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在崇洋学院中当学生,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体验?李依婷之诺篇(6)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李依婷穿着小学的校服,战战兢兢地回到家中,她用最轻的力打开家门,看到自己的蝈蝻爸爸坐在沙发上不醒人事,地上一堆酒瓶子,看起喝得不轻,这是个好机会!李依婷在想要是趁蝈蝻爸爸酒醒之前能煮好晚饭给他,自己就能马上躲到房间裏写作业,那今天就不用面对蝈蝻爸爸了,她为自己打打气,马上走进厨房裏準备食材。

李依婷站在小凳子上切菜、炒菜,手艺看起来很纯熟,很难想像一个小学生能有这样的厨艺,只是就在她专心烹饪的时候,一只大手突然搭在她的后背上…..

「怎么不换了校服才炒菜?」蝈蝻爸爸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我我我怕弄髒衣服,所以做完饭才换」李依婷战战兢兢地回应

「既然怕弄髒衣服,那干么不连校服都不穿呢……」说完就去拉下李依婷那件小学校服的拉链….

「爸爸,厨房危险呀,要不你到客厅等一等,好快晚饭就会端上来了」李依婷露出个比哭更难看的笑容请蝈蝻爸爸离开厨房,然后赶快完成烹饪的工作…

完成晚饭之后,李依婷拿了一碗饭回到房间裏吃,留下蝈蝻爸爸在客厅观看赌博节目。

「操蛋的这样也会输!!他妈的开什么玩笑!」房间中的李依婷听到蝈蝻爸爸好像赌博失利,一股不好的预感令她不由自主抖震起来。

「开门!!!给我开门!!!!我说我家裏不能关门的!!!」,李依婷的房门传来嘭嘭的敲门声,以及她蝈蝻爸爸的怒哮声。没多久薄薄的一扇房门被撞开了,李依婷蝈蝻爸爸红着双眼看着自己的女儿,眼神充满了疯狂与慾望….

「爸爸…我要专心温习…..能不能…..(巴掌声)……啊…对不起…..(鞭打声)…啊….我错了!爸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诺和李依婷同时在床上吓醒,她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不禁都笑起来,看来她们的恶梦都大同小异,唯一的差别是…李依婷的爸爸是蝈蝻,而小诺的爸爸是洋人。

「不用怕,都过去了,明天我们就入读崇洋学院,在那裏我们的爸爸一定找不到我们,没事的,睡吧!养足精神」小诺温柔地安慰李依婷,让李依婷感到受到如同久违了的母爱一样的温柔,老天拿去了她的母亲,把她丢弃在那个如同禽兽一样的蝈蝻爸爸身边,然而现在却把小诺带来了她的身边,李依婷在想,自己还是应该感激老天的,过去的苦楚都是为了令自己学会珍惜,只要以后能够和小诺在一起,她就心满意足了。

李依婷默默地看着小诺,不由自主把视线聚焦在小诺的嘴唇上,那个….看起来很香…

「啵啾~」一下的声音,李依婷害羞地吻了一下小诺,真甜

「你在干什么…………小坏蛋」小诺温柔的捏了一下李依婷的小鼻子,好像并没有怪他越轨的举动一样。李依婷偷望了一下小诺,鼓起勇气和小诺深深的吻起来,直到良久之后才分开。

「好了好了,要养足精神明天去迎新日,睡吧」小诺抚摸了一下李依婷的秀髮,像逗小孩一样。而李依婷侧任性地把抱着小诺,轻轻地闻了闻她身上的味道,然后安心地入睡了….

「小诺,我会一辈子守护着你…」

夜,安静,甜蜜。

……………………………………….

第二天,崇洋学院迎新日的绿色检查帐幕中,一个穿着绿色开档制服的人昂首阔步地走出帐幕,紧随其后是一个穿着蓝白侧开边蝈囡制服的蝈囡被人一脚踢出帐幕,而她好像浑然不觉一样向着帐幕的方向跪着说:「请收回成命,她不是那个意思…..」

然而她还想说些什么,看到身后的小绿人已经走远,又急急忙忙地起身去追她:「小诺你去哪?你回来求求她应该还有迴旋的余地…慢点呀」

「李依婷我告诉过你,我是不会去服务那些该死的洋人,让我加入服务团?免问!」

「那难道你就要想去服务那些蝈蝻?你一个蝈囡去末等生宿舍是找死呀!那些可恶的蝈蝻一定把你吃得一点也不剩」

「我不管,我小诺就是饿死,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去服务那些该死的洋人!」小诺站在地上说

………………………………..

某天,一个手上穿着厚厚的胶手套,面上戴着口罩和护目镜的蝈囡,在学园的花园绿化道路上拦住了一辆人马车。

车上的洋人学生不满地探出头来,看看是哪个长不开眼的蝈囡在找死。怎料就看到这一个着装奇怪的蝈囡一边跪在地上一边说:「我是21370号蝈囡李依婷,打扰到先生们实在很抱歉…」

「什么事?耽误了本大爷的行程是你担当得起的吗?!!」人马车上洋人学生不满地咆哮着。

「大人请息怒,我是奉命把为大人拉车的其中一个人马带走的,因为他带有严重的传染病,请大人看看….」说完就把人力车前的其中一只拉车的人马所穿的绿色开档制服拉下了一点,显露出人马身上密密麻麻的红色水泡,吓得几个洋人学生差点从车上跳下来,甚至连其他几个拉车的人马也吓得在自己的拉力架上挣扎着,可被固定着的他们是没法逃离的。

李依婷一边解开这只人马的拉力架,一边对那几个掩着口鼻的洋人学生说:「大人请问能冒昧地把这只人马带走隔离吗?」

「带走!!!!!滚!!!!」

人马车虽然少了一头人马,但在赶去进行消毒处理的路程中,速度居然比刚才快了不少….

李依婷把那只人马带到路边的草丛之后,一边递上清水和三文治一边说:「不用怕小诺,漆树皮的毒素过几天就会消失,来吧!喝点水和吃点东西」

软瘫在地上小诺接过水来一下子灌进口裏,然后狼吞虎嚥的把三文治通通塞进嘴裏,吃得太急还咳嗽了几下。

李依婷一边心痛地对拍着小诺的背部让她慢慢吃,一边拿出膏药涂抹在小诺红肿的皮肤上。

「我不成了,我要休息一会,你十分钟后叫醒我吧…」吃完东西的小诺支撑不住疲累的身躯,躺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小诺!!小诺快醒醒这裏不能睡!!」小诺吓坏李依婷了,要是被人发现一个末等生躺在路边睡觉,会有什么下场她想也不敢想。

但要是抱小诺回末等生宿舍,那小诺的真实身份和她们俩之间的关係就很惹人怀疑了。

而小诺的末等生身份,也令李依婷不能把她带到洋人居住小区那裏。

想来想去,李依婷发现就只剩下最后的一个方法了,但是………

……………………

等到小诺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并不在末等生宿舍,而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是哪裏呀?」小诺一头雾水的说。

「这是玻璃屋,你本来应该住的地方。」坐在旁边的李依婷望着小诺说。

「洋人居住小区中的玻璃屋?我可是末等生,是怎样来到这裏的?」

「看看自己的身上」

小诺看到自己身上穿着的是蓝白色侧开边制服。

「我跟看守的蝈囡说你是个被洋人学生一时兴起剃掉了长髮的倒霉蝈囡学生,所以她们就允许我抱你进来」

小诺知道自己辛苦了李依婷,不由得露出感激的目光,但转眼间她发现有个不妥的地方….

「慢着!我刚才可没有看到你带你备用的制服!那我身上这件…」

「是我脱下来给你穿的」李依婷好像毫不在乎的说。

小诺的眼眶红润了,一想到自己要李依婷光着身子抱着自己走到洋人居住小区中央的玻璃屋,她感觉到自己亏欠了李依婷很多。

「什么!小诺是在哭吗!呵呵前所未见呀!!真可爱」

「才没有不过是风沙有点大」

「对对对!玻璃屋裏风沙很大,哈哈!……不取笑你了,我煮了方便麵,一起吃吧!」

一煲温暖的方便麵,两个人默默的吃着,苦涩而甜蜜……

吃完之后,李依婷一边收拾着,一边让小诺先睡,明天再回去末等生宿舍。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群洋人学生走进了玻璃屋,看来又是一群来「派福利」(注1)的学生。小诺不由得慌张起来,毕竟她从来没见过这种阵势,而李依婷就让她镇定一点,摆出一个让她来处理的手势。

只见李依婷离开了房间,默默地关上那道没有锁的透明房门,然后跪在房门外面的走廊,低下头静静地不知道在等待些什么。

这时候有几个洋人学生来到走廊这裏,看到跪在地上的李依婷,有一个眼尖的马上认得出这就是刚才在大街上裸奔的那个蝈囡学生,立即兴致勃勃的走过来。

「你不是刚刚那个在大街上裸奔的豪放蝈囡吗?你是有神经病还是个露体狂呀?」其中一个洋人学生这样说。

「那不知道大人喜欢我是个疯狂地爱上洋人的豪放精神病,还是喜欢我是个不爱穿衣服的淫贱露体狂呢?」

「可以!这蝈囡很会!来吧!像你刚才一样脱光光给我们看!」

李依婷答应了一下,立马把身上的衣服脱掉,净下光溜溜的肉体跪着。

「别只跪在地上呀!还不来一段艳舞?」
李依婷马上就扭动着自己性感的身躯,在那几个洋人学生附近热情地舞动着,诱惑的舞姿令几个洋人学生再也按耐不住,开始对李依婷毛手毛脚起来….

李依婷所受的屈辱统统透过透明的墙壁被小诺看在眼裏,她眼中回忆起自已的洋人家庭对自己做的噁心行为。

在那个年代,洋人和蝈囡之间是不会有婚姻关係的,小诺虽然有一半洋人血统,然而她的蝈囡生母只是洋人生父的奴隶,所以她在家中的地位和其他蝈囡为什么区别,甚至还经常因为血统的问题遭到家裏其他人排挤。那天她被同父异母的纯血洋人弟弟迫姦的时候,所有人都指责是小诺强上了自已的弟弟主人,是个罪无可恕的淫贱蝈囡。

令小诺印象深刻的是那天打骂得她最狠的就是她那蝈囡母亲。

然而在家裏的人準备把小诺交给育奴所的前一晚,小诺的蝈囡母亲冒着天大的危险来到关着小诺的铁笼前,把铁笼打开,并叮嘱小诺永远也不要回来…..

曾经受尽洋人欺凌的她养成了一种倔强的性格,而在李依婷受凌辱的一瞬间一幕幕不不堪回首的回忆令她再也受不住心中的愤怒,马上就要冲上去把李依婷抢回来。

但当了长时间人马的小诺那裏是洋人学生的对手,还未跑多远就被一个壮硕的洋人学生架着了,那个洋人学生把小诺当做一个大号的娃娃一样兴致勃勃的把玩着,发现竟是个外形像是个假小子的蝈囡时,眼睛中闪烁着异样的慾望,好像被小诺这种独特外型的蝈囡刺激起他的慾望一样,伸出舌头贪婪地舐了一下小诺的颈部,把小诺噁心得拼命挣扎起来。

李依婷看到小诺正在受到的侮辱,心裏大惊!她知道小诺最难以忍受的就是洋人的凌辱,而且要是被那个洋人学生把手伸进小诺的档部,被他摸到小诺所戴着的末等生贞操带,那一切就完了!

想到这裏李依婷马上跑到抓着小诺的洋人学生身边,跪在地上大声的说:「请大人不要碰那个骯髒的蝈囡!大人看,看她身上的红疹!!那是会传染别人的!!!」说完之后扯开了小诺身上那件制服的魔术贴,露出她长满红疹的后背。

「呀!!真晦气!」那个洋人学生马上把小诺丢开,还连继吐了几下口水,眼中的慾望通通化成嫌弃的样子。

「要不李依婷带各位大人到玻璃屋的澡堂,让大人一边洗个美美的澡一边观赏李依婷在水中献丑自己的淫贱裸体艳舞以作娱乐好吗?」李依婷一边扭动着自己的祼体一边用魅惑的声线说着

李依婷的媚力另几洋人学生重燃兴致,架着赤裸着的李依婷往玻璃屋的澡堂走去,在走廊尽头的一刻,李依婷转头看了一眼红着眼眶看着自己的小诺。

「小诺,我会一辈子守护着你…」

小诺就这样一整晚都瑟缩在走廊的尽头,她想追过去澡堂那裏,但这样做的后果只会让李依婷为了救她而遭更大的罪,现在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呆等李依婷回来,那个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还挂念着的人回来,哪怕她是浑身伤痕,筋疲力尽,但是至少还是平安的,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然而直到阳光照射进玻璃屋的瞬间,李依婷也没有回来,小诺这时候鼓起勇气地找到去玻璃屋的澡堂,裏面躺了好几个全身赤裸,并且被操得昏厥过去的蝈囡,但躺在哪裏的却没有一个是李依婷,小诺这时候不禁在想:难道她出了什么意外的吗?

小诺这时候就像盲头乌蝇一样,在从未来过的洋人居住小区那裏团团的转,依然没有找到李依婷的蹤影,相反她的可疑举动开始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待在这裏,所以只好先回末等生宿舍再从长计议。

小诺在之后的日子一直都担心不已,李依婷原地消失了,一直没有她的音讯。她尝试过偷偷地换上李依婷的制服悄悄地潜入洋人居住小区和玻璃屋,只是李依婷的房间还是和她离开的时候一个样子,她的手机、课本、衣服等等根本没有人动过,她开始后悔自己当晚应该跟着李依婷身后,至少能知道她的去向,也强过现在这样被担心的感觉所折磨着。

然而这时候她发现自己居然被跟蹤了,这些日子她总会看到远处有些蝈囡蝈蝻正怀着异样的目光盯着自己,有时还会悄悄地跟着自己一段时间,不知道有什么目的。

有一次甚至在小诺躲在草丛中,把身上的绿色开档校服更换成服务团服以便偷入洋人居住小区的时候,一个蝈囡伸出脑袋默默地盯着小诺,目睹她由脱掉校服,解开胸前的布条,再穿上团服整个过程。当小诺完事之后才发现那个蝈囡,吓得她大叫起来,以为自己这次一定完蛋了。

哪知道那个蝈囡只是默默地把脑袋缩回去,之后也没有人来找小诺的麻烦,一切都显得那么诡异,只是小诺满脑子都是李依婷的安危,没有太多心思放在这种奇怪的事情上。

某天,小诺浑浑噩噩的在路上走着,突然身后一阵急促的铃铛声响起来,这种铃铛声小诺并不陌生,那是挂在人马车上的那些人马颈圈上的铃铛所发出的声音,用来警示路上的蝈囡蝈蝻让开一条通道让洋人的人马车通过的讯号。小诺当人马的时候甚至被训练过只能在拉车的时候铃铛才能发出声响,其他任何时候都不能让铃铛发出一丁点声音骚扰到洋人学生,那怕是人马才接受鞭打惩罚的时候也必须一动不动,绝不能让铃铛发出任何动静。

小诺连忙走到路边让出通道,然而这时候路上的蝈囡蝈蝻纷纷都露出惊讶的表情看着小诺身后的人马车,蝈囡们都是一脸嫌弃和不可置信,而蝈蝻们一个个看得癡迷地口水也流出来,有些甚至看得忘了要让路,要由旁人把他拉走。

小诺连忙回头看看他们在看什么,不看还好,一看不禁让她心痛的流起泪来,一辆原本应该由六只人马拉的人马车正由一个浑身赤裸的蝈囡吃力地拉着,小诺一眼就认出那是李依婷无疑!!

在崇洋学院裏,虽然蝈囡们本来就穿得很少,但全身赤裸还是一种奇耻大辱,毕竟学院裏除了洋人之外还有一大堆的下贱的蝈蝻,被洋人看光光倒没什么,但被蝈蝻看到自己没穿衣服的样子实在太噁心了,你哪知道在他卑劣的脑子裏在对你的身体干什么??

而这时候李依婷不单羞耻的被全身脱光,双眼被布条蒙着,胸脯上用显眼的字体写着「我是个露体狂,我不爱穿衣服」的字样,除此之外全身上下布满各种各样不堪的涂鸦,生殖器的图案、井字棋游戏、各种不堪描述的粗鄙语言等等。

李依婷好像已经使尽全力去拉动人马车,浑身的肌肉都被她使劲得抖震起来,可原本是六只人马拉的人马车整辆车的重量都落在她身上,使得行驶的速度异常地慢。可人马车上的洋人学生好像一点也不在意速度的样子,还在车顶上跳着舞吼叫着什么,感觉好像有意地让正在拉车的李依婷进行某种游街示众的演出一样。

其中一个洋人学生拿着长鞭一下一下地鞭打着她,另一个洋人学生手上拿着一支漆弹枪,正把李依婷的后背当做标靶一枪一枪的发射着弹珠大小的漆弹,那些漆弹打在李依婷的身后,瞬间变成一个巴掌大的色块,这种油漆弹那怕是蝈蝻捱两发也要痛得跪在地上,可是人马车上的拉力架使李依婷连跪的能力也没有,只见她身后连同头髮都是五颜六色的油漆,油漆甚至连她身上的鞭痕也几乎覆盖掉,天知道她已经捱了多少发。

小诺心痛得咬着自己的手臂,李依婷现在的样子相比起自己当时做人马的情况悲惨多了,可是现在的她只是一个末等生,她什么也做不了,她只好忍着自己悲痛的情绪,她不想让李依婷知道这个没用的自己正在眼睁睁地看着她受折磨而什么也做不到。

被布条蒙着双眼的李依婷所露出的下半张脸,表情异常平静,好像耳边传来的羞辱声音,和身后被洋人学生所折磨的痛楚和她一点关係也没有一样。只是当她拉人马车经过小诺身旁的时候,好像把面侧向一旁用她被蒙着的双眼看了一下小诺所在的方向,然后继续驼驶着人马车离去。

几个旁观的蝈囡不由得发出呸的一声,嘀咕着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云云,而几个蝈蝻下胯的贞操器正在被什么顶起来,让他们不得不迈着奇怪的步姿离开,在场剩下悲伤地跪在地上的小诺。

「小诺,我会一辈子守护着你…」人马车已经远去,但是小诺彷彿感受到李依婷就像站在自己身边,微笑着安慰着自己的样子。

一直以来都很倔强的小诺哭了,她哭自己很没用,自己的存在只是令到李依婷的处境越来越糟糕,她知道李依婷为自己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可自己却一点忙也帮不上。

然而就在她只顾着哭泣的瞬间,一群蝈囡蝈蝻不知从哪裏走出来围着跪在地上痛哭的小诺。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小诺流着泪堵着一肚怒火的说。

「你想帮你朋友脱难吗?」为首的一个蝈囡这样说。

「想!你们有办法救救她吗?她快撑不住了!!」小诺抱着她的小腿乞求着说。

「我们知道你是个蝈囡末等生,你的身份很特殊,我们很需要你的帮助。只要你加入我们,我们就替你救你的朋友。」

「你们是什么人?」小诺一脸茫然的问

「我们是大公党,一个倡导种族平权的秘密组织,站起来!加入我们!!让我们彼此手牵着手,一起推翻洋人学生的霸道统治!!!」为首的蝈囡目光炯炯地把手伸向跪在地上的小诺,小诺看着她伸过来的手,原本死气沉沉的双眼彷彿被眼前这个蝈囡所感染一样,开始变得坚定且有神….

===================

「玉女银心勋章」是用来表扬在学园内为了洋人作出巨大贡献的蝈囡所能获得最高荣誉的勋章,每年只有极少数的蝈囡能够获颁这项殊荣。

在授勋仪式上,一排蝈囡整齐地挺胸立正,等候司仪向她们颁发「玉女银心勋章」,迎接她们生命中的高光时刻。

司仪一个个呼唤她们的名字,并宣读她们所做过的功绩,让她接受大家的讚誉和掌声,之后再把「玉女银心勋章」隆重的扣在授勋蝈囡的制服胸前,以此希望这些优秀的蝈囡成为大家学习的榜样,鼓励大家成为和她们一样的学生模範。

「下一位受勋的是21370号蝈囡李依婷同学,她在为洋人驼驶人马车的时候,刚好有一棵大树的支干倾倒在人马车上,很不幸砸晕了当时在车顶上的洋人学生。要不是李依婷同学奋力驼驶着人马车把他们带来到医疗室接受抢救,几个洋人学生的宝贵性命就这样失去了。为表扬李依婷同学对洋人的忠诚,特颁授「玉女银心勋章」以示嘉许,有请李依婷同学上前领奖。」说完之后司仪郑重的拿起一枚「玉女银心勋章」準备为接下来领奖的蝈囡扣上勋章,

哪知道当司仪拿着勋章转头看到李依婷的时候,整个人不禁愕住了。

「那个…..李依婷同学….为什么你不穿衣服?」司仪看到全身赤裸的立正正地站在台上,甚至没有用手掩一下自己的敏感部位,心裏不禁嘀咕一句厚颜无耻之类的话。

「报告!是因为那位昏迷了的洋人学生之前命令我不准穿衣服,虽然现在他还未甦醒,但在还未听到他亲口指示我能穿衣服之前,我都将会忠实地格守洋人定下的命令」

「看到吧!同学们,这才是我们蝈囡学生面对洋人应有的服从态度,让我们再一次为李依婷同学的勇毅和忠诚鼓掌」司仪鼓动着大家鼓掌,可转头却犯难起来,别的蝈囡可以把勋章用扣针扣在制服上,那李依婷….

「请把勋章扣在我的乳头上,我…喜欢…」李依婷说完之后难得尴尬地面红了一下,而司仪一边在心裏鄙视地为李依婷打上受虐狂的标籤,一边把勋章上的扣针用力地穿过李依婷娇嫩的乳头,一瞬间,「阿阿阿阿阿阿嗯嗯嗯嗯嗯嘤~~~」李依婷发出高吭的淫叫声,像很享受刺穿瞬间的感觉………….

……………………………………………………

授勋仪式结束之后,回到后台的李依婷马上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然后小心翼翼地打开勋章上的扣针,忍着锥心的剧痛咬紧牙关慢慢把扣针从乳头中拉出来,痛得她的乳房甚至不受控的抖震起来,当针头被拔出来的瞬间,李依婷不由得用力断按着乳房,整个人像脱力了一样跪着,那一枚被无数人羡慕的「玉女银心勋章」被她随手丢到地上。

李依婷很能捱痛,被鞭打什么的她都能视作等闲,可这枚扣针刺穿得不单是她的身体,更刺穿了她的尊严。

「你是第一个同时令我鄙视和敬佩的人」一个玩弄着一支警棍的蝈囡不知什么时候坐在离她不远处的地方,虽然话是跟李依婷说的,可视线却没有离开手上的那支警棍。

李依婷想不到居然有人找到这个偏僻的角落,还看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只得连忙擦了擦刚意外挤出来的泪珠,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个不明来历的蝈囡。

「不用这样看着我,要是我有心找你麻烦,你连反抗的机会也没有」说完他用他的警棍从不知哪裏挑出一件服务团的制服丢向李依婷「穿上,你身材好,但我不想看」

李依婷接过制服,却没有穿「正如我刚刚所说,洋人学生命令我不准穿衣服我必须服从洋人们的的指令(嘭)….」李依婷话未说完,那蝈囡突然用警棍用力敲了一下她坐着的铁箱子,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那名蝈囡晃了晃手上的警棍说:「看到这个东西了吗?能够在校园裏携带武器,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李依婷摇摇头表示她不知道。

「那代表着我是学员纪律委员会高级蝈囡委员!我有权代理洋人发布命令,现在我命令穿上衣服!马上!」李依婷被她的气势吓着了,赶忙把制服往身上套上。

那位高级蝈囡委员接着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在耍贱,想用下流的性格吸引洋人签你当洋奴,来保你那个小宠物是不是?!这点小把戏想骗谁?」李依婷无奈的低下头,眼前的院纪委员知道她干过的一切事情,只要对方愿意,可以马上把自己抓进院纪委大牢。

蝈囡委员一步步逼近李依婷,把手中的警棍指向她,警棍的顶端甚至压在李依婷的鼻子上「知道我拿着得这个是什么吗?真的只是一件区区的武器吗?不!!是权力!是能拿在自己手中的权力」那蝈囡说完之后转身背对着李依婷「能一个人把那辆人马车迅速地拉到医疗室,我看你的力气不错!想加入我们纪委会吗?毕竟在崇洋学院这裏,只有拥有实力才能保护自己,和你所在乎的人…..」李依婷看着蝈囡委员手中的警棍,眼中露出坚定的目光…

注1:玻璃屋的设计方便洋人学生观赏蝈囡学生的一举一动。洋人学生可随时进入玻璃屋带走心仪的蝈囡学生,被称作「派福利」

==================「未完支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doushi/82268/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