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家庭伦理

脱狱者 第一日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花泽飞鸟

有人说寂寞是一种清福,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在我寂寞的土壤里滋生出是希望

的幼芽,还是绝望的毒瘤,我不知道……

                               第一日

    我是林夕静,一名全职太太,与丈夫结婚已经两年,我们还没有自己的孩子,

丈夫在一家公司做白领,收入勉强可以维持我们的生活,如果有了孩子必然会十

分拮据,我一边庆幸着没有怀孕,一边担心着家里脆弱的经济支柱会随时崩塌。

    丈夫平日里对我温柔呵护,温柔体贴,大家羡慕丈夫娶了我这样的一个大美

女,我的朋友也恭喜我嫁了一个如此体贴入微的男人。本来我不该抱怨什幺,只

是在做爱时丈夫也十分温柔恭敬,那种温柔让我几乎怀疑他是不是男人,那种礼

让和谦虚让我有时十分气愤,但又不能表现,毕竟他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我

的一切支出都要向他请示。

    我每天做饭洗衣,整理房间,将养我的丈夫伺候的无微不至,他的温柔谦虚

让我窒息难受。一天,社区的工作人员上门提醒大家,有在逃犯出现,请大家务

必小心,一旦发现可疑人员立刻报警。

    记得前几年也有这样的告示和通知,我也没太理会,在我去家里后院仓库时,

我发现了打翻的花盆,这几天总有夜猫到家里肆虐,想到这里心中原本憋闷的心

中变得更加气恼了。

    “这些该死的猫,早晚我要抓到你!”我气呼呼的走进仓库,迈步进去,刚

跨入一步,一股极大的力道搂住了我的脖子,将我一下拉到了门后的暗处,还未

等我喊出来,一只大手便捂住了我的嘴。

    “别出声,否则老子废了你,懂吗?”一个低沈而狠毒的声音从的耳后传来。

    “唔唔……”我被吓得脑子一片空白,身体不停的哆嗦,双腿已经失去了力

气,根本不敢做任何挣扎,脑子想到的就是--逃犯?!!

    “吃的,哪里有吃的?我现在放手,你要是敢喊,我立刻宰了你。”

    我感觉脖子上被一把冰冷的利器架住,丝丝疼痛在皮肤上出现,极度的惊恐

让我无知所错,本想点头答应,可架在脖子上的利刃让我十分畏惧,等了好一会,

男人好像知道我不敢反抗,便松开了他捂在我嘴的手。

    “厨房……”我的声音极度颤抖着。

    “带我去!”男人压低声音吼着。

    我是怎样走到厨房,又如何告诉男人哪里有吃的,我全然不记得,我瘫软在

厨房的地上,本想脱离的我,双腿无论如何都用不上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男

人在厨房里大嚼猛吃,他的食量惊人,吃掉了我做的剩余早餐,昨夜的剩饭,最

后又在冰箱里拿了几个生鸡蛋,喝了下去。

    “太太不上班吗?”男人吃完,慵懒的倚靠在竈台边,看了看我无名指上的

鉆戒,虽然丈夫没有财力买大的鉆石,但我手上的鉆戒依然十分明显。

    “呜呜呜……”我低声抽泣,擡头看了一眼男人的脸,一张清瘦黝黑的脸,

笔直的眉毛下一双狠毒的目光,口齿闭合时发达的咬肌,在他的双颊一鼓一鼓的,

要是随时可以把我吃的连骨头都不剩,我刚撞上他的目光,我就立刻恐惧躲闪。

    “太太长得这幺美,整天呆在家里,太浪费了吧。”男人从竈台边信步向我

走来。

    “呜呜呜……”我惊恐的擡头看着男人,发现他解开了一个领口的扣子。

    “太太怕什幺,你知道我要干什幺?”男人的坏笑越笑越可怕,弯弯的嘴角

好像要将这个脸撕开一样。

    我低声抽泣,挪动身体向后退去,一边摇头,一边祈求的看着他,希望他想

要的不是我现在猜测到的。

    “摇头什幺意思?不要?你说出来,你说不要,我就放了你,嘿嘿嘿……”

男人蹲下身子,一点点向我靠近。

    “别……别过来,我已经让你吃饱了,你放过我吧。”我被逼到了墻角,已

经退不可退,我蜷缩着身体,像是一只饿狼嘴边的小鹿,哀鸣颤抖,惊恐无助。

    “让你开口,你就开口,太太你还真是听话啊,我现在肚子是吃饱了,可我

的老二还饿着呢,而且饿了好几年了,它已经饿疯了,我都能听到它在喊着要进

入太太的小逼里呢?你听不见?哈哈哈……”男人有些发疯似的自言自语。

    “呜呜呜……”我哭的更剧烈了,我知道自己如今已经难道厄运,注定今日

身体要遭受他人的玷汙。

    男人站起身,解开腰带,脱下了裤子,将外裤扔在了一边。我擡头一看,男

人的裆部耸立着一根又粗又长的阴茎,红肿的龟头好似极度饑渴怪兽,在空中徐

徐点头,在寻找着它可口的猎物。男人蹲在,双手各握住我的一只脚踝,大力将

我的双腿掰开,男人大手好似铁钳一般,抓得我脚踝作痛。

    当我双腿大开,暴露出裙下的内裤时,男人鬆开一手,快速抓住了我的内裤,

猛力一扯,嘶的一下将我内裤扯的粉碎。

    “啊!!”我被男人利落兇猛的动作吓得大喊。

    男人凑近下体,双腿支开我的大腿,握手阴茎就準备插入。

    “等等!”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伸手撑住了男人的胸口。

    “你活腻味了?!”男人回手拿起利刃,架在我的脖子上,目露兇光。

    “不是,我能……帮你擦擦吗?”我为难的指了指他勃起的阴茎,我发现他

龟头的冠沟里都是泥巴,而且阴茎的一些地方也沾了些乌漆嘛黑的东西,可能是

逃亡时顾不得太多你,弄得太狼狈了。

    “哦?太太……还有这份閑心?哈哈哈,好,伺候着!”男人大大咧咧的张

开双腿,等待着我的清理。

    我在旁边拿过几张湿巾,熟练的擦起男人的阴茎,因为平时和丈夫做爱后,

丈夫都很喜欢我帮他清理下体,所以这样的工作我一点也不陌生,反而轻车熟路,

十分娴熟。顷刻,我扔掉了几张黑黢黢的湿巾,男人的龟头、阴茎甚至阴囊和下

体都被我擦干凈了。

    “太太看来也很着急啊,擦的这幺快。”男人看了看自己的裆部,又看了看

我。

    “我……”听男人这幺一说,我反倒羞耻起来,自己何时如此不堪,竟主动

帮陌生男人擦拭下体,还做的如此细致娴熟。但回想,我又为自己在内心辩解,

如果那东西势必要进入我的身体,那为何不搭理的过当些,也避免我遭受更多的

痛苦,这样我不是很英明吗?对,英明……

    “支支吾吾什幺,快点,腿张开,还是我自己来?”男人玩弄着手中的利刃,

眼睛似睁非睁的看着我。

    我看着男人手中的寒光闪动,畏缩到墻角,缓缓张开了自己的双腿,眼角的

泪水一行行流到了嘴角,鹹鹹的滋味十分苦涩。

    “真乖!”男人看我张开了双腿,身体凑了过来,手握阴茎,龟头便对準了

我的阴唇,龟头在我的阴唇间滑动了几下,好像在确认位置。

    我侧头不想与尽在咫尺的男人对视,也不想目睹自己被插入的一刻是多幺的

残忍痛苦,逃避并不代表可以不发生,一股极强的力道立刻破入了我的穴口,微

凉的阴茎瞬间塞满了我的阴道,那种扩张和鉆顶从未经历。

    “啊!”我吃痛娇喊。

    “我操,唔……真他妈爽!”

    陌生的扩张和鉆顶让我无法承受,我仿佛再次变成了那个未经性事的少女,

极大的痛苦让我双手紧握,借助握力,似乎可以减轻些痛苦,但等渐渐适应男人

的扩张后,睁眼才发现自己正紧握着男人的手臂。

    “太太,你老公的鸡巴是不是牙签啊,你这小逼这幺紧,我这插进都没敢动,

差点射了。”男人戏谑的目光中透着惊讶和嘲讽。

    我立刻鬆开了男人的手臂,虽然下体承受着夸张的扩张和鉆顶,我还是尽量

克制自己不去观察两人交合部位到底是怎样一番景象。

    “太太,你看,现在咱们两个贴的可够近的。”

    我听到男人的挑逗,侧头不愿看向自己沦陷的下体,可身体极为清晰的感受

时刻在提醒着自己,原本早有归属的私地已被侵占,那根粗长的阴茎已经取代了

丈夫的温热细软,在我身体里肆意的证明着存在感。

    “妈的,不是擡举,老子让你看,你就得看!”男人伸手捏住我的下巴,将

我的头生硬的扭回来,把我的头压低,朝向我与男人交合的部位。

    我看到了,看得十分清晰,我张开的双腿间是男人贴近的下体,粗壮的阴茎

根部露在我的穴口外,我的两片阴唇早已被插入的阴茎撑得菲薄粉淡,我的阴毛

此时已经与男人的阴毛交织在了一起,难分彼此。

    “太太,让你知道什幺才是男人!”男人说完,松开我的头,双手抱起我的

大腿,身体开始拼命的耸动抽插起来。

    “啊……哎呀……疼……疼……啊啊……呜呜呜……”我立刻遭受到男人疯

狂的抽插,那粗壮的阴茎在我的阴道里疯狂的来回抽动,硕大的阴茎剧烈的摩擦

着我的阴道内壁,阵阵疼痛难以言语,超深的插入让龟头不停的顶撞我的宫口,

我十分清晰的感觉到腹中的脏器在剧烈摇晃颠覆着。

    天哪,这……这就是男人吗,这样的抽插太过剧烈,丝毫没有半点温热可言,

往日里丈夫的细心呵护让我无法承受这样野蛮的性交。

    “呜呜呜……疼……你慢点……疼……啊啊啊……救命啊……”下体的疼痛

向我全身蔓延过来,那种疼痛几乎想缓慢涨起的沸水,灼烧着我的身躯,即将漫

过我的脖颈将我溺死。

    男人撕下我的衣服,双手大力揉捏我的双乳,我感觉胸前被一股火辣辣的感

觉覆盖,我看着自己的丰乳在男人的手中夸张的变化着形状,有那幺一刻我认为

我的乳房已经被玩坏了。

    “太太,我……我要……”男人插着插着,突然面露难色。

    那样的表情我在熟悉不过了,每当我刚要进入兴奋状态时,丈夫就会早早射

精,而他射精前就是有这样的痛苦表情,射精?!我不要怀上逃犯的孩子,不要,

拼死也不要啊!!!!!

    我鼓起全身力气,拼命挣扎,但男人发现我开始抗拒他的最后沖刺,男人双

手便死死的扣紧我的双腿,下体一刻不放松的越插越快,无论我如何捶打他的胸

口臂膀,男人的双手就如铁钳般牢牢固定着与我交合的部位。

    男人脸上的玩味和得意让我更加恐惧,眼看他越插越快,眉目间越发挣扎,

我就越是心急如焚,我蓄积最后的力量朝他脸上打了一拳。

    “额!”男人一声低哼,停下了动作。

    我心中大喜,难道男人被我打倒了?看来这一拳还是有些力度的,总算是避

免了……哎呀!我突然感觉阴茎死死的插向我的阴道深处,宫口轻微的裂痛十分

清晰,而且粗长的阴茎已经开始疯狂的跳动起来,随后,一股股滚烫的热流涌入

了我的子宫内,一跳,两跳,三跳,阴茎的搏动清晰无比。

    我大脑一片空白,全身的力气也瞬间奔溃,所有的挣扎都停止了,就如同男

人戛然而止的抽插。我呆呆看着熟悉的天花板,男人慢慢起身,像是重新複苏的

魔鬼,淫邪的笑容正在取笑我的反抗,抽出的萎蔫阴茎已经告诉了发生的一切。

    也许不会怀孕的吧?同老公生活了两年,这一次一定不会的,一定不会。但

男人强有力的精流和惊人的精量,除了让我感觉沮丧绝望的同时,也让我十分震

惊,原来有些男人可以一次射这幺多,我几乎感觉自己的子宫都被住满了。如果

被住满是不是就更容易怀孕?不会,不会,事情不会是这样的,我拼命摇头想把

这种恐怖的念头甩出脑子。

    “哢嚓!”

    “哢嚓!哢擦!”

    我在绝望无助中惊醒,我看到男人正在用我的手机拍我,我想蜷缩身体,遮

挡自己的私密部位,可刚刚的挣扎消耗了我全部的体力,等我躲到墻角,男人基

本已经将我拍了个遍。

    “太太,你看看你有多骚!”男人将拍完的照片递到我眼前。

    一个漂亮的女人,躺在地上,双腿大开,阴毛被打湿,穴口更是一塌糊涂,

原本紧闭的阴唇变成了一个黑洞,浓稠的乳白色正从穴口流出,弄得臀部和大腿

根部到处都是,胸前裸露的双乳布满的通红的抓痕,一头秀发淩乱不堪,这,这

就是我吗?

    “要是你老公看到了,不是会不会像我这幺高兴?”男人拿着手机想我挥了

挥。

    “不要,求你了,千万别让我丈夫知道,求你了,呜呜呜呜……”我瘫软在

地上,痛苦的哭泣着。

    “不让你老公知道也行,我要暂时借住几天,你帮我做饭,顺便……嘿嘿嘿,

太太,你懂吗?”男人摸了摸自己布满胡茬的下巴,奸邪的笑着。

    “我答应你,只要你不让别人知道今天的事,我什幺都答应你,呜呜呜……”

我已经完全陷入了男人的魔掌中。

    “你老公几点下班?”男人看了看墻上的时钟。

    “……下午3点……”我想了想,犹豫的回答了男人。

    “那太不巧了,这幺早回家,那我只能做了他,然后把尸体藏在仓库……”

男人手里拿着利刃,在指尖上摆弄着。

    “不要,他回来很晚的,不是那幺早下班。”我立刻慌了神,连忙开口辩解。

    “妈的,跟我耍花样?”

    男人上前朝我的肚子给了一拳,我顿时感觉一阵剧痛,胃中翻滚,眼冒金星,

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已经被绑在了椅子上,口中也堵上了毛巾,我惊恐的看着男

人拿着一把钳子,在我身边走来走去。

    “太太,虽然现在已经算是我的女人了,但我可不喜欢我的女人时时刻刻想

着害我,所以要立规矩,我以前的女优不是九个脚趾,就是九个手指,知道为什

幺吗?”男人拿着钳子在我的脸上慢慢滑过,那冰淩的金属感让我不寒而栗。

    “因为她们都不够忠诚,所以我拿走了她们私心,我相信,只要人失去一部

分,就会懂等一件事,所以咱们今天也立个规矩,你说脚趾,还是手指。”男人

朝着我的手比划着,又在脚上试了试。

    我吓得大哭起来,拼命摇头,连连求饶,可惜嘴被堵住了,什幺话都说不出

来,我拼命摇头,又拼命点头,希望男人能明白我不会再耍心机了,放了我吧啊,

我不想失去手指或脚趾啊。

    “什幺?脚趾?那好!”男人竟然弯腰,用钳子轻轻夹住了我的小脚趾,擡

头微笑的看向我。

    “唔唔唔……”我无法说话,我从未见过那幺恐怖的微笑,那笑容让我永生

难忘。

    “你有话说?”男人轻描淡写的说着,好像他手中的钳子夹得只不过是一根

鸡骨或是草干。

    男人摘下我口中的毛巾。

    “求求你,别剪,别剪,我不再骗你,不敢了,不敢了,求你,别剪,呜呜

呜……”我痛哭流涕,脸上布满的不知是泪水还是鼻涕。

    “真的,我能信你吗?”男人耐心十足的看着我。

    “能,能,我发誓,我不会骗你,你问我什幺,我都告诉你,都告诉你,呜

呜呜……求你别剪……”我已经快要疯了,疯狂的向男人求饶。

    “你叫什幺名字?”男人开口问话。

    “林夕静……呜呜呜……”

    “年龄。”

    “……23岁……”

    “你月经是哪天?”

    “……每月5号左右……”

    “你跟你老公多久干一次?”

    “……一周或者两周……”

    “我的鸡巴大,还是你老公的鸡巴大?”

    “……”

    “哪根脚趾好呢?”

    “你的大,你的鸡巴大!!呜呜呜呜……”

    情急之下的我,已经崩溃的口不择言了,看着男人得意的仰天大笑,我羞耻

万分,心中的绝望和无助已经将我完全吞噬。

    “恭喜你以后还能是个完整的女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lunli/6717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