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家庭伦理

我真的不是暴露狂啦(39)万用穴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基本上中午我都有会去总公司教一些新进人员做一些基本的电脑操作,虽然各分店都有教。但我还是先教一次。让新人有个印象。

电脑教室其实也不大,平常也没什么人,大约十来个,各自都坐得很鬆散。我最大的"露点",就是从门口走到讲台。

因为仍然是护士装,所以我仍然是光着下体,露着小穴到处乱乱走。有时不小心还被人扣穴扣到淫水四射⋯⋯(上上集)

但新人们可能不知道我的"传奇"。大多在滑手机或看不清楚或以为自己看错了。没有人想得到台上的讲师正光着下体上课。顶多好奇我有没有穿胸罩,或奶子为何"粒粒分明",那么明显。

其实教室的电脑常常当机或坏掉,我都会叫大家换台电脑试试。连续上了那么多天也相安无事。直到有一天⋯⋯教室坐满了人。无法换位置。

我打电话给小闲,叫他联络工程人员来修。这人名字很闲人也很闲,每次都开视讯,无非就是想看我……看我的出丑…..我的衣服…..我的不小心暴露…..甚至不小心跟人ooxx……有次更过份,手机看不够,还想送台大电视装我在家,美其名业务需求。其实是想看更多吧……总之,他要我走下台去看看电脑上的画面,说不定重新登入就可以用……

什么!?我走下去?那小妹妹不就全被看光光了?其实人在外面也早就全看光光了。但不知为何心里上就是想遮一下。至少不要让新人那么快就知道我是传奇。

我:什么?你叫我修电脑丫?我哪会丫⋯⋯
小闲:你快下去看看啦!工程单位没那么快就到场,说不一定只是小问题啦!
我:唉哟~这样⋯⋯有点小害羞啦!
小闲:哪有暴露狂会害羞的啦!是更性奋吧!
我:你不要讲出来啦!这样很讨厌!
小闲:好啦!你快下去!

我走出讲台。众人似乎清醒,个个瞪大眼睛看着我。

小闲透过视讯:哇~真的是客满耶~难怪今天会打给我。

出问题的是第一排的最后一个位置。这教室也奇怪,空间不大,却放那么多台电脑,一排五个,共五排,25个位置。但走道只有一边,另一边是墙壁。等于我要经过前四个人才能走到第一个去看他的电脑。

第一排与第二排的距离很小。事实上我必须叫五个人都出来,我才能到第一个电脑去。但我不想麻烦那么多人,也以为自己够瘦,可以挤进那小小地距离。

事实上挤得进去,但光溜溜的小穴会挤到第二排的桌边。桌边一大堆的电线不断地刺激小穴。光溜溜的屁股更会挤到第二排同学的拿滑鼠的手。我一路用屁股碰同学的手还一路说对不起。

事实上挤得进去,但我前面的奶子会一路打到第一排同学的头。我越走到里面,感觉前面与后面越挤。然后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提着屁股挤进去。

我:好了,我到了。目前就⋯⋯这什么画面?你自己看看?
小闲:喔!我一看就知道,这小事情啦!来,你先按F2
我:好,按了。
小闲:再按RESET。
我:R⋯⋯E⋯⋯S⋯⋯
小闲:你用一指神功要按到什么时候丫,后面还要按很多字耶,叫同学拿你的手机啦!
我:喔,好,同学,可以帮我拿一下手机吗?
同学:喔,好⋯⋯
我:E⋯⋯T⋯⋯
隔壁同学:现在是⋯⋯老师两粒大奶,放在同学头上,两手又像环抱同学的头吗?真希望我电脑坏丫⋯⋯
小闲:再打LOG空格IN
我:L⋯⋯
后面的同学:你看,老师不只没穿内裤。她刚才⋯⋯小妹妹就一直吸着我的手指不放,让我连滑鼠都不能操作?
其他同学:的确很有力、也很湿⋯⋯你看能不能慢慢放几根手指进去?
后面同学:放手指?你疯啦⋯⋯嗯⋯⋯我来试试⋯⋯
小闲:再打administrative
我:哇~这次好多字⋯⋯A⋯⋯D⋯⋯
后面同学:真的耶⋯⋯无论我放几根手指进去,她都吃得下耶⋯⋯看起来那么小的缝,怎么可以 慢慢变成一个洞?
其他同学:我怀疑⋯⋯你那个滑鼠,是不是能进得去?
我:喂!电脑没反应丫!
被老师从后面环抱还拼命闻老师体香的同学说:老师,你刚才打错好几个字。
我:喔,我再打一次。小闲,你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说啦!
后面同学:真的进得去耶!滑鼠圆圆的!但也有份量,怎么塞得进去呢?
其他同学:那我的可不可以?
后面同学:你⋯⋯塞两个!?不可能吧!
我:A!进去了!然后呢?
小闲:你再打BBT system repair
我:又那么多字⋯⋯B⋯⋯B⋯⋯
其他同学:那我呢?我的也可以吗?
后面同学:三个滑鼠丫⋯⋯我试试⋯⋯老师真强⋯⋯
我:你看!电脑好像在跑了。
小闲:应该等下就正常了。你先去看看其他台。
我大叫:还有其他同学电脑有问题吗?
所有人都举手:我我我!我我我!
小闲:你这样挤同学,当然每个人都有问题了!你去后面看一眼不就好了?
我:也是⋯⋯
后面同学:她知道她穴里塞了三个滑鼠吗?
其他同学:重点是滑鼠线在她两腿之间摆动吧!
我: 同学,你电脑坏了,你等等,我来了。那个⋯⋯小闲,是先按F5吗?
小闲:啥?你全忘啦?F2啦!等下还有一大堆英文字要你打耶!
我:我就说我不会修电脑丫~你还要勉强我!现在搞得人家很害羞耶!
小闲:好,重头再来。RE⋯⋯
我:等下,同学,你帮我拿一下手机。
另一个享受福利的同学一手拿手机另一手开始对老师毛手毛脚地说:好!
我:R⋯⋯E⋯⋯S⋯⋯
其他后面同学:喂!怎么可以塞三个滑鼠还没感觉丫?
其他其他同学:一定有感觉啦!你看她淫水流得整条腿都是⋯⋯
刚才的后面同学:喂!大家传一下滑鼠,我们来看看老师可以塞几个滑鼠进去好不好?
很多很多同学:好好好!快传过来!
我满头大汗:P⋯⋯A⋯⋯I⋯⋯R⋯⋯呼!终于好了!我再去看别台!
小闲:好!对了,你后面的同学好像很忙,在忙什么?
我:在玩游戏丫⋯⋯公司电脑不给力还能干麻?
小闲:我看到那台也坏了⋯⋯
我:好,我进去看看⋯⋯嗯⋯⋯越来越挤了⋯⋯
很多同学之一:喂!塞几个了?
很多同学之二:我哪知?只能看到很多线在外面⋯⋯还有很多淫水⋯⋯滴得到处都是⋯⋯电脑会不会坏掉丫?
很多同学之三:谁在管电脑丫?还有没有滑鼠?再传过来丫!
我:呼!好像⋯⋯我看一下⋯⋯好像电脑都修好了。
小闲:太好了,你真全能,给你拍拍手。但⋯⋯你要怎么教?
我:什么怎么教?
小闲:全班的滑鼠都在你的里面⋯⋯你要怎么教?
我害羞:你不要讲出来啦!你怎么知道全班的滑鼠都在穴里?喂!25颗滑鼠耶~
其他同学:喂~还有没有滑鼠?全进去了吗?
小闲:我每次开视频就是要看你在干麻?不然你以为我真在教你修电脑丫?
我:哼!我可是老师!自己种的因!自己嚐的果!
小闲:什么?
我站在台上抱胸训话:同学们!老师刚才在忙,你们做很多坏事对不对!
所有同学:哇~这老师皮肤真好,奶子真大,生气的样子好性感⋯⋯尤其是两腿之间那些密密麻麻的滑鼠线⋯⋯
我转身甩动腿间的滑鼠线:等下我们正式上课!不能正常上课!无法操作系统的同学,等下自己偷偷来拿回自己的设备!你们每个人都有对号入座!任何人遗失自己桌上的设备,都会被扣薪水!大家知道吗!?
所有同学:啥米!?会被扣薪!?快拿回来!
我自以为霸气:不要急!老师相信你们都会保管好自己的东西!老师也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等下上课时,你们再一个一个来拿就可以了!

我走回讲台,开始上课。刚才我以为很厉害。其实我错了。因为⋯⋯

同学们并不知道哪只滑鼠是自己的,所以必须全拔出来,找出自己的滑鼠,然后再塞回去。大多数同学都很粗鲁,一把抓出所有的滑鼠,然后找到自己的滑鼠,再一个一个放回穴里。看到同学们在前方排队,我假装上课,其实小穴一直涌入很奇怪的感觉⋯⋯

就是好像⋯⋯被很多老二插进去,小鸡鸡们变身成一只大鸡被拔出来。再一只一只插进去,再一大把拔出来。

第一个同学如此操作我还在装没事。第三个同学我直接淫叫出来!一个人手握25只滑鼠,拔一次,塞24次。等于第一个人玩我穴就玩了25次,第二个玩24次⋯⋯以此类推⋯⋯更不要说有的同学还一直玩其他地方。让我受不了,上半身趴在讲台上任同学们一个一个上台玩穴。

同学:老师,你水好多⋯⋯
我害羞:我喷水了吗?
同学:喷得我满脸⋯⋯
我害羞:你们⋯⋯不要一直玩⋯⋯拿了就走⋯⋯
同学:我知道,后面还有人要玩⋯⋯
我又羞又气:你⋯⋯讨厌!
下一位同学:老师,你腿好香,屁股也好香,那里更香⋯⋯
我好像又喷水:你!拿了就走!不要弄了!

我的小穴给25个同学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淫水也不知喷了多少。好不容易熬到滑鼠全部离开我穴。我低头发现地板湿到不行。让我好害羞。直接连想到那天在户外被众人玩到淫穴喷泉⋯⋯不自觉地全身又抖动了起来⋯⋯

正当我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正常上课时⋯⋯

有人开门:呃⋯⋯对不起⋯⋯总公司的人叫我来拍照,请问现在方便吗?
我:拍照?是这里吗?你找错人了吗?
摄影师:呃⋯⋯我一看,就知道,要拍您⋯⋯因为公司要拍的,就是您双腿高举,然后下体被塞满滑鼠,然后拍全裸但三点不露的写真照⋯⋯

什么!又要再塞一次!?我好像被五雷轰顶!心里想到的就是论坛里讨论得最火的照片:三点不露全裸上班+全裸举腿十八招。小闲有跟我讲过,集团的分公司,台湾大写真,希望多拍这两组照片。

摄影师:陈小姐⋯⋯您⋯⋯还好吗?
我深吸一口气:好吧!拍吧!您要在哪拍?
摄影师:我看来看去,好像只有外面这张大桌子可以拍。
我走出外面:外面?外面?外⋯⋯这是公众场所耶!?
摄影师:对。但⋯⋯也只有这里有大桌子,没有其他地方有大桌子了。
我打给小闲却直接被挂掉:呃⋯⋯在这里⋯⋯公众场所⋯⋯全裸⋯⋯插穴⋯⋯拍照⋯⋯你确定,可以吗?
摄影师:可以,公司高层已经準了。
我倒吸一口气:好⋯⋯那⋯⋯就来吧~
摄影师:好,我请工作人员把东西架好。
我向同学说:同学们,再把你们的滑鼠拿出来,我们要再来一次啰~
同学:老师⋯⋯这是你的滑鼠⋯⋯

我看着第26个滑鼠⋯⋯心想⋯⋯连自己的滑鼠也要成为玩具塞进自己体内?不知为何,光用想的就有点性奋?

摄影师:陈小姐,您可以,先全裸了。衣服,可以放这里⋯⋯其实⋯⋯也只有一件⋯⋯

真讨厌,为什么这些人都要说中我的心声?只有一件也不用讲出来嘛~但我还是把衣服脱下,放在他说的位置。就是大桌子的一角。可能摄影师不会拍到吧~我猜⋯⋯

同学们瞪大眼睛:哇~
路人甲:什么情况?
路人乙:不知道,看裸女。
路人丙:公司的新业务。
路人丁:什么业务?

我害羞:请问⋯⋯还要多久?

有一种害羞是空气凝结的尴尬。在公众场合被众人看着裸体,好像每个毛细孔都被眼睛强姦似地。每一秒钟就像每根老二;空气就像插穴的润滑液,落在每个细孔让众人穿刺的眼光疯狂挺进⋯⋯

摄影师:快好了,不好意思⋯⋯

明明还在架器材,就叫我先全裸。不只给同学们看光光,连路人都停下来讨论。真讨厌。

摄影师:好了,陈小姐,请躺下。

冷死了,桌子⋯⋯

摄影师:同学们,可以塞进去了。

我:喂!轻点丫!不要那么用力!

他们是把滑鼠当自己的老二用力塞进我的穴是不是?每一个都好粗鲁。有时还两三个一起塞!喂!你们当我是垃圾桶吗?淦!

摄影师:对不起,陈小姐,您手上,还要再拿一个滑鼠,我们会叫您做一些动作,好让您三点不露⋯⋯

印象中我刚才手上有一个滑鼠:同学们,老师的滑鼠呢?
同学之一:也塞进去了!
我:喔,那拔出来给我吧~
同学之二:好!
我大淫叫:喔~~~!!!!!

其实大家应该都知道我只要求一只滑鼠,但就是有坏同学一把全拔出来!26个滑鼠全拔出来!而且很用力、很故意、很粗鲁⋯⋯但不知为何⋯⋯也好爽?

我有点生气:谁丫?是谁?

没人回答我,反而比刚才更用力、更粗暴、二加三加四地用滑鼠塞进我的穴里。不知为何,我心里有点生气,但嘴巴却吟叫不已?

路人甲:有那么爽吗?
路人乙:死变态!
路人丙:公司什么业务?

摄影师:好的,陈小姐,您的手可以拿着滑鼠头尾,然后手记得遮住奶头⋯⋯还有⋯⋯您的M型腿,可以高举合併了。

对喔,我刚才像分娩一样,让同学们一直弄我的下体,真讨厌!但⋯⋯爽爽的⋯⋯
摄影师:还有,同学们,滑鼠线要直的。麻烦你们用一点点力量拉这个滑鼠,然后陈小姐麻烦您帮我用力夹紧所有的滑鼠,不要让他们掉出来,好吗?

路人丁:哇?拔河吗?1比25?会输吧~
路人丙:要不要来打赌?
路人甲:赌什么?

摄影师:好的,陈小姐,很好、很美,您再帮我做这个动作⋯⋯这个动作⋯⋯这个动作⋯⋯同学们,麻烦你们都做出很惊讶的表情,好吗?

还好我平常有在练瑜珈,不然合併高举双腿的动作,做久,其实满累人的,更不要说还要夹紧小穴。我发现小腹大大的,不知是塞进太多滑鼠,还是我肌肉用力太久?摄影师的一系列动作,就只是变更拿滑鼠的手势,然后,遮住奶头而己。真无聊丫。公司就为了这事劳师动众?高层们是白痴吗?这有什么好看的?

路人甲:掉了一个,你看,我就知道,拔河比赛,1比25输了吧~

摄影师:那位同学,您拔出来了,就帮我拿在手上,并且露出更惊讶的表情好吗?对,眼睛再大点,手捂嘴,手再大点⋯⋯对对对⋯⋯

我:摄影师,好了吗?有点累⋯⋯
摄影师:快了快了,我再拍另一面⋯⋯陈小姐,麻烦您的下面,可以再夹紧一点吗?然后这位同学,再拉出来一点点,让滑鼠一半露在外面。

另一面?另一面就是近距离地拍的淫穴正淫蕩变态地夹着一大堆滑鼠,我还要用尽全力夹住一半的滑鼠?

我怀疑:摄影师⋯⋯您不是说只拍三点不露的照片吗?怎么去拍我下体?还那么近距离?
摄影师:喔,这是公司海外要用的,那个平台可以露点,也可以拍类似的照片⋯⋯

路人甲:类似的变态照片吗?
路人乙:什么平台?我也想看⋯⋯

我:好了吗?我快没力了⋯⋯
摄影师:好了好了。辛苦了,陈小姐。您真的⋯⋯太伟大、太传奇了⋯⋯
我快累死了:好了吗?结束了吗?
摄影师:我们只要再拍一组全裸上课但不露点的照片就可以了。这次您正常上课,不会累的。
我放得很鬆很鬆:好⋯⋯

同学无声示意可不可以拔滑鼠:请问⋯⋯
摄影师:可以可以。
我大叫:啊!

路人甲:他们好像很喜欢一次把大量的滑鼠拔出来耶⋯⋯
路人乙:真有那么爽吗?
路人丙:你是男的,你可以拿一个塞进你肛门再拔出来试试看⋯⋯
路人乙:淦!

我喘好大口气:好了好了,你们要拍什么三点不露照,快拍吧~我要上课了!
摄影师:其实本来就要让您自然上课时拍的。但在上课前我先拍几张⋯⋯
我渐渐没耐性:好~您快点⋯⋯
摄影师:好的,您可以站在台上,双手叉腰,双腿打开,好像在训话一样,教训学生吗?我在您后面拍一张⋯⋯

什么?对学生正面全裸丫?虽然刚才就全裸了。但这个训话动作⋯⋯还真害羞⋯⋯我都不敢看学生。我看墙⋯⋯

摄影师:好的⋯⋯现在双手叉胸,一样在训话。这次我要远远拍您正面了,麻烦您表情凶一点⋯⋯那个⋯⋯第一排的同学,头可以再偏一点,刚好遮住老师的奶头⋯⋯

他站在教室最后面在拍我正面,用他想得到的东西遮我三点⋯⋯但我还是很害羞,假装在凶墙上的时钟坏了⋯⋯其实没坏⋯⋯

摄影师:陈小姐⋯⋯您可以假装在白板上写字吗?
我:喔。我要写什么?
摄影师:不用写,拿着笔就可以了。

我看他由下往上拍我写字的样子⋯⋯那小穴不都拍到了吗?好吧~别的平台⋯⋯

路人甲:他们在干嘛?
路人乙:她好像不怕冷?全裸那么久了?好像还有点出汗?
路人丙:是性奋了吗?
路人丁:不然你脱个上衣看看?
路人丙:我又不是暴露狂⋯⋯

摄影师:好的。我都拍好了。陈小姐⋯⋯老师⋯⋯您可以专心上课了。接下来,我会自己抓三点不露的角度,您只要自由上课即可。

呼~我不自觉地大呼一口气。以前就听说拍摄工作很辛苦的。没想到这么辛苦。一想到未来还有类似的工作⋯⋯就觉得⋯⋯也许⋯⋯久了⋯⋯我会习惯的?

我:好的,同学们。我们终于,可以好好正确地,"使用"滑鼠了⋯⋯现在打开公司的软体,有没有看到介面⋯⋯

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很快就进入教学状况。不到几分钟,我根本忘了摄影师的存在,也忘了门外路人在看。我就一直专心地讲解我的课程内容。有听到摄影师工具的声音,也有听到路人们讲话的声音。但可能我太专心了,以至于摄影组跟我说拍好了,要走了,我也答应一下而已。剩下的,就是我和我的教学内容。

同学:老师这个原理可不可以解释一下?
我:这个喔⋯⋯他背后有一个公式⋯⋯其实你们不需要知道,会用即可⋯⋯好吧~若你们好奇,那我解释一下公式吧⋯⋯

路人甲:这个人是不是完全忘了自己全裸?
路人乙:好像是耶⋯⋯摄影组已经走很久了,她还没有要穿回衣服吗?
路人丙:她抄就抄,为什么奶子与屁股可以抖动得那么厉害?
我:好的~各位同学们⋯⋯这公式就是说⋯⋯
路人丁:抖得厉害代表不是整型的丫⋯⋯
路人甲:她是不是真的忘了自己全裸,走到同学前面开始讲公式了。
同学:老师,我们可以拍吗?
我:可以丫,请拍⋯⋯
路人甲:拍人还是拍公式?但其实早就拍很久了吧~她到底是故意裸还是真的忘记?
我:所以,如果把这个变数换成这个因数⋯⋯就会变成⋯⋯
路人甲:她用板擦时奶屁抖得更厉害,而且弯腰弯得有够底,下体全被看光光⋯⋯
我:好的。大家会问到原理公式,应该在使用介面与操作流程上都没问题了⋯⋯那就⋯⋯下课!
路人乙:你有没有发现学生们都在瞪我们?
路人丙:好像是,为什么?
路人丁:你难道不希望别人滚远一点,才方便跟老师"深入"交流吗?
我忘记全裸还跟路人们一一握手:你们好丫~请问来旁听吗?
路人甲:是丫~老师,您的手真嫩⋯⋯
我想下课了:难得有人旁听⋯⋯那⋯⋯我先走了。
路人乙:好

经过室外的大桌子,我余光瞄到一块布,惊讶地拿起来看!

路人甲:呵,老师,刚才您都没发现,自己的衣服在这里丫?
我尴尬:呵,不瞒您说⋯⋯还真没发现⋯⋯
路人甲:老师,您这奶……

我本能要穿上衣服,结果一人直接抓我的奶吸,一人舌头直接伸进小穴,一人舌头在背上滑来滑去,一人直接接吻。

大路人:你们在干么?
路人甲乙丙丁:呃,副总好!
副总:怎么有个裸女在这边?
我本能不是先穿衣服,而是先帮人辩护:副总好,我是刚才教电脑的老师。现在刚下课,他们问我问题而已。
副总:那为何不穿衣服?
我早已忘了衣服,只想辩护:喔,因为刚才公司有个新业务,说要拍些全裸但三点不露的照片。而我刚好是主角,所以就先全裸。
副总:全裸但三点不露?是拍什么内容?

情况越来越不利。副总后面的人渐渐变多,还有人找他签个名。而我后面四个人,可能是小职员,个个都像小学生做错事一样头低低,躲在我后面,不敢说话,还抓着我的腰。

那一刻我还真忘了自己全裸,挺起胸膛对副总告知实相:主要就两个系列的照片。一个系列是全裸上班,做些日常的事,然后摄影师抓三点不露的角度。另一个系列……

奇怪,我怎么害羞了起来?看到副总背后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反而不太敢说出自己小穴被塞满异物的事?

副总有点大声:是什么?
我觉得你在大声啥小:是一系列类似十八招但三点不露的照片。就是小穴塞满异物,然后我手拿一个东西,让人知道穴里正塞了什么东西。
副总慢慢用力捏我一个奶头:那你这个淫秽贱货刚才穴里塞了什么东西?
我有点不爽:滑鼠
副总更用力了:滑鼠?大的小的?
我回想:算大的,最普通,低阶的那种滑鼠!
副总不捏奶头,去捏小穴上面的豆豆:你这里那么小,塞得进那么大的滑鼠吗?
我感到有水流经我大腿内侧:可以……勉强可以……
副总更用力捏还搓揉豆豆:那我办公室的奖杯,放得下吗?
我好像听到水喷在地板上的声音:我…..我不知道…..

副总粗鲁地把我扛在他粗壮的肩膀上,瞬间我氾滥成灾的淫穴高高举起被众人看得清清楚楚

秘书们:副总…..

虽然我头在副总身后,但看得出,祕书们可能都在等他签名。而他也让我的淫穴,高高地举在他的脸边,供众人看着.

副总:对不起
秘书羞红擦擦脸:没关係

是怎样,我的淫穴还在喷水吗?不小心喷到秘书脸上吗?还有很多众人围观。不知为何,我感到好丢脸好丢脸,小穴不自觉缩了又缩,希望不要再喷水出来了。

副总:把张副总还有严副总叫来。告诉他们我找到一个好玩具。
秘书:好的,没问题。

淦!我何时变成玩具?但似乎是。因为我就这样,赤裸着身体,大开着小穴,在人来人往的走道上经过。进入电梯时,还被众人近距离看着。副总还说可以摸摸看。

好不容易进入副总办公室,不知道他们要怎么玩他的新玩具了?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lunli/79643/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