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和妈妈在被窝里的事儿

她是属羊的,这跟她的性情也很相配。妈妈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妪嫕嫳嫬,寝寥察寨那时的人都比较早婚,不过不知是什么原因她婚后近10年才生下我瘑疟瘉皲,裮褉褋复我出生那年是1984年,适逢全国人口普查摧摦摥搴,敳斠斡旖也是计划生育开始普及,所以母亲生产后不久就被逼做了节育嶉崭嵺嵝,蜮蜷蜞蚀不过那时她也差不多快30岁也就不作抗争了。在我有记忆中,在我刚上小学时妈妈就离了婚,带着我搬到城里住。城里住在姨妈家的附近,因为姨丈在税务局当个小官,也有些人面关系,就把我们的户口搬过来,只是租在一个走楼梯的小楼里,地方小只有一室一厅50平米,一直到上中学我都是和妈妈一齐睡的。
妈妈在家附近经营个小报摊,那时每月有几百块的收入算顶不错的了。刚搬进城是90年代初,我还在读小学,当时城里的经济正开始富裕,人们的生活水平也不断提高,私生活自然也随之开放丰富了不少。妈妈那时才三十多岁,我记得那几年间她交往过两个男人,第一个是个年纪大些的中年男人,妈妈叫他「坤哥」,有50岁了吧,秃着头很有些钱,每次见到他都是我放学回家的时侯,我也不知他是不是常来,但一个月里只是见过他一两次,有时我回家时他差不多要走,有时则还和妈妈呆在房里大半个钟才出来。妈妈的报摊都是晚上7点左右才收的,所以我只要经过报摊(她会请邻里代为照看着的),没见着妈妈就知道她回家里了。妈妈长得很普通,身高还没1.6米,也有些偏胖的样子,不过她皮肤很白,一头短发微曲着,连脖子露出的皮肤都白白的。夏天的印像就很深刻了,每次「坤叔」和妈妈从房里出来时,妈妈都只穿着条短裤丫和白色背心,穿白背心是妈妈在家里的惯常衣着,她只是上街才会戴上胸罩的,而那几件背心都是洗了很旧的,也很透,妈妈的乳房是吊钟型的那种微垂下来,背心上凸在胸前的两点颜色很深也很大颗。「坤叔」也不是一出房门就走了,多是坐在客厅抽着烟,然后妈妈就去洗手间里,哗哗地洗了好一会儿出来,他们会聊几句后妈妈才送他走的。过了两年左右吧,到了我读四年级下学期,「坤叔」好一阵子没有来了,反而是姨丈经常来,他也有四十来岁吧,那时我已开始懂性,妈妈和姨丈交往的时间很短,前后大概不到一年,不过却很激情,他隔三两天就上来一次,而且和妈妈做爱也很疯狂,隔着房门我都能听见妈妈的浪叫声,每次他们一做完打开房门,姨丈总是光着膀子搂着妈妈一齐去洗手间,而且洗完了坐在客厅也总会搂搂抱抱的,不一会他们又进房关上房门在里面弄得很大声。到我考上中学那年的暑假,是96年吧,我在上暑期班,是补习那种只有半天时间上课,不过加上坐车,中午去了也要四、五个钟才回到家来。那天中午回校后下了场大雷雨,补习老师没来,我提早了一个多小时就回来了,才下午三点多,一推开大门见静悄悄的没人,刚才回来时路上还有些雨,也没留意到妈妈还在不在看着报摊,由于淋湿了不少就想去拿衣服先洗个澡,见房门半掩着我一下子推了进去,想不到床上躺着两具浑白的肉体缠绕在一处,我呆了好几秒,妈妈正张开双腿放在姨丈肩上,他则把头伏在妈妈的胯间动着,两人都是一丝不挂,我长大后才第一次看到妈妈裸露着乳房的样子,两只白白的硕乳在颤动着,葡萄般大的两颗乳头直挺挺地翘立着…..妈妈慌忙把毛毡拉过来遮住两人,那天我浑乎乎的,心里总想着妈妈那两团的浑圆乳肉还有那一身白花花的肉体。
没多久后姨丈来的次数也少了,还没放完暑假我们就搬家了,因为我读的那间中学在近郊区,我们这儿坐车要个多小时,妈妈也不放心我去寄宿,于是就搬到那区附近,那儿的房子很便宜,不过都很旧,一间间不相连的两层高的平房。妈妈也找了附近一所医院的工作,只是做收执病房打扫卫生之类,可能离市区远不大有人来这儿工作,薪水倒很高,比她开报摊还好些,自然妈妈也没有再和姨丈联绺了。这样总算稳定了下来,到第二年我升上中学二年级,这一年多我也开始发育了,腋下也和妈妈一样长出腋毛,不过还是喜欢和妈妈睡在一齐,因为这么多年来习惯了和妈妈同床,而且睡觉时总可以搂着她,有时半夜醒来不经意地打手放在她胸前,妈妈也没反对,这样能隔着背心摸到她的乳房我已很满足了。当然最喜欢是天气冻时,我钻在被头下可以把脸埋在妈妈的腋窉,她洗完澡都是香香的,我也喜欢闻她腋下的体味,有时还可以淘气地用嘴舐她的腋毛,我知道妈妈也喜欢我舐她的腋下,因为每次舐弄时她都会笑着说怕痒,不过也没缩开,反而轻哼一两声,当然我还不知道妈妈也喜欢舐她的其他部位。直到那年的冬天,有一晚半夜睡醒我竟然遗精了,裤裆湿了一片,那时我已快14岁了。半夜里湿粘粘的极不好受,我碾转了几次身子,把妈妈也弄醒了,因为她的腿碰到我的裤裆位,也就发觉了,她在被窉里帮我脱掉内裤,还用那条内裤抹干净我的下体就扔到床下。整晚我都做着春梦,直到天快亮时才醒了过来,妈妈把我搂在手臂里,我发觉浑乎乎的软软的肉团贴着,原来她的背心扯高了,从窗外透入的微光看到两团饱胀的硕乳,雪白的乳房就垂在我眼前,我把脸往下一点贴在乳沟间,妈妈显然也醒了,在我的头上轻轻抚着,然后她用手指在乳房上抓着痕,特别是指甲在乳晕处刮着,我开始浑身发热,下体早已涨得钢铁般硬了。妈妈把腿压在我两腿间的根部,我忍不住轻轻蹭了几下,妈妈低下头道:「这样舒服吗?」我的脸在发烧,妈妈把棉被拉高,盖过我的头部,她的身子往上挪了一点,这样就把乳房贴在我的脸上。我亲了一口,然后又亲了几下,终于都忍不住把手按上去,妈妈只是微缩了一下。我大起胆子将整只乳房抓住,妈妈顺势把乳头送进我嘴里,我顿时头晕脑胀的,只知道含住奶头死命地吮着,她哼了几声也没怎么动了。吃了一会儿我就不自觉地爬到妈妈身上,把下体夹在她浑圆的大腿上,那时我的下体已长出些疏落的阴毛了,妈妈只是摸着我的头发爱抚着,我也不知道怎么做,把裤头拉下来,阴茎涨得硬硬的扯得老高,就蹭了那么几下,精液一古脑儿的全泄出来了,流满了妈妈的大腿,还顺着她的腿间流得床单都湿了。
那次之后的两三个月间,就是那个冬天,我每晚就盼着吃完饭和妈妈躺在被窝里做那事儿,几乎每晚都要泄完精我才会安稳地睡上,有时放假早上醒来也会再弄一次,但一直只是爱抚和亲吻身体,妈妈最多也只拉高背心光着上身让我把弄,我也没想过正式的性交是男女下体的接合,只是觉得这样已是最亲妮最撤底的性接触了。妈妈为了不弄湿床单,还特意买了条大毛巾铺在床上防备着。而且妈妈也没有再穿着裤丫子睡了,和我一样就只穿条内裤,这样两人的大腿很大部分都接触到,我也喜欢和妈妈的大腿交叠着贴在一起暖乎乎的,更加沉溺和妈妈的这种交流了。冬天很快就过去了,床上的棉被让妈妈收进衣柜里,换上了薄薄的毛毯,妈妈仍然只穿着内裤睡觉,她以前多是穿肉色的喱士内裤,这是我在她掠晒衣物时就已知道了,最近才留意到她又多了几条黑色和红色的内裤替换,以前那种内裤比较透,可以看到裤裆位透出一大片黑色,不过那种内裤比较高腰,包裹住整个屁股,还有布料也大些,把大腿内侧都包住了,边边很少会有毛毛挤出来。现在这种内裤则不那么透,却是很少布料,我后来才知道那是丁字裤,或许是那时侯开始兴起的吧。
接近夏天天气愈加热了,毛毯也只是卷着些盖在肚子上,妈妈在家里如往年般仅穿着薄薄的白背心,没有了被子的遮掩我似乎就没那么大胆,躺下去好一会才敢轻轻掀高她的背心,而且还是晚上没那么光了才敢行事。妈妈也摸透我的心思,上床睡觉前她总会先去洗个澡,然后用那条大毛巾包裹着上身,有时她卧在床上看书看电视,看着看着毛巾滑落下来,这样就把上半身裸露出来,想不到她坐着由于地心吸力的影响,两只乳房垂吊下来更加显得硕大饱满。那次我趁机把头枕在她的腿上,刚好就可以吻到她垂下的乳峰了,第一次这样吻着时兴奋到不得了,更兴奋的是妈妈把手伸入我的裤里,掏握住那根涨大的肉棒把弄,她的手暖暖的挫的好舒服,当下我就忍不住要泄出来。那晚也是我的第一次,妈妈拉开她丁字裤的裆位布块,让我看到她下体毛茸茸的阴户,当时我的龟头兴奋得分泌了不少粘液,我就躺在她大腿边,她把腿张开跨在我脸上让我瞧那地方,借着电视的光线,妈妈用手指拨弄覆着的浓毛,露出涨鼓鼓的阴户,两片肉唇皱折着翻起,呈深褐色涨得暗黑,我想起早几年姨丈和那个「坤哥」对这地方定然也极为熟悉。已兴奋得迷乎乎的我终于忍不住把嘴巴凑上拼命舐弄起来,我的舌头不止舐遍了整个阴户,也舐湿了四周的耻毛,当我把唇吸住那两块肥大的阴唇时,妈妈"啊啊…"地叫出声来,她的分泌不住涌了出来,越流越多,妈妈的手也在加速套弄我的阴茎。当我将要抵达临界点时,妈妈松开手,然后我见她自行把食中两指塞入下体内扣着,还不时揉着穴口上端突出的肉粒,不几下妈妈的高潮就来了,她整个人蜷着身子侧躺下来抽搐着,喉底低沉地呻吟起来。我不敢再动,妈妈微睁着潮湿的双眼,一手搂住我:「傻孩子,来,抱住妈妈。」她把我的头按在她胸前,我顿时会意地咬住她的奶头吮吃起来,妈妈叫得更大声了,奶头更是涨得又大又硬,我抱住她紧紧的只是出力吮啜她的乳头。妈妈啍着:「好孩子,是了、是了….嗯用力吮,噢…噢,太好了。」过了好一会她才松弛下来,然后慢慢恢愎了常态坐起来。我的阴茎仍直挺挺地耸立着,妈妈把丁字裤脱掉,下面显然已湿了一大片,她用手指梳理着湿成一片的耻毛,把它们弄得贴服地往两旁梳开。就这样仰躺着靠在枕头上,她让我爬在她身上,我的阳具直挺挺地竖在她小腹前,正不知如何做才好,妈妈右手抓住它熟练地帮我套弄起来,没几下我就快喷射时,妈妈的时间拿揑得很准,在我就要忍不住时她的双腿张开了些,把龟头纳入穴口,我一下子进入又暖又湿的肉缝中,舒服得不得了,不想那肉穴还会紧紧地一下一下收缩着,我还没动就泉涌着喷精了。「妈、我…我撒出来了。」我轻声叫道。妈妈安抚着我:「嗯、好了好了,终于做大人了」。我想动几下,又不舍得离开,退出一点点又塞入不动了。她笑了起来:「那不是撒….嗯、那是、男孩子是射,知道吗?」我偎在她胸前:「我知道…妈,之前我都有射精的,就是在你腿上的那些。」妈妈道:「那些不算,要放在里面射才算、才算爱爱了。现在不是很好吗,别不开心,来!这样妈和你都很舒服是不是?」我轻轻﹕"嗯"了声,下体仍硬硬的不肯退出,妈妈也没动,下体就这样浸淫着契合住。好一会我才半软下来,不过仍有一半契入,妈妈叫我退出来,她张着腿看着,很快穴口就泊泊地淌出白浆,妈妈盯视着我半软的阳具:「怎么还没软下来?来,再来爱爱一次」。她用手在我胸前抚弄着,湿暖的舌头舐弄着我的乳头,这招真管用,我半软的家伙很快又慢慢勃长起来。这会我已经知道要怎么样才舒服了,一下子掀过来压住妈妈,她也顺从地张开双腿让我一下子又进入了,这事还真不用教,我一下一下地抽送起来,母亲嗯嗯哼哼地承受着呻吟起来,可能已泄了一次精的缘故,我抽动了足有廿十多分钟,她又来了一次高潮,由于是性交引起的高潮,她也特别满足,双脚缠绕在我腰间迎合着我,做完后我们全身都摊软了,我也在她满足后深深地插入她体内又射了一次精。
这事一直到我读完高中,3年间妈妈都保持和我的这种亲密关系,由于正值发育的高峰期,我的性欲很强,而四十多岁的妈妈更是需索旺盛,除了她月事来潮外,我们几乎每天都要行房,有时周末放期时一天更要做三四次才罢休。妈妈是做了节育的,没有了后顾之忧,其间我们的性生活都是体内射精而没有避孕的,有时我问起数年前她和坤叔、还有姨丈的事,她总是笑而不答。念完高中后我没考上,就去了广东打工,一走就是一年多,那一年多来禁欲的日子让我更想念妈妈,后来就把她接过来居住,那年妈妈已47岁了,刚住下那几天我是请了几天假陪她的,结果除了上街买东西外,待在家里就是不停地和她做爱,妈妈告诉我近来已步入更年期,连月事都时常不准了,不过我还是很开心很满意,帮她口交时发现她的分泌依然很旺盛,可能得到我不停地灌溉,妈妈也变得年轻了,她差不多过了两年多(50岁)才收了经。到现在我们已住在这儿快8年了,妈妈毕竟也已年过半百,除了脸上多了些皱纹外也添了几根白发,而26岁的我正处青壮之年,每星期最少还维持四、五次的房事,但有时我的持久力长了妈妈也顶累的,因为我们习惯了用传统男上女下的进入式,激情时我总忍不住把妈妈的腿架在肩上,弄久了妈妈就叫着脚很酸,后来我想了个办法,就是买了个高些的枕头让她可以趴着垫在小腹下,这样我可以用后入式进入,刚开始妈妈还跪着让我扶着她的臀部做,时间长了她一累就伏在枕头上,我又可以趴在她身后继续,而且贴在她屁股后抽送弄得"啪啪…"声也很刺激震撼,现在有一半的性事我都是这样泄了身。算起来和妈妈的性关系已持续了超过10年,这些年妈妈早已和我无所不谈了,后来听她说起那时侯和坤叔的交往只是为了经济上得到他的支持,坤叔那时已五十多岁而且还有老婆,他只是觉得每月偷情一两次很刺激,反而体力上不能负荷,所以妈妈说和我刚开始做的时侯一天两三次,一个月的次数比起和坤叔交往两年的性事还要多。致于姨丈,妈妈说那时侯她是真的有很强的性需求才和他交往的。算起来妈妈当年才四十出头,之前那两年和坤叔的短聚偷欢可能正好挑起她的性欲,以致和姨丈相好后没多久又和我发生性关系。妈妈还说由于和姨丈较熟悉,他每次又肯讨好妈妈,我问妈妈是怎么讨好的?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就是用口舌服务。我说难怪那次让我见到他伏在妈妈胯下!知道妈妈喜欢口舌服务后我也多花了些时间在前奏方面,除了吻她的乳房之外,现在多半会帮她舐吻下半身。
去年春天的时侯妈妈回了一次老家,差不多十多天才回来,接着她跟我说起见到了多年没见面的姨丈,还和他一起去吃饭聊天,妈妈说姨丈当年跟她好上都是因为姨妈的关系,原来姨妈以前那时侯也有跟别的男人好过。现在他们的子女都大了已成家立室,姨妈也已和他和好如初了,姨妈还在学校任职,姨丈则已退休在家,一个人养花弄草的也很闷。他还问起妈妈的近况,妈妈只是说跟我搬去广东住很多年了,妈妈说姨丈他们暑假想过来住一段时间换下环境解解闷,我见妈妈没做事也想反正多些人热闹点,就说如果他们搬过来长住也无所谓。姨丈接到电话还没半个月就过来了,他说现在还没6月,要到6月底学校放暑假姨妈才能过来。家里有两间睡房,妈妈和我睡一间,就腾出另一间安顿给他,后来妈妈也已和姨丈说了我们的情况。这样过了10来天,那晚吃完饭回房,妈妈扭揑着跟我说,「你姨丈来了么久,总想叫我陪他一次,妈今天推不过就和他、和他一齐午睡。」我说:「午睡?那你们有睡一齐了,有没有?」妈妈有些紧张:「我本来想就那么一次,哪知道他不太行,没、没有做什么。」我问她是姨丈要求的吗?她点点头。我搂住妈妈:「那,那你们在房里做了吗?」妈妈道:「去他房里,不过我们今天没做,真的!你姨丈可能年纪大或是太紧张,还没放进来就泄了,他还没动呢。」我帮妈妈脱掉背心,她坐着一对肥白的乳房垂晃下来:「那不是跟我以前一样,妈!我第一次做不是还没动就射了,怎么算没做呢?都射在你里面了。」妈妈隔着我的内裤摸着:「真的没有,刚才我就帮他挫着几下,姨丈忍不住一下子泄在我肚上了。妈都还没够着,妈妈现在可还想要你呢。」我吻着她的乳房爬上去,「那姨丈射得多不多?」「我不知道,妈都洗干净了。」我压住她一边品尝她的乳头:「不了,下次还是不要让姨丈射在你里面,不然我可不敢吻你那儿了。」我又去拉扯下妈妈的内裤,她听了有点不太开心:「我都说他没有射进来。」我开慰道:「我知道,姨丈是见到你的身子这么丰满太兴奋了,一下子就流出精来了。妈,我明天去买些套子给你,不是,是给姨丈用的,我不要他以后在你里面射精。」妈妈这才笑了:「别…放心,妈以后只让你射进来了…来,快放进来吧,妈都等急了。」我搬开她的腿一下子捅入她体内:「这才是我的好妈妈,嗯….妈,让我们好好爱一次….舒不舒服?」母亲满足地抱住我:「舒服,嗯..嗯,你好硬好粗壮唷,塞得妈满满的。」然后我加快抽送的频率,妈妈微闭着眼享受我的冲刺,又把我的头按在她胸口:「只有你才让妈这么舒服,嗯、嗯…噢噢….呵呵…再来几下…快!妈就快来了!」我咬住她的乳头加紧抽送,不几下就把她送上高潮,妈妈肉紧地抽搐起来,我把下体紧紧贴住她,享受着她高潮时阴道的收缩,阴穴正不住地吸住我的肉棒,妈妈睁开眼啍道:「快、妈到了!你也射了吧!」我摇摇头:「别,我想再做一次才射。」然后我等妈妈慢慢平静下来才抽出,仍是硬硬的雄纠纠地勃长着,之后我又伏到妈妈胯下帮她舐吻阴户,这下变成头下脚上的和妈妈互相口交,我的舌头不住舐着磨擦她凸起的阴蒂,她也吮啜着我的阴茎,舌头还不断地舐刮我的龟头,直舐得龟头涨得紫红色有冬茹头般大了,到妈妈忍不住又要高潮时,我又调转身子再次进入她体内,这次她的高潮来得更快了,我的阴茎才–塞入妈妈已大声叫起床来,「这么快就来了?」妈妈脸泛红潮:「还不是你舐的,快、这下也射了吧!」我再次把她送上去高峰,丹田发热快感叠致,阳精顿时泉涌喷出:「妈、我射出来了。」「嗯、嗯….射吧,还在跳呢,好儿子,都射给妈。」我抽搐着直跳了十几下这才完事。休息了大半个钟后我爬到妈妈身上又做了一次,这晚我在她体内一共射了两次精。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她是属羊的,这跟她的性情也很相配。妈妈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妪嫕嫳嫬,寝寥察寨那时的人都比较早婚,不过不知是什么原因她婚后近10年才生下我瘑疟瘉皲,裮褉褋复我出生那年是1984年,适逢全国人口普查摧摦摥搴,敳斠斡旖也是计划生育开始普及,所以母亲生产后不久就被逼做了节育嶉崭嵺嵝,蜮蜷蜞蚀不过那时她也差不多快30岁也就不作抗争了。在我有记忆中,在我刚上小学时妈妈就离了婚,带着我搬到城里住。城里住在姨妈家的附近,因为姨丈在税务局当个小官,也有些人面关系,就把我们的户口搬过来,只是租在一个走楼梯的小楼里,地方小只有一室一厅50平米,一直到上中学我都是和妈妈一齐睡的。
妈妈在家附近经营个小报摊,那时每月有几百块的收入算顶不错的了。刚搬进城是90年代初,我还在读小学,当时城里的经济正开始富裕,人们的生活水平也不断提高,私生活自然也随之开放丰富了不少。妈妈那时才三十多岁,我记得那几年间她交往过两个男人,第一个是个年纪大些的中年男人,妈妈叫他「坤哥」,有50岁了吧,秃着头很有些钱,每次见到他都是我放学回家的时侯,我也不知他是不是常来,但一个月里只是见过他一两次,有时我回家时他差不多要走,有时则还和妈妈呆在房里大半个钟才出来。妈妈的报摊都是晚上7点左右才收的,所以我只要经过报摊(她会请邻里代为照看着的),没见着妈妈就知道她回家里了。妈妈长得很普通,身高还没1.6米,也有些偏胖的样子,不过她皮肤很白,一头短发微曲着,连脖子露出的皮肤都白白的。夏天的印像就很深刻了,每次「坤叔」和妈妈从房里出来时,妈妈都只穿着条短裤丫和白色背心,穿白背心是妈妈在家里的惯常衣着,她只是上街才会戴上胸罩的,而那几件背心都是洗了很旧的,也很透,妈妈的乳房是吊钟型的那种微垂下来,背心上凸在胸前的两点颜色很深也很大颗。「坤叔」也不是一出房门就走了,多是坐在客厅抽着烟,然后妈妈就去洗手间里,哗哗地洗了好一会儿出来,他们会聊几句后妈妈才送他走的。过了两年左右吧,到了我读四年级下学期,「坤叔」好一阵子没有来了,反而是姨丈经常来,他也有四十来岁吧,那时我已开始懂性,妈妈和姨丈交往的时间很短,前后大概不到一年,不过却很激情,他隔三两天就上来一次,而且和妈妈做爱也很疯狂,隔着房门我都能听见妈妈的浪叫声,每次他们一做完打开房门,姨丈总是光着膀子搂着妈妈一齐去洗手间,而且洗完了坐在客厅也总会搂搂抱抱的,不一会他们又进房关上房门在里面弄得很大声。到我考上中学那年的暑假,是96年吧,我在上暑期班,是补习那种只有半天时间上课,不过加上坐车,中午去了也要四、五个钟才回到家来。那天中午回校后下了场大雷雨,补习老师没来,我提早了一个多小时就回来了,才下午三点多,一推开大门见静悄悄的没人,刚才回来时路上还有些雨,也没留意到妈妈还在不在看着报摊,由于淋湿了不少就想去拿衣服先洗个澡,见房门半掩着我一下子推了进去,想不到床上躺着两具浑白的肉体缠绕在一处,我呆了好几秒,妈妈正张开双腿放在姨丈肩上,他则把头伏在妈妈的胯间动着,两人都是一丝不挂,我长大后才第一次看到妈妈裸露着乳房的样子,两只白白的硕乳在颤动着,葡萄般大的两颗乳头直挺挺地翘立着…..妈妈慌忙把毛毡拉过来遮住两人,那天我浑乎乎的,心里总想着妈妈那两团的浑圆乳肉还有那一身白花花的肉体。
没多久后姨丈来的次数也少了,还没放完暑假我们就搬家了,因为我读的那间中学在近郊区,我们这儿坐车要个多小时,妈妈也不放心我去寄宿,于是就搬到那区附近,那儿的房子很便宜,不过都很旧,一间间不相连的两层高的平房。妈妈也找了附近一所医院的工作,只是做收执病房打扫卫生之类,可能离市区远不大有人来这儿工作,薪水倒很高,比她开报摊还好些,自然妈妈也没有再和姨丈联绺了。这样总算稳定了下来,到第二年我升上中学二年级,这一年多我也开始发育了,腋下也和妈妈一样长出腋毛,不过还是喜欢和妈妈睡在一齐,因为这么多年来习惯了和妈妈同床,而且睡觉时总可以搂着她,有时半夜醒来不经意地打手放在她胸前,妈妈也没反对,这样能隔着背心摸到她的乳房我已很满足了。当然最喜欢是天气冻时,我钻在被头下可以把脸埋在妈妈的腋窉,她洗完澡都是香香的,我也喜欢闻她腋下的体味,有时还可以淘气地用嘴舐她的腋毛,我知道妈妈也喜欢我舐她的腋下,因为每次舐弄时她都会笑着说怕痒,不过也没缩开,反而轻哼一两声,当然我还不知道妈妈也喜欢舐她的其他部位。直到那年的冬天,有一晚半夜睡醒我竟然遗精了,裤裆湿了一片,那时我已快14岁了。半夜里湿粘粘的极不好受,我碾转了几次身子,把妈妈也弄醒了,因为她的腿碰到我的裤裆位,也就发觉了,她在被窉里帮我脱掉内裤,还用那条内裤抹干净我的下体就扔到床下。整晚我都做着春梦,直到天快亮时才醒了过来,妈妈把我搂在手臂里,我发觉浑乎乎的软软的肉团贴着,原来她的背心扯高了,从窗外透入的微光看到两团饱胀的硕乳,雪白的乳房就垂在我眼前,我把脸往下一点贴在乳沟间,妈妈显然也醒了,在我的头上轻轻抚着,然后她用手指在乳房上抓着痕,特别是指甲在乳晕处刮着,我开始浑身发热,下体早已涨得钢铁般硬了。妈妈把腿压在我两腿间的根部,我忍不住轻轻蹭了几下,妈妈低下头道:「这样舒服吗?」我的脸在发烧,妈妈把棉被拉高,盖过我的头部,她的身子往上挪了一点,这样就把乳房贴在我的脸上。我亲了一口,然后又亲了几下,终于都忍不住把手按上去,妈妈只是微缩了一下。我大起胆子将整只乳房抓住,妈妈顺势把乳头送进我嘴里,我顿时头晕脑胀的,只知道含住奶头死命地吮着,她哼了几声也没怎么动了。吃了一会儿我就不自觉地爬到妈妈身上,把下体夹在她浑圆的大腿上,那时我的下体已长出些疏落的阴毛了,妈妈只是摸着我的头发爱抚着,我也不知道怎么做,把裤头拉下来,阴茎涨得硬硬的扯得老高,就蹭了那么几下,精液一古脑儿的全泄出来了,流满了妈妈的大腿,还顺着她的腿间流得床单都湿了。
那次之后的两三个月间,就是那个冬天,我每晚就盼着吃完饭和妈妈躺在被窝里做那事儿,几乎每晚都要泄完精我才会安稳地睡上,有时放假早上醒来也会再弄一次,但一直只是爱抚和亲吻身体,妈妈最多也只拉高背心光着上身让我把弄,我也没想过正式的性交是男女下体的接合,只是觉得这样已是最亲妮最撤底的性接触了。妈妈为了不弄湿床单,还特意买了条大毛巾铺在床上防备着。而且妈妈也没有再穿着裤丫子睡了,和我一样就只穿条内裤,这样两人的大腿很大部分都接触到,我也喜欢和妈妈的大腿交叠着贴在一起暖乎乎的,更加沉溺和妈妈的这种交流了。冬天很快就过去了,床上的棉被让妈妈收进衣柜里,换上了薄薄的毛毯,妈妈仍然只穿着内裤睡觉,她以前多是穿肉色的喱士内裤,这是我在她掠晒衣物时就已知道了,最近才留意到她又多了几条黑色和红色的内裤替换,以前那种内裤比较透,可以看到裤裆位透出一大片黑色,不过那种内裤比较高腰,包裹住整个屁股,还有布料也大些,把大腿内侧都包住了,边边很少会有毛毛挤出来。现在这种内裤则不那么透,却是很少布料,我后来才知道那是丁字裤,或许是那时侯开始兴起的吧。
接近夏天天气愈加热了,毛毯也只是卷着些盖在肚子上,妈妈在家里如往年般仅穿着薄薄的白背心,没有了被子的遮掩我似乎就没那么大胆,躺下去好一会才敢轻轻掀高她的背心,而且还是晚上没那么光了才敢行事。妈妈也摸透我的心思,上床睡觉前她总会先去洗个澡,然后用那条大毛巾包裹着上身,有时她卧在床上看书看电视,看着看着毛巾滑落下来,这样就把上半身裸露出来,想不到她坐着由于地心吸力的影响,两只乳房垂吊下来更加显得硕大饱满。那次我趁机把头枕在她的腿上,刚好就可以吻到她垂下的乳峰了,第一次这样吻着时兴奋到不得了,更兴奋的是妈妈把手伸入我的裤里,掏握住那根涨大的肉棒把弄,她的手暖暖的挫的好舒服,当下我就忍不住要泄出来。那晚也是我的第一次,妈妈拉开她丁字裤的裆位布块,让我看到她下体毛茸茸的阴户,当时我的龟头兴奋得分泌了不少粘液,我就躺在她大腿边,她把腿张开跨在我脸上让我瞧那地方,借着电视的光线,妈妈用手指拨弄覆着的浓毛,露出涨鼓鼓的阴户,两片肉唇皱折着翻起,呈深褐色涨得暗黑,我想起早几年姨丈和那个「坤哥」对这地方定然也极为熟悉。已兴奋得迷乎乎的我终于忍不住把嘴巴凑上拼命舐弄起来,我的舌头不止舐遍了整个阴户,也舐湿了四周的耻毛,当我把唇吸住那两块肥大的阴唇时,妈妈"啊啊…"地叫出声来,她的分泌不住涌了出来,越流越多,妈妈的手也在加速套弄我的阴茎。当我将要抵达临界点时,妈妈松开手,然后我见她自行把食中两指塞入下体内扣着,还不时揉着穴口上端突出的肉粒,不几下妈妈的高潮就来了,她整个人蜷着身子侧躺下来抽搐着,喉底低沉地呻吟起来。我不敢再动,妈妈微睁着潮湿的双眼,一手搂住我:「傻孩子,来,抱住妈妈。」她把我的头按在她胸前,我顿时会意地咬住她的奶头吮吃起来,妈妈叫得更大声了,奶头更是涨得又大又硬,我抱住她紧紧的只是出力吮啜她的乳头。妈妈啍着:「好孩子,是了、是了….嗯用力吮,噢…噢,太好了。」过了好一会她才松弛下来,然后慢慢恢愎了常态坐起来。我的阴茎仍直挺挺地耸立着,妈妈把丁字裤脱掉,下面显然已湿了一大片,她用手指梳理着湿成一片的耻毛,把它们弄得贴服地往两旁梳开。就这样仰躺着靠在枕头上,她让我爬在她身上,我的阳具直挺挺地竖在她小腹前,正不知如何做才好,妈妈右手抓住它熟练地帮我套弄起来,没几下我就快喷射时,妈妈的时间拿揑得很准,在我就要忍不住时她的双腿张开了些,把龟头纳入穴口,我一下子进入又暖又湿的肉缝中,舒服得不得了,不想那肉穴还会紧紧地一下一下收缩着,我还没动就泉涌着喷精了。「妈、我…我撒出来了。」我轻声叫道。妈妈安抚着我:「嗯、好了好了,终于做大人了」。我想动几下,又不舍得离开,退出一点点又塞入不动了。她笑了起来:「那不是撒….嗯、那是、男孩子是射,知道吗?」我偎在她胸前:「我知道…妈,之前我都有射精的,就是在你腿上的那些。」妈妈道:「那些不算,要放在里面射才算、才算爱爱了。现在不是很好吗,别不开心,来!这样妈和你都很舒服是不是?」我轻轻﹕"嗯"了声,下体仍硬硬的不肯退出,妈妈也没动,下体就这样浸淫着契合住。好一会我才半软下来,不过仍有一半契入,妈妈叫我退出来,她张着腿看着,很快穴口就泊泊地淌出白浆,妈妈盯视着我半软的阳具:「怎么还没软下来?来,再来爱爱一次」。她用手在我胸前抚弄着,湿暖的舌头舐弄着我的乳头,这招真管用,我半软的家伙很快又慢慢勃长起来。这会我已经知道要怎么样才舒服了,一下子掀过来压住妈妈,她也顺从地张开双腿让我一下子又进入了,这事还真不用教,我一下一下地抽送起来,母亲嗯嗯哼哼地承受着呻吟起来,可能已泄了一次精的缘故,我抽动了足有廿十多分钟,她又来了一次高潮,由于是性交引起的高潮,她也特别满足,双脚缠绕在我腰间迎合着我,做完后我们全身都摊软了,我也在她满足后深深地插入她体内又射了一次精。
这事一直到我读完高中,3年间妈妈都保持和我的这种亲密关系,由于正值发育的高峰期,我的性欲很强,而四十多岁的妈妈更是需索旺盛,除了她月事来潮外,我们几乎每天都要行房,有时周末放期时一天更要做三四次才罢休。妈妈是做了节育的,没有了后顾之忧,其间我们的性生活都是体内射精而没有避孕的,有时我问起数年前她和坤叔、还有姨丈的事,她总是笑而不答。念完高中后我没考上,就去了广东打工,一走就是一年多,那一年多来禁欲的日子让我更想念妈妈,后来就把她接过来居住,那年妈妈已47岁了,刚住下那几天我是请了几天假陪她的,结果除了上街买东西外,待在家里就是不停地和她做爱,妈妈告诉我近来已步入更年期,连月事都时常不准了,不过我还是很开心很满意,帮她口交时发现她的分泌依然很旺盛,可能得到我不停地灌溉,妈妈也变得年轻了,她差不多过了两年多(50岁)才收了经。到现在我们已住在这儿快8年了,妈妈毕竟也已年过半百,除了脸上多了些皱纹外也添了几根白发,而26岁的我正处青壮之年,每星期最少还维持四、五次的房事,但有时我的持久力长了妈妈也顶累的,因为我们习惯了用传统男上女下的进入式,激情时我总忍不住把妈妈的腿架在肩上,弄久了妈妈就叫着脚很酸,后来我想了个办法,就是买了个高些的枕头让她可以趴着垫在小腹下,这样我可以用后入式进入,刚开始妈妈还跪着让我扶着她的臀部做,时间长了她一累就伏在枕头上,我又可以趴在她身后继续,而且贴在她屁股后抽送弄得"啪啪…"声也很刺激震撼,现在有一半的性事我都是这样泄了身。算起来和妈妈的性关系已持续了超过10年,这些年妈妈早已和我无所不谈了,后来听她说起那时侯和坤叔的交往只是为了经济上得到他的支持,坤叔那时已五十多岁而且还有老婆,他只是觉得每月偷情一两次很刺激,反而体力上不能负荷,所以妈妈说和我刚开始做的时侯一天两三次,一个月的次数比起和坤叔交往两年的性事还要多。致于姨丈,妈妈说那时侯她是真的有很强的性需求才和他交往的。算起来妈妈当年才四十出头,之前那两年和坤叔的短聚偷欢可能正好挑起她的性欲,以致和姨丈相好后没多久又和我发生性关系。妈妈还说由于和姨丈较熟悉,他每次又肯讨好妈妈,我问妈妈是怎么讨好的?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就是用口舌服务。我说难怪那次让我见到他伏在妈妈胯下!知道妈妈喜欢口舌服务后我也多花了些时间在前奏方面,除了吻她的乳房之外,现在多半会帮她舐吻下半身。
去年春天的时侯妈妈回了一次老家,差不多十多天才回来,接着她跟我说起见到了多年没见面的姨丈,还和他一起去吃饭聊天,妈妈说姨丈当年跟她好上都是因为姨妈的关系,原来姨妈以前那时侯也有跟别的男人好过。现在他们的子女都大了已成家立室,姨妈也已和他和好如初了,姨妈还在学校任职,姨丈则已退休在家,一个人养花弄草的也很闷。他还问起妈妈的近况,妈妈只是说跟我搬去广东住很多年了,妈妈说姨丈他们暑假想过来住一段时间换下环境解解闷,我见妈妈没做事也想反正多些人热闹点,就说如果他们搬过来长住也无所谓。姨丈接到电话还没半个月就过来了,他说现在还没6月,要到6月底学校放暑假姨妈才能过来。家里有两间睡房,妈妈和我睡一间,就腾出另一间安顿给他,后来妈妈也已和姨丈说了我们的情况。这样过了10来天,那晚吃完饭回房,妈妈扭揑着跟我说,「你姨丈来了么久,总想叫我陪他一次,妈今天推不过就和他、和他一齐午睡。」我说:「午睡?那你们有睡一齐了,有没有?」妈妈有些紧张:「我本来想就那么一次,哪知道他不太行,没、没有做什么。」我问她是姨丈要求的吗?她点点头。我搂住妈妈:「那,那你们在房里做了吗?」妈妈道:「去他房里,不过我们今天没做,真的!你姨丈可能年纪大或是太紧张,还没放进来就泄了,他还没动呢。」我帮妈妈脱掉背心,她坐着一对肥白的乳房垂晃下来:「那不是跟我以前一样,妈!我第一次做不是还没动就射了,怎么算没做呢?都射在你里面了。」妈妈隔着我的内裤摸着:「真的没有,刚才我就帮他挫着几下,姨丈忍不住一下子泄在我肚上了。妈都还没够着,妈妈现在可还想要你呢。」我吻着她的乳房爬上去,「那姨丈射得多不多?」「我不知道,妈都洗干净了。」我压住她一边品尝她的乳头:「不了,下次还是不要让姨丈射在你里面,不然我可不敢吻你那儿了。」我又去拉扯下妈妈的内裤,她听了有点不太开心:「我都说他没有射进来。」我开慰道:「我知道,姨丈是见到你的身子这么丰满太兴奋了,一下子就流出精来了。妈,我明天去买些套子给你,不是,是给姨丈用的,我不要他以后在你里面射精。」妈妈这才笑了:「别…放心,妈以后只让你射进来了…来,快放进来吧,妈都等急了。」我搬开她的腿一下子捅入她体内:「这才是我的好妈妈,嗯….妈,让我们好好爱一次….舒不舒服?」母亲满足地抱住我:「舒服,嗯..嗯,你好硬好粗壮唷,塞得妈满满的。」然后我加快抽送的频率,妈妈微闭着眼享受我的冲刺,又把我的头按在她胸口:「只有你才让妈这么舒服,嗯、嗯…噢噢….呵呵…再来几下…快!妈就快来了!」我咬住她的乳头加紧抽送,不几下就把她送上高潮,妈妈肉紧地抽搐起来,我把下体紧紧贴住她,享受着她高潮时阴道的收缩,阴穴正不住地吸住我的肉棒,妈妈睁开眼啍道:「快、妈到了!你也射了吧!」我摇摇头:「别,我想再做一次才射。」然后我等妈妈慢慢平静下来才抽出,仍是硬硬的雄纠纠地勃长着,之后我又伏到妈妈胯下帮她舐吻阴户,这下变成头下脚上的和妈妈互相口交,我的舌头不住舐着磨擦她凸起的阴蒂,她也吮啜着我的阴茎,舌头还不断地舐刮我的龟头,直舐得龟头涨得紫红色有冬茹头般大了,到妈妈忍不住又要高潮时,我又调转身子再次进入她体内,这次她的高潮来得更快了,我的阴茎才–塞入妈妈已大声叫起床来,「这么快就来了?」妈妈脸泛红潮:「还不是你舐的,快、这下也射了吧!」我再次把她送上去高峰,丹田发热快感叠致,阳精顿时泉涌喷出:「妈、我射出来了。」「嗯、嗯….射吧,还在跳呢,好儿子,都射给妈。」我抽搐着直跳了十几下这才完事。休息了大半个钟后我爬到妈妈身上又做了一次,这晚我在她体内一共射了两次精。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miji/6769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