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性爱技巧

【美艳的婶婶】(01)【作者:爱讲故事】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第一章

  我是07年离开故乡的,之后一直在外地上学念书,大学毕业后进入了一家
外企,很快被派遣到马来西亚的分部,工作了两年,后来因为和领导在理念上产
生了相当大的矛盾,我就主动提交了辞呈,放弃了高薪工作。

  突然完全空闲下来了,有点不适应,更多的则是感到了从所未有过的轻松。
反正手里有闲钱,我也不打算立马再去找一份工作。

  决定回故乡去呆一段时间。之所以回去,除了那是个休闲的好地方,再则也
对故乡有着深深的眷恋,除此之外,也还有一个隐藏在我内心深处的原因。那就
是我想回去见一见婶婶。

  原因难以启齿,是因为我在少年时代,曾跟婶婶有过几次不伦的床笫之欢。
那种美好的感觉,让我经年难忘。虽然从大学开始,陆续的谈了好几个女朋友,
但总觉得没一个能像婶婶那样带给过我那么美好的性福体验。

  在记忆里,婶婶是个身材高挑纤瘦,一头长发,脸颊小巧,五官精致的女人。
在农村来说,绝对是说一数二的了。婶婶胸部不大,但很饱满挺拔,乳头红红的
像桑葚一般,纤细的腰肢,和臀部衔接出了很美好的S线条,一双大腿纤细笔直。
尤其是下面总是水淋淋的,里面紧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总之,那种美妙的感觉让人终生难忘,尽管很多地方因为时间的流逝,变得
模糊了,甚至带上了我个人的臆想。

  新加坡是一个城市国家,交通极其方便,因为我在那边没有购车。回国后决
定回老家去了,才购置了一台宝马5系GT。

  这辆车足够我回到故乡去显摆了。这大抵是一种传统吧,国人都有一种很强
烈的光宗耀祖的思想。尽管我在外面浸润了多年,经历过了不少其他文化的生活,
但农村人的很多观念还是根深蒂固的扎在了灵魂深处。

  如果我以很落魄的方式回去,那么我必将受到村里人的嘲笑和轻视。以衣锦
还乡的姿态回去,不止是我自己,就是连家族都会被外人称赞。因为我必须要挣
下这个脸。

  因为是自己一个人回家,记忆中的故乡,早已变幻了模样,我开着导航都走
错了路。用不是太地道的家乡话跟一个老乡询问后,我掉头跑了十几公里,才终
于看见了村口的那个山垭口。

  山垭口是我们村的地理坐标,原先是一座挺高的山头,我离开村子的那一年,
村里人一起协作,把山头直切而下,凿出了一条通往外界的道路。而里面则是一
块复员面积在两平方公里左右的山腰原地。

  如今进村的路,都已经硬化了。

  进入村子后,我发现阡陌的稻田依旧,只是原来的土房子都已经变成了两三
层高的楼房,只有在原地后面的高山上残留着几栋土房子。

  穿过被两侧稻田挟持往前的道路,走到丁字路口的时候,我看见有几个女人
站在一起聊天。

  打开车窗后,我探出头去,她们都已经扭头望了过来。

  我咳嗽了一声,心里有点胆怯,生怕自己已经生疏的家乡话一出口,被她们
给笑话。

  「诶,这个人是不是李家的二娃子?」有个女人小声的问其他人。

  我在家族兄弟你排行第二,所以小的时候他们都管我叫二娃子。

  一见有人认出来了我,我顿时不再感到紧张了。挥了下手问道:「麻烦问一
下,李训明家怎么走?」

  李训明是我叔叔。

  「你是不是二娃子?」那个女人起身笑盈盈的走了过来。

  我点点头。

  她立马惊呼了起来,就跟发现了惊喜一样,告诉我,她是谁,问我是不是都
已经完全记不得她了。

  我干笑两声,掩饰着说自己走的太久了,很多人还真认不出来了。

  她立马做了自我介绍,但我依然想不起来她是谁。

  「诶,张婉雪你侄子回来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我寻着她招手的地方望去,看见一个穿着白色中长风衣
的高挑纤瘦的女人正拎着东西从一个屋里走出来。

  「你婶婶你总该认识吧。」那个最先跟我搭话的女人,提高了嗓子问道。

  我点了下头,跟她们道了声谢。启动车朝前面一百米开外的屋子去。距离那
个女人越近,心里就越是紧张和激动,心跳都跟着加快了。心里想的自然是一些
不能言说的邪念。

  能看清楚那个女人的相貌后,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是婶婶。激动的朝她挥手。
她茫然的站在原地,都不带着任何明显的表情。

  在她旁边把车停下来后,我急忙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婶婶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婶婶,是我,李聪。」我激动地自我介绍。视线飞快的在婶婶身上打量了
一遍。都好多年不见了,婶婶并没有多少变化,只是少妇的韵味更加的浓烈了。
身材依然纤瘦,穿着一件白色的薄毛衣,胸前有着记忆中一样的微微起伏,就像
是两座圆润的丘陵,外面是一件白色的中长款风衣,下身穿着薄薄的黑色丝袜,
包裹着大长腿,脚上踩着高跟鞋。

  生活条件好了,穿衣打扮自然也会随之变幻风格,这使婶婶看上去多了几分
恬静的气质。

  婶婶眨了一下眼眸,长长的睫毛闪扑了一下。终于微笑了起来。

  「二娃子呀,你都多少年没回来过了,怎么回来之前也不打个电话,我们好
做点准备啊。」

  我摆摆手:「不用准备,故意给你们一个惊喜的。」

  婶婶点了下头,丝毫没有因为我的出现,表现出任何我期许中的欢喜。她往
车上瞧了瞧。

  「你一个人回来的?」

  我点头。家里老人已经好些年没有跟老家人来往过来了,都是因为我们去南
方城市后,一串接着一串借钱的事给闹的,可以说很多亲戚的关系都断绝了。

  婶婶哦了一声。我抬头望去,才发现婶婶出现的地方,并不是家里,而是一
家超市。

  我邀请婶婶一起上车回家去,婶婶却表示自己走回去,让我先回去。我说自
己不认路了,婶婶这才上了车。

  坐进车里后,我心里有些发凉。明显的感觉到婶婶对我很疏远,跟以前完全
不一样了。

  我不时的打量婶婶一眼,刚才的不快也在瞬间扫去。满脑子都想着一些怪念
头。裤裆里硬的跟铁棍一样。我是个性欲很强的人,第二个女朋友就是因为受不
了我的所求,分手的。

  往前走了几分钟,婶婶让我停车说到家了。她先去开门,让我把车停进院子
里。

  婶婶下去的时候,我视线立马就落在了婶婶的大长腿上。婶婶身高有164,
在女人当中算挺高的了,因此双腿也显得修长。

  看着婶婶的穿着黑色丝袜的大长腿,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有一股火在焦烤
着心脏。

  婶婶走路的姿势可以说有些风骚了,总是一扭一扭的。

  「开进来吧。」

  听到婶婶的喊声,我才回过神来了。把车开进了院子里。

  院子挺大的,在院墙边摆放着一些花卉。这个时节,正次序开放。

  下车后,我先观察了一下婶婶的家,是两层小楼。院子里十分的安静。

  「先进屋吧,大家都不知道你今天回来,我给你叔叔打个电话,让他赶回来。」
婶婶一边打开大门一边说。

  我忙劝阻:「不着急,我在家要呆一段时间。」

  进屋后,我丝毫没见外,直接在椅子上坐下了。婶婶拿了个杯子去给我倒水。
我盯着婶婶,却因为风衣的缘故,什么都看不见一点,除了一对纤细的小腿。

  「喝点水吧。」婶婶把杯子递过来。

  我笑着伸出手去,有意的碰触了一下婶婶的手指,光滑细腻,但终究是农村
人,干过一些活,跟小姑娘的温润柔荑是没办法相比的。

  婶婶并没有丝毫的闪躲,表现的格外自然。

  「你饿了没有,我现在去给你做饭?」婶婶问道。

  我摇摇头,说自己在镇上已经吃过午饭了。

  婶婶哦了一声,交叉了一下手指,似乎有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我指
了下旁边的椅子,让婶婶坐下来和我聊聊。别的那么生疏。

  婶婶微笑着坐了下来,说我太久没回来了,走的时候还没她高,现在都像个
大老板了,她还有点不适应。

  为了尽快的尴尬和生疏的气氛打压下去,我找个话题跟婶婶聊天。从婶婶口
中得知,叔叔最近几年一直在县城里包一些小工程,极少回家,堂妹在县里念高
一,也难得回来,家里经常就只有她一个人。

  聊了一些家里和亲戚的情况后,我喝了一口水,话锋一转问道:「婶婶,你
今年该有三十六了吧?」

  婶婶流露出几分惊愕:「这个你都还记得啊,是呀。婶婶是不是老了?」

  说着,她自己先笑了起来。

  我摇摇头,极力夸赞婶婶依然年轻漂亮。这话算是半真半假了。婶婶看上去
就知道是三十几岁的女人,但也看不出来是三十六了,也就三十一二的样子。农
村的生活再怎么变化,都会辛苦一些。所以人老的比较快。很多三四十岁的人看
起来还真显老。

  婶婶不论从姿色还是皮肤上来看,保养的很好了。聊天的时候,我总是上下
的打量着婶婶。脸上的肌肤还很紧致,眼角要仔细看才能发现那么几条细小的纹
路。明眸琼鼻红唇依旧。因为婶婶的薄毛衣是紧身的,坐下来后身材如何就能揭
底了。完全看不出有丝毫的赘肉,而是如同少女般纤细。这大概和婶婶一直很纤
瘦的原因有关。

  婶婶反过来询问我的情况,我也都一五一十的说了,不过撒了个小谎,说自
己辞职,是因为打算自己回来开公司。

  婶婶越听越开心,两人之间的尴尬和生疏在不知不觉中就被消化干净了。

  家里也没有别人,我一直想回忆一点往事,但是又不敢说出来,毕竟那是很
多年前了,不知道婶婶的心境是不是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万一我贸然说出口,
她臭骂我一段,那我可就无地自容了。

  我们聊的没什么话题时,外面就传来了说话声。我和婶婶一同起身,看见是
村里的几个人。一看见我就热情的打招呼。我也陪着笑脸走上去递烟,有几个还
主动跟我握手。

  大家站在院子里都停了下来,打量着我的车。都说我在外面发大财了。我一
边承受着这种奉承,另一边心里也有几分尴尬。我挣了不少钱是真,但远不到发
大财的地步。

  忽然有个村民,带着气愤的数落,我家长自从住到城里去后,就再也没有回
来过,还是我有良心。他话还没说话,就被旁边的人制止了。他自觉失言,干笑
了两声。

  来的人有些是邻居,有些是本家。我只能热情的跟他们聊天。大家在院子里
落座不久,又来了一些人。

  老家就是这样,有人从外面回来了,总会来打打招呼聊聊天。

  婶婶拿出家里的吃食,热情招待。闲聊中我总是把视线往婶婶身上瞄几眼。
越看越喜欢。除了胸部不是很大,细腰长腿都很惹眼,我是个有点恋腿癖的人。

  一直到傍晚时分,婶婶做好了饭,那些人才离开了。关上院门,坐到桌子上
后。婶婶忽然笑了起来。

  「还好没人是来找你借钱的,不然得把你给吓走了。」

  我心头一暗,觉得这话很膈应,像是在讽刺我家长以前没借钱给大家。便跟
婶婶解释说,我们搬到城里去的那几年,家里条件也不好,是后来才宽裕了一些,
当年不是不借,是真的借不出来。

  「我知道。」婶婶给我夹了一片肉:「我们这里的人就是这样,七亲八戚的
知道了谁家有钱了,就都上门去找帮忙,就算再有钱也借不过来啊。但是他们不
会理解。」

  我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心里陡然有些害怕了,回头真要是有人来找我借钱,
我是借还是不借呢?

  吃完饭后,我去把箱子和给老家人买的礼物全部拿了下来。婶婶把领上楼,
让我住在堂妹的屋里,说回头再给我铺一个自己的床,先将就的睡着。

  放好东西,我拿出买给婶婶的红宝石耳钉,走到客厅,才发现婶婶已经下楼
去了。

  只好抱着盒子坐在沙发上等着。抽完一根烟后,楼道里传来了高跟鞋的声音。

  回过头去,恰巧婶婶正推门进来。我立马站起身,把盒子伸出去:「婶婶,
我给你买了礼物的。」

  婶婶快步走上来,接过盒子,一边打开一边问道:「什么呀?」

  「你自己看。」

  婶婶把两个耳钉拿出来,微微皱眉,瞧了好一阵后抬头问道:「真的假的?」

  「真的买给你的。」说完,我才反应过来,婶婶问的应该是这对耳钉上的红
宝石是不是真的。我理直气壮的说:「当然是真的了,挺贵的了。要不是婶婶你,
我才舍不得送。」

  婶婶嘟了下红唇,微微一笑:「那怎么好意思呀,你叔叔都没送过我这么好
的东西呢。」

  我嘿嘿一笑:「我这不是挣钱了嘛,你以前对我那么好,应该的。」

  婶婶嗯了一声,说了声谢谢就走进自己屋里去了。出来后,婶婶打开了电视
机,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

  我的视线从婶婶的腿上缓缓上移,一直瞧到脸颊上。心里烈火蔓延,恨不得
直接上去将她抱在怀里,上下其手。

  「你先去洗澡吧,早点休息,开车回来那么远肯定挺累的。」婶婶回过头说。

  我点了下头。

  婶婶把我领到洗澡间门口时,告诉我用的东西都帮我准备好了。等她转身的
时候,我装作无意的用手肘往婶婶的胸部上撞了一下,隔着胸罩,不是很有感觉。

  婶婶怪怪的看了我一眼,也没说什么,直接走掉了。

  洗完澡回到客厅,婶婶就让我早点回屋去休息。

  我说不困,继续坐下来看电视,其实是为了看婶婶。

  播放广告的时候,婶婶拿出了手机。我灵机一动,也拿出手机问道:「婶婶,
你有在用微信吗?」

  婶婶点了下头:「当然呀,大家不是都用吗?怎么你在新加坡也用啊?」

  「没有,回来了才用的。没几个好友。我加下你吧。」

  婶婶起身走过来,直接在我旁边坐下了,把手机递过来:「你扫一下我的二
维码。」

  加上后,婶婶直接点了通过。告诉我家里的无线网络密码后,起身坐回到了
原来的位置。

  我看了下婶婶的朋友圈,没一点我想看的。刻意打了个哈欠,起身回屋了。

  靠在床上打了两把游戏,见外面没声响了。心里当即起了点念头。今晚这么
好的时机,我可不能就这么白白的放过了。但是真要坐起来却有些为难。

  正在犹豫的时候,微信提示音响起了。我打开一看是婶婶发来的,问我睡了
没有。

  我心里一喜,回过去:「好像失眠了,有点睡不着。」

  「那怎么办?家里也没有电脑给你玩。」

  「我带了电脑的。婶婶,你困吗?要不我过去跟你聊会儿天。」

  「不困呀,你要聊天就在微信上聊好了。不用来我屋里,嘻嘻。」

  这让我心里有些不爽,我这边没话了,婶婶那边也消停了下来。又是一阵犹
豫了,我觉得自己不能白回来一趟,哪怕不能迅速得到她,至少先谈谈口风。

  做好思想准备后,我发过去:「婶婶,好想回到小时候啊。我记得那年一直
下大雨,电闪雷鸣的。我还能跑过去跟你一起睡呢。」

  婶婶很快回了过来:「去你的,你都多大了,还想跟婶婶一起睡不成。」

  「想啊。」

  「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有意分成两句发了过去。

  我和婶婶的第一次,也就是在那个电闪雷鸣的晚上,当时我一个人在家,是
真被吓到了。婶婶关切的让我跟她一起睡。我们紧紧的搂抱在一起,睡着睡着,
我就把手伸进了婶婶的衣服里。婶婶退挡了几次,后来就由着我了。那个时候我
还跟婶婶询问了不少关于性方面的知识。

  婶婶还给我做了详细的解答,但本质上还是带着教育性质的。后来不知道怎
么的,婶婶的手碰到了我下面。然后说教我一件事情,让我别说出去。外面电闪
雷鸣之中,屋里黑灯瞎火,我就在婶婶手把手的指导下,有了第一次。具体的详
情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婶婶的阴道里十分的温热紧凑。世界上没有比那种滋味
更美好的体验了。

  之后很久才有了第二次,但不久之后我们家就搬去了南方的那座城市。

  我认为婶婶当年和我发生关系,也可能是一时糊涂,毕竟叔叔经常不在家,
她空守闺房,也是一种煎熬。

  婶婶:「当然不可能了,你又不是小孩了。」

  我又回过去:「不过当年的事,我记得一清二楚,终生难忘。」

  这下,婶婶很久都没有给予回复。

  我等的焦虑,只好继续说:「婶婶,你睡了吗?」

  婶婶:「没有呀……当年的事你真的还记得?」

  我:「嗯,怎么可能忘记。」

  婶婶:「你都长大了,就不要提了吧。婶婶当时是一时糊涂,其实婶婶后来
很后悔,觉得自己把你给害了。好在你过的很好,不然我都会有负罪感了。」

  见婶婶并没有回避当年的事,我的心绪也就放开了一些,继续回道:「婶婶,
你别这么说。那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体验了。」

  婶婶:「你别瞎说,婶婶有什么好的。你这些年在外面,不知道遇到过多少
好女孩呢,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而已。以前的事忘掉吧,别去想了。」

  我:「真的忘不掉,婶婶你是不知道,这次回来就看见了你,我有激动。我
能问一句吗?我还想延续那种回忆可以吗?……我很认真的,希望婶婶你不要怪
我。」

  那边又是长久的沉默。

  就在我都要放弃的时候,打算关灯睡觉了。婶婶又回了过来。

  婶婶:「你别瞎想好不好,我都三十几岁的女人了,没什么值得你喜欢的呀。
搞不好还会影响你的人生。」

  我:「不会的,怎么会呢。我就喜欢婶婶你这种的。不瞒你说,我后来找的
几个女朋友,都是照着婶婶你的模子去找的,但是却没有一个能比的上婶婶的。
婶婶,我知道自己现在不应该提这些想法。但是我真的忍不住。不然我也不会回
来了。你能答应我吗?」

  发过去后,我的心跳明显的加快了。生怕婶婶回彻底的拒绝我。

  片刻后,婶婶的回复发来,然我松了一口气。

  「你叔叔总是不在家,婶婶倒是没什么。关键是会对你造成不好的影响。听
话,别乱想了。你现在有钱了,想找什么样的女朋友都会有的。别想着和婶婶的
那点事了。我比你大这么多,没什么地方值得你惦记。就算我再把自己给你,你
也会失望的。」

  我:「可这都成为了我的心结了,婶婶求求你了。答应我吧。我不会一直纠
缠你的。这个你放心。」

  婶婶:「讨厌,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才回来的。可是……」

  我:「求求你了,婶婶,我真的想,你答应我好不好。」

  那边又是长久的沉默,有了之前的经验,我也不焦虑了,耐心的等待着。足
有半个小时后,婶婶才回了过来。

  「让婶婶考虑下吧,真的被你吓到了。」

  我喜出望外,直接回过去:「什么时候给结果?」

  婶婶:「你先陪我聊会儿天,我想好了就告诉你。」

  我当即答应了。然后婶婶就开始在微信上给我发很大段的信息,讲述自己这
些年的生活。说叔叔那方面不行,又长期不回家,她就像守活寡一样。

  说了好大一堆后,婶婶主动的说:「既然你是为了婶婶回来的,婶婶也不能
让你伤心是不是。婶婶可以接受你的要求。但是你别心急。毕竟我是你的婶婶,
又过去这么多年了,要跟你发生那种事,我心里很乱。你不是要在家里呆一段时
间吗?我们慢慢来吧。先培养下……我们都觉得可以了,就满足的你的心愿,可
以吗?」

  我:「可以,我都听婶婶的。」

  见婶婶答应了,我激动地恨不得从床上蹦起来。

  婶婶:「时间不早了,都睡觉吧。」

  我心有不甘的发过去:「还说两句。虽然是需要时间培养下,但也不能太久
啊。婶婶,我满脑子里装的都是你的胸部,大腿和那地方,我们可以先有一点接
触吗?我保证自己不会太过分。我真的太想了。」

  婶婶:「你过分了哦,先睡觉。以后再说。」

  我哪里还睡得着,真恨不得直接跑去婶婶屋里。但我的休养又让我觉得自己
必须尊重婶婶才行。

  在床上翻滚了许久之后,才合上了眼睛。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了。肚子有些饿。洗漱后下楼去,看见婶婶在厨房
里切菜。身上穿着白色毛衣和一条牛仔裤。把婶婶纤细的腰肢和小翘臀还有大长
腿的线条完全勾勒了出来。

  心里喜欢那个人的时候,根本不需要太多的催化剂,我直接就来了反应。

  「你总算起来了。」婶婶回头冲我笑了一下。

  我走到婶婶身后,毫无胆怯的把手放到了婶婶的小翘臀上捏了一把,牛仔裤
很紧绷,根本捏不到臀部上弹性十足的软肉。但那种奇妙的感觉还是有的。

  婶婶直接闪躲开,眼眸中带着惊慌。

  我顿感尴尬,自己是不是太着急了?

  「你吓到我了。」婶婶神色不安的说:「大白天的也乱摸,你叔叔中午就回
来了,还有家里的一些长辈也会到家里来吃饭。」

  我心头有点失望,除了婶婶之外,我真不想多跟其他人来往。估计这趟叔叔
一回来,家里又得热闹两天了。当然了,这也都是不可避免的,我回来了,总得
拜会下家里的长辈们。

  我看下手表,也就才十点钟。

  我说:「婶婶,现在不会来人吧?」

  婶婶摇头:「院门关着,来人回去敲门的。」

  一听这话,我心里就有了底。上前一把将婶婶搂进怀里,紧紧抱着,声音激
动的说:「婶婶,先让我抱抱吧,这些年都想死你了。好喜欢你身上的味道。」

  婶婶挣扎了两下,挣扎不开,也就把双手搁在了我背上。

  我把连凑到婶婶肌肤光滑的脖子上,使劲嗅了嗅,有一股淡淡的体香,沁人
心脾。下面更是硬的不像样子,都顶在了婶婶的小腹上。

  婶婶打了我一拳,娇嗔的说:「你胆子太大了,我可是你婶婶呀。」

  我嘿嘿一笑,双手在婶婶的玉背上摩挲:「婶婶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肏过
了。」

  「去你的,怎么说话呢。」婶婶掐了我两下:「真是越来越流氓了。」

  我把一只手放下去,抚捏着婶婶的小翘臀,有丝丝细微的快感:「婶婶,既
然你想开了。就别拘谨着了。让我先占占小便宜。把其他人打发走后,我们再好
好享受下。」

  婶婶的手终于抱住了我:「讨厌,你回来就是为了肏你婶婶呀。不是我放不
开,是现在不行。」

  「我知道啊,所以我说先占占小便宜嘛。」我说。

  婶婶说:「婶婶的屁股都让你摸了,还抱在一起,这不是占小便宜吗?估计
你占到大便宜后,就会失望了。」

  「不会的。」我放开婶婶,盯着她说:「婶婶,其实你也很像是不是?」

  婶婶咬了下嘴唇,声音很低的说:「你说呢,你叔叔都两年都没碰过我了。
换了谁受得了呀。我知道他是在外面有了女人。可婶婶始终不是那种下贱的女人
啊。也都怪我当年一时没忍住,跟你那个了。不然才不会做这种丑事呢。」

  「我知道,我知道。」我拉住婶婶的手:「别想那些道理了。婶婶你才三十
多岁,没有那种事肯定不行啊。你得理解自己。」

  「去你的。」婶婶笑了起来:「少给我洗脑,我又不是什么都不懂。好了,
我要继续做饭了,你想占小便宜你就占好了。」

  婶婶把手抽回去,继续转身去切菜。

  反正婶婶都答应了,我也没有什么顾虑了。就站在旁边摸捏着婶婶的小翘臀。
婶婶就跟什么事都没有一样。直到我把手伸到婶婶的两腿之间时。

  婶婶惊慌的闪躲开,惊愕的说:「你干什么,怎么摸那里,很敏感。」

  我笑了笑,举了下自己的手。

  婶婶继续切菜后,我走到后面搂着婶婶的细腰,发现真的和以前一样纤细,
只可惜不能把手伸进去。

  搂了一会儿后,我不满足的说:「婶婶,反正时间还早,让我摸下奶子吧。」

  「手不能伸进去哦。」婶婶警惕的说,接着语气又很柔和的说:「你别那么
心急好不好,等没别人了,婶婶会让你好好享受的。但是你得把握好尺度。」

  我嗯嗯两声,双手上移,两只手都放在了婶婶的乳房上,胸罩是很薄的那种,
捏起来挺有感觉得。一边刚好够一只手的大小。

  摸的越久,心里越是起火。我凑到婶婶的脖子边说:「婶婶,好想现在就肏
你一次。」

  「下流。」婶婶睨了我一眼。

  「都玩自己的婶婶了,能不下流吗?」我坏笑着。

  婶婶忽然笑了起来:「你的鸡巴顶的我下面好难受啊,跟根木棍一样。」

  「你也忍不住了吧?」

  婶婶没答话。我则继续上下其手。

  不多一会后,婶婶忽然转过身一把紧紧的抱住我,声音带着哭腔的说:「李
聪,你知道婶婶这些年有多难熬吗?真的,你叔叔都两年多没碰过我了。我很多
次晚上难受的都睡不着觉。婶婶也有正常的需要啊。」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轻拍婶婶的玉背,表示安抚。

  婶婶抽泣了两声,主动放开了我。抹去眼泪后,勉强的笑了起来。

  「菜都准备好了,我去楼上换套衣服。」婶婶说。

  我不知道婶婶这是什么意思,婶婶却主动拉起我手一起往楼上去。

  到了客厅,婶婶把我按到沙发坐下后,自己进了房间。片刻后穿着皮质短裙
和黑色丝袜走了出来,上身依然穿着薄毛衣。

  我站起身来。婶婶走到我面前拨了下发丝笑而不语。我顿时明白过来了。单
手搂住婶婶的纤细腰肢,另一只手伸进婶婶的短裙里面,隔着薄薄的丝袜摸着婶
婶的小翘臀,很软很滑,弹性十足。

  婶婶靠在我肩头说:「熬两天,等家里只有你和婶婶的时候,婶婶把你想要
的都给你,只要你到时候别失望就是了。」

  「不会的,我保证。」我知道婶婶是怕我嫌弃她年纪大。

  分开后,婶婶羞涩的说:「你不是喜欢摸婶婶的屁股嘛,婶婶换条短裙,让
你摸个够。」

  见婶婶这么可人,我心里欢喜的不行。抱住婶婶又在她小翘臀上捏了几把。

  恰在此时,敲门声不合时宜的响起。婶婶惊惶的推开我,让我去开门,她去
做午饭了。

  走出屋子,我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定没有任何异常的表情后,才朝院门走去。
一打开门,看见是叔叔带着几个人回来了。打招呼的时候,叔叔告诉我,那是他
的几个朋友。回头又告诉我那几个人,我是在跨国企业做高管的,年薪百万,长
期呆在过去。

  说的稍微有点夸张,但我知道叔叔这么说,也是为了在朋友们面前扯面子,
也就默认了。

  把大家招呼进屋后,婶婶出来打了个招呼。然后婶婶继续回到厨房做饭,叔
叔拿出电话走到院子里去了。

  我跟那几个人都不认识,本来没什么好聊的。他们却对我很感兴趣,问东问
西。我敷衍的应付着。

  叔叔进屋后,大家就都在一起闲聊,很快十几个本家就过来了。都把我一顿
狠夸,搞的我都快脸红起来了。来的女眷自然去厨房帮婶婶做饭了。

  我也算见过世面了,跟大家聊天也很自然,只是心里很不乐意跟他们说话,
焦躁的不行。只有在本家兄弟提到家族事情的时候,我稍微来了些兴趣。

  吃饭的时候,男女各座一桌,男人们在一起自然是少不掉要喝酒的。尤其是
在老家,劝酒的风气很严重,我完全抵挡不住。你一杯,我一杯的。聊的话题都
往高了里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在吹牛皮。

  女眷那一桌吃完很久了,我们这边还在喝个不停。我的酒量早就练出来了,
总算能应付场面。

  足有三个小时后,大家才散了席。我跑去楼上厕所吐了一阵。完事漱口的时
候,婶婶推开了门。

  「你没事吧?」婶婶关切的问。

  我摇摇头:「没事啊,不过这些人真够能喝的。」

  「他在外面交的都是这些朋友。」婶婶走进来,关上门小声的说:「你叔叔
刚才跟我说,他们今天不走了。不知道是不是要找你谈什么事。」

  我愕然,有点搞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也没动脑子去想。往婶婶胸部上盯了一
眼。直接把婶婶按在了墙壁上。

  婶婶转开脸,嫌弃的说:「好大的酒味,你现在可别发疯哦。楼下人都在呢。
你叔叔怕你喝醉了,特意让我上来看看的。」

  我小声的问:「不会有人上来吧?」

  婶婶摇头。

  我把一只手放到婶婶的左乳上:「想摸一下,可以吗?」

  婶婶闭合了一下眼眸,表示认可了。

  隔着衣服抚摸手感总是很差劲,在酒精的作用下,一把将婶婶的衣服从短裙
里扯了出来,把手伸了进去,直接穿插进婶婶的胸罩,抓住了左边的乳房,很软
很光滑还有一些弹性。

  婶婶嗯嗯两声,双手慌乱的来拽的手,脸颊上满是惊恐。

  「李聪,你疯了吗?别发酒疯好不好。他们都在楼下呢。」

  婶婶的力气很小,根本拽不动我的手。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用哀求的语
气说:「婶婶,就让我摸一下,吃两口。真的,没有别的了。」

  婶婶凝神片刻,松开了自己的手,提醒说:「你真的别乱来啊,要是被发现
了,我们两个都死定了。」

  我点点头。

  婶婶眨了下眼眸,很无奈的样子。自己动手把薄毛衣掀了起来,露出了里面
带着蕾丝边的黑色胸罩,很小巧的一个胸罩,雪白饱满的乳房露了一半在外面。
我顺势将婶婶的胸罩推了上去。

              【未完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jiqiao/82285/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