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家庭伦理

美人图第七集第五章

第五章◆汗滴禾下土「锄禾、锄禾……」「当午、当午……」伊山近回应着心爱女孩的呼唤,以温柔的声音相互呼应,动作却更趋猛烈,粗大肉棒狠狠地在娇嫩小穴中抽插,一下下直插到底,胯部重撞在娇嫩玉臀上,干得她哭泣呻吟,口口声声叫的都是「锄禾」二字。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第五章◆汗滴禾下土

「锄禾、锄禾……」

「当午、当午……」

伊山近回应着心爱女孩的呼唤,以温柔的声音相互呼应,动作却更趋猛烈,
粗大肉棒狠狠地在娇嫩小穴中抽插,一下下直插到底,胯部重撞在娇嫩玉臀上,
干得她哭泣呻吟,口口声声叫的都是「锄禾」二字。

激烈的交欢,让大量的汗水从他们身上流淌下来,滴落在神禾下的泥土之中。

每滴汗水落下,神禾都微微颤抖,发出喜悦的轻呜声,黄土迅速吸收他们的
汗水,从中获取急需的生命能量,让黄土不论收到多少汗珠,都仍然是干燥松软,
正适合在上面做爱。

流淌而下的处女蜜汁与落红也都被神禾吸收,在根部涌起淡淡的红丝。

当纯洁的处女鲜血涌入神禾时,神禾上隐约浮现出一个飘渺倩影,容貌依稀
可见,却是绝色美丽,又有着神女般的威仪,看着下方狂烈大战的男孩女孩,玉
颜上泛起淡淡的红晕,身形随即变淡,渐渐消失不见。

而在下方,这对璧人的大战已经接近兴奋的巅峰。强烈的深爱情感从他们心
中涌出,他们缠绵吟诵着对方初相见时的化名,动作更趋激烈,大量的汗水如河
流般从身上奔涌而下,将禾下黄土浸湿。

伊山近兴奋之中姿势变换,离神禾更近,身体耸动撞击着神禾,皮肤上的汗
水直接沾染在神禾上面。

肉棒与嫩穴肉壁大力磨擦的快感让他们渐渐步入极乐之境,粗大肉棒在娇嫩
女孩的紧窄蜜道中狂烈抽插,速度达到最快,终于让两人紧紧抱在一起,颤声呻
吟尖叫,兴奋得浑身剧震,同时达到了性爱的高潮。

肉棒深深插在纯洁嫩穴之中,龟头顶住娇嫩子宫,狂猛跳动着将滚烫精液直
接喷射到幼嫩子宫里面。当午哭泣娇吟着,可爱的俏脸上流淌着纯真的泪水,雪
白美腿紧紧夹住伊山近的腰臀,拚命向上挺动玉体,让肉棒能插到最深,在狂烈
喷射中给予她最幸福快乐的感觉。

伊山近的爱恋无休无尽,肉棒大力跳动喷射,彷佛永不停息。精液从嫩穴中
满溢出来落入泥土,流入神禾根部,让禾根升起乳白色的细线,神禾上浮现出的
绝色美女更是面庞羞红,偷偷凝神观察深插在处女嫩穴中的大肉棒,美目中似要
滴出水来。

被视奸的伊山近毫无所觉,仍然抱紧爽晕的美丽女孩喘息喷射,这幸福的快
感彷佛持续了无数个世纪,当最后一滴精液射入幼嫩蜜道之后,他终于扑倒在当
午身上,抱紧她的娇嫩玉体颤抖喘息,脑中一片浑沌,爽得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乳白色与鲜红的液体在女孩嫩穴中静静地向外流淌,融合着口水、蜜水、血
水、精水、汗水、泪水的六水之源,化入神禾根部滋润着它,让它变得碧绿碧绿,
散发着青气和碧光,笼罩住了周围的整个空间。

沉寂了无数年头的神禾,叶片开始抽动,迅速地生长,以令人惊叹的速度长
高,一步步地成长发育,并结出种子,不多时,到处都飘满了稻香的气息。

当神禾结满了粮食,便又沉寂下来,即使流来再多的水分,也不再吸收。

伊山近身上的汗水仍在不断流淌,浓烈的青气从神禾上飘散下来,渗入他的
体内,并将汗珠包裹在里面。

那汗水落到地上一滚,迅速化为洁白的大米,一粒粒地散落在地面上。

伊山近抬起头,惊讶地感觉到自己浑身充满了力气,灵力也在体内萌动,澎
湃奔涌,彷佛有即将升级的预兆。

他缓缓从美-丽女孩身上爬起来,微软的肉棒从流血纯洁嫩穴中抽出,大量
精液与落红奔流而出洒落地面,却突然化成红白色的米粒,堆积在女孩玉臀下面。

伊山近呆呆地看了一会,发现这是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于是般坐于地,开
始修练,将不懂的事情先放到一边,日后再说。

这次从美丽女孩体内吸取到的元阴,因为他不忍多吸的缘故,只吸了一小半,
却充沛得令人吃惊,化为灵力,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之后,充满了丹田,几乎要
向外满溢。

伊山近闭目默默运起玄功,以此来催动海纳功,只觉灵力暴涨,从前冲不破
的关卡竟然轻易突破,迅速达到了海纳功的第八层。

但仅此还不算什么,灵力仍在澎湃汹涌,在丹田鼓动,伊山近把心一横,索
性一鼓作气,冲击海纳功第九层。

这已经是海纳功的顶峰了,他从前获取的修练残本也只写到第九层,再往下
就应该要突破低阶修士的界限,成为中阶的练气期修士了。

灵力如长江大河般,在经脉中奔涌澎湃,迅速冲破一个个关卡,提升着他的
修为。

在旁边,被干晕的稚嫩女孩不知昏迷了多久,终于渐渐苏醒,撑起如玉娇躯,
看到他正在盘坐修练,悄脸上不禁现出娇羞爱恋的情愫。

她的下体还有些疼痛,咬紧樱唇不敢叫出声来,挪动时突然觉得下体有奇异
感觉,低头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

她的嫩穴中还在向外流淌着蜜汁精液和落红,流到土上却尽数化为米粒,堆
满臀下。

青气掠过,将她的身体包围在里面。嫩穴微颤,继续向下奔流,却直接变成
了红白大米流下去,哗哗轻响着落到米堆上。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当午正在惊慌失措,突然听到一声戏谑的笑
言:「你是米袋子!」

伊山近已经醒了过来,伸手抚摸着落下米粒的娇嫩蜜穴也是惊叹不已,可是
这么滑稽的事,还是让他忍不住开起了玩笑。

「不要……」当午羞得去摀住他的嘴,却被他抱起来,伸手抚弄嫩穴,将上
面沾着的大米一粒粒剥落下来。

蜜道里面的还是液体,一旦流出,接触到神禾青气就化为米粒,随材质差异
而颜色各有不同。如此奇妙之事,由不得两人不相对惊叹,即使当午羞涩难耐,
也只有由着他抚弄初经人事的嫩穴,玩得不亦乐乎。

伊山近神采奕奕,胸中一片兴奋喜悦。现在他已经升到了海纳功第九层,也
就是聚灵期的最高层,只要再向上一步,就可突破低阶修士的界限,成为中阶修
士。

他真正修习仙法还不到一年时间,如此快的修练速度,在修仙界可谓震古铄
今、前所未有的天才横溢。

但若算上他被强奸三年之中,时时刻刻修练壁上金字,再加上百年僵寂时以
仙女遗留灵力淬链体质,这修练也有百余年的时间,以这么长的时间接近中阶修
士的门槛,已经算是很慢的了。

何况从低阶到中阶,当中的障碍可比天地之隔,也有些天资不够的修士一生
都只是低阶顶峰,死时亦伤心不能瞑目。

伊山近倒也不去想如何跨过中阶这道门槛,只是快乐的抱住当午,玩弄她的
流米嫩穴,在她的娇羞惊叫声中得到了极大的快乐。

突然,青风吹起,前方茎壁开了一道门户,大量美丽女孩振翅飞进来,兴奋
欢笑着向着他们疾扑过来。

一眼看去,足有成千上万的美丽精灵拍打着蝴蝶蝉翼般的翅膀,漫天飞舞,
每一张精致美丽小脸上都带着欢快的笑容,彷佛在庆祝节日一般。

她们收到了神禾发出的讯息,从四面八方赶来,将二人团团围住,伸出娇嫩
纤细的小手抚摸着他们的身体,将当午嫩穴中的米粒一颗颗摘下来堆到一起,放
置在她们端来的玉碗之中。

当午娇羞惊呼,伸手想要推闲她们,却又怕伤到这些纤细的小精灵,犹豫之
中被她们的小手摸到嫩穴敏感处,不由得颤声娇吟,羞惭得掩面流泪。

伊山近也被许多美丽女孩围住,纤巧小手在身上到处摸来摸去,弄得他痒痒
的,失声叫道:「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他的下体却还有些湿润,因为修练之中灵力溢出抵挡住了青气,因此有些液
体没有化为米粒,还是红红白白沾在肉棒上面。

碧瑶一飞当先,振翅飞到他的胯下,看着他湿淋淋的肉棒,美目闪闪发光,
扑上去抱住它,一口就吻上了马眼。

「啊!你干什么!」伊山近大吃一惊,还来不及反抗,就看到她吐出丁香小
舌,顽皮地伸到马眼里舔弄吮吸,将尿道中残留的精液吸出,幸福地咽了下去。

她的香舌滑腻细小,尿道内壁感受到她的快速舔弄,升起奇异的感觉。

伊山近闷哼一声,不知该说什么好,可是精灵女孩们不给他反抗的机会,争
先恐后振翅扑来,伸出粉红色的柔嫩香舌,围住肉棒大舔特舔。

一时之间,肉棒周围挤满了美丽女孩,都在空中拍打着漂一兄的翅膀,扇动
空气,吹得下体一片清凉。

她们的丁香小舌在肉棒上舔来舔去、又爽又痒,还有女孩用极小的樱唇大力
吻着肉棒表面,将每一滴精液和蜜汁落红都吃下去。

不仅如此,伊山近身上的汗水淌落土中的都化为白米黄米,还有些汗液残留
在身上,被灵力保护,没有流失。

无数的美-丽女孩拍打着翅膀飞到他身边,欢笑着伸出柔滑细小的香舌,在
他身上兴奋地舔来舔去,吸吮着皮肤上的汗液。

伊山近整个人都被拍打着漂亮翅膀的女孩包围,身体的每一部位都有美丽女
孩的小舌舔弄,那种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简直要爽到每一寸骨头里面去。

女孩们快乐地舔弄着他的身体每一寸皮肤,连后庭和脚趾都不放过。

随着吃下各式各样的奇异饮料,她们的身体都开始发光,灿烂美丽。

在神禾周围,一个个小小光团升起,光团中央是拍打着翅膀的纤细女孩,美
丽的脸上都充满圣洁欢乐的神情,身体也微微有些长大。

伊山近惊得呆住了。他的视线大都被无数翅膀遮住,透过其中的一丝缝隙,
恰好能看到自己的下体,一个个美丽女孩飞过来舔去肉棒上面的一滴液体,随后
欢笑着拍打翅膀飞上天空,纤美细小的窈窕胴体迅速闪现光芒,照耀得到处一片
明亮。

「我是……能量源?」伊山近心里茫然生出这样一个词,恍惚之中,彷佛能
够倾听到神禾的呼唤,开始理解「生命能量」的真正含义。

神禾上到处挂满了沉甸甸的种子,许多精灵女孩已经振翅飞上去,欢笑着采
摘粮食,让这片空间中,充满了丰收的欢乐景象。

碧绿叶片构成的卧室之中,激烈的舌战已经达到了高潮,清纯公主的娇吟声
也响彻整个房间,并传到外面,让那些纯洁天真的精灵女孩都好奇地侧耳倾听,
搞不懂他们到底在做些什么。

原本天真纯洁如白纸般的可爱公主此时却扭动娇躯如蛇,赤露的下体嫩穴露
珠奔涌,叫声娇媚至极,能让任何男人不克自制。

太子伏在她的下身处,奋力舔弄着同胞妹妹的娇嫩小穴,舌头都已经累得麻
木,心中暗自叫苦,怎么也想不到这一次她的淫毒发作起来如此厉害,自己舔得
她高潮了好多次,到现在还是不肯放自己起来,硬要自己再舔下去。

他柔软敏感的胸部牢牢握在她的手里,被纤美玉指捏得痛爽不堪,只觉这一
生都未曾如此爽过,下体也忍不住流出汁液,弄得内裤都湿了一片。

虽然是快感连连,却也让太子极为羞惭,心中忧愁万分,想像不出该怎么摆
脱这窘迫局面。

心里虽然满怀愁绪,他舔得倒是越来越快,让湘云公主迅速达到高潮,仰天
放声尖叫,嫩穴颤抖着喷射出大量蜜汁,在空气中划过短促弧线,噗噗地射到太
子俊美的脸庞上,连他的眼睛都被沾上了亲妹妹的淫液。

突然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碧叶门被人猛烈推开,耳边听到伊山近兴奋的叫
声:「我们已经求得神禾允许……啊,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处女潮吹?」

后面半句,他已经是声嘶力竭的大叫,可见他的惊愕。

太子听得面无人色,狂怒抬起头,以杀人的目光怒视着他。可惜有公主蜜汁
挡住一只眼睛,恐怖的眼神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反让伊山近呆呆地站在那里,
盯着他们出神。

清纯美丽的小公主此时赤露着下体,颤抖地躺在床上。嫩穴已经停止潮吹,
无力地向外流淌着蜜汁,看上去极为淫靡。

而一向威严冷酷的太子,此时以丢脸的姿势跪伏在亲妹妹的赤裸玉腿中间,
中性的绝美容颜上沾满蜜汁,让他的威严大打折扣,一只眼睛更是被蜜汁糊住,
让他的狂怒看起来有几分滑稽。

面对太子的怒火,伊山近艰难地咽下唾沫,涩声道:「我只是想说,神禾答
应送我们离去,并治疗公主殿下所中的淫毒,但有时效限制。」

太子怒火稍平,随手拉过宫裙,盖上妹妹纯洁的处女嫩穴,自己跳下床,潇
洒拂去眼皮上的蜜汁,沉声道:「我们出去,你把事情始末详细讲给我听!」

他们坐在外间的客厅,由伊山近简略地将事情讲了出来。总之就是向神禾祈
祷得到了初步的认可,至于是怎么得到认可的,他死也不会向这娘娘腔详细解释。

碧瑶也在一旁拍打翅膀解释,因为刚才强行在他身上吃了些东西,也算被他
请吃了一顿,少不得要帮他说话,说明神禾的认可是极难得到的,伊山近虽然被
初步认可,并能向神禾许愿,但也有限制,并非所有愿望都能得到实现。

即使神禾可以实现愿望,也有时间限制,像他这样的初级认可,一般不到几
个月就会失效,除非他能够获得神禾更高的认可,时效才会得以延长。

也就是说,如果他们许愿回国,那么只要几个月后许愿失效,他们又会被传
送回来。当然伊山近作为许愿者,也可以提前解除许愿,直接将他们传送回凌乱
野。

「只要能回去,哪怕只有几个月也可以!」太子拍案定论,只要能到国内,
就可以提前做各种准备工作,将来回到凌乱野也不至于像这次一样举止失措。

话音未落,一阵咕噜噜的声音却突然响了起来。太子面露尴尬,他本是皇室
贵胄,却当着人饿得肚子咕咕叫,实在是有失仪态。

他已喝过神禾汁液,却终究不能解饿,一生从未像今天饿得这么狠过。

伊山近与当午相视微笑,他们自从得到神禾认可后,受了神禾青气,只觉腹
中饱胀,再也不会觉得饿,反而神采奕奕,精力十足。

「好饿啊!」湘云公主揉着眼睛从屋里走出来,漂亮的衣裙穿得整整齐齐,
遮住了湿润的饥渴嫩穴。

她的胃像她的嫩穴一样饥渴,眼巴巴的看着伊山近,可怜兮兮地问:「找到
吃的了吗?」

伊山近犹豫着点头,却不知道是不是该拿来给她吃。湘云公主已经喜出望外
地扑上来,揪住他的领子大叫道:「给我,我要吃,我要吃!」

碧瑶乖巧的带领着大批精灵女孩,头上顶着大大的海碗,拍打着翅膀送到餐
桌上。

那碧绿色的海碗却是叶片质地,里面盛满了鲜红和洁白米粒,散发着热气和
饭香。

湘云公主两眼闪烁着幽幽绿光,纵身疾扑到餐桌么,抄起碧茎筷子,拚命大
吃起来。

太子却跳起来,失声喝道:「不要吃!这米怎么是血红色,难道有什么古怪?」

「这是神禾赐下的,吃完以后,毒蜂的毒性就会解除。只是有时效限制,和
另一个祈愿同时失效。」碧瑶解释道,又好心地问:「你要不要吃一点?」

看着妹妹抱着海碗吃得那么香,太子洁白如玉的俊美面庞上也不由得升起钦
羡之色,挣扎了一下,还是点头道:「我不想吃红色的,有白米饭吃吗?」

「有!」媚灵欢笑着回去,将伊山近下身处掉落的白米粒收集起来,放到碗
中,端来给他吃。

那白米粒虽然继承了精液的乳白色,有些却微显黄色,汗珠化成的米粒味道
也和别的米粒稍有不同,太子虽然饥饿,吃的时候充满狐疑,不知道神禾新长出
来的粮食为什么会有不同的味道。

他刚吃了一点,湘云公主就已经扑过来抢了他的碗,拿着碧叶筷往嘴里狂塞。
不论是精液还是汗珠化成的米粒,都一股脑地塞进了饥饿的樱桃小嘴里面。

太子无奈地另要了一碗,这碗中的大米却是神禾上生长出来的,吃起来极为
香甜。即使没有酒菜相配,饿狠了的太子也将它吃得一干二净。

等到他吃饱放下碗筷,湘云公主却已经撑得趴倒在餐桌上,打着饱一隔呻吟
道:「好饱,我再也吃不下去了!」

她的食量本来就不大,虽然是饿了好久,还是没法吃掉两大碗饭,现在碗里
还剩了一小半白米饭,没有吃尽。

她随手一挥,懒洋洋地道:「这碗饭撒下去吧,我已经不用了。」

伊山近看到她如此浪费自己辛苦造出来的珍贵饭食,不由大为愤慨,沉声道
:「你可曾听说过那两句诗?」

「什么诗?」湘云公主趴在桌上懒散地问。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想到自己在神禾下辛苦地与当午大干,汗滴禾下土,才好不容易有这些粮食,
伊山近不由心生感慨,看向她的目光露出责备之意。

太子听得脸庞微红,伸手端过那半碗黄白米饭,大口大口吃下,一会儿就将
它吃得精光。

毕竟饿了这么久,刚有了吃的就如此浪费,即使是皇室贵胄也总有些不好意
思。

刚把最后一口吃完,突然听到咚的一声,湘云公主仰天跌倒把椅子也带翻了。

太子吃了一惊,慌忙上前扶住,却看到她紧闭美目,沉沉睡熟,怎么也喊不
醒。

碧瑶上前阻止道:「贵客不用着急,这位贵客只是吃下神药,导致昏迷,过
一会儿醒来后,身体里面的蜂毒就都消除了!」

她是神禾中生出的精灵,对于神禾的意旨都有能领会,自然能明白许多事情。

太子半信半疑,抱着妹妹枯坐在屋中,耐心等她醒来。

伊山近反正也没什么事,就陪着他在这里等。神禾虽然透过碧瑶之口答应了
他回国的请求,但还需要等上一天,到传送的仙法阵绘制完成后,几人才能一同
回去。

空间传送,最耗法力,其中玄妙与天地契合,即使是神禾也不能随意处置。

许久之后,湘云公主才微有动作,长长的睫毛缓缓抬起,露出了充满惊恐侮
恨的美丽双眸。

她小心地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兄长与旁边的伊山近,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奋力挣开太子的怀抱,扑倒在地面上,哭得痛不欲生。

太子大惊,上前正要扶住她,却被她纤手奋力一推,嘶声尖叫道:「不要过
来!」

她抬起梨花带雨般的清丽面庞,用颤抖的洁白玉手指着太子和伊山近,痛苦
悲泣道:「你们都不是好人!都只想占我便宜,把我、把我……」

她伏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哭声撕心裂肺,已经是痛苦到了极点。

伊山近与当午面面相觑,都想不到湘云公主淫毒一去,立即哭得如此伤心。

太子手足无措,怒视着伊山近,显然是把这事怪到了他的头上。

伊山近被他瞪得坐不住,只好站起来,苦着脸道:「我去逮只毒蜂来,再蜇
她一下就好了!」

他拔腿就要走,气得太子手脚发颤,却又拿他没办法。

当午慌忙上前拉住他,看着湘云公主哭得那么伤心,也颇感为难,最后只好
硬着头皮走上去,扶起她走到内室,柔声劝慰。

太子与伊山近在外面,大眼瞪小眼地干坐着,都竖起耳朵仔细倾听,渐渐听
到湘云公主哭声渐弱,却是扑到当午温暖的怀抱中伤心抽泣,直哭得肝肠寸断,
最终晕去为止。

伊山近坐在那里,默默呼唤美人图中的媚灵,却始终没有回应,心中颇为烦
恼。

突然,他的目光越过窗户,看到庭院中的奇异花草之中,似乎有一株正是媚
灵曾要他寻找的珍稀异草,心中大动。

他站起身来,正想过去看个仔细,碧瑶已经振翅飞到他的面前,慇勤欢笑道
:「贵客,你需要些什么,都可以交给我们去办!」

她美丽的眼睛凝视着他,其中蕴含深情。

从她出生以来,面对的就是神禾内部的花草、精灵,从未见过外人。这一次
却承受伊山近这么大恩惠,将香舌伸到他尿道中,吸取了那么珍贵的液体,对她
的生长发育起到了脱胎换骨的重要作用,不由自主将情意倾注在他的身上,目光
总是跟随着他,恨不得能为他做所有的事情。

「那正好,我这里有些药草的名单,你能不能帮我采一些珍稀药草,让我带
走?」

「贵客尽管放心,这里有许多药草,你想要什么样子的花草尽管吩咐,我们
一定尽快采来交给你!」

伊山近喜出望外,伸出手去,以两根手指拉着她纤巧的小手,走到花丛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lunli/80431/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