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家庭伦理

美少女清洁公司

美少女清洁公司转角处的那间店面,是我们社区这阵子最流行的话题之一。  那里本来是超赚钱的便利商店,租约到期后却被别人用更高的租金抢走了。大家都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美少女清洁公司

转角处的那间店面,是我们社区这阵子最流行的话题之一。

  那里本来是超赚钱的便利商店,租约到期后却被别人用更高的租金抢走了。大家都很

难想像,这年头还有哪个行业会比便利商店更有赚头。

  更有意思的是,新的承租人并没有马上开张。先是有建筑师、室内设计师来探勘、丈

量,之后是一系列大刀阔斧的修改和增建。如果我是房东,一定会气得跳脚马上告房客毁

损建物。不过诡异的是,那个房东每天仍是笑咪咪地晨跑经过,一点都没有发怒的意思。

  让大家充满疑问与期待的神秘装潢,一直到半年之后才宣告完工。当布幔撤下来的那

一天,社区里所有空闲的居民全都出来围观了………

  居然是一间清洁公司。

  虽然社区里有许多豪门大宅、高级公寓,但有钱人多半都已经聘有外籍劳工、或是签

约给清洁公司负责了。

  这家公司……实在不知道那老板在想什么。

  清洁公司的门面并不重要,何苦要和便利商店抢地段呢?害我想买个红茶都得多跑五

十公尺……

  那间店开幕的当晚,我坐在家里,玄关传来了门铃声。

  我以为是来收有线电视费用的,套上拖鞋就啪哒啪哒的去开门了。

  门一打开,我就呆了。

  我靠!这收费员怎么这么漂亮啊?

  「您好………请问是陈先生吗?」轻盈悦耳的甜美嗓音,从美少女诱人的红唇里绽放

出来。

  「不好意思这么晚来打扰…」美少女轻轻点头,「我们是附近新开幕的清洁公司,想

为您做一些简单的介绍,请问您有时间吗?」

  有!当然有!就算我现在忙得要死,也一定会挤出赶投胎的时间给妳啊!

  哇靠…这年头的业务员都长得这么美啊……

  「嗯……您府上的暖气有点热呢………」美少女走进玄关,一边脱下那件长大衣。

  当我锁上门转过身来,我又一次呆掉了。

  褪下大衣的美丽女孩,只穿了一件露背的连身短裙。光滑柔细的肌肤、曼妙绝伦的曲

线,将她姣好的身段暴露无遗。

  女孩将大衣吊到帽架上,然后细心地调整肩带、对着小镜子梳理发型。接着将镜子收

到手提袋里,然后背对着我,笔直地弯下了腰………

  短短的裙摆,随着她又圆又翘的屁股上提……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我好想蹲下来啊!好想就这样看进她的裙里……可是她就站在我身前,我的视角偏偏

还看不到她裙摆下的春光………不过看着她白晃晃的大腿,我的肉棒已经在裤档里绷紧了

………

  「啊………不好意思………挡到您了………」她站起身来,侧身让我走过。然后她转

了半圈,面向门口,又是保持双腿笔直的弯下腰去!

  看着那对眩白光滑的美臀,我的脑袋已经完全当机了。蕾丝花纹的内裤紧紧陷入她的

股沟,将两片微凸的嫩鲍裹成一种瑰丽的圆弧。

  我如醉如痴。两只眼睛来回扫视着她修长粉嫩的美腿、还有吹弹可破的芳臀。

  「陈先生……」女孩仍然弯着腰,俏脸回眸,甜甜一笑。「不好意思……这拉链好像

卡住了………能不能请您帮忙一下呢?」

  我义不容辞。

  走上前、半蹲半跪在女孩的迷你裙下,一手扶着她光滑紧致的小腿,另一手尝试拉开

短靴的拉链。她的嫩臀和大腿就在我的鼻尖前五公分!

  拉链的确是有点紧。

  不过并没有坏。

  我的鼻子紧紧顶住她半透明的内裤,深深地吸气……

  好香!处子的幽径传来淡雅的芬芳,雪白的肌肤就像是春天的花瓣,勾引着吸蜜采粉

的狂蜂浪蝶………

  「………啊………」女孩儿忍不住呻吟一声,「……陈、陈先生……………」

  我轻轻拉下拉链,温柔地将她一对美脚逐个捧出。她把一对短靴靠拢排好,我则趁机

在她的小穴,隔着内裤舔了一下!

  「嗯∼∼∼∼∼∼∼∼∼」

  「陈、陈先生……先、先让人家……为您分析一下环境好吗?………」美少女无力地

拨开我黏在她大腿上的手,直起身来。

  「我们………先从楼上开始看起好吗?」女孩儿抚着胸口,微喘着,一边抚平被我掀

起的裙摆。

  我揽起美人儿的纤腰,领着她走到旋转梯前。摆出绅士的礼仪,请女士优先。

  她轻轻啐了一口,半嗔半怒地横我一眼,袅袅走上楼梯。一开始还摀着身后的裙摆,

不过想到刚刚已经都被我看光、舔过了,她也就不再遮遮掩掩的了。

  「陈大哥,」她红着俏脸,低着头,「你平常都对女孩子这样的吗?」

  当然没有!我平常对女孩子规矩得很,绝对是君子风度、彬彬有礼的。

  「哼!贫嘴!人家才不相信呢!」她重重地踏在阶梯上,不过动作仍然十分优雅。「

人家今天本来只是来介绍业务的,结果连收费项目都让你提前享用了……」

  「说!你要怎么赔给人家?」

  赔?当然要陪!就让我牺牲睡眠陪妳一晚上吧?或者两个晚上也可以………

  女孩儿名叫睫羭,今年读高二,在清洁公司打工。

  之所以选择这个工作,当然是因为薪水很高。虽然衣着必须非常暴露,但跟其它地方

show girl的打工比起来,这里还是轻松又好赚多了。

  「show girl很辛苦呢,时薪很低,又不稳定。」睫羭嘟着小嘴,「而且会

被偷拍、又会被毛手毛脚,要不是真的很缺钱,谁会想去当啊…」

  呃………妳来这里还不是一样会被偷拍、会被毛手毛脚……

  「才不会呢!契约上严格禁止性骚扰的,也不可以拍照或录影。」睫羭恶狠狠地在我

手臂上捏了一下,「只有你这个大色狼啦!人家都还没解说,你就直接进展到违约项目了

!」

  睫羭很快把房子内部情况看完,和我坐到客厅的沙发上,面对面。

  短短的裙摆完全陷入了松软的皮面,睫羭娟秀的大腿几乎全裸。虽然她两腿夹得紧紧

的,我还是能轻松直视她诱人濡湿的小穴,而她也没有禁止我色眯眯的目光。

  「臭色狼,这就是我们公司的定型化契约……」睫羭取出一张a4双面的纸张。她对

我的称呼已经从陈先生、陈大哥、演变成臭色狼了。

  「基本消费一千圆,不同类型的女孩再分别加上一定的成本………」

  我看了看表格。为什么女高中生比萝莉还贵啊?

  「女高中生比较抢手啊……」睫羭没好气地白我一眼,「因为客户数量比萝莉多很多

,所以价格就被拉高了。萝莉虽然来源不多,成本昂贵,但小学生还是比较好骗的,不需

要给她们太多的分成……」

  哇塞……我看看………睫羭妳的价格是……

  基本费一千圆。

  女高中生,加两千五。

  身高……妳有一七○吧?那又要加五百………

  及腰长发………加五百……嗯,划算啊!像妳这么漂亮,头发又这么美,不贵不贵…

  发型……简单发型不加价…

  天生媚骨………睫羭妳应该是吧?加两千!天哪!怎么这么便宜!才加两千?!

  「……色狼……」睫羭显然没料到我的反应。「加两千还不算贵呀?」

  当然不贵啊!天生媚骨耶!就是加个两万也不过份啊………

  「……色狼……」睫羭的酥胸不住起伏。「……色狼……你确定吗?如果我们公司把

定价调高……」

  嗯………仔细想想。如果像妳说的,只能看不能那个的话……呃………

  只能看啊………还不能摸?一摸就要加钱?呃………是有点贵………

  「哼!」睫羭又狠狠地掐了我一把。「知道你刚才有多过份了吧?臭色狼!那都是人

家的薪水耶∼」

  「不过………」睫羭有点黯然地低下头。「人家……人家………没有通过媚骨的测试

………」

  「天生媚骨……要求很高呢………」睫羭的美目微闭,睫毛轻轻眨动,「………人家

………只差一点点就通过了………」

  啊∼∼∼那种测试哪有准的啦!我说妳是,妳就是!以后我找妳帮我清洁,价格都照

天生媚骨的算!

  「真…真的吗?」睫羭晶莹的妙目里滚着泪花,「可是…可是………公司的规定……

……」

  我二话不说,直接拿笔在契约书上填写了。绑定一年。每天都由睫羭负责我家里的清

洁工作。

  天生媚骨的钱我另外付给妳吧?这部份妳也不用再跟公司拆帐………我认真的说。

  「色………色狼………」睫羭轻轻啜泣着,两行清泪流淌过她娇嫩的芳颜。「这……

你…………你对我……真好…………」

  睫羭从小就有吸引男人的天赋。自从生父过世,母亲改嫁,她就生活在后爹每天色眯

眯的目光中。

  可怜的她每天想尽办法早出晚归,深怕被这位名义上的爸爸逮到机会强奸。

  一个中学生,除了偶尔谎报年龄当show girl,实在没有太多赚钱的机会。

  幸好她长得高挑、容姿秀丽、再加上天生媚骨,出场机会比很多大姐姐还要多。

  这些年来她自己攒学费、攒补习费,一边念书一边工作,实在是太辛苦了。直到最近

才找到这个清洁公司的工作。我签下的契约可以让她不愁吃穿直升到博士班,也难怪她会

这么感动了。

  睫羭……其实妳和我最小的妹妹同年呢………我叹了一口气。

  睫羭,妳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赚钱不容易,不要再另外租房子了。我诚恳的说。

  「色……」睫羭泪眼婆娑、梨花带雨的模样,更诱人了。「陈大哥………」

  一夜无话。

  隔天,我就开着跑车帮她把所有家当搬过来了。原来的房子押金只退一半,我也偷偷

帮她补上了,因为是我跟房东交涉,所以她不知情。

  「陈大哥……」睫羭紧紧挽着我的手臂,一对美乳压得我好舒服。

  「陈大哥,我以后就叫你大哥好吗?」她轻轻摇着我的手。「哥∼∼大哥∼∼∼」

  说真的。自从知道睫羭和我小妹同年,我对她的欲念就降低了一点。

  嗯,当然啦,所降极其有限……毕竟睫羭实在长得太漂亮、胴体又太诱人了………

  哦,对了,关于睫羭每天的薪资……我还是得算个清楚的。毕竟这还是要缴回给清洁

公司,公司之后再跟她分成的。

  之前算过的部份是四千五。另外还要再加上:

  水手服、兔女郎服等,五百至一千圆不等。

  短裙长度如果是膝上三十公分,加一千。

  裙子里面如果穿丁字裤……加五百。

  大腿袜…加五百。吊带袜…加七百。

  她那天来做业务简报时穿的高跟短靴,要加两百五。

  每天的清洁工作,一个房间加五百。我家有十个房间、六个浴室、两个厨房、两个客

厅……算起来是一万九。

  按照契约计算•清洁公司平均每天从我这拿两万六以上,然后我另外单独给睫羭三千

块的零花钱。

  「哥………三千块………太多了啦……我每天只花五、六十块而已………」

  不多不多。我严肃地说。妳们公司有眼无珠、管理不当啊!像妳这样天生媚骨的大美

女,加三千都嫌太少啊……不过既然妳是我妹妹,那就委屈妳一点好了……三千就打发了

  噗嗤。睫羭被我逗笑了。其实她也知道,公司的测试有点运气性质。如果那天她不是

刚好经痛、又倒楣抽到下下签,应该能通过媚骨测试的。

  「哥∼∼∼起床喽∼∼∼」

  自从和睫羭同居,我就过着既幸福又悲惨的生活。

  幸福的是,睫羭在家里都穿得很随便,美腿、酥胸任我品评,偶尔还会小露乳头、掀

个裙子的让我爽一下。

  悲惨的是,她连一个指头都不让我碰。自从搬完家以后,她就实打实算的,每天纪录

我该付给公司的费用。而肢体接触……那是要加钱滴!为了帮我这个好哥哥省钱,她坚持

我只能动口不能动手,绝对禁止吃她豆腐………

  呜呜呜………我苦命啊我………

  「哥∼∼我今天想绑个复杂又性感的发型耶∼∼可是你要多出五百块哦∼∼」

  「哥∼∼∼今天我穿长一点的裙子好不好?帮你省一点钱………反正你都躲在楼梯下

面偷看人家的大腿嘛……反正一样看得到∼∼」

  「哥∼∼∼你看∼∼∼人家今天的裙子………很特别哦∼∼∼」

  呃?特别在哪里?我怎么看不出来?

  「这件裙子,是传说中的铁壁短裙哦∼∼∼」

  铁壁短裙?难道是那个……就是那个………

  「是啊哥∼就是那个永远看不到内裤的铁壁短裙∼∼不管我再怎么跳、怎么跑、怎么

掀裙子,你都看不到人家的内裤…………」

  怎么可能!铁壁短裙可是神话之中的二次元专有物啊!现实世界中怎么可能存在?!

  「是真的呀∼∼因为…………人家今天没穿内裤嘛,你当然看不到喽∼∼∼」

  睫羭话一说完,就紧紧掩着裙子逃回房间了。连一点点的偷窥机会都不留给我………

呜呜呜………

  我好想看传说中的铁壁短裙啊………尤其是睫羭那赤裸裸的诱人下体………

  我的生日那天。

  睫羭瞒着我,用她已经累积了不少的私房钱,帮我雇用她们公司的一对双胞胎美女。

窈窕的身材、照镜子一般的两张绝美容颜、通过公司测试的超高分媚骨。

  她们进门时全身上下裹得紧紧的,完全不裸露,但勾魂的魅力却直接让我的肉棒高高

挺起。而当她们一寸、一寸地解开衣物、秀出嫩白的肌肤时……我的肉棒居然不由自主地

射了!

  这就是天生媚骨的魅惑力!

  虽然我是因为太久没喷发、精虫上脑、而且只射出从精囊溢出来的那一小部份……但

我不得不承认,这对双胞胎整体来说比睫羭更是迷人。

  或许如果分开她们,任何一位都比不上睫羭。但双胞胎的特殊性让她们产生了一加一

大于二的神奇效果………甚至达到一加一等于三、一加一等于四!

  再加上……睫羭长久以来带给我那只能看不能吃的,性欲无法满足的高强度压抑……

  这天,我狠狠地射了。射在姊姊的嘴里、射在妹妹的乳沟里。又或者是射在妹妹的嘴

里?射在姐姐的乳沟里?

  总之,这天我从早到晚喷发了n次,把两姐妹的肠胃和食道都灌得饱饱的。

  可是我心里却好空虚。

  一边干着孪生的美人儿,我心里面想像的却是睫羭的娇颜。

  想像我喷发在睫羭的樱桃小口里。

  想像我喷发在睫羭的峰峦叠翠中。

  想像我注入那未曾谋面的蚌唇间…………

  是夜。

  送走了双胞胎,我轻轻叩响睫羭那紧闭了一整天的房门。

  门开了。

  睫羭哭着扑进我的怀里。

  隔了好几个月,我总算又触碰到她绝美的胴体。

  「哥∼∼∼∼」睫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今天……要了我吧!」

  「我好嫉妒那两位姐姐………」

  「我好后悔………我不应该送她们………我应该把自己送给你………」

  「哥………」

  「要了我吧………」睫羭的双眸都红肿了,却仍然非常性感。

  「哥………人家的第一次……第二次………人家的每一次………都要献给你!」

  我的肉棒又举枪上瞄了。

  虽然经过一天的征战,疲累不堪,却又在睫羭的无上魅力下……复苏了。

  小妹,先洗个澡吧?我说。

  我总得让肉棒先缓口气啊……我心想。

  「嗯…………」睫羭的娇躯完全瘫软在我怀里。哭了一天的她,此刻已经完全没有力

气了。

  我抱起睫羭,走下楼,将她放到沙发上。

  老婆,老公要用独门技巧帮妳服务哦!妳先歇会儿∼

  我轻轻跪下,吻上睫羭的唇。少女的香舌很快就抛弃了矜持,和我嘴里的长蛇盘缠大

战、如胶似漆。

  老婆,让妳看看老公超强的舌技!

  我离开睫羭依依不舍的小嘴儿,舔弄她的耳朵、探索她的颈项。沿着香肩、锁骨一路

往下,我完全不用手,只靠舌头,解开她衬衫的扣子、放松她紧裹着双峰的束缚………

  胸罩的弹性随着她青春艳丽的椒乳,啪一声地,拍打在我的脸上。

  睫羭的乳房………粉红色的乳晕、略为深色的蜜豆………好美好美………

  我咬住睫羭早已勃起的乳头,挤压、扭转,催动她早已动情、一直在烧柴加火的性欲

………

  「……嗯……………哥∼∼∼∼嗯……………嗯………啊………………呀…………」

  「………嗯…………啊……………讨厌…………好痒………嘻嘻………………」

  「……唔…………啊…………啊……………嗯……………嗯…………嗯……………」

  我用牙齿将她的胸罩完全褪下,把衬衫的衣摆咬回来,轻轻盖在她快要着凉的胸前。

  我的牙齿和舌头继续往下,解开短裙的扣子、拉开裙边的拉链,一点、一点地将裙子

咬开、脱下……

  嫩白的芳臀、修长的大腿、一寸一寸地,展示在我的眼前……

  睫羭………妳真美!我情不自禁地赞叹。换来的是美人儿嘤咛一声的娇啼。

  「哥………你好坏呀………这样逗人家………人家………现在…好想要……………」

  还早呢∼嘿嘿嘿∼∼∼还没洗澡呢,至少要让老公先把肉棒洗干净吧?

  「哥………让人家来为你清洁吧…………求你了………人家在公司学过的………」

  睫羭挣扎着要下来,帮我口交。不过她实在是累坏了,一点体力都没有了。

  拗不过她的哀求,我半趴半跪到沙发上,将肉棒送到她娇小的嘴里,让她吸吮、舔弄

,噬咬着………

  我伏下身子,继续我舌头和牙齿的大业。

  睫羭今天穿的是可爱型的棉白色内裤。大概没想到今天会献身吧?不然她应该会挑一

件更性感的。不过在此刻我的眼中,却觉得这件内裤比丁字裤更诱人、比绑带镂空的情趣

内裤更能添发我的欲火。

  睫羭的小穴口已经湿了。白色的布料沾染成微微的透明,也透出下面香气四溢的凄凄

芳草。

  对准小穴,我用力地吻下去!

  「啊∼∼∼∼∼∼」睫羭娇呼一声,「咳、咳、」

  「…哥………咳…………讨厌∼∼∼你害人家呛到了啦∼∼∼∼讨厌∼∼∼∼∼」

  听到睫羭的撒娇,我对准阴蒂的尖端轻轻一咬!

  「………呀∼∼∼∼∼∼∼∼∼∼∼」「讨厌∼∼∼啊∼∼∼∼你好坏∼∼∼∼∼」

  隔着内裤,我一边舔弄睫羭越来越湿的穴口,一边逐渐将内裤咬开。

  「……唔…………嗯…………嗯…………啊………………啊………………」

  睫羭轻轻扭动着腰枝,配合着我褪下她内裤的动作。

  「………嗯………啊…………哥………你好变态…………好讨厌∼啊∼∼∼∼∼」

  内裤缓缓离开她圆圆的屁股和下体………美人儿在沙发上扭动着………

  「……啊…………呀…………啊……………啊…………嗯…………啊……………」

  内裤沿着大腿,缓缓滑向睫羭的膝窝………

  「……哥………别……别再逗人家了…嘛………啊……………呀……………啊……」

  睫羭轻轻地踢腿,那件小巧的内裤这会儿就只挂在她的一只脚脚踝处了。

  我转身爬下沙发,细心地横抱起睫羭,舌头一边适时地舔弄她的嫩鲍……

  赤身裸体的来到浴室,一边保持对美人儿的攻势,一边扭开水龙头放水………

  一口热水、一口冷水、一口热水、一口冷水。美人儿的小穴一紧、一驰、一紧、一驰

………

  听着睫羭一声浪过一声的娇啼,似乎这冰火九重天对女人也是同样的销魂呢!

  「……啊………啊…………喔天哪…………噢…………噢…………呀………………」

  「嗯………嗯………啊!…………啊!………………啊…………呀……………」

  「喔………哥…………啊…………好…………好棒啊…………啊…………呀………」

  老婆∼我在她耳边轻轻喊着。睫羭,我亲爱的好老婆……老公要进来啰∼∼∼

  我扶着女孩儿,让她坐在浴缸旁边。一手拉起她的长腿、架到我的肩上。再拉起她另

一只长腿、再架到我的肩上……

  对准美人儿早已泥泞不堪的穴口,我的巨炮用力前顶!

  「啊∼∼∼∼∼∼∼∼∼∼∼∼∼∼∼」睫羭的尖叫里有痛楚,有娇羞、似乎还混合

了一点点的兴奋………

  「呀∼∼∼∼∼∼∼∼∼痛∼∼∼∼好痛呀∼∼∼∼讨厌∼∼∼哥好讨厌∼∼∼∼」

  睫羭的双腿自然而然地滑落,夹住我的腰。我温柔地扶起她,深情拥吻。

  「唔……………」

  初尝性爱滋味的香舌,比刚才在沙发上更热烈了。

  「唔……………………」

  睫羭忽然间轻轻一咬,正咬在我的舌头上!我痛得流出泪来!

  「臭哥哥坏哥哥!」睫羭狡狯地一笑,「把人家弄得那么痛!」

  「唔…………………」

  睫羭的嘴又被我封住了。

  浴缸里的水已经满了,沿着边缘,开始流了出来。

  我抱起睫羭,两个人一起浸泡到温度适中的泉水里………

  老婆,我要动了喔………

  我的肉棒缓缓抽动………

  「嗯……………啊………………啊……………嗯………………」

  睫羭紧紧蹙着的柳眉,渐渐放松了。

  「嗯………………嗯…………呀……………啊……………嗯……………嗯…………」

  「……啊……………感觉…………好奇怪……………嗯……………啊……………」

  「………啊……………嗯…………嗯……………啊…………呀…………呀…………」

  有足够的淫水滋润、加上浴缸里的温泉水,我逐渐加大了力道,一边欣赏着睫羭不断

晃动的美乳,一边享受着她紧窄幽径带给我的收束和刺激∼∼∼

  「嗯…………唔……………………嗯……………嗯……………嗯……………」

  「呀…………啊………啊……啊…………啊∼∼∼∼∼呀∼∼∼∼∼呀∼∼∼∼∼」

  「啊∼∼∼∼∼嗯∼∼∼∼∼∼嗯∼∼∼啊∼∼∼∼∼嗯∼∼∼∼啊∼∼∼∼」

  「啊∼∼∼∼∼∼∼∼∼∼∼∼∼∼∼」

  睫羭泄了!我可以感觉到那异样的温度,浇灌在我本已操劳了一天的龟头!

  我虎躯一震,肉棒一抖,也射了!

  「啊∼∼∼∼∼哥∼∼∼∼∼噢∼∼∼∼人家∼∼∼啊∼∼∼∼好∼快乐∼∼∼∼」

  由少女变为女人的睫羭,由里至外、从头到脚,都散发出无比强烈的惊人诱惑!

  浅浅的一笑、美目四顾间轻轻的一勾,就可以轻易让任何男人举枪上瞄,立刻喷发!

  上学、放学我都得亲自接送,风雨无阻。不然穿着制服裙的她,在公车和捷运上根本

动弹不得,一上车就会被痴汉的怪手摸遍全身。

  上补习班前睫羭都得换上长袖长裤、披上宽松的大外套,才不会被男同学骚扰。而即

使如此,她在补习班收到的情书还是以前的两倍多………

  女子高中的班际合唱比赛上,睫羭身为指挥,在同学的强烈要求下,穿上露出一半大

腿的迷你裙……而指挥,是要站在舞台最前端的,秀丽的裙下风光让台下的男老师们鼻血

不止。而比赛过后睫羭也开始收到学姐、同学、学妹们火辣辣的情书……

  ………………………………………………………………………………

  一道刺眼的光线射入我的瞳孔。

  我茫茫然地睁开眼睛。

  我的脑袋…枕在什么东西上面?……哦,是女孩的大腿。我正躺在清洁公司的梦境轻

洁仓里,眼前可以看到服务员高耸的双乳,还有那两座山顶间直射而下的灯光。

  「陈先生,您买的两节时间已经到了,但是还有一些没有清洗完成……请问您要继续

清洗吗?」

  哦。我看看手表。

  不,不要了。快要开会了,我得回公司。

  「陈先生,那让我为您处理善后。」眼前美丽的睫羭说。

  哦不,她不是睫羭,睫羭是我刚才梦里的…梦里的那个啥?

  嗯,反正这位漂亮小姐只是清洁公司的随仓服务员。她们上班时只有编号,天晓得她

们叫什么名字……

  美丽的服务员很快将我的精液吸干净,用湿纸巾擦拭,嘴里吐着香气轻轻帮我吹干,

再帮我把裤子穿好、皮带系上。

  「陈先生,谢谢您使用本公司的服务,欢迎您下次再度光临∼」女孩儿的声音好甜、

好好听。

  嗯,待会儿开完会我再过来。妳等一下会在这里吗?

  「会的。请问陈先生要预约吗?如果您要预约,我可以暂时不服务别人的。」

  好,就帮我登记吧。

  我拍拍脑袋,觉得仍然不是很清醒。

  小姐,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妳很像是我老婆……可我明明从来没结过婚……

  噗嗤。服务员嫣然一笑、一室生春。「我也觉得你很像我的亲亲好老公呢∼∼」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lunli/79761/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