几乎倒在地上。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四章
千金之伤

梁雨虹冲进大厅,看着眼前的景象,手脚冰冷,脸色惨白,娇躯剧烈地揣晃,几乎倒在地上。

她清楚地看到,自己最敬爱的母亲,一丝不挂地躺在地上喘息低吟,洁白美丽的玉髁上,到处布满鲜红的指痕和深深的牙印,甚至她从前吃过奶的嫣红乳头上也有明显的齿痕。

如此美丽的胴体,她多年来未曾见过,现在却遭受了残酷的凌虐,乳头上甚至还被咬得流血。

不仅如此,旁边还有她尊贵优雅的姨母,京城中著名的贞烈美女蜀国夫人,也赤裸着雪白纤美的玉体,一丝不挂地倒在地上,身上遍布的指痕牙印同样是令人触目惊心。

她们美丽至极的胴体,相依相偎,默默地流着悲伤的泪水,配着天姿国色的高贵容颜,显然凄美至极,让人怜惜。

梁雨虹站在她们面前,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母亲美腿中间那一部分,美妙的花瓣已经被干得极为红肿,中间正缓缓地向外流淌着乳白色的液体,散发着奇异的味道。

她们洁白美丽的脸上、身上,到处沾染着乳白色液体,显得淫靡不堪。

梁雨虹感觉到泪水从眼中涌出,慌忙强行忍住,坚强地面对着这惨烈的场面。

在她的身后,文娑霓幽幽地叹息,用轻飘飘的声音道︰「看到了吗?都是那个小贼做的……」

梁雨虹紧紧咬住樱唇,用力点了一下头,突然转身冲出门去,将那悲惨的一幕丢在了身后。

在冲出门的刹那,她压抑许久的晶莹泪水终于夺眶而出,飘洒风中。

今天早上,她被文娑霓叫醒,说那乞丐出身的小贼强奸了她们的母亲,那时她还不信,以为表姊是在说笑。

可是文娑霓带她来到这里,让她亲眼看到朱月溪被奸辱后的情景,她终于相信,陷入了狂怒之中。

现在,她要去找到那个小贼,将他一刀刀凌迟而死,作为他强奸她母亲的代价!

……

伊山近慢慢地从山巅上走下来,只觉得满心疲惫,只想倒下来什么也不去想。

虽然定下了向女性复仇的目标,但在整夜狂干成熟美妇之后,他早就疲倦不堪,心灵上的创伤一时也无法抚平。

半山腰处,有一片小树林十分阴凉。伊山近正准备往树下一躺,陷入无知无觉的睡眠中,突然看到了昨夜强奸自己的美女出现在自己面前。

「不对,一定是我眼花了!她们被我干得那么狠,都爬不起来了,恐怕现在还不能走路吧?」伊山近惊恐地揉揉眼睛,仔细向前看去,终于看清,那并不是体内带着他精液的两位高贵美妇,而是她们的女儿,文娑霓和梁雨虹。

这两个容貌清丽的美少女,此时紧紧咬住贝齿,满怀仇恨地盯着他,手中拿着利剑,一副定要杀他而后快的模样。

可是最让伊山近心惊的,是文娑霓的手中,还拉着一个十一、二岁的美丽少女,正在恐惧地哭泣着。

那是当午,他唯一能够认同的女性,因为年纪幼小,没有被他当成女人来看,因此对她没有戒心,反而因为共同出生入死而产生情意,准备等她长大后就娶她过门的纯洁女孩。

她的双手被绳索捆在胸前,衣裙被撕被了几处,身上隐隐作痛,脸上也有青肿,满脸是泪,如梨花带雨般,令人生怜。

今天早上,两位千金小姐持剑闯进她的住所,将她按在地上痛殴,逼问伊山近的下落,把她打昏过去好几次。

直到有丫鬓来禀报,说小乞丐逃出门,向着山上跑去了,她们才停下手来,带着当午上山来寻找伊山近,并在山下布了士兵守卫,防止任何人上山来妨碍她们杀人报仇。

「当午!你怎么样了?」伊山近变了脸色,失声叫道。

文娑霓揪住当午的头发,强行按着她跪在地上,举起粉拳重重砸着她的脸,怒喝道︰「你心疼她吗?贱人!贱婢!臭贼!还不快动手杀了他!」

梁雨虹应了一声,满脸怒色地冲上来,一剑刺向他的心窝。

伊山近慌忙后退,动作快逾疾风。

他现在灵力恢复,内伤也在与她们母亲双修的过程中治愈,力气与速度都远超从前,当然不齐被她一剑刺到。

「不许躲!」文娑霓愤怒地大叫道,狠狠一个耳光打在当午脸上,啪的一声大响,在女孩雪白面颊上留下一个鲜红的掌痕。

伊山近看得心里大痛,叫道︰「你们要做什么冲我来,不许伤害她!」

梁雨虹持剑疾刺,嘶声尖叫道︰「臭贼!你强奸我母亲和姨母,我要杀了你,阖了你!不对,是先阖后剐,一刀刀割你的肉,让你活活痛死!」

她一边狂叫,手中利剑却不肯停,如狂风暴雨般向着伊山近刺去。

她剑法超群,伊山近只能拚命地闪躲,如果不是海纳功升到第三层,速度与力量都大增的话,说不定已经被她乱剑刺死了。

那边的文娑霓也不肯停手,她知道自己不会武功,上去也帮不上忙,干脆痛打当午泄愤,借此来扰乱伊山近的心境。

清纯女孩被文弱千金一脚踩倒,俏脸被踩到地上,和尖石撞得剧痛。文娑霓按住她,挥拳痛打,拳脚相加,痛得当午满地乱滚,痛得大声尖叫。

伊山近失声叫道︰「不要!不许打她!」心神一乱,脚步出错,被梁雨虹趁机挺剑疾刺,嗤地一声从他肩膀旁边掠过,在上臂外侧划出一道血槽。

文娑霓冷笑着,示威地瞪着他,抬起玉足,狠狠一脚跺在当午头上,听着她额头撞在地上,砰的一声大响,心中快慰,随即又是一脚,狠踢在她肋下。

当午痛得在地上滚来滚去,却担心自己的叫声影响到伊山近,拚命地咬住嘴唇,一声不吭。

文娑霓看着她脸上倔强的神情,勃然大怒,上前一脚脚地猛踢,怒喝道︰「快叫,你叫是不叫?」

看着当午受苦,伊山近心中大痛,体内灵力突然爆发闲来,狂暴地涌向经脉各处。

伊山近暴喝一声,将灵力运到双脚上,动作陡然加快一倍,如闪电般转到梁雨虹身后,挥拳重击在她香肩上,砸得她扑地而倒,手中利剑当哪一声摔出好远。

伊山近顾不上管她,立即转身冲向文娑霓,却看到她悄脸上充满怒色,抬脚猛跺,砰砰地踩在当午的蚝首上面。

伊山近大步飞奔,如利箭般冲到她面前,伸手将她推翻在地,弯腰抱起当午,大声呼唤︰「当午,你没有事吧?」

当午却软软地垂着头,一动不动。伊山近心中悲愤恐惧,慌忙伸手探她鼻息,虽然微弱,却还有气,显然只是被踹昏了。

伊山近松了一口气,抬头怒视着文娑霓,看她爬起来捡着石头要砸向这边,立即放下当午,冲过去按住她,一拳将她打翻在地。

文娑霓尖叫怒骂,奋力挣扎,伊山近怒喝一声,伸手到她身上,摸着盈盈一握的纤美腰肢,强行解了她的腰带,牢牢地捆住了她的双手。

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伊山近转过头,看到梁雨虹云鬓歪斜,脚步虚浮地冲过来,手中拿着宝剑,在阳光下反射着灿斓光芒。

伊山近冷哼一声,不将她放在心上。刚才她都不是自己对手,现在被砸伤了手臂,更打不过自己了。

这时梁雨虹已经跑到了当午身边,突然举起剑,狠狠地刺向当午的咽喉。

她也知道自己打不过这小贼,可是心里的怒气发泄不出来,怒喝道︰「你敢强奸我母亲,我就杀了你姘头!」

「胡说,是她强奸我的!」伊山近拚命地冲过去,一拳打在她的右胸上,将她打飞出去。

文娑霓被捆得躺在地上,愤怒尖叫道︰「你还敢抵赖,明明是你强奸她们!我要杀了你!」

「没错,肯定是你起了坏心,逼奸了我母亲,我要把你和你的姘头零割碎剐,喂给狗吃!」梁雨虹被打得躺在地上,胸前剧痛无法爬起,也只能断断续续地痛骂,发誓要残杀伊山近作为报复。

伊山近被她们骂得心头火起,怒喝道︰「你们颠倒黑白!」

他大步冲过去,按倒爬起来正要拿剑刺杀当午的梁雨虹,狠狠地扯下她的腰带。

梁雨虹拚命挣扎,愤怒地尖叫道︰「你这狗东西,强奸了我母亲,还想强奸我吗?」

伊山近本来没有这个意思,被她一言提醒,狠狠一个耳光打在她雪白娇嫩的粉脸上,怒喝道︰「没错!你既然说我强奸,那我就强奸给你看!」

他按住梁雨虹,用腰带把她反绑起来,伸手到她胸前,嗤的一声,撕裂丝绸衣衫,一对雪白玉兔跳了出来,存阳光下映射出珍珠般的莹润光泽。

其中一只玉兔上,有一大片青黑之色,却是被伊山近刚才一拳打出来的。

梁雨虹惊叫一声,羞赧至极,放声大骂道︰「臭贼,下贱猪狗!你敢碰我,我就把你碎尸万段!」

伊山近愤怒地伸手到她酥胸上,一把抓住她右边被打青的乳房,手掌捏住少女纯洁娇嫩的玉乳,奋力捏揉,看着她的乳房在自己眼前变换出各种形状,怒笑道︰「很有弹性,就是小了点,比你母亲差远了!」

梁雨虹如遭雷击,呆了半晌,突然张开嘴,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伊山近怔住,想不到她这么容易就被弄哭了,她母亲可是被肉棒狠插了好多次,才爽得哭出来的。

身后的文娑霓愤怒地嘶声叫道︰「该死的乞丐,我们的母亲和本朝皇后可是表姊妹,总有一天,要灭你九族,统统凌迟处死!二「我的九族?」伊山近被触动心事,悲愤难当,站起来怒吼道︰「我的九族早都死了,就是你们这群贱人做的好事,让我不能再看他们一眼!」

狂怒之下,伊山近什么也不管不顾,大步奔到文娑霓身前,双手抡开,飞速撕扯她的衣服,在少女尖叫声中,将她剥得清洁溜溜,一块布片都没有剩下。

京城知名的才女,美丽的胴体彻底地暴露在他眼前。

她的肌肤如雪般白嫩,纤腰盈盈一握,美腿修长,在双腿中间,乌黑发亮的稀疏毛发内,粉红花瓣若隐若现,娇嫩美丽。

酥胸处,少女玉乳高耸,顶端嫣红诱人,在娇喘声中急促地起伏。

被他看到了裸体,文娑霓羞得蜷成一团,泪光莹莹地颤声咒骂。

透过泪幕,她看到这比自己小许多岁的男孩开始脱衣服,很快就露出了健美裸体,大模大样地挺着下体到她面前,像在对她示威。

「那就是昨天夜里,插在母亲身体里面的东西……」必文娑霓忍不住瞪大眼睛,好奇地看着阳光下的阳具,心情纷乱,脑中眩晕。

过了好一会,她才回过神来,忿忿地阵了一口,羞得玉颊上布满红晕︰「把那脏东西拿开!看了就恶心!」

「怎么,你不喜欢它吗?你这可和她们不一样啊!」伊山近咬牙笑道,见她不喜欢做那事,反倒是一喜︰「既然这样,那就用你的身体,来补偿你母亲的罪过吧!」

他不由分说,跪到文娑霓双腿中间,粗大肉棒挺立起来,顶上了少女娇嫩的小穴。

被一个比自己小好多岁的男孩跪在自己双腿间,用肉棒顶弄花瓣,文娑霓羞得泪水涟涟,颤声咒骂,感觉到龟头顶在柔嫩小穴中问,碰触着娇嫩软肉,更是娇躯剧颤,酥软得提不起力气来。

听她不肯认错,还在颠倒黑白地痛骂自己,伊山近怒笑一声,猛地一挺腰,龟头顶开柔滑的嫩穴软肉向着里面突入。

文娑霓突然感觉下体一阵胀痛,低头一看,羞得俏脸忽红忽白。她是大富大贵人家的千金小姐,平时守身如玉,连个男人都见不到,今天却被一个小男孩将肉棒顶进了嫩穴,这样的打击就像当头雷击一样,几乎把她打晕过去。

伊山近的肉棒继续前挺,顶在处女膜上,停了下来,爽得直吸凉气。

处女穴的嫩肉紧夹着龟头,肉棒顶端能感觉到花瓣灼热的温度,以及处女膜的柔嫩。伊山近此时灵力充沛,肉棒感觉极为敏锐,自然爽得六神无主。

他这还是第一次细细品尝处女膜的滋味,从前虽然有两个仙女,却不容分说就强奸了他,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好好细品高高在上的侯府千金处女膜的柔嫩与韧性。

双手自然地提起来,握住知性美少女的双乳,用力揉捏,只觉触手嫩滑柔软,极富弹性,不由开口赞道︰「虽然大小不如你母亲,可是这手感还真棒,不愧是侯府千金,家教果然不错……」

这称赞让文娑霓羞得满面通红,伊山近还不罢休,低下头咬住柔滑娇嫩的乳头,狠咬紧嗫,吸得她放声尖叫,颤声道︰「不要!你这畜牲,快给我滚开!」

她连声怒骂,伊山近听得眼睛都红了,咬着乳头怒道︰「你母亲强奸了我,还敢骂我是畜牲?难道我是自愿被强奸的吗?」

他抬起头,呼吓呼吓喘着粗气,咬牙道︰「父债子偿,母债女偿,肉债肉偿!这些日子你打我骂我还想杀我,今天就让你知道小爷的厉害!」

「不要!」两个美少女听到他口中决绝之意,都失声惊呼,伊山近却冷笑着抓紧侯府千金的柔细纤腰,下体狠狠一顶,肉棒凶猛地破开处女嫩膜,撕裂纯洁的少女蜜道,深深地插入绝美的曼妙玉体内。

「啊——」文娑霓仰天娇呼,只觉嫩穴被撕裂,彷佛撕心裂肺般,让她痛不欲生。

梁雨虹费力地爬起来,看到表姊被这么小的男孩用肉棒插入下体,悲愤至极,跌跌撞撞地冲过来,一头撞在伊山近的后背上,流泪怒骂道︰「你这该死的小贼,我一定要杀了你,把你九族都凌迟处死!」

伊山近怒哼一声,回身一个耳光将她打翻,双手在文娑霓玲珑有致的纤美玉体上到处摸弄,捏乳揉臀,下体肉棒前顶,将嫩穴伤口撕得更大,向着深处插入。

处女鲜血从纯洁花径中奔涌出来,洒在肉棒上面。伊山近肉棒敏感,只觉嫩穴极为紧窄,将肉棒紧紧簸住,强大的挤压力道让他下体剧爽,快乐地呻吟道︰「好紧……比你母亲那里还要紧!」

他回头看看从地上爬起来的梁雨虹,补充道︰「你姨母那里也没有你紧,就是不知道你妹妹那里是不是一样紧?」

梁雨虹听得眼睛都红了,膝行上前,一口咬住他的肩膀,狠命磨着贝齿,只想把那里活活咬下来。

伊山近冷哼一声,早就运足灵力到那里,按照第三层可以使用的仙法,运起「像皮功」,丝毫不痛不痒,就算她再怎么咬,也不可能将肉咬下来。

凝视着眼前少女,是如此娇媚诱人,冰肌玉肤,纯洁至极,却已经落入他的手中,任他玩弄。

「没错,我要玩弄天下女人,不能让她们再肆意地玩我!被强奸的耻辱,我要加倍地奸回来!」

伊山近双手抓紧美少女纤腰,狠狠地挺腰向前,撕裂花径,鲜血流出,作为插入的润滑剂,让他更容易进入蜜道深处。

肉棒晃动着,一下下地插向嫩穴里面,磨擦着娇嫩肉壁。文娑霓初经人事,痛得死去活来,不仅嫩穴被撕裂,即使是肉壁被对方性器磨擦,那样的痛楚也像刀割一样,难受至极。

伊山近却被她紧窄花径夹得极爽,将雪白修长的美腿搁在自己肩上,抱住柔嫩雪臀挺腰猛干,肉棒一下下撞到花径深处,磨擦带来强烈的快感,直冲脑门。

文娑霓感觉到失贞的痛苦,看着在自己身土恤虐的小男孩,终于忍不住放声人哭,清澈泪水从美目中奔涌出来,流过雪白玉颊,如断线珍珠般洒落在山石上。

听到这哭声,伊山近心中没来由地一阵兴奋,咬牙想道︰「怪不得那些女人都喜欢强奸我,原来真的很爽!哼,你们做初一,我做十五,难道我不会奸回来吗?」

抱紧二八妙龄少女的雪白玉体,他的动作更趋猛烈,肉棒在磨擦中变得更大,狠狠地插弄着美少女的嫩穴,干得她尖叫低吟,娇躯剧颤不止。

在这期问,梁雨虹一直狠咬着伊山近的肩膀,流着泪看他暴奸自己表姊,伊山近却被她咬得更爽,感觉着她清香湿润樱口的触感,猛地一挺腰,肉棒深深地插到美少女玉体最深处,直没至根。

「哼……」文娑霓琼鼻中哼呜一声,被这记重击差点干晕过去。

伊山近的大肉棒就像打桩机一样,疯狂闯入她的玉体深处,每一下动作剧烈的猛插,都彷佛要将她的心从口中撞出来。而暴烈抽出时,又像要把她的内脏向下吸去,少女之心猛烈跳动,晕眩得说不出话来,只有抽泣悲吟而已。

伊山近干得爽快,干脆把她转过身来,让她趴跪在地面上,从后面插入,疯狂狠干着她。

绝色美丽的娇嫩少女,就这样被一个俊美男孩大肆奸弄凌辱,干得乳波臀浪摇摆不停,情景香艳刺激。她的妹妹被反绑双手,跪在伊山近身后拚命地咬他,却只能增加他的兴致,不能对他有半分阻碍。

闻名京城的才女昏昏沉沉地趴跪着,浑然忘却了世间的一切,只能感觉到一根粗大肉棒在自己嫩穴中猛烈抽插,想到失贞的命运,伤心绝望地悲泣着,不知被他干了几百几千下,这痛苦彷佛是无穷无尽的一样。

伊山近被处女纯洁花径紧紧夹住,在磨擦中获得了极大的快感,突然闷哼一声,胯部拚命前挺,紧贴在柔滑雪臀上面,胯与臀用力揉动磨擦,肉棒直插到最深处,疯狂地跳动着,将滚烫的精液喷射到千金大小姐娇嫩的子宫里。

高贵美少女清楚地感觉到他的精液暴射进来,悲吟一声,扑倒在地,昏迷在伊山近的胯下。

伊山近也扑倒在她柔滑娇嫩的赤裸玉体上面,肉棒被她的嫩穴紧紧夹住,不住地猛跳,将最后一滴精液都射进蜜道深处,喘息半晌,才将肉棒拔出来,摇摇晃晃地站起。

纯洁美丽的侯府千金,柔弱无力地扑倒在地面上,被肉棒撕裂的嫩穴中流淌出乳白色的精液,鲜红的处女鲜血,看上去凄美艳丽异常。

伊山近刚才被咬得很爽又很不爽,一把抓住梁雨虹的如云青丝,怒喝道︰「你咬我这么半天,真的这么喜欢咬人吗?」

他一把将梁雨虹按在自己胯下,愤怒地叫道︰「我让你咬个痛快!」

健美少女的樱桃小嘴被他捏开,湿淋淋的肉棒硬插进去,顶开柔滑香舌,一直伸到嫩喉处。

一阵异味扑鼻而来,梁雨虹几欲作呕,拚命地挣扎反抗,嘴里还在含糊不清地恶毒咒骂,只是因为含着一根肉棒,骂声不太清楚。

「还敢骂人!哼,是不是觉得味道有点复杂啊?这上面有你母亲、姨母的淫水,还有你表姊的处女血和淫水,当然味道不一样!」伊山近指着自己下体,咬牙冷笑道。胯部一挺,龟头撑开嫩喉,插进食道里面,噎得梁雨虹明眸翻白,悲愤得只想死掉。

「你、你胡说!」在这关头,悠悠醒来的文娑霓却娇弱地反对道︰「我哪有什么淫水,你又在诬赖人……」

想到自己失了贞洁,还要被他污言指责,文娑霓泪水奔涌而出,泣不成声。

「你还敢颠倒黑白!」伊山近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她怒喝道︰「你自己看看,流出来的不光是血,还有水,难道我冤枉你不成?」

文娑霓抽泣着坚决不肯承认,伊山近也不想和她多费口舌,抱住梁雨虹的蚝首,胯部挺动,在她温暖湿滑的小嘴里面狠干起来。

纯洁少女的樱桃小嘴,娇嫩润滑,干起来的滋味很是美妙。伊山近本来是满腔愤怒,干着干着就爽意升起,抓住青丝云鬓没命地狂干,一下下地猛烈抽插,直干得口沫四淀。

性情倔强的美少女被干得美目翻白,「呃呃」地叫个不停,晶莹透亮的口水不住地从嘴角流下来,滑过洁白的下巴,滴落在酥胸和地面上。

「这就是口若悬河啊!」伊山近想起百年前上学时学过的成语,很高兴地说道,为自己了解了成语的内在含意而感到欣慰。

?梁雨虹唔唔地拚命摇头,柔滑香舌也在拚命顶着肉棒,想把它顶出去,伊山近却更加爽快,抱住她的蚝首,将速度加到最大,在她樱口嫩喉里面狂抽猛干了几十下,肉棒终于狂跳起来,将大股精液喷射进健美少女的美妙小嘴里面。

「啊……」伊山近爽得低声呻吟,头目晕眩,几乎站立不住,却还强撑着将龟头硬塞进高贵千金的嫩喉里面,肉棒狂跳着将精液直接射进食道,喂入她的胃中。

梁雨虹美目翻白,羞愤欲死,却无力反抗,只能含泪将精液咽下去,并通过消化吸收,成为了她身体的一部分。

伊山近疲惫无力地倒在地上,半晌才喘过气来,抬眼看向梁雨虹,喘息道︰「早上没吃饭吧?」

梁雨虹趴在地上拚命地咳嗽,漂亮的樱桃小嘴里流出一滴滴乳白色的精液,偶尔还有落红的血丝,听到他这么问,眼睛都红了,胸中气往上撞,活活气晕过去。

伊山近也不在意,自顾自地道︰「吃了你家这么久的饭,也该送你一顿早饭吃。」

他又看向文娑霓,微笑问道︰「你早上吃饭了吗?」

文娑霓俏脸吓得雪白,拚命地摇着头后退,可是手被绑住,又无力站起,怎么也退不远。

不远处的当午突然动了一下,像是要从昏迷中醒来的样子。伊山近有点着慌,立刻跑过去在她睡穴上面揉了两下,灵力入体、,很快就弄得她昏睡过去。

伊山近松了口气,毕竟从前说过要娶她的,要是还没娶妻就先让她看见自己和这些千金、贵妇勾勾搭搭,只怕会影响将来的婚后感情。

「谢希烟写的这些灵力运用小窍门还挺管用,希望她不会醒不过来才好。」伊山近一边想,一边走到文娑霓身边,将她雪白赤裸的纤美胴体抱在怀里,调笑道︰「你说你不会流淫水,是吗?」

文娑霓挣扎抽泣,想要躲得离他远一些,却被他捏住乳房肆意玩弄,只能咬牙悲泣道︰「坏东西,我当然不会流那种脏东西!」

「那你也不会浪叫了?」伊山近一手捏住乳房,一手去摸玉臀,不顾她的抵抗强行分开玉腿,粗大肉棒狠狠插进玉门内,大肆抽插起来。

刚才破裂的嫩穴,被这根大肉棒重新粗暴插入,文娑霓痛得尖叫起来,把梁雨虹吵醒,跪坐在一边愤怒地咒骂,却不敢离他太近,生怕他再把肉棒插到自己嘴里来,射那些让人恶心的脏东西。

伊山近抱紧美丽少女狂抽猛插,粗大肉棒在嫩穴中飞速穿梭,同时运起灵力,让它迅速在自己经脉中运行。

他修练的法诀,都是从双修功法中化出来的,可称是最强的一类双修功法,不仅能影响他的心智,让他性欲和做爱能力超越常人,而且对挑逗女子性欲也有奇效。

伊山近按照那本小册子里面随笔写下的方法,驱动灵力流过肉棒,在花径的娇嫩肉壁上流动,并分出一丝灵力,如针般轻刺阴蒂,挑起少女的欲望。

当第一针刺下,文娑霓突然感觉到下礼有一股奇异感觉袭来,失声娇呼,声音中充满媚意与快感,慌忙住口,却已经是羞得面泛桃红,低下头不敢抬起。

伊山近高兴地笑了两声,继续狂抽猛插,灵力布满肉棒表面,在娇嫩肉壁上猛烈磨擦,龟头一下下地撞击着美少女娇嫩子宫,几乎将她的魂都要撞飞出来。

强烈的快感从处女花径肉壁和阴蒂上涌起,文娑霓拚命地捣住嘴想要阻挡自己兴奋的叫声,可是忍了一小会,就再也忍不下去,头脑中一片晕眩,止不住地放声淫叫,娇弱颤抖的美妙声音响彻了整个树林。

在山下,有她们安排的兵丁守卫,禁止任何人上山。他们都离这里很远,就算有顺风耳,也听不到侯府千金的淫荡浪叫之声。

梁雨虹跪坐在旁边,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激烈交欢,那粗大肉棒就在她眼前猛干着她亲爱的表姊,在嫩穴中猛烈抽插,直干得淫水四溅。

这一回,淫水是很明显地从嫩穴中流出来了。文娑霓已经爽得欲仙欲死,哪还顾得千金尊贵小姐的矜持,拚命地挺起玉臀和伊山近的胯部激烈相撞,迎合着他的奸淫,樱桃小嘴里面胡言乱语,没命地淫叫,蜜汁也不断地从嫩穴中分泌出来,洒在白嫩的大腿根部和玉臀上面。

梁雨虹看着蜜汁和精液的混合物,想到自己刚才吃的就是这些东西,不由心中作呕,含泪想道︰「早知道就不对那些卫兵下命令,禁止别人上来了。现在这家伙干起来没个完,谁知道他打算在这里干多久?如果他弄完了表姊,再来弄我怎么办?」梁雨虹害怕起来,想着从前自己对伊山近的行为,心中始有悔意。

伊山近却突然站起来,咬牙笑道︰「你这么骚浪的模样,该让你母亲看看,让她知道强奸我的后果!」

男孩眼中含着悲愤的英雄之泪,坚定地抱住少女,一边走一边挺动腰部,用大肉棒在嫩穴中抽插。而坚贞贤淑的美貌才女此时已经爽得神智不清,感觉到手上绑绳被他松开后,立即伸手抱住他的脖颈,主动挺娇臀吞吐着他的大肉棒,狂热地追求着极乐的快感。

这时候,她已经毫无淑女风范,像无尾熊一样缠在伊山近的身上,爽得颤声娇吟哭泣,紧闭的美目不住流出晶莹的处女之泪。

伊山近分出双手,走过去将当午和梁雨虹都拉起来,挟在肋下,大步向前奔行。

一边走,他一边手捏法诀,施展出了「隐行术」和「摄声术」。

这两个仙术都是辅助的功法,他也是海纳功达到三层之后的第一次施术,灵力运出,果然看到身周多了一层淡紫色的雾气,将周围几尺都笼罩住了。

山下的兵丁还在尽职尽责地守住路口,不让任何人通过。伊山近小心地从他们身边走过,却没有任何人往他的方向多看一眼。

这个时候,他明明抱着三个美少女,粗大肉棒在其中一个身份最高贵的美丽女孩嫩穴中狂抽猛插,干得她哭泣娇吟,淫声浪语在他耳边响个不停,可是那些士兵却什么都没有看到,还在一旁闲聊,任由他大模大样地向着知府家的宅院走去。

此时的宅院里,表面上平静,实际却充满着恐慌的气氛。昨天夜里负责服侍的婢女们慑于两位夫人的积威,什么都不敢多说,聚在宴会厅附近颤成一团,小声地商量该怎么办才好。

现在已经是上午了,两位夫人却一直没有出来,只有两位小姐怒冲冲地跑出来,一眨眼就消失了踪影,没有给丫鬓们下任何命令。

谁都害怕夫人在里面出什么事,那样人人都是死罪。可是要让她们进去看个究竟,就没有人敢去了,被灭口的命运,肯定是要落在先进去的那些人头上的。

一群婢女商议了许久,终于公推两位姊姊进去,服侍两位夫人出来。

那两位负有光荣责任的美貌婢女,就是蜀国夫人的贴身丫鬓春桃、春杏,当初曾经见过她钻入小男孩船舱好久才脸上沾着精液满足地出门,早有被灭口的资格,现在算是虱子多了不怕咬,壮着胆子,率先进入了宴会厅内。

她们来的正是时候。两位夫人昨夜泄身太过,又被伊山近愤怒地采补了一阵,弄得玉体酥软,现在还没有力气爬起来。

看着两位尊贵美艳夫人满身精液,蜜穴花瓣中还流着乳白色精液的场面,婢女们吓得目瞪口呆,跪在地上不停地打颤。

过了好久她们才醒过神来,含泪上前服侍夫人们穿衣,心里悲伤地想道︰「这次一定要被夫人打死了!天哪,只要能让夫人念我一向勤谨老实,不杀我灭口,我什么事都愿意做!」

突然眼前一花,一个身影出现在她们的面前。

那身影显得极为庞大,让惊魂未定的美貌婢女心中充满了恐惧。
大家一起来推爆!
就是我的家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6783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