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家庭伦理

老婆做了我的交易

我与阿珊兩人赤裸裸的惊愕的团在我家主人房的大床上,我的老婆惠玲同样惊愕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我与阿珊兩人赤裸裸的惊愕的团在我家主人房的大床上,我的老婆惠玲同样惊愕

的跌坐在刚打开的房门前。一切象定格了。这似乎是意外,或许也是注定,终于

让惠玲知道了,而且是最彻底的捉奸在床。

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一切都已成定局,至于以后的事情就交给老婆做

主了。

当天老婆回去他妈妈家过夜,而我也没有心情和阿珊继续,我打老婆的手机,却

老是关机。我徬徨的等待到了第二天。

第二天我放工回家,发现老婆惠玲已经回到家裡,并且带回了一个男人。只見,

老婆正和那个男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原來我认識那个男人,他就是老

婆的上司李总。

李总一看見我马上跟我打招呼︰「小康,真是谢谢你啊﹗你真大方﹗」

我莫名其妙,什么谢谢我啊?

这时候老婆站了起來,向我使了个眼色,于是我跟着她來到厨房。

來到厨房老婆缠着双手,眼睛也没有看我,冷冷的說道︰「你今天就去睡书房,

李总要在这裡过夜﹗」

什么?我一时间回应不过來。「你說什么?我听不明白。」

「我說今天李总要在我们家的主人房过夜,你得去睡书房。」老婆冷冷的說道。

「开玩笑,那可是我们的房间,怎么可以让别人睡呢?」我尽量压低声音說道。

「呵﹗」老婆冷笑一声︰「你怎么会这么健忘,昨天你才找了个人睡过,你这么

快就忘记了?」

哦,我知道,老婆可能是在刺激我。她的气还没有消。

「那让他睡睡是没有什么问题了,只是……」我还没有說完。

「你到底明不明白?」老婆才看着我打断我的话說︰「今天不但主人房是他的,

应该說今天他是这间屋的主人,一切使用权都是他的,包括我﹗你明白吗?」

「你……你說什么?你……」我目瞪口呆。

「你可以找女人回來睡觉,我当然也可以找男人回來,这是公平的,不是吗?」

老婆說道。

「你疯啦,你根本是在斗气﹗我的确不对,但是都过去了﹗你何必把它放在心上

呢?」我說。

「哈~~过去?我不认为已经过去,我还深深的记得昨天你的爛狗吊是怎么插在那

爛狗洞的,这是过去吗?」老婆切牙說道。

「你怎么能这么小气,只不过是出來应酬一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說。

「对,你說的对,我也只是出來应酬一下,你是男人,你就更应该大量一点,对

吧?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老婆說完就想转身走。

我一下拉着她,这时候我已经被她激怒了,我举起了手掌想狠恨的扇下去,但是

我停住了,老婆轻盈的淚水滴在我的手上。

「你打啊,你不是男人,我跟你說,今天无論你看不看得下去,我都已经决定了,

你现下也可以離开这裡,也可以留下來,随你的便,但是请你不要妨碍到我们。」

老婆說完便挣开我的手離开了厨房。

我举起的手无奈的呆在那裡。究竟我做错了什么?但看老婆的态度,似乎是无比

的认真,难道她真的打算跟李总那个吗?不敢想像。

我急忙回到大厅,这时候老婆已经坐回李总身边。

「啊,小康,你吃了饭没有,我和惠玲已经在外面吃过了。」李总說道。

「哦,是吗?我也吃过了﹗」我也坐下在他们旁边的沙发上。其实我还没有吃饭。

「我想不到小康你原來是这么大方的,早知道我就直接跟你說好了,其实我从惠

玲來到我们单位,我就开始喜欢她,我约了她好多次,她就是一直不愿意,說什

么也比不上老公重要,你知道吗?我还开除了原來的秘书,一心想叫惠玲接她

的职位,直到今天她才答应,說是小康你同意了。你也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的,

当然我也不会亏待你,哈哈哈﹗」李总笑着說道。

「是吗?那你不必客气,当自己的家就行。」我赌气說道,我是故意說给老婆听

的,看她耐我如何。想找个人來气我,我是不会中你的计的。

惠玲見我这么說便搂着李总的手說道︰「李总,你也听到了,我家小康是很大方

的,你也不必客气,这裡就是你的家。」

「哦,果然大方,那恭敬不如从命啦。」李总笑着說,說完就当着我面把手搭在

我老婆的香肩上。

惠玲被他一抱也顺势靠在他的怀裡,装出一副甜蜜狀,如若无人。

电视播放着无聊的节目,他们看了一会,惠鈴好像想到了什么,在李总耳边耳语

了一阵,李总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他们便一起站起身向书房。

「老公你自便啦﹗」老婆笑着搂着李总经过我身边的时候說道,李总也向我笑了

一笑。

不知道他们搞什么名堂。我假装在看电视,但实际上却留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因为书房的大门是正对着大厅的,我很容易就能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只見他们一进到书房,惠玲就打开电脑。哦,我想起來了,电脑裡收藏着我在摩

洛客下载的电影,足足一个分区,难道老婆是想带李总看a片吗?在我思考的

时候,他们已经坐好,李总坐在我平时坐的大班椅上,而老婆则乖巧的坐在他

张开的兩腿之间的空位上,形成李总环抱我老婆的姿势共坐在一起。

为了看到电脑的画面,我调整了位置,但是他们的身体还是挡住了画面。无奈我

只好静观其变。

李总经常在我老婆耳边說什么引得老婆哈哈大笑,他的咸猪手乘机在老婆身上上

下其手,老婆也没有反抗,反而笑得更大声,就这样我看着他们不时的低声說大

声笑,几乎都把我气暈了。

他们嬉戏了一阵,老婆站了起來,她走到书房门前大声的說︰「让我先把门关上,

以免给别人偷看。」說完对我一笑便关上了书房的门。

可惡﹗谁偷看了,这可是我的家。她分明还是在气我。

他们关上了门,我也不能再观察他们了,反正这样,我一不做二不休,來到书房

的门前,把耳朵贴在门上,想听清楚裡面的声音。

可惜他们說话的声音太低了,我根本听不見,也只好回到大厅,继续看电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看着挂钟,他们进去的时候是7点25分左右,现下是

8点30分,也就是說,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他们到底在裡面干什么?该不会是

干上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书房的门打开了,我老婆惠鈴走了出來,我看她先是看了我一眼,

我也同时看着她,她的衣服有点亂。

我連忙走过去想问她,她似乎也知道我要问什么,她一又把门关上,然后对我說︰

「你放心,我还没有被他上。」

「难道你真的要这样做吗?」我說。

「你还以为我是开玩笑的吗?」老婆坚定的看着我。

「你未免太任性了﹗就算是报復我,你也不必这样做啊﹗」我說。

「你错了,昨天我可是想了足足一个晚上,我才决定的,我想通了,有时候我也

要为我自己作打算,过往的我太天真了,过于相信爱情,但是我到昨天我看見你

和那个女人搞在一起,我才知道现实就是现实,现实中是难以找到爱情的。」老

婆神情严肃的說道。

「但是……」我想說些什么,嘴巴却吐不出更多的字。

「况且,你不知道,李总在很早的时候就想引诱我上床,甚至开出了非常不错的

条件,只是当时我的理念还太过保守而坚决的拒绝他。如果他对我日后的生活带

來好处,我的身体算什么,你也认同吧,至少不像你那样只是为了性欲就随便

跟别的女人上床,而我为的比你來得高尚。而且,事情发展到了现下这个地步,

事实已经不受我的控制了。」老婆說道。

我无言以对。

「你想知道我们在裡面赶什么对吧?我告诉你,刚才我和李总在裡面看你在摩洛

客下载的电影,我们已经酝酿好足够的情绪,虽然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做爱,但

是我的身体也已经让他摸遍了,至于下一步,我们会先去洗个鸳鸯浴,我劝你

还是先離开这裡避开一下比较好,不然,你自己难受﹗」老婆說。

老婆說完她那些话便回到书房,接着不一会,她和李总相拥着走了出來。

「啊,小康,你下的电影真是好看,看得我鸡巴硬硬的。」李总看見我站在门口,

便对我說道。

我那裡有心思回答他,我只是木木的站在哪儿,他们俩也没有多理会我,只見他

们一起走进了浴室,但是这一次他们没有关门。

「李总,关门吧。」說话的是我老婆惠鈴。

「怎么了,老是关门开门的,一点都不方便,我在家裡的时候連拉屎都是开着门

的,自己的家裡还害羞啊,不关了。」李总說道。

老婆默默看了看我,李总则三兩下便脱光了自己,我看到他那半硬的鸡巴,长

18cm,粗4cm,我感到惊叹,即使大家都是男人,怎么就是如此多的不同呢。

老婆准备面对的将会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小玲,你也快脱吧﹗」李总說道。

老婆的已经似乎也接触到李总的那个怪物,那是除了他老公我以外第二个男人的

身体,她脸红了,我可以看得出來,她的犹豫,紧张,慌亂,我全都感受到。虽

然是知道将会跟眼前的男人发生关系,但是到了真正想对这个人展开自己,释

放自己时却又是件不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自己的老公正在目睹着这一幕。

老婆犹豫着,但是李总已经开始帮她脱着上衣。老婆看向了我,眼睛哀求着我「你

快点離开」。

我眼看着自己的老婆正被另外的男人一件一件的脱去身上的衣服,不一会,老婆

只剩下内裤跟胸罩。我终于看不下去了,一下子跑进书房,并且把门关上。

隔壁的浴室传來水声,他们已经在洗了,我无奈的坐在大班椅上,发现电脑还没

有关,于是我打开文档,看看他们究竟看了些什么电影。文档的歷史记錄裡,记

錄的基本都是外国a片,而且都是讲述一女多男的多p电影。

我在纳闷,李总为什么要我老婆看这些多p电影呢,因为我的电脑裡绝大多數都

是以美少女为主的日本少女a片,那些外国多p只是少部分,而他选择这些电

影又是为了什么呢?李总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想不明白。

我再细心的观察了一下,我还发现了唯一一部日本片,名字叫「天生淫荡妻」,

我记得这不a片的内容,它是讲述一个人妻在老公上班后勾引房东,大学生,

儿子上床,后來还当着老公面进行多p,最后那老公也一起进行老婆主导的亂交

派对。

难道我老婆今天的想法都是來源与这裡吗?想不到我原本要來打飞机的电影现

下竟然成了我老婆让别人干的激活剂。不会的,一定不是这样的,她的行为应该

只是要报復我,只是这样,她应该不会那么淫荡的。我满脑子的疑问。

既然老婆想要以这样的模式來报復我,我是没有怨言可讲的,谁叫我错在先,或

许老婆出轨后便会气消,那么我也只能尊重事实,交给老婆做主。与其亂猜我还

是希望知道真相,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开始想知道他们的行动。

我静悄悄的打开书房的门,浴室的水声更大了,我知道他们还正在洗,于是我故

意的站在浴室前。哇,浴室裡的画面叫人喷血,因为我老婆惠玲正一丝不挂的蹲

在地上用手认真的洗着李总的鸡巴,虽然很多肥皂泡,但是还不难看出李总的鸡

巴已经完全的傲立起來。

老婆

看見我明显是吓了一跳,「你……?」

我先是一呆,然后马上說道︰「老婆,刚才阿强叫我去p酒,我要出去了。」

「哦……」老婆胡亂的答道,原本在洗李总鸡巴的手似乎忘记动了。。

「好,小玲就放心交给我吧,我不会让她失望的,你放心去玩。小玲继续洗的。」

李总說。

其实我那裡是去p酒呢,我走到家门前,然后看看他们有没有注意到我,再开门

故意用力的把它关上,那声音主要是让他们听到以为我已经離开,但是我人其实

还在家裡。

现下我首先要早个地方躲起來。这个其实我也早就想好了,就是杂物房的书柜,

刚好上个禮拜把书柜裡放的旧报纸买掉,那裡正好藏一个人,于是我无声无息來

到杂物房藏好。

我默默的告诉自己,无論一会儿看到什么场面都得冷静,忍耐,不然会引发非常

尴尬的局面。

还不知道,他们知道我走了以后会不会玩得更放呢,会不会提及我呢,我忽然有

种偷窥般的快感,不,应该是真正偷窥的快感。

漆黑的书柜散发着陈旧干燥的灰尘味,空气不是很新鲜。我看着漆黑,彷佛漆黑

中总是出现老婆为李总洗鸡巴的一幕,那个画面的确是我活到现下最为震惊的,

没有想到我那美艳动人的乖老婆竟然一丝不挂的裸露在别人面前,而且更甚至为

一个老公以外的男人洗鸡巴,那是多么的叫人震惊。

我老婆其实真的很美,跟她一起逛街总是引來不少羡慕的目光,结婚的时候,我

的同学都說我取了个明星般漂亮的老婆,更有人问她是不是香港明星陈慧琳。

我静静的等着,终于我等到他们从浴室裡走出來的声音响起。我知道他们已经洗

完澡,不知道他们下一步尊被干什么呢?我轻轻的打开书柜门,然后離开书柜躲

到门后,透过门缝观察外面的情况。

门房刚好斜线可以看到主人房的位置,但是我发现他们不在主人房,这时候大厅

传來李总的声音。

「小玲,不用拉上窗簾吧。」李总說道。

「别人会看到的。」老婆答他。

「难道你没有试过脱光衣服在家裡吗?」李总說。

「当然没试过,我平时最暴露都穿着睡衣的。」老婆說。

「你真是完全没有情调,难怪你老公要到外面找女人。」李总說。

什么,李总怎么会知道我们家裡的事情,怎么知道我到外面找女人的,一定是老

婆告诉他的。原來他一开始就知道我老婆的报復行动。

老婆没有出声,接着就没有了声音。

我大着胆探头出门,只能看到大厅的一角,只看到李总一丝不挂的坐在我先前坐

过的那张沙发上,而我老婆却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不知道干什么。

「小玲,先前你老公在的时候那么合作,但是你老公走了反到在这个时候做起家

务來啦,我们还是进房裡吧。」李总說。

「家务总是要做的吧,你自己先到主人房,我做完便进來。」老婆說道。

「小玲,你不用逃避了,我知道,你答应跟我发生关系是因为你老公在外面搞女

人,但是,现下你老公也因为内疚而默默的接受了你报復的行动,看,他都離开

了好让你玩得尽兴,你就放开一点,反正是他负你,不是你负她,你没有对不起

他。」李总說道。

李总好狡猾,也确实很会說话,竟然在企图解开我老婆的心理屏障,老婆你千万

不要上当。

「好,我也知道你们男人都是喜欢别人的老婆,而对于自己的爱人总是置之不

理,我勞工的确不该为他可憐。」老婆說道。

看來老婆对我的事还是耿耿于怀,不忍以平时的她是不会这么容易被骗的。

「这就对了,他怎么对你,你就十被还给他。」李总說道。

这时候老婆也出现下我的视线裡,只見老婆她身上果然一丝不挂,李总示意老婆

坐在他的怀裡,惠玲乖乖的坐下。

李总抱着惠玲,說道︰「小玲,我想问你,其实你有没有想过有这么一天?」

「没有﹗」老婆說道。

「哪,你要說真话,你真的連一点幻想都没有?」李总說。

「哦,我……」老婆犹豫了。

「說吧,反正都到这个份上了。」李总說。

「其实,前段时间被你逼得紧的时候,」老婆犹豫了一下继续說道︰「我……有

想过要不要……给你一次……」

「哦,那就是說你早就想被我干了吧﹗」李总得意的說道。

「才不是,只是,我也害怕没有了现下的工作啊﹗」老婆說道。

「哦,那你是什么时候才有这样的想法的呢?」李总說道。

「是那天見到林生夫妇进入你办公室,然后我看到……」老婆又說不下去了。

「啊,那天我和林生夫妇玩3p的过程你都看見了?」李总說道。

「简直是荒唐的行为,我只看了一会。」老婆說道。

「那你知道为什么林生要我干他的老婆吗?」李总說道。

老婆惠玲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他要我借钱给他,他的生意遇到了困难,就这么简单。」李总說道。

「看來我没有猜错。」老婆說道。

「我还得告诉你,在我的公司,唯一没有被我干的女人,现下只剩下你一个了,

而你也是我们公司素质最好的一个。」李总說道。

「什么?我不相信﹗」老婆說道。

「你不相信也有道理,但是这是事实。」李总說道。

「那红姐,蘭妹,白雪她们呢?」老婆问道。

「那三个更不用說啦,她们还主动找我干呢﹗」李总得意的說道。

「现下的社会真是的﹗太亂了﹗」老婆叹气說道。

「但是小玲,我答应你,现下起,我只干你一个,那些女人連我老婆,我也不干。」

李总說道。

「真的?」老婆說道︰「但是我想它可不会答应哦﹗」

「哦,痛。」李总轻叫了一声。看來老婆是捉住了李总的命根子。

「嘻嘻﹗」老婆笑着離开李总的身体,轻快的飞进了主人房间,还学别人电影裡

的女人伸出一条长腿在门外踢向空中。

「你还不來吗?」老婆造作的說道。

「你好调皮﹗看我怎么对付你﹗」李总笑着也跟了进去。

我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整个主人房间的情况,李总进入房间的时候,我老婆已经

躺在床上用被单盖着自己。

李总也爬到床上,一手扡起被单,老婆連忙用双手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

「果然害羞,小玲,我该你不会是你的第二个男人吧?」李总說道。

「你怎么能这样问人家呢,我不是那些随便的女人,而且我本來以为一声都只会

跟一个男人,谁知道会遇到你这样难缠的魔鬼。」老婆說道。

「哦,原來是这样,看來我要慢慢來,你一定会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性爱。」李

总說道。

「來首先要放松一点,张开手﹗」李总慢慢的拉着我老婆的手說。

老婆红着脸,慢慢随李总张开小手,她雪白似玉的酥胸和兩条坚挺光滑的大腿慢

慢的展露出來,她深情而害羞得像跟我的初夜,胸前兩粒尖尖的小乳豆不知什么

时候已经诱人地挺立着。

我看着自己千娇百媚的老婆,和她脸上那半是挑逗半是羞涩的表情,我的心忽悠

地一下狂跳起來,我的思绪又回到了从前,以前清纯的少女,原來在不知不觉间

已经变成了这么诱人的美女人妻了。

李总看着我老婆诱人的身材,口水都快流下來了。他伸出手摸着我老婆迷人的山

峰,然后就弯下腰埋头在我老婆的胸前分别含着兩颗娇嫩的乳头亲了起來。

「哦~」我老婆轻呼了一声。

「回应不错,你最好是闭上眼睛,静静的感受身体的触觉,这样会更好。」李总

耐心的教导我老婆

惠玲依裡总的话闭上了眼睛,李总見惠玲如此合作,便开始他真正的挑逗。他开

始用他那双手,慢慢地摸着惠玲的全身。平心而論,他手的技巧应该說非常的到

家,虽然是第一次跟我老婆做,但是不一会便找到了我老婆身上的多处敏感部

位,有一些部位竟然連我这当老公的都还没有发现的。

李总的嘴巴和双手开始集中照顾我老婆身上的敏感部位,不一会,我老婆的丰胸

开始不规则地起伏起來,身子也有些不安地扭动着,而且原來的呼吸声变成了娇

喘声。

再过了一会儿,李总的手开始向刚下的地方前进,惠玲的一双玉腿知趣的自动伸

平,而惠玲的呼吸更亂了。

李总是侧社服侍着我老婆的,他的嘴巴也紧随着手的而下滑,吻到小腹,惠玲张

开迷離的双眼看,并一边娇喘着,一边把她的大腿微微的张开,神秘的地带为李

总打开了。

李总的手在惠玲的大腿根部徘徊,然后嘴巴離开小腹,改为伸出舌头舔向我老婆

的神秘地带。

「哦~~~﹗」惠玲忽然全身抖个不停,眼睛再次闭上,擡起下巴弓起腰长长的呼

气。

「到了?」李总愕然的說道。

「嗯﹗」惠玲点了点头。

「不会吧,好敏感的身体。」李总說道。

不是吧,就算是我也不是每次都能让惠玲高潮,但是李总就这么兩三下就把我老

婆搞到高潮。

「抱我﹗」惠玲說道。

李总也躺下,老婆主动的偎依在他的怀裡,轻擡起头,微张着湿润的娇唇,闭着

眼睛等待着李总的吻。这是老婆高潮后的习惯。

李总轻轻的抱住惠玲,吻了下去。我知道我的老婆惠玲这个时候一定会像往常一

样主动的吐出香舌。而此刻李总一定是已经毫不客气地美美地品尝了起來。

他们亲了一会,李总說道︰「小玲怎么这么快的?」

「是你厉害,还问我﹗」老婆說道。

李总起身說道︰「既然你已经高潮了,那你先歇一会,我们出去看电视,好吗?」

「你不出东西吗?」我老婆說道。

「时间还多着呢,先让你歇够了才好玩﹗」李总說道。

「看來你是个好男人。」惠玲說道。

于是他们又一起回到大厅。

可惡,我又看不到他们的举动了。

「李总,不如我们看a片吧﹗」說话的是我老婆。

「a片,又看电脑啊?」李总說道。

「不是,我藏有一些a片,連我老公都不知道的,就藏在杂物房。」我老婆說

道。

「好啊。那你拿來看看。」李总說道。

于是看見老婆自己走了过來。

什么?老婆竟然藏了一些a片在杂物房,我真不知道。我連忙再次藏到书柜裡。

忽然一想,糟糕,要是她的东西也是藏在书柜裡,我可不是要暴光了。求神拜佛,

千万不要。

听到老婆进來的声音,我的心几乎跳了出來,幸好她只是翻了一会便又出去了。

我听到她出了去,便離开了书柜,我发现原來放大米的袋子被移动过,看來是放

在这裡,不知道都放了些什么類型的a片,原來我们之间还是存在着秘密。

「都下些什么的片子啊?」李总问。

「你看了就知道嘛﹗」惠玲答他道。

「没想到你也会藏着a片,真是奇怪﹗」李总說。

「有什么奇怪的,这也很正常吧,其实我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在家,难免会寂寞,

老公又不在,就只能看这些來抚慰自己啦﹗」老婆說。

不用說得这么可憐吧,我不也常常在家裡陪你吗?老婆﹗

「哦,原來是这样,也就是說你就是看这些a片來手淫解决性需要的。」李总

說道。

老婆没有答他。可能是已经看了起來。

我究竟如何才能够看到大厅裡的情景呢,只是听也听不出什么來的。我忽然想起

主人房间的浴室的窗户是可以到大厅外的阳台,在那裡或许可以看到大厅的情

景。于是我想也没有多想,立刻悄悄的摸到主人房,看見浴室的窗户刚好开着,

我便爬出窗子。

我认为我有当间谍的潜质,居然連一点声音都没有便來到了阳台,但我到了阳台

才发现这裡的窗簾都被老婆拉上了,幸运的是她没有关窗,我可以掀开窗簾。

好不容易我把窗簾打开了一点,不过已经足够,因为我已经可以完全看到大厅裡

的情况。原來老婆跟李总正一前一后的抱着看电视。而电视裡正在播放着老婆收

藏的a片,我一看就知道是强奸類的a片,怎么原來老婆喜欢的類型竟然是强

奸類,我真的到现下才知道。

我老婆被李总环抱着,李总說︰「小玲,你說平时就是看这些电影手淫的,怎么

今天不手淫一番呢?」

「你都已经在摸我了,还用我手淫吗?」老婆說道。

「那好,你自己來,我先不玩你。」李总說。

太过分了,竟然要我老婆手淫,这可是最羞耻的事情啊。

我老婆想了一会說道︰「好吧,但是你不许偷看我。」

「那当然。」李总說道。

老婆見李总答应了,便慢满的把手伸到自己的下体,角度的关系,我看不到老婆

自摸的情况,但是看來她已经开始挑逗起自己來。他妈的,連我都没有看过我老

婆手淫的美景。

电视的画面出现了一个女警被三个歹徒捉住强奸的情景,女警原本奋力的抵抗,

但是到后來被挑逗得連連呻吟,这个情节似乎对老婆特别的有效,連老婆的呻吟

声也响了起來,特别是当一个歹徒把阴茎强行插入女警早一潮湿泛濫的阴道时,

我老婆竟然轻轻的「哦」的娇叹了一声。

李总知道我老婆已经全清投入到电影的情节当中,他的手及时的伸到老婆胸前捉

住我老婆的双乳,我老婆也任由他随意的揉弄。李总趁机偷偷的看想我老婆那正

在手淫的下体。妈的,好狡猾,不是說好不许偷看的吗。老婆快停止啊,不然都

被他看到了﹗

老婆似乎听到我的心声,她发现了李总的行动,马上夹紧双腿,說道︰「你耍赖,

你坏,你偷看,我不要了。」

「哦?」李总忽然抱我老婆站了起來,然后右把她丢在沙发上,同志自己却坐在

我老婆的对面,强行用手分开我老婆修长的大腿。

「你干什么啊?」我老婆反抗說道。

「嘻嘻~~﹗」李总尖笑兩声說道︰「现下我命令你手淫给我看。」

「什么?」我老婆說。

「快手淫给我看,不然有你好看的。」李总怒起冲天的命令我老婆說道。

「哦,不,我不要﹗」我老婆好像开始有点想哭的样子,但是她的手还是探到了

下体,从新开始手淫起來。

「对啦﹗腿在擡高一点。」李总說道。

「是﹗」我老婆听话的依李总的话做。

「哦,好美,好浓密的阴毛。」李总弯下腰认真的看着說道。

「哦……不要看我?」老婆說道,但是她的腿反而分得更开。

「不愧是人妻,这么快就湿透了,想要了吧。」李总說道。

「不……人家不是。」我老婆呻吟着說道。

「來。」李总站上了沙发上,把阴茎移我老婆的面前,說道︰「來,一边手淫,

以便舔我的鸡巴。」

哈,笨蛋,我老婆是从來都不同意口交的,你白费心机了,我想,老婆一定会毫

不忧郁的拒绝他。果然……

老婆撇过脸說道︰「不,我不要。」跟我叫她口交时的对白一模一样。她的手依

然在手淫。

谁知道李总一下抓住我老婆的秀发,說道︰「看來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会

听话的。」說完正要举起巴掌扇下去。

我老婆急忙說道︰「好,我舔。」

「舔什么?」李总說。

「舔……舔鸡巴。」我老婆說道。

「乖,來吧﹗」李总說道。

我老婆听话的张开嘴巴,我的天啊,她真的,真的把李总的鸡巴完全的含到嘴巴

裡。我几乎暈倒,老婆是被逼的,我这样想。

老婆开始一前一后的吞吐起李总的鸡巴來,我从來不认为我老婆懂得口交,这是

因为我老婆从來没有为我口交过,一次也没有。但是我错了,原來老婆她是会的。

「好,吸得不错,你是从电影裡学回來的吗?」李总說道。

老婆一边吸一边点了点头。

我真不相信以前一直都听說淫妻的故事和文章,想不到今天真的发生在我的身

上,我不知道我是否也像文章裡說的那样有淫妻欲,但是我现下看到这样的场

面,我的确兴奋得几乎窒息,我感觉有点耳鸣,有点紧张,我的背心在出汗,我

的阴茎自不用說已经硬得想找女人來干了。

老婆用嘴巴服务着李总而且听话的回应他每一个命令和要求,我老婆就这样热烈

的进行着她的第一次与第二个男人的交欢。

「你可以停止了,到我舔你了。」李总說道。

老婆她果然听话的停止了,自己张开大腿撑在沙发上。李总随便拿起一条毛巾把

我老婆的双手绑了起來。我老婆合作的任他绑着。然后李总蹲在我老婆的跨间,

开始了另外一番凌辱。

我看不到李总是如何舔的,但是我透过老婆的表情可以知道,他舔得我老婆非常

的舒服,我老婆的呻吟声也没有断过。

「哦……不要吃,哦……不能动那裡。」我老婆呻吟道,她眼中在冒着欲火。

为什么?为什么我老婆在他的面前是如此的风情万种,但是对我却那么的不耐

烦,有时候我还以为我老婆是性冷感,但是现下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了,这究竟

是为什么?

「好,我现下要强奸你了﹗」李总竟然說出「强奸」这兩个字眼。

只見我老婆浑身开始打冷战,說道︰「不,求求你,不要强奸我,我有老公的﹗」

「哼,哼,我就是喜欢强奸有夫之妇,你认命吧﹗」李总奸笑着挺起鸡巴在惠玲

面前說道。

「如果,你真的要强奸我,那……」我老婆說道。

「那什么,快說﹗」李总說。

「那麻烦你,先……先戴上安全套,好吗?」我老婆竟然要求李总戴安全套,那

不是已经默认并接受了要被强奸的事实了吗?我的天﹗如果这样还算是强奸

吗,你都愿意了?

「我干女人从來都不戴套,除非那个女人有病,像你这种只和老公做爱的女人就

更放心。」李总說道。

李总把我老婆翻了过來,让她以背对着自己,要她绑着的手按在沙发上,双脚站

立的羞耻肢势。我拉破合作的照做了,嘴巴还一直叫着,「不要,不要,强奸我﹗」

但是双腿明显是在分开,而且屁股还高高的向李总翘起來。

我终于明白,原來我老婆跟李总是在模仿电影裡的情节,玩着强奸游戏,这样似

乎对我老婆产生了极大的渴求,以我多年的悦女经验,到今天我终于知道了我老

婆其实是幻想癖好的類型,同时我也很佩服李总,这么快的时间便摸透了我老婆

的特性。

李总把鸡巴对准我老婆的淫穴便挺进去,我老婆先是一震,然后深呼吸起來,我

想她也应该知道了李总的尺寸,她是在企图用呼吸來减轻下体所带來的膨胀感。

这个瞬间所带给我的同样是充满的感官的刺激,我脑海冲血,混身发热,好难受

也好享受,我的呼吸几乎停止,我心裡面,除了无法形容的伤痛,还有一种难以

形容的复杂感觉。

我罔顾一切的脱去裤子,掏出涨大的阴茎套弄起來,我真是变态,老婆被别人干

自己竟然觉得如此的兴奋。我知道是不对的,但是我妥协给了自己的欲念。

我好想看他们干下去。但是我还真的害怕我继续看下去我会爆血管,于是我转过

头,坐下來自己打手枪。

但是他们交欢的声音似乎是挡不住的。我老婆的叫床声透过单薄的墙壁非进我的

耳朵,她肆无忌惮地尽情地宣泄着女性的性欲之声,似乎到现下才是她最满足的

时刻。

「你的鸡巴,怎么会这么硬?这么粗?这么烫?这么长?哦﹗不能再进啦﹗哦﹗

不能……哦……真的不能啦……哦……」我老婆連绵不断的叫道。

「只是一半,你不想的话,我就不进了﹗」李总說道。

「我……我怕……」我老婆說。

「怕什么,你說怕,就是想要嘛?」李总說道。

「啊﹗好深……顶死人了……哦……」老婆說道,似乎李总又再插进去了一些。

我一边听着一边打着手枪。幻想着我老婆是如何的被干,但是我还是不敢再看他

们一眼。

「你都进來吧,我想我受得了的﹗」我老婆說道,她竟让还要李总完全插进去。

「你不說我也会的,死﹗」李总大叫一声。

接着是我老婆的一声大叫,「啊﹗」

我知道我老婆的神秘地带终于完全被占領了。我终于忍不住再次挑起窗簾看他们

的情况。只見我老婆手按着沙发,象条母狗一样站着,李总抱着她的腰,兩人的

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

老婆刚才的的叫声渐渐的变成嘶哑到最后完全发不出声音,头无力地垂了下來,

異常的散亂的头发把她的脸遮着,身体随着急速的呼吸剧烈的抖动着,我知道,

她又高潮了﹗

李总则开始慢慢的搂动腰,抽插起來。老婆的呻吟声再次的响起。

「你知道什么叫真男人了吧?」李总說道。

「嗯……﹗」惠玲点了点头。

「我插得比你老公深,是不是?」李总一边抽插一边问道。

「嗯……﹗」惠玲又点了点头。

好侮辱,实在是好侮辱,竟然点头,老婆,你是不是疯啦,好歹我也是你的老公,

你怎么能如此的不给我面子呢?

「你以后还要你老公干你吗?」李总說。

老婆想了一会,又点了点头。

「什么?可惡﹗那我不干你了,找你老公专门干别人女人的鸡巴去吧﹗」李总說

完,愤然拔出鸡巴自己坐在沙发上。

「哦……不……」我老婆失声一阵失落的尖叫。

也许是被情欲之火烧得难以自制了,老婆竟然主动的爬上李总的身体上。

老婆說道︰「不,我不要我老公的爛鸡巴了。」她自己把屁股贴到李总的鸡巴上

磨擦。

李总得意地笑着,挺着他的大鸡巴,然后捉住我老婆的双腿,向着她已经可以滴

出淫水的洞口,噗地向上一挺,齐根而没,一直顶到最深处。

我老婆舒服的娇弱叫了一声︰「哦……顶死我了﹗」

我怎么也不能說服我老婆玩女上位的肢势,但是今天我老婆实现了她太多的不可

能,我也没有因此而感到意外,现下在我眼睛裡的已经不是我认識的老婆惠玲,

而是懂得任何性技巧的淫荡人妻。

「你老公厉害还是我厉害?」李总问。

我知道他一再在我老婆面前提及我,并且要我老婆作出比较,是想让我在我老婆

心裡夺走我的男性尊严,并让我老婆的靈魂淪入堕落绝地。他还一直提到我搞别

的女人,是想从这么直接的问题上侮辱我的形象,使我老婆更容易受他语言的控

制,他实在是太高了。

「跟我老公差不多。」我老婆說道。她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她还是爱我的。

「哦,原來你老公也这么厉害,难怪那么多女人愿意给他干啦﹗」李总說道。

我老婆一听到这写内容,她的神情明显改变,她說道︰「不,我是說……你们男

人都是一样有条爛鸡巴﹗但是你条比他的大……哦……」

「还有呢?」李总用力往上顶。

「哦……比他粗……哦……」我老婆說。

「还有呢?」李总又是一顶說道。

「哦……比他长……比他硬…………总之比他厉害一千倍……一万倍……

哦……哦……」我老婆叫得更大声了,她自己不断的搂动着腰部,套弄李总的鸡

巴。

我彻底的失望,老婆她竟然真的中了李总的计,那以后我想再在老婆面前补救就

变得非常的困难,他已经完全把我老婆控制住了。

李总一下只又把位置换了过來,把我老婆压在沙发上,开始了疯狂地插动,恐怕

他也忍受不了我老婆的魅态,想要发射了。

我老婆本能的搂着他的脖子,嘴巴裡发出断断续续的浪叫声,或高或低。

「嗯……啊啊啊……啊……啊……」我老婆呻吟着。

「我要射了……」李总說道。

「啊……﹗」我老婆轻轻的应了一声。

「射到裡面好吗?」李总說道。

「啊……﹗」老婆可能嘴巴只能說出『啊』字似的,不知道她是答应,还是尖叫,

但并没有明显的拒绝,所以她是答应了李总射到她身体裡了。

李总拼了命的狂插起來。

「啊……啊啊……啊……啊~~~~~~~~~~」

李总和我老婆同时发疯似的一起大叫着。

李总最后又奋力地插了好几下,然后停住,爬在我老婆的身上,而我老婆则紧紧

的把他给抱紧拚命的打冷战,老婆她主动的擡起头吻向李总的嘴巴,还主动的伸

出舌头让李总吮吸,李总当然來者不拒,贪婪的含着我老婆的香舌吻了起來。

他们吻了好一会,我老婆才从高潮的余韵中回复过來,她抚摩着李总的背肌說

道︰「你好狠心,真的都射进去了﹗」

「是你答应的。」李总說道。

「我……」我老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只要爽就好啦,管它是不是射进去呢?你难道不爽吗?」李总說道。

「我不理你,我洗澡去﹗」我老婆红着脸走向浴室。

我以为他们这样告一段落,但是我想不到的是这时候李总竟然走向我所在的阳台

位置。我連忙缩下体子。

「小康﹗」李总隔着窗簾唤我的名字。

难道他已经发现我了。

「我一早就知道你在这裡了,不应该說是从杂物房來到这裡。」李总說道。

什么,原來他一直知道我还在屋子裡,怎么办,为什么他不揭穿我呢?

「刚才看得过瘾吧﹗」李总继续他說话。

他究竟想怎么样?

「你的老婆已经不可能離开我,我是指肉体上的,这个你应该明白。」李总說道。

「你想說什么?」我终于发声。

「你还想看你的老婆以后会跟着我做什么吗?」李总忽然问了这么一句话。

「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可能让你把我的老婆交给你为所欲为吧?」我說。

「你刚才没有出现阻止我已经可以证明你樂在其中,这样的刺激不是普通的性交

能带给你的,你应该知道。况且你已经满足不了你的老婆,不如就交给我好了。」

李总說道。

「哼,你想得美,把我的老婆交给你玩,那我呢,你做梦去吧﹗」我說。

「哈,你說出条件來﹗」李总說道。

他还真知道我的心意,我记得他的老婆紫薇也是非常的淫荡漂亮。我說︰「用你

的老婆紫薇交换。」

「好,一言为定﹗以后我跟你老婆玩的时候,你可以跟我的老婆紫薇玩。」李总

說道。

忽然间我觉得自己好像一个魔鬼,这样的条件出卖了自己的老婆,但是回头一

想,或许我不提出条件,以李总的手段,我老婆也飞不出他的掌心,我也只是不

做亏本的生意罢了。事已至此,都不容许我选择了。老婆你慢慢享受吧。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lunli/80768/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