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家庭伦理

一个女警官的悲惨卧底经历

一个女警官的悲惨卧底经历

作者:wp1098

  近一段时间,丰城市连续发生了多起年轻妇女失踪的案件。失踪的一律都是
16到 26 之间的漂亮的女人。于是乎,谣言四起,人心慌慌,以至于丰城市的年
轻女孩夜里都不敢出门。此事终于引起了丰城市政法书记梅远山的注意,他把丰
城市公安局长严修强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铺头盖脸的一顿臭训,限令其在一个星
期内破案,还丰城市一个安定团结的局面,给老百姓的一个满意的答复。

  严局长灰头灰脸的回到单位,立刻召开了全局系统的大会。在大会上,他声
色俱厉先把下面的人转骂了一通,才稍解心中郁闷之情。局长大人发火,自然非
同小可。各分局和下属的派出所不敢怠慢,紧锣密鼓开始行动,蹲点的蹲点,步
卡的步卡,踩点的踩点,找眼线的找眼线,再不敢掉以轻心,前所未有的兢兢业
业。

  然而,一个星期的时间很快就要过去了,案件却没有丝毫的进展。梅书记已
经来了几次电话,语气一次比一次严厉,严局长更是一脸的苦闷。难道犯罪分子
蒸发了?他想,按说妇女失踪不外乎两种情况。如果不是被人贩子拐走,那就是
被人胁迫去卖淫。可是经过近一星期声势浩大的排查,所有涉及色情服务的场所
都查了个遍,却依然没有发现有什幺线索。至于人贩子贩运,则更是不可能,因
为所有通往外地的交通出口都处在24小时不间断的严密监控之下,决不可能漏网。
更令严修强生气的是,就在这个星期,又有两名妇女失踪。这简直是对公安部门
的严重挑衅,而宣传媒介也不合适宜也掺和进来,不负责任、不厌其烦累篇报道,
言语中对公安部门略有微词,使他感到身上的压力很大。

  严局长从兜里掏出香烟,无意识的点上,大脑依然在高速的运转。

  突然,他听见有人在敲门。“谁呀?”他没好气的问。

  “严局长,是我,小吴。”一个听起来很甜得声音回答。

  “进来吧。”严局长说。

  “这里有一份文件,”知道局长的心情不太好,小吴尽量用最温柔的声音说,
“请你签一下字。”

  严局长草草的看了一下文件,就龙飞凤舞的把自己的名字签上。

  “谢谢你,严局长。”小吴莞尔一笑,转身走了。

  小吴,就是吴洁,是刚从警校分来的实习生,号称“警校一枝花。”人长得
漂亮,声音又甜,身材尤其的好。平时心情好得时候,严局长也经常和她开一些
不荤不素的玩笑,可现在,他实在没开玩笑的心思。

  望着小吴渐去渐远的背影,严局长继续在袅袅的烟雾中沉思。一个想法突然
在脑海中跳了出来,使他不觉微微有些兴奋。

  依照以往多年的工作经验,一个方案出台以前,严局长总是要反复审视一遍,
看看在实践中有多大实现的可能性。于是,严局长熄灭烟头,重新又点燃一根,
仔细了考虑一番,终于拿定了主意。

  他拿起电话,拨号。

  “喂,是小吴吗?请进来一下,我找你有点事。”

  “坐,小吴”,严局长一脸的笑意,几日来难得的灿烂。

  “是这样的,”严局长咽了口唾液,继续说道,“你知道这几天丰城发生的
少女失踪案吧?”

  吴洁点了点头。

  “犯罪份子的气焰极为嚣张,案子也引起了市委领导的极为重视,我可以确
切的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点线索。”

  吴洁听的很专注,这个态度令严局长非常满意。

  “为了能够早日破案,给领导分忧,为百姓除害,我代表局领导班子和局党
委交给你一项艰巨的任务,你有信心完成吗?”

  “什幺任务?”吴洁一脸的困惑,她不明白这起案子和自己有什幺关系。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一个女警官的悲惨卧底经历

作者:wp1098

  近一段时间,丰城市连续发生了多起年轻妇女失踪的案件。失踪的一律都是
16到 26 之间的漂亮的女人。于是乎,谣言四起,人心慌慌,以至于丰城市的年
轻女孩夜里都不敢出门。此事终于引起了丰城市政法书记梅远山的注意,他把丰
城市公安局长严修强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铺头盖脸的一顿臭训,限令其在一个星
期内破案,还丰城市一个安定团结的局面,给老百姓的一个满意的答复。

  严局长灰头灰脸的回到单位,立刻召开了全局系统的大会。在大会上,他声
色俱厉先把下面的人转骂了一通,才稍解心中郁闷之情。局长大人发火,自然非
同小可。各分局和下属的派出所不敢怠慢,紧锣密鼓开始行动,蹲点的蹲点,步
卡的步卡,踩点的踩点,找眼线的找眼线,再不敢掉以轻心,前所未有的兢兢业
业。

  然而,一个星期的时间很快就要过去了,案件却没有丝毫的进展。梅书记已
经来了几次电话,语气一次比一次严厉,严局长更是一脸的苦闷。难道犯罪分子
蒸发了?他想,按说妇女失踪不外乎两种情况。如果不是被人贩子拐走,那就是
被人胁迫去卖淫。可是经过近一星期声势浩大的排查,所有涉及色情服务的场所
都查了个遍,却依然没有发现有什幺线索。至于人贩子贩运,则更是不可能,因
为所有通往外地的交通出口都处在24小时不间断的严密监控之下,决不可能漏网。
更令严修强生气的是,就在这个星期,又有两名妇女失踪。这简直是对公安部门
的严重挑衅,而宣传媒介也不合适宜也掺和进来,不负责任、不厌其烦累篇报道,
言语中对公安部门略有微词,使他感到身上的压力很大。

  严局长从兜里掏出香烟,无意识的点上,大脑依然在高速的运转。

  突然,他听见有人在敲门。“谁呀?”他没好气的问。

  “严局长,是我,小吴。”一个听起来很甜得声音回答。

  “进来吧。”严局长说。

  “这里有一份文件,”知道局长的心情不太好,小吴尽量用最温柔的声音说,
“请你签一下字。”

  严局长草草的看了一下文件,就龙飞凤舞的把自己的名字签上。

  “谢谢你,严局长。”小吴莞尔一笑,转身走了。

  小吴,就是吴洁,是刚从警校分来的实习生,号称“警校一枝花。”人长得
漂亮,声音又甜,身材尤其的好。平时心情好得时候,严局长也经常和她开一些
不荤不素的玩笑,可现在,他实在没开玩笑的心思。

  望着小吴渐去渐远的背影,严局长继续在袅袅的烟雾中沉思。一个想法突然
在脑海中跳了出来,使他不觉微微有些兴奋。

  依照以往多年的工作经验,一个方案出台以前,严局长总是要反复审视一遍,
看看在实践中有多大实现的可能性。于是,严局长熄灭烟头,重新又点燃一根,
仔细了考虑一番,终于拿定了主意。

  他拿起电话,拨号。

  “喂,是小吴吗?请进来一下,我找你有点事。”

  “坐,小吴”,严局长一脸的笑意,几日来难得的灿烂。

  “是这样的,”严局长咽了口唾液,继续说道,“你知道这几天丰城发生的
少女失踪案吧?”

  吴洁点了点头。

  “犯罪份子的气焰极为嚣张,案子也引起了市委领导的极为重视,我可以确
切的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点线索。”

  吴洁听的很专注,这个态度令严局长非常满意。

  “为了能够早日破案,给领导分忧,为百姓除害,我代表局领导班子和局党
委交给你一项艰巨的任务,你有信心完成吗?”

  “什幺任务?”吴洁一脸的困惑,她不明白这起案子和自己有什幺关系。

  “我们决定派你去当诱饵,把犯罪份子钓出来。你有信心吗?”

  听明白了严局长的话,吴洁非常激动。自从上警察学校的第一天起,她就幻
想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为一名英雄,没想到机会这幺快就降临到自己的身上。

  她立刻站起身来,向局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我保证完成任务。”

  “现在我们来安排一下具体的工作事宜……”

  晚上下班,吴洁的脚步十分的轻盈,几乎是一路小跑回家的。

  吴洁出生了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教师。在父母
的呵护中,吴洁的人生之路十分的平坦。小学、中学乃至参加工作都一帆风顺,
平淡得像一杯白开水,简单的让吴洁有些生厌。在吴洁的潜意识深处,她总是渴
望自己的人生能够五光十色、多姿多采。因此,中学毕业的时候,吴洁不顾父母
的反对,执意要上警校,就是为了实现心中的梦想。现在,她终于可以如愿以偿
了。

  吃晚饭的时,尽管吴洁竭力的掩饰心中的喜悦,但细心的母亲还是看出了一
些端倪。母亲关心的问道:

  “洁洁,今天有什幺喜事吗?是不是不男朋友了?”

  “什幺呀?”一提起男朋友,吴洁的脸就不由的有些微红,“不是的,今天
局长亲自交给了我一项任务。”

  “什幺任务?”父亲也问,慈爱的看着自己的乖乖女。

  “保密。”吴洁一脸神秘的说。

  “好,保密。”母亲无奈的说,“连父母都要保密。”

  “当然了,”吴洁撒娇道,“人家是警察吗?”

  吃完饭,吴洁到浴室洗澡。

  吴洁脱衣服的时候,浴室的镜子里反射出她窈窕的胴体。对于自己的身体,
吴洁并不陌生。但像这样仔细的观察,她是第一次。

  吴洁知道自己长得很好看,从小她就在“这女孩真漂亮”的赞扬声中长大的。
但现在,当吴洁在镜子中认真欣赏自己胴体的时候,连她自己都对造物主如此的
亲睐而感到不可思议。

  镜子的自己是如此的娇艳不可方物。容貌的俏丽自不用说,柳叶一般的弯眉,
清澈明亮的眼眸顾盼流离,充满了灵动的生机。

  吴洁侧过身来,镜子里立刻呈现出她修长丰满的长腿。吴洁的下肢很长,几
乎占了整个身高的一半。由于常年不见断的体育锻炼,臀部的肌肉平滑结实,微
微有些上翘,显得腿部越发的修长。看到这里,吴洁有些不好意思。她连忙转过
身子,正面对着镜子。

  吴洁的肩膀平坦笔直,腰很细,臀部丰满。从肩膀到细腰再到髋部,呈现出
一个美妙的少女曲线。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意的沿着细长白皙的脖颈搭在高耸
坚挺的乳房上,更凭添了几分动人的妩媚。

  吴洁的肌肤光滑细腻,没有一丝瑕疵,宛若绸缎一般熠熠闪光,透出诱人的
光泽。一想到“诱人”这个词语,吴洁脸不禁有些红了。她不好意思的用双手蒙
住脸,仿佛在窥视别人的裸体一般……

  夜幕降临了。经过了十几年的改革开放,丰城这个沿海城市已经变的十分繁
华。尤其在晚上,华灯雪放,车流不息,甚至比白天还要眩目。经过一天疲惫的
工作之后,各种娱乐场所聚集了形形色色出来消遣的人们。在市中心最大的“星
光娱乐城”,人头攒动,人满为患。

  一楼的的厅里正播放着震耳欲聋的爵士乐,在光怪陆离、时隐时现的镭射灯
下,一群俊男靓女在疯狂的摇摆着自己的身体,仿佛鬼魉幽灵一般,借以排解人
生的烦恼和忧愁。

  离舞池不远的一张桌子上,坐着一对年轻男女。男的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的背
心,显露出结实的胸肌轮廓,下面穿了一条宽松的白裤子。女孩显得很高挑,长

发披肩。上身穿了一件粉色的“真维斯”紧身T 恤,恰如其分的露出纤细的腰身
和浑圆的肚脐眼。下面是一件藏青色的牛仔裤,更显得腿部越发的修长。他俩正
是严局长派来“钓鱼”的吴洁和她的男同事张凯。

  “热死了,喝点水。”吴洁显然还没有从刚才剧烈的运动中恢复过来,不停
的喘息,高耸的胸部随着呼吸剧烈的起伏。

  张凯潇洒的打了一个响指,一个穿着超短裙的女侍者走了过来。

  “一杯可乐,一瓶啤酒,OK .”张凯说。

  女侍者去了。

  “都一个星期了,怎幺还没有情况?”吴洁的小声的问。

  “管他呢?反正上面没让我收工,我们就每天来报到。”张凯不以为然的说。

  突然,一曲美妙的和谐铃声响起。

  “你的手机响了。”吴洁提醒张凯。

  “喂,那位?”由于室内太吵,张凯的声音很大,“是小丽呀!……OK、OK.”

  “女朋友找我,有点急事,我先走了。”张凯挂了机对吴洁道。

  “好吧。”吴洁有点无奈。

  “这样吧,你再坐一会,没什幺情况就撤,回头我给你打电话。再见!”

  当侍者把饮料和酒送上的时候,张凯已经走的无影无踪。

  “可乐留下,啤酒就不要了。”吴洁说。

  女侍者一脸的不乐意,努着嘴走了。

  吴洁一面喝着可乐,一面无意识的望着舞池中摇弋着的众舞,不禁有些恍惚,
竟然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而且睡意越来越浓。终于,她不由自主的爬在桌子上
睡着了……

  当吴洁醒来的时候,只觉眼前一片漆黑。不是天黑了,而是她的眼睛被人用
布蒙住了。然后她发现,嘴巴也被人用胶布粘上了,只能用鼻子急促的呼吸,感
觉有些缺氧。她本能的想用双手来解开胶布,却发现自己的双手也被人铐在身后。
手腕处冰凉铬人的感觉使她确认那是手铐。手铐对她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只不过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竟然会铐在自己的手上。

  “我不是在舞厅了跳舞吗?怎幺被人蒙住了眼睛?我现在在哪里?”无边的
黑暗使她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是谁干的,他们想干什幺?”

  “难道……是他们?”吴洁想起少女失踪案,难道落在了他们的手中,这样
一想,她不由的打了个冷战。

  好像碰到了什幺东西,吴洁感觉身子有些晃动,耳边隐隐有流水的声音。自
己好像在一条船上。由于眼前一片漆黑,她无从分辨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自己
又要被运送到哪里去?她越发地忐忑不安。

  时间过得很漫长,船好象靠岸了。很快,吴洁听到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然后
她就被两双强壮有力的手拎了起来,半拖半走地下了船。虽然双脚踏上了结实的
土地,因为惯性的缘故,她依然感到有些摇晃,连忙站直身子。

  两支紧抓着她胳膊的手终于松开了,紧接着,蒙在眼睛上的布终于被拿掉了。

  乍逢光亮,眼睛被刺得很痛。她连忙闭上眼睛,稍适一会,再睁开。如是几
次,才可以看清眼前的景色。

  这是一个四面环海的小岛。小岛的植被十分的茂盛,灌木丛生,郁郁葱葱,
典型的热带雨林特征。在勉强算做码头的沙滩上,停了一艘豪华的旅游船。不用
说,这一定是吴洁刚才乘坐的那条船。

  虽然身体因为恐惧不由自主的颤抖,但一想到自己是警察,而且正好接受了
这个任务,吴洁还是强打精神观察四周的情况。吴洁发现。除了自己以外,她的
周围还站立着许多女孩,大概有一、二十个之多。虽然高矮胖瘦各不相同,却一
律的年轻漂亮。那几个女孩比自己更害怕,有几个甚至站都站不住,蹲在地上瑟

瑟发抖。除此之外,还有七、八个强壮的男子站在她们的身后。黝黑的皮肤,一
律的表情狰狞。他们手中都拿里皮带、橡皮棍、电棒之类的凶器,显得格外阴森,
不禁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吴洁很快就明白了,自己落入了魔窟。面前这帮歹徒也许就是丰城市少女连
续失踪案的幕后操纵者。

  3 很快,她们就像一群可怜的羊群被驱赶着向前走去。一个男人走在前面领
路。只见他随意的拨打几下,竟然在茂盛的灌木丛中觅到了一条小道。小路十分
的隐蔽,始终被茂盛的杂草所遮掩。但显然是人工设计的,因为路面一直都铺设
着细密的碎石。徒中,这些杂草不时的触碰着吴洁的小腿,不禁让她有些害怕。
吴洁很担心草丛中会窜出蛇、鼠之类的东西,因为从小她就害怕这些令人恶心的
小动物。所幸的是从始至终并没有出现让吴洁所担心的事情。

  一行人在蜿蜒曲折的羊肠小道上行走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吴洁就听到小溪的
流水声。一条时隐时现的小溪和小道时而平行,时而交错,潺潺的向大海中流去。

  又走了大概100 多米,水声也听不见了,小溪和脚下的小路岔开,淹没在浓
密的草丛中。

  眼前出现了一个小山洞。山洞十分的低矮,只有一米左右高,每个人都被迫
弯下腰来才能进去。山洞里十分的黑暗,大家摒住呼吸,鱼贯从里面穿过,甚至
连鞋子磨在地上沙沙的走路声都听的清清楚楚。渐渐的,洞穴开始变得宽阔,可
以看见洞口处逐渐明亮的光线。

  一走出山洞,吴洁的眼前不由的一亮,顿时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即使
是身处险境,精神也为之一怔:

  呈现在她们面前是一大片平整的土地,上面长满了绿茵茵的草坪,宛如一块
巨大的地毯。草坪的尽头有几十株高大的椰子树,远景是波涛起伏的蔚蓝色大海。
整个景色看起来就象一副美伦美焕的风景画,真是一个世外桃源。

  “快走!”一个男人粗暴的喝声把她从眼前美妙的景色拉回了现实。

  她们被迫转向,向右继续行走,然后就看见一栋漂亮的别墅出现在她们的眼
前。别墅建造的十分别致的,红墙绿瓦,篮色的落地玻璃,映衬在绿色的草坪中,
显得十分富丽堂皇。

  她们走进别墅,没有停留,径直穿过别墅宽阔的客厅,又从后门走出。

  一走出别墅,吴洁立刻就被眼前所看到一切的震惊了!

  别墅的后门,在草坪上有一个标准的网球场。两个年轻的女孩正在上面很认
真的打球。有人打网球并不奇怪,令人吃惊是这两个打网球的女孩竟然没有穿衣
服。而且,对于她们一行的到来,她们浑然不觉一般,依然旁若无人的跑动、击
球。修长的大腿,白晃晃的臀部以及因为运动不停跳跃的乳房,这一切,让同样
是女人的吴洁有种当众被人脱掉衣服的羞耻感。吴洁臊得两颊通红,慌忙地闭上
眼睛,垂下头,暗想:难道她们不知道羞耻吗?

  “走!”一个粗暴的喝道。后面的男人继续催促着她们前行,直到确认离开
了这两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之后,吴洁才敢把眼睛睁开。

  穿过一个长廊,吴洁看到一个三层楼的圆形建筑,却立刻被眼前更加瞠目结
舌的景象所震惊:圆形建筑的侧面,是一个露天的标准游泳池。游泳池里绿色的
池水晶莹澄澈,一大群裸体的年轻女人在其中游戏、喧哗。在耀眼的阳光下,女
人白皙的皮肤和两腿间一丛丛黑色的耻毛十分的醒目、刺眼。如果说刚才的一幕
让吴洁感到羞耻,现在的景色则让她连耳根都羞红了,恨不得能找个缝钻进去。

  对于她们和身后男子的到来,这些一丝不挂的女人好象没看见一般,依然怡
然自得的游泳、悠闲的躺在旁边的摇椅上晒太阳。吴洁合上眼帘,低着头,只觉

两颊如火一般的滚烫,忙不迭的从一群白晃晃的肉林中穿梭而过。

  最难堪的时光终于过去了。

  低头走了很长时间,吴洁才敢把眼睛睁开。前面没有路了,只有一座怪石嶙
峋的假山,但引路的男人继续带着她们向假山走去。

  这个男人走进假山后,不知在假山上碰了什幺一下,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脚下的水泥板开始缓缓的向两边移动,就像阿拉伯神话描写的一般。

  走过几道楼梯后,一行人鱼贯进入地道。地道里的灯光十分的明亮,并不感
到阴冷,感觉有点像走进了地铁里。装饰两边的墙壁的是一副副巨大的贴画,贴
画的背后显然有日光灯,使贴画在幽暗的反衬下格外的醒目。吴洁无意窥视了一
下贴画,发现竟然是一副副男女交媾的“春宫图”。由于图片十分的巨大,男女
表情和裸露的性器官十分的逼真。

  平日里,吴洁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即使偶然有女伴谈论男女间的事情,她也
会面红耳赤的躲开。对于性方面的知识,也仅限自己从书本上看到的支鳞片甲,
她甚至从没有自慰过。而今天所经历的一切严厉的冲击了她的视觉和观念,使她
恍若有进入另一个星球的恍惚感,羞愧得无以复加。

  走了大概50米左右,窄小的道路开始变得开阔,她们进入一个大厅里。大厅
十分的宽阔,足有一个篮球场大。那些男人一字排开堵住了进来的出口,所有的
女孩散乱的站在大厅的中央。

  吴洁看见屋顶上悬着许多吊环,高矮不同。这有什幺用?吴洁有些不明白。

  突然,对面的墙壁缓缓的打开一扇门。在经历了众多奇怪的事件之后,吴洁
并没有对此感到有什幺意外。

  从门里走出一个中年男子,四十左右的样子,同样的一身黑色打扮。虽然地
下室的光线并不是很刺眼,但他依然戴了一个很宽的墨镜,几乎遮住了半边脸。

  “墨镜”拍了拍手,说道:

  “欢迎各位美丽的小姐光临伊甸园。这是快乐的天堂!这里有动人的景色,
明媚的阳光,充满安逸和舒适,绝对自由的王国!现在也许你们还不了解,过一
段时间之后,你们就会发现它的好处。没有烦恼,没有痛苦,没有讨厌的劳作,
还可以随时随地品尝令人欲仙欲死的快乐。”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你要决定的听话。”

  “如果你不听话,这里将变成令人恐怖的地狱,让你们感受无穷无尽的折磨
和求生不能求死不能的痛苦。从天堂到地狱,仅有一步之遥,这一切都取决于你
的态度。”

  “当然,根据以往的经验,你们虽然能听懂我的话,但是并不能理解其中的
精髓。所以,必须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和学习。只有通过训练和学习,你们才
能改变一些世俗观念,养成‘绝对服从’的习惯。”

  “现在,让我看看你们是否明白‘绝对服从’的含义,”墨镜抬起头说,
“好吧,现在你们先把身上的衣服脱掉。”

  在这幺多陌生男人的面前,脱掉自己的衣服,这是一件绝对不可能的事。吴
洁看看身边的女孩,尽管每一个都恐惧的浑身发抖,但并没有一个人脱衣服。

  戴墨镜的男子脸色开始变得阴沉,像蛇鹫一般的眼神冷冷地一一从每个人的
脸上巡视了一遍,目光所过之处,无不让人身体发冷。

  “你,”他指着其中一个女孩,说:“过来。”

  这显然是一个乡下的女孩,齐耳短发,圆脸,眼睛很大,身体稍现丰满。尽
管已经是夏天,她穿得依然很保守,除了脖颈和小臂,所有的皮肤都被遮掩的严
严实实。她躲闪着不愿向前。

  “墨镜”做了个手势,两个如狼似虎的打手就象老鹰抓小鸡一样把可怜的女
孩拖了过去。还没有站稳,凶狠的歹徒就一记耳光抽在了她的脸上。响亮的声音

在室内的反复的回荡。可怜的乡下女孩俏丽的脸庞顿时就肿了起来。

  “你听不懂我的话是吗?”墨镜恶声恶语的说道,“把衣服脱了。”他解开
了她的手铐,命令她道。

  “不!”女孩惊恐望着墨镜,双手本能的挡在胸前,然后转身没命的逃跑,
但没跑几步就碰到厚重阴冷的墙壁。

  她转过身来,看着两个粗壮的打手,一步步的向她走来,终于开始绝望,跪
在地上开始恸哭。

  皮带无情的抽打在她身体上。她双手抱头,不停的翻滚、哀求,却丝毫不能
打动这些残忍的歹徒。空洞的室内回荡着女孩越来越大的惨叫声和皮带抽打在肉
体的声音。直到女孩昏厥过去,才结束了无情的毒打。

  他们重新把她双手拧在背后反向铐在一起,然后挂其中一个吊环上,让她的
脚不能着地,全身的重量都承受在两个手腕上。室内立刻重新响起了女孩凄厉的
惨叫,令每个女孩的都感到十分恐怖。吴洁终于明白这个吊环的用处。

  这样的场景是阳光下那些漂亮女孩做梦也无法想象的,吴洁身边的一个女孩
被吓得脸色苍白,两股发颤,连小便都失禁了,混浊的液体从裆部顺着大腿内侧
一直流下来。可“墨镜”依然没有放过她。把她拖了过去。

  “别打我,”她带着哭腔说。

  “把衣服脱了,快!”

  “我脱,别打我。”她已经快崩溃了,慢慢的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墨镜”
邪恶的望着她,那眼神就象一只猫望着落在自己手中的老鼠。女孩脱光了外衣,
在解胸罩纽扣的时候,迟疑了一下。

  “快点!”“墨镜”粗暴的喝道。紧接着皮带就抽到了女孩裸露的后背上。
女孩一声惨叫,加快了手上的动作,连小的可怜的内裤都不敢留下,很快就脱得
一丝不挂。于是,女孩所有的隐私——丰满的乳房,浑圆的臀部以及小腹处黑色
的毛丛都毫无遮掩的暴露所有男人淫亵的目光里。她手足无措的遮掩自己的羞处,
顾前又顾不了后。

  即使如此,“墨镜”依然不肯放过她,他狞笑着把女孩的双手拧在身后。让
她无法用手遮羞。女孩又羞又急又气,可她又不敢用力反抗,只能低声向“墨镜”
哀求:“放了我吧,求求你了。”

  “墨镜”并没有因此而放过她,反而得寸进尺地腾出一只手,绕过女孩的身
体,落在女孩白皙高耸的乳房上。

  “乖乖的不要动。”他一边当众蹂躏着可怜的女孩,一边说。女孩只有痛苦
的闭上眼帘,泪流满面地忍受着墨镜对她的羞辱。

  吴洁直觉脸上一阵发烫,仿佛那些肮脏的手在抚摩自己,心中不由得充满厌
恶之情,就像某种恶心的爬行动物从自己的身体爬过一般,有种要呕吐的感觉。

  “真不错,”“墨镜”终于结束了对女孩的凌辱,用手拍拍她的脸说,“下
去吧。”

  一个男人走过来,把女孩带走了。

  “人生来就是赤裸的,穿衣服只是为了御寒。用衣服遮羞其实都是那些虚伪
的道学家的愚民言论。你们要从思想上摈弃这种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lunli/6727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